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靈鬼不是被我收進去了嗎?我想把他放出來,畢竟他和夢還是好朋友呢?”我對李奇講道。

“對啊!煤子,你小子真他媽機智,不過那玩意兒能不能收放自如,主要還是看你的修爲,你可以試一下,只要對着小黑碗喊機靈鬼的名字就可以了。”李奇對我說道。

聽完他這話,於是我便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拿出了小黑碗,然後對着小黑碗小聲的喊道:“機靈鬼劉星,快快出來!”

然後將小黑碗倒扣,果然一會兒工夫不到,只見那小黑碗里居然摔出一個鬼來,我定睛一看頓時大喜,那正是機靈鬼劉星。

“小神仙,你終於能放我出來了,太好了。”機靈鬼見到我興奮的道。

看來這小子的傷應該好的差不多了,我連忙對他說道:“劉星,快點來幫我們看看誰是你的朋友夢,誰是魘魔?”

劉星聽我這麼一說,這才把注意力轉到了那兩個夢魘的身上,劉星看了看那兩個傢伙,然後指着那右邊的小孩說道:“他是才真的夢!”

我們聽罷連忙朝着那右邊的奔去,那邊的魘魔見我們已經做了選擇,卻沒有動手,只是惡狠狠的看着我們,然後連同那門一起消失了。

穿過那扇門之後,我們的眼前頓時閃過一道耀眼的白光,我揉了揉眼睛,這才勉強看清眼前的景象,只見我們此時正置身一片白色的世界之中,在我們眼前的便是那夢。

只見他對我們說道:“很高興你們能選擇這條路,你們總算把握住了一個救人的機會。”

“什麼救人的機會啊?難道說若曦在這裏?”李奇問道。

“其實剛纔如果你們選擇那魘那道門,就會直接進入第三關的考覈,不過因爲外面情況有變,那馬天順用北馬的通靈之法招來了魘,本想讓他將你們引進無盡的深淵,讓你們永遠也不要醒來。可是由於我也進來了,現在我可以直接將你們送到那囚禁若曦的神祕領域。那個昏迷的道士好像也在那裏,還有許多的惡鬼,你們現在可要小心了。”夢對我們講道。

說話間,前方的不遠處已經出現了一個黑洞,我們現在正在慢慢的靠近。

“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裏了,我現在要去看着魘,只要我不在,他就會興風作浪。”夢說罷便一個閃身消失在了這空間裏。

“臥槽!這傢伙真是來去匆匆啊!煤子,看來若曦應該就在前面了,我們得做好戰鬥的準備啊,前方可能惡鬼衆多啊!”李奇提醒道。

說罷我們便一起飛向了那黑洞……

七星茶樓之中。

“你剛纔在外面搖鈴的就是你吧!給我老實點站好!你們幾個,都給我靠牆蹲下,雙手抱頭,腦袋塞褲襠裏,誰也不許動……什麼?這個動作你完成不了?那好,來個人,幫他完成一下……”

“啊……”

一聲慘叫後,先前說話的人點點頭:“看,這不就完成

了?不要總是給自己找藉口,要知道人類的潛力是無窮的—-人家練瑜伽的是怎麼做到的?”

沒有人再吭聲了,易雪菲這才滿意的看着牆角蹲着的一排—-二十多個小混混,和旁邊地上收繳的各式棍棒砍刀,撇了撇嘴,轉身走到二樓的包房門口,一腳踹開門,走了進去……

包房裏面一片狼藉,清醒的只有四個人,除了自己的師弟,還有那馬天順外就只有兩個煞氣騰騰的老頭正在對峙,一旁躺着的除了一些保鏢以外,還有幾個人,除了一旁的曾道煤和李奇以外她一個也不認識。

易雪菲伸手一探李奇和曾道煤的鼻息,才放了心。鐵青着臉站了起來。看着屋子裏的人。冷聲道:“你們都什麼情況,自我介紹下吧,外面那些試圖襲警的,都是誰的人馬?”

半響之後,這茶樓裏的幾個人都面面相覷卻沒吱聲,到時一旁的行空說道:“易師姐,他們此時正在進行賭局,那些人馬是那位馬施主和那位昏迷的何施主的。”

易雪菲轉身看着那馬天順,然後惡狠狠的說道:“又是你,上次那煞胎的事情還沒了結呢?”

一旁的幽冥鬼叟這纔打量了一下易雪菲說道:“想不到能破我結界的人居然是一個小女娃。真是後生可畏啊!”

