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閃電比之前那道更加粗大,聲勢也更加煊赫,只一擊就打破了陳到身上的通靈盾。陳到終於睜開雙眼,捏了個法訣喝道:“貪!惡!嗔!癡!***!”

隨着陳到念出六字真言,他手中出現六個巨大的光字,這些光字和閃電碰撞在一起,雖然接連被擊破,但也極大消耗了閃電的能量。當六字真言被閃電徹底擊毀,閃電已經不足爲慮,陳到隨手就將其滅去。

看到這一幕,小新震驚不已,一道法術脫口而出:“魔魂六音迷心術!”

有一種邪惡到極點的法術,以生魂爲養料,汲取生魂記憶和情緒,轉化爲法術,這就是魔魂六音迷心術!而魔魂六音迷心術則源自於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這門法術原本就是爲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鋪路的輔助法術,修煉它,就可以減少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走火入魔的危險,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既然陳到用出了魔魂六音迷心術,不消說,他一定修煉了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這門邪惡歹毒的魔功,以人類生魂爲法術根基,簡直是人道天敵。但凡是通靈中人,只要見到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人,無不除之而後快!

小新早就聽說過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大名,她實在沒想到在這裏竟然真的遇到了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既然知道陳到修煉的是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那麼許多事情都可以解釋的通了,難怪陳到殺人無數,因爲他要吞噬生魂修煉道法!

看着一道粗如水桶般的電蛇從天而降,小新有了明悟,難怪會有閃電霹下來,這是陳到在渡劫!

天道倫常,人道合該昌盛!就連通靈十三大派都不敢違背,十三大派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守護人道根基。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爲毀滅而生,這門道法大成的代價,是毀滅整個人間界,滅亡全部人類! 顧少的天價前妻 修煉這門道法,怎能沒有劫數?

對於陳到來說,閃電是天道之劫,小新就是人道之劫!

此時陳到境界不深,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也只是突破了第一層,第二層尚未圓滿,因此天道劫數威力不大,只有三道閃電,雖然威力一道比一道更大,但應付下來料想不成問題。他需要考慮的是,渡過天道劫數之後,怎麼應對小新這個人道劫數。

小新運轉渾身法力,盡皆轉化爲九真神光,她虎視眈眈蓄勢待發,只要天道劫數完畢,立刻就會對陳到發起致命一擊!

小新心裏有一種覺悟,她下山闖蕩人界,隨性而爲,一路來到海京市,並非巧合,而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擊殺陳到,這是天命註定的安排!

殺!殺!殺! 小新殺心大起,但她並未靠近陳到,因爲天道劫數還在繼續。

最後一道閃電,水桶般粗細,這樣巨大的閃電,即便是一輛坦克也能電成灰燼!然而這道閃電只有純粹的殺傷力,對於通靈師來說並非難以抵禦。

譬如通靈聖師衝擊大聖時的紫霄神雷劫,大魂魔晉升天魔時的九霄玄都高上神雷,還有其他五行雷劫,四象天雷等等,但凡有個名頭的劫數,那威力就無可名狀,世人難以想象。

陳到引發的天道劫數,這三道閃電卻連個名字都沒有,乃是最不入流的天道劫數,這是因爲他境界太低的緣故。

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吞噬一個生魂入門,正對應通靈人的境界,吞噬百人生魂修成第一層,相當於初階通靈師,吞噬一千生魂修成第二層,正對應着中階通靈師。

陳到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吞噬了千餘生魂,堪堪突破到了第二層,小新恰巧和他同樣境界!正是因爲感應到了小新的境界,陳到才覺得十分棘手。境界相同的兩個人,一個養精蓄銳,一個應對天劫消耗極大,這動起手來哪裏還有陳到的活路?

只是形勢緊急,已經由不得陳到多想,最後一道閃電降臨,同時他吞噬上千生魂的隱患也一併爆發了出來!

無數人聲在陳到腦海中迴盪,使得他幾乎要發瘋,甚至差一點放棄抵抗,就那麼任由閃電霹死!千鈞一髮之際,陳到怒喝一聲:“六道魔音,給我破!”

陳到放棄了自身所有防禦,集中全部精神運轉魔魂六音迷心術,一舉將吞噬生魂所遺留的記憶和情緒轟出了體外!這些生魂怨氣無盡,記憶碎片正要繼續糾纏陳到,然而此時至剛至陽的天道劫數也降臨了!

