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他們聽得懂英文,所有人聽到黎曉曉的話都停下了圍上來的腳步,互相說了幾句話之後,一個穿的袍子和其他主教有點不一樣的老人走了出來,站在黎曉曉對面。

雖然他的臉如同老樹皮一樣滿是溝壑,看上去起碼有八九十歲,但他的身材卻高大健壯,絲毫沒有老人的佝僂感覺,反而充滿活力。

尤其是他的眼睛,閃亮如鷹眸,銳利而又兇狠,完全沒有神職者應有的慈愛溫暖。

“既然你要求決鬥,我們自然不會拒絕,就讓我會會你吧!”老者說着,從袍子下拽出一把小臂長短、有着華麗浮雕、鑲着金邊的銀色榔頭。

黎曉曉暗道一聲可惜。

這玩意一看就知道是好東西,可惜他無法據爲己有了,因爲……它會被胃膜消化掉。

呸!

黎曉曉吐出一口濃痰。

衆目睽睽之下,那位主教被黎曉曉的胃膜包圍,而後,瞬間消化掉,連帶着他的裝備一起,連個指甲片都沒能剩下。

因爲消化的速度太快,他們甚至都沒看清主教消失的過程。

“&%#!”幾個人驚呼出聲,而後一個聖騎士惡狠狠的瞪着黎曉曉,“你把大主教弄哪裏去了?快點把他弄回來,不然我剮了你。”

黎曉曉一臉虔誠,道,“他已經迴歸天國,去到了神的懷抱!”

“@%¥#&!”衆人大怒,掄着錘子長劍就朝黎曉曉圍攻過來。

黎曉曉扭頭就跑!

一邊跑一邊高呼,“說好的一對一公平決鬥呢?輸了就翻臉不認人?原來你們教廷都是些說話不算話的無恥之徒!”

一番話將教廷衆人氣的哇哇亂叫,追黎曉曉追的更緊了。

真特麼的刺激! “看!你們教皇快不行了!”黎曉曉忽然指着無面的方向大吼一聲。

後面追着的教廷衆人下意識的回頭看。

黎曉曉轉頭就是一口濃痰!瞬間將兩個聖騎士和一名主教裝入了胃膜。

等那些人回過頭來再看他的時候,他已經收回了胃膜沒事人一樣繼續跑,“哎呀是我不小心看錯了!”

教廷的人又不是傻子,立刻發現他們中間少了三個人,一想,肯定是被黎曉曉給偷襲弄死了唄!

“無恥之徒!”後面幾個人更怒了,不僅自己追,還呼朋喚友的,嚷嚷着叫其他人也過來圍攻黎曉曉這個無恥的傢伙。

反正他們的教皇很厲害,一直在壓着那個無面打,根本就不用替教皇擔心,最後的勝利一定是他們的!

“哇!你們耍賴皮!”黎曉曉蹦蹦跳跳的逃着,一邊笑嘻嘻的叫喚,一點兒都不嚴肅。

之所以敢這麼浪,是因爲黎曉曉發現了一件事兒:教廷裏沒人比他跑得快!

每一種神族血脈都有自己擅長的一方面,夜叉血脈猶以速度見長,屬於神族血脈中頂尖的那一撮,特別到了黎曉曉這種級別,他甚至能以靈力做翅進行短距離的飛翔,當然也相當消耗靈力也就是了。

其次便是力量,夜叉族的力量增幅在所有神族血脈中也排在中上,算是非常不錯了。

要說短板也有,因爲主要偏重於強化自身,所以一些“外功”,譬如術法、戰技之類的,就沒什麼像樣的傳承。

黎曉曉覺得無所謂,反正他的情況比較特殊,實力提升的速度比起其他玩家來過於迅速,如果他的血脈偏重於術法和戰技,那麼他又沒有足夠的時間和實戰經歷來磨練術法和戰技,導致的結果就是他會比同級別的其他玩家弱很多。

但只是單純的強化身體的話,實戰不足這一點對他的影響可以降到最低,所謂一力降十會就是這個道理。

只要你的速度和力量比你的對手要強,理論上來說,你的贏面就相當大了。

黎曉曉很喜歡這樣,簡單粗暴。

就像現在,他可以輕輕鬆鬆放那羣人的風箏,時不時的弄死一兩個,他們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畢竟,聖光已經熄滅,他們的力量來源被切斷,僅僅靠着身體裏儲存的能量就想和強化改造過身體的黎曉曉打持久戰?

