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纔所說的一切我已經全都錄下來了,對於你們這種公權私用、收受賄賂違法亂紀之輩,我一直極爲深惡痛絕!接下來等着你的,將會是法律的制裁!”徐箏這下處理起這件事來就很輕鬆了。

原本徐箏是打算不管齊格和楊院長有理無理,都要給齊格一個面子幫他把這件事擺平來的,現在楊院長和齊格是被人陷害,她擺平這件事的底氣自然就更足了。

“大姐!求您了!放過我吧!我只是個小人物,不值得您勞神動氣……”馬喆一聽法律的制裁腿都軟了,‘撲通’一聲向徐箏跪了下來,並試圖去抱徐箏的腿,結果被齊格一腳給踹開了。

“有了這錄音,這件事現在可以移交紀檢部門了,我會讓人對他們進行嚴查!一個小小的區衛生局,管理居然混亂到這種程度!不好好嚴整一下是不行了!”徐箏向身邊的齊格保證了幾句。

“多謝……箏姐。”齊格低聲回了徐箏一句,既然是自己人,喊親熱一些也不爲過。

“你幫了姐姐這麼多,有人欺負你,姐姐怎麼能不管呢?”徐箏聽齊格喊得親熱,也就勢和齊格拉起了關係。 剛纔被齊格一腳踹開的馬喆這時候又爬了過來,結果又被齊格給一腳踹開了,然後那馬喆就縮在走廊裏再不敢過來了。

“這位是?”楊院長當然看出來了是徐箏幫她化解了這次的危難,於是向齊格問了一聲,好歹要說幾句感謝的話不是?

“她是我一位朋友。”齊格知道徐箏不想表明身份。

“哦!您好!剛纔的事太感謝您了!”楊院長看出了齊格不想說,也就不再追問了,只是向徐箏表示了感謝。

“齊老闆是個很不錯的小夥子,醫術高明,長得帥、醫德也很高尚。”徐箏向楊院長豎了個姆指。

“是啊!在他手底下工作,是我們醫院所有人的幸運!”楊院長也向齊格豎起了姆指。

齊格淡淡地笑了笑,他本來就很優秀,所以也不用在這時候刻意謙虛什麼。

“待會兒他們分局的局長肯定會到這裏來的,我就不方便在這裏多留了,你們到時候有什麼條件儘管向他提,他都不敢不接受的,如果還敢有人跟你們爲難,你隨時打姐的電話。”徐箏向齊格又交待了幾句,準備要離開了。

以她的身份,這時候再繼續留在這裏就不太合適了。

齊格和楊院長二人把徐箏送到了外面車上,這才又回到了醫院裏來。剛纔被齊格踢了兩腳的馬喆此時就象一隻落水狗一般,想在湊過來向楊院長道歉,但看到齊格一臉兇厲的神色,嚇得又退到了一邊去。

幾分鐘後,區衛生局的張一德局長就從外面急急火火地趕了進來,馬喆連忙迎了過去,對他說先前那個厲害女人已經離開了,張局長氣得伸出手在馬喆的臉上連扇了幾個耳光,這才又快步走到了楊院長面前來,面對齊格和楊院長的時候,堆了一臉的笑並露出極爲恭敬的神情。

“我沒想到馬喆同志墮落得這麼快,居然做出如此違法亂紀的事情來,這是絕對不能姑息的,回頭我會嚴肅處理這件事情,該交由法辦的也絕不輕饒!”張局長進入到醫院辦公室之後,向齊格和楊院長信誓旦旦地保證着。

“你誰啊?”齊格坐在桌子上,一臉不耐煩的神情看着張局長。

“呵呵,我……免貴,姓張,名叫張一德,目前負責古豐區衛生局的工作。”張一德臉上有些掛不住,但仍然勉強堆着笑回答了齊格。他過來是向楊院長道歉的,並不認識齊格。

“我又沒問你貴姓,你免貴個頭啊?”齊格伸手在張一德腦袋上打了過去。

“老闆……別……”楊院長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人可是區衛生局的局長啊!專門管醫院,也就是管他們這些醫生的。

