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只是比較走運罷了,沒有這個效果,你還不一定殺得了我。”蔣浩眼神浮現出一絲不甘,接着把刀送進了自己的胸口。

“寧肯自殺也不願殊死一搏?你這樣的人還不足以對我評頭論足!”人影走到蔣浩的屍體旁,彎下腰將他胸口處的長刀拔了出來,然後隨手丟給身後的三個本來已經死去的“住戶”。

“時間即將過半,雖然大半個小時後我有可能學分清零,但只要讓我發育起來,剩下的這些人根本不足爲慮。”人影看了看他身後的三具傀儡輕聲說道,“武器大家都有了,該給你們找些防具了。”

萬盛醒來拾取到的第一個幻球就給予了他強大的操控能力——傀儡術。

一邊完成佈告事件一邊尋找屍體的他很快將自己手下的傀儡數提升到了最大值。

幾乎完美複製本體的三具強大傀儡,的確有資格讓萬盛匹敵其餘住戶,默默發育的他,或許會成爲大逃殺後期最爲強大的怪物。

把目光放到神賜落點,許川四人進入了激烈的爭鬥環節,有意思的是,勢單力薄的金杭居然以一己之力壓制住了許川三人。

“你的毒氣領域不可能讓你支撐到拿着神賜安全離開,你臉上的慌亂已經暴露了你!”江委駒朝着全身散發綠色詭異光芒的金杭大喊了一句。

“閉起你的嘴巴,如果不是你之前坑了我一次,許川早就死了!”金杭話語透露出了一絲癲狂,自己明明得到了這麼強大的能力,爲什麼還是不能順利得到神賜。

原來,可憐的金杭在爭奪神賜的時候,向他涌來的正是莫如來,許川,江委駒三位關係牢不可分的隊友。

面對三人的步步緊逼,金杭被迫使用了自己的新底牌——毒氣領域!

原配寶典 靠近金杭十米的住戶會被毒氣侵蝕導致速度下降,長時間吸取毒氣的住戶會直接死亡。

雖然這個長時間到來之時足以讓許川三人弄死金杭,但讓人鬱悶至極的是,毒氣所造成的傷害是一段段的,只要吸入了第一口毒氣,物質輕甲便會判定你受到了威脅,會被毒氣給消耗掉。

江委駒身上的物質輕甲,便是這樣莫名奇妙的消失了。

沒了防禦和完整的移動速度,哪怕許川三人蜂蛹而上,也大機率會被金杭換掉一人。

最爲難受的是,此時三人身上還沒有恰好剋制金杭毒氣的效果。

幸好毒氣領域有時間限制,不然許川三人就虧大發了。

“哼!”金杭冷哼一聲,終究是選擇了退讓,搶奪到的神賜如果不能完全剋制許川三人,那麼等待金杭的只有死亡了。

竹馬在身邊:豪門千億老婆 此時的大逃殺才過了不到一半,金杭如果此時就死去,得到的學分估計也只是在衆人的中游。

這不是金杭想要的結果,爲了更大的利益,金杭只有選擇退讓。

“反高層陣營,今天的仇,我記下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

蕭楠從暗中劈開比試台,倒置一傾斜就把南風瑾救了回來扔給宇文舍人,自己則是在比試台還沒有徹底分開兩半之前,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情況下,率先把比試台恢復如初,這才提出質問,一系列事情雖然看似簡單,但是稍有一點差錯,光是御劍宗的弟子惡意破壞多元城的比斗這一條,不光是蕭楠會有麻煩,就是整個御劍宗所有的弟子都會受到牽連,規矩定下就是要執行的,否則都罔顧法則,那多元城本就是魚龍混雜之地,到時就更加不好管理了。

負責維持秩序的是合歡宗的舒朗真人,蕭楠最擔心的就是被這位真人識破,在質疑崔太歲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則是一直在觀察著這位金丹真人,在看到對方不及掩飾看過來的目光時,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即使相信現在用混沌之氣劈開的比試台,現在已經看不出劈開的痕迹,但是要真是疏朗真人一定要追究的話,那可真是不好辦了。

蘇逸早已經趕了過來,看到蕭楠和比試的御劍宗弟子相識,更是不顧形象的大喊大叫,讓對方為了保命早點認輸,也只當是和那人關係好,完沒有想到蕭楠竟然跑到了比試台上去,聽著蕭楠挑釁的話語,蘇逸不禁有些抓狂,總算是明白為什麽十九叔讓自己看著點她了,這多管閑事也有個限度好伐,比到時看看對象在口出狂言啊!!!