馬天順則是笑了笑說道:“易隊長別來無恙啊!張局長他老人家好嗎!你能進來的確本事不小,不過你確定要在這裏抓我。”

冷魅惡少纏寵無良前妻 他話音剛落,從外面便走進來一個老態龍鍾的老爺子,只見他頭髮花白,氣定神閒,眼中卻露出狡黠的目光。

“聽說市局裏新來了一位年輕的副隊長,沒猜錯的話就是你了吧?女娃娃。你們的張崇光還好吧!”那老頭問道。

“您是?”易雪菲看着這個老頭,遲疑了片刻,然後她說道:“您就是這七星茶樓的主人張老爺子,您老還不知道貴茶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剛剛門外有一夥人圍了茶樓,清了場子,誰也不許進,剛好我趕來了,就把他們都收拾了。”

易雪菲這纔想起了面前的這位老頭是誰,之前她查過的資料裏也有這位老爺子,她這纔想起,這位就是之前那西北軍區負責人,只是現在已經退休了,在本地幹起了房地產的買賣。本市的樓盤有一大半都是他的產業,就連自己的上司張局長也和他是叔侄關係。而且這次案子的女死者好像也是這老頭兒媳婦。

“女娃娃,他們在我的地盤做出這種事實在不該啊!不過我和這何有求卻有些交情,看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等這賭局結束之後再說。”那張老爺子說道。

“你們在賭什麼,能不能告訴我一下?”易雪菲流露出好奇的神情問。

“賭他們!”一旁的幽冥鬼叟指着地上的二人說道。

易雪菲又不理解了,追問道:“賭他幹什麼?他有什麼好賭的?”

“賭他能不能在一柱香的時辰內,從另一個世界返回。”謝必安笑道。

(本章完) “一炷香,另一個世界?是指冥界地府嗎?”易雪菲迷糊了。

“丫頭,你跟我們一起等吧,如果這支香燃盡,這小子和他的小夥伴如果還沒回來,那就隨你處置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易雪菲不解的看着衆人。

這時一旁的行空小和尚說道:“師姐,我剛纔差點也進入了一個神祕的領域,不知道他們是否去了那裏?”

馬天順一笑,想了想說道:“也好,趁還有時間,我就跟你說一說,其實,這是一個誰都沒搞懂的狀況,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只能回頭親自問這小子,如果他們還能回得來的話?我現在只能告訴你,他現在去了一個奇妙的世界,並不是冥界陰間,而是一個你想都想不到的地方。”

“我靠,這又是什麼地方?”

我從那片柔和的光芒中睜開眼睛,眼前豁然開闊起來,我看到了一片山嶺,遍地樹木,擡頭看,灰濛濛的天空上,掛着一抹殘陽。

似乎回到了現實中,但周圍卻是昏暗的,那山是灰暗的,那樹是慘白的,那天是血色的,看去如同一副黃昏的景象,卻又有一種末世的淒涼。

我不由得愣住了,左看右看,越看越覺得這地方眼熟。

就在此時一旁的若凡驚呼道:“天啊!這裏不就是西山墳場嗎?怎麼我們回到現實了?”

“不對,這裏應該還是幻境之中,應該是那夢說的神祕境界,並不是真實的西山。”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可這裏的一切如此真實!你看那邊就是別墅去,婷婷的家就在那邊!”李奇對我說道。

“不對這裏真的不是西山,我上個星期去找若曦的時候去過真正的西山,那邊現在早就變成植物園了,後面的墳場早就沒了!”我說道。

“哎呀!我感應到了!我妹妹就在這個空間裏面!”若凡頓時驚呼道,接着便指着前方。

我們隨着若凡的手往前看去,只見前方是一片荒原,稀疏零星的矮樹點綴其間,地上滿是枯黃的野草,而在枯草之中,是無數個隆起的土包。

不對啊!我記得前面應該是一片樹林,怎麼現在看上去,倒像是一片亂葬崗,滿地都是荒蕪的墳丘。

想到這裏我連忙打開了陰玉環的搜索功能,兩秒之後提示音再次傳入我的耳朵裏面:“發現逃跑惡鬼200只,請立即抓捕!”

臥槽!兩百隻,這要哥們兒怎麼抓啊!而且應該還有boss級別的惡鬼吧!看來那些墳裏面應該都是一些惡鬼啊,不知道那懾青鬼和七煞兇靈在不在?

