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裏,青冥的眼中頓時幽光一閃,接着全身上下都冒出了青色的龍鱗來。

龍鱗一現,幾頭鬼獸都不自覺的露出了畏懼之色。龍乃靈獸,它們只是鬼獸,這與生俱來的壓制感,絕非在數量上就能抵消。

不過它們雖然心裏打怵,可美食在前,還是讓它們忘記了一切。

“兄弟們,給我撕了他!”

野豬鬼獸此言一出,它身後的鬼獸終於來了鬥志,當即一窩蜂的向着青冥撲了上來。

青冥見此,手化龍爪,立刻迎了上去。

這幾頭鬼獸道行皆是不淺,青冥雖然已經半龍化,卻仍舊不能將它們一擊斃命。

他的龍爪與這幾頭鬼獸的利爪相對,“啪啪”之聲,立刻不絕於耳起來。

受制於這山洞的體積太小,青冥現在就算是想徹底化龍,也無法辦到。他雖有心速戰速決,但以目前情形來看,恐怕得多費一些時候了。

野豬鬼獸雖然和幾頭鬼獸一同前來,但它一看青冥勇猛無比,根本就不敢靠近,而是趁着衆人不注意,直接化爲一團黑氣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童言閉關的石洞門口。

石洞的門並非十分嚴密,它身化黑氣十分輕鬆的便從縫隙之中涌了進去。

站在門前,它一眼就看到了正閉目修煉的童言,那張醜陋的臉上隨即露出了噁心的笑容。

“小寶貝兒,我來了。快點兒讓我吃了你吧,嘿嘿……”

它一邊說着,一邊慢慢的向童言逼近。

此時的童言傷勢未愈,萬鬼之厄的脫離更是讓他難視鬼魂。現在野豬鬼獸近在咫尺,可他竟仍舊緊閉雙目,紋絲不動。

野豬鬼獸走到跟前兒,猛地張開大嘴,就要一口咬向童言的腦袋。如果真的被它咬上了,童言將必死無疑。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童言的嘴中突然念起了六字大明咒。與此同時,熠熠佛光如同陽光普照一般,四下照開。

野豬鬼獸剛一接觸到佛光,便直接被震退了十多米遠。緊接着,童言的臉上竟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童言的身上突現佛光,這讓野豬鬼獸大驚失色。它本以爲青冥難纏,所以纔將鬼爪伸向了童言。可沒想到,這童言也是個厲害的角色。這強烈的佛光,又豈是它這樣的鬼獸所能抗衡的?

野豬鬼獸真的是怕了,而且是怕得要死。它不敢繼續留在這裏,轉身就要逃離此地。

但就在這時,洞門竟被人突然推開,接着就看到滿身龍鱗的青冥殺氣騰騰的走了進來。

“孽障,竟敢趁我不備打我兄弟的主意,今天,我定要讓你灰飛煙滅!”

話聲剛落,他身形一閃,一爪直接抓向了野豬鬼獸。

野豬鬼獸驚魂未定,一看青冥殺來,掉頭就要躲閃。然而它的速度實在太慢了,青冥一爪從它的身上掃過,它龐大的身體立刻一分爲二,接着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嚎叫聲,便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看着黑氣慢慢消散,青冥這才扭頭看向了盤膝而坐的童言。

童言仍舊笑着,仍舊在誦唸着六字大明咒,可他的雙眼卻仍舊緊閉着,似乎正在做什麼美夢一般。

青冥不解的搖了搖頭,這才轉身走出了石洞。

童言到底怎麼了呢?他爲何會無故發笑呢?

沒錯兒,童言的確做了一個夢。在夢裏,他竟然見到了九星菩提樹。此刻的九星菩提樹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個女子,在她的身邊還跟着一個看上去只有七八歲的孩子。

那孩子不是旁人,正是菩提獸。可是他們爲何會出現在童言的夢境之中呢?

原來,他們是來告別的。

九星菩提樹告訴童言,她已經成爲佛靈了。她在人間數千載,結下的果實滴血菩提,幫助了很多人。她雖然不認爲自己的功德有多大,可是佛界卻爲她的事蹟所感動,所以破例的將她收爲了西方世界的使者。而她之所以專門來跟童言告別,是要告訴他一件事,一件關乎他性命的大事。

在閉關的這幾日,童言一直在努力的嘗試吸收九星菩提樹贈給他的精元,然而無論他如何努力,卻始終無法吸收半分。

九星菩提樹告訴他的大事就是跟這精元有關,此精元雖然看似是靈氣所凝,其實裏面蘊含的更多的是佛氣。

菩提樹本就是佛門聖樹,蘊含佛氣也是理所應當。相傳佛祖釋迦牟尼在成佛之前,曾在一棵樹下苦思冥想七七四十九天,成佛之後,他的弟子爲了追尋佛跡到處去尋找這棵爲佛祖提供庇身之處的神聖之樹,而這棵樹便是菩提樹。

菩提樹與佛家淵源非淺,九星菩提樹能夠成佛,其實又何嘗不是早已註定的事情呢?

