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一天不回來,他就吃不下東西。

他越想越後悔,為什麼自己沒把手機帶在身邊呢?

如果自己接到了妞妞的電話,也許她就不會出事。

「吃不下,你也得強迫自己吃,走,跟我回去。」

喬老太太強行拉著喬崢回了住處。

喬母看到他們回來了,幸災樂禍的問:「找到了嗎?她是不是出去玩,忘記跟家裡人說了?弄出了這麼大的陣仗……」

話還沒說完,喬崢一腳踹翻了客廳里的酒架。

嘩啦!

幾十瓶紅酒掉落在地上,發出刺耳的炸裂聲。

喬母嚇得大氣不敢出一聲。

喬老太太不悅道:「清歡是真的出事了,你別再說這些話,刺激阿崢了。」

剛才那番話,她聽著都覺得刺耳。

更別說是喬崢了。

喬母吶吶的說:「我不知道,她是真的出事了啊。我要是知道了,哪裡會亂說?」

喬崢沒有理會母親,徑自走到了樓上的客房,倒頭躺在床上。

其實,根本睡不著。

只要閉上眼睛,眼前全是關於妞妞的畫面。

可身體已經瀕臨極限了,他若是再不休息,只會讓自己的狀況更糟糕,沒辦法去找妞妞了。

安靜的躺了兩個小時,喬崢感覺到腦袋裡緊繃到疼痛的神經緩和了一些,起身找了兩片安眠藥服下,而後反鎖了門,定了鬧鐘。

……

喬老太太陪著喬崢忙了一天一夜,身體也扛不住了,隨便吃了點東西,回自己的卧室休息。她也沒敢多睡,害怕自己睡著的時候,喬崢一個人,偷偷地跑去找妞妞,出什麼事。

睡了約莫四個小時,喬老太太起身,打算去喬崢的房間看看。

可腳伸向床裡面,勾拖鞋時,忽然感覺,踩到了什麼東西。

喬老太太低頭看清楚那東西,神色微變。

撿起來,仔細的看了幾眼。

心不停地往下沉。

當初跟妞妞見面,她送給妞妞的第一份見面禮是一隻玉鐲,買下來的時候,她特地吩咐店員,幫妞妞雕刻上了妞妞的名字。

雖然這東西不貴,但妞妞很喜歡,一直戴著。

而這隻玉鐲,現在掉在了她房間的床底下……

妞妞來過家裡沒錯,可這玉鐲,怎麼會在她房間里?

喬老太太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因為,她記起來,昨天跟阿崢一起看家裡的監控錄像,妞妞走出家門時,這手上沒套玉鐲子。

如果這東西是妞妞無意中掉落的,應該找回去呀。

難道是有急事,要趕走嗎?

喬老太太拿著玉鐲,去找喬崢,想讓他想想,是怎麼回事。

但剛出門,迎面走過來了喬母。

「媽,我聽傭人說,你剛才沒吃多少東西,所以給你煲了點甜湯,你趁熱喝吧。」喬母話音落,視線落在老太太手裡的玉鐲上,好奇的說:「媽,你這玉鐲什麼時候買的呀?成色真不錯。」

「這是我給清歡的,剛才在卧室里撿到的。」

喬老太太說了實話。

喬母的臉色驟變,緩了幾秒,才說:「可能是她昨天來我們家,落下的吧。」

「我猜也是這樣,不過,我覺得有點奇怪。咱們家昨天都沒什麼人,清歡來這裡幹嘛?還有,這玉鐲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掉落呢?我記得,我給清歡套進去的時候,玉鐲剛好啊。」

