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刻枳實會所的門口。

莆雲古夏和周雙卿剛剛一前一後的出了門口,莆雲古夏就連忙鬆開了拉著周雙卿的手。

「抱歉啦小學妹。」

莆雲古夏一下子就恢復了往日里小痞子的樣子。

他的一隻手斜插在口袋裡,漂亮的桃花眼裡滿滿的都是狹促。

「今天也不是故意想吃你豆腐的,只不過你那個前男友的行為實在是太讓人生氣了,沒忍住就站出來了。」

莆雲古夏說的是真心話,他雖然花的很,但是多少還是有自己的原則的。

最起碼自己不會劈腿,也不會去故意傷害女孩子。

也就是說他一直以來都瞧不上那種腳踏兩隻船還敢吃軟飯的小白臉,更何況現在這個小白臉還動手了。

周雙卿自然也是通透的人,最初是太過震驚,所以才沒回過神來,這會兒也早就明白過來了。

莆雲古夏說喜歡自己這樣的話,只不過是為了能給自己解圍。

「我知道,這次謝謝你,莆雲學長。」

周雙卿低下頭,這時候她的臉還紅著。

看著女孩羞紅了臉的樣子,莆雲古夏卻一下來了興緻。

「之前還叫我色-狼呢,怎麼現在就變成學長了。」

周雙卿的臉紅一下子多了窘迫的意味,雖然之前在實驗樓的時候莆雲古夏給了她一張名片。

可是她那個時候生氣的要命,壓根沒看就給丟掉了,直到今天才知道,原來那天的色-狼是這種大人物。-

「莆雲學長,我那天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周雙卿的聲音越來越小,莆雲古夏也終於爽朗地笑出了聲。

下意識的抬手揉上了女孩的頭頂。

「上一次在實驗室里算是你幫了我,所以今天我幫你,我們就扯平了!」

周雙卿明白過來他並沒有生氣,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周雙卿其實一時還接受不了白以智的事情,莆雲古夏只好一直把他送回學校才肯放心。

送完周雙卿,莆雲古夏剛剛回到了枳實會所,卻在門口就接到了自己那幾個酒肉朋友的電話。

「莆雲你去哪了,那個DJ來了你又不在!快來啊!」

莆雲古夏一愣,看了一眼手錶,才發現已經是凌晨十二點了。

女DJ這個時候已經下班了。

「來了來了!」

莆雲古夏隨口答應下來。

很快就到了內環的四包廂,莆雲古夏一推門就看見自己追了很久的那個女DJ正坐在沙發的正中。

她依然穿著那一身工作時的衣服,一條僅僅能遮羞的弔帶裙罷了。

看到莆雲古夏推門,她立刻端著酒站了起來。

「莆雲少爺,你可終於回來了,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她嬌軟的倒向莆雲古夏。 真正殷墟的門戶已經出現,最後的殷墟應該指著紂王的陵寢和都城,畢竟那是最後的商朝,隱藏大秘密。

