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日軍絕大多數都是匍匐前進,因為絕大多數站起來的基本上都被收割掉了。現在的日軍沒有哪個傻了吧唧的站起來當活靶子了。新直屬隊隊員們也是得到了充分的鍛煉,當然僅僅只有槍法這一項而已。不過對於唐風來說,此刻能夠把一項技能訓練紮實就訓練一項技能。實戰提高是最快的途徑。

圾井德太郎對著一旁的參謀長說道:「再過十分鐘的時間,命令部隊撤下來休整一下。第二梯隊的準備一下,半個小時之後繼續衝鋒。」

參謀長猶豫了一下道:「目前我軍這樣的攻擊只能徒增傷亡,是不是發電請求師團長閣下重新考慮一下作戰計劃呢?」

圾井德太郎道:「現在的損失情況如何?」

參謀長立正道:「旅團長閣下,目前第一梯隊的不完全統計結果,可能已經有超過五百名帝國的勇士玉碎在戰場之上。」

圾井德太郎眉頭皺了皺,其實幾百人的損失並不算多,問題是損失之後沒有取得應該有的效果。一開始的炮火覆蓋和接下來的戰鬥估計對面的支那軍能夠損失二百人就謝天謝地了。目前日軍這邊更加嚴重的情況就是,對方的攻擊讓很多帝國的士兵都缺胳膊少腿的。

要知道AK的穿透力是十分的驚人的,一般子彈打到手臂上至少穿孔,很有可能后坐力直接將整個胳膊給掀下來。其實算起來,一個手上的日軍遠比一個死亡的日軍要划算的多。王明宇之前就跟那些士兵們講過一個道理。一個死亡的士兵只需要發點撫恤金就沒有什麼後續了。但是一個手上的士兵那就不同了,他需要消耗日軍的藥品、糧食、人力等方面,也算是間接的消耗著日軍的戰爭資源。

對於日軍這樣一個戰爭資源相對匱乏的國家來說,支撐整個遠東地區的作戰無疑是天方夜譚,他們現在之所以還能夠繼續,是日本整個國民經濟為依託的。而且他們掠奪了大量的戰爭資源,才使得他們現在還有進攻的餘地。

但是隨著戰爭的深入,他們的這種優勢變得越來越渺小了。日軍先後發動過了幾次大型的會戰,整個的國力已經日漸衰退。當然受到軍國主義思想侵害的日軍目前很難意識到這樣的問題。都到了這個份上,你讓他放棄自認為唾手可得的一塊大肥肉,即便是明知道有坑,他們也很難抵擋住這樣的誘惑,人為財死的道理不是一天說的。即便大家都知道有些東西自不量力是不行的,但是巨大的誘惑讓他們瘋狂,讓他們的思維沉浸在一種如果、假設的思想之中。

圾井德太郎道:「必須馬上阻止這次的進攻,支那軍的防禦已經越來越強,這個時候我們進攻的越厲害,最後的損傷就越來越大。立刻下令換第二梯隊開始進攻。前面的人已經很難突破支那軍的第一道防線了。」

參謀長點點頭,然後圾井德太郎的命令就傳入到了日軍第二梯隊的耳中,他們看到第一梯隊如此慘烈的進攻,心中也有點打鼓,不過軍令難違,他們不得不硬著頭皮進攻。就這個間歇期中,吳培林看著撤退的日軍果斷的換下了剛剛參加戰鬥的人員。

第二批次的一千人很快的就填補到了前沿陣地之中。這種輪換是相當有必要的,目前318軍雖然知道日軍進攻比較猛烈,但是新兵之間的磨合還是必須要做的。只有戰爭才能讓他們迅速的成為一名合格的318軍的戰士。

吳培林對著王明川道:「這幫小鬼子也是個銀樣鑞槍頭啊,看著好像比較猛,其實跟以前第十三師團那些沒有什麼分別。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把他們阻擋在前沿陣地之外。即便他們突破了第一道防線,後面的第二道防線更是難以逾越的鴻溝。」