不是自己脫下了玉鐲,那就是別人給弄掉的。

實在是太奇怪了。

喬老太太說著話,繼續往前走。

喬母忙伸手,拉住了她說:「媽,你去哪裡?」

「我跟阿崢說說這件事,他腦子聰明,也許能想出來,是怎麼回事呢。」

「媽,我看你還是別急著去了。他剛休息呢,你現在去打擾他,不是攪擾了他的美夢嗎?咱們先喝甜湯,等會兒再說玉鐲的事。」

「也好。」

喬老太太點頭,轉身回了卧室。

背對著她的方向,喬母的目光,變得晦暗莫名。

若是妞妞接到了電話,來喬家走了一趟,又急匆匆的離開,還能解釋她是被人叫走了。至於那通電話,也可以安排一個傭人,說是她撥打錯了電話。

可是,如果阿崢知道,清歡的玉鐲落在了家裡,肯定會想更多。

早知道破綻這麼多,自己就不該答應雪薇,讓她在家裡設下陷阱。

不過,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只能事後補救。

喬母邊想邊跟著老太太,走進了卧室里。

將甜湯放在了桌子上,喬母別有深意的說:「媽,我覺得玉鐲的事情,還是別告訴阿崢好一些。」

「為什麼?」喬老太太問。

「你想啊,阿崢那麼喜歡清歡,若是知道了玉鐲的事情,肯定會多想。慕家那邊就更不用說了。本來嘛,咱們家就跟清歡失蹤的事情,脫不了干係。只是他們拿不出證據,才不好責怪我們。可若是他們知道了,清歡的手鐲,落在了家裡。萬一,他們懷疑我們家,勾結外人綁架了清歡,對我們喬家進行責難,那該怎麼辦?」

喬老太太沉默不語。

喬母繼續說:「你應該也聽說了,慕洛琛的名聲吧?他這人心胸狹窄,睚眥必報。如果最後清歡找不回來,肯定要對我們家,進行很嚴重的懲罰。難道您想看到那樣的場面嗎?」

喬老太太搖了搖頭。

喬母心頭暗暗地湧起了欣喜,看來這事情有望瞞過去。

只是,沒等她說話。

喬老太太忽然發問:「清歡的失蹤的事情,跟你有關係嗎?」

「嗯?媽,你說什麼?」

喬母被嚇得愣住了。

喬老太太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我說,清歡失蹤的事情,跟你有關係嗎?你跟我說實話。別騙我。」

「媽,你說什麼呢?我怎麼會跟她失蹤的事情,有瓜葛呢?」喬母僵硬著臉說。 「你還想騙我?你說那麼多,不就是為了隱瞞實情嗎?」喬老太太生氣的說,「我人老了,但是沒糊塗,能看出來,我發現玉鐲的事情,你有多麼想壓下來。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本來她沒懷疑兒媳婦,因為這麼多年的相處,兒媳婦對家裡人都很好,不至於做那麼狠絕的事情。

可是,兒媳婦忽然拿慕家來威脅她,令她察覺出了一絲的不對勁。

清歡失蹤的事情,真的跟喬家沒關係,那何必怕他們對付喬家人呢?

心裡生出了疑竇,很多原本不明顯的線索,便連城了一線。

比如,家裡的人明明都去了醫院,誰給清歡打的電話?

再比如,這玉鐲為什麼在家裡?

以及,兒媳婦千方百計的阻撓,她跟阿崢提玉鐲的事情……

所有的矛盾點,都指向了一個人,怎能不懷疑呢?

喬老太太越想越發生氣。

喬母被戳穿了,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但很快鎮定了下來。即便發現是她對安清歡下的手,那又怎樣呢?

把自己謀害安清歡一事捅出去,對喬家並沒有好處。

「媽,沒錯,是我做的。可是,你先聽我解釋,行不行?」

「我不聽你解釋!你實在是太無恥了!」喬老太太勃然大怒,「清歡哪裡對不起你了?你要這麼對待一個女孩子?你把她弄到哪裡去了!趕緊把她找回來!」

「找不回來了了!她已經被人偷偷地送出了A市,再也回不來了!」喬母壓低了聲音,吼道:「你以為我想這麼做嗎?從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想讓她做我們喬家的兒媳婦。可是她根本不檢點,跟學校里的那些小混混往來,懷上了野種!喬崢被她迷得神魂顛倒,根本不聽我的話,執意要和她在一起!我能怎麼辦?我只能想辦法,把他們拆開!難道你想讓我們喬家,娶一個帶著野種的女人,被整個帝都的人笑話嗎?」

「你胡說八道什麼?別往人家小姑娘身上潑髒水!」

喬老太太覺得兒媳婦,簡直不可理喻!

不止做了壞事,絲毫沒有悔意,甚至強行污衊人!

