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界脈之力,這真的是界脈之力!」

「葉……葉前輩,在下華夏靈御門,第十三代門主岳小洪,在此見過前輩。」岳小洪心中震撼不已,此刻不在理會四周的土御族人。

此人開口的同時,臉上露出崇敬之色,抬手抱拳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武道界,強者為尊,身為隱門一門之主,岳小洪自然知曉,在元嬰之上,還有著通神之境,而通神境的強者中,領悟界脈之力的人,那無疑是站在了武道的頂峰。

「額……」一旁的朱紅,不禁一臉的無奈之色。

身旁之人這句話,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在遇到此人之後,聽過多少遍了,耳朵都聽得有些起繭了。 前方半空之中,葉飛目光沉靜,轉頭掃了後方一眼,隨即低語道:「幫我照顧好朱紅,若土御一族的靈體出現,你們盡量避開戰場。」

冰境之上,這些人不足為慮。

哪怕是前方之人,祭出了魂奴,同樣不可能強過葉飛的界脈之力,但此事著實詭異,他需要仔細研究一番。

「葉前輩放心,晚輩定不負重望,誓死守護您的道侶。」岳小洪臉上的恭謹之色,可謂是極為真誠,對於強者,他是發自內心的尊重。

葉飛聞言,不禁輕笑搖頭,此時也是懶得解釋。

只見其掌中迅速掐訣,周身的雷霆之力暴漲,上方半空之中,那道雷幕同時做出回應。

「封。」一聲低喝傳來,不滅雷霆應聲而下。

只見雷幕翻滾,數道雷霆之力,凝聚成一道道電網,瞬間將前方的那幾隻魂將封鎖控制。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抬手之下一道紅芒閃過,紅仙竹笛已然落入掌中。

「既然是魂奴,我應該也可以控制。」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內心不禁暗道。

他此刻體內的靈力,隨之融入了紅仙竹笛之內,使得此寶之上的紅芒大盛。

耀眼的紅芒,伸延出幾道細絲,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向著前方的那幾隻魂將伸延而去。

只是眨眼之間,方才氣勢洶洶的魂將,陡然變得乖巧了下來,一個個矗立在了半空之中,身上凶煞之氣,隨之慢慢平息。

葉飛嘴角微微上揚,掌中符文印記凝聚。

儘管不太明白,為何土御一族,能夠控制魂奴,但只要魂將身上的烙印抹去,種下他自己的靈識烙印,一番研究之下,定能找到原因。

「此女的烙印,很容易抹去。」葉飛的靈識,此刻將魂將籠罩,順手將魂奴身上的印記清除。

可就在這時,那幾具魂奴,忽然變得躁動不安起來。

伊娜美的印記,被抹去之後,在眾人的目光下,前方那幾具幽影,很快消散在了空氣之中,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嗯?居然……」葉飛心中也是一驚,此時抬頭望向前方。

他能夠察覺到,魂將的消失,應該是被天地之力強行抹去,想要控制魂奴,遠沒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簡單。

「愚蠢,華夏人,你不是我族之人,還妄想控制幽靈,簡直是做夢。」伊娜美看出了葉飛舉動,頓時冷笑嘲諷道。

葉飛聞言,緩緩抬起頭來,目光凝聚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他周身氣勢一凝,半空之中雷幕的威壓之力,頓時更盛了幾分,直接向著前方之人席捲而起,輕易將其身形封鎖。

「回答我一個問題,葉某留你一命。」

「你土御一族,能夠控制魂奴,可是與西方法王殿有關?」葉飛雙目微閃,盯著前方之人沉聲開口道。

在那天宮第二層之時,最後的黑海之畔,法王殿的那位副殿主,似乎與仙人橋盡頭黑門內的生物,取得了某種聯繫。

當時他根本來不及細看,便是遠轉斗轉星移之術離開。

如今東西方武道界局勢緊張,東南亞武道聯盟,趁此機會進入華夏,再其背後定有西方武道界撐腰,這一點已然可以確認。

「呵呵,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華夏人,我土御一族,還沒有輸。」伊娜美此刻面色猙獰,雙眸死死地盯著葉飛。