崔太歲眼看著就要把對方殺開了以絕後患,現在卻被這麽個小姑娘給打斷,還敢大放厥詞,不禁氣極笑道:「那裡跑出來的小丫頭,盡然敢在這裡撒野。」難不成御劍宗已經沒落到這種地步了,不是白痴(宇文舍人),就是不自量力(南風瑾),葯麽就是眼前這種沒有腦子(蕭楠)的人,要是這樣的話,這御劍宗也就沒落了。

「御劍宗千劍鋒蕭楠。」話音一落,人群中就有一小群人議論出聲,蕭楠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那人就住了口,想道:看來現在還真是出了大名了。

崔太歲在這多元城混的風生水起,對於外邊的事情就不是很清楚了,再者,這多元城居住的人整日里忙著多獵些妖獸,哪裡有時間關心這些離自己很遠,又不能帶來切身利益的小修士,自是不知道這議論的蕭楠到底是因何出名,但是千劍鋒出來的都不是平庸之輩,光是這一點,就讓崔太歲收起傲慢,慎重的對待起來。

「我倒是誰呢?原來是玉衡真人的徒弟,可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疏朗真人見蕭楠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小動作,破壞比試台的規矩,不陰不陽的插話道。

蕭楠知道這位真人發現了自己做的小動作救了南風瑾,至於被他看到了多少,則是不清楚了,雖然話說得不好聽,既然沒有明面上指出來,該有的禮數還是要做到的,躬身行禮道:「見過真人。」

「不敢。」疏朗真人頗有些牙咬切齒,要不是自己出聲,這還不定把自己忽視到什麽時候呢,看著是個乖巧的孩子,誰知道做事卻是滴水不漏,真是讓人不敢小瞧,不愧是從千劍鋒出來的,只是被她弄了個措手不及,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要是再把事情抖摟出來,倒顯得自己無能了,小丫頭片子,老夫記住你了。

「師兄你怎麽樣?你不要嚇我啊!」宇文舍人喊出來的話語包含著哭音,輕輕的搖晃著躺在懷中不停地往外吐著血的南風瑾。

蕭楠一看,那裡還顧得上崔太歲,轉身躍下台去,手指大再手腕上探了一下脈,清楚地知道了南風瑾因為之前的打鬥,身體已經受了重傷,又加上動用了某種秘術,讓身體內的靈力瞬間寧在一塊,提升自身實力,現在身體內的靈力已經耗盡,經脈也亂成了一團,要是不及時治療的話,萬一傷到了根基就要影響以後的修鍊了,趕緊往南風瑾口中又塞了顆機品復元丹。有催動身體內的水木靈氣凝結成的超級版輸入南風瑾體內,用靈力融化藥力,疏導滋潤南風瑾破壞嚴重的經脈。

宇文舍人真是被南風瑾嚇怕了,見到蕭楠年紀還不如自己大,正在不停地往南風瑾身體內輸送靈力,不放心的看著她,問道:「你行不行啊!」

蕭楠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又見過宇文舍人打擂台,在心中早已經認定,這就是個不靠譜的主,要不是他自己犯蠢,南風瑾也不會傷這麽重,沒好氣的道:「總比你行。」

蘇逸見二人還在那鬥嘴,旁邊的崔太歲虎視眈眈,趕緊上前護在蕭楠身邊,防止有事發生。

隨著蘇逸的動作,人群中又走出幾名身著御劍宗服飾的修士,手中握著劍,一幅隨時出手的防禦狀態,自動的在蕭楠和宇文舍人三人圍在中間,保護的意味不言而喻。

崔太歲見現在就算是留下來,也在這摩多御劍宗手底下討不得好,再加上南風瑾已經被打下了擂台,也算是自己贏得了比賽,當時沒有及時出手,現在要是再動手的話,不佔理不說,就算是圍觀的人也不會站在自己這邊,現在雖然沒有殺了南風瑾,只是重傷,好處是這樣也讓南風瑾身後的人說不出來什麽,就算是眼不下這口氣,也只會讓這小子自己動手,拿自己的勝算也大些,心裡的小九九打得劈啪作響,臨走前放下狠話道:「崔爺在比試台上從不留活口的,便宜你小子了,哼!」

疏朗真人眉頭一皺,原本沒想著就這樣算了的,正被在激一激那崔太歲,只是現在比試的正主都走了,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駕著遁光消失在了原地。

眾人見已經沒有熱鬧好看,也稀稀拉拉的陸續走了出去,沒多大會,廣場上只剩下御劍宗這一行人。

蕭楠把水木兩種靈力凝結在一起,這樣療傷的效果雖好,但是耗費的靈力將是原本的兩倍,在連續的輸送之下,隨著身體內的經脈恢復的越多,蕭楠臉色蒼白,掛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蘇逸見蕭楠收功,關心的上前一步,問道:「妹妹。你現在怎麽樣?」

其他守候在外邊的御劍宗弟子,雖然和蕭楠不是很熟,但是器峰峰主的寶貝徒弟宇文舍人還是認得的,再加上御劍宗的弟子一向追求的就是力量,也頗為護短,留下來守護,也算是為了同門之意和蕭楠千劍鋒的名頭,現在見南風瑾面色紅潤,一副熟睡的摸樣,就知道全賴蕭楠之功,再加上蕭楠的臉色確實難看,不由得面漏擔憂。