“呵呵……不好意思,習慣了。”張一德被齊格在腦袋上打了一下,心中很是惱怒,面上卻是一點兒也不敢表現出來,主要還是忌憚王副局長剛纔的交待。

“別和我說嚴肅處理什麼的,你縱容下屬跑到我這裏來撒野,莫名其妙關我的醫院,知不知道這對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造成了多大的精神損失?你嚴肅處理你的屬下那是應該的,但關我屁事?不賠償損失就想我幫你去市局局長那裏說好話?你當你誰啊?道個歉事情就可以完了?如果道歉能管用,那要警察和紀委幹嘛的?”齊格伸手拍了拍張一德的臉。

說是拍,不如說是在打。

齊格很少這麼當面直接動手羞辱他人,但今天這無妄之災讓他很是惱火,這些人手中有屁大點權力就敢過來封他的醫院,還好他現在手頭各種人脈關係,還有自身的能力,不然的話,開家醫院豈不要被這些人坑死?

“你說得很對!很對!這損失是一定要賠償的!就是不知道……賠多少才合適?”張一德一臉的汗看着齊格,知道今天遇到了個狠角色,不出些血是不可能完事的了。

“這是你們開的罰單,你說這罰單合不合適?裏面寫的內容是真是假?”齊格把馬喆開的罰單放到了張一德的面前,向他問了一聲。

“這內容當然是假的,當然開得很不合適!”張一德連忙回答了齊格。

“既然是假的,根據消法,假一罰十,你這假罰單罰我二十萬,你賠我至少十倍,兩百萬!少一分錢你出門自己找紀委給我蹲大牢裏去。”齊格向張一德開出了價碼來。

“兩百萬……”張一德肝疼起來。

“嫌多?你手下開單子罰我醫院二十萬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齊格又是了耳光抽在了張一德的臉上,雖然下手很輕,但還是把張一臉的臉給抽腫了。

“好!好!沒問題!您給個銀行賬戶,我這就讓人把錢打過來!”張一德咧了咧嘴,馬上又咬了咬牙答應了下來。這區衛生局局長的位置,意味着他撈錢的工具,也意味着他未來的前程,現在他得罪了徐家,意味着他這十幾年的努力都化成了泡影,而且有可能被調查、坐牢,想要挽回這一切的話,花多少錢都是值得的。

答應下來之後,張一德立刻四處打電話籌起了錢來,兩百萬不是小數目,他籌了好半天只籌到了五十多萬,餘下寫了張借條給齊格,表示一籌到錢就會匯入齊格指定的賬戶。

“你這人雖然討厭,但還算懂事,而且手腳也還利索,我收了你的錢,現在再讓人廢了你的話,感覺就有些不仗義了。但是我也不能就這麼放了你,萬一你整出個農夫與蛇的故事來以後伺機報復我,我沒痛打落水狗豈不是我自己的錯?”齊格想了想向面前的張一德提了出來。

天下烏鴉一般黑,齊格不認爲撤掉張一德,就會換個清官過來任區衛生局局長,如果這人有一定眼色的話,收了他做一條聽話的狗也行。從前面的表現來看,這人腦袋還算好使,也知道利害關係。

“看您這話說的,我怎麼敢報復您呢?您那麼深厚的背景,我當狗跪舔您還來不及呢!”張一德連聲回答了齊格。 張一德的錢已經花出去了五十多萬,如果再被革職調查,肯定心中更加不甘了,所以現在無論齊格怎麼羞辱他,也只能趴在地上裝孫子了。

“你這意思,是願意做我的一條狗了?隨時聽我使喚?”齊格看向了張一德。

“小的願做您使喚的一條狗,隨意使喚!只要主人高興就成。”張一德脹紅了老臉回答了齊格。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齊格心頭的一口惡氣終於也出得差不多了。

“那個……主人,做您家的狗,手上也得有些權力不是?不然以後怎麼讓您驅使着去咬人?”張一德倒是很快就適應了當狗的角色,臉不紅心不跳地向齊格哀求了起來。

頭頂的烏紗帽重要啊!臉皮算什麼?反正這裏又沒有別人看到。

齊格瞅了張一德一眼,然後拿出了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徐箏,讓她暫時不再追究張一德的責任,給他幾個月的時間考察以觀後效之類的,這才掛斷了電話。