只見此女說完之後,體內的那股奇異綠光暴漲。

頃刻間,再度襲卷她的全身,一根泛著綠光,極為粗壯的鎖鏈,從她的身下伸延而出。

「白神大人,請您蘇醒,為我族一戰。」伊娜美面露虔誠之色,掌中紋咒凝聚,她體內的靈力,向著身下的鎖鏈內瘋狂湧入。

土御一族中心,那塊巨大的冰境,已然被整片染成了綠色。

冰面微顫,在那伊娜美跟前,一道深淵裂縫陡現,隨之慢慢的擴大膨脹,隱約有奇異的怪叫之聲傳來,帶著恐怖的氣息。

後方不遠處,土御一族的強者,此刻不在攻擊,而是神情崇敬,紛紛跪倒在了冰面之上,向著前方的裂縫方向不斷跪拜。

「終於要出來了么。」

「璇兒,你可有感應到?」葉飛淡笑一聲,身形矗立在半空之中,向著衣領處傳出一道靈識。

他等這最後一隻靈體,已然等了許久。

將其吞噬,上古玄蛇突破,自己則是可戰劫境,這是如今的葉飛,迫切想象得到的力量。

「嗯,嗯,它上來了……」璇兒的聲音,很快傳來隱約帶著些許的興奮。

葉飛面露輕笑,轉頭掃了後方的二人一眼,隨即向著那岳小洪微微點了點頭。

後方冰面之上,岳小洪瞬間會意,只見此人掌中的金色項圈,其上金光猛然暴漲,瞬間將他與朱紅二人的身形籠罩在了其內。

如此同時,前方不遠處,那道裂口的冰縫身處,隨之傳來一聲震耳的低吼。

恐怖的氣息,隨之攀升,四周密閉的空間內,忽然颳起了罡風,一條白色觸手緩緩從裂縫內伸延而上,其上隱約可見雙瞳,宛如一條巨大的白蛇。

緊接著,第二條白色出手伸出,同時第三塊如約而至……

轉眼間,一尊全身透白,下方盤成一團,長著八隻腦袋的白蛇異獸,慢慢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始終空氣中的壓迫之力,同時在瞬間暴增。

「這不是靈體。」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體內的靈力隨之遠轉到極致。

此異獸現身的那一刻,他已然察覺到,這隻八頭白蛇,竟是與他的上古玄蛇一樣,乃是一直真正的凶獸,不知存活了多少歲月。

「恭迎白神大人!」

「土御一族,全族跪禮。」伊娜美面色恭謹,同時退到在冰面之上,她的聲音內,蘊含這不俗之力,同時傳遍整個冰川部族。

土御一族,除去冰境之上族人。

此刻但凡身處部族內的族人,此刻無論在做什麼,都紛紛停了下來,隨之均是一臉的虔誠之色,向著部族中心處跪拜。

此時的葉飛,周身靈力涌動,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氣息達到了通神境,而且至少是後期圓滿。」葉飛感受這四周的壓迫之力,臉上的表情更為嚴肅了幾分。

就在這時,從他的衣領處,忽然傳出一陣低吼,隨之幽光閃動,一道黑影忽然衝出,隨之瞬間膨脹開來,盤旋在了半空之中。

「吼……」上古玄蛇仰天嘶吼,此刻真身凝聚,氣勢可謂不弱分毫。

兩隻上古異獸,一隻盤旋半空,震動著四周冰壁一陣散落,另外一隻從地底探出,下方冰面隨之發出極大的震動。

後方冰面之上,岳小洪與朱紅二人,此刻看得是一陣目瞪口呆。

「靈獸,居然是活著的靈獸!」

「不愧是葉前輩,我岳小洪在華夏武道界,也算是一位人物,為何之前從未聽聞過什麼江東葉家。」岳小洪此刻心驚不已,內心忍不住暗道。

想到此處,他頓時眼前一亮,想起了他被困在這裡已有數年之久。

「若,若真的是後起之秀,這……這也太強了吧。」岳小洪此時只感覺背後一陣發涼,對於一個元嬰強者來說,此事可謂是細思極恐。

而此時,前方半空之中,葉飛周身雷霆之力未消,靈識牢牢都鎖定前方。

單單從氣勢上來看,那隻八頭異獸,要強過玄蛇不少,此戰他不可輕敵。

「璇兒,你如何才能吞了它?」葉飛目光一凝,隨即傳出一道靈識傳音。

真實存在的異獸,相比起式神靈體,無疑要更為可怕,想要將其吞噬,絕非是容易之事。

「它,它比璇兒強大,只要斬掉白蛇一半的頭,璇兒就能吞了它。」玄蛇的聲音,很快在葉飛的識海之內響起。

西方冰面裂縫,那隻八頭異獸,在看到上古玄蛇之後,身上的氣勢頓時增強了數倍不止,如似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兩隻凶獸的氣勢極強,整個土御一族的冰川部族,此刻已然有些承受不住。

