“走吧!海魚跟我們一起走,到了海島,拿包上岸就可以了。”喬拉揹着手,走進了海里,海魚變成了我們衣服的搬運工。

我不停的搖頭——特麼的,喬拉這手藝,真是好手藝啊,那個李達開,如果在澳門內陸上,我們也許拿他還沒什麼辦法,但丫哪兒都不躲,躲海島上面去?這是找死啊。

喬拉是大海中的女戰士,海洋,就是她的無敵主場。

我們幾個人,都下了水。

喬拉讓我勾住她的雙腳,其餘的兄弟,一個接一個的勾住前面人的雙腳,我們變成了一溜縱隊,在海里面潛行。

喬拉的力量很大,水性極好,直接沉到了海底,幾乎是貼着海底,往前潛行。

我心裏暗暗給喬拉點了個贊,這纔是正兒八經的北海鮫人。

我們縱隊,被喬拉帶得飛快。

很快,我們往前遊了至少有三四百米。

海洋的深度,突然變深,剛纔還能貼着海底,現在,我們往下看,只能夠看到黑黢黢的海水。

這一點我倒是知道……因爲海岸的邊上,有一種叫“大陸架”的結構,海岸前面幾百米深度都不會很深,但是隻要越過了大陸架——那海水會突然變得深不可測。

喬拉帶着我們,又開始上浮。

浮到我們都能夠看見水面上的光後,估計離水面只有三四米的時候,喬拉停下來了。

我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幹什麼。

只見,喬拉的右手指尖,對着左手的小臂一劃,她的血液,頓時浸染在了海水中。

“這是要幹什麼?”我心想,同時望着我身後的大金牙。

二嫁傾城:傲嬌九爺太癡心 大金牙也是一臉懵逼,不知道喬拉爲什麼停,又爲什麼給自己放血。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突然感覺身邊的暗流,變大了許多,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如果不是我們緊緊抓着前面人的腳,沒準我們已經被衝開了。

唯獨喬拉,她就像一根定海神針,紮在水裏面,紋絲不動。

在暗流越變越大的時候,突然,我看到前方……來了一隻……大白鯊。

我的天啊……喬拉放血,就是爲了吸引大白鯊過來麼?

那血盆大口,鋼鋸一樣的牙齒,我看了都膽寒。

不過,接下來的情況,更讓我心驚肉跳了。

因爲……我不止看到了一隻大白鯊,我看到了……一羣大白鯊。 因爲……我不止看到了一隻大白鯊,我看到了……一羣大白鯊。

那一羣大白鯊,睜着兇猛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們幾個。

我不知道別人是什麼感覺,反正我是有點怵的。

妹的,那些大白鯊魚,差不多有個四五米長,四五米長的鯊魚啊,那都是一隻只的巨獸,那尖銳的牙齒,看着都怕。

爹地,今天結婚了嗎? 鯊魚圍繞着我們游來游去的,我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距離我最近的大白鯊,就在我的身下,我看見鯊魚的皮膚雖然沒有鱗片,但也是坑坑窪窪的,看上去,就讓我有浮上水面的想法。

呼啦啦!

鯊魚攪動着的水流,把我們撞的直直的往後面退。

我曾經看過《大白鯊》的電影,裏面稍微介紹過大白鯊,它說大白鯊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食肉魚類,極度兇殘,攻擊性很強。

現在,我們幾個,估計要葬身魚腹了。

就在我們幾個人,快要嚇尿了的時候,在水裏紋絲不動,如同定海神針的喬拉,突然揚起了頭,她在水裏面,發出了一記尖銳的嘯聲。

要說喬拉也沒張開嘴,就算張開嘴,那海水也會在瞬間,灌進喬拉的嘴裏面,讓她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出來。

可是,喬拉還是發聲了。

我瞧見喬拉的喉嚨處,不停的抖動着,身體,也在劇烈的抖動着。

難道說……她是靠身體皮膚的震動,和喉嚨的震動,來發出如此尖銳的嘯聲嗎?

