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特殊情況,他們都不想鬧什麼事,畢竟現在都很注重名聲的。

然而對方卻一點離開的意思都沒有,甚至,越走越快。

他們走了進來,目光在四周掃了一下,落在夏橙星身上,確認了一下,便向夏橙星走去。

「請問,你是夏橙星?」

夏橙星蹙著柳眉,這些人她全都不認識,「你們是?」

這些人看上去就不像普通人了。

「我們是第六大隊,這是我們的證件。」

「夏小姐你涉嫌買兇攻擊軍人,麻煩跟我們協助調查。」

京城警察廳只有五大隊,而第六大隊並不屬於警察廳的,也不屬於軍部,它隸屬於更高部門。

凡是特殊重案才會讓他們出手,襲擊軍人,就是其中一項重要的罪名。

在場的眾人聽到第六大隊這個名字,已經怔住了,現在還聽到他們要捕捉夏橙星的罪名,那就驚訝得無法說話了。

「這,不可能的吧,怎麼會有人襲擊軍人呢?」

在華國,軍人是何等的讓人尊敬,怎麼會有人肯對他們敬仰的人下手呢?

「對啊,橙星就更不會了。」

在所有人的眼中,那怕真有人對軍人出手,那人也絕對不會是夏橙星。

剛才還會有人出來想要把人趕走,可現在對方把證件都露出來,就沒人出來趕人了。

他們也絕對不會懷疑有人冒認,因為第六大隊的證件,是不會有人敢冒認,也不會有人能造假。

「我沒有,我不懂你什麼意思。」

夏橙星眨著眼睛,無辜地看向他們。

只是這一招,對第六大隊的男人來說,沒有效果。

他們紋絲不動,「夏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

夏橙星後退了幾步,可他們卻不打算給她任何的機會。

眼看夏橙星要被抓住了,高姐率先站到她的面前,把她護著,「您好,不知道各位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是我們橙星呢?」

「要知道一個明星的名聲是很重要的,如果我們橙星今天跟你們回去,那麼明天各大娛樂版面上都會討論這件事。」

「我知道這其中肯定存在誤會,可我不能看著這個誤會毀掉我們橙星的星途,所以請各位也諒解一下。」

「當然,我不是要妨礙各位的工作,只是至少得有個說辭,不然我們穆總會說我們不認真工作。」

高姐第一時間就擺出穆臣的名字,在京城,穆臣還是挺有地位的。

他的名字,不管是黑白兩道,都很好用的。 對方確實油鹽不沾,「我們有人證。」

「所以請夏小姐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吧。」

人證?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高姐第一時間看向夏橙星,這可是第六大隊,如果真的有人證,那可就麻煩了。

只是,夏橙星怎麼會招惹到這樣的麻煩呢?

襲擊軍人,這可是大罪啊。

雖然對方這樣說,高姐心裡依然不相信。

她正想著到底是誰在污衊夏橙星的。

只有夏橙星和助理兩人心知肚明,這些人來就是為了慕初笛。

現在看來,慕初笛是沒出事的,助理腦海里想到那男人說的話,他說,來了很多警察,難道是那些警察救了慕初笛。

如此的話,夏橙星就麻煩了。

夏橙星瞬間看向助理,那眼神充滿惡意。

慕初笛怎麼會逃過一劫的?難道是這個小賤人又幫她了?

剛才還跟她說一切都辦好了,虧她還想給那些人打電話,卻沒想到第六大隊的人找上門。

難道他們說的那些人證就是那些人?

可襲擊軍人,她沒有啊。

會不會是小賤人害她的?

「我沒有襲擊軍人,高姐你要相信我。」

她找人對付的只是慕初笛,怎麼會跟軍人扯上關係呢?