王明川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道:「新兵和新直屬隊的成員們都在不斷的適應著戰場,而且軍座那邊已經開始整訓第二十六集團軍。現在整個桐城可謂是銅牆鐵壁,日軍想要攻破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

「現在咱們的目的就是吸引別的方向的鬼子來增援這幫小鬼子。讓整個武漢會戰的戰場形勢得到緩解。目前日軍分三個方向進攻武漢,我看我們這邊日軍休想是通過了。」吳培林想了想道

「恩,目前第一批次的部隊損失也超過200人,其中有一半差不多是在日軍的重炮之下喪命的。真正的戰鬥損失在100人左右。而日軍方面我們初步統計應該不少於五百人次在這場戰鬥中給擊斃。」王明川笑著說道日軍的第二波進攻很快就打響了,此刻在東城門的戰鬥卻是比北城門來的更加的慘烈。牛島滿領銜的日軍對東城門發動了自殺式的攻擊。姚子青在前沿陣地布置的一千人,戰鬥到現在只剩下不到五百人。日軍的損失更是超過了兩千人。

但是內心極度抑鬱的牛島滿此刻不管不顧,他依舊發動著他那瘋狂的進攻模式,一波連一波的日軍不斷的填補著剛剛倒下去的日軍的空白。戰場之上的日軍開始有意識的利用已經死去的士兵作為掩體,不斷的接近著眼前陣地。

姚子青沒有辦法的情況下,立刻派出增援部隊的一千人立刻補充到前沿陣地。得到補充的前沿陣地又一次開始與日軍展開殊死搏鬥。日軍想儘快的佔領前沿陣地,然而318軍怎麼會讓他們如願。打退了日軍第五次衝鋒之後。整個前沿陣地上的318軍成員已經有點累的氣喘吁吁。

見此情景的姚子青開始著手撤換這些戰鬥過的士兵。現在318軍兵強馬壯,他們的輪換自然更加的勤了。姚子青對著參謀長羅佳鵬道:「老羅啊,這幫小鬼子這麼不要命,不知道其他兩邊的情況怎麼樣啊?我們這邊看來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羅佳鵬笑道:「剛剛我詢問過北城門和南城門的情況,他們那邊遇到的情況比我們這邊要好的多。日軍基本都是梯隊進攻,並沒有遇到像我們這邊的日軍這樣不要命的進攻。」

姚子青目光微冷的看著前面不斷往前沖的日軍道:「看樣子小鬼子把我們獨立旅當成了軟柿子啊,告訴兄弟們給小鬼子加點餐。把咱們的迫擊炮都給我拿出來,小鬼子現在扎堆,正好給他們點力量瞅瞅!」

羅佳鵬點點頭,然後去聯繫炮兵去了。過了大約十分鐘,東城門打開,炮兵開始飛快的組裝,然後安裝炮彈向日軍進攻的方向發動了一輪猛烈的攻勢。牛島滿在望遠鏡看著對面支那軍準備炮擊的時候已經開始慌了,他慌忙下令先讓進攻部隊撤下來。

可是這些不是他想撤就撤的了,他的命令至少需要十分鐘的時間才能傳遞到前面。而此時獨立旅的炮兵已經準備就緒。在前沿陣地前方五十米左右的距離,從天而降的炸彈開始像勤勤懇懇挖地的農民伯伯一樣,在地上『挖』著一個個的大坑。霎時間進攻的日軍像沒頭蒼蠅一般四處亂竄,不過經過了短暫的慌亂之後,日軍開始悄然的撤退。

不得不說日軍的素養還是不錯的,他們能夠在短時間內就接受這種打擊,這少他們做到了一個職業軍人的基本。但是做到歸做到,傷亡可大了去了。就在日軍撤退的時候,整個前沿陣地的反擊更加的凌厲了起來。

日軍邊打邊退,但是他們只是想火力稍微壓制下對面肆無忌憚的支那軍,好能夠讓他們從容的撤退。在經過了十來分鐘的激烈交戰之後,日軍開始退出了安全的距離。不過今天的攻城計劃幾乎是宣告破產了。

