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些什麼就全部告訴我吧!”我耐不住性子,讓老瞎子全盤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瞎子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都是千百年前的陳年舊事,我這次專門到龍虎鎮來,第一就是爲了讓江離趕緊去未名觀,第二就是希望你能把混入這裏的東西揪出來。”

頑劣庶女 老瞎子告訴我,三界動盪已經成了定局,必須有人來穩定三界,不是陰長生,就是周武王,根本沒有任何懸念。

也正是因爲如此,各方都在增加自己的實力。

如果要說起來,還得先從陰長生那個時代說起。

陰長生統一道教的時候,陰司也極其和平,陰長生常年遊走在外,江離跟陰長生的關係親密無比,江離一直以來是陰長生的心腹,但是江離的背景卻根本沒有人知道。

也有不少人來

挑撥江離和陰長生的關係,陰長生都不以爲然,只當聽聽笑話就過去了。

遊歷四周的時候,青丘國想要討好陰長生,爲它們平地四周蠢蠢欲動的妖盟,所以特地邀請陰長生去青丘國一趟,也是因爲這個緣故,陰長生才把自己的命運送給了一個女人。

“陰長生和周武王彼此爭鬥纔出了事情,怎麼又和女人有關係了。”我疑惑的問。

老瞎子嘆了口氣,擺了擺頭說,“自古英雄逃不過美人關吧,陰長生和江離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陰長生的弱點太過於明顯。”

老瞎子繼續告訴我,塗靈和塗嬰兩人都屬青丘國下屬的岐山一脈的塗山狐妖,兩個狐妖的道行相差不大,只不過塗嬰比塗靈年長,其內裏更加深厚,塗靈也一直以來都是喊塗嬰喊姐姐。兩姐妹的關係也十分微妙,比較女人和女人之間的情意,和男人與男人之間是完全不一樣的。

陰長生本來就威名四射,要說妒忌心,權利,野心每一個人都有,自然想要扳倒陰長生的隊伍也就越來越多,可是巧不過的就是,青丘國的勢力讓各方妖盟爲之害怕,其能力也在衆妖之上。

陰長生也是如此,其能力讓陰司和道教頗有忌憚,也在所有人的能力之上,只有一個人有能力與其匹敵,就是周武王。

千百年來以前,陰司實際上是陰長生的,並不是周武王。

陰長生和周武王二人實則曾經拜在一個老師的門下,二人學的東西也都差不多,能力更是近乎一樣,原本倆人的關係十分密切友好,曾經結拜結義,二人更是稱兄道弟。陰長生在道教的名氣已經威望四射,後來又將陰司創立,其能力更是讓所有人不得不佩服,不過因爲精力無法分散,所以纔將陰司交給周武王,自己的好哥們來幫忙打理,至於這件事被人傳成什麼樣,各有各的版本,老瞎子說自己跟着周武王時間極其久,當年的事情,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陰長生才把陰司交給了周武王之後,就被邀請去了青丘國,也是一場陰謀的開始。陰司和青丘國距離比較遠,所以陰長生根本就不知道陰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周武王執政以後發現陰長生創立的體系有許多不合理之處,就私自改了十八層地獄的酷刑出來,對於酆都城也是大修建,讓原本比較簡單的院子,徹底擴建成了一個殿院,並且修建了各種路段,將四方陰氣匯聚的地方都搬到酆都城內,所以纔有了奈何橋,忘川河,三途河等等。

(本章完) 這件事情,陰長生遠在他鄉根本就不知道,周武王這個人性子急,也懶得去稟報給陰長生,一心只想把不合理的地方趕緊整改,避免後期亡魂的輪迴出入受到影響。

陰長生去了青丘國後,青丘國的一國之王,正是狐妖之神,能力在塗靈塗嬰之上,在妖界的權利與陰長生相似,只不過妖盟一向不夠穩定,青丘國王一心拉攏陰長生,而達到自己的目的。

陰長生的俊美長相和其能力,一直都讓三界頗爲垂涎,而陰長生一直沒有伴侶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青丘國國王一心想要將自己的人送給陰長生,來達到聯姻的目的,增加自己的權利。