“快看,那邊是什麼?”李奇忽然指着遠處驚呼道。

若凡也發現了異常,定睛看去,遲疑的說:“好像是有人在打架……但看不太清,距離有點遠了。”

“走,我們去看看。”李奇一揮手,我們便一起往那墳山中跑去,若凡忙隨身跟上,從山坡上一躍而

下,白衣飄舞,若仙子臨凡一般。

我顧不得欣賞若凡的風姿,一口氣衝到墳山之中下,來到荒地的前方,停住腳步一看,這才發現,原來荒原中到處都是朦朦朧朧的霧氣,在這片荒原飄蕩,而在前方不遠,果然有一個人,在霧氣中比劃着,真的像是在打架。

我們走上前一看,頓時大驚,李奇眼力勁兒最好,他已經看清了那霧氣之中的人,只見他大呼道:“這不是那位劉樹清道長嗎?他怎麼在這裏啊?”

“這是……假的吧?”我已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第一個念頭就是,這道士是假的,是幻覺,因爲他壓根就不可能進來啊。

“不對,剛纔那夢說過這裏是一個特殊的領域,已經不是那考覈的幻境,這人應該是被那攝魂鈴給搖進來的。”李奇說道。

“你們還在那裏看什麼熱鬧啊!快點過來幫忙啊?”那劉樹清此時手裏正提着那金棠長芒一邊和迷霧中的惡鬼搏鬥,一邊對我們喊道。

我猶豫了一下,索性一揮手:“走,先上去看看,不管是人是鬼,反正咱也不怕他。”

李奇點了點頭,於是我們幾人踏步就要往這荒墳丘裏面走。劉樹清道長在那裏揮舞着寶劍,也不知是打架還是跳舞,也縱聲大喊道:“你們小心,這霧氣中遍佈惡鬼,極難對付啊!”

他的話音剛落,我們已經一步跨入了霧氣中,登時眼前景物大變,剛纔還只是朦朧的霧氣,此時竟赫然顯現出了許多影影綽綽的黑影,再跨一步,就看見了距離自己三米開外的地方,站着的五六個惡鬼,而在這幾個惡鬼的身後,仍然是影影綽綽,不知道這霧氣中到底隱藏了多少惡鬼。

我心中一驚,沒等做出反應,那幾個惡鬼就已經低吼着撲了上來,就如同猛獸見到食物一般。

“小心——”若凡急呼一聲,長袖飛出,登時捲住了三隻惡鬼,用力一扯,那三隻惡鬼撲的化作一團煙霧,竟被若凡這一袖子硬生生給勒的魂飛魄散!

我忙亂中也連忙撒出迷魂網,其餘的四五隻惡鬼一個也沒跑掉,都被收入網中,他隨即掏出小黑碗,倒扣向前,嗖嗖連聲,就都進了碗裏。

“若凡,你幾時這麼厲害了?”我叫道。

若凡臉上也微帶驚愕,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在這個領域裏,力量好像得到了增強,不過你也要小心,這些惡鬼似乎也比之前要厲害許多了。”

我正一記引魂符貼在前來撲過來的一個害人指數只有60的血霧鬼額頭上,卻見這血霧鬼微微一抖,竟然就掙脫了引魂符的威力,繼續蹦跳着向前撲來。

我心中凜然,也叫道:“不錯,果然比以前厲害了,連害人指數只有60的鬼魂都可以抵抗一下我的引魂符了—-奇哥,道長,你們倆快往我這裏突圍,這些惡鬼相當難纏。”

我嘴裏喊着,心裏卻浮上了一層不祥之感,粗粗看去,僅僅自

己周圍就有二三十個惡鬼,整個荒墳丘上,得有多少?自己那點可憐的靈力值,很快就會用光啊……

等會兒,我正打出一個掌心雷將一隻凍死鬼劈翻在地,我驚訝的發現居然沒有耗靈力值。連忙驚喜的叫道:“奇哥,若凡,我的法寶在這裏居然不耗靈力值!”

