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你是不是被下了葯?」

「和你無關。」

看到南宮離雙瞳中的血色,因為自己在,他不能再繼續,臉上全是痛苦的神情。

悠悠只覺得心疼,「少爺……」

南宮離能夠感覺到自己現在就是一頭野獸,悠悠過來就會傷害她。

「你別過來,出去!」

悠悠跪在浴缸邊緣,心疼的撫摸著他的臉頰。

她不知道南宮離去顧家吃飯,怎麼就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既然他選擇回來,沒有在顧家,那麼她就得幫他。

那張英俊的臉頰此刻卻溢滿了痛苦,悠悠真的很心疼。

千金歸來:帝少,寵上天! 她那高貴的少爺不該是這樣的,她不能讓他難受。

「少爺,我可以幫你。」

「我用不著你幫,滾出去。」南宮離怒嚎道。

第一次第二次他已經很後悔,他不愛悠悠,就不應該碰悠悠。

那樣只會給她無盡的傷害,他並不想這樣。

悠悠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可惜他並不喜歡她。

既然不喜歡就不能害了她,他不能一錯再錯。

他甚至想好了,悠悠無家可歸,他會養著她,培養她,將來有一天給她找一個好的人家,給她準備一筆豐厚的嫁妝。

他南宮離是高傲的,並不會因為顧柒對他不喜歡,他就去將就別人。

那樣是對他不公平,更是對悠悠的不公平,他不願意如此。

可是悠悠卻在這個時候闖進來,南宮離內心中的野獸在拚命的掙脫鎖鏈。

他想要撲向她,將她吞噬乾淨,現在的他僅存一線理智而已。

「少爺,你很難受。」

「和你無關,我命令你馬上出去。」

「我不要,我不要少爺痛苦。」悠悠搖頭。

那雙乾淨的紫色瞳孔就像是漂亮純凈的寶石,他怎麼能再染指。

南宮離用最後的理智道:「悠悠,我不喜歡你,之前的事情是意外,我不能再傷害你了。」

「可是少爺,我並不在乎,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喜歡顧小姐。

我從未想過要在你身上得到什麼,我只是想要看著少爺,服侍少爺。

如果有一天你談婚論嫁,我就離開,不會打擾你的生活。

可是少爺現在還是一個人,我就會一直陪著少爺。

因為……少爺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我不想你那麼孤單。」

這個傻姑娘,南宮離眼中有些動情,「可你知道,我對你並無男女之情。」

「我不在乎,我只要少爺開心。」

「我不愛你,碰了你,那樣只是將你當成發洩慾望的對象而已。」

悠悠含著眼淚一笑,她捧著南宮離的臉輕輕道:「其實我知道……少爺一直都很溫柔,很溫柔,如果是為了少爺,我不在乎我自己付出什麼。」

沒有再顧忌什麼,「少爺,至少在這一刻,你需要我。」

「悠悠,你不要後悔。」

「我永遠不會後悔。」

她吻向他緊皺的眉心,想要將他眉心的褶皺撫開。

下一秒身體被南宮離狠狠拽入水中,水花四濺,在冰冷的水中卻有他足夠溫暖的體溫。

她抱著南宮離的脖子,溫柔的看著他。

「少爺,今天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當成別人,我是悠悠,只屬於少爺的悠悠。」

前兩次她都被當成了顧柒的替身,她不想這一次還是如此。

她聽到南宮離在她耳邊輕輕道:「悠悠。」

沒有沒有哪個時候,她覺得自己的名字被別人叫出來這麼好聽。

只有南宮離的口中,她很喜歡他的聲音。

主動擁住了南宮離,在心中默默道。「少爺,我愛你,很愛很愛你……」 一頓飯吃下來,顧柒神清氣爽,穆南樞雖然沒有說什麼,從他喝了一大壺檸檬水來看他是辣得不行。

除了他之外,阿旺已經快要噴火的模樣。

顧柒笑眯眯道:「小樞樞,我們去酒吧玩。」

「隨你。」

要是以前阿旺肯定要再說幾句話,只可惜此刻他嘴裡已經被辣得麻木。

這個可惡的少年,阿旺一時半會兒對她產生了恐懼。

這是除了穆南樞之外,他第二個很害怕的人。