“主人大恩大德,狗奴才沒齒難忘!”張一德一顆懸着的心終於落地,現在也顧不上什麼面子不面子了,當着楊院長的面叩拜在了齊格的面前,他現在也終於明白了,在未來醫院說話算數的,不是楊院長,是面前這位年輕人。

這麼年輕能從王家人手中搶下這家醫院,還弄死了王譫,背景肯定不是一般地雄厚。

“行了!你先回去吧,你那下屬馬喆,把他給我關進大牢裏呆上些日子!讓他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爲!”齊格向張一德擺了擺手。

“好的,我一回去就查辦了馬喆!”張一德當然是連聲答應了下來。

“滾吧,以後我有事會打電話給你,記得隨叫隨到!” 惑愛 齊格向張一德補了幾句。

“好的!我這就滾!”張一德應了一聲之後,屁滾尿流地逃出了楊院長的辦公室,見馬喆仍然傻兮兮地站在外面,給了馬喆兩個耳光之後把他帶離了醫院。

“老闆,這樣會不會太過了?”楊院長有些不安地向齊格問了一聲,她以前從來沒見過醫院老闆這樣對待衛生局領導的。

“他們誣陷我們,開醫院罰單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太過了?”齊格反問了楊院長一句。

“這些人都是些地頭蛇,我怕他們暗中報復我們。”楊院長嘆了口氣,反正……齊格剛纔所做的一切讓她很有些心驚肉跳。

“放心吧,別把這些人當回事,就是因爲被他們欺負的人太軟弱,他們纔會越來越狠,當你狠起來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狗屁都不是!暗中報復我們?誰敢到我醫院來撒野,我保證讓他有去無回!”齊格一臉不在乎的表情。

先前這件事正好徐箏在,用她的方式幫齊格解決了,如果徐箏不在,齊格同樣能把這事兒給解決了,而且手段會比無比陰狠。張一德和馬喆應該慶幸徐箏救了他們,否則他們和王譫一樣,莫名地心臟病發作死亡,都不會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世上有些人是絕對不能得罪的,比如齊格。

楊院長嘆了口氣沒再說什麼了,齊格有多大能耐她並不瞭解,只是覺得醫院得罪的人是越來越多了。

……

週六。

古豐區第十九中。

鈴鈴鈴鈴鈴鈴鈴!

上午最後一節課結束了。

“張玉,孫小美,你們中午吃過飯到我辦公室一趟。”陳雅雯在宣佈下課之前,點了張玉和孫小美的名字。

“哦……”

張玉和孫小美坐同桌,兩人聽到陳雅雯的話之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驚恐的表情。

上週日未來遊樂場發生的事情,她們當然還記得很清楚,那時候在校外,陳雅雯不敢把她們怎麼樣,但現在是在學校裏啊!看陳老師這樣子,很可能要對她們挾私報復了。

這可如何是好?

前幾天陳老師一直病假沒到學校來,今天這一過來,就點她們的名字,肯定是要報復啊!

吃過午飯之後,張玉和孫小美手拉着手,膽顫心驚地向陳雅雯的辦公室走了過去,一路上兩人不停地商議着,如果陳雅雯要她們喊家長過來的話,到時候就對好口供,堅決不承認和齊格之間有什麼殲情。

萬一還不行的話,就打個電話給齊格,讓他幫她們想辦法。

在兩個小女生眼裏,齊格顯然已經是無所不能的存在了。

“過來了?”

陳雅雯見張玉和孫小美進到了辦公室,向她二人招呼了一聲。

“陳老師好!”張玉和孫小美來到陳雅雯辦公桌邊站住了,討好地向陳雅雯回了一聲。

“吃過飯了嗎?”陳雅雯向張玉和孫小美問了一聲。

“吃過了。”張玉和孫小美一起應了陳雅雯一句。

“走,我們到小會議室那裏去談。”陳雅雯看了看辦公室裏的其他同事,站起身向孫小美的張玉說了一聲,然後先走了出去。

張玉和孫小美互相看了一眼,一臉沮喪地跟在了陳雅雯的身後。

到小會議室去談?看來是一定要叫家長的了?好象家長來了纔會到小會議室談的吧?

“我們進去之後把手機錄音偷偷開着,她要是罵我們,就把錄音發到網上去。”孫小美湊到張玉耳邊低低地出了個主意。

“不好吧?”張玉有些怕怕的表情,這樣做,不是會把陳老師給得罪死了嗎?

