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若柯沒有說話,既然那隻鬼王主動轉過身來,肯定是有話要說。

“你們回去吧,這條路你們不應該上來”

“什麼?”出入境沒有頭聽明白這隻鬼王是什麼意思。

只看到那隻鬼王慘白色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絲無奈的苦笑“你們如果踏過這裏就是惡狗嶺,在那裏你們不會有任何活下來的機會,尤其是你們還是陽間之人,即便是剛剛死去的小鬼在陰兵的護送下想要過去惡狗嶺還有金雞嶺和野鬼村的話也是要費不少的功夫,更何況是你們這些來自陽間的人”鬼王算是好心的勸道。

+你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陳若柯平靜的看着那隻鬼王。

其實陳若柯已經不止一次的和鬼王交過手,但是那些鬼王全都是陰間的鬼王到了陽間之後尤其是得到一幅新的皮囊自己的額力量得到壓制,所以陳若柯才能夠,每次都是險勝,但是現在面前這隻鬼王給陳若柯一種非常恐怖的感覺,雖然陳若柯並不認爲自己不是這隻鬼王的對手,但是即便想要戰勝這隻鬼王也需要費一些代價。

不過現在看來這隻鬼王倒也不是故意刁難他們,陳若柯一時半會兒還不明白這隻鬼王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是不是有什麼條件!”陳若柯開門見山的說道。

那隻鬼王擡起頭陰森着臉看了陳若柯一眼。

隨後長嘆一聲,陳若柯疑惑的看着那隻鬼王,王胖子幾人也是很奇怪爲什麼會在這種地方有人擋住自己的去路。 我們或許可以合作”

鬼王忽然笑道,鬼王這麼一笑陳若柯只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只是不知道這隻鬼王爲什麼要和自己合作,到底有什麼事情值得這隻鬼王要和自己合作。

陳若柯問道:“不知道怎麼個和做法”

鬼王看了看陳若柯身後跟着的小飛“你們一定是護送這小子去投胎的陽間之人吧,如果沒有強大的修爲作爲支撐的話根本不可能會開得了陰門更加不可能能夠通過黃泉路,所以我感覺你們可以成爲我合作的對象”

“你還沒有說到底是什麼事情,我們這一次來陰間並非是爲了搗亂或者是做些什麼我們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將這個小傢伙如酆都讓他成爲一真正的鬼,可以擁有投胎的權力”陳若柯朗聲說道。

“我不管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但是你們既然是想去酆都那我們就是順路,相比你們應該都知道望鄉臺後面是什麼”鬼王停頓一下,隨即接着說道“望鄉臺後面就是惡狗嶺,無數惡狗不斷撕咬過往的靈魂,惡狗嶺的惡狗也是靈魂,只不過卻是那種懷有沖天怨氣的惡狗,想要通過惡狗嶺沒有強大的修爲支撐根本不可能有機會順利的到達酆都,我自己沒有把握通過,所以就一直在這裏等着後面的,原本想要再找一隻鬼王一同前行,但是沒有想到竟然等到了你們”

陳若柯考慮了一下,根據陳若柯對陰間的瞭解,望鄉臺後面的確是惡狗嶺,而惡狗嶺也確實是危險之地,只不過不清楚起危險程度到底到了哪一步。

現在有一個瞭解的鬼王主動要求要和自己等人合作倒也不失爲一件比較有利的事情,只是不知道這鬼王是不是還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好”

陳若柯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幾人,雖然不知道這隻鬼王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目的,但是眼看着那惡狗嶺就要到達,如果有這隻鬼王的話,自己或許能夠更好的通過惡狗嶺,至於這隻鬼王的事情,那就等以後再說也不遲。

“那好,你們跟上吧”

鬼王說完之後沒,身形閃縱,開始不斷的朝着前方縱去。

陳若柯看了身後一眼,尤其是看到了臉上帶有緊張之色的小飛,輕輕一笑說道:“不用緊張,我們會沒事的”

小飛點了點頭,雖然目光之中依舊充滿了震驚之色,但是卻什麼都沒有說,而是信任的看了眼陳若柯,雖然陳若柯剛開始的時候是想要除掉自己的,但是後來陰差陽錯之下竟然要將自己送來陰間給自己一次投胎的機會。

並且現在自己身處之地就已經是屬於陰間,如果沒有陳若柯的話,小飛根本就不會有機會進入陰間。

陳若柯看到小飛信任的眼神之後,再次看了看王胖子兩人最後看到劉晴的時候,只看到劉晴輕輕點了點頭,劉晴雖然只是一介凡人,沒有絲毫的修爲,但是剛纔也聽到了陳若柯和那隻鬼王的對話,並且對陳若柯擁有着無比強大的心信心,甚至於比陳若柯自己都要相信陳若柯。

