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用自己的人,他會放心很多。

顧明珠爽快的答應:「沒問題,我只有一個要求,從今天開始,不許騷擾我。」

王景炎猶豫了下,便說:「好。」

只是一個顧明珠而已,等他成為王家的主人,想要什麼女人沒有?

沈瑤從夢中驚醒過來,劇烈的喘息著,額頭上大滴大滴的汗順著臉頰流下,睡衣粘糊糊的貼著身體,難受到了極點。

可身體上的難受,遠比不上心理上的折磨。

她剛才做夢,夢到了自己確診了艾滋病,一個人躲在角落裡哭。

哭著哭著,身上的肌膚開始腐爛……

她嚇得哇哇大叫,想找人救自己,可周圍的人看到她都嚇得跑得遠遠的。

最後,她成了一個腸穿肚爛的廢人。

……

沈瑤緊緊地抓著被子,嘴裡發出小聲嗚咽的聲音。

怎麼辦?

怎麼辦?

怎麼辦?

她才十八歲,剛剛成年,上了大學,就感染了艾滋病。

整個人生都被毀了,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線光明。

沈瑤想到害自己成為這樣的罪魁禍首,心裡就止不住的生出恨意,裳於悅,她只不過把她光頭的照片發了出去。可裳於悅呢?成人禮上毀了她的名聲還不夠,現在要毀了她的一輩子。

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女人?

她真的好恨啊……

手攥的被子變了形,沈瑤維持蜷縮的姿勢很久后,鬆開被子從床上走了下來。

外面天色黑漆漆的,只有簌簌地落雪聲和風聲。

已經夜深人靜了,大家都休息下了,沒人注意到她有多麼悲傷。

沈瑤站在窗外,看著墨色的天,心頭甚至滋生出了一個念頭,如果自殺了,那就不用面對這一切了。

然而這個念頭很快就被拋棄。

她不甘心就這麼死了,裳於悅和裳於雲這兩個惡毒的女人,還沒得到懲罰。

她怎麼能去死呢?

「嗡嗡……」

房間里突兀的響起手機震動的聲音,沈瑤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周若雲打過來的電話,抬手把抹去自己眼角的淚水,接通了電話:「喂,若雲。」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周若雲的聲音傳了過來。

「瑤瑤,你還沒睡吧?這幾天過的怎麼樣?是不是陪著你家親戚,都想不起我這個朋友啦?有時間一起出來玩嗎?我在帝王酒吧這邊,和幾個朋友一起玩,你要不要來?」

周若雲和她同年,兩人一起長大,感情很好。

只是周若雲愛玩,經常跟著那群狐朋狗友到處去玩,沈瑤總覺得酒吧不是正經女孩該去的地方,加之家裡人也管的比較嚴格,所以每次周若雲邀請,她都推辭了。

可這一次……

沈瑤深吸了口氣,說:「好,若雲,我十分鐘後到。」

周若雲有些訝異,其實她是這幾天都沒見到沈瑤,打電話過來問問。

邀請她來酒吧,也就是那麼隨口一說。

沒想到沈瑤真的答應了。

不過既然答應了,那就一起來玩吧。

周若雲說讓她直接過來,等會她到門口去接她。

沈瑤默說了聲好,掛斷電話。

簡單收拾了一番,沈瑤趁著夜色走出了房間,走到客廳,只剩下兩個傭人在守夜。

看到她出來,傭人站起身問了聲好后,又問她大半夜去哪裡。

沈瑤說:「我朋友喝醉了,要我去接她,奶奶和我媽問起來,你們就這麼回答她們。」

把話說完,沈瑤走出了客廳。

兩個傭人對看了一眼,沒阻攔沈瑤,畢竟沈瑤是這個家裡的大小姐。

帝王酒吧,是帝都比較出名的酒吧之一,酒吧里施行會員制度,普通人根本進不去。

以周若雲的身份,自然也沒資格進去的,但她認識的朋友里,剛好有一位是這家酒吧的股東,所以給周若雲格外辦了一張會員卡。

沈瑤趕到帝王酒吧,給周若雲打了電話。

沒多會兒,周若雲就趕了出來,親自接她進去。

甫一進入酒吧的大廳,燈光就暗了下來,酒吧的T台上,幾個穿著火爆的舞郎和舞娘,搖曳著妖嬈的身子,低聲唱著曖昧的歌曲,而T台下,迷離而幽暗的燈光,照射出一張張充滿慾望和野性的臉。