「師傅,那我們進入這個傳送陣,他們都去進去了?」霍海指了指這個傳送陣,臉色無比額焦急。

「沒錯,我們進去!」宋端武就想進入這個傳送陣,此時宋端武身上出現白袍,那是武當真武甲,宋端武已經全副武裝。

「不,我們走石靈兒他們進入的地方。」楊柏卻搖了搖頭,指了指崖壁之下,李濟和石靈兒是從這裡進入的,楊柏的目的是找到石靈兒。

「從這裡?你要知道這個傳送陣直接就能夠進入。」霍海趕緊提醒一下,眼神突然閃爍一下。

「從這裡進入,我有下面的地圖,他們就算進入傳送陣,也無法第一時間找到都城。真正的殷墟,擁有山海大陣的。」

「什麼?你說殷墟下面有山海大陣?」宋端武就是一愣。

「商朝的最後的氣運所化的大陣,那個紂王也不簡單的。」楊柏輕聲說著,然後一腳踩在地上,隨著楊柏的力量,岩壁之下露出寬十米的深坑。

無數的狂風從深坑而出,顯然這裡面有巨大的空間,而且還是連通的。那呼嘯而過的風聲,宋端武認真的點了點頭。

「我先下去,霍海中間,楊柏你壓后吧。」宋端武說完猛的縱身而下,楊柏剛要說什麼,宋端武已經消失在深坑當中。

「霍海,走下面的天梯,你當李濟和石靈兒會飛嗎?這個老宋太著急了。」楊柏捂了額頭,深坑最右側陰影當中,那有青石台階,雖然遭受腐蝕,可隱隱也能夠用到。

「算了,一起吧。」楊柏看到霍海真準備走,一把抓住霍海,然後也同樣縱身而下,不過楊柏可以御空飛行。

霍海又一次震驚,不過並沒有說什麼,不過當楊柏抓住霍海的時候,楊柏深深看了一眼霍海。

地底很長,下落的速度越來越快,楊柏已經能夠看到宋端武連續的在空中折返,一道道劍氣從虛空而來,緩解下落的速度。

「楊柏,太深了,你也不提前說一聲。」宋端武還不是金丹期,只能夠憑藉連續的劍氣緩解下墜。

「旁邊有台階,還有你最後朝著左側而去,小心。」楊柏好笑的看著宋端武,宋端武剛好運氣,突然聽到下方傳來轟鳴聲。

「水?」 後來的我與他無關 宋端武一抬手,一道火符凌空而起,漫天的火焰當中,楊柏也倒吸一口涼氣。

楊柏的破妄金瞳自從進入這裡,只能夠看到十米之內範圍,這裡的空間還有不一樣,擁有一股特殊的能量保護。

楊柏雖然知道地下有河道,可也沒有想到這河道這麼寬,這麼長,這簡直就是沒有乾枯的堩河,殷墟博物館的下方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地下水。

楊柏抓住霍海扭身朝著河岸而去,此時奔涌的河水繼續的翻滾,猶如神龍一樣,在四周連續的扭轉七下。

「楊柏,你沒覺得這裡已經不同了嗎?這裡好像另外的世界,上面的深坑已經不見了。」宋端武被這麼多水嚇的一跳,這河水清澈無比,如果有地下水,憑藉現在的勘探技術早就能夠發現,而且上空的外面的光亮已經不見。

「上空有雲?」霍海也震驚了,他們下落的地方,已經出現雲層,彷彿就是天際,他們是從雲中而來。

「這的確是另一個世界,這裡的規則不一樣了。」楊柏也點了點頭,或許這裡就是三千年的世界,那裡曾經發生過武王伐紂的事情。

「這個河道這麼長?楊柏,你還是帶著我們飛過去,這樣節省時間。」宋端武從震撼當中清醒,畢竟是修真者,心神都快速穩定下來。

楊柏翻了翻白眼,看著宋端武操控火符的照明之下,楊柏也準備御空而去,可是楊柏試了幾次,只能夠無奈的聳肩。

「沒法飛了,這裡好像有禁空之力。」楊柏微微眯著眼睛,想要穿過這河道,那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禁飛了? 仙尊的奶爸人生 那我們怎麼上去?」宋端武也著急起來,全然忘記旁邊還有天梯,不過此時的霍海卻看著天梯所在的位置,趕緊跑了過去。

「師傅,你看這個標記,這是李濟等人留下的。」

「有符號?」楊柏也趕緊過去,只是簡單的指向符,專門指路的,顯然李濟真的走了下來,而且沿著河道而去。

「這傢伙到底領著多少人,這個考古隊不是都新手嗎?李濟這個心真夠大的。」楊柏指了指前方,領著三人朝著河道而去。

「轟隆隆!」每當轉過彎的時候,河水猶如神龍在咆哮,這個古代河道明顯不是人工挖的,彷彿天生就有。

「你的地圖呢,穿過河道是什麼?」宋端武是擔心前方的事情,而楊柏卻搖了搖頭,無奈說道。

「我的地圖是指向都城外圍,那個山海大陣當中,這裡為什麼有這七轉河道,我上哪知道,而且你看看,這裡的水也太清澈了吧?」

水清則無魚,楊柏看著河水,總是感覺怪怪的,這個河水到底有什麼用,用來幹什麼。

「你說這河水會不會有危險?」宋端武現在絕對小心翼翼,誰知道這裡會發生什麼,尤其楊柏說的那麼滲人。

「反正我沒有感覺到。」楊柏剛說完,就看到霍海臉色已經變了,在轉過第三個彎道的時候,河水當中衝出兩個胖大的屍體。

「有,有屍體!」就算霍海是先天高手,知名偵探,也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清澈的河水當中,沖刷而過兩個屍體。