截止第一天下午四時許,日軍的三路大軍總計的死亡人數超過了六千人(這還不包括受傷的)。其中光東城門的損失就超過了三千人。其餘兩個城門日軍的死亡人數都超過了一千五百人。。。

PS:稍後送上第三更,也就是220朵鮮花加更,240朵繼續加更。兄弟們給點力啊!! 藤田進自然也想到了不成功便成仁這一點,對於第一天的傷亡情況實際上藤田進內心早就有一個定量,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打開桐城的防禦並不容易。或者說是很困難,雖然藤田進很想尋求突破,不過接到消息的那一剎那藤田進表現出來的冷靜還是讓人捉摸不透。

桐城要是這麼好打的話,華中方面軍畑俊六大將也不會說讓藤田進先期進攻,後續增援部隊還會趕來了。試問在整個中國戰場還有別的地方日軍三萬五千人拿不下來的地方嗎?沒有,即便是武漢日軍覺得三萬五千人足以拿下號稱現在銅牆鐵壁一般的武漢。

但是桐城卻不在此列,日軍之所以要拿下桐城是不希望看到報道說自己遇到支那軍318軍就像老鼠遇見貓一般的逃走。畑俊六等人的思想之中,大日本帝國的軍隊只有戰死,卻沒有遇敵逃跑一說。即便是為了面子畑俊六也不可能避而不戰、繞道而行。

藤田進看著第一天的傷亡報告,心中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桐城現在已經確定是318軍無疑了。看來這次要拿下桐城,打開往西的道路損失要成倍的增加了。」,要知道徐州會戰整個日軍的死亡人數不過三萬人。現在攻佔桐城的第一天的損失就超過了整個徐州會戰的五分之一,想想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318軍這麼好打的話,那麼就不會出現那麼令大本營難堪的事了。

第一天的死亡人數超過六千人,受傷的人數也是超過了三千人。雖然王明宇交待受傷的日軍比死亡的日軍更加的值錢,但是看到自己的戰友一個個的離自己而去,318軍的人怎麼可能控制得了情緒呢?到了那種情況下,能夠保持理智的人又有幾人呢?

藤田進讓三線進攻的人全部集中到中路東城門牛島滿駐地進行會議。就連波田支隊的波田光業也被喊了過來。實際上作為獨立編製的波田支隊是不受第六師團管轄的。不過華中方面軍的畑俊六大將早已經給了藤田進進攻桐城的特權,一切被命令進攻桐城的日軍都必須聽藤田進的統一指揮。

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波田光業現在也很想拿下桐城,畢竟部隊的損失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填補的。波田光業可不希望剛剛回東山回到支那,又被大本營調回東山。到時候在整個帝國軍隊中他波田光業還能夠抬起頭來嗎?出去這樣的打算,波田光業自然不敢懈怠。

晚上六時許,藤田進一身軍裝出現在了牛島滿的指揮帳篷內。這次日軍蒙受巨大的打擊其實大夥的心中都有點數。其實平均分配下來,波田支隊和圾井德太郎的旅團損失相對還是比較小的。而損失最大的莫過於牛島滿的旅團。

要知道牛島滿的旅團在昨天剛剛遭受橋本飛機事故的打擊,本身人員已經不足一萬人,今天他的損失更是達到了三千人,基本上現在整個旅團能夠進攻的人數已經不超過七千人了。面對支那軍318軍獨立旅,牛島滿現在卻是最沒有希望拿下桐城的一路軍隊。

藤田進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次攻擊桐城各位的表現都很勇猛,但是結果卻不是我們想看到的。損失兵力超過我軍總兵力的六分之一。這樣的情況我相信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不過大家也不需要氣餒,整個支那能夠與我們抗衡的也只有少數的幾支支那軍隊。而318軍則是首當其中的一支。在此之前已經有好幾個師團嘗到了失敗的滋味。我們不是第一個,但是或許我們可以成為最後一個。」