“刺啦!”

閃電劃過之處,一道濃郁黑煙浮現,隨後被風一吹而散。糾纏陳到良久的生魂反噬,就這麼被破解了!

陳到神智猛地清明,渾身法力運轉自如,再無一絲滯礙,他長嘯一聲,幻化出一隻黑色巨手,一把捏住了閃電長蛇!

黑色巨手被閃電燙得直冒黑煙,但閃電始終都沒能掙脫!

這黑色巨手是陳到的獨門絕學,他苦修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後來結合所學鷹爪功,自創出了這一招擎天手!擎天之手,捏爆一道閃電又有何難?

陳到被生魂反噬得痛苦不堪,他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不僅沒有想辦法應付生魂的反噬,反而強行突破境界,或許是福大命大,竟然真的被他給成功了!如今不但生魂反噬的危險消弭一空,自身境界也穩固了下來,現在正是他最爲自信,最爲強大的時候!

天道劫數的閃電對於普通人來說不啻於災難,但在陳到面前就顯得不夠看,僵持了片刻,這道巨大的閃電就像死蛇一樣,被陳到活活捏爆!無數電火花四散爆裂,就像放了一場盛大的煙花。

陳到仰天長嘯,氣衝寰宇,一時間意氣風發,好不得意,卻不想此時一道神光掠過,還未近身就激盪起空氣中無數波紋。陳到嚇了一跳,急忙化作一道黑煙遁出了神光籠罩的範圍,再現出身來已經在十米開外,他沉着臉說:“小丫頭,你一定要自尋死路嗎?”

小新朗聲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何況你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乃是人道公敵,我今天必殺你!”

陳到冷笑一聲:“狂妄!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上清九真神光!”

小新大喝一聲,兩道神光自手中出現,如同螣蛇飛空,繞向了陳到。陳到表面囂張,實際上一點都不敢大意,他召出擎天手,和小新的上清九真神光鬥在了一起。

上清九真神光訣源自於通靈十三篇,通靈十三篇則是所有通靈法術的總綱,傳承於上古時期的通靈大聖!作爲上清派的鎮派法術,上清九真神光訣的威力自然不容小覷。然而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也非同凡響,這門道法乃是大聖門徒成不歸所創,精深之處或許比之上清九真神光訣稍遜,鬥法狠毒之處卻猶有過之。

陳到經歷天劫,法力消耗很大,小新則養精蓄銳,但陳到的法術兇狠,一時間兩人鬥了個旗鼓相當,竟是誰也奈何不得誰。

劉雨生躲在一堵牆後面,將全身法力縮爲一點,並運轉九天十地搜魂法隱藏了自己所有的氣息,這樣能保證他不被戰鬥中的兩個人發現。劉雨生和小新前後腳來到這裏,他親眼目睹了陳到渡劫的過程,隨後兩人的戰鬥場面更是一點都沒拉下。

劉雨生現在心裏慶幸萬分,他已經數次撫摸胸口,直到現在心跳依然有些快。讓劉雨生感到慶幸的原因有兩點,第一是因爲沒想到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修煉起來是這般艱難,吞噬生魂提升境界固然輕鬆,然而境界提升的代價竟然是要渡天劫!還要成爲人道公敵,被全天下所有通靈師追殺!劉雨生慶幸自己沒有急着吞噬生魂,沒有提升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層次,不然的話不用陳到動手,天劫就能把他霹死了。他哪有陳到這麼雄厚的法力積蓄? 種仙根 拿什麼去應對天劫?

慶幸的第二個原因,則是劉雨生努力修煉九天十地搜魂法,這是他做過最正確的一件事,並且給他帶來了豐厚的回報。如果不是九天十地搜魂法修煉小有成就,因此感受到了小新的存在,他要怎麼面對突破了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第二層的陳到?

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突破到第二層的陳到,舉手投足間威力無窮,如果不是劉雨生靈機一動,裝傻充愣地設計吸引了小新前來頂缸,那麼陳到轉過頭來,就能像碾死一隻螞蟻那樣碾死他!

