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盛。」盛雪落白了他一眼,一臉嫌棄地說:「歐明宇,你是得罪設計師了嗎?把你打扮得跟一根熒光棒似的。」

「我去,你真是盛雪落!」歐明宇一拍桌子,大聲說:「你撞邪了吧?」

「你才撞邪了,你全家都撞邪了!」盛雪落忍無可忍。

「你要是沒撞邪,你怎麼會親少爺?」歐明宇滿眼疑惑地說道。

孟星寒抬起眼眸,淡淡地看了歐明宇一眼,「最近軍事題材電影火爆,有一部去非洲拍的戲,叫經紀人幫你接了。」

「不要啊,少爺!」歐明宇慘叫著,顫顫巍巍抬起手,做出爾康手。

「哼,活該!」盛雪落幸災樂禍地說。

歐明宇氣得半死,「就算是去非洲拍戲我也要說,少爺,這女人擺明了是在用美人計,你可千萬別上當啊!」

盛雪落看了看孟星寒俊美如天神的臉,邪魅帥氣,宛如鬼斧神工雕刻般,好看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她大聲說道:「你眼瞎啊,就算是美人計也是我家寶寶在對我用,是我沉迷美色不可自拔,你看不出來嗎!」

一隻大手輕輕在女孩炸毛的腦袋上揉了揉,孟星寒溫柔的聲音響起,「沒錯。」

「嗯!」盛雪落馬上回了孟星寒一個大大的微笑,「我家寶寶最好了~」

霧影生生掰斷了一根筷子!

歐明宇啪的反手就抽了自己一巴掌,以為他是在做夢。

依舊只有白墨最淡定,「我吃好了。」

歐明宇不死心,還想說什麼,白墨忽然道:「小宇,要喝咖啡嗎?」

歐明宇看了一眼,孟星寒那漸漸沉下來的臉色,動了動嘴皮,最終不敢再說什麼了。

「少爺,我先走了。」霧影臉色鐵青地站了起來。

盛雪落眼睛一轉,拉著孟星寒說道:「我想學射擊,讓霧影教我好不好?」

霧影簡直忍無可忍!

他寧願去訓練場上練十個小時的拳,也不願意教這個女人!

他想也不想地就拒絕:「我沒時間。」

盛雪落才不理他,只抱著孟星寒的手臂晃悠,聲音軟糯地說:「霧影不是孟家暗衛隊的隊長嗎?他的身手是最好的了。

我昨天遇到危險,就算是手上有槍也沒法自保,你就讓他當我的教練吧!」

「好。」孟星寒滿臉寵溺地答應了。

霧影眼角狂跳,恨不得拿眼睛戳死盛雪落!

可是少爺的話向來是說一不二,他不敢違抗少爺的命令。

霧影聲音硬邦邦地說:「要練習射擊需要先練習臂力和腕力,我怕雪落小姐吃不了這個苦。」

「我什麼苦都能吃。」盛雪落說。

霧影在心中冷哼,好吧,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盛雪落坐在車座後排,手指輕輕摩挲著手腕上的天機石。

自從天機石在倉庫之後,就徹底狗帶,好似變成了一條真的手鏈。

盛雪落嘗試與天機石溝通了很多次,都無法喚醒它。

她只能放棄。

抬頭,看了一眼在前面開車的霧影。

想起他之前展現的飛行超能力,盛雪落一時好奇,忍不住問道:「你的超能力是怎麼來的?是天生的嗎?你可以飛多高,能飛出外太空嗎?」

前面開車的霧影很嫌惡從後視鏡里瞟了她一眼,然後語氣冷漠地說道:「等你成了孟家的當家主母,這些事情你都會知道。」

哼,不過是少爺的一個玩物,也敢問這種機密的事情?

被懟了的盛雪落半點也沒有生氣,因為她堅信,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孟星寒都是她的男人!