青丘國還有一個人,一心喜歡陰長生,這個人極其神祕,據說青丘國王都怕她三分,她什麼地位也都不要,也着實是個迷。

這個人叫什麼名字,什麼年齡,什麼背景,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

青丘國王也原本是想撮合她和陰長生兩個人好,可是卻陰差陽錯,陰長生去青丘國的路上走錯了路,跑去了塗山,遇到了塗靈和塗嬰二人。

陰長生確實很優秀,塗靈見到陰長生的第一眼就一見鍾情了,這件事情後來鬧得沸沸揚揚,全部人都知道了,只不過塗嬰倒有點奇怪,不怎麼愛說話,也不愛搭理陰長生,據說當時陰長生偏偏覺得塗嬰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對她極有興趣,三番五次的去找塗嬰,後來被塗嬰罵了個狗血淋頭,更是讓陰長生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至於塗嬰和塗靈兩個人怎麼反目成仇的,老瞎子並不太瞭解,所以也沒多說。

不過我之前聽青龍說過關於這件事情的一些情況,大概也就明白了來龍去脈。

最關鍵的是因爲陰長生長期逗留在青丘國和塗山,引起了周武王的強烈不滿,特意安排了人去找回陰長生,可陰長生卻根本不以爲然,執意要讓塗嬰同意跟他走,才肯回去。

這下徹底激怒了周武王,周武王和陰長生兩個人後來又因爲執政信念不同,開始有了分歧,也因爲各種人物在他們只見進行挑撥離間,兩人最終反目成仇。

也就有了後來的道教和陰司的戰役,戰役過後,陰長生也最終打動了塗嬰,兩個人也決定要在一起廝守,陰長生和塗嬰二人就在陰長生的府邸訂了親。

原本陰長生已經贏了,可是陰長生卻輸的極其無奈,因爲青丘國一直有個喜歡陰長生的

人得知了陰長生和塗嬰的事情,心生恨意,有一句話在青丘國頗爲流傳,後來也成了陰司茶飯餘後的話題,那個女人放了句話,“他是我生生世世的愛人,決不允許其他人來破壞,誰要毀了我,我就毀了誰。”這話一放心,她就安排了人手去找塗嬰。

據說是一顆丹,交給塗嬰,還留言告訴塗嬰,陰長生已然是仙人,妖就算再厲害,也會死,要想長生不老,必須要吃了這個才能雙宿雙飛。

塗嬰已經被愛情衝昏了頭腦,根本不顧這麼多,就吃了這個丹藥,一心想要成仙,卻不料一蹶不振,暴斃而亡。

陰長生的弱點也就是塗嬰,塗嬰的死讓陰長生差點發了瘋,陰長生爲救愛妻,不惜將自己的仙骨注入塗嬰身體裏,讓她三魂六魄妖魂膽魄能夠守住,因此陰長生拼盡所有力量,恰好那個時候,周武王本來就被陰長生打的重傷,兩個人又大打出手,最後陰長生和周武王同歸於盡,對外界宣稱陰長生仙逝,武成王上位,周武王閉關。

老瞎子說了這些話的時候,滿臉都是一副無奈和悲哀。

我正打算說話,老瞎子卻又說,“江離倒也是個奇才,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裏來,也不知道他的背景,只曉得他跟着陰長生身邊多年,執念非常深,心中目的明確,絲毫不動搖,只爲道教和平,陰長生安全而奮鬥,在他的眼裏,七情六慾好像全然不在,就像是爲了揹負一個使命而活,江離這個人,我說不清楚,也並不真的瞭解他。”

這句話到還真說的到了我心裏,江離的確神祕。

老瞎子告訴我,這一次出事,應該就是和青丘國有絕大的關係,陰長生和周武王都要復活,雖然陰長生能力大,可是明眼人都看出來,風水輪流轉,這次周武王無論從什麼角度上來看都是有明顯的優勢。

三界蠢蠢欲動,根本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青丘國更不會。

我還是十分不理解,問老瞎子,“可是爲什麼要抓塗靈呢?”