太天真。

如此追了一會兒,教廷的人大概也意識到他們跑不過黎曉曉,這樣跟着他保持高速運動只會加速消耗他們的體力和能量,早晚要被黎曉曉給耗死。

“別管他了!”聖騎士團長停下了腳步,穩了穩有些紊亂的呼吸,咬牙切齒道,“這小子跑得太快我們追不上,先去幫教皇幹掉那個無面,等教皇騰出手來,這小子就跑不了了!”

教廷的所有人對於他們的至高領導者教皇大人都有着謎一般的堅定信心,所以根本沒有人質疑團長的話,大家應和一聲,便不再理會黎曉曉,全都朝着無面和教皇奔去。

“哎!”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黎曉曉有點傻眼,揮着手挽留,“你們別走啊!他們那個級別的戰鬥哪裏是你們這些戰五渣可以插手的?還是回來和我玩吧?咱們纔是勢均力敵的對手啊!”

沒人理他。

然後黎曉曉便眼睜睜的看着一大羣人嗷嗷叫着衝着無面招呼過去,然後下一個瞬間又天女散花般的四散飛開,以各種不怎麼雅觀的姿勢落在各處。

運氣好的,掉在平地上,摔的吐兩口血也就完事了,還能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運氣不好的,掉在一些鋒銳的金屬物品上,比如燭臺、吊燈、兵器什麼的……立馬造成二次傷害,爬都爬不起來。

但還就沒一個死的。

“如果無面不是故意饒他們一命,我就跟無面姓!”黎曉曉心裏嘀咕着,再次興沖沖的去補刀了。

他這次選中了一位主教,那主教有點倒黴。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前面說了,大教堂裏不是有很多的裝飾品藝術品啥的嗎,其中就有一些裝飾用的全身鎧甲,這種鎧甲與聖騎士鎧甲的款式不一樣,比較復古,每一個頭盔上都有一根細細長長跟避雷針似的玩意。

其中有一個頭盔就剛好被埋在這位主教摔下去的地方,頭盔被埋住看不到,只露出一個細細的尖尖角,主教的菊花就剛好……

總之是挺慘烈的,這位主教別說站起來了,趴在那兒撅着屁股翻身都不敢,慘叫又不好意思慘叫,只是一個勁兒的抽冷氣,跟得了哮喘似的。

黎曉曉就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很友善的遞過去一個創口貼,“這位神父,我想你需要這個。”

主教看到黎曉曉,眼裏閃過一絲驚慌,隨後又露出狠色,摸起錘子對着黎曉曉就放了個【真言術丶焚】,想用聖火燒死這個異端,保住他菊花殘的祕密……不不,是保住他們教廷的顏面。

不過可惜,黎曉曉的動作更快。

就在主教剛剛唸完咒語的時候,黎曉曉的火焰叉已經叉在了他的屁股上。

俗話說打蛇打七寸,想要一擊致命,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對手的要害加以精準打擊,黎曉曉不知道這位主教以前的要害是哪裏,但現在的要害他看的很清楚。

就是那剛剛被摧殘過的菊花。

而事實證明,黎曉曉的戰術很正確。

在火焰叉叉進菊花的一瞬間,主教咒語的最後一個音節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裏頓了一下,再吐出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嚯嚯嚯……”的奇怪聲音。

他機械的扭着頭,看着身側笑的燦爛的黎曉曉,臉上現出羞憤之色,然後舉起了手中的錘子,狠狠的朝着自己腦袋敲了下去!

哐!腦漿四濺!主教瞬間斃命!

黎曉曉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半秒之後,他無語的轉身,默默的走向另外一位主教。

這次很順利,沒有再出現主教憤而自殺的情況,黎曉曉用兩叉子一鍋子結果了主教,收穫到一坨金黃金黃的好像軟糖的東西。

順手丟進了嘴裏,黎曉曉哼着小曲兒,繼續愉快的補刀…… 黎曉曉又用胃膜消化了一個聖騎士後,左右瞧瞧,才發現不知不覺間他竟然真的憑藉一己之力將教皇外的教廷成員全都屠戮殆盡。

而每一個人的消逝,都爲黎曉曉提供了大量的純淨能量。

理論上來說,聖光其實也是一種來自於四維宇宙的能量,只是與那灰色能量的毀滅性質不同,它充滿了中正平和的性態,而這種性態,讓無與倫比的適應性。

黎曉曉消化轉化這些聖光能量的時候,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不但迅速,而且損耗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查探完之後,黎曉曉估摸着自己現在估計已經達到了110級,距離200級的偉業又跨進了一大步。

“怪不得【聖光】在四維宇宙是珍稀物種呢……我看不單單是因爲好欺負吧!它不僅好欺負,蘊含的聖光能量還是極好的食物呢……”黎曉曉舔了舔嘴脣,都忍不住想跑到四維宇宙去獵殺【聖光】升級了。

區區幾個被【聖光】餵了點邊角料的聖騎士主教啥的滋補效果都那麼好,黎曉曉簡直不敢想象他如果真吃了一隻真正的【聖光】那該有什麼樣的效果!