「什麼?」楊柏瞳孔一縮,宋端武趕緊一揮手,靈氣包裹住屍體,從河水當中吧屍體拉了出來。

不過剛剛拉出來的時候,這個屍體猛的轟然一聲,全部化為水,消失在岸邊。

「怎麼會這樣,屍體化開了!」宋端武臉色蒼白了,屍體上的衣服都化開了,看著衣服明顯就是考古隊的衣服,一水的綠色戶外服。

「別動那個,直接在水中翻看,這個河水有問題。」楊柏也趕緊蹲下身來,神念激發慢慢的把屍體轉過一個方向。

火光照耀,屍體已經被泡開了,看不出原有的表情,不過卻是一個男性,臉上很驚恐,一直張開的。

「考古隊的,他保持最後的姿勢,他的體內所有都已經空了,這個河水有腐蝕之力。」楊柏掃了幾眼,望著這清澈的河水,彷彿看到怪物一樣。

「腐蝕,那為什麼離開河面,就化水,這兩個人怎麼死的?」宋端武想要觸碰河水,不過此時楊柏一揮手,龍紋令空間當中,抓出一個王八來。

「我?」霍海跟宋端武就是一愣,誰家空間里養王八。楊柏也沒有解釋什麼,直接就把王八扔進水中。

王八可是會游泳的,可是剛進水力,王八就想朝著岸邊而去,可是馬上的王八張開大口,好像要呼吸,王八蓋都軟了,王八直接在河水當中翻滾,隨著浪花開始飄蕩開來。

楊柏剛進一揮手,王八從河水漂浮出來,剛要接觸岸邊,直接又一次化開了,化為水漬留在河岸。

「好毒的水,這個水,是不是傳說中的葵中水?」楊柏指了指,而此時的宋端武也拉長了臉,突然指了指眾人過來的方向。

「你說這水,沒有源頭,如何能夠興風作浪的,這浪花也太大了吧。」宋端武也感覺到不對,如果按照楊柏所說,整條河水都是葵中水,三千年前到是誰,用修真界的手段,召喚出這麼多的葵中水。

葵中水在古代指的可是月經之水,不過在修真界葵中水指的玉露陰,那是天下至極的陰屬性之水,擁有至柔之水,天生活水。

「怪不得葵中水都消失了,那些修鍊邪術的人,都無法得到葵中水,原來都在這裡。可是這裡為什麼這麼清澈?」

這裡的葵中水如果被其他人得到,或許會禍亂天下。宋端武有點肅然,幸虧這裡就他們三個。

「還真是葵中水?我就是這麼說說,畢竟這水太詭異了,腐蝕一切。」楊柏摸著下巴,楊柏上哪能夠分辨葵中水。

「腐蝕一切?它腐蝕的盡頭是什麼?」霍海望著這葵中水,不知道想些什麼,不過卻好奇的問道。

「山海大陣!」楊柏和宋端武異口同聲,猛的想到什麼。

「這個所謂的葵中水,就是為了轟開山海大陣,這傢伙是武王他們這一方弄出來了,難道大陣一直沒有毀掉,那武王怎麼伐紂的,這裡有問題。」

「沒錯,這個七轉河流,就是為了衝擊大陣,不過現在還存在,就說明前方的大陣還在保護商朝最後的都城。原來咱們上頭那些留下的殷商之物,一部分是造出來的,大周造出來的。」

「你的意思,歷史有假的!」楊柏也點了點頭,當初溫天權也說過,紂王應該算明君,只是為了改革祭祀之法和商朝法度,結果卻引起諸侯叛亂。

「武王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上面才是殷墟,而真正的殷墟,最後的都城,卻一直被山海大陣保護,而現在的七轉葵中水陣,還在運行。」 楊柏三人都互相看了看,原來歷史真的是勝利者改寫的,就憑著動用葵中水這樣的陰屬性之水,顯然有修真者幫助武王,武王這個傢伙也不算什麼好東西,真可是邪術。

「這兩個倒霉蛋,估計看著河水清,想要碰一下,結果都死在這裡了。」宋端武長嘆一聲,李濟領著這些都是菜鳥。

「他是故意的。」楊柏搖了搖頭,現在已經擔心石靈兒。石靈兒那個火爆脾氣,還不知道在這裡會遇到什麼事情。

「什麼意思?」宋端武還想詢問,楊柏卻著急的朝著前方走去。這河水越往後奔涌的越級,每一次轉彎的下方,好像有特殊的力量推動,那是一次蓄力的過程,達到最後,這浪花化為巨大的穹頂,轟然從上空俯衝。