“大家都小心一些就好”陳若柯最終只能再次囑咐一聲。

“嗷~”

一道長長的狗嘯聲傳來,就像是天狗食月的前奏一般,尤其是在越發陰森的空間之中。陳若柯等人同時聽到一道嘯聲。

劉晴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身旁的小飛也感受到了劉晴的緊張,被劉晴握住的小手不由得反握住劉晴的手,看向劉晴的眼睛似乎在說:“姐姐不用怕”

劉晴左手將自己臉頰上一縷散落下來的頭髮重新撥到腦後,看向小飛的目光中充盈着一股笑意。

他們兩個在陳若柯後面,但是林無敵還有王胖子卻一直跟在他們兩個後面,一直在打量着周圍的環境,不過幸好知道現在爲止還沒有什麼危險發生。

“再往前一步就是惡狗嶺了,大家要小心了”陳若柯看着拿已經消失了的鬼王說道。

現在眼前就是隻有一個僅容一人越過的洞口,越過這裏之後便是傳說中惡狗嶺。

王胖子幾人點了點頭。

陳若柯不在由於,隨後直接越身而過。

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兩人看到小飛還有劉晴已經安全的通過了那個洞口到達了另一邊,也就是傳說中的惡狗嶺,他們兩人同時動身,,王胖子在前林無敵在後,依次穿過了那個洞口,穿過洞口之後,直接和陳若柯會和。

陳若柯早已經在洞口的另一側等着他們了,不僅僅是陳若柯還有早已經小時了的鬼王,只見鬼王一身簡單的衣衫,目光不斷的掃視着周圍荒涼的環境。

四處白骨森森嗎,陳若柯不知道這些骨架到底是什麼時候留下來的,但是卻能夠看到不少的完整的人形的屍骨。

“這是怎麼回事?”陳若柯疑惑的看着周圍的環境。

鬼王直接解釋道:“這些都是以前想要通不過惡狗嶺的陽間人,他們想來陰間做事情但是最終他們都永遠的留在了陰間嗎,而且他們的靈魂都被惡狗嶺的惡狗直接生吞了,根本就沒死亡的機會更加不會有投胎的機會。

陳若柯心中暗暗驚訝,不過看向鬼王的時候的目光稍微變了變,心中拿不準這鬼王到底是什麼身份,怎麼會對這些事情這麼清楚嗎。

假愛真情替身妻 “好了,我們繼續前行吧,現在我們剛剛進入惡狗嶺,那些惡狗或許是還沒有感應到我們的氣息,你們一定要將自己的氣息隱匿好,要是將那些惡狗引出來的話,即便是我都只有逃走的墳,別到時候說我不顧合作的事情,只因爲我也非常懼怕那些惡狗。

陳若柯點了點頭,隨後連忙隱匿自身氣息,順便將劉晴還有小飛身上的氣息封鎖起來,開始跟着鬼王身後走上前去。

陳若柯的目光一直在不斷的打量着周圍的環境還有一些異常的動靜,只不過自從陳若柯幾人進來這裏之就一直非常的安靜,還沒有見到傳說中的惡狗嶺的惡狗,只是不時見到的森森白骨跳過恐怖嚇人,劉晴一直緊張的跟在陳若柯身邊。 陳若柯帶着王胖子幾人跟在鬼王身後小心翼翼的走在一片荒蕪的土地之上,陰風陣陣不時傳來高昂的嘯聲。

小飛跟在劉晴身邊,劉晴緊緊地靠在陳若柯身旁,在這種時候劉晴心中就是陳若柯最爲可靠,這個剛剛認識不久的男人好像能夠給他無盡的安全感。

“你們別這麼慢,惡狗嶺一定要迅速通過纔可以,否則的話將那些惡狗驚擾了我們就很難脫身了!”走在前面的鬼王語氣凝重的低喝道。

顯然即便是鬼王也非常的謹慎,尤其是鬼王一雙冷光森森的眼睛在周圍不斷的打量着,生怕有什麼東西突然間出現。

陳若柯幾人聞言抓緊時間跟上鬼王的腳步,不過雖然是在跟着鬼王前行,但是陳若柯依舊在不斷的打量着周圍的環境,直到現在爲止還不知道這個突然間出現在自己隊伍之中的鬼王是什麼來擼,有着什麼目的,所以陳若柯不得不防,子啊跟着鬼王前進的同時,陳若柯也在心中暗暗地記憶着,雖然知道過了望鄉臺之後便是惡狗嶺,而且有前面的陰兵指引,這裏肯定是惡狗嶺無疑,所以現在還不用擔心那隻鬼王會在這裏出什麼幺蛾子,只是不知道到了後面會不會搞事情!

