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是這個問題?顧忘看了看她,表情很是不滿。

「好。」說著,顧忘直接掏出手機,撥了過去。

對於他的這種行為,趙以諾感覺有些驚訝。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男人竟然還會當著自己的面給周陽打電話。

他這是要和周陽光明正大的秀恩愛么?想到這裡,她覺得有些諷刺。

顧忘,你也太過分了吧!她一邊喝著水一邊看著窗外。

「喂,大哥,怎麼突然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周陽一接起電話就問道。

「那個,其實我也不想給你打,是有人想讓我給你打。」顧忘低聲解釋著,看了看旁邊的趙以諾。

這是什麼梗?他怎麼就這麼直接說出來了?病床上的女人,眼睛里有一絲憤怒。

「誰啊,讓你給我打電話?打電話做什麼啊?有什麼吩咐?」周陽繼續問道。

「沒什麼吩咐,就是問問你最近怎麼樣,還好么?山貓呢?他最近怎麼樣?」顧忘又問道。

「挺好的,整天也挺忙的,不過你別說,他最近瘦了,就是幫你幹活乾的。」周陽不開心的回答。

在病房裡,當著趙以諾的面,兩個人聊了很久,內容沒有一絲越軌,這倒是讓她有些驚訝。

「你說什麼?你在醫院裡?什麼情況啊?你怎麼了?大哥,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快告訴我地址,我飛過去找你。」說著,周陽就要掛電話。

「不是我,是你嫂子胳膊受了點小傷,放心吧沒什麼大事。」顧忘趕忙解釋著。

要是被這個女人知道了骨折,估計她又要驚天駭地了。

「哦,你去找我嫂子了?呦呵,顧忘,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貼心了,還親自去找人。」周陽繼續說道。

顧忘開的是免提,自然裡邊的聲音,趙以諾都聽見了。

「沒有,他只是路過這裡。」趙以諾趕忙說道。

管他到底有沒有新歡,她還是應該撇開自己和顧忘之間的關係,放過他,同時也放過自己。

「哦,原來是這樣,大哥那你好好照顧嫂子啊,有啥事就給我打電話保證完成任務,山貓最近也很厲害,公司里的事情他都了如指掌。」周陽笑了笑,說道。

嗯,他相信山貓的誠信和辦事能力,不然他也不可能會一直跟著自己。顧忘的眼睛里有一絲憂傷。

「公司最近出什麼事情了?」趙以諾突然問道。

「沒事,放心吧手術的時候,我陪你。」顧忘緩緩回答。 蕭家古宅。

頗有古建築皇家氣派的前院,打鬥聲過後,兩男子握刀各居一方,陽光穿透白霧斜射而下,將前院假山樹枝照射得璀璨光芒。

前院接客大廳直接上,兩男一女凝望大石地板東西兩側身子挺拔的男子,眼瞳不由一縮,正中間一襲青衣男子暗暗咂舌,心想鬼冥刀衛強的功夫這些年增長了不少,蕭霸對上他,取勝是不可能的,真要拚命,怕是兩敗俱傷。

石階左邊灰衣青年面色平靜,對他來說,蕭家蕭霸的功夫是強,可他想要蕭霸的命,不會太難。

曲線玲瓏身影女人,瞧著場中兩人大戰不分勝負,杏臉輕微變了一下。

「哈哈哈….蕭霸,這些年你的功夫長進了不少啊!」手握一柄陰寒腰刀的男子,手腕一番,凌厲刀鋒準確無誤插入腰間,凝望對面男人,放聲笑道。

「鬼冥刀衛強,始終是那麼耀眼!衛強,今日你我兄弟難分勝負,他日再戰。」出聲男人一身黑色綢緞,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黑髮中,大眼中閃爍著點點精光,身材高碩,站在假山下,人如其名,霸氣。

他,就是蕭家二號人物,蕭霸!

微涼捲風襲來,帶起蕭霸額前幾根黑髮,弧線漣紋清晰可見。

一收兩尺大刀,蕭霸放聲笑著走上去。與衛強寬大的手掌緊握在一起!

