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轟轟……」

有沉悶之聲轟鳴,腳下大地一顫,前方防禦屏障,隨之緩緩打開。

我是如何當神豪的 踏入屏障之內,前方不遠處,可見一處白色的祭台,透著遠古的氣息,其上滿是古符文印訣刻畫,大多數連葉飛都不得而知。

二人緩步上前,此時已然矗立在了祭台前方。

「尊主,這座祭台,傳聞長生宗開宗之時,便是已然存在,其上的符文已決,如今宗門之內,已經沒有人知曉了。」緋月此時收回目光,隨之輕聲開口道。

這祭台的用處,已經其上的符文印訣,都是極為的複雜,遠不是他們能夠理解的。

葉飛此刻上前一步,目光掃向前方之時,他的眼中有精光閃動。

「推衍古壇,難怪那長生老人,能夠推衍出數千年之後,葉某會來到此地。」葉飛望著前方的白色祭壇,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這種祭壇,根據他的傳承記載,那是遠古修士所設,推衍天地之物,一般的宗門古籍內,稍有對其了記載。

其時間,可追溯到數萬年之前,不是如今這個時代的武修所能理解的。

白色祭壇前,葉飛稍有沉吟,隨之緩步上前,只見他閃身之下,已然踏入了祭台。

「呼,呼哧。」

「……」

霎時間,有靈光閃耀,將他的身形瞬間包裹。

「這是?」

葉飛目光一凝,只見在他的跟前,那祭台之下,出現一道裂口,一道散發著歲月氣息的玉簡,隨之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抬手接過玉簡,葉飛靈識一掃之下,他的面色頓時微變,此刻忍不住一陣心跳加速。

踏入武道界之後,這一路走來,哪怕是面對帝境強者,他都沒有這般心神躁動。

這玉簡內,記載了古仙國的一些大概情況,以及三位站在武道之巔的帝境強者,更有這一界的終極隱秘,葉飛在靈識掃過之後,心神久久無法平靜。 「葉道友,還請遵守道約。」幾乎是在同時,葉飛的耳邊,傳來一道悠遠的聲音,隨之很快慢慢散去,這是一道傳音神念。

應該是數千年前,便是已然藏於了祭台之內。

此時,白色祭台上葉飛收起了玉簡,身形閃動之下,離開了祭台。

……

長生宗後山祖地,此時祭台前方,葉飛定了定神,目光隨之落入了眼前的緋月身上。

「葉某與你先祖有約,你可提一個要求。」葉飛目光沉靜,此刻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若只是那長生老人引路之情,對於這道約之事,他無疑會考慮一下,但在看到這白色祭台內的玉簡之後,葉飛已然決定遵守道約。

除去古仙國的一些隱秘之事,這玉簡之內的記載,讓葉飛為之心動。

絕情前夫復仇妻 「這……」緋月微微一愣,一時間不太明白眼前之人的意思。

葉飛見此情景,眼中有微光閃過。

「仙寶,寶丹,秘術,神通,或者你長生宗有仇家,葉某可幫你解決,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若沒有,葉某便會離去。」葉飛掃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再次開口道。

在得到祭台玉簡之後,他短時間內,已然不打算前往初始之地。

他身上的蠱毒未除,怕是難以踏入界主之列,這古仙國地界,帝境強者並不只有古仙皇一人,想要徹底解除身上的封印,只需尋到另外一位帝境即可。

而那玉簡之上,正好有著一位帝境強者隱世之地,距離長生宗不算太遠。

「什麼都可以嗎?」緋月此時也是回過神來,隨即確認道。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道:「什麼都可以。」