老瞎子說,“塗靈原本是周武王的人,現在卻莫名其妙跟着江離,而塗靈更是青丘國的人,青丘國要帶走她的理由可以提供數百條都不爲過,青丘國一直崇尚自己的利益,現在塗靈就是她們的利益,周武王復活必然會召集他曾經的部下,可是她現在跟着江離,一旦江離沒能保住塗靈,也就意味着青丘國的能力在陰氏之上,這些政見上的東西,陳蕭你還太小,不會

明白的。”

是啊,我還是不太明白,這些人爲什麼要這麼做,簡簡單單的過日子不是挺好的嘛?

老瞎子擡頭看了一眼天空,極其低沉着聲音告訴我,“龍虎鎮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來,青丘國安排的人混進鎮子裏,就是想重創道教,這裏陰氣匯聚,指不定還有陰司的人也在裏面,剛纔出生的那個孩子,天生就是個天煞孤星,和你的命運十分相似,我老瞎子眼睛瞎了,可是心不瞎,那個孩子應該對你很重要。”

老瞎子的這番話,似乎話裏有話,我跟本就不認識那個孩子,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莫非,只是因爲命運極其相似嗎?

龍虎鎮在風水上來看,是個道教聖地,在這裏生活的人,多多少少都和道士沾點關係,那個孩子出生的家庭,說不定也會道士有關係,難不成這個孩子是某個牛逼人物的轉世。

我心裏微微一顫,難不成是陰長生!

可是陰長生復活的方法我們都還沒找到,它怎麼可能會是陰長生呢?

我連忙問老瞎子,“它是陰長生?”

老瞎子笑了笑,“它是陰長生的一個極爲重要的人,陳蕭,我此番現身也是想提醒你,保護好那個孩子,並且一定要把混進龍虎鎮的人全部趕出去,讓道教光復起來,這個重任交給你了,只有道教安全了,你弟弟也會安全的。”

我愣了許久,老瞎子每一次出現,說的話做的事情都極其重要,而這一次他竟然跟我說了這麼多,每一句話,都讓我有些不知所措,無形之中的壓力突然襲來,讓我有點透不過氣。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老瞎子如同鬼魅一樣,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靈光一閃,趕緊進去看看那個孩子纔對,剛纔裏面邪氣十足,說不定已經有東西混進去了。

我也沒多想趕緊衝進屋子裏去,正好看見接生婆在給娃兒擦洗身子,周圍聚集了許多親戚朋友,似乎對於這個孩子的出生盼望了許多期許。

“哎呀,不好了,夫人出血不斷,止不住啊!”這個時候一旁的人突然大喊起來,整個屋子都慌亂了起來,各種人開始忙碌,有打熱水的,穿梭在大堂之中,因爲女人生孩子不可能讓別人看見,是待在一個單獨的屋子裏的,只有孩子會先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這個時候又有人喊了聲,“不好了,夫人沒氣了!”

(本章完) 我心裏一咯噔,難道真的是印證了那句話,天煞孤星。天煞孤星即爲劫煞加孤辰寡宿,隔角星疊加,陰陽差錯,刑剋厲害。既有貴人解星,亦無可助。

而它的母親就這樣沒了氣,難保不會讓我覺得,像是命中註定的一樣,就像是我當年,我娘死了,緊接着爺爺、我爹、二爺爺、幺爺爺、奶奶都離我而去。

雖然我的血統實際上和杜海有關係,可我自始至終都是把養育我的人當成真正的家人。

想到這裏,不禁莫名的有點可憐這個孩子,命中註定是天煞孤星,是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家人一個又一個離它而去。

正巧接生婆正抱着孩子朝我走了過來,我乾脆立即攔住了她,仔細一看,這個孩子是男娃娃,渾身透着一股浩然正氣,卻帶着一種極其強烈的陰氣。

我盯着他,他明明才生下來,眼睛卻瞪得圓溜溜的,直勾勾的把我看着,突然一抹開心的笑容,發出“嘿嘿——”的聲音迴盪在四周。

接生婆一臉詫異的看着我,連忙說,“這孩子像是認識你樣,居然對着你笑,太不可思議了,明明是個纔出生的嬰兒,咋個會……”接生婆自己都說不下去了,應該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

孩子才生下來,應該是眼睛睜不開,出來了應該哭哭啼啼,可是這個孩子非但睜開眼睛,而且還會嘿嘿笑起來,着實讓整個畫面變得詭異起來。

接生婆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一臉防備的問,“是你哪個哦,之前咋個沒見過你也?”