牛島滿滿臉苦澀的說道:「師團長閣下,造目前的情況看下去,我軍拿下桐城的機會幾乎沒有。除非奇迹出現,否則即便是我們投入全部的兵力,也很難在桐城佔到任何的便宜。而且如果一旦有什麼意外,包括波田支隊在內的三萬五千名帝國軍人很有可能埋骨於此。」

要是平時要是有人說這些話的話,其他人早就暴跳如雷的跟他們對著幹了。可是現在不一樣,沒有人出言反駁牛島滿的話。依據現在的形勢來看,發生這種事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一天損失六千,他們有多少個六千可以損失?

與一般的小打小鬧不一樣,與318軍作戰一直都保持著高死亡率,甚至可以用絞肉機來形容。幾位旅團長想著今天戰場上堆積如山的屍體,那麼的心中就一陣的膽寒,這些可都是懷著帝國必勝的信念遠征支那的帝國的熱血男兒。他們僅僅一天就變成了玉碎的帝國勇士。而且他們死也沒有任何值得大書特書的地方。就像平靜的湖面扔下去一顆石子一般,雖然當時會泛起一絲漣漪,但是那只是短暫。

圾井德太郎也是苦著臉道:「師團長閣下,從今天與支那軍交戰的情況來看,支那軍的人員配備非常的充足,他們每打完一波進攻就有新的兵員補充進來。持續不斷的補充讓我們感覺我們掉進了一個萬丈深淵一般,看不到盡頭。」

波田光業則是更加的露骨道:「我承認我們的軍隊很優秀。但是同樣對面的318軍也很優秀,雖然是我們的對手,但是我不得不再一次對他們的實力表達一下敬佩之意。我現在做一個假設,即便是在同等的實力下,一個攻一個守,也是他們佔據絕對的優勢。何況現在有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論戰鬥力,318軍的確高出我軍一個檔次。難不成我們當真要用人海戰術來填平桐城嗎?」

藤田進搖搖頭道:「你們說的這些其實都沒有錯。但是我們是什麼?我們是大日本帝國的軍人。我們的使命就是讓帝國的榮耀照遍整個支那。桐城雖然是塊難啃的骨頭。但是同樣他們的兵力也是經不起消耗的。波田君剛才所謂的人海戰術雖然我不敢苟同,但是這也是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之一。今天為什麼要進攻?我們是帝國的軍隊,華中方面軍給我們的命令就是從桐城打開缺口,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

參謀長道:「師團長的意思是,我們的損失帝國自然會看在眼裡。並不是我們不努力進攻,而是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希望帝國能夠改變作戰的策略。繞過桐城直取武漢。現在我軍如果只是圍而不攻的話,到時候其他各路軍隊直取武漢,最後對桐城形成合圍之勢。把整個318軍消滅在桐城這個地方。」

圾井德太郎道:「師團長的想法是很好,但是能夠實施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我們的目標是武漢,而不是318軍。帝國的角度與我們自然不可能一樣,難道打下武漢只是為了圍攻桐城嗎?我想這裡面的關係是不是弄反了。我們打下桐城的目的就是為了武漢,而不是打下武漢為了圍殲318軍。」

藤田進點點頭道:「圾井君的話也不無道理。可是現在我軍的最大殺器飛機已經不能對桐城造成任何的傷害。此刻桐城的守備力量是如此的雄厚。我們也不知道他們還有多少底牌沒有暴露。就這麼貿然的進攻最後得不償失的還是我們。而且我已經電報畑俊六大將,我認為318軍之威脅絕對不在武漢之下。我希望畑俊六大將能夠認真的考慮我計劃的可行性。」

波田光業搖搖頭道:「畑俊六大將的個性我是太了解了。他不可能同意師團長您這麼做的!而且我認為即便是畑俊六大將同意,大本營也不會為此作出任何的改變,因為他們覺得沒有任何的人可以阻擋帝國軍隊前進的腳步。」

