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人對秦羿是絕對的羨慕妒忌恨,秦羿一飛沖天,還跟着大小姐去了萬獸峯試煉,這等天賜良機全讓秦羿給佔了,尋常人那是一輩子想都不敢想的啊。

想當年秦羿不過是他們壓制下的一個小嘍囉,不爽了便是一通大罵,錘上一頓,用來撒氣的玩意。

如今兩人一聽到秦羿從上院火房滾蛋的消息,第一時間跑到這來堵人了。

這要不把那股子妒忌邪火發出來,兩人這輩子都不得痛快了。

“怎麼了,你的大小姐不保你了?”

張清得意道。

“我就說嘛,小蝦米終究是小蝦米,還真以爲自己做了兩個點心就能一飛沖天了,做踏馬白日夢去吧,到頭來還不是得滾蛋?”

“別死要面子了,肯定是你哪兩把刷子不好使,做出的菜不滿上頭的意,被趕走了唄。”

“嘿嘿,下院的垃圾,永遠都是垃圾,一飛沖天什麼的,不可能的。”

張清二人咬牙切齒的大叫了起來。

“誰告訴你們,我是被趕出去的?”

“你們收到宗主的批文與法令了嗎?”

秦羿笑問。

張清與甄志平互相一望,他們只是聽說秦羿從上院出來了,是否有法令,以他們的地位自然是無法知曉的。

“那就是說,宗主並沒有下達法令了。既然如此,我還是上院的弟子。”

“按照規矩,你們兩個下院的賤奴才見了我,應該得下跪吧。”

秦羿冷笑道。

“呵呵,你算什麼東西,曾經我們腳下的螞蟻而已,也想讓我們下跪?”

張清冷笑道。

“你們不守規矩,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秦羿雙目一寒,手腕一動,強大的威壓之下,張清與甄志平如何撐的住,兩人腳下一軟,登時就跪了下來。

怎麼回事?

兩人同時大驚,誰也沒想到秦羿的修爲竟然會如此之高,就這一手也至少是大天師級的修爲了。

要知道以前的秦羿,天天捱打捱罵,修爲可是乾道宗最墊底的一批人,怎麼會一下子變得如此之強?

兩人拼命的掙扎着,想要站起來,然而肩頭就像是壓了座泰山一般,哪裏動彈得了。

“嘿嘿,你們兩個狗東西既然主動送上門來,沒辦法,我只能成全你們。”

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森然邪笑,那張憨厚的臉,此刻比地獄裏的魔鬼還可怕。

“你,你想幹嘛?我可警告你,乾道宗可是不準殺人的,你要敢動我們,那就是犯了山門規矩,宗主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的。”

“沒錯,冷靜,冷靜啊,秦羿兄弟,有話慢慢商量。”

張清二人意識到不妙,無比惶恐的大叫了起來。

“你們不是說我已經被趕出山門了,那就不是乾道宗的弟子了,既然如此,還怕什麼山門規矩啊。”

“咔擦!”

秦羿俯身捏住兩人的肩膀,手上勁氣一吐,但聽到骨頭碎裂的巨響,兩人的整條胳膊化爲了粉碎,倒在地上慘叫了起來。

“好好想想,誰是垃圾?”

秦羿冷笑了起來。

“我,我是垃圾,秦羿,不秦大爺,求求你手下留情,給我們一條生路吧。”

“是啊,都怪我們瞎了眼,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們吧。”

兩人痛哭流涕的哀求了起來。

“你們這雙眼,確實該瞎!”

秦羿手掌一揮,四點寒霜飛射,甄志平與張清頓時四目被穿,滿頰流血,倒在地上慘叫哀嚎了起來。

如果有後悔藥賣,張清與甄志平一定會離這個魔鬼遠遠地,生生世世都不想再見到他。

只是瞎了雙眼,還廢了條胳膊,兩人就算是活着,以後在山門內,也只能做最底層,最底層的苦役了。

“滾吧!”