蕭楠見蘇逸和眾同門如此,心中劃過一股熱流,疲憊的搖了搖頭,安撫的道:「無事,只是身體內的靈力消耗的厲害了些,宇文師兄,先把南風師兄帶回去吧,南風師兄只需靜養一兩日就行了。」

宇文舍人這才反應過來,這還在廣場上呢,趕緊把南風瑾背在身上,道:「師妹,那我先帶師兄回去了,改日再登門拜謝。」有轉過身來,恭敬地對著其他的幾位御劍宗師兄躬身行禮道:「多謝幾位師兄相護。」

「不必多禮,都是師兄弟,應該的,先回去吧!」

蘇逸架著蕭楠和御劍宗的同門拜別,只剩下兩人的時候忍不住抱怨道:「妹妹,你救同門沒錯,但是也別把自己給搭進去了,我看那疏朗真人看你的眼光頗為不善,你可要小心點。」

農女傾城:冷王寵翻天 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小動作救了南風瑾。雖然目前還沒有人注意到,但是以金丹真人的驕傲,被個晚輩這樣□□裸的打臉,能高興才怪呢,這話當然不能對蘇逸說出來,只得敷衍道:「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明天下午的時候,傳送陣才會開啟,這段時間你就在房間里修鍊,不要再出來了。」想到只一會的功夫,蕭楠就把自己弄成這樣,不放心得道。

「知道了。」

回到客棧,蘇嫣見蕭楠臉色發白,不明白兩人明明是去看別人比試的,怎麽會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但是和蕭楠還有心結,並沒有出口詢問,只是關心上下打量了蘇逸一眼,那他渾身上下並無不妥之處后,這才放下心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樣看著蘇逸。

蕭楠見兩姐弟還有話要說,礙於自己在場,並沒有出口,識趣得道:「我先回去休息了。」說完不待蘇逸回答,就自顧的回了房間。

第一百二十七章:

蕭楠從暗中劈開比試台,倒置一傾斜就把南風瑾救了回來扔給宇文舍人,自己則是在比試台還沒有徹底分開兩半之前,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情況下,率先把比試台恢復如初,這才提出質問,一系列事情雖然看似簡單,但是稍有一點差錯,光是御劍宗的弟子惡意破壞多元城的比斗這一條,不光是蕭楠會有麻煩,就是整個御劍宗所有的弟子都會受到牽連,規矩定下就是要執行的,否則都罔顧法則,那多元城本就是魚龍混雜之地,到時就更加不好管理了。

負責維持秩序的是合歡宗的舒朗真人,蕭楠最擔心的就是被這位真人識破,在質疑崔太歲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則是一直在觀察著這位金丹真人,在看到對方不及掩飾看過來的目光時,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即使相信現在用混沌之氣劈開的比試台,現在已經看不出劈開的痕迹,但是要真是疏朗真人一定要追究的話,那可真是不好辦了。

蘇逸早已經趕了過來,看到蕭楠和比試的御劍宗弟子相識,更是不顧形象的大喊大叫,讓對方為了保命早點認輸,也只當是和那人關係好,完沒有想到蕭楠竟然跑到了比試台上去,聽著蕭楠挑釁的話語,蘇逸不禁有些抓狂,總算是明白為什麽十九叔讓自己看著點她了,這多管閑事也有個限度好伐,比到時看看對象在口出狂言啊!!!

崔太歲眼看著就要把對方殺開了以絕後患,現在卻被這麽個小姑娘給打斷,還敢大放厥詞,不禁氣極笑道:「那裡跑出來的小丫頭,盡然敢在這裡撒野。」難不成御劍宗已經沒落到這種地步了,不是白痴(宇文舍人),就是不自量力(南風瑾),葯麽就是眼前這種沒有腦子(蕭楠)的人,要是這樣的話,這御劍宗也就沒落了。

「御劍宗千劍鋒蕭楠。」話音一落,人群中就有一小群人議論出聲,蕭楠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那人就住了口,想道:看來現在還真是出了大名了。

崔太歲在這多元城混的風生水起,對於外邊的事情就不是很清楚了,再者,這多元城居住的人整日里忙著多獵些妖獸,哪裡有時間關心這些離自己很遠,又不能帶來切身利益的小修士,自是不知道這議論的蕭楠到底是因何出名,但是千劍鋒出來的都不是平庸之輩,光是這一點,就讓崔太歲收起傲慢,慎重的對待起來。

「我倒是誰呢?原來是玉衡真人的徒弟,可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疏朗真人見蕭楠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小動作,破壞比試台的規矩,不陰不陽的插話道。