我畢恭畢敬的行了個道禮,“我是龍虎宗天師府的道士。”

這接生婆竟然是一臉嫌棄的看着我,隔了一會說,“男娃子家家的,既然是出家人,幹嘛還來女人生孩子的地方,簡直的是侮辱了道士的身份。”

這番話的意思我自然是明白,龍虎鎮上百分之八十的都是道士散居後的人,然後和這裏本有的村民結了姻,纔有了現在的生活。

所以,他們對道士一點也不陌生,反而這裏的女性自帶着一股驕傲的樣子,認爲龍虎宗的道士都下山來找她們。

接生婆看了一眼孩子,又看了看我,突然開口說,“這孩子也是可憐,一出生,他娘就走了,以後連個母愛都沒有。”

我搖搖頭,“如果這是命的話,無論有沒有娘,只要自己堅定而活。”

系統的超級雜貨店 接生婆似乎一點也沒有聽懂我的話,極其防備警惕的看着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就招手讓我趕緊離開這裏。

我自知

自己也沒有留下的理由,只好從人家屋子裏走了出去。

現在江離也不在身邊,這些事情極其棘手,真擔心做不好。也不知道江離現在怎麼樣了,我家雯雯又怎樣了。

這老瞎子神出鬼沒的,更是讓我有點摸不着頭腦,他故意來這裏跟我說這麼多關於他們以前的事情,到底是想做什麼。

無字天書在哪裏,我弟弟又到哪裏去了。

老瞎子還故意留下話來,如果我把這邊的事情平定下來,我弟弟也就安全,表面上說的雲淡風氣,實際上,不就是在威脅我。

這個老瞎子,老謀深算,真搞不懂他了。

讓我去慈禧陵墓的人也是老瞎子,現在突然蹦出來說這些話的也是老瞎子,我有時候都不免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被老瞎子牽着鼻子走,說不定他只是表面上裝作對我們好,實際上只周武王的人?

腦海裏的猜疑越來越多,整個人的腦袋就快要爆炸了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喊住了我,“陳蕭!唉,真的是你,你怎麼在這裏。”小胖子在我身後喊住了我,他穿着一身黃色T恤杉,倒是顯得挺可愛的。

“你怎麼在這裏?”我反問他。

他樂呵呵的笑了笑,“我來拜師學藝,上次遇到你們以後,看你好厲害,聽說這裏有很多道士,所以我就過來了。”

我心裏不免有些懷疑,這個小胖子是不是一直在跟蹤我們,現在的我懷疑的事情太多,主要是每個人到底在想什麼,我都完全不知道。

小胖子見我一直看着他,他不禁尷尬的笑了笑,“陳蕭,你這樣看着我,我會以爲你性取向有問題的。”

“呸,滾犢子!”我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看他還有脾氣跟我開玩笑,就先暫時不懷疑他吧,現在最主要的是要把混入這個鎮子裏的邪物揪出來,讓這裏安寧。

我沒有理會胖子,而是直接朝着鎮子裏面走了去,沒想到他倒是死乞白賴的纏上我了,一直跟着我屁股後面屁顛屁顛的。

我轉過身的時候,他正好停下腳步,一臉賣乖的模樣說,“陳蕭,你就讓我跟着你吧!我們搭個夥。”

“有你在的時候,就準沒好事,我纔不要你跟着我,哪邊涼快你去哪,別煩我。”我一臉埋怨的說。

小胖子的脾氣也算是好極了,竟然說,“你身後涼快,我跟着你就是了,不煩你。”