秦羿冷冷道。

兩人哪裏還敢逗留,憑藉着本能,發力狂奔生怕晚了一步,連命都不保。

跑了沒幾步,正好拌在山門外的階梯上,摔了個狗啃屎,滿嘴大牙都快飛了,怎一個慘字了得。

秦羿下了山門,望着煙雲繚繞的崑崙山,駐目四望後,頓時有了主意。

是時候去找那個人了!

……

風奇上崑崙山已經有些時日了,他的歸來,對於武神宗來說,就像是多了一個毫不起眼的蒼蠅。由於他的容貌,以至於旁人只以爲段慕全身邊多了一個服侍的女弟子而已。

段慕全對於風奇的歸來,只能用欣喜若狂來形容。

因爲風奇是陰陽體,這種體制雖然比不上青木鼎,但用來修煉,也是有極大好處的。

他根本就不在乎風奇是因爲什麼原因上山的,強大的自信與實力,讓他無須考慮那些,哪怕風奇是秦侯的探子又如何?

這都不重要,風奇可以爲他提高修爲就足夠了。

當年,燕九天爲了平衡武神殿的勢力,刻意把風奇賞賜給了白少陽,段慕全當時還恨的牙根癢癢。

如今白少陽死了,秦侯那種自詡正人君子之輩又不願意消受風奇,這等好處又落到了他的頭上。

當然,這段時間,段慕全還沒來得及動風奇。

因爲他在修煉乾陽神功的第三重,以應對即將到來的三宗會盟,修煉乾陽功的期間必須清心寡慾,保持體內陽氣的平衡。

這也使得風奇回來以後,還未曾遭受段慕全的特殊“癖~好”。 “風奇,外面形勢如何了?”

密室內,段慕全盤腿而坐,進補了丹藥後,沉聲問道。

他雖然只有二十幾歲,但少年老成,渾身散發的氣勢即便是比起一些宗門長老還要沉穩。

“慈航聖齋同意參加三宗會盟,他們派出的是聖齋的紀萱然!”風奇躬身在旁,遞過茶水道。

“紀萱然!”

“嗯,她倒還是個對手,不過與我相比,仍是不足爲慮。”

段慕全淡然道。

“乾道宗那羣廢物,有什麼動靜,不過他們估計也派不出什麼人,孫無忌徒有虛名,至於什麼武思源不過是酒囊飯袋而已,如此一來,這次的對手便只有萱然了。”

一想到那個美豔無雙,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稱的聖女紀萱然,段慕全不禁心頭一陣盪漾。

崑崙山上有兩大美女,其一是孫天罡的義女孫飄雨,冰冷美人。另一個則是慈航聖齋的紀萱然,只是聖齋是青燈苦修,紀萱然幾乎很少在崑崙山上露面,最近一次,還是幾年前萬獸峯金鵬老祖鬧事,她奉師門之令出戰,現出了絕世容顏,令整個崑崙山爲之震動。

“段少,有個消息,乾道宗的孫飄雨已經達到了木神境界,前不久在萬獸峯裏輕鬆斬殺五品妖祖鐵雄,阻擋了萬獸走妖大劫,如今整個崑崙山都在風傳孫飄雨已經是這一代的第一人,修爲甚至在你之上。”

風奇平靜道。

“什麼?”

“孫飄雨斬殺了五品妖祖鐵雄,可以啊,看來我閉關這段時間,崑崙山大事不小啊。”

“這樣也好,崑崙山上一龍鬥二鳳,遲早要把兩位絕世美人收入我的帷帳之中,任我享用,嘿嘿。”

段慕全驚訝之餘,陰森浪笑了起來。

他跟師父燕九天還是有很大不同的,燕九天一生對於女色並不沉迷,除了鍾情楚瑜以外,就連黑珍珠的母親都只是他爭霸的一個玩物棋子而已,除此之外,便只有燕東陽四兄弟的生母,那四個女兒除了給他生兒以外,連叫什麼名字,燕九天都早已忘卻了。

段慕全不同,在他看來人生最大的樂事,無非是男女之事,同時追求那些極品美女,更是有無窮動力,能讓他永遠不至於迷失沉淪在當下。

風奇在一旁沉默無言。

“你怎麼不說話,風奇,你跟過秦侯的時間也不短,你說說我與秦侯相比,誰更有王者之姿,誰更是天縱之才?”