“肯定是一刀999,然後秒天秒地秒無面吧!”黎曉曉美滋滋的想着,一邊瞅着無面和教皇的戰鬥。

他這邊都搞完了,無面那邊卻還在和教皇你來我往打的不亦樂乎。

看了幾秒,頓感無聊的黎曉曉大吼一聲,“無面,我都殺完了,你也別演了!”

無面看了黎曉曉一眼,然後收起了自己的四十米大刀。

其實他根本不需要這玩意,拿出來就是好玩罷了。

無面輕飄飄的好像沒有重量一樣,向後一躍便漂浮在空中。而後,他做了一個好像擁抱一樣的奇怪姿勢,並保持着這個姿勢,向教皇飄了過去,速度不算快。

教皇皺了皺眉,不知道無面這又是什麼招數,仔細看看也沒看出有什麼不對。

“哼!裝神弄鬼!”

教皇用鼻音重重哼了一身,舉起手中的權杖砸向無面。

他已經計算好了,將無面飄蕩的速度、他掄權杖的角度、力度、速度,以及空氣阻力都計算在內,如果無面不改變運動軌跡,那麼他這一杖將正中無面腦門!

會響起清脆的聲響,會看到四濺的腦漿。

想想就覺得很帶勁。

教皇掄下去的時候,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

無面並沒有改變方向!教皇的權杖也完美的按照教皇的設想,帶着極大的衝擊力,到達了它該出現的地方。

啊!教皇打過去了!

啊!教皇擊中了無面的腦殼!

啊!教皇的權杖從無面的腦殼穿過去了……啊不,是無面整個人從教皇的權杖上穿過來了……啊不!是他們互相穿過去了……啊……

教皇原本耷拉着的三角眼瞬間瞪的跟金魚眼一樣圓溜溜的,還凸出眼眶了一點點。

【這不可能!】他在心裏吶喊,【我看到的一定是無面的幻影!他的真人不在這裏!】

就在教皇這麼想着的時候,穿了過權杖、好像幻影一般的無面撞在了他的身上,並且,和他重合在一起,而後又分開,自他背後穿了過去。

感覺上,就好像是一陣涼風吹過,吹過身體上的每一個毛孔,讓教皇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然後,他想轉過去看看無面。可是他卻駭然發現,他就跟中風了一樣,除了眼珠子,全身上下沒一處聽他的使喚,就好像這具身體不是他的了一樣!

啪嗒!

教皇的權杖掉在了地上,他已經沒法抓住了。

遠處觀戰的黎曉曉也沒比教皇好到哪裏去,他看到無面好像鬼魂一樣從教皇身上穿過去的時候,驚的叉子都掉地上了!

這又是什麼神操作?!

還沒回過神來呢,那邊飄着的無面已經落地了,他看着黎曉曉,擡了擡下巴,“我已經把他廢了,你過來補刀吧!”

蛤?

黎曉曉愣了一秒,旋即狂喜,哈哈還有這種好事?!

補教皇的刀啊!這種機會可不常有,想想明天的頭條:

“震驚!教廷一夕之間變成廢墟!教皇陛下被人襲殺!兇手竟然是他?!”

想想自己就要上頭條,感覺還有點小激動……

哎?好像有哪裏不對?

黎曉曉撓撓頭,轉頭疑惑的看着無面,“你爲什麼不自己殺他?”

“你吞了他可以獲得大量的聖光能量升級,而我殺了他的話,什麼都得不到,浪費。”無面解釋了一下,語氣坦然自若。

這解釋挑不出一點兒毛病,滿滿的全都是對黎曉曉的好,但黎曉曉就是有種自己好像被坑了的感覺……

“別磨磨蹭蹭的,快點。”無面催促道。

黎曉曉甩了甩頭,似乎想把頭上類似鍋的東西甩掉似的,而後也不想那麼多了,吐出胃膜將教皇包裹起來,揉吧揉吧就給消化掉了。

教皇真不愧是教皇,整個身體內充滿了純淨的聖光能量,全部吸收掉之後,黎曉曉感覺自己升了起碼有三四級的樣子。

大補啊!