那一聲尖銳的嘯聲過後,奇蹟出現了。

圍繞着我們幾個人打轉的大白鯊,竟然整齊的列隊,排成了一列縱隊。

喬拉游到了帶頭的大白鯊的背上,望着我,指了指大白鯊的背。

“這是啥意思?”我心裏想着。

喬拉再次指了指大白鯊的背,同時,她的身體,趴在了大白鯊的背上。

這下我算看懂了……原來,喬拉用她的陰術,控制了大白鯊,讓大白鯊變成我們的免費坐騎,直接潛行上島?

“這喬拉是海底之王啊。”我連續的搖頭,感覺喬拉的這一手陰術,真心是絕了,這麼多年,她僅僅是一水果店的老闆,實在是太屈才了。

我們幾個,連忙按照喬拉的樣子,也趴在了大白鯊的背上。

大白鯊的背坑坑窪窪,我們手抓上去,抓力其實可以讓我們抓大白鯊抓得很穩。

我們幾個人,一人一頭大白鯊,都是“獨坐”的鯊魚車……實在太瀟灑了。

你說見過鯊魚的人不少,但是被大白鯊帶在海里遊的人,又有幾個?

一羣人都上了大白鯊的背,我們一起開始遊動。

這叫一個威武霸氣啊。

大白鯊才遊了十來米,突然……它們改變了路線,又開始在原地盤旋了。

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情況呢,又感受到了一陣奇大的海洋暗流。

我往前定睛一看,好傢伙……在我們的正前方,游過來一隻超大的大白鯊。

別的大白鯊,可能就四五米的樣子,這隻從對面游過來的白鯊,比我們身下的,大上好幾圈,估計得有六米多,那森然的牙齒,氣勢洶洶的鯊魚臉,都讓我們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我猜……這羣大白鯊裏面,那隻最大的大白鯊,是這邊的大哥……它的兄弟,被我們當了坐騎,這當大哥的,自然要來捍衛他的尊嚴了。

在這大鯊魚快要撞向我們的時候,帶隊的喬拉,游到了鯊魚的面前,在水裏站直了身體,擋住了那隻巨大的白鯊大哥。

白鯊大哥張嘴就衝着喬拉咬了過去。

喬拉靈活的躲了過去,直接踩到了白鯊大哥的嘴邊,一伸右手,揪住了大白鯊的一顆牙齒。

她臉上的肌肉,突然凝固,同時,整個身體的肌肉線條,在這一刻,全部顯露出來,簡直是一個猛女!

“呼!”

喬拉在水裏,吐了幾個圈圈後,一張手,直接把大白鯊的那顆牙齒給硬生生的拔了出來。

鯊魚的嘴裏,立刻噴出了一股紅色的鮮血。

鮮血在水裏面,再次稀釋,沒多大一會兒,血水就消失了。

鯊魚紅了眼睛,牙齒被拔,這似乎已經激怒了它,它再次衝着喬拉氣勢洶洶的咬去,似乎要像喬拉證明,海底的霸主,是我……不是你。

不過,喬拉真是藝高人膽大,她絲毫沒有退避,眼裏迸射出霸氣的色彩,贏向了鯊魚頭。

在她離鯊魚頭還有半臂距離的時候,突然,喬拉揚起了有拳,對着鯊魚的鼻子,狠狠一拳頭過去!

轟!

喬拉左手的力量,已經是十分出色了。

加上,她是“北海鮫人”,換臂過,所以,她右手的力量,天生神力。

她右手一拳頭打了出去,就像是一發炮彈,拳頭周圍的海水,變得白花花一片,像是子彈在水裏射擊時候,激出來的水花彈道。

這一拳頭轟在了白鯊大哥的鼻子上,直接把大白鯊打得後退。

大白鯊那數噸重的體格,竟然被一個女人,打得在水裏後退,就算水裏的阻力小,也能看得出來……喬拉的右手,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大白鯊立馬掉頭,逃之夭夭了。

