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好歹還是給足了面子,吃完了一碗,許醉凝這才放下了筷子。

「現在可以說了吧,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兒?」

她的好奇心也早就被勾得不得了,對面的歐陽楚也終於放下了筷子,拿著溫熱的毛巾擦拭了雙手。

歐陽楚突然從身後拿出了一個小盒子,然後輕輕的推到了許醉凝面前。

許醉凝還是滿臉孤疑。

「這裡面是什麼?」

歐陽楚眼神定定的看著她,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你自己打開看看吧。」

恭敬不如從命,許醉凝嘟著嘴把盒子打開,但很快她的表情就充滿了驚訝。

盒子一打開整個屋內就被映得流光溢彩,原先在圖片上還沒覺得有什麼,可真正拿到手裡的時候,許醉凝才明白了它的價值。

盒子裡面裝的正是大天使的嘆息。

許醉凝猛的扣住了盒子的蓋子,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對面表情不明的男人。

「你這又是什麼意思?」

把這枚被世人讚頌,讓無數女生失聲尖叫心生嚮往的鑽戒—大天使的嘆息,放在自己面前,是要幹嘛?

下一秒戒指突然被帶在了自己手上,歐陽楚清冷的聲音響起。

「求婚。」 楊柏當然不能夠讓出蔡佛,剛才的話,楊柏能夠得到信息,煌手裡擁有林嬌修鍊的功法。

「你覺得我跟你開玩笑?」炒飯已經上來,煌邊吃邊說,旁邊的楊柏看著炎黃組組長煌吃飯的速度,也都感覺餓了。

「這還是人嗎?這速度?」臉盆大小的飯鍋,也就五六分鐘,煌全部給消滅了。

「給我也炒一份,我也餓了!」楊柏沖著門外的蔡佛吩咐,此時房間內,就剩下楊柏和煌。

「看來,你是迴避我的問題,那個女娃娃是你的女人,你需要功法?」煌終於吃好,喝著南果梨酒,淡淡的看著楊柏。

「組長,我可以拿東西換,靈米? 王爺你作弊 翡翠黃瓜?黃金塔玉米?神鱉丸!」楊柏沒說出一個,都特意的看著煌。

「神鱉丸?你產的?」煌就是一愣,如今神鱉丸在海外風行,煌這樣的人物也都耳聞。

「不是,組長,除了蔡佛,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畢竟蔡佛是我的員工,人家有自由。」

「入了炎黃組,就沒自由了?」煌邪魅而笑,看著楊柏都不知道說什麼了,結果煌一揮手,桌子上多出一本黃絹。

「玉女心經?真的假的?」楊柏瞳孔一縮,不敢相信的看著煌,這個組長這麼好說話嗎,上來就送禮?