要是世界上再有幾個教皇就好了……不過很可惜,只有一個,而且以後也不大可能有了,畢竟,聖光都死了,大教堂都成垃圾堆了。

就算他們以後再推選出一個教皇,也只是普通人,不可能擁有如此充沛的聖光能量了……

“唉……”黎曉曉惆悵的嘆了口氣,“無面,你說全世界的聖光信徒會不會集結起來去砸我家玻璃?”

無面沒有回答這個無聊的問題,他轉身快步走開,“我有急事先走了,你自便。”

哎?哎!

“等一下啊,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你呢……”黎曉曉伸手挽留。

無面走的更快了,三兩下便消失在黎曉曉的視野裏,再不見蹤影。

黎曉曉撇撇嘴,撿起教皇的權杖把玩了一下,發現這權杖竟然是用象牙製作的,且上面用精湛的手工鑲嵌了大大小小上百枚寶石,特別是頂端那個發着微光的圓球,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肯定不是凡物!

整個權杖看着有些年頭了,但卻不顯得陳舊,微黃的象牙和銀鑲彷彿沉澱着醇厚的歷史,那些璀璨的寶石又彰顯着它的華貴。

肯定很值錢!

黎曉曉便樂呵呵的笑納了。 黎曉曉拎着權杖走下了大教堂的廢墟,走到邊緣的時候,他低頭看了一眼,發現那些被關在地牢的囚犯還都呆在原地,並沒有離開。

“你們怎麼還在下面啊!”黎曉曉奇怪的看着他們,“教皇都死了,你們自由了,走吧!”

說完話黎曉曉剛準備走,卻餘光瞟見一個熟悉的人。

“穆南?”黎曉曉驚訝了一下,跳了下去快步走到奄奄一息的穆南身邊,“你這是怎麼了?”

穆南看着黎曉曉,滿面激動,眼裏甚至泛起了淚光。他側躺在潮溼地牢裏發黴的秸稈堆上,顫顫巍巍的對着黎曉曉伸出一隻有些髒的手。

黎曉曉蹲下來,一把緊緊抓住穆南的手,面色凝重的望着他,“你有什麼遺言、未了的心願,就告訴我吧,我一定幫你達成!你的家人和女朋友,我也會照顧好的。”

“我……”穆南發出一個微弱的音節。

黎曉曉就湊近一些,“你說。”

“……餓……給我……吃的……”

呃……

黎曉曉再次環視四周,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地牢裏所有的犯人都和穆南一樣癱在地上,一個個嘴脣乾裂、肚子癟癟,看來很久都沒有喝水吃飯了。

看他們嘴角的污漬,就知道他們這些天都是靠着舔舐潮溼地牢牆面上苔蘚的水分活下來的,教廷這些人真是……

就算是世界上待遇最差的監獄,也不會幹出把犯人活活餓死這種事兒啊!

“等一下我。”

黎曉曉並沒有帶食物飲水,不過好在聖城裏只是大教堂倒了,其他的建築還在,不遠處就有一間麪包店。

黎曉曉去搜颳了一大包各種麪包糕點和飲水之後,分發給了這些可憐的囚犯。

穆南吃了一大塊麪包喝了一瓶半水之後終於緩過來一點,簡略的把自己這些天的遭遇跟黎曉曉說了一下。

也沒有太過跌宕起伏,就是被教廷以進行牧師職業認證爲由騙來聖城,來了就給他丟進了地牢裏,開始還每天發點食物飲水,後來就斷了食物,最後連水都不給了。

聽最後一批進來的人說,教廷將整個聖城除了教廷成員之外的人全部趕出了聖城,那些聖騎士、主角的家屬也被送走,與此同時,各個教區的大主教、主教、聖騎士隊長都被召回了聖城防守。

聽完之後黎曉曉撓撓頭,“咦?來了這麼多人嗎?可我見到的沒多少啊!”

穆南扭頭看了一眼大教堂的廢墟,沒說話,但意思不言而喻。

人都被活埋了,你上哪兒看到去?

黎曉曉扭頭看了一眼廢墟,嘿嘿笑了一聲,轉移話題,“我現在準備回國,你跟我一起回去不?”

穆南肯定的點點頭,“當然要回家了,這麼久聯繫不到我,估計我父母都急死了。”

“那咱們一起走。”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黎曉曉扶起穆南,一躍蹦到了地面,不過扭頭四處看看,才忽然想起來聖城是一輛車也沒有的,而無面開來的那輛越野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