現在劉雨生心中,除了慶幸和後怕,還有強烈的危機感,這危機感並非之前那樣來自於陳到,而是來自於小新。

小新面對陳到的態度,已經表明了通靈十三大派,對於所有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人都是斬盡殺絕的宗旨!劉雨生修煉了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雖然只是入門而已,但畢竟還是修煉了,這就意味着他要想活下去,以後也要像以前的陳到一樣,如同下水道里的蟲子般永遠暗無天日。

一旦暴露,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就在劉雨生潛伏起來,暗自擔心的時候,小新和陳到的戰鬥有了新的變化。

陳到似乎法力不濟,開始處於下風,並且他出手章法有些混亂,隨時都有可能崩潰。小新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不由得興奮起來,兩道神光也越發耀武揚威,將陳到的擎天手打得黑氣四散。

片刻之後,陳到大喝一聲,擎天手猛地擴張,鋪天蓋地一般砸將下來,彷彿要把小新砸成肉醬!小新見狀不驚反喜,因爲這意味着陳到已經黔驢技窮,她捏個道決,上清九真神光分化,兩道變四道,四道變八道,八道變幻萬千,無數神光迎頭衝上,生生將擎天手給打了個粉碎。

陳到悶哼一聲,身子一扭便躍到半空,遁光一展做勢欲逃。小新哪能容陳到逃走?修煉了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人道公敵,萬萬不能就這麼放過,她正要施展飛空之法追上去,卻在這時忽然聽到劉雨生的尖叫聲。

“救命啊!小新,快救我,好多大蟲子!”

小新扭頭一看,只見劉雨生狼狽不堪地跑了過來,他身後有一片黑色狂潮,仔細看去,果然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巨蟲。

那黑色巨蟲長有一米,無頭無尾亦無足,如同蚯蚓一般,但彈跳有力,速度快如疾風。小新大吃一驚:“食心蟲?”

上清派這種傳承悠久的名門大派,門中弟子不光境界穩固法力高強,最重要是見聞廣博,對於通靈界種種祕聞如數家珍。食心蟲這種早就應該滅絕了的毒物,小新卻一眼就能認出來,這就是得益於上清派對門中弟子的教導。

這個時候陳到的遁光已經展開,如果再耽誤一下,他就能飛遁而走,追之不及,可是小新衡量再三,終究沒有去追陳到,反而轉過身來準備對付食心蟲。十三大派的通靈師以維護人道穩定爲己任,至少明面上是這樣的,所以小新沒怎麼考慮就做出了最穩妥的選擇。

陳到逃就逃了,區區一箇中階通靈師,只要小新通告師門,自然有專業人士會處理。通靈界傳承數千年,什麼時候也免不了野心家搞風搞雨,通靈十三大派一直屹立世間不倒,處理各種變故的手段堪稱精熟。

只要小新把陳到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消息傳回師門,不出三日,就會有降魔堂來專門處理此事。小新或許失去了殺死陳到立下功勞的機會,但她滅殺食心蟲,拯救人道危機,這是更大的功勞。

食心蟲氾濫,對通靈師無甚威脅,對於普通人來說卻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小新沒有去追陳到,反而轉身對付突然出現的食心蟲。本應該逃走的陳到見狀不僅沒走,還停下遁光在那裏破口大罵:“劉雨生,壞我好事,我要吞了你的生魂,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劉雨生擡頭看了看,一臉迷茫地說:“他怎麼忽然變得這麼恨我?”

小新也納悶,她瞅瞅劉雨生,又瞅瞅陳到,不太有把握地說:“可能是因爲你臉黑吧。”

劉雨生無奈地攤了攤手,表面上十分委屈,其實心裏暗自得意。陳到這麼仇恨劉雨生的原因,當然沒有那麼簡單,所謂劉雨生壞他好事,是因爲劉雨生實打實的破壞了他的殺招。

陳到和小新久戰不勝,但他老奸巨猾,悄悄埋伏了後手,一邊以擎天巨手和小新的神光抗衡,一邊分出法力佈置了一道魔魂六音迷心術。這道魔魂六音迷心術就埋伏在空中,陳到故意賣個破綻,假意遁走,這時只要小新動了追擊求勝的心思,那就產生了慾念,她追擊的過程中碰到魔魂六音迷心術,立刻就會中招!