夏橙星抓著高姐的手,緊張焦急道,「我,我都不知道發生什麼,最近都忙通告,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那來這樣的時間呢?」

高姐拍了拍夏橙星的手,安撫道,「沒事的,我們都相信你的。」

「這事不用擔心,我等下就跟總裁彙報,他一定會有辦法的。」

那怕對方是第六大隊,高姐依然相信穆臣能夠有辦法。

願做你的童養媳 夏橙星臉色僵住,她就是不想讓穆臣知道。

「高姐,一定要告訴穆臣嗎?」

「他最近這麼忙,我不想讓他費心。」

穆臣最近的確很忙,只是她不想讓穆臣知道,並非只是不想他費心,而是不想讓他嫌棄自己。

高姐知道公司最近的確是有別的項目,穆臣的所有中心都放在那邊。

不過以穆臣對夏橙星的重視,他一定不會不管的。

高姐以為夏橙星在擔心,所以輕聲繼續安撫,「乖,總裁一定不會覺得麻煩的。」

「既然他們請我們協助調查,那就去吧。」

「一切有我呢。」

高姐如此說,目光向四周橫了一眼,「先生,我們只是去協助調查是不是?」

對方點頭應道,「是的。」

暫時是協助調查。

「那就請稍等一下,我的人清楚一條路,你們再離開。」

如果被記者看到夏橙星被第六大隊的人帶走,那影響很大的,所以必須先進行公關,讓他們的人清理好四周,確定不會有任何記者。

而且高姐確認的一些話,就是為了向其他人施壓,讓他們知道夏橙星只是去協助調查,穆臣很快就會撈她出來,所以千萬千萬不要亂說話,要管好自己的嘴巴。

其他人面面相視,也全都明白高姐的意思。

雖然覺得夏橙星不太可能對軍人出手,可是親眼看著夏橙星被帶走,他們心裡卻升起了一點懷疑。 夏橙星被第六大隊的人帶走後,高姐馬上讓盧小琳開車跟了上去。

她坐在副駕駛座,眼睛盯著前方的車輛,一邊焦急地撥打電話。

只是電話卻一直都沒有接通,高姐沒有辦法,只能先給穆臣的助理打電話,確認一下穆臣的行程。

穆臣的助理很快就接通了電話,詢問過後才知道穆臣出差了,現在應該在飛機上。

本來這次不需要穆臣出差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邊出了點事,必須穆臣馬上趕過去。

慕少的千億狂妻 掛掉電話后,高姐臉色更差了,怎麼偏偏選在這個時候出差呢?

Hello,惡魔校草! 如果穆臣不在,那她要怎麼把夏橙星撈出來?

這對高姐來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盧小琳的心思也在這件事上面,她擔心的是會不會連累到她自己,所以開車都不太認真。

「小心。」

高姐剛掛掉電話,便看到他們的車差點跟前方的車輛撞在一起,可盧小琳竟然沒有轉動方向盤的意思,好像想要撞上去。

高姐馬上轉動方向盤,這樣才防止了意外的發生。

「搞什麼鬼,你要死也不要拉上我。」

「媽的,什麼貨色,一點事情都做不了,橙星是怎麼看上你的。」

「如果這次橙星出事了,你也不用做了。」

高姐對盧小琳本來就沒有任何的好感,現在夏橙星的事已經讓她很是焦急了,更不要又碰上盧小琳出差錯,她的怒氣就瞬間爆了。

「哦。」

盧小琳沒說什麼,她的心裡一直想著,第六大隊的人會不會查到她也有份,會不會抓她的?

現在她要怎麼辦呢?

她的心裡很慌,一時沒了主見。

外界的一切她都沒看進去,高姐那些恐嚇的話,她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高姐見她這樣,也不敢讓她開車,連忙換了座位,她負責開車的。

換了座位后,盧小琳還是獃獃的,高姐心裡便產生了一點疑慮。

盧小琳這樣,並不像是在擔心夏橙星。

夏橙星被抓,她在害怕什麼呢?

還是說,這次第六大隊的事情,跟她也有關係呢?

