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元元咯咯的笑,我一高興決定帶着他出去吃點新鮮的小吃什麼的。

元元雖然小可是卻能吃東西的,而且他也喜歡吃。但是一直很忙也沒有時間。我覺得景容應該不需要擔心,所以這才和孩子一起玩樂。先帶他去吃了甜點與冰激凌,小傢伙雖然一種只能吃幾品,但非常的享受,眯着眼一副沉醉的模樣。

“元元,其實男孩子應該少吃甜的。”

“爲什麼?”

“因爲男孩子就應該硬氣一些。”

“可是元元,喜歡……”

“嗯,那就多吃點兒。”我又餵了他一些,接着我們就去了遊樂園。

好不容易回到家,我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挺累了,可是突然間見元元有點不舒服的樣子,一會回頭看着自己的屁屁,一會兒四處飛着似乎在找什麼東西。

“怎麼了元元?”平時雖然淘氣,但一般不會出現這種略彷徨的神情。

“元元,不知道。”

“呃,是不是不舒服?”我伸手抱住他。摸了下他的頭,發現是冷的。

他本來就是隻鬼,如果要是熱了可就奇怪了,所以冷的並不稀奇啊。正覺得奇怪。就聽着下面卟一聲。

我感覺到一股冷流襲身,還帶着股撲鼻的臭味。

一時沒反應過來,但元元卻笑了,道:“舒服了。”

“什麼舒服……”我感覺到了不對。將他抱起之後就看到我的褲子上擺着一圈臭粑粑。

嗚嗚嗚,怪不得景容警告我不要讓元元吃太多東西,否則後果自負,現在我終於知道這自負是負責什麼了。可是元元還在笑。伸手要摸。

我啪一聲拍了他的手,道:“別摸,小髒貓。快,我們去洗洗。”

忙用紙巾給他擦屁屁。然後又擦了自己的衣服。接着抱着元元直奔衛生間,將他洗好後放開自己又洗了衣服洗了澡,出來才覺得當個媽真不容易。

可是元元呢,完全不知道自己惹禍了。還叫着要吃嗒。我覺得,自己生了個吃貨。

但是爲了安全的睡着好覺,我決定晚上絕對不能讓他吃太多了。

其實食物對元元來講根本沒有什麼意義,他吃不過就是嘗一嘗而已。

等我們收拾完,突然間有人按門鈴,打開可視一瞧竟然是奇怪的組合。我叔叔,甦醒和孫維維。

本來景容不在我挺害怕,可是有叔叔在還是安心不少。可是我沒將人放進來,而是自己走到了大門外依在門上道:“你們來有什麼事?”

叔叔道:“我是正好碰到他們而已。”然後保護在我的身邊。

甦醒笑道:“當然是來看你們考慮的如何了,既然孩子已經生下來了,那麼是不是應該着手準備他的問題了?”他看了一眼孫維維,而孫維維則笑道:“怎麼,還沒有想好到底要不要這個孩子?”

“怎麼回事?”

叔叔皺着眉問我。

愛你不知歸去 總裁狠霸道,皇后輕點撩 “孫維維肚子裏的孩子是李家的,他們是想用這個孩子交換陰氣與元元的臍帶血。”

“你這個孩子有臍帶血嗎?”

“對啊,他怎麼可能有臍帶血呢,明明不是人。”

我這纔想明白,奇怪的看着他們。

而甦醒道:“以你們的樣子定然不會一直利用鬼王胎,很可能是想將他再轉胎成爲普通人類。到時候不就有臍帶血了?所以我想來問一問……”

“不用考慮了,我不想利用一個還沒有出生的生命,我們總會有別的辦法。”

並沒有講出景容已經附身到醫院那個差不多燒焦的人身上,否則他們也不一定會做出什麼事來。再說,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景容會附身到那具身體上,即使是好了,也是個半殘廢,至少臉肯定不能看了。

“真的不用再考慮一下,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甦醒笑着開口,那笑容有點讓人毛骨悚然。

“不。多謝你們費心了,現在馬上離開,以後不要再打擾我們的生活。”

“請離開吧,否則真的要請你們去警察局坐下客了。”

叔叔也伸手請他們離開,可是我卻覺得他今天沒有衝動的去抓孫維維,一定是怕把事情鬧大,否則以他的脾氣哪會放過一個犯了法還是個逃犯的女人。

“那真是可惜了,孫維維……”甦醒突然間伸手摸在孫維維的臉上。笑道:“那孩子沒用了,你應該知道要如何處置。” 聽到這句話相信一般人都會想着,他的意思是讓孫維維去墮胎。

可是完全沒想到,那個孫維維只是怔了一下,然後笑着道:“是,我知道了。”