“你們怎麼這麼慢!”鬼王轉過身看着陳若柯幾人,目光之中有着一絲焦急還有非常明顯的怒意。

好像陳若柯他們耽誤了自己的速度一樣。

“如果不願意同行你可以自己走,不用管我們”陳若柯直接冷聲說道。

在不清楚這隻突然出現的鬼王是敵是友之前,陳若柯是不會放鬆警惕的。

“你!”

鬼王其實一開始就已經看出了吃烤肉不過剛剛六段初期的修爲,所以憑藉自己鬼王的修爲根本沒有絲毫的擔憂,即便有什麼事情,鬼王也可以憑藉着絕對碾壓的實力將陳若柯他們這一行人留在這裏。

但是現在在惡狗嶺之中,鬼王根本沒有機會對陳若柯他們出手,除非是碰到了惡狗嶺之中的惡狗。

這隻鬼王以前自己走過惡狗嶺,只不過子啊沒有陰兵的護送之下險些丟了性命,這隻鬼王就是從酆都之中逃出來的,雖然說達到一定境界就有能力自由穿梭於陰陽之間,但是那也需要莫大的戰力還有勇氣。

穿梭於陰陽之間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永生永世不得翻身,即便是其靈魂也沒有機會存留於陰陽之間,不入輪迴。

“嗷~”

鬼王正怒目而視,忽然空曠的環境之中響起一道長嘯。

鬼王的身體忽然間顫慄了一下,迅速轉過頭看向周圍,好像是在看看有沒有惡狗的出現。

聽到這聲長嘯,陳若柯忽然響起了黑子,那條老狗已經有段時間沒見了,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啊~”

劉晴忽然間一聲尖叫。

鬼王的身體也在一瞬間僵硬子啊原地。

總裁,染指你是個意外 只看到他們面前忽然出現一隻龐然大物。

陳若柯凝目而視,那是一隻狗頭······

“好大的一條溝~”

王胖子微微仰着頭,驚訝的說道。

“好大”林無敵也是出聲讚歎道。

“你這小子怎麼又回來了”

忽然間只見狗頭上面的嘴巴一張一合,然後竟然發出聲音,不過那大狗好像是認識那隻鬼王。

“狗王大人,小的實在是有要事要回到酆都一趟,所以??????纔想要向您借個路”鬼王討好的說道。

“是嗎?”那被鬼王稱呼爲狗王的大狗不相信的看着鬼王。

“是的,狗王大人,您看這幾個就是我爲您帶來的過路費,尤其是這小子,體內靈力充沛,一定能夠讓您飽餐一頓的”鬼王忽然指向陳若柯說道。

陳若柯目光微凝,看向鬼王的目光之中浮上一層冷意。

現在陳若柯終於明白那鬼王爲什麼要和自己等人同行了。

“是嗎?”狗王疑惑的看向陳若柯,在看到陳若柯的時候目光有些不屑,不過就在下一刻,忽然間好像是看到了什麼,忽然道:“你殺了他,然後把這小子給本王留下,以後你可以隨意通過這裏”

光聽到這話心下有些驚訝,以前他要通過這裏的時候都是要繳納過路費的,惡狗嶺的過路費其實就是陽間人的靈魂,或者是修煉有成的至少是鬼王境界的修爲。

“好!”

鬼王聽到狗王的承諾之後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如果以後能夠隨意進出陰陽兩界的話,對他來說可是一種非常美妙的事情,他現在在陽間有着一定的身份,在陰間也有一些關係,而且這鬼王知道現在陽間又很多都是從酆都之中出去的鬼王,他們雖然可以自由穿梭於陰陽之間,但是每次都要同過這層層關卡也是一個麻煩的事,如果他能夠隨意進出陰陽的話,便能夠從中得到不少的好處,這就是一種隱形的財富。

鬼王看向陳若柯的目光之中充滿了貪婪之色,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一向不好說話的狗王今天竟然因爲這個小子轉了性,但是不管爲了什麼,只要能夠將陳若柯的靈魂送給狗王的話,自己以後就擁有了在惡狗嶺的特權!