魔魂六音迷心術專門針對人心中的六種情緒,只要被侵入心神,那就會變得渾渾噩噩,除非境界高出施法者太多,或者有專門守護心神的法術,不然的話那真是不死也要扒層皮。

然而令陳到沒想到的是,小新眼看就要上當,劉雨生卻突然衝出來破壞了他的計劃!

難道,是巧合?

當然不是巧合!

劉雨生沒有那麼高明的眼力,小新尚且看不出魔魂六音迷心術的陷阱,他更沒那個本事,但劉雨生了解人心!他知道陳到一定不會逃走。

所謂將心比心,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劉雨生也修煉了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所以,他能體會到陳到的心情,換做劉雨生是陳到,他知道現在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殺死小新,殺死這裏的所有人,然後遁走他鄉。

喜耕田 一旦小新沒死,那麼以後就要面對源源不斷的追殺者,來自於十三大派的精英弟子們,說不定會把陳到當成小BOSS來刷,你刷一波,我刷一波,增加經驗以便於順利升級。陳到打了小的,就會惹來老的,還有更可怕的降魔堂,那些非人的可怕存在!

這樣噩夢般的生活,陳到當然要極力避免!所以,他怎麼會逃走?那麼很明顯,陳到做出要逃走的態勢,那就肯定有陰謀!

站在劉雨生的立場上來說,他巴不得陳到和小新打得天昏地暗勢均力敵,最好兩人同歸於盡,那就謝天謝地了。無論是陳到輕鬆殺死小新,還是小新輕鬆殺死陳到,對於劉雨生來說都是難以接受的結果。

況且小新殺死陳到,好歹爲劉雨生解決了心頭大患,消去了生死危機,倘若是陳到殺死了小新,那接下來要死的就是劉雨生,絕對沒有僥倖。

因此劉雨生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他引出食心蟲追殺自己,成功吸引了小新的注意力,就此讓小新躲過了一劫。

小新沒有追擊,沒有中招,陳到就尷尬了,他倒是可以就這麼逃走,然而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事情被傳出去,就會被整個通靈界通緝,成爲所有通靈師欲除之而後快的倒黴蛋,到那時候下場之悽慘,簡直想都不敢想。

陳到此時恨極了劉雨生,一切都是因爲這個可惡的混蛋!如果不是劉雨生當初盜走魔鷹圖,那陳到就不會損失了徒弟王四,更不會在劉氏莊園受傷;如果不是因爲劉雨生髮布十個億的懸賞令,陳到在甜水巷的修煉就會悄無聲息,哪裏會引來小新這麼難纏的敵人? 看着劉雨生那張臉,陳到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他二話不說,甩手就是一招太上洞神大擒拿手。

太上洞神大擒拿手是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中極爲惡毒的招式,威力並不大,但對於境界受到壓制的人來說,一旦被擒拿住,就會四肢崩斷,全身筋骨盡碎,受到無邊的痛苦,簡直生不如死。

可以說太上洞神大擒拿手就是專門虐待弱者的法術,陳到和小新對敵的時候用不到這一招,對付劉雨生正好。劉雨生現在只是區區通靈人,相差兩個大境界,法力天差地別,一體擒拿之後,怎麼也能出口惡氣!

太上洞神大擒拿手和擎天手看上去頗爲形似,都是黑煙凝聚成的手掌,不過太上洞神大擒拿手速度快,威力小,一經發出,幾乎是眨眼間就來到了劉雨生頭頂!

劉雨生早就防備着陳到,吞噬王四的靈魂之後,他對陳到的極爲了解,深知其睚眥必報的狠辣性子。不過劉雨生並未和陳到硬剛,別說他境界不足,根本不是陳到的對手,就算他法力深厚,能夠頂得住,他也不會那麼做的。

“救命!”

劉雨生故做驚慌失措的樣子,跑到小新身後大喊大叫。

這一招果然奏效,小新隨手一道神光,就把太上洞神大擒拿手給擊破,她不屑地看了陳到一眼說:“還敢在我面前行兇,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陳到三番五次受挫,兇狠的性子被激發出來,惡狠狠地說:“好好好,上清派的小賤人,我倒要看看,你是要殺我,還是要保他!”