九星菩提樹說,想真正的吸收她的精元,必須先讓自己成爲佛門弟子。只有心中有佛,吸收精元才能順理成章。除此之外,用任何方法都無法吸收,如果硬來,到最後只會害了自己。

童言正是因爲得到了這個啓示,所以才一邊誦唸一邊嘗試着吸收九星菩提樹的精元。沒想到,竟果然成了。

雖然他現在吸收的速度很慢,但只要吸收一絲九星菩提樹的精元,就足夠他修煉個一兩個月了。所以這樣對比下來,吸收九星菩提樹的精元,仍舊是快速提升修爲的最好選擇。

掌握了這種方法,就如同得到了打開寶庫的鑰匙,他怎能不樂?怎能不喜呢?

巧合的是,他身上的佛光一出,正好撞上了圖謀不軌的野豬鬼獸。看來真是應了那句話,吉人自有天相。

童言仍舊在緩慢的吸收着九星菩提樹的精元,而青冥卻一身戾氣的守在了洞口。

前幾頭鬼獸雖然都被他解決掉了,但誰又知道會不會有其他鬼獸前來滋事呢?他已經打定主意,在童言出關之前,他決不允許任何鬼獸踏入石洞半步。

其他鬼獸他倒是沒有等到,不過卻等回了龍戟。

龍戟一看他表情嚴肅,殺氣騰騰,趕忙快步上前,開口問詢。

“青冥兄,你站這兒做什麼?剛纔該不會發生了什麼事兒吧?”

青冥聽此,冷冷的道:“剛纔有幾頭鬼獸潛入洞中,意圖害我們兄弟性命。我若是不在這裏守着,搞不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龍戟一聽此言,立刻皺眉問道:“你是說,在我走後的這段時間,有鬼獸過來滋事了?你可記得,那幾頭鬼獸長得什麼模樣?”

青冥聞此,冷笑一聲道:“什麼模樣?鬼獸還能是什麼模樣?都已經被我除掉了!”

龍戟聽此,這才輕舒了一口氣道:“除掉就好,除掉就好!只要不是那頭厲害的紅色鬼獸,其他鬼獸都不足爲懼。對了,童言老弟還在閉關嗎?”

青冥點了點頭道:“沒錯兒,他的確還在閉關之中。你有事兒找他?”

龍戟微微一笑道:“既然童言老弟還在閉關之中,那就不用打擾他了。剛纔我在山上遇到了一頭長着六隻腳的紅色鬼獸,那鬼獸極其了得,我差點兒都死在了它的手上。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覺得童言老弟見多識廣,所以想問問他可知道那是什麼鬼獸。看來只能等他出關之後,再向他問詢了。走吧,咱們還是進去吧。有我在,那些鬼獸不敢再來的。”

青冥稍稍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跟龍戟一同返回了洞中。

酆都,陰曹地府之所在,冥界之中心。各路鬼差、判官、十大陰帥等皆在這裏鎮守、辦案。

判官府內,一位身着紅色官袍,面目猙獰,皮膚髮黑的中年人正端坐在案前。只見此人一手拿着一本黑色的書簿,另一隻手拿着一支紅黑兩色的毛筆,正在書上勾畫着什麼。

正在這時,身着黑白兩色官府的高大男子竟從門外急匆匆的走了進來。定睛一看,來者不是旁人,竟然正是曾與童言有過一面之緣的黑白無常。

他們走到紅袍人的跟前,接着恭敬的行了一禮道:“我等黑白無常,拜見崔判官!”

崔判官?難道這紅袍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四大判官之首,崔珏崔判官?

紅袍中年人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兩位無須多禮,不知何事來此?有話還請直說吧!”

白無常聽此,立刻開口道:“崔判官,那人來了!”

崔判官一聽此言,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接着確認道:“真的來了?現在在哪兒?”

“幽冥山!”

“什麼?他怎麼會在幽冥山?他不是該往血盆苦界而來嗎?”

白無常搖了搖頭道:“屬下也是不知!崔判官,不知是否需要派人將他擒來?”