「轟,轟隆。」還沒有開戰,一聲聲悶響,便是震耳欲聾。

四周冰壁之上,冰凌被撕裂開來,向著下方不斷塌陷,那些土御一族的族人,很多實力不足的,都是在這股震動之下,被掩埋入了冰層之中。

「一半頭,可以。」

「冰界,凝。」葉飛沒有任何猶豫,掌中寒光陡現,蓮華劍爆出陣陣冰霧,四周空氣中的溫度,瞬間下降了數倍不止。

半空之中,冰霧隨之伸延,瞬間將前方那隻八頭異獸,其中的一個腦袋包裹。

這忽然出手,速度極快,在那八頭異獸,還在與璇兒對峙之時,此獸的一個腦袋,已然被一陣極寒之氣冰封,化作了冰雕。

「劍道化身,斬!」葉飛眼中凌厲之芒涌動,掌中的蓮華冰劍,已然是脫手而出。

不到半息之間,那隻八頭異獸的上方,一把巨大的冰劍,隨之憑空而現,所知指出正是此獸被冰封的那一個腦袋。

劍芒落下,帶著不可阻擋之勢,隨之一聲慘烈的嘶吼,迅速傳遍整個土御一族。 「呼吼……」前方冰境裂縫內,八頭異獸的其中一個腦袋,被硬生生地斬了下來,砸落在冰面之上,碎裂成一節節晶瑩的冰凌。

這一切,幾乎是發生在轉瞬之間。

葉飛在得到璇兒的回應之後,沒有任何的遲疑,手法之快,攻勢之猛,整個過程可謂是一氣呵成,沒有半點的拖泥帶水。

八頭異獸,儘管被斬落一頭,但其身上的爆發出來的氣勢,竟是不減反增。

「吼,呼嘯。」剩下的七個腦袋,忽然同時張口大嘴,均是吐出一道漆黑色的燃炎。

半空之中,七道燃炎帶著毀滅之勢,此刻宛如有靈一般,分別向著上方的玄蛇,已經半空之中的葉飛襲卷而來。

璇兒不甘示弱,同樣張口大嘴,吐出一團恐怖的黑色火焰。

「砰,轟隆!」驚天的爆裂聲,此刻震耳欲聾。

無形的反震之力,向著四面八方橫掃,在這兩股力量的碰撞之下,四周的冰壁早已是無法承受,終於整個塌陷下來。

下方的岳小洪,見此情景,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只見他周身靈力涌動,將身旁之人包裹的同時,他的身形隨之一躍而起,穿透了上方原本就即將塌陷的冰壁,向著夜空之中飛去。

而葉飛與玄蛇,同樣從地底冰川內衝出,前方不遠處那座本國標誌性的雪山,已然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距離十分的近。

雪山之巔,終年積雪,掩蓋一般的山脈。

在這裡,明月不知何時倒掛,並沒有被烏雲遮蔽,皎潔的月光灑向山巔,倒映出山巔雪地的晶瑩剔透,風景如畫,幻美絕倫。

「巫體之源,融身。」半空之中,葉飛體內的靈力暴漲,一道幽光將他的雙臂迅速包裹,渾厚之力橫掃半空。

此刻,顯然不是欣賞美景的時候。

下方冰川之內,傳來陣陣嘶吼,那隻八頭異獸,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從冰霧之中衝出,竟是踏空而起,威勢好不驚人。

