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激地朝着慕容潔笑了一下,而後迫不及待地俯身朝着那女屍無比仔細地檢查着,也拿出了從《麻衣相術》之中學到的本領。

漸漸的,我的眼睛越瞪越大,心中也越來越驚恐,越來越覺得不可思議。

“不可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忍不住猛地一顫,開口驚呼了一聲。

沒有管其他人在聽到我的話之後,正用如何的眼光在看着我。我只是擡起了頭,伸手指向了棺材中的女屍,朝着正好奇看着我的慕容潔開口道,“這女屍……是個神仙!”

“什麼?”我這話一出,一聲又一聲不可思議的驚呼傳出。

不少人都立刻圍了上來。

有人在好奇地打量着女屍,也有人在好奇地打量着我。

更有人疑惑地道,“怎麼可能是神仙?”

有人笑道,“神仙?是神仙還會死?”

“神仙當然會死!”我沒有解釋,是小神婆的聲音。她也是一副嘲笑般的語氣,“道家成仙,佛家入佛,基本上都要捨棄臭皮囊,以靈魂羽化天界。”

“神仙的屍體,又不是不可能存在!”小神婆說完之後,又冷哼了一聲。

“這女娃說得也不錯,就連釋伽牟尼的舍利現在都還被供奉着,這也相當於是神仙的屍體了。而且釋迦牟尼的舍利從外表看上去也和其他高僧的舍利大爲不同,圓如珠,潤如玉,色澤耀眼,大有寶相莊嚴之相啊!”其他的人在聽到小神婆的話之後,都不斷的搖頭。倒是馬教授呵呵一笑。

他先是贊同了小神婆的話,然後又奇怪的看向了我,“只不過小兄弟你說這是一具神仙的屍體實在太過駭人了。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依據?”

“就是!”小神婆的聲音又傳了出來,“明明這就是一個惡鬼,你怎麼說是個神仙啊!”

我搖了搖頭,朝着屍體把手伸了過去。

“你幹什麼?”一連串的大喝同時傳出。

緊接着,三隻手一同伸出,抓住了我伸出的手。

分別是慕容潔,小神婆和馬教授的。

“你瘋了?你以前中過屍毒,你不怕再中啊?”慕容潔瞪着我,看起來略微生氣。

“你瘋了?”小神婆也罵了我一聲,“我都說這是個惡鬼!你就這樣碰她,找死嗎?”

馬教授則笑了笑,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了兩個手套遞給了我,“還好我知道要開棺,所以帶了副手套,你先戴上!”

我感激的從馬教授的手裏接過了手套。

慕容潔也向他說了聲謝謝。

“把這個吃了!”我剛把手套戴好,小神婆又拿着一顆漆黑的藥丸遞向了我。

我愣愣地看着她。

“吃吧,不過是用生薑,人蔘搗碎後混着硃砂揉成的,能補陽氣,驅外邪,多少也有點驅鬼的效力。”

我一怔!

看着這顆藥丸,我不由得想起了李萍兒。她也能夠用效力來驅邪。

我情不自禁的把藥丸拿在了手裏,稍看了一眼後才吞入了腹中,向小神婆說了句謝謝。

最後,我還是把手伸進了棺材裏,輕輕地碰到了女屍的額頭上。

就在我碰到她的那一瞬間,我居然無比明顯的感覺到了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而且縱使隔着一層手套,我好像也感覺到了她的額頭上有一些寒氣。 這寒氣讓我不自覺的打了一個顫,甚至連神智都爲之模糊。不過就在這時,卻又有一股熱氣從我的小腹處升了上來,同時也讓我的思緒變清醒了。

這一切發生得很快,我也並沒有在意。

在女屍的額頭上輕撫了一下,而後朝着女屍的太陽穴移去,“中原人的相法與西域人略有不同,但有幾處是一樣的!”

說着,我伸出食指與中指,分別按在了女屍的太陽穴與眉骨末梢,“這叫量天法!你們看一下!”

說完之後,我擡起了手,讓之前比好的手指維持不動,只是移動手臂。

而後,我把手指移動了眉毛處,拇指正好壓在眉尖,食指則壓在了眉末處。

“從太陽穴到眉尾位置與右眉長度相等!”一邊說着,我又把手擡了起來,這一次是讓手指落到了眉毛的正中央眉間處。

手指正好卡在了左右眉的眉尖上。 重生之美麗新人 “還是相等!”

說罷,我又擡起了手,分別放到了眉毛和眉尾與太陽穴處。

“全都相等!”我一邊說着,一邊轉頭朝着身後的人看去。

這些人到底是學者,之前有許多人好像都看不起我,可是這時卻全都目不轉睛地看着我,眉頭緊鎖,眼光深邃。

我知道他們都聽進去了,於是再度擡手!

這一次,我把手指卡在了女屍額頂與眉心之中,“再看這個!”

說完之後,我的手再度比了起來,分別比在了眉毛到鼻端的位置與鼻端到下巴之處。“上中下三庭的距離也相等。”

緊接着,我又開始量起了左右臉頰,同時開口道,“還是相等!”

