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話還是吃飽了再說吧,不是說吃飽之後人的智商會下降0.01嘛!我今天倒是要試驗一下是否真的是這樣!」

「哦!竟然有如此有意思的理論,那我得要吃得開心一點才行。心情要更加的放鬆,不然要是到時候你問不到發火,我可受不住你任何一點手段!要知道我可是很怕死的!」

黑影看著夏熏溪故作驚訝的表情,微微的皺著眉頭,就這樣沉默的看著夏熏溪慢悠悠的吃著那一碗簡單的蔥油麵!

她說得但是沒錯,自己確實是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從她的嘴裡套出話來!不過這無妨,人都請來了,難不成要就這樣毫髮無損的放回去?

「其實……夏小姐你到底有沒有想過,那東西在你的手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用,夏小姐如果是想要更好的,完全是有本事得到更好的,可是……夏小姐現在這樣藏著不給有用的人,是不是太浪費資源了!」

夏熏溪斜了那人一眼,隨手將手中的空碗往旁邊的下手手中一放,擦拭了一下嘴跟雙手之後才慢條斯理的說到:「可是畢竟是我的東西!我可不想就這樣隨隨便便就給人的!要不……你告訴我一下你想拿它幹什麼,或許我可以考慮一下!」

「夏小姐太狡猾了,就這樣套我的話,有些不太厚道吧?畢竟我是誠心跟夏小姐交談的!」黑影故作傷心的看著夏熏溪,如果不是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夏熏溪真的很想吐槽一句:裝可愛不是這樣裝的!

「錯了吧!」夏熏溪站起來,指了指房間裡面的三個人說到:「我現在勢弱,當然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如果真的是誠心交談,不應該是我們面對面的坐在一起明碼標價嗎?」

這邊夏熏溪儘力跟黑影交談拖延著時間,那邊蕭閻雲已經派人將何家的每一寸土地甚至是每一個人的口供都對了一遍,竟然沒有發現任何的遺漏!忍不住有些氣憤的看著何建成!

「你不是說你們何家是銅牆鐵壁嗎?你現在告訴我,為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你們那些消失的保鏢是怎麼回事?」

何建成黑了臉,回頭沖著一群人吼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去找。發動所有的力量,要是小姐有什麼不測,你們就等著給她陪葬吧!」

就在所有人齊刷刷的迅速的往下面退走的時候,蕭閻雲突然阻止到:「先等一下,不要大張旗鼓的,派一部分人小心行事!」

都是做這一行的。蕭閻雲一提醒,他們便立馬回味了過來!只是偷偷的看了何建成一眼,全部有序的退了出去!

何建成看著那些退下去的人,忍不住對著身邊的蕭閻雲提醒到:「今天上午的時候,有人跟我說陳玉去找過夏熏染,這個女人你要提防著一點!」

蕭閻雲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何建成一眼,不滿的說到:「不過只是去找夏熏染幫忙而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幫忙?」何建成冷笑著看著蕭閻雲追問到:「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她對你有意思?」

「知道又如何?」

這件事,蕭閻雲早就知道了!從她那個時候是當紅女星,而他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演員的時候,她對自己單獨的照顧就已經看出來了!

「什麼叫那又如何?人家可是為了甘願在網上承受罵名的呢!足以證明她對你的心思,都如此強烈了!你真的以為她是去找夏熏染幫忙的?」

何建成有些不爽的說到:「那個夏熏染明顯跟溪兒有過節,她又不是不知道,溪兒剛失蹤,她就找上門,她到底是去找夏熏染幫忙的呢還是想要將夏熏溪失蹤的消息透露出去!好讓人有機可乘,而她漁翁得利!」

蕭閻雲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何建成,忍不住數落到:「你非要將所有人都想得那麼卑劣嗎?我相信她只是去試探夏熏染這件事是不是她做的而已!」

「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吧!」

何建成也不想跟他過多的爭論這件事!其中的細節他應該比自己還清楚,那個女人到底什麼心思,他這個老狐狸會不明白?不過是裝糊塗而已!

慕容墨軒的別墅門口,一輛氣勢不凡的跑車就那樣高調的停在他們的門口!見那些保鏢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陳玉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艱難的移動自己的尊駕,走到保安室對著裡面的保安說到:「我要找你們老大!幫忙通報一聲!」

那兩人看了陳玉一眼,眼中的震驚一閃而過,隨即淡定的搖了搖頭說到:「少爺不在!你請回吧!」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你跟你們少爺打一個電話也行!我跟他說!」

時間本來就不長,像蕭閻雲這樣的地毯式,用不了多久時間,應該就可以找到人了!她必須在他們找到人之前讓慕容墨軒先到!

「對不起!少爺的聯繫方法我們都沒有!如果你想要約我們少爺的話,最好是先預約!而預約的電話嘛,請問管家!」

陳玉有些不耐煩的皺了一下眉頭,不就是找慕容墨軒嗎?又不是什麼國家的領導,至於這麼麻煩嗎?