沈瑤感覺到這樣的氣氛,心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周若雲知道沈瑤一向是乖乖女,來這種地方會不適應,所以扳著她的肩膀,帶她去卡座那邊。

兩人坐在卡座上,周若雲要了一杯藍色火焰,然後扭頭看向沈瑤:「瑤瑤,我給你要一杯果汁?」

「不用,來一杯酒。」沈瑤頓了下,跟帥氣的調酒師補充道:「和她一樣的酒。」

調酒師笑的顛倒眾生,手裡的酒杯舞的眼花繚亂。

很快一杯燃著火焰的酒杯,放在了沈瑤跟前。

沈瑤端起酒杯,仰頭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從口腔里一路衝到胃裡。

她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周若雲連忙伸手拍她的背部:「瑤瑤,你是不是不開心啊?你有什麼事情跟姐姐說出來,姐姐幫你解決!」

沈瑤聽到周若雲的話,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

現在有誰能救她?

沒有……

沈瑤起身的時候,用手背不經意的擦去眼角的淚水,再抬頭看向周若雲的時候,臉上掛著笑容,說:「我能有什麼不開心的?我只是長大了,不想再像以前那樣,規規矩矩的,做個小女孩了。」

周若雲聞言,哈哈大了笑兩聲,說:「難得有一天能聽到我們家瑤瑤這麼說!好,既然你想喝酒,我陪你喝。你放心,等下喝醉了,我保證帶你安安全全的出去,誰都別想占我們家瑤瑤一分便宜。」

沈瑤沒說話,舉起酒杯和周若雲碰了下杯,將餘下的酒一飲而盡。

周若雲有些被嚇到,但她能感覺到沈瑤的確心情不好。

所以沒出聲,只是默默地陪著她喝酒。

兩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

沈瑤平日里都不喝酒,這次忽然喝那麼多,很快就醉了,腦子暈暈的,像是整個世界都在眼前轉。

可她不想停下來。

因為只有醉了,她才不會想艾滋病的事情,更不會覺得害怕。

周若雲看沈瑤眼神迷離的模樣,知道她已經喝高了。

想把她帶到一旁的包廂休息,等下自己玩夠了,再一起帶她回家。

可沈瑤忽然喝上癮了似的,抱著酒瓶不肯撒手。

周若雲拉她,她就開始哭。

旁邊的人看到這一幕,已經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好像她是誘拐兩家少女的人販子。

周若雲無奈,對調酒師說:「Adrian,過來幫我扶一下。」

「好。」

調酒師幫著周若雲一起,把喝的爛醉如泥的沈瑤,帶到了頂層的包廂里。

包廂是周若雲朋友的,平常就他們幾個能進來,也都認識沈瑤,所以把沈瑤放在房間里,周若雲是放心的。

把沈瑤放到沙發上,周若雲給她蓋上自己的外套,順手從外面反鎖了門。

做完這一切后,周若雲才離開。

就在她離開后不久,沈瑤胃裡一陣陣的翻騰,感覺到要吐了,她從沙發上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去找衛生間。

可她醉的迷迷糊糊的,沒注意到衛生間就在一旁。

而是打開了包廂反鎖的門,進入了走廊。

看著空蕩蕩的走廊,沈瑤被酒精麻痹的大腦,一時反應不過來,自己究竟在哪裡。

可沒給她想起來的時間,胃裡翻騰了起來。

「嘔。」

扶著牆,嘔吐了好幾次。

沈瑤感覺到舒適了許多,然後順著牆,摸索著準備回之前待得房間。

但她走錯了方向。

到了隔壁的房間,門意外的沒有鎖上,沈瑤稀里糊塗的打開了門鎖,走了進去。

黑暗的包廂里響起一道沙啞的嗓音,「誰?」

沈瑤沒有理會那個聲音,跌跌撞撞的走到沙發跟前,然後一頭栽倒了下去。

模糊中,感覺自己身下的沙發似乎動彈了下。

沈瑤費力的睜開眼睛,想要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在動,可房間里太黑暗了,她根本看不清楚。