我又量了起來,“下脣之陷與下巴之距等於人中之距。”

“兩嘴之末與兩臉之末相等!”

“兩眼之距與兩眼之間的間距相等!”

我一口氣把這臉上所有相等的地方量了一遍,說了一遍後,這纔再一次轉頭向身後的人開口道,“處處相等,這種面相極爲周正,是大圓滿的面相,在相學中稱之爲無相。”

“無相?”所有的人都忍不住輕聲地呢喃了起來。

小神婆則開口道,“無相則有相,是衆生相,神佛相,惡鬼相!”

“是的,和佛家的色既是空,空既是色是一樣的,無相是有相,有相是無相。這是不屬於凡人之相!”

小神婆得意的向我點下了頭。

“按你這麼說,最多也只是臉型十分周正,可能長得十分漂亮。也說明不了什麼吧?”也有人小聲地呢喃着。

我搖了搖頭,這種面相在世間絕對不可能存在,至少《麻衣相術》之中是這麼說的,我看過了這麼多人的面相,也從來都沒有見過。

事實上也不能說沒見過。

廟宇之中的神佛雕像,如果是出自於高人之後手,就絕對是這種面相。我以前就見樑老爺子雕過一尊佛像,還有袁老爺子供奉的三清像就是這種大圓滿的面相。

只不過還是有不少人不相信,所以我又繼續向他們解釋了起來。

這一次,我的手又落到了女屍的額頭上。

我移到了左眉與額頂的正中央的位置,輕輕地按了一下,“這個地方叫做日穴,主生父運勢。越飽滿越好!”

接着,我又把手移到了右眉與額頂的正中間。“這個地方叫做月穴,主生母運勢,同樣是越飽滿越好。”

“等你們把這女屍運回去了之後,可以好好的測一測,我剛剛點的這兩個地方,分別都有一片額外的骨片!如小指大小。”

“骨片?”聽到我的話之後,幾乎所有人都擡起手在自己的額頭上摸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是在額頭上方有多出來的骨片?”有人又開口道。

“快,快給我一副手套!”馬教授焦急朝着身後的人大喊道。

一箇中年人連忙給他遞上了一副我手上戴着的一模一樣的手套!

戴好之後,他立刻朝着我剛剛指着的地方摸了過去。

然而,在他的手碰到了這女屍的時候,我十分明顯的看到他的身子抖了一下。

甚至於眼中的光芒也在那一刻消失不見了!

但不過只是一秒鐘而已,馬教授的樣子又恢復了正常。

我看到他的手輕輕地在這兩個地方按了一下後,猛地轉頭朝着身後的人看了過去,“真的有!”

緊接着,他又看向了我,“我曾經聽說過,在日本挖掘出來的卑彌呼女王的屍體,額上也比普通人多了兩塊骨頭。我一直以爲是假的,竟然真的有這樣的人?”

“卑彌呼?”我一臉不解。

馬教授連忙向我解釋道,“卑彌呼是日本古代的一位傑出女皇,也是傳說中一位由人變成的仙人!”

“竟然早就有了!”聽到這解釋,我忍不住小聲地呢喃了一聲。

看到馬教授正一動不動地看着我,我這纔開口向他解釋,“這兩塊骨片,若癒合長成包團狀,叫做魔骨。說明他是一個人魔。”

“若像這樣,成片狀,且與額骨有明顯的隔離,就叫仙骨!相書上說,轉世的神仙就會有這種仙骨。”

“真的假的?”

“真有神仙?”

“我看啊,肯定是一種還沒有被發現的人種。之前世界上不是把人分成黃,白,黑三色人種嗎?可我聽說最近又發現了一種藍膚色人種。”

“不對,這女屍體型都不同了。我看肯定是外星人!”

“你更扯了,搞不好就是先天畸形,或者得了某種病造成的!”

我的身後,立刻傳出一聲又一聲的呢喃。

聽着這些話,我淡淡的搖了搖頭。我不否認他們所說的,但我也相信相書上所言。

至於那馬教授,立馬又向我問道,“還有沒有其他不同的地方。”

“當然有!”我想都沒想就開口道。眼前這個可是一具神仙的屍體,怎麼可能只有這一處地方與常人有異?

“穴位懂嗎?”我先是向馬教授問道。

見他點下了頭,我這才接着開口道,“你摸她的印堂穴!”

馬教授當即移動了手,在女屍的印堂處輕觸了一下,他的臉色當即一變,一邊吸氣一邊奇怪的看着我。

我沒有解釋,接着向他說道,“再摸膻中穴!”

馬教授再次移動手,神色再變。

我笑了笑,接着道,“關元穴!”

馬教授移動了手!

“還有會陰穴,命門穴!”

馬教授在摸完這兩個穴之後,終於忍不住了,開口向我問道,“爲什麼這幾個穴位是鼓起來的?而且還有點軟?是病症嗎?”