「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不信!我要把你做的事情,都告訴阿崢!」

「好啊,你去說吧!等阿崢知道了,自己的親媽陷害了他愛的人,你看他會不會跟這個家決裂!」

「那是跟你決裂!你別混為一談!」

喬老太太攥緊了手鐲,邁開步子往外走。

喬母沒想到,自己把利弊都說清楚了,這該死的老太婆,還要把實情告訴喬崢。

一旦兒子知道了,她的所作所為,肯定不會原諒她的!

不行,她不能讓老太太揭發自己!

喬母三步並作兩步,追上了喬老太太,說:「你把玉鐲給我!」

「你想做什麼?我是你婆婆!你給我放尊重點!」

喬老太太被喬母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慌忙將玉鐲往自己的懷裡藏。

喬母眼睛通紅,失去了理智。

她滿腦子只剩下了一個念頭,一定要把東西奪回來。

沒了證據,即便老太太去跟阿崢說,是她害了安清歡,那阿崢也不會百分百相信,自己就還有挽回母子情分的餘地。

「你給我放手!」

喬母掰著老太太的手指,把玉鐲搶了回來。

「還我!」

喬老太太去爭奪,卻被她猛地一推,身體大力的裝在了門把手上。

喬老太太只覺得後腦勺處傳來了劇烈的疼痛,緊接著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識。

喬母將玉鐲,放到自己衣服的內側,打算去銷毀時,發現喬老太太無知無覺的躺在了地上,嚇得臉色慘白。

她只是想奪走東西,沒想過傷害老太太。

「媽,你沒事吧?」

喬母顫抖著聲音,輕喚了聲。

喬老太太沒有反應。

喬母走上前,試探的摸了下老太太的鼻息,見她呼吸微弱,心頭咯噔一跳。正想後退時,卻看到了老太太後腦勺,緩緩地滲出了一灘血。

她身體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怎麼辦?

自己該怎麼辦?

倘若太太醒來,指責是她搶奪東西,而後又推了她一把,差點害的她沒命。

喬家上下一定會把她掃地出門!

辛辛苦苦熬了一輩子,她很快就能成為風光無限的喬家太太,不能落得那樣的下場!

喬母爬到了喬家老太太跟前,顫抖著手捂住了喬老太太的鼻息。

昏迷中,喬老太太似乎覺得不舒服,微微的掙扎了起來。

可是,喬母更加狠心,用力的將手壓在了她的嘴巴上。

漸漸地……

喬老太太的呼吸越發的弱。

最後,幾乎不能察覺了。

而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老太太,該吃藥了。」

喬母嚇得渾身一哆嗦,趕忙抽回了手。

「老太太?」

傭人沒聽到回應,還以為喬老太太睡著了,拿出備用鑰匙,準備開門。

喬母慌裡慌張的爬起來,跑進了衣櫃里。

幾乎同時,傭人走進卧室,看到了躺在地毯上,臉色青灰的喬老太太,發出了驚恐的尖叫。

「來人啊!來人啊!老太太出事了!」

傭人把葯盤丟在地上,抱起來喬老太太,摸到她後腦勺的那道傷口,趕忙用手帕捂住了。

其他人聽到她的喊聲,紛紛跑了過來。

喬崢在熟睡中,聽到外面嘈雜的聲音,拿起手機,看到時間,趕忙坐了起來。

走出房間,他瞅見傭人在慌慌張張的奔跑,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老太太她……她……不小心滑倒,撞到後腦勺了,流了好多血。」

傭人顫著聲音回答。

喬崢腦子轟的一聲亂了,拔腿朝著奶奶的卧室跑。

到了卧室跟前,看到喬老太太氣息奄奄的模樣,喬崢眼裡不由得湧出了眼淚。

「奶奶,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呀。」

可不管他怎麼呼喚,喬老太太都沒反應。

二十多分鐘后,急救車趕到,醫生和護士神色嚴肅的將喬老太太送上了急救車。

……

當所有人的紛亂褪去,喬母偷偷地從衣櫃里出來,摸回了自己房間。 躲到自己的房間里,待了十幾分鐘,喬母假裝若無其事的走出來,揉著眼睛問:「我剛才聽到外面有些吵鬧,發生什麼事了?」

「太太,老太太剛才不小心滑倒在地上,受傷了,現在少爺已經送她去了醫院。」

「什麼?你們怎麼不早點通知我?」喬母變了臉,怒氣沖沖的指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