“應該是這領域的關係吧,我感覺我的精神力現在也沒有了限制,我的符咒也厲害多了!既然這樣,咱們就來個大殺四方。”李奇出手打出兩張紙符,頓時兩隻惡鬼便被打得魂飛魄散。

一道炫目的光芒射出,我們已經殺入了霧氣之中,不要靈力值的技能,盡情的揮霍吧! 完全衝進霧氣之中,李奇才知道,這裏簡直就是惡鬼的海洋,滿地都是形形色色的惡鬼,每個腦袋上都頂着一行字,這要是再配上一管血條,自己那就是活脫脫的下副本刷怪來了。

“他大爺的,這可比刷副本要刺激多了!”李奇此時殺的興起,宅男本色一覽無遺,滿嘴的遊戲術語。一旁的機靈鬼也和他差不多,只是機靈鬼本事不像若凡那麼高,於是只有在一旁當起了補刀的。

引魂符、震鬼咒,掌心雷、迷魂網、破凡訣……

哪個合適用哪個,哪個順手用哪個。我還是頭一次這麼過癮。雖說這些鬼魂的抗性提高了不少。但釋放技能不用靈力值了,還怕個球啊?一次失敗,就放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一連串的大招不斷的轟過去,很快周圍就被我清理出了一片空地,小黑碗光芒四射,被收入的鬼魂不計其數。

而這一切。也都虧了若凡,在旁邊緊緊的跟隨着我,隨時幫我收拾掉那些漏網之魚,還有一些我沒有顧忌到的危險,而且這次她沒有直接斷送那些鬼魂,而是都讓我逐一的收了起來。

另一邊的李奇和劉樹清更不用說了,兩人此時都在手上畫了掌心符,一手分別提着銅錢劍和金棠長芒。只見符印閃爍,劍光飛舞,四周的鬼魂也被幹掉不少。

這時我也不知幹掉了多少個惡鬼之後,我們終於匯合了,那劉樹清興奮的大叫:“好樣的,我當初一見到你,就知道你小子有潛力,嘿嘿,已經比老道士我厲害多了。”

我偷偷的查看了一下捉鬼的進度,居然一下子就衝上了65%!

“小心!”就在我分神之際,忽然一個藍影射出,朝我撲了過來,心中一驚,急轉身回頭,卻已經避之不及,被藍影一下撲出數米。

我連忙起身看去頓時大驚,只見那藍影不是別人,正是失蹤已久的若曦,只見她撲倒我後,表情痛苦的站在原地,彷彿在拼力的抗拒着什麼,而李奇和劉樹清兩人早搶步站在自己身旁,吃驚的望着若曦。

周圍的霧氣忽然漸漸消散,那些忽隱忽現的惡鬼,也突然消失了。

但,一個熟悉的身影,卻出現在若曦的身旁,目光中帶着無盡的怨怒和憤恨,一隻長矛竟赫然穿透了若曦的胸膛!

(本章完) 我見到眼前的一幕時徹底的愣住了,令我驚訝的不僅僅是若曦突然的出現,也不是她捨身相救,而是傷她的居然是許久不見的懾青鬼。

“妹妹……”若凡驚呼道。

“懾青鬼又是你!”我怒喝一聲,就要撲身上前,我此時才知道,剛纔是若曦察覺到了危險,替我擋住了懾青鬼的偷襲!

“先生不要過來,我沒事的!”

若曦大聲叫道,她早已經恢復了原身,滿身藍衣,長髮飄揚,卻強忍着痛苦,喝住了我。我這才意識到,剛纔若曦是幻化出了實體替我擋下了一擊。

記得這已經不是若曦第一次救我了,記得一次抓鬼那裏的鬼魂實在太多,我的靈力值耗盡,最後還是若曦找到了我,將我解救了出來。

想不到現在還是要靠她,想到這裏我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於是我立即就要衝上去,卻被一旁的李奇和劉樹清一把攔住。

劉樹清對我道:“靜觀其變!不要衝動。”

“哼,你居然敢騙我?想不到你居然有這本事,能逃出我的看管,害我找了半天,連魘都無法查出你的下落,既然是我得不到的東西,我就要親手毀掉。” 緣起笙安 那懾青鬼冷冷的說道,瞬間便抽出了那長矛,頓時那長矛化作鎖鏈死死的鎖住了若曦。

“王八蛋,懾青鬼有種的你放了她,這件事是你我之間的恩怨,當初搶鬼親的是我,於她無關,有本事衝我來。”我怒喝道。

“要我放她也可以,只要你們交出《茅山符咒術》的最後一篇,屍鬼篇還有放出所有被收服的惡鬼,我就答應你。”懾青鬼冷冷道。

“好我給你!”李奇大喝一聲,於此同時一股大火已經從地面射出,直逼那懾青鬼而去,只見懾青鬼也不躲閃,直接一張嘴將那團火焰盡數的吸入嘴裏。

只見半空之中的懾青鬼狂笑道:“李家小兒,你以爲我現在還會怕你這地獄之火嗎!我給你點時間好好想想吧!我就在前面不遠的軍區鬼地,你們都很熟悉的那個地方,想通了再來找我。”