他的聲音平靜,卻是透著一股難掩的氣勢,讓人聞之心顫。

白色祭台前方,緋月眸光一震,只見她深吸一口氣,隨即移步上前,臉上露出恭謹之色,彎身向著眼前之人鄭重的一拜。

「十天後。」

「御仙宗,升仙大會,懇請前輩代表長生宗出戰,此次古仙國五大一流宗門齊聚,若是可以的話,長生宗想要首位。」

緋月臉上的神情認真,此時一字一句地開口說道。

古仙國境內,一共六大宗門,以御仙宗為首,其他的五大宗門實力都是極為強盛,而長生宗則是不在五宗之列。

升仙大會,乃是御仙宗舉辦,排#名前五的宗門,都會得到御仙宗的庇護。

御仙宗,屬於古仙國最為古老的宗門,其宗門底蘊,傳聞可媲美古仙國皇室,一旦擠進五宗之列,其中的好處多不勝數。

「可以。」

葉飛看了眼前之人一眼,隨之低聲回應道。

再其前方,緋月聞言,眸光再度一顫,眼中的激動之色見顯,隨之彎身禮拜。

說罷,二人不在多言,在葉飛的要求之下,緋月為其在長生宗的後山,安置了一處竹屋,告知長生宗之人不可打擾,約定十天之後,他與宗門之人一同赴會。

長生宗主峰,此刻大殿之內,宗門大長老眼中泛起精光。

「那位前輩,當真願意代表我長生宗出戰?」大長老臉上的神情,此時有些難以置信。

他無法確定葉飛的修為,但其知曉至少是仙境級別,哪怕最終無法佔據五宗席位,擁有一位仙境強者的宗門,同樣也是被御仙宗所重視。

「嗯,他已經答應,會幫本宗拿下首名。」大殿之內,緋月眸光閃動,此刻輕聲開口回應道。

此言一出,大殿之內大長老與一旁的烏冬,此時都是不禁一愣。

「首名?」

「這……緋月師妹,不是師兄沒有信心,單憑一位仙境強者,怕是還不足以擠入五宗之列。」烏冬此時面色略顯難看,隨之直言開口道。

古仙國,五大一流宗門,那是傳承了數千里之久,其宗門底蘊深不可測,而他長生宗畢竟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型宗門。

仙境雖強,但並非無敵。

古仙國境內,就算還是古境強者,都不敢這般誇下海口。

「烏冬所言極是,但我長生宗,有一位仙境坐鎮,除了五大宗門之外,境外的一些小型宗門,至少也要忌憚本宗三分。」

宗門大長老目光平靜,此刻緩緩開口。

此事,對於長生宗而言,可謂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緋月,長生宗門主之位,數百年來一直空缺,你若真能讓那位前輩,代表本宗出戰,這宗主之位便非你莫屬。」宗門大長老,此刻抬起來來,臉上的神情也是認真了幾分。

大殿之內,緋月聞言,眸光不禁凝聚。

「多謝長老,緋月定不負宗門所託。」緋月隨即抬手開口,長生宗宗主之位,本身就應該是屬於她緋氏一脈的。

只是她本身實力不足,沒有資格接任。

但此事有大長老擔保,宗門之內自然無人敢有多言。

……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三天過後。

長生宗後山,葉飛所居住的竹屋內,這三天來無人打擾,唯有緋月在此期間來過兩次,但並未進入屋內,顯然也是不敢過多的打擾。

後山竹屋,此刻屋內木台之上,葉飛此時盤膝而坐,體內的靈力遠轉,他的狀態已然調整到了最佳。

「嗯?」

不多時,葉飛忽然睜開雙眼,周身氣息陡然變得不穩。

下一刻,只見他抬手之下,一顆血紅色的丹藥,隨之落入了掌中,將其吞下之後,他體內躁動氣息,這才開始慢慢平復。

「體內血脈蠱毒,必須清除。」

屋內木台,葉飛此刻不禁低喃一聲。

他手中的血丹,已然沒剩下多少了,一旦服用完之後,定會被蠱毒之力鎮壓,即時怕是不得不回到王城了。

稍有思索,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多出一道玉簡,其眼中有精光閃過,身形隨之緩緩站起。