崔判官聽此,呵呵一笑道:“人都已經來了,不急在一時。好戲,終於要登場了。哈哈……”

他們口中所說的人到底是誰呢?難道是童言?如果真是的話,事情恐怕變得越來越複雜了。後面還會發生些什麼呢?我們下章接着說!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童言已經閉關了整整七天。 這幾天裏並沒有鬼獸再來搗亂,可幽冥山也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安寧。

只因爲萬鬼之厄這個小傢伙的出現,徹底將幽冥山攪合的是雞犬不寧。幽冥山上的鬼獸就如同遇到了天敵一般,時不時的在山林中抱頭鼠竄,熱鬧非凡。

龍戟把這些看在眼裏,可他也無法改變什麼,畢竟他心裏清楚,他根本就不是萬鬼之厄的對手,還是別多管閒事的好,不然自己恐怕也會有危險。

在經過幾天的等待之後,童言終於順利的出關了。踏出狹小石洞的那一刻,他的臉上洋溢着輕鬆的笑容,看來這七天的時間裏他的收穫不小。

青冥一看童言從閉關的石洞裏走出,趕忙快步迎了上來。

“小童,你出關了啊。怎麼樣?傷勢徹底痊癒了嗎?”

童言聽此,笑着點頭道:“已經痊癒了,不僅如此,修爲還稍稍提升了一些。”

青冥聞此,哈哈一笑道:“好,那我就不用擔心了。小童,既然我們的傷勢都已經痊癒了。你看什麼時候離開這兒?”

童言知道青冥是急着去背陰山尋找那條火龍,所以直接點頭應道:“隨時都可以,不過還是最好等龍戟大哥回來,咱們跟他告個別再離開吧。另外……另外我有點兒餓了,有吃的東西嗎?”

他這邊話聲剛落,洞府外便響起了龍戟的大笑聲。

“童言老弟,我就知道你出關一定會餓。我採摘了一些靈草,還有一些露珠,應該足夠你填飽肚子了。”

童言和青冥聽此,立刻尋聲看去,一眼就看到龍戟風塵僕僕的走了進來。

看他手裏提着靈草,端着裝水的石碗,童言趕忙迎上前去。

“龍戟大哥,多讓你多費心了。這段時間,一直都麻煩你,小弟無以爲報,就給你鞠一躬吧!”說着,童言立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龍戟一看,趕忙阻止道:“童言老弟,你怎麼這麼見外。別看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早已將你和青冥兄當成了朋友。朋友之間,不必客氣。好了,你快點兒吃東西吧。”

看着他遞過來的靈草和裝滿黑色露水的石碗,童言終於感激的點了點頭。

童言是真的餓壞了,他雖然不是普通人,可如果不吃飯,仍舊受不了。在這一點上,青冥要比他強得多。可能青冥是青龍後裔的緣故,就算是一個月不吃飯,他現在都感覺不到什麼。

龍戟看着他狼吞虎嚥着,不由得笑了起來。“童言老弟,你閉關這幾天可有什麼收穫嗎?”

童言將嘴裏的靈草嚥下,點頭答道:“收穫還是有一些的,你看我身上的傷不就都好了嗎?”

龍戟呵呵笑道:“是啊,這已經是很大的收穫了。對了,童言老弟,你對鬼獸可有了解?你閉關的這幾天,幽冥山上來了一頭全身血紅,長着六條腿的鬼獸。那鬼獸甚是了得,連我都不是它的對手。我從未見過這般鬼獸,不知你是否識得這種鬼獸?”

童言聽此一愣,轉念一想,立刻問道:“龍戟大哥,那鬼獸在哪兒?可否帶我去看看?”

龍戟聞此,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應聲道:“可以是可以,不過那鬼獸兇猛異常,可不要傷到你纔好啊。”

童言微微一笑道:“無妨,有你和青哥在,那鬼獸就算再厲害,又能奈我何呢?”

龍戟聽此,點了點頭道:“好,那等你吃完,我就帶你們去看。”

童言輕嗯了一聲,隨即繼續大口的咀嚼着嘴裏的靈草,可腦子裏卻胡思亂想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填飽肚子的童言,立刻和青冥龍戟一道走入了幽冥山的深處。

他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見見龍戟口中所說的鬼獸,其實就因爲他料想那鬼獸就是萬鬼之厄。萬鬼之厄有多厲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能在幽冥山上橫行無阻,除了萬鬼之厄,他真的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鬼獸了。

另外龍戟也已經說了,那鬼獸是在他閉關的那幾天出現的,在時間點上跟萬鬼之厄脫離他的肉身時期又十分吻合。不是它,又會是什麼呢?

