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罈子裏的人頭羅剎和鬼面夜叉,被放了出來。

葉知秋畫了兩道解鬼符,打進結界之中。

人頭羅剎和鬼面夜叉的修爲,被結界限制,掙扎不出,慘叫着,在解鬼符下魂飛魄散。

可是葉知秋髮現,他們卻有微弱的鬼靈難以消滅,那是命魂中的元靈,飄蕩在結界中。

葉知秋暫時不管,繼續將鬼靈放進結界中,全部肢解。

兩丈方圓的結界,鬼氣瀰漫,簡直就像化不開的黑色棉絮。

但是被結界限制,這些鬼氣一絲一縷都出不來。

姚老大在一邊看着,問道:“葉掌門,這些鬼氣如何處理?”

這些鬼氣一旦散開,就把龍虎山,弄得鬼氣沖天了。這裏是道家祖庭啊,沒有道氣只有鬼氣,成何體統?

“怎麼,這點鬼氣,姚道長都不能處理嗎?”許佩加又來冷嘲熱諷。

姚老大沉默了一下,點頭道:“我只能組織龍虎山弟子,開道場將之驅散。”

“不用這麼麻煩,我會處理的。”葉知秋緩步走進結界中,盤腿打坐,開始呼吸吐納。

姚老大一驚,低聲問夏偉玲:“葉、葉掌門吸收這裏的鬼氣,豈不是……邪修的路子?”

夏偉玲擡起眼皮,懶洋洋地說道:“管他邪修正修,管用就好。”

姚老大默然無語。

一炷香之後,結界裏的鬼氣,全部進了葉知秋的丹田之中,被金丹溶解淨化,渾然一體。

剩下一百多個微弱的鬼靈,抱團聚在一起,瑟瑟發抖。

葉知秋擡手一道天雷破,將這些鬼靈震開,對姚老大說道:

“姚道長,你現在可以封印了。妖魔們的修爲,被我瓦解殆盡,幾百年之內,他們難以恢復,只能乖乖地呆在罈子裏。再加上天師印的壓制,萬無一失。”(8.6日,第二更。)

——網站有個創神101活動,念響也參加評選了。各位書友如果願意,請投票支持一下。

投票步驟:點開手q書城,選擇“我的”——選擇“活動中心”——選擇“創神101活動”領取五票,然後順着活動名單下翻,就可以看到念響照片了!照片下面有投票字樣,投五票即可。

謝謝大家!

第三更,大約十點半吧。 姚老大大喜過望,急忙着手將那些鬼靈裝壇封印。

葉知秋點點頭,帶着夏偉玲和許佩加,告辭而去。

“葉掌門等等!”姚老大卻快步追上,說道:

“葉掌門,不如你稍等片刻,等我將鬼靈封印完畢,把天師印和天師令,交還給你吧!目前的龍虎山弟子,道行都不高,拿着天師令和天師印,也發揮不出威力。所以,還是交給葉掌門,纔是最合適的。”

前天逼着葉知秋交出法器,現在又要把法器還回去。

許佩加忍不住一笑:“姚道長這句話誠實,天師印在你們的手裏,也就是蓋蓋章吧。你們龍虎山,目前應該沒有誰,可以催動龍虎山大印。”

別說是姚老大等人了,老天師在世之時,也一樣催不動大印。

姚老大點點頭,說道:“許道友說的是,所以,我是真心希望,葉掌門收回天師印和天師令,以便搜捕其他逃脫的妖魔。”

葉知秋卻微微一笑:“搜捕妖魔,我責無旁貸,一定全力而爲。但是天師印和天師令,就不要了,因爲我用不上。告辭!”

說罷,葉知秋一轉身,帶着夏偉玲和許佩加,揚長而去。

姚老大等人,呆呆地站在伏魔殿前。

自家視若珍寶的法器,葉知秋卻不屑一顧。

這種強大的失落感,瞬間讓姚老大一蹶不振,喪氣不已。

……

葉知秋走出天師府的時候,已經天色大亮。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過去了。

剛剛下山,兩道身影飛撲而來。

“葉郎!”

“師公!”

來者正是幼藍和夭桃。

葉知秋迎住,點頭笑道:“夭桃,幼藍,你們遠來辛苦了。”

夭桃很開心,急忙說道:

“我們早就到了龍虎山,只是沒敢去天師府,就在這裏等待葉郎。對了葉郎,聽說有什麼妖魔從龍虎山逃了出去,你讓我們來降妖?我擔心人手不夠,還帶了幾十個狐國精英弟子。”

“是啊,龍虎山跑出去上千個妖魔,很麻煩,所以讓你們來幫忙。”葉知秋點點頭,帶着大家下山,順便將龍虎山之事說了一遍。

夏偉玲和許佩加,在一邊做補充。

夭桃點頭,很有信心地說道:“如果是狐狸等靈物作亂,我們一定可以對付的。我是天狐,差不多是狐狸的祖宗了。”

幼藍也點頭:“是啊,同爲青丘族類,我們自然熟悉狐狸的屬性。”