看了沒多會兒,酒意和困意湧上來。

沈瑤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而在她閉上眼睛后,黑暗裡一隻有力的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女人?」

淡淡地疑惑聲響起,夾雜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喑啞。

在這漆黑的房間里,讓人感覺到危險的氣息。

…… 夜色濃重,慕洛琛卻是被十三的電話叫醒了。

看著身邊熟睡的葉簡汐,慕洛琛起身,走到陽台接聽電話。

「少爺,沈小姐進帝王酒吧了,我現在沒辦法進去。」

冷風拂面而來,慕洛琛的神志格外的清醒。

「她是跟誰一起去的?」

「和周小姐一起。」

慕洛琛聞言,緊皺的眉頭鬆開了一些,他知道周若雲,是沈瑤的好朋友,總和沈瑤一起玩。別人或許會害沈瑤,但是周若雲不會。更何況,帝王酒吧是會員制度,沒那些雜七雜八的人進去,治安會好很多。

想著沈瑤是過去借酒消愁,慕洛琛道:「周若雲會照顧她的,你在酒吧旁邊等她們出來。」

「是。」

通話結束,慕洛琛在陽台上又逗留了一會兒,這才折身回卧室。

……

而酒吧這邊,周若雲和幾個朋友玩的嗨了,等停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多。

她看到時間,不由得拍了自己的腦袋,「糟了!」

「若雲,怎麼了?」

旁邊一個煙熏妝的女孩子,湊過來問。

「沒什麼,我一個朋友喝醉了在這裡,她家裡管的比較嚴,不能在外面過夜。我還要送她回去,今天就到這裡了啊,我先走了。」

煙熏妝的女孩子笑了笑說,「若雲,是沈瑤那個乖乖女吧?真不明白,你們兩個怎麼就能成為好朋友。」

周若雲沒回答她的話,擺了擺手往頂層走。

頂層的包廂沒什麼人走動,寂靜的像是個下面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周若雲走到包廂前面,拿出鑰匙要打開門,可插入鑰匙,意外的發現門已經開了。

周若雲心裡咯噔一下,產生不安的感覺。

猛地推開門,打開燈,衝到包廂里,看到空無一人的沙發,周若雲臉上的血色刷的褪的乾乾淨淨。

「瑤瑤……」

瑤瑤在哪裡?

周若雲愣了幾秒,又跑去洗手間看了一眼,依然沒有人……

周若雲不由得慌了神,是自己太大意了,以為這頂層的包廂沒什麼人來,自己又鎖著門所以會安全。

可這房間里的鑰匙,不是唯一的。

萬一是有人對沈瑤下手……

周若雲想殺人的心都有了,拿出手機撥打了號碼,沒人接聽。

周若雲把手機一摔,怒氣騰騰的往樓下走。

能進這個房間里的人,她都認識,無論是誰把沈瑤帶走了,她都跟那人沒完!

周若雲重新殺回了一層,幾個朋友正在玩橋牌,她走到其中一個男人的跟前,一把奪過他手裡的牌,甩在了桌子上。

幾個人正玩到關鍵的時刻,被她一打斷,有人當即就不高興了起來。

「周若雲,你發什麼瘋?」

「就是,我都快贏了,你這麼做什麼意思?護著你家東子啊?」

「都給我閉嘴!」周若雲冷著臉大喊了一聲。

牌桌上的人頓時安靜了下來,齊刷刷的看向周若雲。

周若雲掃了一圈桌子上的人說,「剛才我把沈瑤放包廂里了,現在她不見了,誰把她帶走了?趕緊把人給我交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

過了一會兒,一個女人說:「若雲,會不會是沈瑤自己走了?她那麼大一個人……」

「她喝的爛醉如泥,怎麼走?」周若雲大聲打斷她的話。

女人頓時像吃了蒼蠅似的,把餘下的話給咽了回去。

「周若雲,我可沒動沈瑤,你別盯著我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