陳到自懷中掏出那個裝着食心蟲王的小瓶,輕輕敲了兩下,瓶中的食心蟲王頓時發出一陣吱吱的尖叫聲。食心蟲族羣之間有着某種不爲人知的聯繫方式,陳到通過食心蟲王對所有的食心蟲發出了訊號,只見黑壓壓的食心蟲羣忽然停止,齊刷刷調轉方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小新見狀心驚不已,連忙調動上清九真神光,望空一拋,落下時變成一個巨大的圓環,圓環落在地上,圈住大片食心蟲。神光所化圓環似有火焰蒸騰,發出炙熱高溫,同時逐步縮小包圍圈,被圈在中間的食心蟲避無可避,齊齊發出吱吱的慘叫聲,不多時就全都化成了灰燼!

然而食心蟲密密麻麻,數量何止成千上萬?何況收到信號之後,食心蟲不再聚集,反而越來越分散,小新用神光化成的圓環威力雖大,一次也就只能消滅大約百分之一的食心蟲而已。事態已經嚴重失控了,若是讓這些食心蟲四散逃離,恐怕整個海京市會變成一座無人的空城,所有人都會被食心蟲吞噬掉!

小新有些緊張,法力已經鼓盪到了頂點,上清九真神光分化無數,可是這個時候陳到又來搗亂,他發出擎天巨手,一擊就打破了數道神光。

“哈哈哈哈,一隻食心蟲就能引發人道恐慌,這無窮無盡的食心蟲氾濫之後,人道毀滅在即!睜睜看着人道根基被毀,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陳到狂笑着說道。

小新神情嚴肅,抿着嘴角不停激發神光,盡全力阻擋着食心蟲的擴散,同時還要應付陳到的攻勢,沒幾下就額頭見汗。饒是如此,面對陳到的叫囂,小新朗聲回道:“天道有輪迴,人道有劫難,我輩通靈師,只要順應天心,盡力就好。你這魔頭,攪亂人道根基,自然會有報應,你放出食心蟲造成的人道災難,與我有何干系?你當我傻嗎?”

表面上通靈十三大派都以維護人道爲己任,但上清派教導門下弟子的時候,卻強調道法自然,人間自有興衰劫難,通靈師眼中應該唯有大道。

上清派的這種思想在通靈界其實頗有市場,通靈師們很是認同這個理念。

打個比方來說,人道好比莊稼,通靈師則是農夫。村東頭老李家的麥田被人點着了,我家裏有水,但我救也可以,不救也可以,全看心情,反正老李家失火不影響自家收成。至於老李家的損失,誰點的火誰負責,跟我有什麼關係?

嚴格來說,普通人在通靈師眼裏類比豬狗,雖然不至於可有可無,但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重要。要知道在上古時期,人類根本就是通靈師豢養的寵物,生殺予奪予取予求。所謂的物競天擇,能夠呼風喚雨飛天遁地的通靈師,已經不算廣義上的人類了。

陳到是野路子通靈師,機緣巧合得到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之後,就一直埋頭修煉,他對於通靈界的種種規則不甚了了,因此拿食心蟲來要挾小新,實際上是走了一步臭棋。陳到本想用食心蟲擾亂小新的心神,一邊用法術騷擾,一邊消耗她的法力,沒想到小新轉眼就識破了這一點。

“嗖!”

小新百忙中捏破一道火符,立刻就有絢麗的煙花騰空而起,在空中爆開了一個巨大的五彩圖案!

上清派獨有的求援火符!

此符一出,方圓數百里之內,但凡是通靈十三大派的弟子,都會前來支援,無有不應!

陳到對火符卻不在意,冷笑着說:“你是不是傻?這裏是七煞門的地界,七煞門封閉山門,外面一個弟子也沒有,你要向誰求援?”

小新微微一笑:“你怎麼知道我是一個人出山?上清派本次到人界歷練弟子共有七人,都是從七煞門的地盤開始。七煞門封閉山門,但十三大派同氣連枝,這裏一方人道的安穩,自然有我們這些同道來幫忙穩固。”

陳到瞬間面色如土,他真是疏忽大意了,十三大派統治整個通靈界,門下弟子多如牛毛,走到哪兒都是成羣結隊,不知多少妖魔鬼怪都倒在這幫菜鳥的升級之旅當中。小新身爲上清派嫡傳弟子,出門歷練怎麼會孤身一人?她的同門必定距此不遠,恐怕看到火符信號之後,很快就能趕到這裏!