它已經被喬拉的力量,給征服了。

喬拉對着大白鯊的背影,冷笑了一聲,一揚手,將左手的那枚大白鯊牙齒,直接讓海里面扔了。

接着,她重新上了大白鯊的背,繼續做領頭羊,帶着我們,潛行上海島。

在喬拉硬憾大白鯊之後,我看喬拉的眼神裏,多了一分尊敬,這才叫……海洋霸主。

怪不得喬拉的性格有一些霸氣,一個經常要在水裏,面對龐大生物的女人,沒霸氣,那纔怪呢。

對付這些巨大的海洋生物,力量是一個關鍵,搏擊的技巧也是一個關鍵,氣勢卻是最重要的。

人,擁有所有動物最強的氣勢。

……

有了大鯊魚的幫助,我們這羣人上島,那真叫一個輕鬆啊。

距離海岸線四五公里的海島,如果是人遊,又慢又費力氣。

但這些大白鯊帶着我們遊,速度那就相當快了,天還沒有徹底黑,我們就已經偷偷的潛行上了海島。

在到海島之前,喬拉偷偷探出半個腦袋,趴在鯊魚背上,觀望了小海島一圈。

最後,喬拉決定,從海島全是森林的一面,登島。

距離海島幾百米,我們就下了大白鯊的背……因爲再往前走,一旦過了大陸架,海水變淺,鯊魚很容易擱淺,最後死在海灘上。

下了鯊魚背後,我們又恢復成一列縱隊的模樣,一個個抓着前面兄弟的雙腳,由喬拉帶領我們,上了島。

我們到了海邊,那幾條大海魚也把我們的揹包,運過來了。

我們從包裏拿着衣服,開始穿衣服,石銀沒有換衣服,因爲他這次過來,穿了全套的“卸嶺穿山甲”。

在我換衣服的時候,我誇獎喬拉:你厲害,海洋霸主,鯊魚都聽你的指揮。

大金牙嘴賤的說道:喬拉,你爲啥不去賣魚啊?指揮那些魚,一條條的趴着上岸,你早成發財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喬拉罵大金牙:你眼裏除了錢,還剩下什麼?

“還真沒什麼了。”大金牙現在對喬拉有些慫,畢竟喬拉可是硬憾鯊魚的女人。

惡魔總裁惹上身 喬拉又蹬了大金牙一眼後,說道:我一身的本事,都來自於海洋,所以,北海鮫人,是海洋裏的海神,所有的魚類,都是我的子民,我不會殺害它們的。

大金牙訕笑了一陣後,說:剛纔你可拔了一顆大鯊魚的牙齒,這算不算傷害?

“當然算,那大白鯊不聽我的話……試圖對我進行挑戰,所以我纔出手的,而且你們根本不知道……鯊魚的牙齒,是能夠再生的,而且還有很多的備用牙齒,拔它一顆牙齒,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喬拉給我們解釋完後,對我說道:招陰人……上島我帶你們上了……那七十萬……。

“一分不少。”我直接打了包票了,同時給李明富打了電話。

“喂!”李明富似乎不太高興:你們這麼早打電話,是不是打算退出?

“怎麼會?我們已經登島了。”我對李明富說。

“這麼快?”李明富有些不敢相信。

他怎麼也不會知道,我們是靠着大鯊魚,登島的。

“當然了……下面的計劃是什麼?”我問李明富……現在,他的父親,那個大惡棍李達開,已經跟我們近在咫尺了,弄死他,是勢在必得的事情了。

李明富沉默了幾秒後,說:你們順着海島,繞一圈,看到有一座山沒有,上那座山,就能夠看到我了,看到我,再跟我打電話。

“ok。”我掛了李明富的電話。

實際上,我們剛纔,在大鯊魚的背上,已經看過這個島的地形了,要說山……就我們腳下這一座。

我們七個人,開始爬山。

爬山的中途,風影給我打了一個電話。

“喂!小李。”

“咋了,風爺?”我問風影。

風影跟我說:這兩天,我仔細的找了成妍和黃馨的房間……沒找到……沒找到任何的風水陣,也沒找到邪術的蛛絲馬跡,你會不會搞錯了?