「你覺得我手裡的東西能有假的?那個女娃修鍊這個不錯,或許你身邊的女人還有,這本功法很平和,只要慢慢修鍊就是。」

「沒有什麼條件?」楊柏猶如小狐狸一樣,還是防備著煌,畢竟這可是炎黃組領導。

「有,要是沒有,你放心嗎?」煌也笑的跟狐狸,只是煌是一頭修鍊成精的老狐狸,楊柏根本不可能是煌的對手。

「還真有條件?」楊柏的手已經放下,煌猛的瞳孔綻放神光,剎那間,包間內彷彿星輝在流轉,楊柏就感覺渾身遍體發涼。

「好可怕的神魂念!」楊柏可是知道金丹期,神魂擁有天地之威。煌一個眼神,楊柏就已經開始絕望。

「靈氣真潰散了,你這丹田有什麼阻擋我的神魂,你現在這境界?」煌也愣住了,只是為了證明楊柏還有實力。

「有意思,你是我見過最有趣的修真者。你現在的體魄,有點像上古時期的體修之人。」煌收回神魂,又一次化為狐狸,邪魅的看著楊柏。

「體修?什麼意思?」楊柏現在也搞不清自身的狀況,畢竟修真者所凝聚的靈氣,楊柏依舊淡薄無比,楊柏現在完全是轉化龍氣,在修真者看來,楊柏就是普通人。

「體修,是磨練體魄,體成丹田,體化神獸,逆反天道,身體就是最強大的密藏,一切的神通法術,全部依靠身體。」

「要知道,當初修真三千大道,皆可成仙。如今仙途斷絕,靈氣稀少,人間界已經不同上古時期,許多大道傳承也都斷絕,體修已經很就沒有出現了。」

楊柏聽著一愣愣的,修鍊之道,居然有大道三千,這要是靈氣復甦,上古時期,那不是金丹遍地走,元嬰滿天飛。

「行了,你這裡我很滿意。這一次,來到這裡,只是路過。不過遇到你,那正好你接受一下任務。」

「我接受任務?」楊柏說話的同時,桌子上的玉女心經已經消失不見,不管什麼任務,把林嬌和周芷燕修真的法門給拿走。

「領著你的狼牙,接受一下…」煌剛說完,就聽到門外傳來吵鬧聲,楊柏就是一愣,而煌卻淡然的停了下來。

「老大,不好了,段秀雲跟人打起來了。」侯三激動的跑了過來,今天狼牙集訓結束,中午的時候會在生態園聚餐。

葛春領著這些人都來到生態園,畢竟這裡的飯菜葛春也是流連忘返,而就在狼牙聚餐的時候,炎組韓松苗突降生態園。

韓松苗可是來審核狼牙的,周百兵一直陪著,而就在聚餐的時候,韓松苗否決楊柏訓練的一切,要重新訓練狼牙。

韓松苗的訓練方式,居然讓這些狼牙們,在這幾天進入密林互相爭鬥,憑藉一切手段,只有十名最強隊員,才能夠成為真正的狼牙。

狼牙這麼多日子,早就磨練成兄弟,無論是狂傲的趙全義,還是嬉笑怒罵的連休明,都已經融入狼牙這個集體當中。

就連段秀雲也把這些狼牙們,當成原先的兄弟,畢竟眾人都經歷過D市李雄主一戰。

段秀雲聽到韓松苗這樣的主意,當然就不樂意。段秀雲如今也進入築基期,狼牙最強的冰焰石,剛一出手,就被韓松苗給鎮壓了。

「什麼?段秀雲跟人打起來了?」楊柏起初並沒有著急,畢竟段秀雲實力在那,可是聽到對方是韓松苗,楊柏就著急起來。

「組長,我還是先解決狼牙這件事。」楊柏剛要站起來,就看到煌淡淡看著楊柏,好笑說道:「狼牙只是炎黃組的編外雇傭兵,如今以你的實力,你在乎他們?」

煌這句話是故意的,高高在上的語氣,楊柏猛的回頭。

「組長,他們是有名字的,他們未來執行的任務,都是為了華國。他們雖然弱小,可是他們是我的兄弟。」

「無論我修鍊成什麼樣子,我的兄弟,不可欺!」楊柏冷冷的說完這句話,猛的玉女心經又放在桌子上。

「我本來就不是高高在上人,組長!」楊柏放棄功法,楊柏不喜歡修真者高高在上,不喜歡以萬物為螻蟻。

楊柏扭身離開包間當中,朝著前方狼牙聚餐大廳走去。全然沒有看到,煌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慢慢的敲擊手中的酒杯。

「不錯,跟我很像。我又何嘗喜歡跟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打交道,大人物?呵呵,吾輩與天爭鋒,裝什麼大人物?」

煌極度的霸氣,煌是跟天斗,逆轉蒼天的存在,對於那些高高在上的修真者以及背後的宗門,煌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紫色的玻璃組成一個奇特的玻璃房,而此時在這個特殊的包間當中,段秀雲嘴角溢出鮮血,渾身顫慄的站在對面,手中凝聚的青芒已經消散。