“話是這麼說的,我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請你們過來。可是這次的妖魔,不同於平常的狐狸精,而是各類精怪的元靈。它們沒有實體,只有妖靈。要對付它們,絕非易事。”葉知秋說道。

都被定性爲魔頭了,妖靈之強悍奸詐,可見一斑。

“等我們見了這些妖靈,才知道結果。對了葉郎,我們該去哪裏尋找這些妖靈?”夭桃問道。

葉知秋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幼藍可以帶着夭桃去巫峽,跟你師父說說龍虎山的事,順便讓你師父算一卦,看看那些妖靈藏匿在何處。”

幼藍大喜,立刻點頭:“好,我們這就去找師父。”

“然後把蘇珍也帶來,因爲龍虎山逃出去的妖魔裏,也有蛇靈。我這幾天沒有休息好,就在山下的小鎮上休息,等你們。”葉知秋說道。

幼藍點頭答應,帶着夭桃告辭。

小鎮的旅館裏,葉知秋倒頭就睡。

雖說是修煉有成,但是長期不睡覺,神仙也頂不住。

許佩加和夏偉玲也趁機休息,養精蓄銳,準備再戰。

中午時分,葉知秋醒來,忽然想起紅山老魔,便招呼鬼童子問話。

“我讓紅山老魔替我傳信的,他現在在哪裏?”葉知秋問道。

“不知道,他傳信以後就消失了。”鬼童子回道。

“算了,不用多久,他一定會冒出來的。”葉知秋說道。

……

午飯過後,葉知秋和夏偉玲許佩加,喝茶聊天,探討道法。

忽然鬼童子來報,地藏王在小鎮外的竹林裏求見。

“地藏王?這老和尚又來幹什麼?”葉知秋皺眉。

“應該是爲了逃出龍虎山的那些妖魔。”夏偉玲說道。

“好吧,我們一起去見見老和尚。”葉知秋站起身。

夏偉玲和許佩加也各自收拾,和葉知秋同行。

……

小鎮外有一片竹林,地藏王正在等待葉知秋。

“菩薩慈悲,別來無恙。”葉知秋稽首。

夏偉玲和許佩加也各自施禮。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貧僧見過幾位施主。”地藏王合掌還禮,又說道:“我剛剛從龍虎山而來,得知各位在這裏,特來求見。”

“求見兩個字,我們就不敢當了,菩薩召見我等,有什麼吩咐,就直說吧。”葉知秋說道。

地藏王欲言又止,猶豫了一下,問道:“葉施主,你和……紅山老魔,真的合作了?”

“菩薩來找我,就是問這個嗎?”葉知秋答非所問,笑道。

上次在青丘狐國,葉知秋要和老魔合作,把地藏王生生氣走了。

沒想到一見面,地藏王又舊話重提。

地藏王搖搖頭,說道:“我這次來,和紅山老魔無關,爲的是伏魔殿逃出的妖魔。”

“那些妖魔已經逃出,我們正在四處緝捕,只是找不到妖魔們的藏身之地,不知道菩薩有沒有什麼好主意?”夏偉玲問道。

地藏王點點頭:“我只知道白起在哪裏。”

“在哪裏?”葉知秋急忙問道。

白起是鬼靈中的第一號妖魔,絕對的重點通緝犯。只要抓了白起和易牙,剩下的鬼靈,就不必過分擔心。

“白起在冥界,在酆都城。”地藏王說道。

“冥界?他怎麼跑冥界去了?”葉知秋一愣。

地藏王嘆息,合掌長宣佛號:

“阿彌陀佛,幾位施主有所不知,白起不是跑去冥界避難,而是打去冥界的……白起兇悍無比,帶着數百部下,所向披靡。而冥界遭遇過幾次重創,禁制蕩然無存,鬼將凋零,根本就擋不住白起的攻擊。實不相瞞,酆都城危在旦夕,隨時都有破城之憂。”

葉知秋一愣,隨後哈哈大笑:“白起打去冥界,要做什麼?莫非他也想當閻王,將十殿冥王,取而代之?”(8.6日,第三更。)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地藏王菩薩正色說道:“葉施主所言甚是,白起野心很大,正要將冥界取而代之。”

“啊?他真想當冥王?哈哈,好玩!”葉知秋大笑。

許佩加和夏偉玲也各自驚愕,這白起也太猖狂了吧?

地藏王合掌,說道:“冥界抵擋不住白起的攻擊,貧僧也節節敗退。所以,特來請幾位幫忙。如果可以將白起重新封印,那就是冥界的幸事,也是龍虎山的幸事。葉施主也算不負大真人羽化前的囑託……”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好吧,我也正要搜捕白起,既然他去了冥界,倒是省得我到處搜尋。菩薩先回去吧,我們稍後就來。”

地藏王合掌:“白起此刻,正在酆都城前叫陣,貧僧先回去守城。葉施主,我已經開了鬼道,你們可以從鬼道里,直接前往酆都城支援。”

葉知秋點頭:“明白了。”

地藏王合掌道謝,倏然消失。

夏偉玲看着葉知秋,問道:“我們現在就去冥界嗎?既然白起在那裏,說不定我們可以一舉成擒,省去不少周折。”