我當時聽了千葉明王的話後,我猜測,那個偷走了狐仙一家屍體的人,其實是想害黃馨,而不是成妍,所以,我猜測,那兇人爲的就是黃馨脖子上的那張人皮吊墜,所以,我感覺,那偷屍體的人肯定在黃馨家裏,做了一些邪術的手腳,要不然的話,成妍怎麼會中邪?爲什麼會狐仙上身?

不過,現在風影似乎是沒有找到。

我直接對風影說:找不到就算了,我回去仔細找,你趁着有時間,給陰人朋友打個電話,問問有沒有一個背後寫着“楠”字的女陰人,查查她的來頭,最近,她很跳!

風影問我:你啥時候回來?

“明天吧。”我笑着說。

我如此自信的公佈了歸期,就因爲我今天晚上,殺了李達開……勢在必得。 我交代了風影,讓他幫我去打聽“楠人”的事情後,帶着兄弟們,繼續爬山。

這島上的山矮,說是山,其實就是個小土包……二三十米的高度。

我們上了山,立馬看到了山腳下,有一棟別墅。

別墅的範圍,那叫一個大啊……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奇大的無邊界游泳池,甚至還看得見一些穿着三點式、體態豐盈的女人,在那裏嬉水。

游泳池的邊上,有一間屋子。

屋子的門是透明玻璃,裏面是一個大房間,房間裏,站了七八個穿着黑西服的人,他們站得筆直,一隻手都插在褲兜裏……我猜,他們的褲兜裏,鐵定是“槍”,在他們的前面,一個穿着白色毛衣的人,似乎正坐着寫毛筆字。

那人寫字的方向,正好對着我們。

我的視力比較好,他離我們,也就差不多五六十米的距離,我把他的模樣,看得清清楚楚的……他不是別人,就是那個惡貫滿盈的李達開。

現在這傢伙搖身一變,倒是像個知識分子了。

我撥通了李明富的電話:我上山了,看到了你的爸爸,正在寫字。

“你真的來了?”李明富還是不太相信。

“少廢話了,待會你去和你父親獨處。”我對李明富說。

李明富問我:需要我爲你打開書房裏,那連接游泳池的防彈玻璃落地窗嗎?

“不用!到時候我給你發短信,你接到了短信,直接離開書房就好了,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給我。”我對李明富說。

李明富立馬答應了,接着問我,什麼時候去爭取一個和他父親獨處的機會?

我直接說:二十分鐘之後。

“可以!”李明富掛了電話。

他一掛電話,我立馬對石銀說:石頭,能不能幹掉李達開,就看你的水準了。

“咋的?”石銀有些楞:“這我就是過來混勞務費的,咋上了島,我成主力了?”

我指着李達開所在的書房,拉過石銀說:你不是擅長刨土嗎?刨個地道,一直刨到李達開書房的下面,我們隨時能撞出他的木地板的位置。

“這個沒問題,包我身上了。” 一夜鎖情,總裁先生請溫柔 石銀聽了我下給他的任務,立馬拍胸脯,他是誰啊?卸嶺力士,挖土挖地道,是他的長項。

他蹲在地上,用眼睛仔細的看清楚了李達開所在的方向,同時,用帶上了“穿山手甲”的手,抓了一把土,放在鼻子那兒聞了聞,又用手指捻了捻土後,直接給我豎了一個大拇指,說:沒問題……這土是“馬溜子”,特別軟,很好挖,二十分鐘,挖到李達開的房間裏去,完全沒有問題。

“沒問題就開始挖唄。”我讓石銀開動。

石銀卻說需要下山,下了山開始挖,不然得挖那一年去?

我想想也是,帶着兄弟們,貓着腰下山。

其中喬拉貓到了半山腰,壓根沒聽我的指揮,身形奇快的往前衝,她越衝越快,最後都快成一抹殘影了。

她衝到山腳下後,突然一個騰躍,翻過了別墅的圍牆,至於後面的事……我們因爲下山的位置已經很低了,壓根不知道她幹什麼去了?

“她這是幹啥?”石銀問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