「韓隊長,你住手,有什麼話好說。段秀雲也是為了狼牙!」周百兵已經相當的著急,其他狼牙們卻是怒目而視,只是渾身也都在發抖,那股神魂的鎮壓,所有狼牙們也承受不住。

「周隊長,你們黃組負責的事情,跟我們不同。不過炎黃組派我過來審查,我當然要按照我的方式,楊柏只是教官,而且在道戰當中,已經重傷,哪有時間訓練你們。」

「什麼?」周百兵就是一愣,連休明這些狼牙們也都互相看看,教官楊柏道戰受了重傷,昨天不還好好的嗎?

道戰的結果,昨晚的時候已經傳遍八山六道。慕容尋和元青離的死,震撼所有人。楊柏這個無名之徒,徹底揚名天下。

不過許多有心人想要去玄道求證,結果玄道也是含糊其詞,不知道怎麼傳遞出,好像是有大人物出手,解決元青離。元青離的死跟楊柏無關,這樣的消息,也讓所有人都冷靜下來。

楊柏在厲害,也不可能斬殺元青離,元青離是死在意外之上。楊柏擊敗慕容尋,也受了重傷的消息,也不知道怎麼傳了出來,反正許多勢力都相信這個消息。

韓松苗嘴角慢慢上揚,慕容尋是什麼勢力,韓松苗當然知道。楊柏就算擊敗了慕容尋,也受到重創,這裡的一切,都將按照韓松苗的方式。

「韓隊長,你說楊柏重傷?」周百兵相當的震驚,不過馬上就更加迷茫的看著韓松苗,其他狼牙們也是各個驚呼起來。

「當然,道戰之後,楊柏已經重傷。你們想成為狼牙,就按照我的方式來。」韓松苗剛剛說完,就看到周百兵無語的伸出手指,指向韓松苗身後。

「韓隊長,楊柏就在你身後,這就是重傷之人?」周百兵的話,韓松苗就是一愣,而就在韓松苗回頭的剎那間,清冷的聲音,響徹包間。

「狼牙,集合!」楊柏一步走進,冷漠的掃視韓松苗。隨著楊柏的話,包間內所有的威壓統統消失不見,狼牙們虎吼一聲,猛的站成三排,段秀雲咬著嘴唇,也回歸隊里。

「楊柏,你沒事?」韓松苗就是一愣,都傳楊柏重傷了,怎麼楊柏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韓松苗的面前。

「你管天管地,管的著我嗎? 狼性總裁別亂來 狼牙是我訓練的,你說審查就審查,有手續嗎?」楊柏看都不看韓松苗。

「你,你,哈哈哈,原來你不是重傷,你變成廢物了。」韓松苗本來怒氣衝天,神魂收回的剎那間,猛的發現楊柏身上一點靈能氣息都沒有,楊柏身上猶如普通人一樣。

「楊柏,道戰之後,你修真境界被廢了,就憑現在的你,你有什麼資格訓練狼牙?」韓松苗本來就不屑楊柏,看到楊柏修為盡喪,更是滿臉的不屑。

「什麼?教官修為沒有了?怎麼可能?」

「楊柏,是這樣嗎?」周百兵也著急起來,葛春和段秀雲也大吃一驚,昨天看到楊柏就覺得楊柏消瘦無比,可是並無法查看楊柏。

「沒有靈氣而已!」楊柏淡淡的點了點頭,沒有靈氣,不表明楊柏沒有戰力。 楊柏體內靈氣化為龍氣,丹田擁有金丹坐鎮,渾身氣息內斂,消瘦的身材,彷彿大病一場。道戰的結果,慕容尋身死,楊柏成為廢人,境界跌落。