衛強朗聲道:「你的『狂風刀法』當真一絕,今日若我奇門魔尊是在這裡,一定會跟你過幾招!」

「羅剎尊衛首領魔尊?」

「正是,那狗日的刀法就連我衛強的鬼冥刀也奈何不了他啊!」想起林峰,衛強就是一陣頭疼,那小子軟硬不吃,牽著不走打著倒退,完全屬驢的。

瞧著衛強嘴角泛起的苦笑,蕭霸眼中掠過一抹戰意。「好,有機會我蕭霸一定要見識奇門魔尊的刀法。」

「得,你就省點力氣吧!那小子下手沒輕沒重的。你真要切磋,不妨從五尊衛中的赤皇尊、嗜血尊、斷魂尊、弒煞尊四人中挑選;不過你得小心一點,赤皇尊劍術高超、嗜血尊的刀法更是一絕、斷魂尊的槍法、弒煞尊的那把刀,我也沒琢磨明白!」

「哈哈哈…奇門高手如雲,蕭霸他怎敢挑戰五大尊衛的首領!」蕭家家主朗聲笑著走上來,豪邁的他,面色隨即變得惋惜起來。道:「只是可惜沒能請到天尊,這隻怪我蕭家這尊廟還不配啊!」

「蕭家主客氣了,天尊事物繁忙,實在是脫不開身!」

蕭蕭又是一笑。「衛兄、羅兄,請!」

「蕭家主請!」

幾人移步到接客廳中!而就在這時,羅北和衛強的心腹兄弟幾乎是同一時間靠近他們,小聲嘀咕幾句后立即退下。

聽完來自外面的情報,羅北和衛強都不由皺了一下濃眉。

蕭家傭人上茶之後,首位上蕭蕭面色和善的開口。「昔日京都大名鼎鼎的鬼冥刀衛強和四大星宿之一北羅能夠光臨我蕭家,蓬蓽生輝啊!衛兄羅兄,你們隨意一點!」

「蕭家主言重了!」兩人齊聲拱手,頗具古代劍客之風範。

「哪裡哪裡,我蕭蕭真是羨慕天尊,有這樣的手下!蕭蕭若能擁有,必定把他當一袍兄弟。」

聞言,衛強和羅北神色雖鎮定,可心頭卻是冷笑了起來!蕭蕭這話,旁敲側擊,其中蘊含之意,自然不用多說他們都能明白。

羅北語氣不溫不和的說:「蕭家為秦州北部一霸,奇門那點力量豈能入蕭家主法眼!羅北豈敢妄自做蕭家主的兄弟。」

「唉…羅兄多慮了!我蕭蕭不過順口說說罷了,別放在心上。」

「羅北豈敢冒犯蕭家主!」

兩人不知不覺就扛上了,衛強看了沉默不言的蕭霸一眼,道:「蕭霸,兄弟我來到蘇河鎮,你這個地主可要懂事一點。」

「*蛋…老子到京都的時候你怎麼不意思一下。」

「哈哈哈…」

兄弟兩人多年未見,那份感情自然沒得說的,只是蕭霸心中愧疚自己這次的行為,竟然為了維護蕭家而欺騙衛強,隱瞞家主的陰謀。

「衛兄,這次我讓蕭霸請你過來,不知道天尊對我蕭蕭的想法可有明確的…」終於,話題到了正點上,蕭蕭一臉期盼的望著左側的衛強和羅北,如果奇門真的幫助他們蕭家,可蕭家何愁大事不成。

衛強瞟了靜靜品茶的羅北一眼,道:「接到蕭霸的信,衛強我也想過來看看這些兄弟,這麼多年的兄弟了,離得這麼近不過來看看怎麼行;至於這件事,是由北羅負責。」

此話一出,蕭蕭他們蕭家的人都不露痕迹的愕然一下,很顯然,衛強就是在告訴他們,他來蘇河鎮就只見見他的兄弟蕭霸,蕭家之事,他不準備插手。

「羅兄…不知天尊考慮得怎麼樣了?」目光移到已放下茶杯的灰衣男子羅北身上,蕭蕭心中在問奇門是不是發現了他的那點心思。

羅北起身道:「蕭家主的美意奇門心領了!天尊剛傳令,說奇門不想插足這邊的事,但前提是秦州北部各勢力別把奇門當軟柿子捏,奇門雖然沒有幾個能人,但好歹還有神算冥主他們在,所以,在這件事上羅北只能替天尊說聲『抱歉』了!」