和穆南樞不同,顧柒隨時都是笑眯眯,笑裡藏刀的類型,微笑著讓你喝下毒藥。

顧柒實在難以想象他穿著這樣的衣服去蹦迪的模樣。

半小時后,車子開到一處鬧市區,她被帶入到一個酒吧。

和她平時玩得不同,這個酒吧屬於高端消費,不那麼鬧騰的,一些小明星經常會過來駐唱。

相對其它酒吧而言要安靜很多,穆南樞帶著她到了二樓,這是最佳觀賞位置。

顧柒尋找逃離的機會,一會兒她趁著人多就跑掉。

「小樞樞,這裡都不能蹦迪的嗎?」

「不能。」

顧柒有些失落,她本來還想拉著他一起去蹦迪呢,看不到他蹦迪的樣子真可惜。

「那駐場歌手唱得真難聽,要不我去給你唱一首歌?我彈琴可好了。」

她有一雙很漂亮的手,很適合彈鋼琴。

穆南樞點頭應允,看了阿才一眼,阿才跟著她下去,絕對不會給她逃離的機會。

阿旺則是有些不屑,「那臭小子竄上跳下的,怎麼可能會彈琴唱歌。」

「你很討厭她?」穆南樞手指攪拌著藍色雞尾酒。

「先生,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要是喜歡什麼人,身嬌體軟的少年哪裡找不到,非要找這麼一個小混蛋。」

穆南樞輕笑一聲:「你也覺得她混蛋。」

「何止有一點混蛋,簡直就是個大混蛋,先生,你就不該寵著他!

你的胃不好,怎麼能吃那麼辣的東西呢?一會兒回家你先吃胃藥。」

「阿旺,我看著她就覺得開心。」穆南樞臉上呈現出一抹淺淺的溫柔,這是他從來沒有過的神色。

那帶著輕笑的容顏,阿旺也看呆了,他家的先生這麼久以來第一次這樣對一個人。

「先生,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喜歡?」穆南樞視線追隨著走路姿勢十分囂張的顧柒,「這就是喜歡么?」

阿旺連連搖頭,「不不不,先生怎麼可能會喜歡一個男人,大約你只是覺得他很有趣,等時間一長便不覺得他有趣,自然會淡了。」

「大概吧。」

顧柒已經坐在了鋼琴後面調試音符,那一本正經的樣子,她真的會彈琴?

總覺得像是她這麼活潑的性子和這種靜謐的事情不太搭調。

很快一陣熟悉的音符溢出,在場的人聽到這音符,沒有一個人不注目朝著台上的人看去。

因為顧柒彈奏的是一首十分經典的曲子,來自《泰坦尼克號》的主題曲。

一首哀怨又抒情的曲子流露出來,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東西的手指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飛舞。

果然如同她所說她彈琴很好,那麼唱歌呢?

顧柒一開口,所有人全都愣在那裡,簡直是天籟,太好聽了!

她的英文發音十分純正,曲子纏綿且哀怨,讓人腦中不由得浮現出遊輪撞到冰川上,那一對深情的主人公是怎樣驚天動地的愛。

唱到高潮處,很多人背後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彷彿身臨其境。

阿旺也傻眼了,打臉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他剛剛還在說顧柒一定不會,不曾想她竟然唱得這麼好。

一曲畢,台下一片安靜,竟然無一人說話,幾秒鐘之後大家才從那一首歌回過神來。

酒吧內響起了十分熱烈的掌聲,不少人肅然起敬。

「這是新來的駐唱嗎?唱得可真好。」

「不僅唱得好,而且長得也挺英俊的。」

經理直接上台來聯繫她,「小哥哥,簽約嗎?管吃管住輕鬆月入十萬那種。」

這樣的聲音簡直太震撼了,有她在,以後酒吧生意一定火爆。

「才十萬啊?」顧柒搖晃著雙腿,之前的男神模樣徹底消失,就像是一個小痞子。

「十萬是底薪,打賞另算,要是你有興趣,還可以簽約我們的主播條約,價格翻倍,線上線下雙倍收益。」

最近隨著直播平台的興起,大家也是拼了命的培養網紅和流量。

「讓我考慮一下。」顧柒那嬌俏的模樣,經理看了都很心動,要是培養一下,這少年肯定會大火。

她唱歌彈琴的時候儼然就是一個男神,現在則像是一個頑皮的大孩子,那些女人肯定會很喜歡她!