修真者的境界跌落,想要重新提升回來,那可是千難萬難,韓松苗當然明白,本來就對楊柏這個教官看不上,如今楊柏已經沒有靈氣,也就不是修真者,韓松苗更加漠視楊柏。

「楊柏,你這個教官就做到今天吧,從現在可是,你的教官身份被取消。這裡的一切,都由我來接手!」

韓松苗做為炎組組長,有一定的權利。尤其韓松苗可是昆崙山修真者出身,在炎黃組的時候,就傲視其他炎組隊長,作風相當的強硬。

「是嗎?你是炎組隊長,能夠管我們黃組的事情?」楊柏看向周百兵,此時周百兵已經滿頭都是汗水。

如果換成其他隊長,周百兵當場就反駁了,可是韓松苗背後是昆崙山,八山六道當中,執掌修真界千年的至強勢力。

「韓隊長,楊柏好不容易成為教官,這次道戰也揚名天下,你看?」周百兵深吸一口氣,楊柏畢竟算周家人,怎麼也得幫忙。

「揚名天下?哈哈,以後他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慕容尋死了,他已經成為廢物,也就你們黃組留著廢物,要是我們炎組,早就辭退此人。」

「這一次,我可是組長下達的密令,接管狼牙,一個月後,又一次海外任務。」韓松苗臉色變冷,雙眸蘊含神威。

「你,我么憑什麼聽你的!」狼牙等人剛要站出來,可是卻渾身又一次發抖,都要跪在韓松苗的面前。

「桀驁不馴,你們這些當兵的,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力量!」韓松苗又是掃視一輪,想要徹底讓這些人臣服,就連周百兵彷彿都要跪下一樣。

「啪!」可就在這時候,韓松苗就感覺眼前一花,一個耳光抽在韓松苗的臉上,所有人大吃一驚,整個包間內都一片死寂。

「怎麼回事?剛才怎麼了?」無論是狼牙,還是周百兵猛的看到楊柏已經來到韓松苗面前,一個耳光就抽了過去。

「楊柏動手了?」周百兵腦袋都要炸裂了,韓松苗可是昆崙山修真者,楊柏都成廢人了,這時候動手,這簡直就是找死。

「你打我?」韓松苗頓時怒了,一隻手化為金芒,憑空出現法器金輪,滾滾靈威橫掃而出,整個房間彷彿都炙熱無比。

「啪!」 冰山總裁,放過我吧 依舊是一個耳光,金輪當場消散,韓松苗又一次後退開來,不敢置信的看著楊柏。

「我打你怎麼了?你動一下狼牙試試?給你臉了是不是?看清楚,這裡是我的地盤,生態園!」

楊柏太看不慣這些人了,趾高氣揚,修真者又怎麼了,難道他們不是人嗎?

「楊柏,你知道我是誰?你怎麼能夠打我!」韓松苗臉頰生疼,剛才楊柏的動作,韓松苗依舊沒有看清楚。

「炎組隊長,高高在上的修真者,可有用嗎?你要真有本事,你對外,揚華國之威,對內,你揚名八山六道,誅殺邪魔外道,你在這裡,對著狼牙們耀武揚威有用嗎?」

「狼牙被李家和慕容尋的勢力欺負的時候,你怎麼不出來?以前的狼牙,被異武道的人出賣的時候,你們炎組怎麼不出現?」

「異武道外門勢力終結,就完事了?」楊柏目光犀利無比,每一句,都敲擊狼牙的內心,尤其是段秀雲,想到以前的狼牙就活下三人,雙眸更加赤紅,嬌斥一聲,體內的靈氣盤旋而起,守護在狼牙身前。

