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混混說著拉著小白走的更快。

到了醫院門口,他找了一個沒監控的地方,將小白扔下來,轉身就走。

小白被綁著手腳,嘴上還封著膠帶,只能嗚嗚嗚的掙扎,他急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自己被扔到這裡,小昭被抓走了,小昭肯定有危險,他必須去救小昭。

小白扭了好半天,才把綁在手上的繩子鬆開,他的手都被弄破了。

他趕緊取開嘴上的膠帶,將腳上的東西也一併取了,他跑到大街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心人,讓他幫忙發送了一條簡訊,告訴蘇凜,自己和小昭在這家私人醫院的後山!

宿主總是愛掉線 為了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小白也沒有讓人家幫他寫更多的消息,再說,有這個消息,相信爹地很快就能找到這裡來的。

做完這一切,小白這才向著剛才那個小混混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如果他沒有想錯的話,那群人抓著小昭,應該要上醫院後面那座山。

他沒有選擇給爹地打電話,因為他知道,如果打了電話,爹地肯定會勸他,不要追過去。

可是,看著小昭被抓走,他怎麼可能不去追呢!

哪怕是只有一點希望,他也要去救小昭。

蘇凜接到小白消息的時候,他把電話打過去,著急的開口:"小白,你現在在哪裡?"

對方很客氣的開口:"先生,你打錯了吧,我不是什麼小白!"

蘇凜愣了愣,趕緊開口:"剛才發簡訊的,是您的手機吧?"

對方似乎明白了過來:"剛才有個小孩子,長得白白嫩嫩的,讓我給你發個簡訊,然後,他發完簡訊就走了!"

蘇凜這才明白過來,他點了點頭,再三感謝:"謝謝你,我知道了!"

蘇凜掛了電話,給蘇寒和百葉發過去信息,告訴他們,孩子在斯密斯家族私人醫院的後山上。

然後,他就趕緊趕過去。

而接到電話的百葉和蘇寒,也立即向著那裡出發。

與此同時,小白已經爬到了半山腰,他已經隱隱約約的看見,那一個女人,還有抓他和小昭的兩個男人,正在上山的背影。

小白生怕被發現,,他不遠不近的跟著對方,慢慢的走著。

終於到了山頂。

小白趴在一大株野生植物後面,聽著山頂那幾個人的對話。

那個女人,像是這次抓自己跟小昭的主謀。

她冷聲跟兩個男人交代:"孩子你們照顧好,這個山頂,有通往私人醫院的單趟纜車,孩子就放在這裡,找點火柴,周圍潑上我們帶上山的汽油,你們倆好好守在這裡,我讓你們點火的時候,你們一定要記得點火,點完火,就坐上纜車,來醫院樓頂,到時候有私人飛機,帶著你們離開,你們到時候,不僅可以躲避警方的追捕,還能得到一大筆錢!記住了嗎?"

兩個男人,聲音帶著一絲雀躍和激動,想到干這麼一筆,就能掙那麼多的錢,他們就高興的腦子發懵。

穆穎兒說完,就直接坐著纜車,前往醫院樓頂了!

為了保險起見,她最終決定,還是不要跟蘇凜在山頂對峙了。

不然的話,到時候自己就算是拿到錢,他把孩子救回去,自己也跑不了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他們在另一個地方談判,孩子待在山頂。

等錢到了賬戶,她直接坐著私人飛機離開,讓那兩個蠢貨把孩子點燃。

到時候,就算是蘇凜想把自己怎麼樣,也抓不到她了!

孩子沒了,百葉的所有希望都沒了,這才是她最開心的事情。

自從遇見百葉那個女人,她這些年,就沒有好過一天!

穆穎兒深吸了一口氣,纜車到了醫院樓頂,穆穎兒從裡面走出來。

她打通那兩個小混混的手機,讓他們把孩子放在柴堆中的視頻,給自己發一段!

等到小混混把視頻發過來,穆穎兒這才給蘇凜打電話。

電話幾乎一秒鐘,就被接通了。

蘇凜的聲音,聽起來很是暴躁:"穆穎兒,是你把孩子抓走的吧!我就說,你這兩天,怎麼沒有來找我跟百葉談合作,原來你是想用孩子威脅我!"