陳若柯看了一眼鬼王,不足爲懼。陳若柯的頭微微擡起看向那隻大狗。

只看到漆黑的鼻子,還有不是露出來的兩排整齊的鋒銳牙齒,寒光閃爍,在陳若柯眼中那隻高大五丈有餘的大狗也不過是一隻狗罷了。

“你想殺我”陳若柯看着鬼王平靜的說道。

“小子你這不是廢話嗎,老子想要過去之力就要繳納過路費,而你們正是老子帶來的過路費!”

“你很有把握?”陳若柯忽然感覺很好笑。

“你這不是廢話?老子要是沒有把握會把你們帶進來?你們這幫人之中也就是你小子修爲略高一些,六段初期,但是老子乃是堂堂鬼王境實力,在陽間要受到壓制,勉強可以到達八段初期,但是到了陰間我鬼王境界就相當於陽間的八段巔峯甚至於能夠到達九段初期”

“那你是什麼修爲?”陳若柯忽然問道。

“無論什麼境界,殺了你們是足夠了!”鬼王身體忽然間動了起來。 陳若柯在少林的時候也曾和鬼王交過手,並且曾經憑藉一己之力獨立斬殺一隻鬼王,但是在陽間鬼王的實力也是受到了壓制只不過是七段巔峯甚至於八段初期。

但是現在乃是在陰間,鬼王根本不需要分出一部分力量來抵抗規則的限制,可以全力施展。

那隻大狗饒有興趣的在旁邊看着陳若柯和鬼王對峙。

鬼王在剛纔一剎那身體上氣勢瞬間提起,萬千鬼氣同時奔涌而出,陣陣陰風涌向陳若柯幾人,陳若柯浩然正氣訣迅速運轉,王富貴還有林無敵同時運功抵抗,並且陳若柯還要分出一部分力量護住劉晴和小飛,只不過在陰間鬼王的實力明顯要強於在陽間的鬼王。

僅僅只是鬼王釋放出的氣勢明顯提高了不是一個檔次,但是陳若柯曾經憑藉六段初期的實力加上層出不窮的底牌獨立斬殺鬼王乃是事實。

現在雖然礙於境界的差距,但是陳若柯依舊不懼。

“保護好他們兩個!”

陳若柯吩咐一聲之後,身體瞬間衝向前方。

鬼王早已經上升到黑色的空中,不知道從哪裏透進來的光亮能夠令衆人可以清晰的可耐清楚鬼王那慘白的臉。

這個鬼王先前還沒有看清楚是什麼樣子,但是現在看到之後陳若柯只感覺心中一陣翻滾,作勢嘔吐。

這隻鬼王實在是太過醜陋,根本沒有辦法用文字來描述。

陳若柯努力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心想“長得醜也是一種致命的武器”

就在陳若柯平復心情的時候,鬼王二話不說直接出手,他還急着要趕往酆都去辦事情呢,沒有時間在這裏消耗,一時間陰風大作,鬼王的身體趁勢射出,直衝陳若柯而去。

陳若柯心下微驚,這鬼王在陰間的實力確實不是在陽間的時候可相比的,在陰間鬼王完全可以全力施展修爲。

陳若柯體內浩然正氣訣洶涌噴出,無數靈力在一瞬間全部衝向朝着自己鋪天蓋地而來的鬼氣。

鬼王接着鬼氣的掩映,身體飄忽不定,時隱時現,陳若柯在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把握住鬼王的蹤影,終究還是境界上的差距。

在陽間的時候即便只是八段初期的鬼王,陳若柯乃是憑藉着舍利的力量纔可將其斬,所以在這一刻陳若柯根本沒有絲毫猶豫,即刻開啓了第二顆舍利的力量,一瞬間陳若柯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精神力量空前的充沛。

陳若柯神識放出,一直延伸,在無數鬼氣之中搜索這鬼王的蹤跡。

就在一瞬間,陳若柯目光微凝。

未來得及反映,身體瞬間去前衝。

只是在一瞬間,陳若柯離開的一剎那,鬼王的身體已經出現在陳若柯剛纔懸浮的地方,只看到鬼王一聲冷笑的看着陳若柯:“小子的靈魂力量還不錯,竟然能夠發現本王的蹤跡”

“哼”陳若柯未多說話,一身冷哼已經很明顯的顯示出了心中的不屑。

“小子莫要猖狂!”鬼王被陳若柯的態度弄得心下火燒,心想一定要將這小子幹掉,要是連一個區區六段境界的小子都幹不掉的話,不說以後會不會被其他鬼王笑話,就是這惡狗嶺都未必能夠過得去。

“鬼煞天威!”

鬼王一聲暴喝,體內鬼氣瞬間噴薄而出,只見鬼王身後一片遮天蔽日的黑雲突然間出現,黑雲之中滾滾雷音不斷響起,竟然像是真正的天威一般。

“區區鬼物,何敢言天威!”