“不是!”我搖了搖頭,小神婆的聲音在這時傳來,代替我向馬教授解釋道,“這幾個穴位鼓起發軟,說明這女屍修煉過內丹術,而且是內丹大成,以至龍虎交會,任督二脈皆已打通。氣行於體,順暢無阻。”

“這怎麼又變成武俠小說裏的內容了?”她的話剛落,背後就傳出了好笑的聲音。

小神婆立刻朝着背後的人瞪了一眼。

馬教授則搖了搖頭,笑了一聲。 “任督二脈最早出自於中醫理論,而後道家爲了尋求養生之道,由道入醫,在中醫體系的理論基礎上發展出了內丹體系,這是科學!”

馬教授又搖起了頭,“早說了讓你們多讀點書,考古是門綜合學科,不要以爲只要熟讀各國曆史就行了。文字,醫學,文化,風俗,宗教都要懂,明白嗎?”

後面的人聽到這一席話之後,連忙點下了頭。

馬教授則又露出了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向我問道,“這屍體還有其他的異樣嗎?”

我皺起了眉。

事已至此,已然可以說明這具屍體絕對不是普通人的屍體了。

這馬教授還不相信?

我不由得轉頭朝他看去,這才忍不住搖頭笑了笑,從他的眼神中分明可以看出他不是懷疑,而是一種‘求知慾’!

這小老頭還挺有趣的!

我笑了一下之後,又伸手在這女屍的身上比劃了起來,“要說屍體古怪之處,其實還有很多,等你們擡回去慢慢研究也不遲。”

剛說完,我就猛地一震。

這個時候,我的手正好摸到了女屍緊閉的雙眼上。

屍體雖然是成了乾屍,但一般而言,眼內的眼球肯定也腐壞了,至少也該乾癟了纔對吧。

可是現在,我竟然摸到了眼皮之下,有一顆圓滾滾的眼球!

我以爲這足夠讓我吃驚的了,但是很快,我的手又在這眼皮之上摸到了更加不同尋常之物。

甚至於在那一剎那間,我只覺得天旋地轉,全身的血液和骨頭都變得冰冷無比。

我如同觸了電一般把手收了回來,然後轉頭朝着身後的馬教授看了過去。

也許是我的臉色實在太不好看了,馬教授的眉頭當即皺了起來,緊張地向我問道,“怎麼了?你又發現了什麼?”

是的,是發現了什麼,而且十分驚人。

我擡起手,本能的放到了額頭上。這才發現我居然已經冒出了一層冷汗。

把汗抹掉後,我向馬教授點下了頭,“你們要做好準備,接下來看到的,肯定會超出你們的認知!”

馬教授的臉色當即變得十分凝重。

我的餘光則瞟到他身後的人神色也跟着一怔。

其實何止是馬教授,我剛剛摸到了東西也超出了我的認知。就如這女屍額頭上的兩塊‘仙骨’一樣,她眼睛裏的東西我也只在書裏看到過,而且我也一度認爲是不可能存在的!

見到馬教授點下了頭,我再次把手放到了女屍的眼皮之上。

緩緩地,我把女屍的眼皮往上翻了起來。

那一剎那,一聲又一聲倒吸冷氣的聲音傳出。

“我的媽呀!”

“這不可能吧?”驚呼聲也不斷的從我的身後傳出。

“這,這,這?”馬教授則支支吾吾,驚得半天也說不出話了。

而我也猛地狠狠一顫。我以爲我摸到的足夠嚇人了,可是當眼皮被翻開的那一剎那,我才知道更加嚇人!

就如我之前所想,這眼皮之下是並沒有受到時間侵腐的眼球。

只是那眼球卻和常人完全不同,在白色的眼仁內,鑲嵌的是一顆碧綠如同寶石一般的瞳孔!

而那瞳孔並不是圓形的,是如羊那般豎直的長條狀!

“惡鬼,惡鬼!”我的心臟在看到這枚古怪瞳孔之時,已然跳得飛快了起來。

老實說,在這個時候我已經有些怕了,比起我第一次以爲見到自己見到了‘鬼’時怕了許多倍。偏偏在這時,小神婆的聲音突然傳出,差點嚇得我魂飛體外!

而我也被嚇得手一哆嗦,把已經開到了一半的眼皮徹底掀開。

這一刻,我的身後傳出了‘撲通’一聲,是馬教授!在這一刻他竟然被嚇得摔倒在地了。老臉也已然變得慘白。

而後,一連串腳步聲也跟着傳出。是馬教授身後的那些中年人們。

“這怎麼可能?”慕容潔驚呼了一聲,猛地蹲了下來,頭往前湊,仔細地觀察。

“這是個怪物啊!”瘦猴也大聲驚呼着。

“我都說了,她是個惡鬼,你們偏不信!”小神婆狠跺了一下腳之後,無奈的開口,“眼開魂起,沒救了!在場的人都準備等死吧!”

可我現在哪裏能聽得進他們在說些什麼啊。

雖然早就摸出了,但是真正親眼見到的時候,我還是汗毛狠豎,心驚異常。

因爲在她那顆詭異的瞳孔之側,還有一枚一模一樣的眼珠!

雙瞳!

我一動不動地看着這女人眼中兩枚擠在一起,卻沒有一點腐爛萎縮跡象的眼球。過了好一會兒,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回過了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