「距離長生宗,向南五千里。」

「中域風雨城……」

木屋內,葉飛收起玉簡,此時臉上露出果斷之色。

想要解除帝境封印,那唯有另尋一位帝境強者相助,古仙國三位傳說中的帝境強者,一位坐鎮王都皇城,一位雲遊天地之間,最後一位則是隱身於世俗之內。

「通過玉簡的指引,尋到此人應該不難。」葉飛目光一凝,隨之低聲開口。

說罷,他沒有遲疑,身形隨即閃動,下一刻便是離開了木屋。

長生宗後山,此刻半空之中,葉飛掃了宗門一眼,並沒有告知宗門之人,只見他的身形閃動,下一刻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再一次出現,已然離開長生宗所處山脈。

前方目光所致,那是一片盆地平原,葉飛的眼中有藍光閃動,靈識伸延之下,那座處於古仙國中域之地的古城,已然落入他的識海之中。

半空之中,葉飛稍有沉吟,隨即淡笑一聲,身形帶出一道流光,向著前方破空而去。

……

風雨城,位於古仙國中域,相比起一般的古城要大上許多,城主屬於王都一脈,據說實力不輸古境,身後又有王都撐腰,可謂名震一方。

城門前,此時官道之上,一位淡袍青年,從遠處緩步走來,身影逐漸臨近。

「那位帝境大能,根據玉簡記載,隱藏與此城之內,只是此人的具體身份,我一無所知。」葉飛頓住身形,抬頭望向前方。

帝境強者想要隱藏,憑藉他的實力,顯然還是無法感知到的。

這一次來此,能不能尋到此人,葉飛心中有些沒底。

「距離升仙會,還有七天。」

「這期間,可留守此城之中。」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心中已然有了決斷。

稍有沉吟,他隨即不在多想,移步向前走去。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前方城門,足有數丈之高,風雨城三個大字,略顯的有些殘缺,散發著歲月的氣息,城門之前並沒有守衛,任何人都可以進入。