段慕全傲然問道。

“論雄心壯志,論手段天下間無人能與段少相比,在此之前,秦侯的修爲要比你高,天賦比你要強,民心比你要廣,你遠遠不如他。但是武神大人在天山斬殺他,雖然他重生歸來了,但修爲已不如你,民心大失,不復從前,如今跟你相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

“至少我在上山前,他給我的印象是這樣的。”

“至於什麼九月九論武,段少就權當一個笑話罷了。”

風奇看了段慕全一眼,以一種無比平和的口吻說道。

段慕全站起身繞着風奇走了一圈,他的神情看起來很真誠,完全不像是在說謊,如果這是最真實的消息,段慕全無疑是大喜的。

秦羿殺了他雲海滿門,若非是崑崙山上雜事太多,他早下山報仇了。

這樣也好,九月九不用師尊出手,他便可以親手手刃仇敵。

“很好,後天就是三宗大會,聽說贏了的人,能夠進入崑崙山最神祕的恨天峯,那可是至尊才能去的地方,我要修煉了,你出去吧。”

“省的你這俊俏樣兒在我面前晃悠,擾我心神。”

段慕全擡手在風奇的腰上掐了一把,嘿嘿乾笑道。

風奇只覺的渾身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趕緊躬身領命,退了出去。

出了山洞,剛進內室,一道人影閃了出來,風奇大驚之餘,看到的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別說話,是我!”

秦羿冷冷道。

雖然這張臉是完全陌生的,但秦羿那種眼神與聲音,讓風奇瞬間明白是他來了。

“侯爺,你真的來崑崙山了。”

風奇大喜不已,眼眶一紅,險些就要落淚。

“你還好吧?”

秦羿在角落坐了下來,問道。

“還好,段慕全最近在閉關,我也落得清閒,侯爺,你是來參加三宗大會的嗎?”風奇道。

“是的,三界石有消息了嗎?”秦羿道。

“目前還沒有確切的消息,不過有傳說三界石在恨天峯上,那是崑崙至尊的領地。”

“剛剛段慕全透露口風說,這一次三宗會盟,最傑出的一位年輕弟子,可以上恨天峯,得到至尊點化,侯爺若能得到盟會魁首,便有機會接觸到三界石。”

“當然,還有消息說,崑崙至尊會直接把這塊石頭當成獎勵,侯爺到時候大有可爲啊。”

風奇道。

“看來趙程也不過如此,也是以他的見識又怎麼知道三界石的妙用?”

“老狐狸是參透不了,想借着這次大會,把石頭放出去,坐收漁人之利吧。”

“不過這樣也好,三界石除了我,誰也別想拿走。”

秦羿冷笑了起來。

“好了,風奇我該離開了,你的苦日子馬上就要結束了,不出意外,後天就是段慕全的死期。”

秦羿拍了拍他的肩膀,身形一閃,消失在黑暗之中。

……

一天的時間,悄然而逝。

三宗會盟,地址選在了原來萬神宗的萬神廣場!

自從燕九天平了萬神宗後,所有弟子全部遷移到了武神殿,留在這的也都是一些老弱病殘,狄青城作爲原來萬神宗宗主南宮烈的首徒,自然也成了這次大會的東道主。

由於燕九天對段慕全有着極大的信心,這次三宗大會又是他發起的,變相的說這是燕九天給徒弟的一次造勢行動,作爲武神殿弟子,狄青城自然是不留餘地的打造會場。

萬神廣場,彩旗飄揚,所有走場弟子一應都是面目清秀,身材頎長之人,廣場上擺有數百把上等大椅,所泡之茶都是崑崙山上等的好茶。

狄青城還刻意開設法陣,在萬神廣場四周一夜之間開出了上萬種奇花,百餘隻仙鶴與五色鳥,在半空依照排練,整齊而舞。

四周更有女弟子彈奏着上古仙樂,上的果蔬、酒肉也全都是極品,整個三宗大會猶如瑤池大會,盛況空前。 廣場座位是按四方擺設,正上方是代表着崑崙至尊一方代表席位,左一是武神宗,以段慕全爲首、狄青城等一百多個弟子,右邊則是乾道宗,以玄土長老爲首,孫無忌兄妹、武思源等百餘人。