跟在龍戟的身後,三人在山林裏轉了好幾圈。可找來找去,也不見那萬鬼之厄的蹤影。

龍戟有點兒鬱悶了,這平時不想見到它,總是能撞見,現在想找它,反而找不到了。這不是誠心跟自己做對嗎?

他有些抱歉的看向童言和青冥,然後尷尬的道:“也不知道那鬼獸跑到哪兒去了,也許是吃飽了,躲起來睡大覺了!”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應該是這樣了,好了,咱們還是先回去,明天再來找吧。只要它沒有離開幽冥山,我們早晚能找到它。”

龍戟有些無奈的道:“童言老弟所言極是,那咱們就先回去吧。白跑一趟,唉……”

而正當三人打算返回洞府之刻,沒想到一頭長得像狼的鬼獸竟從不遠處的青石後跑了出來。

這鬼獸全身灰毛,就跟我們常說的大灰狼十分相像。不過讓人有些驚訝的是,這灰狼鬼獸竟然長着三隻眼,而且每一隻眼睛都是白色的。

龍戟一見它走上前來,當即橫身擋住童言和青冥,然後高聲喝道:“三眼老怪,你來這裏做什麼?”

三隻眼的灰狼聽此,立刻口出人言道:“龍戟,你犯不着擔心。我來這裏,沒有惡意,只是見你們一直在四處尋找着什麼,所以過來通知你們一聲罷了。”

龍戟聽此,冷冷一笑道:“通知我們?你會有那麼好心?來吧,說來聽聽,你到底要通知我們什麼事兒?”

三隻眼的灰狼嘿嘿一笑道:“你們是在找那頭紅色小獸吧?我知道它在哪兒,有興趣知道嗎?”

龍戟冷哼一聲道:“你既然知道,那就說出來,難不成還想讓我跪下來求你嗎?”

三眼老怪搖頭笑道:“跪地磕頭就算了,我之所以現身,當然是想告訴你們的。那頭紅色小獸已經被人抓走了,此刻估計已被帶往鬼門關了!”

此言一出,童言不由得心頭一顫。萬鬼之厄難道被人抓走了?可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呢? 童言聽此,眉頭一皺,當即急聲問道:“被抓走了?被什麼人抓走的?”

三眼老怪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是誰,反正是幾個很厲害的鬼差。 你們若是想找,那就快點兒向鬼門關的方向去追吧。若是它被帶往了酆都,你們就算想救,恐怕也沒這個機會嘍!”

龍戟聞此,不屑一笑道:“抓就被抓了,與我們何干,就不勞你費心了。童言老弟,青冥兄,既然那鬼獸已經被鬼差捉走了,那咱們也就不用多麻煩了。走吧,回我洞府歇着吧!”

青冥點了點頭,轉身就要返回洞府。

可童言竟搖頭道:“不行,我得救它。”

聞聽此言,青冥和龍戟都疑惑不解起來。

“小童,你幹嘛要救一頭素昧蒙面的鬼獸啊?難道你認識?”

童言點頭應道:“沒錯兒,我的確認識它。它叫萬鬼之厄,之前一直寄宿在我的眼睛裏。後來因爲跟我賭氣,所以才從我的體內跑出去了。它救過我的命,我不能讓它就這樣被帶往酆都。酆都是冥界的首府,它到了那裏一定沒命。青哥,我必須得救它。”

感受着童言灼灼的目光,青冥立刻點頭道:“它既然對你有恩,我們確實不能見死不救。可我們能是那幾個鬼差的對手嗎?萬一被他們發現我們兩個大活人在冥界,會不會也拿我們治罪呢?”

童言眉頭舒展,接着輕笑一聲道:“早晚都要跟他們交手,難道還躲得過去嗎?我們來這裏不就是爲了救人嗎?救一個也是救,多救一個又何妨?我倒要看看,這地府的鬼差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青冥聽此,哈哈一笑道:“你說的對,是我想的複雜了。我們來這兒,不就是爲了與酆都爲敵的嗎?索性就拿這幾個捕捉萬鬼之厄的鬼差開刀,也好讓酆都知道知道我們兄弟的厲害!”

龍戟見童言和青冥這樣說,猶豫了一會兒後,他竟然也開口說道:“兩位兄弟,我與你們也算是一見如故。你們既然要救人,那就算上我一個吧。我在這幽冥山待得太久了,這種日子我過不慣。另外,我與酆都的鬼差也有冤仇,他們不讓我輪迴,就等於要將我一輩子困在這裏。有機會對付他們,我怎能錯過?帶上我吧!”