只要不是太大的動靜,風雨城的城主,一般不會理會,許是正因如此,那位帝境大能,才會選擇此城內隱匿身形。

穿過城門,前方長街之上,不少行人穿行,其中武修佔據了一半之多,城內靈氣充裕,哪怕是普通的常人,眼中也是精光內斂。

目光所致,一片祥和,古仙國下屬城池,一般也無人敢輕易惹事。

古城長街,葉飛目光平靜,緩步穿行與行人之中,不多時他的身形頓住,再其一旁一座三層閣樓酒館,落入了視線之中。

「此地,不錯。」

葉飛掃了酒樓一眼,嘴角泛起淡笑。

這座酒樓,位於古城的中心,所處位置四周視野空曠,城內大許多地方,只需坐在窗前,便能落入眼帘之中。

進入酒樓,一位身穿布衣的青年,隨之一臉賠笑的迎面而來。

「這位前輩,武修請隨在下上二樓。」前方青年面帶笑容,隨之彎身抬手道。

葉飛聞言,目光掃了四周一眼,這酒樓的一樓,幾乎都是普通的尋常之人,人聲較為嘈雜,其中偶爾隱藏的武修,也是實力低弱之輩。

沒有多言,隨著眼前之人,走上二樓之後,四周的環境明顯清幽了許多。

這酒樓的二層,有著須彌陣法加持,看似不大的地方,實則可以容納數百人之多,其中武修均是靜坐在酒樓窗前,多是舉杯獨飲。

武道一途,多數人修到最後,都是孑然一身,其中的孤獨常人難以體會。

「前輩,本店今晚,有一場酒樓掌柜舉行的拍賣會,二樓的一些前輩,多半是為此等候,不知您可有興趣?」再其身旁,那青年笑著開口。

葉飛聞言,掃了二樓四周,一眼這些武修的實力,都不到仙境。

而此地三樓,則是有陣法籠罩,按照酒樓的劃分,能夠進入三樓之人,怕是仙境以上的強者,古仙國內一座小城,其內隱藏的強者,怕是不輸源界的一流宗門。

「哦,葉某近來無事,湊湊熱鬧也好。」葉飛淡笑一聲,隨即開口回應道。

即時拍賣會的話,或許那位隱世的帝境大能,會前去參與,此事自然不容錯過。

「如此甚好。」

「拍賣會入場,需要繳納一千靈晶,您看……」眼前的青年,臉上的笑容不變,此時再次開口道。

葉飛聞言,沒有遲疑,抬手之下一個儲物袋,直接扔給了眼前之人。

那青年接過儲物袋,靈識掃過之下,臉上的笑容,隨之更盛了幾分,只見他從腰間,掏出一塊梅花玉牌,向著葉飛遞了過去。

「這是入場令,前輩收好,但凡參與拍賣會的前輩,都可免費住在本店,待大會開始之前,在下會提前通知前輩。」

布衣起青年再次開口道。

一番交談之後,葉飛隨即不在多言,轉身尋到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眼前的布衣青年,也是極為識趣,立刻派人送上美酒,靈果。

葉飛淡笑一聲,只是掃了一眼桌上翡翠酒壺,很快收回了目光。

那布衣青年已經退去,酒樓木桌前,葉飛沉默片刻,隨即抬手之下,手中多出一個綠色的葫蘆,將其葫口掀開之後,頓時一陣清香撲鼻。

這股幽香,可謂動人心魄,哪怕是四周獨坐的武修,此時也是多有人轉過頭來,目光忍不住落入了葉飛身上。

酒樓窗前,葉飛並未理解四周之人,只是自顧地小酌,同時轉頭望向窗外。

「敢問這位道友,此酒可有其名?」就在這時,一旁不遠處,一位身穿白色錦衣,相貌俊朗,長發扎在腦後的青年,此刻緩步走進。

他的臉上帶著微笑,此時目光凝聚子葉飛跟前的酒壺之上。

「魂釀。」葉飛緩緩抬手,將杯中酒飲盡,此時低聲開口道。

聲音落下,他的目光略顯悠遠,臉上不禁露出追憶之色,自從他踏入源界之後,這一路走來,已經有數十年沒有葉家的消息了。

江東的葉家,不知如今可還安好。

「好名字!」

「幽香撲鼻,攝人心魄,難怪道友看不上這酒樓的美酒。」 近身狂婿 那青年臉上笑容不變,此時已然緩步走進,毫不客氣的,坐在了葉飛的桌前。

「即是美酒,不知兄台可否分飲一杯,在下嗜酒如命,還望兄台見諒。」

酒樓木桌前,那青年此時抬手開口,臉上露出歉意。 酒樓窗前,葉飛收回遠眺的目光,此刻轉頭望向眼前之人,隨即淡笑一聲,掏出一壺魂釀,直接扔給了前方之人。

他的儲物戒指內,此酒的儲量確實還有不少。

「多謝兄台!」木桌前,那青年接過酒壺,臉上頓時露出興奮之色,掀開壺口之後,便是一連狂飲了數口,口中讚歎不絕。

似乎正如此人所言,對於美酒他沒有抵抗性。

「在下靈劍谷陳河,不知這位兄台怎麼稱呼?」木桌前,陳河臉上帶著笑容,放下手中的酒壺后,隨即抬手開口道。

葉飛聞言,臉上的神情不變,他的靈識伸延直言,眼前之人的修為已然是瞭然於心。

仙境巔峰,倒也算是位強者,此人口中的靈劍谷,若是葉飛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古仙國五宗之一,這陳河看上前年紀不大,擁有這等實力,顯然是谷內天驕之輩。

「長生宗,葉飛。」葉飛目光沉靜,低聲開口回應道。

木桌前,陳河聞言,下意識地飲了一口壺中酒,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長生宗?」他低喃一聲,可見對於此宗,他的腦海之中並無半點印象,畢竟這等小型武修宗門,確實入不了古仙國五宗的法眼。

只是眼前之人,看上去氣度不凡,陳河儘管看不清其修為,但只覺告訴他,眼前之人絕非弱者。

葉飛掃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淡笑道:「山野小宗,陳兄乃靈劍谷的天驕,自然不曾聽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