「你有什麼資格審查他們,他們的血比你熱,你無法仗著修真而已!」楊柏冷酷的看著韓松苗,而此時的周百兵也是激動無比,可是看到韓松苗的雙眸,臉色也狂變。

「韓隊長,這都是誤會,楊柏就是二愣子,村中都有名,都是炎黃組的,我們好好說話。」

「好好說個屁,周百兵,你給我滾開,今天誰來都不好使,就算組長來了,老子也弄死他!」韓松苗徹底震怒了,要是以前,韓松苗還真的不敢針對楊柏,可楊柏如今靈氣都沒了,韓松苗還被打臉,這樣的侮辱傳出去,韓松苗還怎麼混。

「轟!」地面震動,韓松苗的腳下驟然而起狂風,在狂風當中,韓松苗的雙手凝聚靈氣,一道道靈氣化為靈氣風刃,無數的風刃盤旋,韓松苗已經動了殺心。

「別,不要這樣,都是炎黃組的!」周百兵已經無法上前了,所有人都被狂風捲動四周,整個包間徹底混亂無比。

「楊柏,我已審查者的身份,命你跪下,接受處罰。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不然的話,你只能死在這裡。」韓松苗冷笑連連,衣袖當中,突然重新一道光圈,光圈幻化,化為一件法器青銅鐘。

「讓我跪?今天跪下的人是你!」楊柏也想知道一下,如今的身體,面對築基期後期,是什麼樣的戰力。

「你夠狂的,沒有靈氣,你哪什麼跟我斗!」韓松苗嘴裡這麼說,身形退後,跟楊柏保持一定的距離,畢竟剛才被楊柏打臉,韓松苗都反應不過來。

「殺!」無數風刃朝著楊柏而來,就算楊柏速度快,可是漫天的風刃,楊柏失去靈氣護罩,上哪能夠防守。

「不要!」段秀雲和狼牙們都驚恐了,葛春虎吼一聲,想要衝過來,想要替楊柏死。

可就在此時,楊柏一步朝著風刃中心而去,根本不管四周的風刃。楊柏淡淡而走,風刃轟擊在楊柏的身上,發出轟鳴聲,可是卻持續的潰散下去。

「什麼?」韓松苗大吃一驚,楊柏一點靈能氣息都沒有,風刃怎麼消散的。楊柏其實也很興奮,都沒有動用金體龍符,只是憑藉毛孔散發的淡淡龍氣,這些風刃就崩潰起來。

「這就是體修,我原來這麼強大了?跟超人一樣,按照這樣的攻擊力,就運算元彈我也能夠擋下來!」

楊柏雙眸神光湧現,每一寸皮膚都散發龍氣,在身外形成一個特殊的護罩。楊柏在狂風中而行,朝著韓松苗而來。

「你這個怪物!」韓松苗都要瘋了,猛的狂吼一聲,青銅鐘轟鳴一聲,天地當中彷彿出現一道炸雷。

這股恐怖的音波,如果釋放出來,四周生態園都要化為廢墟。可就在鐘聲剛要擴散的時候,楊柏一隻手猛的抓在青銅鐘上。

持續的震動瞬間消失,楊柏的手彷彿有魔力一樣,青銅鐘在楊柏的手中顫抖起來,所有的靈威都消失不見。

「我的法器!」韓松苗更加吃驚了,青銅鐘可是昆崙山頂級法器,神通無線。此時看到楊柏能夠抓住法器,韓松苗一咬牙,神魂溝通法器,青銅鐘彷彿一座大山一樣,朝著楊柏鎮壓下去。