“懾青鬼你快放了我妹妹!”若凡見他要走便直直的射出,朝着懾青鬼的方向飛去。只見懾青鬼頭也沒回,只是一甩手,一團陰氣射出,只見那團陰氣死死的打在若凡身上。若凡應聲倒地。

我和李奇連忙跑了過去,連忙扶起受傷的若凡,只見若凡十分虛弱的看着我們說道:“你們一定要救我妹妹,以前是我太任性,我對不起她。”

“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救出她的,你沒事吧!”我關切的問道。

李奇說道:“她沒什麼大礙,只是體內的陰氣被那衝擊打亂了而已,現在的關鍵是那懾青鬼此時恐怕已經超出了之前的水平,實力已經達到尸解鬼的狀態了,我們現在的實力很難與他抗衡。”

聽李奇這麼說我頓時便有些泄氣了,的確從剛纔的交手來看,我們的實力和那尸解鬼

的確有很大的差距,而且他的手下還有許多不知明的惡鬼,現在若凡又受了傷,我們的實力大打折扣。

就在此時若凡開始恢復了一些氣力,只見她騰空而起,飛出老遠。

“若凡,你回來啊!你不是他們的對手!”李奇大喊道。

可是若凡已經飛出很遠了,從遠處傳來她的聲音:“對不起,我一定要就我妹妹。”

說罷只見若凡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這荒野之中。

“看來若曦應該就在那邊,我們現在趕緊追上去,他大爺的,老子就不信弄不過那傢伙。”李奇惡狠狠的道。

在那軍區之內,四周哀鴻遍野,鬼哭神嚎,那正是懾青鬼的藏身之所,遍地盡是青黑色的砂礫,遠遠看去,彷彿幽冥地獄一般。

但就在這奇異的地方,卻有一黑一白兩個身影,身形飄忽如魅,起落翻飛,望之如嬉戲,實際上卻是在生死互搏,不斷射出的氣浪在地面上炸出了一個個的巨洞,下面的惡鬼頓時慘叫連連。

只是,那白色身影行動間漸帶遲滯,在黑衣人接連不斷的攻擊下連連後退。

“莫在強撐了,即使你顯出真身鬼體,在這個空間之中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黑衣人正是那頭頂青光散去的懾青鬼,他不斷獰笑着,話語中似乎帶着一種勾魂攝魄般的威力,他每說出一個字,對面白衣如雪的若凡就微微顫抖一下,但饒是如此,她仍咬牙堅持,長袖飛舞,盡力把懾青鬼籠罩在內。

不過看起來,懾青鬼倒是頗爲遊刃有餘,似乎只是在戲耍若凡一樣,他不斷的往若凡身前逼近,看樣子像是要活捉對方,但若凡拼死抵抗下,一時也難以得逞。

漸漸的懾青鬼好像失去了耐心,他對若凡說道:“你不要在做困獸之鬥,你的妹妹我是要定了,那身上捆着的是所有鬼魂的無法掙脫的拘魂鎖鏈,你應該見識過。”

懾青鬼一邊說話,一邊不住的尋找若凡的破綻,終於他發現若凡稍有遲疑,仰天一聲怒嘯,頓時風雷大作,陰雲密佈,從半空中忽然跳出一個巨鬼,手持鋸齒鬼頭刀,咆哮着如大魔降世。

只見這巨鬼一刀揮出,刀氣特別大,至少五六米,狠狠向若凡頭頂斬去。

若凡雙袖舞起,想要硬抗這一刀,但懾青鬼在不遠處突然重重冷哼一聲,頓時就如一記重錘撞擊在胸,若凡身形一陣搖晃,隨即避閃不及,整個人被這一刀劈中,遠遠飛出十餘米,轟然墜地。

“姐姐!”若曦一聲淒厲的慘叫。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哼,看你也有些本事,本想乖乖的收服你,沒想到你這麼冥頑。一個是這樣,兩個也是這樣,你們跟着我有什麼不好。啊!”懾青鬼怒喝道。

懾青鬼說罷甩出了一根鎖鏈將若凡緊緊的縛住,他將若凡帶到奄奄一息的若曦面前,蹲下身側目看着若曦,語調突轉柔和:“我們同爲鬼類,當知鬼類修行艱難,

現在我有了這個領域結界,實力大增,難道你就不想和我一樣也早日修爲鬼仙,脫離苦海嗎?何必跟那個人類攪在一起,你們不要忘了是人類,是這個世界的那些男人才讓你們落得這般下場,現在的世界比當初還要污穢不堪,你們看清楚。”