藤田進嘆了一口氣說道:「什麼時候帝國的軍隊面對支那的軍隊如此的落魄了?看來我真是一個倒霉的指揮官!」

眾人趕忙勸慰藤田進,事實上經歷了與318軍交手之後的眾人,現在還真是有點同情當時的第三師團。那個時候絕對不會想到支那戰場上會有這樣一支部隊的存在,當時的第三師團可謂是輕敵異常,結果差點讓人家不到一萬人給一鍋端了。

藤田進實在是沒有辦法,他知道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虛妄的。就像日軍開始攻擊別的支那軍的時候,任憑他們擺弄各種戰術,最後還是勢如破竹一般的取得了勝利。可是現在輪到他們了,而且對方還是處於防禦階段,更加的讓藤田進感到鬱悶。

如果318軍和日軍擺開來打的話,藤田進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樣子的。但是現在人家就是處於防禦階段,你要想侵略人家的國家,還要讓人家擺開來和你打著根本市一件不現實的事情。藤田進老僧入定般的坐在那想著,看看是否有什麼辦法能夠拿下桐城,但是想來想去硬是沒有輒…PS:220朵鮮花加更到!兄弟們給力啊,謝謝各位啦,咱們再接再厲! 藤田進犯難了,進攻不是不進攻也不是。但是此刻他的難題不單單是他自己思索了。現在又加入了一個人就是華中方面軍的畑俊六大將。說實話畑俊六自上任以來一掃松井石根的頹廢之勢,在徐州戰場上威風赫赫。兩個人一對比,松井石根倒霉透頂了。接二連三的打擊讓松井石根不得不面對下台,來緩解整個大本營的危機。

畑俊六對於318軍的認知都是從資料上得知的,感受明顯沒有當時在其位的松井石根強烈。雖然他們擊殺了幾名重量級人物,但是在畑俊六看來這裡面運氣的成分也很重要。當然畑俊六也不會否認318軍強大的戰鬥力。否則日軍不會這麼的頭疼的。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經歷又是一回事。第一天幾乎折損了八千人。這讓畑俊六大將禁不住從心底里膽寒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整個第六師團加波田支隊也就是幾天的功夫就被人家砍瓜切菜一般的給弄完了。到時候自己剛剛坐穩的華中方面軍總司令的位置也要改弦易張了。

這麼龐大的死亡人數,即便是在整個徐州會戰中也不可能出現的。與那些小打小鬧比起來,這次的戰鬥超乎尋常的慘烈。至少從藤田進的報告中,畑俊六是這麼理解的。畑俊六看到藤田進彙報過來的中方的傷亡情況,心中不僅想著這個傷亡是否存在真實性。

因為藤田進的彙報的中方傷亡是超過三千人。畑俊六的意思是不是藤田進報的過於保守了些呢?事實上,整個中方的死亡也就剛剛超過一千三百人。藤田進彙報三千人已經是給自己臉上貼金了,可是畑俊六還是覺得很不滿意。

畑俊六雖然知道318軍作戰強悍,但是還是覺得日本的整體實力很強大,所以他覺得傷亡比例1:2還是有點讓他接受不了。他希望的傷亡比例是1:1,,在畑俊六看來,1:1的傷亡比例已經足以讓支那軍驕傲和自豪了。不過這一切都是畑俊六自己的想法而已,事實上畑俊六也知道1:2的傷亡比例在整個與318軍的作戰中算是極為優秀的成績了。

現在的問題是桐城到底要不要拿下?怎麼拿下?是繼續增兵還是圍而不攻?藤田進給畑俊六的進言中闡述了他的觀點。圍而不攻,等打下武漢之後合圍桐城。畑俊六一開始還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但是後來一想就不得不搖搖頭,這樣一來武漢會戰的重心就由武漢變成了桐城,已經失去了他們原本的既定計劃。這樣的計劃別說大本營不同意,就連自己也不得不搖頭。