葉知秋想了想,點頭道:“好吧,鬼童子留下來,等候夭桃和幼藍。她們回來以後,讓她們自己展開偵查,搜尋那些妖靈的所在,然後原地監視,等我回來再說。”

鬼童子各自點頭。

千眼鬼王和三頭鬼王,原本就是從冥界來的,對冥界熟悉,所以和葉知秋一起出發。

鬼道就在竹林中,不遠處就是。

葉知秋等人進了鬼道,直奔鬼門關。

冥界經過數次大戰,又經過無極之亂斗轉星移,早已經是一片國破山河在的淒涼景象。

鬼門關前,甚至連鬼兵守衛都沒有了,只有些遊魂野鬼,在漫無目的地溜達。

對於冥界今日的衰敗,除了無極之亂的影響之外,葉知秋有貢獻,大羿也有貢獻。

客觀地說,大羿的貢獻最大,對冥界造成了重創。

雖然葉知秋抓獲的冥王,都一一放回了,十殿冥王俱全,地藏王也在。

但是冥界沒有了鬼兵鬼將,所有的機構,幾乎都癱瘓停擺了。

看着鬼門關前那些渾渾噩噩的孤魂野鬼,夏偉玲嘆息道:“陰陽兩界的秩序,已經崩壞了。這些孤魂野鬼,得不到超度,最後魂歸何處?”

葉知秋搖搖頭:“這裏的輪迴通道沒有打開,就算冥界正常運轉,這些鬼魂也是無法超度的。”

“那這些遊魂怎麼辦?人間的新死者,魂魄怎麼安排?”許佩加問道。

“靈力很弱的鬼魂,會漸漸消散,歸於虛無;靈力較高的鬼魂,會拖上幾年時間,或者成爲厲鬼惡鬼冤鬼,或者消散;只有極少幸運者,有可能修成鬼中仙,一直在陰陽兩界飄蕩。”葉知秋說道。

“那些厲鬼惡鬼和冤鬼,會騷亂人間的。”夏偉玲說道。

“這樣下去還得了,到處是鬼,不把我們道門弟子累死?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解決問題?”許佩加皺眉。

“是啊,就像大禹治水一樣,堵不如疏。人死之後,魂魄總要有個去向的,否則,陰陽兩界之間,就會衝突不斷。惡鬼害人,道士抓鬼,陷入無窮無盡的循環之中。”夏偉玲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

“這個道理我也知道,要想徹底解決問題,只有打開真正的輪迴通道,讓魂魄在六道之間輪迴。可是雪兒說,這個目標很難。地藏王菩薩留在地府,幾千年來,就是爲了這個目標的,可是一直沒有完成。

他說,地獄未空,誓不成佛。只有打開輪迴通道,地獄的鬼魂得到超度,纔會爲之一空。”

夏偉玲頷首,又問:“要如何才能打開輪迴通道?”

葉知秋搖頭:“我們目前,還沒顧上這些事,要問地藏王才知道。”

正說話間,鬼門關內陰風襲來。

一隊鬼兵,約有上百之數,出現在葉知秋等人的面前。

爲首的三個鬼將手持鋼叉,向葉知秋等人行禮:“見過三位法師,我們奉秦廣王陛下和地藏王菩薩的命令,在這裏恭候大駕!”

葉知秋點點頭,問道:“酆都城的情況怎麼樣了?”

站在中間的鬼將回道:“非常危險,白起用兵如神,聲東擊西,已經打破了酆都城的西門,正在和地藏王菩薩對峙。”

“用兵如神?”葉知秋微微皺眉。

“白起的確用兵如神,雖然他部下不多,但是都強悍無比。幾位法師,千萬不可小視。”鬼將說道。

“好吧,你們帶路,我們過去看看。”葉知秋說道。

“是!”三個鬼將一起轉身。

然而,就在鬼將轉身的剎那,三柄鋼叉同時向後探出,直刺葉知秋夏偉玲和許佩加三人!

鬼將動作極快,轉身之際刺出鋼叉,如閃電一般!

“不好!”

夏偉玲和許佩加同時一聲驚呼,想要躲避,卻已經被刺中了腹部!

就算是葉知秋金丹已成,倉促間也來不及躲避,只得一聲大喝,硬生生地受了一鋼叉!

當地一聲響。

刺向葉知秋的鋼叉,如中鐵石,被彈了回去。

“孽障,原來不是冥界的鬼將!”葉知秋大怒,雙掌齊揮,劈向夏偉玲和許佩加身前的鬼將:“神光急照,天心正法!”

然而對方似乎早有準備,一擊得手之後,立刻向後飛遁。

上百鬼兵,頃刻間去遠。

而且,那三個鬼將還哈哈大笑出言諷刺:“葉知秋,我說武安君白將軍用兵如神,你現在知道了吧,哈哈……”

“孽障,就算你們逃去天邊,老子都要滅了你們!”葉知秋狂怒無比,遁起身形直追,赤元劍同時出手:“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在葉知秋盛怒之下,劍氣催發如雨,直射前方的鬼兵部隊。

三個鬼將修爲不錯,繼續向前飛遁,鬼兵們卻不行,頃刻間被劍氣追上,射成了篩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