「咔咔咔!」可惜奇怪的聲音,從楊柏的手中傳來。楊柏的雙手之下,裂開一道道縫隙,楊柏的力量太過驚人了,法器青銅鐘要碎裂開來。

「不!」這下換成韓松苗尖叫起來,還沒有反應過來,楊柏拿著青銅鐘,朝著韓松苗就砸了下去。

「我讓你殺我!」同為炎黃組,韓松苗居然真的要斬殺楊柏。青銅鐘砸在韓松苗的身上,韓松苗慘叫一聲,就跪在地上。

「炎組隊長?現在你跟我說你的權利呢?」楊柏又舉起青銅鐘,不過這一次砸在韓松苗的身上,青銅鐘爆碎開來。

「住手,趕緊住手,楊柏,別殺了他!」周百兵已經徹底慌了,韓松苗可是昆崙山的,在炎黃組權勢很大的。

「二叔,你可看到了,他剛才要殺我?」 此情惟你獨鐘 楊柏冷酷的看著周百兵,周百兵一個激靈,楊柏不是廢人了嗎,怎麼能夠輕易擊敗韓松苗,而且還殺氣這麼重。

「楊柏,你聽我說,都是誤會,誤會!」周百兵已經不說什麼話了,而此時的韓松苗跪在地上,感受到楊柏的殺氣,卻瘋狂咆哮起來。

「楊柏,你放開我,我可是昆崙山門人,我一句話,炎黃組都得聽我的。」韓松苗依舊要威脅楊柏。

「你比組長還好使?」楊柏突然不動了,一腳踩在韓松苗的身上,韓松苗都感覺渾身都要崩潰一樣。

「楊柏,我記住你了,除非你弄死我,不然的話,我會利用炎黃組,徹底玩死你。」韓松苗也是狠人,這個時候還不鬆口。

「你可聽到了,有人要弄死我,炎黃組都得聽韓松苗這個隊長的。」楊柏冷笑的看著韓松苗,突然沖著包間外喊去。

「怎麼回事?」周百兵滿臉都是汗水,看到楊柏踩著韓松苗朝著外面說話,相當的疑惑。

「你跟誰說話呢?告訴你,跟誰說話都沒有用,就算你戰力無雙,我一句話,也能夠弄死你。你趕緊放開我,不然的話,你會後悔的。」

「我跟我上頭的人說話,你這個炎組隊長很牛嗎?」楊柏依舊踩著韓松苗,嘴角邪魅的上揚起來。

「你上頭的人,是誰,給我滾進來,我是炎組韓松苗,昆崙山門人。」韓松苗也瘋了,看到楊柏不敢殺他,內心已經開始扭曲。

包間的門,慢慢打開,從外面慢慢走進一個人,此人剛剛走在門口,周百兵都要跪下了。

其他狼牙們都發傻,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一個面具人。而此時的楊柏已經鬆開腳,淡淡的看著韓松苗。

韓松苗一個骨碌爬起來,看著地上的法器碎片,雙眸赤紅,獰笑的指著楊柏。

「好,你不敢殺我,你等我回去的,你丫的!」韓松苗剛說道這裡,目光已經挪移到門口的所在,然後韓松苗獃滯了,汗水從臉上滑落,雙腿都猶如麵條一樣。

「組,組長?」韓松苗都開始懷疑人生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炎黃組最凶之人,怎麼出現在生態園。 許醉凝覺得自己愣了應該足足有一個世紀那麼久吧,然後就覺得自己眉心有點痛。

下一秒自己的纖纖玉手已經貼上了歐陽楚的額頭。

「哎,也沒發燒啊,你在胡說什麼呢?」

歐陽楚面色不悅,一把就抓住了許醉凝纖細的手腕。

「我沒有在開玩笑。」

只是許醉凝搖了搖頭,重新坐下來。

「那就是腦疾,還不如發燒呢…這樣想想更嚴重了呀。」

要不是腦子有病,怎麼會突然跟自己求婚?

不如自己就替他把脈看一下吧,手指剛剛搭上了歐陽楚的手腕,就被歐陽楚以一種極大的力量反握住。

再一用力,許醉凝就整個人跌進了歐陽楚的懷裡。

抬頭看著男人認真的面容,清澈見底的眼眸里竟然蘊含著一種深情,許醉凝不由得的深深的打了個寒顫。

真心實意的求婚?幾乎把這片大陸攪了個天翻地覆,把代代相傳的鑽戒送回國,弄得人盡皆知。

到頭來卻是為了娶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