雖然有些不高興受的阻攔,陳玉還是好脾氣的追問到:「請問……你們家主管的電話是多少!」

原本以為是一串數字,卻不想那人也很說到:「我又不知道主管的電話幹嘛,你怎麼老是我問呢?」

陳宇忍不住有些咬牙切齒的看著那保鏢追問到:「那請問,我要怎樣才能找到你們的主管?」 左左站在門外,並沒有離開,只是覺得心情格外的惆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過他想,馮情現在最不願意看到的人,就是他吧。

為了不讓她心煩,左左又不得不離開這裡。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右右打過來的。

「左左,有沒有時間出來喝一杯啊。」

他今天也看出來左左的情緒不對,就打算帶著他好好發泄一下。

而且,他這段時間被喬語催婚催的頭疼,也想去喝兩杯,緩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左左的回答格外平靜,「好。」

光是聽語氣,就能夠用感覺到他現在心情不好,更別說是親眼看到了。

沒過多久,右右的車便出現在他的面前。

兩人來到酒吧中,二話不說就坐在那裡一個勁的喝悶酒。

一個是因為自己找不到女朋友心煩,一個是不知道怎麼哄女朋友而煩惱。

「我帶你出來喝酒,馮諾應該不會罵我吧。」

右右轉念一想,他畢竟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跟自己在一起鬼混。

要是到時候,兩個人因為這件事情產生矛盾,那他的罪過可就太大了。

左左苦笑一聲,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怎麼會,她現在看都不想看到我。」

自己就算是躺在她面前,也不會讓她有很大的反應吧。

「你們兩個人吵架了嗎,因為什麼事情,要不要我給你指點迷津。」

雖然說他沒有談過戀愛,但是他至少看過視頻,如何哄女朋友開心,想來應該都差不多。

話音一落,就看到左左直接將一整瓶的酒喝了下去。

「要真是吵架就好了。」

至少他還知道錯在那裡,也有辦法去彌補,可是現在……

緊接著,他便什麼話也不說,一杯又一杯的酒進肚。

右右見此,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陪著他一起喝下去。

不過在心裏面覺得,馮諾他們兩個人的感情那麼好,應該不會因為一點小事而鬧僵。

殊不知,他們兩個人這次遇到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慢慢的,左左已經進入一個醉醺醺的狀態。

「她讓我出國去找馮諾。」左左語氣哽咽,「可是我實在不知道,我該怎麼面對馮諾,又該怎麼面對她。」

找馮諾?!

右右在一旁有些驚訝,難不成在他們身邊的這個,一直都是假的。

大叔太過分 只是他看著左左這樣,不願意跟自己多說什麼,便什麼也不問。

「那你呢……打算怎麼做,真的要去找她嗎。」

到時候,這個假的馮諾,左左又打算怎麼處置。

「我也不知道。」

出於私心,他一點都不想讓真正的馮諾回來,可是馮情,霸佔了她這麼久的身份……

想著想著,左左就感覺自己的眼皮子不受自己控制一樣,緊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蜜枕甜妻:老公,請輕親! 右右一臉無奈的看著他,能夠喝酒喝到睡著,估計也就只有他這一個人了。

荒蕪的年代 想到他可能還不想回家,就把他帶到了自己的家裡面。

而他一個人,坐在客廳裡面,獨自做到了深夜。

如果不是今天左左喝醉酒說出來,他或許永遠都發現不了,這個是假的馮諾。

不過仔細想來,她也有很多的破綻,只是他並沒有放在心上罷了。

左左將這件事情憋在心裏面這麼久,看樣子,也不是特別的好受。

只是他不明白,馮諾那麼喜歡左左,怎麼會任由別人霸佔左左……

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人徹夜未眠,那就是,親手把左左趕出去的馮情。

從她頂替馮諾的那一天開始,就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只是這段時間她一直沉浸在左左對自己的感情之中,慢慢開始放下戒備。

沒想到這一鬆懈,新的麻煩就來了。

其實她現在完全可以一聲不吭的離開,到真正的馮諾回來,把一切都變成原本的樣子。

她依舊是馮情,而她也拿回了馮諾的身份,甚至跟自己心愛之人在一起。

而且她霸佔對方的身份這麼久,她沒有找自己麻煩,已經算是不錯了。

但是……

她捨不得左左!