「這…羅兄,我們之間是不是有點小誤會!」語氣一沉,蕭蕭似乎感覺到了羅北心中的殺意。

「奇門與蕭家沒有任何交集,怎有誤會呢!蕭家主,感謝你的盛情款待,羅北已接到來自總部的尊令,就先行一步了。」

「羅兄…」

「哦,對了!」轉身的羅北驀然回首,淡笑著開口:「我奇門七星衛的天樞衛和天權衛近四千兄弟在城外能夠自保,不用蕭家主牽挂!我那些兄弟想在這邊玩兩天,還望蕭家主同意,只是他們剛傳信過來,說是不知道是蕭家主的人,出手抓住了。蕭家主,下面兄弟不懂事,我這就去懲罰他們。」

一聽,蕭蕭心頭顫慄幾下!很顯然,他派去監視奇門的人不但被發現了,還被生擒,那十幾人可都是高手啊!怎麼…

想解釋什麼,羅北已經轉身離開!

「蕭家主,我衛強也先告退了!」衛強起身,朝蕭霸道:「兄弟,要不要出去喝兩杯!」

「走!」

望著衛強和蕭霸離去的背影,蕭蕭眼神獃滯好幾秒!他現在終於明白奇門不是傻子,不可能不查一下就貿然答應他的要求,即便條件很誘惑人!可是,奇門的情報怎來得如此之快,這不過半月的時間,他們就查到了秦州北部的內部局勢?

蓬…

暴怒的蕭蕭,將桌上所有茶杯掀翻在地,雙瞳冒著熊熊火焰,面色獰然可怕。沉聲喝道:「奇門?天尊?不要以為老子沒你們的幫助就活不下去,真實欺人太甚。」

「不是奇門欺人太甚,而是我們一開始就沒有誠意!蕭蕭,你應該靜下心來想一想,奇門在京都都能從狄家手中搶到一塊大肥肉,他們來到這邊怎麼可能輕易上當大漠飛沙神算的威名可不是吹出來的,有他在奇門,這點小陰謀很容易被識破的。」

酥膩魅惑聲在蕭蕭身側突兀響起,溫婉賢淑卻有英姿颯爽之勢的蕭薇站起曼靈身軀,碩長秀足微側,一雙美麗的小腿無聲的釋放著令人邪火易氣的妖嬈。

蕭蕭不禁撇頭,嘴唇抿起譏諷的弧線,道:「感情這是我蕭蕭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如今之計,我們不但要防備魏、何兩家的偷襲,還要擔憂芏亪飃覂大舉來襲;只是蕭蕭,芏亪飃覂多年來都只是與坹奩孖教做對,這次那魔女怎麼把目標放在蕭家身上,我蕭家到底有什麼珠子讓他感興趣了?」

聲線微怒,蕭薇一雙美麗的眸子閃爍令人驚愕的眼紋漣漪。 「夫人給你打電話了。」說著,顧忘直接將趙以諾的手機遞給她。

看著屏幕上的一串數字,趙以諾覺得有些心虛。

怎麼辦?夫人不會知道了吧?她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憂慮。

「你放心,我沒有告訴夫人你受傷的事情。」旁邊的顧忘低聲說道。

頓時,趙以諾鬆了口氣。

「喂,夫人。」趙以諾趕忙打了聲招呼。

「夫人什麼夫人?我是歐陽楚,趙以諾我給你打電話,你為什麼不接?」歐陽楚冷冷的問道,心情很是差勁。

他幾乎每天都有給這個女人打電話,她一個都不接,現在用林夫人的手機給她打電話,她立馬就接了,這不明擺著是在嫌棄他嘛!