陳若柯不屑的冷笑一聲。

第一顆舍利的而力量瞬間進入陳若柯體內。

陳若柯此時的靈魂力量還有靈力都達到了一個空前絕後的強大程度,“五雷轟天掌!”

鬼王天威,但是陳若柯直接轟天。

噴薄而出的靈力在陳若柯身前形成一隻巨大的手掌,手掌之上無數閃電繚繞,竟像是雷公電母劈下的手印一般。

手掌凝聚而出,陳若柯左右兩隻手同時結印。

“遮天陣!”

穿越嬌妃太囂張 這遮天陣乃是陣道之中一種偷天換日一般的陣法,陣法一旦成功,陣法之內就會自成一片空間,隔絕天地靈氣,即便是陰間的陰氣朝陽可以隔絕。

揮手間,遮天陣直接形成,就在遮天陣成型的一剎那,鬼王神色一凝,他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補充道鬼氣,現在在這遮天陣之內鬼王只能消耗原來修煉出來的鬼氣,但是根本沒有辦法得到及時的補充,但是陳若柯卻不然,因爲體內有着舍利,舍利可以源源不斷的位陳若柯補充力量,除非是陳若柯承受不住了。

但是舍利也只能是在十分鐘之內不斷的給陳若柯補充消耗掉的力量,一旦過了十分鐘,舍利便會直接進入休眠模式,根本不可能在給陳若柯絲毫的幫助,所以陳若柯必須要在這十分鐘之內將這隻鬼王幹掉。

五雷轟天掌第一掌已經近到鬼王面前。

雖然陳若柯境界比自己不知道低了多少,但是鬼王也不能無視陳若柯的攻擊,在五雷轟天掌第一掌來至面前之時。

鬼王右手一揮,身後的黑雲之中無數鬼氣涌出,直接和陳若柯的五雷轟天掌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的響聲震動天地。

雖然此處沒有天,但是地面不斷的震動也可以看得出兩者只見的攻擊威力達到了什麼程度。

鬼王詫異的看着陳若柯那一記五雷轟天掌,在鬼王看來陳若柯不過是六段初期能有何實力?自己隨意出手便可以解決的貨色,但是剛纔第一擊的時候竟然被陳若柯實現察覺躲了過去,鬼王只感覺是陳若柯好運,但是通過和陳若柯偶爾兩次接觸竟然發現陳若柯的力量比一般的六段初期要渾厚太多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六段初期的修士可以達到的地步、

由此鬼王才使出了“鬼煞天威”但是卻被陳若柯一擊五雷轟天掌直接抵抗住了。

陳若柯五雷轟天掌一出,虛空之中隱隱的雷聲不斷轟隆隆響起,剛剛只是第一掌,陳若柯嘴角掛着一抹冷笑:“在遮天陣之中你得不到補充,再有五雷轟天掌不斷的消耗你的力量,最終“““”

陳若柯看向鬼王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絲殘忍之色。 陳若柯嘴角一抹冷笑露出。

鬼王感應到一股強大的威壓正在隱隱作勢。

目光看向四周,只感覺周圍的陰氣好像已經被阻隔了一般,鬼王現在的鬼氣只能是不斷地消耗,根本得不到及時的補充。

“你使用了什麼把戲!”鬼王怒喝道。

“沒什麼,就是一個小手段而已”陳若柯瀟灑一笑。

被遮天陣隔絕在外的王胖子等人根本就看不清遮天陣之中的情景,現在遮天陣就像是一個小型世界,其中只有陳若柯和鬼王。

“你會死的很慘!”

鬼王覺察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之後心中稍微有些震驚,這真的是一個僅僅只有六段初期的人類修士能夠使用出來的招式嗎!

鬼王以前從;來沒有見到過,即便想陳若柯這樣的六段初期就能夠和鬼王級別的大能強者戰到這種程度的人都很少,更不要說現在還是鬼王處於下風。

陳若柯揮手間佈置出遮天陣,但是現在依舊不算完事。鬼王的境界依舊擺在那,陳若柯還不是鬼王的對手。

“五雷轟天掌!”

陳若柯身體在遮天陣之中不斷的騰挪,讓鬼王沒有辦法鎖定自己的位置,如果被鬼王鎖定自己的話僅需要一擊,陳若柯必敗無疑,現在這種情況,敗了就等於死亡。

錦繡嬌 “哼,管你什麼把戲,在絕對實力面前都不堪一擊!”鬼王收拾一下心中的驚訝之後厲聲喝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