說罷只見懾青鬼大手一揮,頓時眼前的景色就變了,變成了擁擠繁華的街道,一羣人正在忙忙碌碌的穿行在人潮之中。

懾青鬼用着十分有磁性的聲音說道:“你看這些人每日忙忙碌碌,爲了能在這個社會有一襲之地,終日帶着面具做人,你們看清楚他們一個個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他們有的爲利有的爲名,在這苦海之中翻騰。”

說罷周圍的景色又變了,變成了一個十分嘈雜的夜店之中,只見昏暗的燈光之下,一羣人在跳舞池裏瘋狂的搖頭晃腦,還有不同的男男女女抱在一起,女的媚眼如絲,搔首弄姿,男的則是上下其手。

懾青鬼說道:“你們難道還沒有看清,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就算你們跟着那個男人,兩年之後回到地府也會重新輪迴,到時又要在這個紛擾的世界重新做人,又要被那些臭男人傷害,如果變成男人就會更慘,要不就和那些壞男人一樣,要不就像我一樣,到死都是個青頭鬼,這就是這個世界,難道你們還沒看清嗎?留下來,跟着我,我們一同反抗這個世界,相信只要我們聯手,我們一起造地府的反,這該死的陰陽秩序一定會被我們打破。到時過着逍遙自在的日子豈不更好……”

他這一席話彷彿有着懾人心智的力量,若曦和若凡聽着他輕聲的話語,神情也有些呆愣,目光漸漸茫然起來,有些神不守舍的,再看看四周的景象,那些人一個個衣冠楚楚,那裏還有一絲的人樣,此處烏煙瘴氣,宛如人間地獄一般,低低隨着他的話,喃喃自語:“逍遙自在的過日子,豈不是好……逍遙自在的過日子,豈不是好……脫離苦海……”

懾青鬼的狂笑聲中,若曦神情茫然的歪了下頭,似乎在努力思索什麼,忽然斷斷續續的問:“你就不怕……地府發兵?”

“嘿嘿,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自有安排,現在,只要你點一下頭,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說罷懾青鬼嘿嘿一笑解開了二人身上的鎖鏈。

“沒錯,到時候我們首先殺了那個小子,奪過他手中的佛寶,放出衆鬼,齊心合力傾入這個黑白不明,人鬼不分的人間。”懾青鬼說着神色已經變得無比的欣喜和癲狂,似乎他早就恨透了這個世界。

“不好意思,懾青鬼,讓你失望了,請你不要侮辱一家人這個字眼,我們寧可死都不會和你同流合污。”若曦若凡異口同聲道。

只見二人此時已經融合成爲一體,掙扎着站起,擡手向懾青鬼的前胸攻去,卻已經是軟綿無力,懾青鬼臉色鐵青,一把捏住雙生魂的手腕,一拉一帶,反手死死卡住她的脖頸,目光中射出冰冷的殺意……

(本章完) 此時的雙生魂沒有半點怨念,卻已是片體鱗傷,那懾青鬼一隻手死死的扣住她的脖子一字字惡狠狠的說道:“既然你們這麼不珍惜我給的機會,那就去死好了……”

說罷只見那懾青鬼一擡手彷彿有千鈞之力,若凡和若曦頓時被扔出老高,懾青鬼隨即一甩手便甩出一條鎖鏈,將半空中的二人死死的捆住,看來他似乎不想就這麼讓二人輕易的死去。

只見他如同瘋了一般死死的揮舞着手中的鎖鏈,嘴裏還不住的叫囂道:“你們想這麼容易就死了,我纔不會讓你們這麼舒服,我要讓你們知道,不服從我的下場,你看看你們現在像個什麼東西?那個小子就真的值得你們如此堅守嗎?”

說罷只見懾青鬼心念一動,頓時那拘魂鎖鏈之上便傳來一陣雷電之力,頓時若曦和若凡二人便頓時覺得有五雷轟頂一般,渾身上下如烈火灼燒一般。

“啊——”

“奇哥,我好像聽見若曦她們的聲音了,就在前面,我們快點!”我對李奇說道。此時心中也泛起一絲的不安。

“真沒想到,這傢伙的煞氣居然如此之重,這都多少年了!他的怨恨依舊沒有消減。”;李奇看着不遠處的陰雲感嘆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