「你們快點,轉過一個彎就是了。」楊柏的確著急,要不是領著霍海,楊柏早就沖了過去。

「這裡有水霧,你小心點。」宋端武還是提醒,可楊柏卻不管這些,畢竟楊柏可是龍體,天底下最至陽的體質,灑落那些葵中水,根本無法傷害楊柏。

霍海跟著宋端武身後,當轉過一個彎的時候,楊柏已經在前面停了下來。

「這就是山海大陣,快看!」楊柏是絕對的震驚,而此時宋端武和霍海也趕了過來,立刻就傻眼了。

三人的旁邊,河道已經消失,這七轉葵中水大陣的後面,居然是一個高大懸崖,葵中水從上空持續的俯衝而下,而在前方千米之地,出現猶如護城河一樣的河道。

而在這個河道之後,那卻是九山九海。山為龍,海為龜,巨大的山體擋在葵中水當中,而深沉的海水化為天塹,阻擋這些葵中水。

葵中水腐蝕一切,九海就剩下三海,那恐怖的河道之後,卻是一個個巨大的青銅塔。

九山也剩下三座,破碎的地方,出現青銅鐘,山海大陣是用九個青銅鐘和九個青銅塔鑄就而成。

塔鍾之上都是奇怪的銘文,銘文當中隱隱有光芒流轉。就算在河水當中,青銅鐘塔散發的光芒也隱約化為山海的模樣。

「這,就是山海大陣!」宋端武眼神也變化了,這到底是什麼世界,這簡直就是神器出世了,十八個神器,這也太恐怖了。

霍海眼神都直了,這簡直就是傳說,這就是神話。天地九山九海在眼前,這樣的視覺衝擊,誰不震撼。

「九州鍾,原來當初的九州鼎鍾就來自殷商!」宋端武猛的指向下方的九州鍾。傳說先秦出世的時候,曾有強者早就九州鍾鎮壓龍脈。

不過九州鍾最後被打破,神州發生巨變,那是一場浩劫。最後始皇出世,黑龍轉世,重鑄九州鼎,才讓浩劫消散,鑄就一代傳奇。

「咱們別跑題,山海大陣的後面,就是商都!」楊柏眯縫著眼睛,破妄金瞳無法看穿,這讓楊柏有點不適應。

九山九海之後,那是一個黝黑的景色,只有穿過山河大陣,才能夠進入都城當中。

「我們要渡海翻山,這怎麼可能?」霍海都要磕巴了,下方的葵中水太恐怖了,三千年的衝擊,就剩下三山三海。

「李濟一定留下符號,他們能走,我們就能夠走。山海大陣最後的能量已經消散,大陣只能夠勉強維持,只要我們按照白色龜甲所說,沿著山脈而進。」

楊柏卻是明白,如果說是以前的山海大陣,任何人進入都會被山海化為齏粉。可如今眼前的一幕,只是古時的延續,殷商大周都已經終結,氣運都已經消散,能夠維持就是一個結點,或許將來有一天,山海都會消失,葵中水會衝進都城,未來的地底,就是一片虛無。

葵中水大陣的目的就是把這裡化為虛無,當目的達成的時候,葵中水大陣也會崩解。

「當初的大周想的倒也簡單,或許起初想要葵中水大陣攻破山海大陣。可是當初殷商氣運並沒有結束,武王動用其他的手段,降臨都城滅殺紂王。」

「這兩個超級大陣,已經自動運轉,無法停止下來。能夠布陣,卻無法停止,這大陣的級別已經超神。」

楊柏心思電轉,而宋端武看著山川湖海,慢慢的拿出手機,連續的拍照。

「我的回去給勝男看看,這簡直就是奇迹!」誰看到這樣的一幕,都會震撼,宋端武還有功夫想著向勝男。

「趕緊下去,哪有功夫拍照,靈兒還沒有找到。」楊柏真想踹宋端武一腳,都什麼功夫了,那些人都進入傳送陣,直接進入山海大陣內部,只要花費一定的時間,找到出路就可以進入都城。

「楊柏,你等等我,你覺得我們可不可以把青銅鐘給撈上來,那可是神器。」宋端武趕緊跟著楊柏跳了下去,下方有岩壁,連續的跳躍,好半天才朝著大陣而入。

「被葵中水腐蝕的神器,你用?」楊柏瞪了宋端武一眼,就算能夠用,那可是殷商最後的神器,那是氣運神器,沒有氣運用個屁。

「唉,可惜了。」宋端武剛才只是激動,畢竟修真知識比楊柏這個半吊子太多了,這些青銅神器那是殷商的國運,根本無法動用,就算拿出去,也會被殷商的霉運沾染,那可是巨大的業力,哪個修真者敢觸碰。