我也是沒了轍,只好讓他跟着我,但是全程我都沒跟他說過一

句話,他倒是像個話包子,嘴巴根本就停不下來,嘰嘰咕咕說了半天。

剛走進去我就發現這裏的陰氣聚集的有點濃厚,可是那團黑紫氣籠罩在鎮子四周的,看上去並不像是陰司的人乾的。

不過除了陰司的人,還有什麼人有這麼大的邪氣,我還真是納悶了。

“陳蕭,你在看什麼?”胖子問我。

我搖搖頭,畢竟凡胎肉眼是看不見這些東西的氣,跟小胖子說了也等於沒說。

偏偏這個時候,小胖子又開口,“誒,好奇怪,這些黑氣是烏雲嗎?一直照着這裏。”

我愣了愣,滿臉全是驚訝,“你看的到?”

小胖子點點頭,“我又不瞎,這話說的!”

我整個人卻是頗有幾絲驚訝,原本以爲這個小胖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因爲聽故事多,可並沒有什麼真本事,如今看來,他肯定不是一般人,竟然在我面前僞裝的這麼好。

我並沒有多說話,就打算看看,這個小胖子可以裝模作樣到什麼時候,說不定就是老瞎子派來監視我一舉一動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天煞孤星出生的家裏,放起喪炮,提醒大家這裏死了人。這喪炮一響,原本待在自家屋子裏的人窸窸窣窣的走了出來,一臉好奇的盯着喪炮打響的位置來判斷是誰家死了人。

按理來說應該是頭七之後在下葬,可就偏偏奇了怪了,那家夫人剛死,棺材就已經準備好了,說是要擡到山上葬了,不選日子,沒有任何的講究,就匆匆忙忙說要下葬。

這件事情我總覺得有點古怪。

便打算去一看究竟,到了晚上,鎮子裏的人都紛紛回了屋子,早早就關燈睡覺,我偷偷摸摸的朝着之前下葬的位置走去一看,忽然發現竟然是一塊整地的墳塋,還有坑坑窪窪許多的墳包。

這根本就看不出來誰是誰的墳墓,這也不合情理之中,明明應該是大富貴人家的夫人,怎麼會下葬的時候隨便找個墳塋就草草了事。

小胖子見我滿臉疑惑的表情,忍不住的好奇問我,“你發現了啥,有鬼嗎?”

“呸,說點吉利的。三更半夜你在墳塋裏討論鬼,活膩了!”我立即反駁他,比較我可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萬一有惡鬼纏上了,又有浪費精力了。

就在我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小胖子身後跟了好幾個,而且是跳在他身上的。

我愣了一下,連忙對着小胖子說,“你跳一下,跳的越高越好。”

(本章完) 「娘子,你放心,有我在,凌家人都死了,你也不會的,想要殺你,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否則,無論是誰,動你一下就必須死……」不等凌仙紫說話,帝溟寒神情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特別是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故意掃了眼凌仙紫和凌霸天等人……

凌霸天和令人竟然等人聞言,臉色紛紛一沉,本來他們覺得凌仙紫的主意可行,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他們也覺得像帝溟寒這樣的強者,絕對不可能有墨九狸一個女人,別說墨九狸死了,就算墨九狸不死,想讓帝溟寒娶凌仙紫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畢竟不管是外表還是實力凌仙紫都比墨九狸強了很多倍……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看起來他們總覺得,事情似乎並不會像他們想的那樣順利……

而帝溟寒的狠話,讓凌家其餘幾人紛紛忌憚,卻是讓凌仙紫的眼神越發明亮,帝溟寒越是如此寵愛墨九狸,越是霸道冷厲,讓她一顆心就越是沉淪……

「上官家主,既然你如此重情,我們也不想為難你,如果你願意把她休了,娶我為妻,今天的事情我們就當沒有發生過,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們也可以不追究這位姑娘的事情了……」凌仙紫看著帝溟寒直接說道。