穆南樞眉頭微皺,見經理和她似乎在說些什麼,小東西流露出勾人的神色,他很不喜歡。

「讓阿才將她帶上來。」

「是,先生。」

阿旺在心裡覺得奇怪,他家先生怎麼怪怪的,不過就是經理和臭小子說幾句話而已,他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吃醋?怎麼可能,他家先生不可能吃醋的。

便在這時,一個打扮妖冶的女人朝著台上走來,手中還拿著一束花。

要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束花全是用人民幣疊的,花蕊中間則是鑲嵌著磚石。

這是有名的富婆,不過才三十歲已經離了五次婚,今天來酒吧是為了給她喜歡的一個男歌手送禮物。

誰知道一看到顧柒,她眼睛都直了,轉而把禮物送給了顧柒。

這樣一束貴重的禮物,換成其他人肯定開心極了。

顧柒本就是千金大小姐,說實話她打小就沒在意過錢這個東西。

她只覺得還有這樣撩人的方式,下次她喜歡哪個小姐姐也這樣干。

「寶貝兒,跟我走好不好?」說是富婆,其實她長得還算是挺漂亮,保養很好看上去才二十來歲。

顧柒嘟著嘴,「去哪啊?」

「跟我回家玩,姐姐家裡可大了。」富婆還以為她是天真的小鮮肉。

「姐姐,我倒是想和你走,不過有人不讓。」

「誰?小寶貝兒你別怕,姐姐保護你。」

「姐姐,看,就是他們。」

顧柒手指指向阿才和阿旺,富婆也不是小角色,身邊跟了保鏢,立馬開口:「攔下他們。」

「姐姐,我不要跟他們走,你要幫我。」

「乖乖。」

顧柒趁亂逃離,穆南樞沒想到小東西居然打著這個主意,酒吧裡面已經鬧成一團。

穆南樞的人已經參戰,他站起身體準備將小東西拎回來。

胃卻在此刻痛了起來,剛剛吃了那麼多辛辣物,好疼。

他皺著眉頭重新坐回沙發,便在這時他看到小東西已經逃到了門口,她給他做了飛吻,然後趁著夜色離開。

果然應該砍了她的雙足她才不會想著離開,穆南樞恨恨的想。

小東西,只要你在這片土地,我不會給你逃跑的機會!

盡情的逃吧,接下來等待你就是一片黑暗。

他彷彿黑化的惡魔,雖然臉色淡然,眼中卻是多了一抹陰沉。

一聲槍響,富婆被擊倒在地。

化著精緻妝容的女人臉上一片惶恐之色,「我的腿!」

場面已經控制下來,富婆看到從二樓緩緩走下來一人。

他的人全都站在兩側,恭恭敬敬的垂頭,「先生。」

唐裝,長發,淚痣。

難道他就是道上的穆先生!!!

出來混的大多都聽過這個名號,都說惹誰都不能惹的那個男人。

富婆對上那人平淡的雙瞳,她的心中卻是一片害怕。

「穆,穆先生。」

那樣漂亮精緻的一張臉,她卻生不出半點肖想的心。

他淡淡開口:「放跑了我的小東西,你拿什麼來賠?」一聲淺淡的話語,富婆遍體生涼。 天亮,南宮離已經恢復了理智,看著緊緊貼在他胸口的小女人。

悠悠真的很美,而且是屬於那種毫無雜質的美。

白皙的肌膚,長長的睫毛,深邃眼窩,立體的臉頰,她一定是一個混血。

尤其是當她睜開雙眼的那一瞬間,你會覺得在她的眼睛中藏著一片漂亮的紫色花海。

她似乎真的很喜歡自己,就連睡夢中也緊緊抱著自己不肯鬆手。

嘴角微微上揚,像極了一朵盛開的紫色蓮花,聖潔又雅緻。

南宮離心想,這個世界真的有天使嗎?如果有,一定就是悠悠這樣的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