「霍海,別看了,下來。」楊柏回頭看向霍海,霍海一直盯著大陣和葵中水,好半天才從上面跳落下來。

「有符號,他們是攀岩下來的,真夠可以的,這麼高。」宋端武已經看到旁邊的岩壁之上的痕迹,而且四周的葵花的轟鳴聲,讓前路越來越窄,這得小心翼翼。

「他們的確從這裡進去的,過來,渡海不是要傳過去,而是走進青銅塔當中。」楊柏已經來到一處滂湃之海變,遠處就是葵中水,連續的衝擊大海。

海水在翻滾,不過在這海岸當中卻又神秘的符文,這些符文都是甲骨一樣,那是特殊的祭祀手法,每一個符文都殘留生魂的氣息。

「當初的商朝,用了多少生靈開啟這個大陣,就算有國運,也會被這些生魂反噬。紂王,你當初也看到了吧,利用生靈祭祀,這就是邪術,你們殷商被人陰了。」

楊柏心中嘆息一聲,紂王應該在最後醒悟,每一代的祭祀都是用生靈,造成生靈塗炭,本來殷商是世界繁華的中心,可是不知道這個祭祀傳承如何,要知道商朝的開始,可是有龍之之傳承。

「難道是魔?」楊柏望著這些符文,心思電轉,如果是魔暗中操控一切,那個魔紋在都城當中,紂王最後的陵寢當中到底有什麼?

「這裡的氣息不好,冰冷刺骨。」宋端武走在這裡,目光也凝重起來,只有修鍊的人才會感覺這樣的恐怖魂魄之力,這裡死亡的生靈太多了,如果不是青銅神器,這裡應該化為鬼窟。

「的確很冷。」霍海輕聲說著,而此時的楊柏指了指地上的符文,輕輕摸索一下,楊柏擁有祭祀甲骨文,當然知道如何開啟。

隨著楊柏的動作,三人眼前突然一黑,整個世界又一次變化,眾人出現在青銅塔當中。塔為九層,每一個空間都是巨大的,這裡面應該放置一些東西,可惜如今什麼都沒有了。

「洗劫一空,這裡面應該是殷商最寶貴的東西。」宋端武也心疼的嘆息起來,商周出寶物,如果能夠在這裡得到寶貝就好了。

「紂王的陵寢或許有,我們還是趕緊走去,快點,這裡還有李濟的符號。」每一層都有李濟的符號,不過這裡符號很淺,顯然這個時候李濟的氣力已經不夠。

「他們應該在這裡停留,畢竟在這個空間沒有危險。」霍海還是提醒,可是楊柏跟宋端武卻是搖頭。

「任何進入這裡的是沒有危險,可是人也是生靈之一,或許他們覺得這裡不適應。」的確不適應,楊柏的破妄金瞳之下,能夠看到點點星輝,那都是不死的冤魂,可是卻在這裡的空間永遠的沉淪,維持大陣,大陣滅,一切都是終結。

「走吧!」等三人來到第九層的空間,宋端武一步踏出,真武劍都拿在手中,戒備的看著前方的傳送陣。

「原來那岩壁的後面的傳送陣,就是傳送進入這裡,他們人呢?」宋端武目光掃視四周,戒備無比。

「這個沒開啟過,那個傳送陣應該是隨機的。」楊柏輕聲說著,不過馬上就朝著外面望了望。

「你說有沒有倒霉蛋,直接傳送進葵中水的青銅鐘塔當中,那這輩子也別想出來了吧?」楊柏詭異的笑了起來。

「還真有這個可能,那誰管,還是我們這樣還。」宋端武哈哈一笑,其他人都是敵人,都死了才好。

「別廢話了,渡海可以進入青銅塔內,翻山可是不同,每一座山真的要翻,山中有山路,山路很繁瑣,跟緊我。」

楊柏還是提醒,隨著走出青銅塔,眼前一黑,已經出現的山脈當中。青銅鐘所化的神山,黝黑無比,這裡面的空間,每一處彷彿都能夠聽到神秘的聲音。

那是三千年前之語,那是山中風,風中傳來的呼嘯,讓人感受到恐怖。明明神器,是國器卻在這片天地,化為幽冥之地。

「這裡哪有路?」宋端武和霍海也走了出來,一片漆黑,火符激發的光芒,都無法照耀太遠,前方之路卻是一片青銅,走進山中,一切都是青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