穆穎兒輕笑了一聲:"你的反應還挺快的嘛,只不過,我不是想用孩子威脅你,是威脅你們,難道你不知道,那個小雜種,是你跟百葉親生的嘛,只不過啊,現在知道也不晚,畢竟,他現在可是我手裡的籌碼,我也不要你們跟我合作了,我現在只要你給我的賬戶里,匯入五個億,我就能把孩子放了,不然的話,孩子的下場,會比你想的還要慘,我會讓你和百葉,親眼看著那個孩子灰飛煙滅!"

穆穎兒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蘇凜大聲:"穆穎兒,你這個瘋子!"

他說完,才意識到,穆穎兒早就掛了電話!

接近著,他的手機上,收到一段視頻!

蘇凜打開一眼,竟然是小昭被放在柴堆里,綁著手腳的視頻。

看到孩子臉上痛苦的神情,蘇凜心痛不已。

小白呢?

如果那個信息是小白髮給自己的,難不成,他已經逃出來了!

那就是說,穆穎兒這個瘋子,將小昭當成自己的孩子了?

蘇凜仔細看了兩遍那個視頻,竟然發現,按個視頻的背景,格外熟悉,尤其是那棵樹!

他仔細想了想,這不就是這個醫院的山頂嗎?

孩子現在已經被帶上山頂了?

蘇凜心裡的懷疑,一步步逼近真相。

他下定決心,這次一定不能放過穆穎兒這個瘋女人,她一次次的算計自己,如果再讓她逃跑,不一定能生出什麼幺蛾子來呢!

蘇凜想了想,追蹤了一下穆穎兒剛才給自己打電話的手機,發現竟然在這個私人醫院裡。

蘇凜都是愣住了,穆穎兒在醫院,孩子卻在山頂。

她這樣做,是不是為了拿到錢,第一時間逃跑!

想到這裡,蘇凜趕緊給蘇寒打電話:"哥,剛才穆穎兒給我打電話了,她還發了抓走孩子的視頻,視頻的背景,我看著是在斯密斯家族私人醫院後山山頂,就是我六年前躺了一夜的地方,可是,我查了穆穎兒的手機位置,卻在這個醫院裡,我先在這邊穩住她,你去山頂找孩子,好嗎?"

蘇寒點了點頭:"好!"

蘇寒給了一個非常乾脆的回答,就掛了電話。

蘇凜不敢耽誤時間,他一邊往醫院裡走,一邊讓人將整個醫院團團圍住。

網游玄幻之無敵天帝 想到六年前,斯密斯就是在這個私人醫院樓頂,坐飛機離開的。

蘇凜提前安排了幾架直升機,在自己需要的時候,升空,將這個醫院的上方,團團圍住,不能讓私人飛機升空。 大家都看賈大人是個二百五,但他其實比大夥想像中要聰明,他是故意在楊家說的那些話,果不其然,沒多久,楊林文就來找他了,很憤然的樣子,「賈大人,你說氣不氣人,杜翰林家居然毀婚了,說什麼我家是高攀,又嫌棄我兒子太文弱,把聘禮都還回來了,真沒見過他們這樣無恥的小人。」

賈桐淡然一笑,安撫他,「楊大人,別生氣,要我說,這倒是好事,省得成了親,令公子被人瞧不起,直不起腰杆子來。」

「下官也是這樣想的,」楊林文一臉諂媚的笑,湊上來小聲問,「上次大人專程到府上說的那件事,不知道……」

賈桐明知故問,「哪件事啊?」

「就是替賈夫人的令妹提親的事……」

「哦——」賈桐恍然大悟:「上次的提議是我個人的意思,不知道我那小姨子看不看得上令公子,不過嘛……」他拍拍楊林文的肩膀,「上次我見到楊二公子,那真是一表人材,人中龍鳳,不錯不錯。」

這話給了楊林文希望:「大人覺得有希望?」

賈桐鼓勵他,「不試試怎麼知道?」

楊林文簡直雀躍起來了:「大人,下官擇日帶犬子去府上提親,您覺得怎麼樣?」

賈桐裝作為難的樣子,「別的都好說,就是我夫人吧,她喜歡熱鬧……你懂我意思吧?」

楊林文:「……」熱鬧,是要請戲班子過去唱戲么?