蕭楠知道這位真人發現了自己做的小動作救了南風瑾,至於被他看到了多少,則是不清楚了,雖然話說得不好聽,既然沒有明面上指出來,該有的禮數還是要做到的,躬身行禮道:「見過真人。」

「不敢。」疏朗真人頗有些牙咬切齒,要不是自己出聲,這還不定把自己忽視到什麽時候呢,看著是個乖巧的孩子,誰知道做事卻是滴水不漏,真是讓人不敢小瞧,不愧是從千劍鋒出來的,只是被她弄了個措手不及,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要是再把事情抖摟出來,倒顯得自己無能了,小丫頭片子,老夫記住你了。

「師兄你怎麽樣?你不要嚇我啊!」宇文舍人喊出來的話語包含著哭音,輕輕的搖晃著躺在懷中不停地往外吐著血的南風瑾。

蕭楠一看,那裡還顧得上崔太歲,轉身躍下台去,手指大再手腕上探了一下脈,清楚地知道了南風瑾因為之前的打鬥,身體已經受了重傷,又加上動用了某種秘術,讓身體內的靈力瞬間寧在一塊,提升自身實力,現在身體內的靈力已經耗盡,經脈也亂成了一團,要是不及時治療的話,萬一傷到了根基就要影響以後的修鍊了,趕緊往南風瑾口中又塞了顆機品復元丹。有催動身體內的水木靈氣凝結成的超級版輸入南風瑾體內,用靈力融化藥力,疏導滋潤南風瑾破壞嚴重的經脈。

宇文舍人真是被南風瑾嚇怕了,見到蕭楠年紀還不如自己大,正在不停地往南風瑾身體內輸送靈力,不放心的看著她,問道:「你行不行啊!」

蕭楠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又見過宇文舍人打擂台,在心中早已經認定,這就是個不靠譜的主,要不是他自己犯蠢,南風瑾也不會傷這麽重,沒好氣的道:「總比你行。」

蘇逸見二人還在那鬥嘴,旁邊的崔太歲虎視眈眈,趕緊上前護在蕭楠身邊,防止有事發生。

隨著蘇逸的動作,人群中又走出幾名身著御劍宗服飾的修士,手中握著劍,一幅隨時出手的防禦狀態,自動的在蕭楠和宇文舍人三人圍在中間,保護的意味不言而喻。

崔太歲見現在就算是留下來,也在這摩多御劍宗手底下討不得好,再加上南風瑾已經被打下了擂台,也算是自己贏得了比賽,當時沒有及時出手,現在要是再動手的話,不佔理不說,就算是圍觀的人也不會站在自己這邊,現在雖然沒有殺了南風瑾,只是重傷,好處是這樣也讓南風瑾身後的人說不出來什麽,就算是眼不下這口氣,也只會讓這小子自己動手,拿自己的勝算也大些,心裡的小九九打得劈啪作響,臨走前放下狠話道:「崔爺在比試台上從不留活口的,便宜你小子了,哼!」

疏朗真人眉頭一皺,原本沒想著就這樣算了的,正被在激一激那崔太歲,只是現在比試的正主都走了,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駕著遁光消失在了原地。

眾人見已經沒有熱鬧好看,也稀稀拉拉的陸續走了出去,沒多大會,廣場上只剩下御劍宗這一行人。

蕭楠把水木兩種靈力凝結在一起,這樣療傷的效果雖好,但是耗費的靈力將是原本的兩倍,在連續的輸送之下,隨著身體內的經脈恢復的越多,蕭楠臉色蒼白,掛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蘇逸見蕭楠收功,關心的上前一步,問道:「妹妹。你現在怎麽樣?」

其他守候在外邊的御劍宗弟子,雖然和蕭楠不是很熟,但是器峰峰主的寶貝徒弟宇文舍人還是認得的,再加上御劍宗的弟子一向追求的就是力量,也頗為護短,留下來守護,也算是為了同門之意和蕭楠千劍鋒的名頭,現在見南風瑾面色紅潤,一副熟睡的摸樣,就知道全賴蕭楠之功,再加上蕭楠的臉色確實難看,不由得面漏擔憂。

蕭楠見蘇逸和眾同門如此,心中劃過一股熱流,疲憊的搖了搖頭,安撫的道:「無事,只是身體內的靈力消耗的厲害了些,宇文師兄,先把南風師兄帶回去吧,南風師兄只需靜養一兩日就行了。」

宇文舍人這才反應過來,這還在廣場上呢,趕緊把南風瑾背在身上,道:「師妹,那我先帶師兄回去了,改日再登門拜謝。」有轉過身來,恭敬地對著其他的幾位御劍宗師兄躬身行禮道:「多謝幾位師兄相護。」