留給陳到的時間,不多了。

如果不能在支援到來之前殺死小新,殺死在場的所有人,那陳到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事情就會天下皆知,那時候的遭遇就不是一個慘字所能形容的了。

然而想要短時間內殺死小新,哪有那麼容易? 陳到臉色數變,此時他進退兩難,留下來的話,殺死小新的希望不大,還有可能會被人家召喚來的援軍給包了餃子,就這麼離開,也終究免不了一死。

以前陳到躲在暗地裏修煉,偶爾吞噬個把生魂,不驚動任何人,也不跟通靈界有任何交集,這樣才能安安穩穩過了幾十年。如果他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消息被傳出去,那麼天上地下,都再沒有容身之地。

“死也要拉個墊背的!”陳到咬咬牙,終於做出了抉擇。

此時食心蟲已經大範圍擴散開來,儘管小新不停用神光掃蕩,然而食心蟲數量實在太多,她這麼做只是杯水車薪。發出火符之後,小新一邊防備陳到,一邊默運玄功,以千里傳音之法對同門師兄弟發出警告。

食心蟲對於普通人來說威脅實在太大,雖然小新並不在意食心蟲殺人所帶來的因果,但是如果能挽救這場災難,自然也是一場功德。所以小新告訴所有同門,以甜水巷爲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放置火圈,然後由外到內燒一遍,務必要將所有食心蟲全都燒死!

發出千里傳音之後,小新也不由得鬆了口氣,這時她眼皮一跳,當即運轉上清九真神光訣,一道神光護體,堪稱萬法不侵。

“噗噗!”

爪影閃過,小新的護體神光被抓散,幸好她根基牢固,神光隨散隨生,始終未能讓那可怕的爪影得逞。

穩住心神,小新放眼望去,原來陳到用了貼身短打的招式在進攻。陳到將鷹爪手融入到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當中,創出的擎天手,不僅可以作爲法術來運用,更可以當做武功來用。作爲法術的時候,擎天手幻化成一隻黑色巨手,無堅不摧,還帶有極強的腐蝕性,當做武功來用的時候,相當於陳到的鷹爪功威力放大了千百倍!

只見陳到運爪如風,漫天全是爪影,抓得小新護體神光搖搖欲墜,空氣似乎都被撕裂,不斷髮出破空之聲。

小新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神光只能護體,一口氣提不上來,竟然沒辦法做出還擊。不過剛猛不可持久,陳到這樣狂暴的進攻,想來不能一直持續下去,他只要一泄氣,就會被小新抓到機會。因此小新不急不躁,穩穩操控護體神光,靜待陳到露出破綻。

這樣持續片刻,陳到忽然怪叫一聲,整個人如同大鳥一般飛起,從天而降直奔劉雨生!

“去死!”

原來陳到所謂墊背的人,指的是劉雨生,他幾次三番的謀劃都毀在了劉雨生的手裏,甚至可以說整個修道生涯都因劉雨生而變得支離破碎,因此對於劉雨生的仇恨更甚於小新。

陳到已經決定了,殺死劉雨生之後馬上逃走,遠遁到天涯海角!至於小新,殺不死就算了,修煉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的消息被傳出去,那也沒有辦法,有九天十地搜魂法傍身,未必就一定會被十三大派給抓到,萬一僥倖得活,總比硬撐死在這裏要強得多。

劉雨生整個人都傻了,陳到鎖定了他的氣息,強大的壓制力讓他幾乎動彈不得,眼看着兩道爪影降臨,就要把他整個人撕成碎片!

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已經沒辦法再留手了!劉雨生把心一橫,手掌一翻,一道黃色符篆亮了起來。與此同時,甜水巷外圍,黃大郎等剩餘九個倖存者,包裹着他們的火圈砰然炸裂,九個僅剩的傭兵全都被炸成了碎塊!先前所有戴着劉雨生分發手錶的人,他們死去的位置紛紛亮起黃色光點,這些光點聚集在九個火圈當中,最後九九歸一,化爲一道虛無的電光!

說時遲那時快,一切的變化就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這時,陳到已經揮舞着雙爪撲向劉雨生。本來志得意滿的必殺一擊,然而,陳到突然感到一種強烈的危機!

落下去,自己一定會死!