竟然直接把對墨九狸的上官夫人,改成姑娘,似乎認定了帝溟寒一定會答應似的……

「我對蠢貨沒興趣,娘子,她太丑太噁心了,我們能快點結束么!」帝溟寒看都沒看凌仙紫,直接嫌棄的跟墨九狸商量道。

墨九狸聞言無語的抽搐了嘴角,看了眼凌仙紫分明長的不醜啊,只不過這心思確實挺噁心她的,覬覦別人男人難道是她的愛好不成……

「好吧,聽你的!」墨九狸掃了眼凌仙紫,然後看向凌霸天幾人說道:「我們找凌雲,如果能把他喊出來,或者帶我們去最好,不能我們便自己動手了!」

「你以為你是誰?想找我們凌家先祖?我看你是找死把!」凌仙紫憤怒的說道。

接二連三北墨九狸和無視和諷刺,她早就憤怒不已,現在聽到墨九狸竟然說要見凌家先祖凌雲,她簡直覺得可笑……

「燥舌……」帝溟寒實在受不了凌仙紫粘在自己身上的噁心眼神,還有她一次次對墨九狸的挑釁。

冷哼一聲,衣袖一揮,凌仙紫就毫無預兆的被打飛出去,直接越過凌霸天等人飛到後面的院子里,嘭的一聲摔在地上……

凌霸天等人一驚,回頭一看凌仙紫的脖子一歪,眼皮一番,氣息全無,一招就死了……

「紫兒……」

「紫兒……」

凌霸天和凌景榮同時喊道,凌景榮一步來到了凌仙紫的身邊,伸手一試她的鼻息,心中一驚!不敢相信剛才還好好的凌仙紫,這麼一會兒就死了,這怎麼可能?對方到底什麼來頭啊……

「你們到底是是誰?」凌霸天憤怒的說道。 「我已經說了,我們找凌雲,如果你們能把他喊出來,或者帶我們去就最好,如果你們不能,那麼我們就只有自己動手了!」墨九狸看了眼回神的凌霸天淡淡的說道。

「想找我們凌家先祖,也要看你們配不配!」凌霸天沒有說話,其中一個凌家老祖宗憤怒的說道。

雖然帝溟寒一掌打死了凌仙紫,但是凌仙紫的實力他們很清楚,所以被打死他們也在意料之中,只是忌憚帝溟寒,根本沒把墨九狸當回事兒……

墨九狸聞言淡笑不語,她還真沒把這些人放在眼裡,畢竟論實力他們不如帝溟寒,論陣法他們更不是自己的對手,來到凌城,她也並沒有想過大開殺戒,只是想找到凌雲,滅了對方替自己報仇,但是貌似這凌雲的後代,並沒有善良的做人,依舊跟凌雲差不多的樣子,也難怪了,這應該叫做上樑不正下樑歪吧……

「看起來是要我們自己動手了!」墨九狸看著對方的樣子淡淡的說道。

「哼……找死!」老者說完跟其餘三人對視一眼,紛紛上前,直奔墨九狸而來,因為在他們看來只要解決了墨九狸,帝溟寒就會受制於他們。

而他們這樣的舉動也徹底惹怒了帝溟寒,如果這些人直接對著他來,或許他還會讓他們多活一會兒,但是他們卻選擇去動墨九狸,碰觸他的軟肋和逆鱗,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帝溟寒的手在腰間一抹,寒狸劍出現在帝溟寒的手裡,四個凌家老祖宗只看到帝溟寒手中寒光一閃,想再躲避已經來不及了……

墨九狸和凌霸天等人,只聽到幾聲輕響,再看四個凌家老祖宗,已經是人首分離,頭和身體過了一會兒才紛紛散落在地上,又過了一會兒,四個人的身體才開始不斷流血……

凌霸天和回過神來的凌景榮,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他們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沒有想到他們凌家的四個老祖宗,就這樣被人秒殺了……

再抬起頭看看帝溟寒手裡的寒狸劍,上面竟然連一滴血液都沒有了,這個男人好強,這是凌霸天和凌景榮心裡,此刻唯一的想法……

「現在輪到你們兩個了……」墨九狸看著凌霸天兩人淡淡的說道。

「你們想做什麼?」凌霸天回神警惕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