看著盧小琳,高姐似乎想到了一個不錯的解決辦法。

她重新開動發動機,轎車快速地在馬路上馳騁。

另一邊,慕初笛正想對夏橙星反擊,便收到一個意外的消息。

「夏橙星被第六大隊的人帶走了,罪名是襲擊軍人。」

喬安娜把她的人所彙報的事情一一說出來。

慕初笛蹙眉,「襲擊軍人?」

她腦海里第一時間出現的便是馮大校和霍幗封兩人。

喬安娜點點頭,「對,就是說襲擊了馮大校,馮大校受傷了。」

「受傷?當時他並沒有受傷。」

那個時候,馮大校把人打得七零八落的,他自個兒還是好好的。

這哪來的受傷呢?

「上面傳來的逮捕消息就是這樣,我想馮大校是沒受傷的,他是在幫我們。」

馮大校在幫他們出氣吧。

「你在車上,是不是說了什麼?」

喬安娜並不知道那車子里還有霍幗封在,她只以為慕初笛跟馮大校說了什麼,所以馮大校才會幫他們。 不知怎麼的,慕初笛腦海里倏然想起牙牙跟霍幗封說的話。

難道是因為牙牙的那番話?可是,會嗎?

「沒說什麼。」

「嗯,可能是看在霍總的份上,所以幫的忙。」

「也許是霍總呢。」

這個機會也挺大的,雖然霍驍現在不在國內,可跟慕初笛有關的事情,霍驍總能第一時間知道和處理。

喬安娜覺得,這次也許也一樣。

「如果是霍總,那夫人就不用擔心了。」

霍驍出手,向來不會心慈手軟,那怕對方是個女人。

夏橙星欺負到慕初笛的頭上,霍驍出手只會更狠。

喬安娜提到霍驍,慕初笛心裡那壓抑下來的思念再次涌了出來。

他現在怎麼樣了?

她一直忍著不去給他打電話,唯恐打擾到他。

曾經出過任務的慕初笛很清楚,執行任務的時候,危險四起,她不想因為她的電話而讓霍驍有所記掛。

她不想影響到他。

「我希望不是,幫我查查吧。」

如果霍驍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還要抽空來為她操心,慕初笛會原諒不了自己的。

喬安娜眼神閃過一絲壓抑,不過很快,她便恢復過來。

「好,我明白。」

「不管是誰出的手,這次夏橙星作妖可是把自己給作死了。」

「襲擊軍人,那可是大罪。」

喬安娜早就研究過這個罪行,如果真的如她所願,那夏橙星大半輩子都得在監獄里度過。

慕初笛並沒有太樂觀,「她背後還有個穆臣。」

一提起穆臣這個名字,慕初笛的語氣便不好了。

她很討厭這個男人,如果可以的話,一輩子都不想提起他。

這男人對夏冉冉所做的事情,早就已經超過她的底線。

「行了,這件事先這樣處理吧,喬助理,今天你也累了,婚禮的事情我們明天再繼續吧。」

喬安娜點點頭,「行,我已經跟喬治先生打過電話,他很理解我們,同時也說了,他上一個方案已經完成,接下來的時間都可以給我們。」

喬安娜離開后,室內只剩下慕初笛一人。

她拿出手機,默默地點開屏幕,上面率先出現一個號碼。

那是管家之前特意交給她的,霍驍如今所用的號碼。

好想好想給他打電話,想聽聽他的聲音。

他離開才幾天,可慕初笛卻覺得好像過了幾年一樣。

這種蝕骨的思念,霍驍當年是怎樣熬過來的,還一熬就是四年。

慕初笛的指腹碰觸這屏幕,手指正描繪著這些數字。

驍,快點回來!

好想快點見到你。

幾個小時前,穆氏娛樂集團內

「穆總,搜尋隊那邊傳來了消息,好像找到一具疑似夏小姐的屍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