然後我們眼睜睜看着孫維維快衝跑到甦醒的車頭,肚子對着車頭撞了下去。

事情發生的太快了。根本沒有人有時間去阻止。而孫維維這一下又撞的極重,當場就倒在地上呻吟起來。

甦醒笑道:“很好,自己想辦法下山別髒了我的車。”

說完,甦醒開着他的車走了,而孫維維還倒在那裏。我馬上拿了電話叫了救護車,但是並沒有說我們認識,只說是突然間發現有個女人倒在了我的大門口。

救護車來了之後將孫維維擡走,而門前已經留下了一大灘的血。我有點心驚,但是被叔叔拉進了門,安慰道:“她沒事的。”

“他們,那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

“有些人就是奇怪,所以我們不必去爲了他們煩心。”

叔叔將我帶進了院子裏,然後道:“你兒子找你。”

“啊?”我沒有理解他思想的跳躍,然後轉個頭看到我兒子的確在找……可是真的是在找我嗎?

他飛在一邊的雪堆邊兒上,轉來轉去明顯是在玩兒啊。

對於剛剛失去了一個生命我對寶寶還是極爲心疼的,忙走過去抱起他道:“別亂玩雪。”

“二……二什麼了媽媽?”

“二外公。”

“二外公您好。”

“能不能只叫我外公?”

“不行,這孩子有外公。”

“那就什麼也別叫了吧?”

“二,二外公。”

“這孩子肯定是故意的。”

叔叔極爲頭痛的看着元元,然後道:“對了,我還沒有去看過那個人,明天一起去。”

“好。”其實叔叔也是擔心景容的吧,只是嘴硬了一點兒。

今天我久久不能入眠,還好有元元陪着我,看着他的小睡臉,不一會兒我也就慢慢的睡着了。

可是突然間聽到了警報一樣的聲音,猛的坐起,就見我的手機上發來一個信息:有道士接近主人的身體。

什麼?那些人終於想到不要孩子其實是已經盯上了醫院的那具身體了嗎?

我見到外面的天已經亮了。所以也顧不得吃什麼早餐,收拾了一下就叫醒了叔叔兩人直奔醫院。

果然,才進醫院就看到有幾個陌生人出現在景容的病房外,他們鬼鬼祟祟似在探查着什麼。我覺得他們還不是太過確定,但是如果我出現只怕會馬上確定下來。

在我剛想躲開的時候,就見一個男人想偷偷潛入景容的加護病房。其實。他進去之後就會馬上明白過來他的不同吧,因爲道士們總有辦法。我知道是隱瞞不下去了,於是走出來道:“喂……”

那男人回頭看我。卻被我用邪瞳鎖住,道:“從這裏走出去,並且說並沒有發現異常。”

他一個人這樣說不代表所有人都這樣說啊,所以我必須將這些人都用邪瞳洗禮一遍。

那人走出去後,我對叔叔與元元道:“我們將他們找到,一定不能讓他們將景容的事情說出去。”萬一在他最脆弱的時候來搞亂怎麼辦?

叔叔點了下頭。他注意到有個人不對,就拍了下他的肩膀道:“你看,那邊是什麼?”

那個人自然回頭向我看來,我也盯着他道:“你是甦醒派來的人嗎?”

“是。”

“你們一共幾個人。”

“三個。”

“現在你從這裏出去,回去報告說並沒有什麼異常。”

“是。”

這邪瞳真的是比那個什麼催眠要好用的多了,我這樣想着。

但是第三個人是誰呢?

“媽媽,有個人看到你就跑。”

元元突然間指着一個背景道。

“不能讓他走,將人抓回來。”這句其實我是對叔叔說的。

但是沒想到元元突然間伸手了,然後我親眼看着跑出去已經有幾米距離的人被生生拉了回來,然後腰上的皮帶啪一聲崩斷了。

我嚇了一跳,而叔叔反應快一點,他將那人的頭轉了過來道:“您沒事吧?”

我知道叔叔是在演戲。於是對着他道:“你聽着,不能將這裏見到我的事情說出去。還有,裏面的人沒有異常知道嗎?”

“是。”那人站起來。也沒有繫上褲子穿着一條秋褲就向外走。

我覺得,這種樣子出去也很容易被看透吧?

不過沒有別的辦法了,能拖一時是一時。

我們忙完了去看景容。他仍是被包得挺嚇人的。

“我猜,這次他醒來之後整個人都會變醜吧?”

“也許吧。”

“到時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嫌棄他了,不過。說起他那種樣子也不好看。”

“叔叔……”

我好想告訴他,景容是能聽到的。

而這時一羣人走了過來,正是李老爺子與主治醫師一行人。我緊張的走過去問道:“可是他有什麼問題?”