「那個,我沒有看見,再說了我現在不是接了么。」她嘀咕著。

歐陽楚氣不打一處來,努力平靜著自己的情緒,調整好自己的心情,試圖和她好好聊聊。

「趙以諾,你現在在哪裡?」他急忙問道。

他現在只想看到這個女人。

「我在外邊有點事情需要處理,怎麼了?你找我有事?」

這不是廢話嘛,要是沒事他還給她打電話幹嘛!

「我想你了。」歐陽楚低聲說道,語氣里有一絲不安。

他很少對趙以諾說情話,趙以諾也不允許他對自己說這些,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她已經和顧忘離婚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她了。

「歐陽楚,我記得之前我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了,我只是把你當做學弟一個校友以及我的救命恩人,其他的沒有任何想法。」趙以諾堅定的說道。

旁邊的顧忘,將這番話聽得一清二楚,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難道她和歐陽楚,真的什麼關係都沒有?顧忘狐疑的看著病床上的女人,眼睛里有些許好奇。可是他以前明明看到兩個人有過親密,而且還一起出去旅遊過。

真的只是自己誤會了她?瞬間,顧忘心裡覺得對這個女人很是愧疚。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是不是只有我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你才肯放過我?」趙以諾生氣的大聲喊道。

對方,安靜了。

因為歐陽楚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說出這麼一番對自己不負責任的狠話。

「趙以諾,你當真就這麼討厭我?」歐陽楚緩緩問道。

其實歐陽楚這個男人,整體而言,還算是一個比較優秀的男人,只要他願意,分分鐘就可以找到一個十分優秀的女朋友,可是有一點,趙以諾很是反感。有時候,他真的太執拗了,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她曾經對歐陽楚說過很多次兩個人在一起不合適的話,可是沒用,那個男人依舊在不停地糾纏著她。

「歐陽楚,如果你願意,我們將來會成為很好的朋友,否則我們就不要再聯繫了,我累了。」趙以諾看著旁邊動不了的右胳膊,表情很是痛苦。

胳膊骨折,說不心痛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只是她一直在假裝自己堅強,因為她不想看到顧忘同情自己的模樣。

顧忘看著面前的趙以諾,心中又有了幾分希望。

「趙以諾,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我想和你做戀人,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我要娶你。」歐陽楚大聲說道。

這個臭男人,他怕是瘋了,竟然說出這麼混賬的話!他明明知道他們兩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就算是她和顧忘離了婚也不可能,為什麼還要這麼倔強!趙以諾緊攥著拳頭,眼神里有些許悲傷。

「如果你執意要這樣的話,那我們以後就不要聯繫了。」說著,趙以諾直接掛了電話。

原來,一直以來,都是那個男人在主動追求趙以諾,只是這個女人一直沒有同意而已。顧忘終於明白了他鬆了口氣,緩緩走向趙以諾。

「你和歐陽楚,什麼都沒有發生,是么?」顧忘低聲問道。

趙以諾立馬別過臉來,看著面前的男人,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現在討論這個話題,還有意義么?她冷笑了一下,表情有些不屑。

「趙以諾,為什麼我們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顧忘突然問道。

嗯,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因為彼此之間的不信任。

「我們倆,對彼此都還有感情,不是么?」男人繼續問道。

然後呢?他想做什麼?復婚?趙以諾抿了一口茶,試圖消減內心的緊張感。

「阿姨!」突然,女孩闖了進來,大聲喊道,差點嚇到病床上的女人。

「那個,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談情說愛了,我先出去,你們完事之後叫我一聲,我再進來。」說著,女孩就要離開病房。

「哎,已經完事了!」趙以諾大聲喊道。

「啊?這麼快?好吧,那個剛才醫生說了,你的手術被安排在了下周天。」女孩緩緩說道。

頓時,趙以諾的身子顫了顫,沒錯,她害怕了。她怕在手術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意外,她捨不得面前的這個男人,捨不得林夫人,捨不得亮亮還有不遠處的這個女孩子。她抽了抽鼻子,表情很是無奈,又有些無助。

「沒事,一切有我。」顧忘直接緊緊的握住她的小手,安慰道。

他知道,趙以諾害怕,所以他才會暫時放棄尋找那個顧氏消失已久的股東,而專門趕過來陪著她。

「顧忘,我……」她欲言又止,神情有些痛苦。

女孩看著眼前的一切,悄悄離開了病房,順便關上了門。

顧忘坐在床邊,緊緊的攬著面前的女人,試圖給她一點溫暖,給她一點安慰。

「好了,不要自己嚇自己,你不會有事的。」他輕輕拍著她的後背說道。

會么?她真的會手術成功么?