「不必多禮,都是師兄弟,應該的,先回去吧!」

蘇逸架著蕭楠和御劍宗的同門拜別,只剩下兩人的時候忍不住抱怨道:「妹妹,你救同門沒錯,但是也別把自己給搭進去了,我看那疏朗真人看你的眼光頗為不善,你可要小心點。」

重生之激蕩年華 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小動作救了南風瑾。雖然目前還沒有人注意到,但是以金丹真人的驕傲,被個晚輩這樣□□裸的打臉,能高興才怪呢,這話當然不能對蘇逸說出來,只得敷衍道:「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明天下午的時候,傳送陣才會開啟,這段時間你就在房間里修鍊,不要再出來了。」想到只一會的功夫,蕭楠就把自己弄成這樣,不放心得道。

「知道了。」

回到客棧,蘇嫣見蕭楠臉色發白,不明白兩人明明是去看別人比試的,怎麽會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但是和蕭楠還有心結,並沒有出口詢問,只是關心上下打量了蘇逸一眼,那他渾身上下並無不妥之處后,這才放下心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樣看著蘇逸。

蕭楠見兩姐弟還有話要說,礙於自己在場,並沒有出口,識趣得道:「我先回去休息了。」說完不待蘇逸回答,就自顧的回了房間。 ?第一百二十八章:

蕭楠拖著疲憊的身子,在進入房間后,直接就躺在了床上,回想著這次給南風瑾療傷,是頭一次使用水木兩種靈力結合在一起的超強版療傷靈力,前後估算了一下,這次的靈力竟然堅持使用了一個時辰左右,那麽同理,也就計算出了其他兩種靈力凝結在一起所能使用的時間長短,在以後使用時,也有莫大的好處。

就算是因此得罪了合歡宗的人,那又如何呢,蕭楠自問不是個好人,對於和自己無關的事情,都懶得出手,否則也不會讓南宮鳳華去搶奪女主陸詩雨的機緣,一來不想影響劇情,失去先知這個金手指,二來,和主角連在一起,就意味著以後無窮的麻煩,這也不符合蕭楠一心只想著飛升,去探索另外的時空,看到底自己還能不能回到現實,但是對自己有恩的人,也會在適當的時候報恩,以免產生心魔,影響以後的修鍊。

這次救了南風瑾,就算是疏朗真人不忿自己作弊,但是那又如何呢?不管在哪個時代,都少不了一部分擁有特權的人,南風瑾背後的尊者師父,自己身後也有個尊者師祖,現在人已經救下,就算是那疏朗真人也得掂量掂量,能不能為了那所謂的秩序,冒險得罪兩個尊者,那尊者一怒,可以說得上是風雲變色也不為過,就算是整個合歡宗也得掂量掂量。

更何況當時蕭楠的動作隱秘,也只有在近距離才能能感應得到那微弱到近乎虛無的靈力波動,疏朗真人本身的修為就高,已經達到了金丹中期,本身又在台上的緣故,這才會發現,其他觀看的人因為距離的原因,就感覺不到了,相信疏朗真人也不會為了此事甘願承受兩位尊者的怒火。

一夜好眠,第二天起來,身體內的靈力已經恢復了大半,原本想要出去走走,再走到門口的時候,想到蘇逸昨天不讓自己再出去的事情,想到今天下午就要做傳送陣離開,也就不想在聽蘇逸念叨,再者那水藍幽海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身體保持最佳狀態總沒有錯,於是轉身又回去修鍊的起來。

直到下午的傍晚時分,三人才來到傳送陣的所在地,看著傳送陣旁已經稀稀拉拉的等著三十多人,不解的看向蘇逸,這多元城之所以比之他處繁華,就是因為有通往水藍幽海的傳送陣之故,那裡妖獸眾多,是修士們最喜歡去的歷練之地之一,現在這是什麽情況?

蘇嫣也是滿臉疑惑的看著蘇逸,弟弟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辦事一項穩妥,就算是沒有在這多元城中逗留多長時間,也見過不少來此歷練的修士,別的不說,就是同一個客棧居住的修士來此歷練的修士就不止如此,現在這是怎麽回事?

蘇逸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總不能實話實說,說是自己身上已經沒有多少靈石了吧,這做傳送陣去水藍幽海,傳送陣開啟時一共需要三塊極品靈石,一次開啟的時間有半個時辰,只有湊夠一千人時,傳送陣才會開啟一次,當然要是有特殊情況,也可以自己掏腰包負全部靈石開啟一次,否則就得等到半個月以後。

傳送陣一共分為三班,早上是一個人兩塊中品靈石,中午是一人一塊中品五百下品靈石,就屬晚上最便宜,就是這樣還要一塊中品靈石,而自己省吃儉用,身上也只有夠晚上做傳送陣離開的靈石了,到了水藍幽海以後,怕是連住宿的靈石都付不起,原本想著到了水藍幽海以後,就去歷練殺些妖獸換取靈石的,只是天色這麽晚了,傳送陣還沒有開啟,要知道昨天晚上就向姐姐借些靈石應急了,現在可怎麽辦?蘇逸有些猶豫不定,真要打腫臉充胖子?