馮諾喜歡左左,可是她也喜歡啊。

她今天把左左趕出去,心裏面也是特別的難受,可是她害怕。

怕左左到時候會選擇馮諾,而不是選擇自己,她賭不起。

冷麪嬌妻:霸道老公來撬牆 想著想著,馮情的眼淚就忍不住落了下來,她想起這段時間左左對她做的,心裏面格外的難受。

她有時候真的很想問,他在看到自己這張臉的時候,心裏面想的到底是馮諾還是自己。

可是她不敢,說白了,她就是一個膽小鬼。

可不是自己的終究不是自己的,強留也留不住。

她坐在桌子上,看著自己在紙上,落下的全都是左左的名字,整個人更是泣不成聲。

她明明鼓足了勇氣打算離開,可是為什麼,她的身體這麼不聽話。

淚水打濕了她的視線,哭著哭著,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而另一邊,右右在家裡面怎麼也想不出一個結果,就只好去查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命人這段時間看好許彥軍的動態,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必須要第一時間告訴他。

電話掛斷之後,他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面色複雜的看著左左睡覺的房間。

左左,我能夠幫你的,也就只能夠到這裡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與此同時,許彥軍看著手機上面的位置,來到一個偏僻的房子裡面。

可是等到他進去的時候,發現裡面早已經是人去樓空。

他一臉懊惱的從房子裡面離開,馮諾這個人太狡猾了,自己找了她幾次,都沒有辦法把她找到。

但是,他不會就這樣輕易放棄的,哪怕是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她給找出來。

「吩咐下去,只要有馮諾的消息,就立刻馬上給我彙報。」

而右右這邊也收到,他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在找馮諾的消息。

等到左左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右右的家中。

他剛推開門,右右就一臉睡眼朦朧的從房間裡面出來。

「早!」

左左對自己昨晚喝醉酒,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愣是一點都想不起來,更不知道馮諾李。身份泄露的事情。

等到他們兩個人坐在一起的時候,右右突然開口,「許彥軍這段時間一直在國外找馮諾,你打算怎麼處理。」

這要是被他快一步找到,指不定要做出什麼事情呢。

「我要出國。」不管結果怎樣,他一定是要去一趟的。

他也想,跟家裡面公開馮情的身份,跟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什麼,你要出國!」喬語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可謂是一臉震驚,「好端端的,出國幹什麼。」

眼下還有一個許彥軍在暗處,在這個節骨眼上,怎麼能夠一個人單獨行動呢。

「既然他是趁著我來的,那我就去好好的回回他。」至於馮情的身份,他打算過段時間跟他們公開。

「不……」

喬語剛說一個字,就聽到馮情在一旁講,「我這就去給你收拾東西。」

這下,讓她一個人有些凌亂的坐在沙發上。

「諾諾,你沒有聽到嗎,他要出國。」

怎麼一個胡鬧,另一個也跟著在這裡胡鬧。

「我知道,我相信他。」

哪怕最後的選擇不是她,她也心甘情願,至少自己跟他在一起過,她知足!

「可是國外很危險,而且……」

喬語對於他要出國的事情,意見格外的大,左左想要上前安慰,卻被馮情給攔下了。

「我陪著媽就行,你去收拾東西,免得等下耽誤登機。」

喬語這邊的心理工作,就交給她吧。

左左正欲開口,看到馮情回他一個肯定的眼神,便什麼話也不講了。

就在他準備出去的時候,突然開口,「媽,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我未婚妻就交給你照顧了。」

他叫的不是馮諾,也不是馮情,而是稱她為未婚妻,可見馮情在他心裏面有多麼重要。

「憑什麼。」喬語隨機反駁道,「你自己的女朋友你自己照顧,別來找我。」

「更何況我是你媽,要照顧,也應該是她照顧我才對。」

怎麼到他的嘴裡面,就把這些給顛倒過來了。

想到這裡,她一臉埋怨的看著梁景銳,「你看看這倆孩子,沒有一個讓我省心的。」

整天不是這件事情,就是那件事情,她自己也是格外的無奈。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就讓他安心去吧。」梁景銳叮囑道,「如果有什麼困難,記得第一時間給我們打電話,我們永遠是你堅實的後盾。」

雖然不知道左左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他們做父母的,能做的也就只有支持,

等到喬語想要指責他的時候,哪裡還有他的半分影子。

早在他說要幫忙照顧馮諾的時候,就發動車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別墅里,左左眼神複雜的看著手中的項鏈,本來打算給她一個驚喜的,但是現在……

他深嘆一口氣,把項鏈放在了桌子上面,送給馮情。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去國外會發生什麼,可是他沒有辦法不去。

事情皆因他而起,現在也應該由他結束。

他把別墅的燈一個個關滅,在離開之前,心裏面還是十分的不舍。

馮情,你一定要等我回來! 保安火了,有些不耐煩的看著陳玉吼道:「你到底有沒有腦子呀!我們就一個門衛。你覺得我們會有資格有主管的電話嗎?如果你連我們主管的電話都沒有,你有什麼資格去找我們老闆呢!」

陳玉深深的皺起眉頭,有些不滿的看著那保安!什麼時候自己如此低聲下氣的來求過人。 嬌妾 還是一個保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