陳到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就算面對小新這麼強大的敵人,他也從來沒有過這麼嚴重的危機感。難道,這感覺來自於劉雨生?怎麼可能!區區一個通靈人,劉雨生有什麼本事能讓自己感覺到危險?

正因爲這莫名的危機感,讓陳到猶豫了剎那,在這剎那之間,事情又出現了新的轉機!

小新原本被陳到連續攻擊,一口氣緩不上來,始終無法做出有效的反擊,只能被動防守。想不到陳到虛晃一槍,真正的目標竟然是殺死劉雨生!小新大吃一驚,急忙散去神光,伸手一指大喝道:“疾!”

千鈞一髮之際,劉雨生身前突然靈光一閃,一把黑色油紙傘憑空出現!這傘無人操控,卻靈性十足,張開來牢牢護住劉雨生。陳到避之不及,雙手抓在傘面上,噗噗兩聲過後,指甲崩斷,傘面毫髮無損!

陳到雙手垂下,驚恐地望着突然出現的黑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早就想過小新這種名門子弟一定會有壓箱底的手段,但是這也太誇張了吧?這把黑色油紙傘,法力中正平和浩蕩無雙,而且靈性十足,這樣的寶貝,整個上清派能有幾個?爲什麼偏偏小新就帶了一個?倒黴也不是這麼個倒黴法!

陳到此時心中簡直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要是早知道小新有這樣的寶貝護身,他還打什麼打?老早就洗洗睡了啊!

陳到憤恨地望了小新一眼,卻發現此時的小新面色蒼白,身上的護體神光消失不見,看上去竟然委頓不堪!這一下頓時讓陳到大喜過望,原來黑色油紙傘這樣的寶貝不是隨便用的,境界法力不夠,強行使用這法寶,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不管小新付出了什麼代價,趁她病,要她命!殺死小新之後,說不定還能將這寶貝據爲己有……

陳到想到這裏心頭火熱,不顧手上的傷勢,放過劉雨生,轉身向小新衝去。

小新喘了口氣,勉強運起神光擋在身前,沒想到陳到瘋了一般,不顧一切迎頭撲了上來,儘管被神光打的渾身是血,但硬生生衝破了神光的防禦圈!

“死吧!”

陳到臉色猙獰,手上閃爍着寒光。 “傘來!”

小新叫了一聲,那黑色油紙傘瞬間從原地消失,再出現時正擋在她面前,恰巧攔住了陳到。

“噗!”

陳到的手抓在黑色油紙傘上,傘面依然毫髮無損,他的手整個斷裂,血肉模糊,連骨頭都露了出來。

小新雙手握住黑色油紙傘,口中喝道:“咄!”

那傘發出幽光,正中陳到胸口,一下就把他給擊飛了。

依靠黑色油紙傘逼退了陳到,小新也維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喉嚨一甜,吐了口血出來。

正如陳到所料,黑色油紙傘的確是品級極高的法寶,然而此寶不得輕用,雖然小新因爲特殊的體質從小被黑色油紙傘認可,但她並不能發揮此寶的全部威力,而且每動用一次這件寶貝,所消耗的法力就會成倍增加!如果法力不足,就會付出身體生機的代價!

兩敗俱傷!

黑色油紙傘是超出了陳到所想像的寶物,是他目前只能仰望的存在,他和黑色油紙傘硬拼了兩次,帶來的後果就是擎天手被廢,兩手全部骨斷筋折,這還不算,爲了殺死小新,他扛着傷害闖進神光防禦圈,身上已經遭受了重創!

上清派立派的根基道法,上清九真神光訣!這門道法哪裏是那麼容易對付的?這可是源自於通靈十三篇的頂級功法!

話說上古時期惡靈滅世,無數幽冥鬼物佔領人間界,凡人幾乎被吞噬殆盡,這時天降石碑,碑上刻的正是通靈十三篇!此法乃天授,擁有無盡威能。後來人們正是憑藉通靈十三篇奪回了人間界的統治權,把惡靈趕回了幽冥界。

惡靈消退,天命達成,通靈十三篇的石碑神物自晦,就此消失不見。今天的通靈界十三大派,皆是當初修習通靈十三篇的大能所留下的傳承。

通靈十三大派分別爲三聖、一仙、五煞、兩逍遙、兩混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