童言和青冥相視一眼,接着點頭道:“好,龍戟大哥既然也想找酆都報仇。那我們就是同路人,此行兇險無比,如能順利救人,我等不虛此行。如若壯志未酬,死也要死在那奈何橋前!”

就這樣,在前往地府救人的路上,又多了一個滿腔熱血的龍戟。接下來,地府的平靜,很快就因爲童言他們三人的闖入,而徹底打破。而一場更大的陰謀,也漸漸的就要拉開帷幕了。

三人達成一致,幾乎沒有多少停留,便火速向着鬼門關進發了。

而令他們三人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們走後沒多時,那個被龍戟稱爲三眼老怪的鬼獸竟突然搖身一變。定睛一看,好傢伙,這鬼獸竟然……竟然黑無常變的。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難道是酆都故意引童言他們前往鬼門關嗎?而此刻的鬼門關,又到底有什麼在等待他們呢?

幽冥山與鬼門關相距五百里,以童言他們三人全力施爲的速度,不用三個小時,便已經靠近了關門關。

鬼門關跟上次童言來時幾乎沒有半點兒變化,不過在關卡的入口處,卻增添了幾名鬼差。

這幾個鬼差皆穿着黑色的勁裝,胸口繡着鬼差二字,腰間挎着鬼頭刀,看上去甚是駭人。

想讓他們行好放過通行,可能性基本爲零。如此一來,也只能硬闖過去了。

童言盯着這幾個鬼差看了看,立刻扭頭向身旁的青冥和龍戟說道:“二位哥哥,你們的修爲都比我高,等下你們多出點兒力。前方一共八個鬼差,你們一人對付三個,我對付兩個。我會想辦法挾持一個,記得不要殺人,只需要保證我們能安然通過便可以了。”

青冥和龍戟聽此,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三人沒有耽擱,隨即悄無聲息的向着鬼門關摸去。好在這鬼門關的一側有一塊大石頭,躲在石頭後面,這幾個鬼差倒也無法及時察覺。

鬼門關新增的鬼差明顯還不適應在這裏站崗,其中一個有些面黃肌瘦的鬼差有些不悅的向旁邊的大胖子抱怨道:“我說胖哥,咱們一直都在酆都當差。這七爺八爺好端端的爲什麼要把我們給調到這來看門呢?難道最近有什麼厲害的鬼要來鬼門關?”

大胖子鬼差聽此,搖了搖頭道:“上面的吩咐咱們照做就是了,問他們,他們也不會說的,還是別自找沒趣了。我估摸着這也是暫時的,也許不要兩天,咱們就給咱們調回去了。耐心點兒吧!”

瘦子鬼差聞此,輕嘆一聲道:“我在這裏站崗是沒有問題的,可我那娘子估計會抱怨啊。你不知道,我隔壁那王大牛,早就盯上我家娘子了。真擔心我不在的這幾天,我這頭上會不會多出什麼綠色的帽子。唉……”

大胖子鬼差聽言,呵呵笑道:“你那娘子不就是以前醉紅樓的頭牌嗎?你頭上的綠帽子不少了,多一頂又算什麼呢?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大不了休了她,你再娶一家姑娘就是了。”

瘦子鬼差撇了撇嘴道:“再娶是可以的,但問題是我錢都給她贖身了。再想找,也沒錢找了啊。要不你借我點兒?”

“借你?拉倒吧,我家那母夜叉看錢比命都重,我也是個窮鬼啊。不過聽說在這鬼門關倒是一個肥差,這沿途過往的鬼魂可都帶了不少銀子呢。只要從每一個鬼的身上刮點兒,都夠咱們一個月的俸祿了。”

瘦子鬼差一聽,眼睛都直了,趕忙問道:“胖哥,真有這般好事兒?那我可得多在這裏當班幾天。回頭之後,我再納一房小妾,那日子得多美啊。嘿嘿……”

就在他們在這裏美滋滋的暢想未來之刻,童言他們三人終於靠近了。

可就在三人即將動手之刻,不曾想一隻鬼正好從遠處慢慢的飄來了。

童言無意間掃了一眼,這一掃不要緊,他竟猛地雙眼一瞪,然後身體也跟着顫抖起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隻鬼竟然是……竟然是他!

童言看到的鬼到底是誰呢?下章爲大家揭曉!

ps:先更兩張,8點前還有一章! 青冥一看童言臉色不對,立刻伸手拉了他一下,然後輕聲提醒道:“小童,這馬上就動手了,你愣着做什麼?”

童言並沒有理會他,而是繼續盯着前面不遠處的鬼魂。

青冥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順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可沒想到的是,他這一看之下,竟然也愣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