若非是此刻已是深夜,這般巨大的動靜,怕是會引起整個本國的民眾震驚。

「砰,轟隆……」葉飛一拳猛然轟出,迎向了眼前的黑炎。

他的身形被直接震退,體內只感覺一陣氣血翻滾,而前方的一道黑炎隨之崩潰,但接踵而來的,又是三道恐怖的黑炎之力。

「此獸,很強。」葉飛穩住心神,眼中閃過一道微光。

在他的右側遠處,上古玄蛇處境同樣不太好,那幾道恐怖的黑炎,威勢著實驚人,哪怕是通神境的強者,多半是觸之必亡。

「還剩八個頭,只需想辦法將斬其四,璇兒就能將其吞噬。」葉飛腦中迅速思索,身形同時向後閃動而去,躲避著黑炎的攻擊。

此刻的情況,完全沒有必要硬拼,抵抗那道奇異的黑炎,太過消耗靈力。

只是片刻的思索,葉飛眼中露出果斷之色,身形隨之帶出殘影,手中冰劍閃動著寒芒,反身向著前方的八頭異獸衝去。

後方半空,那三道黑炎,速度同樣極為恐怖,此時窮追不捨。

葉飛的身形不斷閃動,同時他體內的靈力不斷凝聚,半空之中界脈之力湧現,那道雷幕隨之再度出現。

「不滅天雷,封!」葉飛低喝一聲,粗壯的雷弧隨之轟然落下。

「轟隆……」震耳的爆響聲不斷,恐怖的反震之力,向著四周瘋狂橫掃。

雷霆之力,穩穩地砸向了那三道黑炎,而此時的葉飛,身影已然出現在了八頭異獸跟前,他手中的冰劍,隨之抬起,凌厲之氣震顫心神。

「吼!」八頭異獸顯然靈智不低,低吼一聲之後,再度張開大嘴。

這一次,與之前一般無二,每一隻巨頭口中,均是吐出一道黑炎,彷彿沒有止境一般。

而此刻,右側不遠處的半空之中,那困住上古玄色的四道黑焰,僅僅只是被震散了兩道,而此刻竟是又多出了八道。

「這樣下去,沒有勝算。」葉飛目光微閃,此刻他的身形,沒有退讓半步。

前方身前,四道恐怖的黑炎之力,幾乎是在瞬間臨近,欲要將葉飛吞沒,而此刻的他,看上去似乎並沒有想要做出防禦。

夜空之中,遠處的岳小洪與朱紅二人,面色均是不禁微變。

他們儘管沒有加入戰場,但身為武道中人,豈能感受不到,那漫天飛舞的黑炎內,蘊含這何等恐怖的毀滅之意。

「葉飛,小心!」朱紅下意識地開口。

她此刻只感覺體內的朱雀焰之力,竟是完全被半空之中黑炎的氣勢壓制,彷彿兩股力量,根本是一個級別。

一旦被黑炎擊中,就算強如葉飛,怕是也會身受重傷。

「他,他要做什麼?」岳小洪此時臉上的表情複雜,他的戰力不弱,但面對那恐怖的黑炎,此刻心中多少有些畏懼。

好不容易從土御一族內逃出,若是一不小心,交代在此地,那無疑是岳小洪不能接受的,此刻的他完全可以選擇直接離去。

以他的實力,回到華夏根本用不了多久的時間。

……

前方夜空之中,葉飛面露堅韌之色,周身雷霆之力涌動,久違的雷甲凝聚全身,體內的巫體之力,同時覆蓋他的身形。

「冰界,給葉某封。」

「斬,斬……」

葉飛身形一閃,瞬移之力施展開來,直接越過了黑炎,出現在了八頭異獸的上方。

濃郁的冰霧,帶著極強的冰封之力,將八頭異獸的四個頭冰封,他打算一擊之下,斬下此獸剩下的腦袋。

「吼,吼。」

「咔,咔擦!」伴隨著低吼聲,八頭異獸的反應速度極快,幾乎是在眨眼之間,其中兩個冰封的腦袋,便是掙脫開來。

剩下內的兩個,此刻已然在破碎的邊緣。

如此同時,不等葉飛的冰劍落下,後方半空之中,那四道新鮮的黑炎,隨之已然臨近,眼看就要擊中他的背部。

「應該能夠抗住,給葉某斬。」葉飛沒有躲避,體內的靈力湧入冰劍之中,趁著最後的機會,迅速斬出兩道驚天的劍芒。

劍芒落下,八頭異獸剩下的腦袋中,還來不及掙脫冰封的那兩個頭,被隨之斬落而下。

而如此同時,後方那四道黑炎,穩穩地擊中的葉飛,他的身子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被直接彈飛出去,同時一口鮮血隨之噴出。

「葉飛!」

「葉前輩……」

後方夜空之中,朱紅與岳小洪二人,此刻都是大驚失色,他們也是萬萬沒想到,前方之人居然會選擇兩敗俱傷的打法。

此刻已然來不及多想,二人同時閃動身形,出現在了葉飛的身旁,相助其穩住身形。

遠處的上古玄蛇,此時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吼,那雙巨大的黑瞳內,此刻爆出濃郁的幽光,顯然已經被激怒了。

「呼吼。」玄蛇長尾一甩,掙脫黑炎的封鎖。

只見它額頭上的黑角,忽然爆發出幽光,一股滲人的毀滅之勢,頓時衝天而起,彷彿某種不可抵擋的力量,正在暗中凝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