蘇逸見躲不過去,支支吾吾得道:「我身上靈石不多了,就選了便宜點的晚上做傳送陣。」耳根向火燒一般灼熱,想著丟人就丟人吧,反正這兩人也都是自家姐妹。

蕭楠想著這一路上都是蘇逸再打點,當初看著師父把蘇逸拉到一旁,還以為是給了這些晚輩出門歷練準備的的東西呢,後來蘇逸事事都在前面安排好,就更加確定了,誰知道不是這樣啊!

想著這一路上三人的花銷,蕭楠身上不缺靈石,吃的用的都是好的,三個人下來也不是一筆小數目,蘇逸只是靠著家族和宗門給的修鍊資源,身上的靈石能撐到這裡,已經很不容易了。

蘇嫣是蘇逸的親姐姐,花他的靈石是應該的,而自己原本心安理得,是因為以為花的是師父的,心念一動,取出一個儲物袋,遞到蘇逸手中道:「這是我的花銷,先提前支付了。」反正自己也不差靈石,這一路上又不能甩了兩人,沒必要委屈了自己。

蘇嫣也拿出一個儲物袋,挑釁的看了一眼蕭楠,遞給蘇逸道:「以後要是缺什麽的話,就說出來,還有姐姐呢。」雖然不高興蕭楠先自己一步拿出靈石,但是作為親姐姐,有些事情是不能替代的,就像是這身體內流淌的血液。

蘇嫣是知道自家弟弟在面對蕭楠時,總是想給她最好的來彌補心中的愧疚,不管是年少喪母,還是被逼至離開家族庇護,甚至於九死一生險些喪命於舅舅手中,這些都是因為自己造成的,要不是自己當時的一時衝動,事情也不會到如今這個地步。

如今的蕭楠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誰能想到,當初明明是廢柴五靈根的小丫頭,現在已經成長如斯,就算是爺爺也在為當初把蕭楠趕出家族後悔不已吧!

有時候也會心生不忿,要不是蕭楠的出現,自己還是蘇家唯一的大小姐,父母親寵愛的掌上明珠,但是就像是臨和盧家開戰前父親說的,一個人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生和父母雙親,但是以後要走的路卻是自己能選擇的,要是自己和她換個位置的話,自己能不能做到蕭楠如今這個份上?雖然心中不喜,但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有所不及,蕭楠除了本身的好運氣和努力外,領悟力也是非比尋常的。

看著蕭楠面對自己的挑釁,不在意的往這裡瞄了一眼,隨即就轉過身去尋了個地方等待著乘坐傳送陣的人到齊,蘇嫣有種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覺,看著實在是讓人氣憤,心下決定,先前對她產生的那一絲絲好感全部清零,真是個讓人討厭的傢伙。

三人在邊上等到了戌時(晚上七點到九點),才算勉強湊夠了一千人,交了靈石后,排隊離開。

一陣暈眩過後,就有一股屬於海洋的腥咸傳入肺中。

多元城上的傳送陣,傳送的另一頭就在水藍幽海最大的修士聚集地墮落島,水藍幽海十座大型修士聚集地島嶼其中之一。

墮落島猶如其名,島嶼上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沒有外邊沒有的,上面生活的是完全的無法無天之輩,也是最不看重出身的地方,只要你有實力,就算是被整個浮雲大陸通緝,在這裡也有你的一席之地。

墮落島上能人輩出,大都桀驁不馴,最是自由,沒有家族和宗門能在這島嶼上面佔一席之地,就算是以實力最為強悍御劍宗也不行,畢竟對上一個行蹤不定又實力強大的散修,損失的只會是家族和宗門。有的只是無數在妖獸群里廝殺活了下來的小隊,每一支小隊人數最多不超過三百,只要你有那個實力,就算是自己一個人單獨在外也無不可。

這裡是真正的戰場,妖獸的天下,出門在外,不但要防備妖獸,還要留心會不會有人偷襲,殺人奪寶這樣的事情,在這裡就像是家常便飯一般。

修士修鍊后,在黑暗裡也能視物,現在的時辰雖然已經不早了,但是路上的行人和攤販還有不少,三人隨著人流走出了傳送陣。

蘇逸小心的傳音道:「小心點,十九叔說這裡的夜晚要是不能找到客棧休息的話,就盡量出城。」

蘇嫣不解的問道:「在城中隨便找個地方湊活一下不就行了?城外那是妖獸的地盤,在這城中還有陣法保護,要是出去的話,不就淪為妖獸的獵物了嗎?」

沒錯,修士獵殺妖獸,用它身上的材料換取修鍊資源,那妖獸又何嘗不是把修士當成人形大補丹,要知道修士身上的血肉都蘊含著豐富的靈力,妖獸服用后,將會直接增加自身修為。

蕭楠凝眉想了一下沒就同意了,不像蘇逸和蘇嫣只是臨時起意被蘇清言扔了過來,蕭楠可是好好的找前輩詢問過一番的。

墮落島也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要是過了子時(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一點),就是島中解決私人恩怨的時間,白天面對妖獸的壓抑,在晚間全都爆發出來,當街拼殺那更是每晚都會發生的事情,晚上的街道那就是個修羅場,只要被他們碰上,他們可不會念及你是個修士而不出手。