「顧忘!」突然,趙以諾嚴肅的看著他,喚了一聲。

「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一定要照顧好林夫人還有亮亮,還有……你,你們是我最牽挂的人。」她深情地說道。

沒錯,這番話,算是她的遺言。

顧忘捏著她的臉蛋,眼睛里有些許驚喜,她還在乎自己! 「這我怎麼知道,我蕭家有什麼底細和家底你蕭薇不是不知道,金銀珠寶翡翠鑽鏈倒是不少,可那些不可能讓芏亪飃覂魔女親自出馬!」在這件事上,蕭蕭也很迷茫。

「那這就怪了!」埋下杏臉嘀咕一聲,蕭薇神色很是不對勁。

「對了蕭薇,我讓你查的人進展如何了!如果他沒什麼問題的話,只要找到他,我蕭家可是有多了一股戰鬥力。」

轉身回到首位,亂混情緒稍微穩定一點的蕭蕭,立即問道。

被驚醒的蕭薇,美麗的粉腮展顏,啟動誘人紅唇,輕聲著道:「昨晚就查到了。齊天林,出生於江州東部一個叫『詩憶』的村莊,十歲失去雙親,二十歲之前靠零散時間做苦力掙錢養活自己和念書,十五時在武官學武!二十歲進入京大,同年十二月在京大與人發生鬥毆被京大開除;隨後,返回家鄉流浪著,齊天林曾經在江州都城混過,殺人放火什麼都做,二十一歲那年,他連續進了十幾次籠子,後來參與販毒被關了三年,我估計你遇到他的那天他剛放出來沒多久。我在華夏網路系統中查到他出籠子之後就綁上一個叫『芮夢靈』的女孩,他們馬上結婚。」

將手中列印出來的資料遞給面色欣喜的蕭蕭。

蕭蕭仔仔細細的閱讀著。

蕭薇的神色變得很疑惑、很迷茫!這份資料是她從華夏安全檔案調出來的,系統中的檔案有華夏證明身份的專用印章,肯定假不了!可檔案上面的照片怎麼與林天奇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蕭薇認識的林天奇冷漠、有時候又有些憂鬱,可這份資料上的照片笑得如此粲齒,特別是那雙眼睛,與憂鬱冷漠的林天奇完全不一樣,這雙眼睛好似風平浪靜的藍海,靜得令人發顫。

可蕭薇心中真的很茫然,她在想這個世上真的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如果說林天奇沒有得罪狄家,他倒是可以請狄家幫他做一份假資料,可身份證明這種東西不是說做就能做到的,狄家那邊估計也需要很強硬的背景才能請得動。可林天奇與狄家勢如水火,狄家不可能幫他做!

既然是這樣,那這份資料就是真的!在這個世上,有人與奇門天尊長得一模一樣。重要的是,去江州『詩憶』村莊查探信息的人彙報,那裡確實有齊天林這個人,而且查到的信息與檔案完全一樣,這就讓蕭薇堅定了心中所想。

「拍…哈哈哈,好啊!蕭家就需要齊天林這種敢打敢殺的人!蕭薇,你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到他,我要親自去邀請他!」

「好,我會派人下去找!對了蕭蕭,齊天林與芮夢靈結婚只是合同夫妻,我打聽到芮夢靈身價八百億,她給齊天林五千萬,讓齊天林陪她在家裡演戲!現在戲演完了,齊天林就離開京都了。」

這番話,聽得蕭蕭心裡舒暢多了!更讓蕭蕭打定注意要找到齊天林這個人,將其拉攏到蕭家。

……

黃昏,瀰漫在古鎮上空的薄霧漸漸散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