“反正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孫小美把手放進了口袋裏,摸了摸齊格買給她的mate10。

很快三人就來到了一個小會議室裏,進去之後,陳雅雯讓張玉和孫小美坐了下來,這才關上了小會議室的房門,然後在她們對面坐了下來。

小會議室裏有一張長三米寬一米的長條桌,這種小會議室,就是爲老師們有時候開小組性質的教研會設置的,比在辦公室安靜,大多數時候都空着,有時候當成會客室,在這裏接見學生家長之類的,以免影響到辦公室其他老師的辦公。

所以一聽到小會議室,張玉和孫小美就不由自主地有此害怕。 特別是孫小美,很擔心陳雅雯會讓她把她媽媽叫到學校裏來。

“把你們的手機拿出來。”陳雅雯向張玉和孫小美二人伸出了手來。

張玉和孫小美互相看了一眼,雖然很不情願,最後還是乖乖地把手機拿出來放到了陳雅雯的面前。

“不錯啊!兩部mate10?”陳雅雯把玩了一下兩人的手機,發現孫小美的手機正在錄音,她也不聲張,直接把錄音給停了,然後把錄好的文件給刪除了。

回到主界面之後,孫小美和齊格的合影大頭照出現在了屏幕背景上,看到他們臉挨着臉的樣子,陳雅雯心頭一陣無名火就開始升騰。

孫小美看着陳雅雯做的一切,瞪大了眼睛心裏感覺着要糟了,陳老師老謀深算啊!她這想錄音取證發到網上也不可能了。

“你手機怎麼解鎖?”陳雅雯向張玉問了一聲。

張玉很不願意地畫了幾道連線把手機解鎖了,然後……手機屏幕上出現了她和齊格的大頭合影照。一看到這大頭照,陳雅雯心頭的無名火也燒得更旺了。

這個糟蹋了她的男人,居然和這些小女生這麼親熱!

“你們能買得起mate10?說吧!這手機誰給你們買的?”陳雅雯把兩部手機放在了自己面前,努力平靜了情緒向張玉和孫小美問了一聲。她知道以她們兩個家裏的條件,不可能給她們買這麼貴的手機。

“抽獎抽到的。”孫小美開口說了一下,張玉連忙點了點頭。

“你們在同一個地方抽獎抽到的?抽中了兩部手機?這麼好的運氣?”陳雅雯明顯不相信兩個小女生的鬼話。

“是的。”張玉和孫小美一起信誓旦旦地點着頭。

“那好,現在你坐那裏去,你坐那裏……”陳雅雯讓兩個小女生分開了來,分別坐在了長條會議桌的兩端。

“現在呢,你們把你們抽獎抽中手機的地點寫分別寫在兩張紙上。”陳雅雯取出兩支筆和兩張紙分別遞給了張玉和孫小美。

張玉和孫小美不由得傻了,兩人隔空互相瞪着,想開口說什麼,結果陳雅雯一屁股坐在了會議桌的中間,把兩人隔開了來。

“你們不是在同一個地方抽中的獎嗎?現在寫下來有什麼問題?”陳雅雯露出一臉的笑,分別看了張玉和孫小美一眼,身爲一名班主任,如果連兩個小女生都對付不了,豈不是讓人笑話?

“陳老師,我不記得我們是在哪兒抽中的了,反正……那地方人很多……”孫小美大聲向陳雅雯說了一下,分明是在提醒張玉。

“是他送給你們的對吧?”陳雅雯突然轉身惡狠狠地瞪向了張玉。

張玉嚇了一跳,連忙點了點頭。

“不是。”孫小美在陳雅雯背後說了一聲。

張玉聽孫小美說不是之後,連忙又很心虛地搖了搖頭。

“回剛纔的座位上坐下吧。”陳雅雯跳下了會議桌,在先前的座位上坐了下來,臉色卻是更加陰沉了。

張玉和孫小美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回到先前的座位上,也就是陳雅雯的對面坐了下來。