可是按照桐城目前的情況來看,要強攻拿下桐城的損失無疑是十分慘重的,飛機不能對其內部實施轟炸這就導致了日軍最大的優勢沒有了依仗。一下子損失了六架飛機對於畑俊六來說也是有點肉疼的。誰不知道飛機是日軍的終極大殺器之一,一旦飛機發揮不了他們應有的作用,那麼日軍的優勢瞬間就會減少至少三分之一。

桐城的318軍除了沒有飛機、坦克等重型武器之外,一切的防禦幾乎是滴水不漏。你有飛機、坦克你發揮不了作用那跟沒有這些有什麼區別?如果真的沒有那也就沒有這麼多想法了。可是現在日軍手中握著牌,但是投鼠忌器不敢使用。這才是讓日軍苦惱的地方。

畑俊六對著一旁的華北方面軍參謀長冢田攻道:「冢田君,你說現在這種情況我們是不是戰略性的放棄桐城?改由支那的河南進入湖北直取武漢呢?」

冢田攻作為參謀長自然要為畑俊六齣謀划策,於是不疾不徐的說道:「大將閣下,現在我們的原定計劃是由桐城向湖北進發,不斷的分散支那軍的兵力。可是現在我們放棄桐城,這樣支那軍就可以安穩的囤積河南,與我軍展開生死搏鬥。我軍的損失必然不會小。另外長江南岸由於水路遭受支那軍破壞,其威力已經不如我們之前料想的那樣了。」

畑俊六微微皺眉道:「冢田君的意思是繼續攻打桐城??」

冢田攻點點頭道:「是的,大將閣下!318軍目前在整個支那來說就是一面旗幟。可以這麼說,只要318軍不被我們消滅,那麼我們就不可能打擊支那人的反抗意志。也就不能從根本上打擊支那軍的士氣。而且318軍暗殺我大日本帝國的親王殿下。這件事情就發生在我華中方面軍身上,這個時候如果司令官閣下你退縮了…」

畑俊六恍然大悟,他真的是沒有想到這裡面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畑俊六原本還有點鬆動的想法立刻被他否定掉。按照冢田攻參謀長所說的,如果畑俊六真的放棄了桐城,那麼首先他在華中方面軍的威信肯定降低;其次帝國大本營自然也不會滿意;最後朝香宮鳩彥王的仇可是全大日本帝國的仇恨,畑俊六一旦退縮那就是害怕、膽怯、懦弱的表現,一個指揮這麼多部隊的帝國將領如果是這樣一個人的話,那麼畑俊六的生涯估計也就到此結束了。

畑俊六額頭冷汗直冒,然後深呼吸一口氣道:「冢田君的考慮不可謂不周到啊,只是現在我們要拿下桐城,沒有任何的破敵之法。我也是很苦惱啊!」

冢田攻笑道:「破敵之法自然是有,但是造成的國際輿論就相當的不好了。」

畑俊六現在還管什麼國際輿論,趕忙道:「冢田君請說!」

「最近我軍秘密部隊研製了一種炮彈叫做毒氣彈…」冢田攻陰測測的說道畑俊六一聽也是一愣:「毒氣彈?這個與攻城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

冢田攻道:「支那軍死守城內,我們現在並沒有什麼太好的方法破城。與其這樣不如把他們*出來,讓他們無險可守。」

畑俊六道:「這的確有失軍人之風範,容我仔細考慮考慮!」,畑俊六心中自然有著自己的想法,毒氣彈固然是個好東西。但是凡事都有兩面性,一旦用了毒氣彈那麼接下來面對的將是整個國際輿論的聲討。

冢田攻只是提一個建議,他對於中國人的生命看的很淡,覺得只要殺死他們用什麼樣的方法都可以。戰爭原本就是不擇手段的事情,這種武器也是帝國精心研製出來的,能用自然要用了。一場無形的危機似乎在悄然的*近著318軍。

畑俊六想來想去也沒有任何別的辦法,只能點點頭道:「要不然我們就試試這個方法?」

冢田攻笑道:「一切由大將閣下做主。」,冢田攻自然也不可能替畑俊六背這個黑鍋。方法是他想出來的是沒有錯,但是要是成功了軍功好似畑俊六的,要是失敗了自己可就要當替罪羔羊了。