蘇逸拽了一下蘇嫣,道:「等找到住的地方我在給你解釋。」時間不多了,蘇逸臉上染上了一絲焦急,不由得加快行走的腳步。

蘇嫣見兩人默契的加快腳步,也知道這墮落島不簡單,直到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儘管這種被瞞在鼓裡的感覺不是很爽,腳下步伐卻不落後於二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蕭楠拖著疲憊的身子,在進入房間后,直接就躺在了床上,回想著這次給南風瑾療傷,是頭一次使用水木兩種靈力結合在一起的超強版療傷靈力,前後估算了一下,這次的靈力竟然堅持使用了一個時辰左右,那麽同理,也就計算出了其他兩種靈力凝結在一起所能使用的時間長短,在以後使用時,也有莫大的好處。

就算是因此得罪了合歡宗的人,那又如何呢,蕭楠自問不是個好人,對於和自己無關的事情,都懶得出手,否則也不會讓南宮鳳華去搶奪女主陸詩雨的機緣,一來不想影響劇情,失去先知這個金手指,二來,和主角連在一起,就意味著以後無窮的麻煩,這也不符合蕭楠一心只想著飛升,去探索另外的時空,看到底自己還能不能回到現實,但是對自己有恩的人,也會在適當的時候報恩,以免產生心魔,影響以後的修鍊。

這次救了南風瑾,就算是疏朗真人不忿自己作弊,但是那又如何呢?不管在哪個時代,都少不了一部分擁有特權的人,南風瑾背後的尊者師父,自己身後也有個尊者師祖,現在人已經救下,就算是那疏朗真人也得掂量掂量,能不能為了那所謂的秩序,冒險得罪兩個尊者,那尊者一怒,可以說得上是風雲變色也不為過,就算是整個合歡宗也得掂量掂量。

更何況當時蕭楠的動作隱秘,也只有在近距離才能能感應得到那微弱到近乎虛無的靈力波動,疏朗真人本身的修為就高,已經達到了金丹中期,本身又在台上的緣故,這才會發現,其他觀看的人因為距離的原因,就感覺不到了,相信疏朗真人也不會為了此事甘願承受兩位尊者的怒火。

一夜好眠,第二天起來,身體內的靈力已經恢復了大半,原本想要出去走走,再走到門口的時候,想到蘇逸昨天不讓自己再出去的事情,想到今天下午就要做傳送陣離開,也就不想在聽蘇逸念叨,再者那水藍幽海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身體保持最佳狀態總沒有錯,於是轉身又回去修鍊的起來。

直到下午的傍晚時分,三人才來到傳送陣的所在地,看著傳送陣旁已經稀稀拉拉的等著三十多人,不解的看向蘇逸,這多元城之所以比之他處繁華,就是因為有通往水藍幽海的傳送陣之故,那裡妖獸眾多,是修士們最喜歡去的歷練之地之一,現在這是什麽情況?

蘇嫣也是滿臉疑惑的看著蘇逸,弟弟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辦事一項穩妥,就算是沒有在這多元城中逗留多長時間,也見過不少來此歷練的修士,別的不說,就是同一個客棧居住的修士來此歷練的修士就不止如此,現在這是怎麽回事?

蘇逸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總不能實話實說,說是自己身上已經沒有多少靈石了吧,這做傳送陣去水藍幽海,傳送陣開啟時一共需要三塊極品靈石,一次開啟的時間有半個時辰,只有湊夠一千人時,傳送陣才會開啟一次,當然要是有特殊情況,也可以自己掏腰包負全部靈石開啟一次,否則就得等到半個月以後。

傳送陣一共分為三班,早上是一個人兩塊中品靈石,中午是一人一塊中品五百下品靈石,就屬晚上最便宜,就是這樣還要一塊中品靈石,而自己省吃儉用,身上也只有夠晚上做傳送陣離開的靈石了,到了水藍幽海以後,怕是連住宿的靈石都付不起,原本想著到了水藍幽海以後,就去歷練殺些妖獸換取靈石的,只是天色這麽晚了,傳送陣還沒有開啟,要知道昨天晚上就向姐姐借些靈石應急了,現在可怎麽辦?蘇逸有些猶豫不定,真要打腫臉充胖子?