正對着上方的一席則是慈航聖齋,慈航聖齋來的清一色女弟子,帶隊的是長老明慧大師,紀萱然等三十餘名弟子。

來參會的弟子一應都有座位,當然也有一些跟隨前來觀禮的弟子,比如乾道宗乙級弟子賈思道、陳志坤等人,畢竟中間階層的弟子是一個門派最多人數的代表,未來的後備力量,來這種大會,能刺激他們修煉的動力。

待到了吉時,萬神廣場,萬聲炮響,仙鶴齊鳴,大炮作響。

但聞空中一聲清嘯,一道金色的身影,自天邊疾飛而來,待到近前,徐徐落地,卻是一隻大金鵬鳥,但見他一抖翅膀便化作了一鷹鉤鼻禿頭陰森中年人模樣。

玄土長老等人見了這妖獸,無不是駭然色變,同時亦肅然起敬。

“恭迎至尊護法金鵬老祖!”

狄青城雖然是武神宗代表,同時是這次大會的主辦方,當即上前恭迎。

落跑皇后:陛下求放過 “趙至尊有令,稍後他會親自運送靈石來給獲勝少年至尊頒禮,各位莫要讓他失望纔好。”

“今日的大會權且就有代至尊主持,現在開始比試吧。”

金鵬老祖話不多,待上首坐定後,直接開口切入正題。

“按照規矩,每個門派可以出戰三人,獲勝一方可繼續挑戰,直到另外兩方完全認同服輸,便可視作勝出。”

“現在請三位門派代表抽籤,抽到吉字籤者,作爲首戰方,任意兩方皆可應戰。”

狄青城宣佈了規矩。

三宗派出代表抽籤,乾道宗是孫飄雨,聖齋是紀萱然,武神宗是段慕全。

段慕全一身白色披風,頭髮懸着寶玉髮髻,劍眉星目,身材筆挺,龍行虎步之間霸氣無雙,堪稱是崑崙山上年輕一輩最耀眼的明星!

縱貫全場,哪怕是狄青城這位武神首徒相比,也是黯然無光。

不少慈航聖齋的女弟子看到他眼睛都快直了,芳心暗動,春思綿綿。

紀萱然同樣是一身白色的素衣,臉上蒙着加持過結界的面巾,但那一頭烏黑、柔順的青絲,與充滿智慧光澤,永遠波瀾不驚的眼睛,彷彿迷濛着一層淡淡的霧水,令人有一種只敢遠觀而不敢褻玩的敬意。

乾道宗的孫飄雨則是一身綠色長裙,修長、火辣的身段完美的包裹在裙襬內,那張絕美傾城的瓜子臉,冰冷之下,散發無盡的高傲,一看就是朵帶刺的玫瑰,讓人慾罷不能。

“兩位妹妹,許久不見,今日之戰也是你我三人之戰,待會我與兩位妹妹不如點到爲止。” 禍到請付款 段慕全無比瀟灑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是啊,紀聖女,孫大小姐都是當今絕世美女,師兄可要留手纔好。”

狄青城也趕緊插上一句嘴,與兩人套了個近乎。

想當年他可是萬神宗的首徒,崑崙山的聖少,如今卻只能甘居人之下,心裏也是極爲苦悶。

“到了你我這修爲,怎麼點到爲止,段師兄該怎麼出手就怎麼出手,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呢。”

孫飄雨對武神宗的人沒有任何好感,原因很簡單,因爲她知道一年前天山之戰,燕九天乃是使用詭計贏了秦侯,武神宗上下在她眼中都是卑鄙小人而已,自然也就沒個好臉色。

孫飄雨隨手一抽,是一張空白紙條,當即不二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紀萱然則是微微合十向段慕全行了一禮,抽了籤一看,也是張白紙,旋即回到了位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