「大人的意思是?」

「你們家總共有多少人?」

楊林文說,「在臨安,只有我們這一支,親戚都在江南,我與夫人,兩個兒子,一個兒媳婦,還有兩個孫兒,其他也沒什麼了。」

賈桐歪頭想了想,「除了兩個孩子,其他人都一起來吧,人多熱鬧。」

楊林文說,「大人,孩子去了更熱鬧,我家孫兒……」

話沒說完,賈桐眼睛一瞪,語氣有些不善,「你這人好沒意思,讓孩子來,這事一準不成。」

楊林文心裡一咯噔,突然想起賈大人與夫人成親數年,膝下無子,帶小孩子去,是犯了忌諱啊,他嚇得臉色都變了,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對不住,賈大人,是下官沒眼介力,不帶孩子,堅決不帶,就我與夫人帶著兒子媳婦去。」

賈桐緩了臉色,「行,約個日子,你們來吧,我跟夫人說一聲,讓她早做準備。」

兩人約定了日子,楊林文歡天喜地的回去籌備了,賈桐回到府里,把事情告訴綠荷,綠荷是最了解他的,立馬就明白他的意思,摸摸他的臉,「這事辦得不錯,回頭要獎勵你。」

賈桐把她腰一摟,嬉皮笑臉的問,「獎勵我什麼?吃穿用度我可不要。」

「你想要什麼?」

賈桐貼著她的耳朵說了一句悄悄話,綠荷的臉騰一下就紅了,推了他一把,「想得美。」

賈桐象牛皮糖似的又黏上來,低頭親她的嘴,門外突然傳來動靜,好象誰撞到柱子上了似的,夫妻倆個趕緊扭頭看,卻沒看到人,賈桐快步走到門口,兩頭張望,遠遠的看到一道影子一閃,慌裡慌張的閃進月洞門裡去。

綠荷問,「是誰啊?」

「沒,沒人,」賈桐紅著臉,心卟卟跳,「大概是貓吧。」

他其實看清楚了,那個身影是心悅,被心悅看到他和綠荷親熱,感覺臊得慌。

綠荷狐疑的看著他,「你臉怎麼紅了?」

賈桐吱唔著:「人家害臊嘛。」

綠荷呸他,「真新鮮,就你那厚臉皮還知道害臊。」

賈桐坐到桌邊去喝茶,綠荷想了想,有點不放心,「你說,萬一心悅不是咱們想的那樣,怎麼辦?」

「無論是什麼,都是她自己的選擇,我們尊重她吧。」

綠荷點點頭,「嗯,有了我們這層關係,她便是嫁進楊家,也不會受欺負的。」

賈桐把臉轉向窗外,暮色四起,盪起薄薄的灰霧,他的心情有微微的低落,如果心悅真象綠荷說的那樣,還真是不值得。

很快,便到了約定的那一天,賈桐和綠荷商量了一下,決定不把楊家要來人的事告訴心悅,想看看她最真實的反應。

綠荷去叫她的時侯,也只是說,有人上門來提親,想讓她自己過去看看,同不同意也是她自己決定。

心悅覺得有點突然,不過賈大人和夫人一片好意,她不好拒絕,便隨著綠荷去了。

一跨進門檻,看到屋子裡坐的那些人,她臉刷一下變了顏色,對方看到她,同樣是目瞪口呆。

賈桐打量著雙方,說,「我來介紹,這位是我夫人認的妹子,叫心悅。」

楊家人一臉尷尬,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賈夫人的妹子竟然就是心悅,不由得面面相覷。

賈桐又對心悅說,「這是楊大人,楊夫人,還有……」

心悅冷著臉,「大人不必說了,我認得他們。」

賈桐哦了一聲,「這倒有趣了,你何時認得楊大人的?」

「我爹與楊大人是故交,」心悅冷冷看著楊林文:「當年楊大人進京趕考,是我爹給的盤纏,後來楊大人高中,回鄉做官,與我爹稱兄道弟,往來頻繁,兩家因此還定了娃娃親,楊大人,我說的沒錯吧。」

楊林文一張老臉紅成了豬肝色,乾巴巴的笑,「心悅啊,你幾時到的臨安,怎麼不去找世伯呢,你爹他還好么,你們住在哪裡……」

「不要提我爹,」心悅氣得臉都紅了,明明他們父女千里迢迢投奔到楊府,卻連門都沒有進,就被趕走了,當年義結金蘭,拜過把子的,兩家好成一家,沒想到楊家到了臨安城,開了眼界,結識了新貴,嫌貧愛富,立馬就毀了婚約,想想還真是心寒。