蘇逸見躲不過去,支支吾吾得道:「我身上靈石不多了,就選了便宜點的晚上做傳送陣。」耳根向火燒一般灼熱,想著丟人就丟人吧,反正這兩人也都是自家姐妹。

蕭楠想著這一路上都是蘇逸再打點,當初看著師父把蘇逸拉到一旁,還以為是給了這些晚輩出門歷練準備的的東西呢,後來蘇逸事事都在前面安排好,就更加確定了,誰知道不是這樣啊!

想著這一路上三人的花銷,蕭楠身上不缺靈石,吃的用的都是好的,三個人下來也不是一筆小數目,蘇逸只是靠著家族和宗門給的修鍊資源,身上的靈石能撐到這裡,已經很不容易了。

蘇嫣是蘇逸的親姐姐,花他的靈石是應該的,而自己原本心安理得,是因為以為花的是師父的,心念一動,取出一個儲物袋,遞到蘇逸手中道:「這是我的花銷,先提前支付了。」反正自己也不差靈石,這一路上又不能甩了兩人,沒必要委屈了自己。

蘇嫣也拿出一個儲物袋,挑釁的看了一眼蕭楠,遞給蘇逸道:「以後要是缺什麽的話,就說出來,還有姐姐呢。」雖然不高興蕭楠先自己一步拿出靈石,但是作為親姐姐,有些事情是不能替代的,就像是這身體內流淌的血液。

蘇嫣是知道自家弟弟在面對蕭楠時,總是想給她最好的來彌補心中的愧疚,不管是年少喪母,還是被逼至離開家族庇護,甚至於九死一生險些喪命於舅舅手中,這些都是因為自己造成的,要不是自己當時的一時衝動,事情也不會到如今這個地步。

如今的蕭楠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誰能想到,當初明明是廢柴五靈根的小丫頭,現在已經成長如斯,就算是爺爺也在為當初把蕭楠趕出家族後悔不已吧!

有時候也會心生不忿,要不是蕭楠的出現,自己還是蘇家唯一的大小姐,父母親寵愛的掌上明珠,但是就像是臨和盧家開戰前父親說的,一個人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生和父母雙親,但是以後要走的路卻是自己能選擇的,要是自己和她換個位置的話,自己能不能做到蕭楠如今這個份上?雖然心中不喜,但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有所不及,蕭楠除了本身的好運氣和努力外,領悟力也是非比尋常的。

看著蕭楠面對自己的挑釁,不在意的往這裡瞄了一眼,隨即就轉過身去尋了個地方等待著乘坐傳送陣的人到齊,蘇嫣有種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覺,看著實在是讓人氣憤,心下決定,先前對她產生的那一絲絲好感全部清零,真是個讓人討厭的傢伙。

三人在邊上等到了戌時(晚上七點到九點),才算勉強湊夠了一千人,交了靈石后,排隊離開。

一陣暈眩過後,就有一股屬於海洋的腥咸傳入肺中。

多元城上的傳送陣,傳送的另一頭就在水藍幽海最大的修士聚集地墮落島,水藍幽海十座大型修士聚集地島嶼其中之一。

墮落島猶如其名,島嶼上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沒有外邊沒有的,上面生活的是完全的無法無天之輩,也是最不看重出身的地方,只要你有實力,就算是被整個浮雲大陸通緝,在這裡也有你的一席之地。

墮落島上能人輩出,大都桀驁不馴,最是自由,沒有家族和宗門能在這島嶼上面佔一席之地,就算是以實力最為強悍御劍宗也不行,畢竟對上一個行蹤不定又實力強大的散修,損失的只會是家族和宗門。有的只是無數在妖獸群里廝殺活了下來的小隊,每一支小隊人數最多不超過三百,只要你有那個實力,就算是自己一個人單獨在外也無不可。

這裡是真正的戰場,妖獸的天下,出門在外,不但要防備妖獸,還要留心會不會有人偷襲,殺人奪寶這樣的事情,在這裡就像是家常便飯一般。

修士修鍊后,在黑暗裡也能視物,現在的時辰雖然已經不早了,但是路上的行人和攤販還有不少,三人隨著人流走出了傳送陣。

蘇逸小心的傳音道:「小心點,十九叔說這裡的夜晚要是不能找到客棧休息的話,就盡量出城。」

蘇嫣不解的問道:「在城中隨便找個地方湊活一下不就行了?城外那是妖獸的地盤,在這城中還有陣法保護,要是出去的話,不就淪為妖獸的獵物了嗎?」

沒錯,修士獵殺妖獸,用它身上的材料換取修鍊資源,那妖獸又何嘗不是把修士當成人形大補丹,要知道修士身上的血肉都蘊含著豐富的靈力,妖獸服用后,將會直接增加自身修為。

蕭楠凝眉想了一下沒就同意了,不像蘇逸和蘇嫣只是臨時起意被蘇清言扔了過來,蕭楠可是好好的找前輩詢問過一番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