汽車開進了一個莊園。

這座歐洲風格的莊園,處處都透露著奢華。

在莊園的後面,有一座小山開闢出來的訓練場,包括了高爾夫球場、馬場、射擊場等。

這裡是屬於孟家的產業,前世孟星寒曾經帶盛雪落來過這裡。

不過她那時候一心只想逃走,到了這裡也沒有好好去玩,都不知道後面原來有個設備齊全的打靶場。

霧影面無表情地說:「要練習射擊,首先要有好的體力,你先跑五圈做個熱身。」

他就是要故意為難盛雪落,讓她受不了訓練強度,知難而退。

可是沒想到,盛雪落居然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扭頭就開始跑。

這一次救哥哥的事情,讓盛雪落意識到,她必須要有自保能力。

如果她還是像前世一樣的弱雞,遇到危險就只能等孟星寒來救她,那還談什麼要自己報仇?

她選擇霧影訓練她,不僅是因為霧影是孟家暗衛隊長,是孟家武力值最高的人,更是因為她知道霧影討厭她,絕對不會在訓練上放水。

她要的就是嚴酷的訓練,她必須要用最快的速度讓自己變強! 看著在操場上跑步的纖細身影,霧影的眸子疑惑地眯了眯。

這個女人現在是轉變策略了嗎?

想要做這些來討好少爺?

呵!不管這個女人做什麼,她都配不上星寒少爺!

五圈跑下來,盛雪落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她已經累成狗了。

霧影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語氣諷刺地說:「堅持不下來就不用勉強了,畢竟你又不用靠武力吃飯。」

他就是看不起盛雪落,不過是一個玩物,有少爺的寵愛就夠了,還要練什麼武力!

盛雪落短暫的休息后,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看向霧影道:「接下來可以開始練習射擊了嗎?」

霧影冷哼了一聲:「你這種程度還差得遠。」

他把兩個啞鈴扔在盛雪落的面前,「射擊最重要的就是臂力,你先做一百個舉起練習。」

盛雪落這回依舊沒吭聲,拿起啞鈴就開始練習。

她的手臂很細,舉起那麼重的啞鈴對她來說有些吃力。

可是她顯然沒有放棄的意思,依舊很努力的在練習。

霧影眯了眯眼睛,哼,他就不信了,這個女人能堅持下來!

他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來休息。

剛坐下來,手機就響了。

一看,是孟星寒打來的視頻電話。

霧影馬上就接了,「星寒少爺!」

屏幕上出現了孟星寒俊美奪目的臉龐,他微抿著唇,問道:「訓練的情況怎麼樣?」

霧影把手機的攝像頭,對向了在一旁練習的盛雪落。

看到女孩認真地在練習,孟星寒冷冽的眼神放柔,他對霧影說:「看好她。」

盛雪落感覺自己的手臂快要斷了。

她咬著牙,不斷地堅持著。

霧影在旁邊陰陽怪氣地說:「堅持不下來就不要勉強了,你根本就不是這塊料。」

「反正有少爺會保護你,你還需要練習這些嗎?」

「你還是趁早放棄吧!」

盛雪落艱難地從齒縫裡擠出兩個字:「閉!嘴!」

霧影不屑地哼了一聲,「一百個舉起,練完才能休息。」

說完,他就走了。

就算沒有霧影盯著,盛雪落也沒有絲毫的鬆懈。

她神奇的發現,隨著她的堅持,她的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個黑洞,四周不斷有能量湧進來。

她像是完全停不下來,手裡的啞鈴越舉越快!越來越快!

一百個舉起很快就做完了!

腦海中,一排五顏六色的字幕快要閃瞎眼。

「我——天機石又回來了!!」

盛雪落:「……!」

是天機石在搞事情?

她急忙在腦海中與天機石溝通,「你充滿電了?」

天機石:「我與你綁定,我的能量來自你,你的毅力越大,我的能量就越足。」

盛雪落恍然大悟,原來是她一直咬牙在堅持,不斷地給自己打氣,所以天機石也感受到她的毅力了?