李老爺子道:“今天要做整形手術。”

“是這樣啊。”

又要被修理一翻嗎,不知道景容是不是會難受?

他們很快就準備好了,然後景容被推了出去。

我一看到他進手術室整個人就不好不好的。叔叔扶着我一同跟上去。李老爺子看着我的叔叔道:“這位是?”

“我叔叔,肖清新。”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丫頭。”

“呃,我叫肖萌。”

“好好,不知道你這位叔叔是做什麼工作的?”

“警察。”

李老爺子嘴角明顯一抽,我覺得他一定覺得相當奇怪,他那個孫子那麼判逆卻找了個有警察做叔叔的女朋友,他會不會覺得這個世界玄幻了?

這一場手術又是幾個小時,還好李家財大氣粗,所以人力物力的安排都跟得上。

我坐在那裏擔心景容受罪,突然間聽到手機有消息,打開一瞧見上面寫着:基本修理完畢。

這次拿手機的小鬼一定與上兩次不同,這個或者更年輕一些,因爲之前那個小鬼都跟在我的身邊,幫我照顧着元元呢。他們現在就和元元在一邊玩兒,弄得整個醫院外面鬼氣森森的。

不一會兒手術室燈滅了,不少人走了出來。

“醫生,怎麼樣?”

“手術非常非常的成功,真的是讓人十分驚訝,您的孫子有非常強勁的生命力,所以幾乎沒有發生一點危險。相信很快。他就會恢復了。”

“太好了,太好了。”李老爺子放了心。

“那什麼時候會醒過來?”只要景容醒過來就證明他活過來了,我這樣激動的想着。

“應該快了。”

醫生說完我也鬆了口氣,快了就好。

希望他不要再動什麼手術了,我這樣的祈禱着,但是還是又做了大大小小几次的手術。最後一次據說是器官修補手術。至少修補哪裏一打聽後我直接噴了,真的如景容所講,燒光了啊,連那處都燒光了,挺悲劇的。

還好,這次據說手術也相當的成功,否則我的元元就無法出生了。

自從那天后景容就轉到了加護病房普通區,就是大家可以進去探視,但是約對不能用手碰他。

據說這些天他身上的皮膚生長得不錯,至少我看到了他的手有一塊露出了過於慘白的皮膚。就好似是新生的嫩芽一樣,非常的白非常的美。

至於大夫們也是很吃驚完全沒想到他恢復的這麼好,直驚歎這是個奇蹟。但是我卻覺得,那應該是食用了景容血肉的關係。

在景容拆下他腿部以下,受傷最輕的地方的繃帶時,大家同時爲那雙美腿及那裏的皮膚感嘆起來。尤其是那雙腳,看來不大不小,每個腳趾都似是完全美的藝術品一般。 我驚歎着,總覺得他的這雙腳與景容有點像。

但是,兩個人是血親,像也不奇怪。

只是,正在拆紗布的護士姐姐,您的眼珠子快掉下來了有木有?這還只是腳呢!

“這皮膚恢復的真是太好了。”

那護士姐姐驚歎一句。我馬上鬆了口氣,原來不是看上了景容的腳,不過是吃驚他的恢復力。

連醫生都道:“確實如此。”

那護士大概是想看一看他的腿有什麼地方長的不好,於是輕輕摸了一下。

突然間一隻手伸了過去,啪的一聲將護士的手給打偏了。

我怔了一下,然後跑了過去驚喜的道:“景容,你醒了嗎?”

景容的確是醒了,不過去冷冷的來了一句:“不許別的女人碰我,否則……”接着就又暈了過去。

李老爺子過來叫道:“小容……”

可是他已經不出聲了。

“醫生。快來看看,他剛剛好像醒過來了。”

“應該是這樣,相信只是短暫的昏睡。很快就會再次醒來的。”

醫生檢查完看來也很高興,不過問我道:“病人剛剛講了什麼?”

“他說……別讓別的女人碰他,否則……然後就暈了。”我實話實說。沒想到景容這麼害羞,竟然連別的女人碰一下都不允許。

李老爺子道:“小容一直以來確實和女孩子不太親近,不如請院方換成男護工可以嗎?”

醫生自然同意了,我則道:“不如我也留下照顧他?”

“你……好吧。”李老爺子同意下來,我就鬆了口氣坐在景容身邊看着他那張木乃伊的臉。想着他剛剛一睜眼就目光生寒,似乎是沾了什麼髒東西的樣子還真是有點搞笑。

但是這就是他,是我的景容。

“爸爸,醒醒哦,元元想了。”

元元趴在我的肩膀上看着景容開口道。

“景容,快點醒過來,我們在這裏等着你。”

“爸爸,媽媽晚上哭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