“你們的手機,是在多匯通訊城買的,對吧?”陳雅雯把兩部手機一起拿了起來,對向了張玉和孫小美。

大頭照的背後,還依稀可以看到多匯通訊城的部分招牌……

兩個小女生在鐵的證據面前沒再吱聲了。

“和我說說吧,他是個什麼樣的人。”陳雅雯一邊查看着張玉和孫小美的手機,一邊假裝漫不經心地問了她們一聲。

“他是個大好人,是個大英雄……”張玉開口說了一下,然後有些不安地看向了陳雅雯,大概是不太明白陳雅雯爲什麼問起這些。

“哦?他怎麼好了?又怎麼英雄了?講來我聽聽……”陳雅雯繼續裝出漫不經心的樣子向張玉問了起來。

“齊叔叔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對我很好,我媽媽出車禍之後,那天我在店裏,有人低價收購我家的店子……”張玉把先前發生的事情講給了陳雅雯,齊格的各種英雄壯舉。

“我那天在未來遊樂場,遇到了個騙子……”孫小美也向陳雅雯交待了一番,同樣是齊格的英雄壯舉。

在敘述的時候,兩個小女生不可避免地使用了一些從她們的語文老師陳雅雯這裏學到的虛擬、誇張等修辭手法,口中描述的齊格,並非現實世界裏的那個齊格,而是已經被她們理想化、夢想化、白馬王子化、騎士化的一個齊格。

“你們都覺得他是個大好人、大英雄?”陳雅雯聽完之後,顯得很有些心煩意亂。

“那是當然!”兩個小女生異口同聲、斬釘截鐵地回答了陳雅雯。

“你們覺得他長得很帥嗎?”陳雅雯更加心煩意亂了,問完這個問題之後立刻後悔了……這是什麼問題?身爲老師怎麼能向她們問這個問題?

“帥!”

“很帥!”

“他是這個世上最帥的男人!”

“他是這個世上最帥最的男人!”

“……”

兩個小女生現在只恨自己在語文課上學到的形容詞不夠多,不足以描述齊格在她們心目中的形象了。

“你們就沒有想過,他給你們買手機,帶你們玩未來遊樂場,是爲了騙取你們的信任,然後對你們圖謀不軌嗎?”陳雅雯又接着問了一聲。

“沒有!”

“絕對沒有!”

“齊叔叔不是那樣的人!”

“你不能這麼誣衊他!”

“……”

兩個小女生一起搖着頭,使勁搖着頭,向陳雅雯大聲抗議着。

“你們……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陳雅雯又提出了一個問題來。雖然她覺得這問題由老師問學生不太好,但就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沒……”

“哪有啊……”

兩個小女生的神情一起變得嬌羞起來。

“我是從你們這麼大過來的,我知道你們這種年齡很喜歡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他這種人,就是玩弄一下你們的感情,從你們的身體上……找些樂子罷了!根本就不會對你們認真的!”陳雅雯開始斟酌起她的措辭來。 “所以,以後,你們不許再去找他了,否則……”陳雅雯想着各種恐嚇的辦法。

“陳老師你沒有權力這麼做!”孫小美紅着臉向陳雅雯抗議了起來。

“就是!”張玉也連忙附和了一句。

“我如果說他是我的男友,你們說我有沒有這權力!?”陳雅雯很崩潰地伸出拳頭在會議桌上砸了一下。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居然敢跟你們班主任搶男人?簡直是……想造反嗎?

“不可能!那天陳老師你還叫警察捉他來的……”孫小美立刻揭穿了陳雅雯。

“齊大哥不會喜歡你的……”張玉也小聲嘀咕了一句。

“行了行了!我是打個比方……你們那位齊叔叔肯定已經有女友了,你們再去糾纏他,對他女友不公平對不對?這麼小的年紀,不要學着做第三者,那是很醜陋的行爲……”陳雅雯發現自己情急說漏了嘴,連忙圓了幾句。

張玉和孫小美互相看了一眼,都沒有再吱聲了,今天……陳老師很有些奇怪啊!她找她們過來究竟想說什麼?

“我身爲你們的老師,還是你們的班主任,不僅要對你們的學業負責,還要對你們的健康成長負責,反正……如果以後再讓我看到你們和他在一起,我會約見你們的家長,把這事兒好好和你們的家長談一談,懂?”陳雅雯瞪大了眼睛兇巴巴的表情向兩個小女生威脅恐嚇了起來。

兩個小女生一臉的不願意,但在陳雅雯的淫威之下,不得不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