她目光輕輕一繞,極快的掃了楊二公子一眼,那個跟她青梅竹馬的男人,也曾花前月下對她山盟海誓,此刻卻縮著肩,低著頭,目光躲閃,不敢看她。

她輕蔑的一笑,「大人說有人來提親,原來是楊公子啊,楊公子不是已經和翰林家的千金定過親了么?如今又以什麼身份來向我提親?」

我是丑皇陛下的,小跟班 ——————-

作者:賈大人,看來大家對你希望寄予過高。對往你身邊派美人的事情十分有情緒呀。

賈桐:你沒發現這是好事嗎?這麼大的瓜,把讀者們都炸出來了。感覺最近評論區有點熱鬧咯。第一男配到底是誰,答案顯而易見呀。不信你往寧九身邊派個美人,看讀者們會不會鬧? 做好這些,蘇凜這才給穆穎兒打電話。

電話中,穆穎兒嬌笑:"怎麼?蘇凜,錢準備好了嗎?可是,我這邊還沒有收到錢呢?你動作能不能快點,你信不信,我要是一個不小心,你家寶貝兒子,可就徹底化為一團灰了,忘了告訴你,他周圍的柴堆上,可都是破了汽油的,你想想,我的人,要是一不小心,扔下一根火柴,那可就真的大事不妙了啊!"

穆穎兒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蘇凜的神情,徹底僵硬。

這個瘋子,竟然帶了汽油。

他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開口道:"穆穎兒,你不要亂來,難道你不想要錢了嗎?我告訴你,錢我已經開始籌集了,畢竟,五個億,不是一兩分鐘就能拿出來的,你總得給我點時間吧,等我把錢籌夠,就立馬給你打入賬戶中!"

穆穎兒冷哼了一聲:"想讓我不要亂來,那好啊,先給我轉入一部分錢,我就不信,你一點錢也沒有,如果你不能,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蘇凜深吸了一口氣:"好,我馬上就給你轉入一個億,剩下的,後續到賬,你不要著急!"

蘇凜說完,低頭,給穆穎兒轉了一個億。

穆穎兒銀行卡的簡訊提示過來,她笑的合不攏嘴,果然是個大買賣啊!

五個億,她就再等等蘇凜,等再拿到兩三個億,她就直接撕票。

到時候,她不僅拿到了錢,也成功的將孩子弄死了,也算是完全按照威利斯的意思來,想必,他也能放了自己的族人了。

有了這些錢,她還可以換個地方,東山再起!

穆穎兒等著,蘇凜一層一層的在醫院裡找人。

蘇寒聯繫了百葉,兩個人向著山上走去。

小白一隻默默的爬在那個大大的植物後面,一動不敢動,生怕那兩個男人,發現自己。

等了好長時間,那兩個男人,似乎非常無聊。

他們開始玩牌,玩了一會,其中一個人站起來:"我去上個廁所,你在這裡看著吧!"

另一個也站起來:"我們一塊去吧,一個小孩子,幫著手腳,也跑不了,你害怕什麼呢,等拿到錢,坐上飛機,我們就能遠走高飛了,想想,那麼多的錢,我們以後吃香的喝辣的,想想都很美好!"

剛開始站起來的男人,點了點頭:"這倒也是,我們一起去吧!反正也走不遠!"

兩個人說完,勾肩搭背的向著一旁走去。

小白看見那個兩個人去一旁上廁所,他躡手躡腳的站起來,向著小昭走去。

小昭看見他,眼睛里閃現一絲驚喜的淚光。

小白做出一個別出聲的動作,小心的走到小昭旁邊,小心翼翼的將他腳上的繩子解開。

他都來不及給小昭解開手上的繩子,兩個人就趕緊向著那兩個混混上廁所的相反地方跑開。

小白一邊跑,一邊給小昭解手上的繩子。

他們跑了不到兩分鐘,就聽見身後隱隱約約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

"娘的,兔崽子,竟然在老子眼皮子底下跑了,看我抓住你,不剝掉你的皮!"一開始提出去上廁所的那個混混,憤怒的說道。

另一個人快速的開口:"你別再罵了,眼下找到人要緊,要是真讓那小子跑了,我們今天就算是白乾了!而且,那個女人也不會放過我們,我們已經拿了人家一部分錢了!"

兩個人一邊說著,一邊往小白和路彥昭的方向追來。

兩個小孩子跌跌撞撞的向著林間跑去,為了避免被這兩個混混抓到,他們都沒敢走正路。

就在小白帶著路彥昭剛剛逃走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