「我現在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覺得四周有能量被我吸入了?」盛雪落問。

天機石顯然很得意,刷屏的字幕用的都是七彩帶光圈的顏色,「是我的功勞,我在改變你的體質,讓你可以脫胎換骨,現在你按照我說的方法去練習。」

盛雪落趕緊放下啞鈴坐好。

腦海中浮現了一篇深奧難懂的功法。

天機石:「這是古武派的內功心法,你照這個練習吐息。」

三個小時過去,盛雪落緩緩睜開眼睛。

她感覺自己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天機石得意道:「你只要堅持練習,你的體質就能脫胎換骨。」

耳邊傳來細碎的聲音,盛雪落猛地抬頭,就看到霧影飛在半空中。

他一臉「我早就知道」的表情看著盛雪落,不屑地說:「我一走開你就不練了,你這是在做樣子給我看嗎?」

盛雪落無語地翻了個白眼,「一百個舉起我早就做完了。」

霧影落地,雙手環胸,「你偷懶就偷懶,還說自己早就做完了?原本我也就沒抱希望,你會認真的學,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他往前走去,「我會如實報告給少爺,明天我不會再教你了……」

話音未落,身後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霧影轉身,看到盛雪落一拳砸在了樹上,那棵一個成年男子才能抱住的樹劇烈搖晃,落下一地樹葉。

總裁大人,別太壞 霧影的眼睛眯了眯。

盛雪落這一拳,絕對不是一個戰鬥力負五渣的小姑娘可以發出的。

不可思議!

盛雪落挑眉看著他,「我沒有說謊,你布置的練習我全都完成了,明天我也會繼續練習!」

霧影的嘴角抽了抽,說不出話來。

「什麼人!」他猛地回眸,朝著某個方向呵斥道。

抗戰之最強殺手 從樹後走出來一個小姑娘,年紀和盛雪落差不多。

她目瞪口呆地看著盛雪落,「剛……剛才那一拳是你打的?」

盛雪落:「你是誰?」

那小姑娘興高采烈地說道:「我叫齊木蘭,我打算借孟家的馬場,所以才在這裡。」

身後,管家急匆匆地趕來,「齊小姐,你不能亂跑。」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

齊木蘭……

姓齊的?

齊家可是D國的大家族,齊老爺子半生戎馬,退休前官拜司令員,雄踞一方。

齊家的家主齊連山是州長。

齊家的實力不容小覷。

而眼前這位齊木蘭,就是齊家的千金,齊連山的女兒,前世可是盛羽西費盡心機想要巴結的對象。

盛雪落還在想著前世的事情,齊木蘭已經滿臉興奮地說:「你會武術對嗎?你剛才那一拳太帥了!」

齊木蘭又是興奮又是熱情,抓著盛雪落的手,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我爺爺可是個武痴,他要是看到你,絕對會大吃一驚的!」

盛雪落不好意思地說:「雕蟲小技而已。對了,你剛才說要借馬場?」

「對啊!」齊木蘭點點頭道:「我馬上要過十八歲的生日了,打算那天在家裡宴會結束后,就和朋友們來賽馬。孟家莊園這個馬場是最好的私人馬場了,所以我想借用。」

她眼睛忽然一亮,「你能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嗎?」

盛雪落詫異道:「我?」

「可以嗎?我最崇拜武林高手了!」齊木蘭看著盛雪落的時候,雙眼都在放光。 齊木蘭的生日宴會?

盛雪落眼睛眨了眨。

她想起前世,就是在齊家的宴會上,盛羽西出盡風頭,結交到齊家,得到了齊家的助力。

盛雪落勾唇,這一世,盛羽西別想再那麼順利結交到齊家!

她看向齊木蘭,笑道:「好啊,我會去參加的。」

「太好了!」齊木蘭歡呼道。



晚上回到孟家,孟星寒看著頭髮亂糟糟,身上到處都是灰的盛雪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早上出門還萌噠噠的小貓咪,怎麼回家就變成小臟貓了?

霧影早就跟孟星寒打完小報告了,站在一旁,高傲地看著盛雪落。

哼,這回這女人還不被少爺給懲罰?

霧影得意極了,少爺以前雖然也寵這個女人,但是只要他打小報告,少爺都會懲罰她。

可是霧影卻忘記了,從前少爺會懲罰,那是因為盛雪落心裡沒有孟星寒,一心只想逃走。

可是現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