畑俊六也不以為意,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冢田攻的提議,所以即便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他也有退路。兩人雖然商量著,但是心中也是懷著異樣的心思的。

毒氣彈是日軍最新研製出來的一種生化類武器,對於人體有著很大的傷害。這種武器在國際公約中是明令禁止使用的,可是日軍卻置若罔聞,他們現在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攻破桐城。只能冒險一試了,畑俊六的決定很快得到了上面的支持。

對於318軍,大本營是最為痛恨的,它讓整個日本丟盡了臉面。至今天皇陛下還是對朝香宮鳩彥王的死耿耿於懷,現在既然發現了318軍的蹤跡,大本營的意思就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將整個318軍消滅在桐城。至於畑俊六用什麼辦法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大本營看的就是最後的結果。大本營顯然也不想承擔這個讓人唾棄的罪名。

方法是有了,但是實施起來的難度還是很大的,畑俊六下定決心之後立刻聯繫了日本關東軍所部之秘密部隊。讓他們提供毒氣彈的殺傷力數據。關東軍自然也是配合萬分,他們很快的就將整個毒氣彈的資料傳遞到了畑俊六的辦公桌上。

在桐城,王明宇等人還不知道日軍針對他們的一系列的計劃已經展開。他們正在總結第一天的戰鬥成果。現在的桐城可謂是固若金湯來形容也不為過。王明宇對於部隊與日軍交戰的結果做出了肯定性的評價。然後希望他們再接再厲,爭取更大的成功。

日軍正在緊張的忙碌著,畑俊六已經決定用毒氣彈將桐城的守軍給*出來,所以他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讓日本的關東軍開始向桐城地區運送毒氣彈,然而世界上哪裡有不透風的牆?正當畑俊六與關東軍聯繫的時候在軍統的人也截獲了一份關東軍發往華中方面軍的毒氣彈資料。

整個戰局隨著這封電報又引來了一場軒然大波,當軍統把破譯好了的資料送給蔣委員長的時候整個國府高層的額頭上都是布滿了黑線…PS:鮮花競爭好激烈,弟兄們支援一下散心!謝謝啦! 軍統局的消息傳入到蔣委員長的耳中,現在可是武漢會戰時期。日軍如果用這些毒氣彈的話,他們可是只能譴責、抗議一下,完全不可能阻止日軍使用這樣慘無人道的東西。蔣委員長不知道日軍的毒氣彈針對誰,不過無論針對誰也會作為一種非常規武器悄然中改變戰局。

華中方面軍負責的主要是長江以南和以北的部分地區。長江以南地區目前戰時並不激烈,而長江以北地區之中,目前能夠阻止日軍的只有河南部的薛岳兵團和桐城的318軍。雖說第五戰區那邊也是風生水起,但是和318軍一比,他們就不夠看了。

蔣委員長看了看地圖,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電報,心中想著是否將這個消息告訴318軍。現在318軍正在努力的備戰,消息至今沒有傳來,不過蔣委員長始終相信沒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對於318軍的戰鬥力,蔣委員長始終沒有懷疑過,而且蔣委員長也承認所有的國-軍部隊中,顯然318軍已經高出了其他部隊不止一籌。這也是為什麼蔣委員長願意把第二十六集團軍變相的給318軍來擴充實力的原因了。

可是一旦告訴318軍那麼勢必要造成318軍的恐慌,部隊的士氣會急劇下降。回到自己書房內的蔣委員長正在猶豫之際,蔣夫人則是過來遞給了蔣委員長一杯熱茶道:「達令,什麼事又讓你這麼為難?」,蔣委員長也是猶豫不決,索性將這件事情和盤托出的告訴了自己的夫人。每每這個時候夫人的一些建議總能讓自己豁然開朗。

蔣夫人抿口一笑道:「達令,你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即便你不告訴王明宇或是318軍你以為他們之後就不會知道了嗎?你現在告訴他們,無論是好是壞,他們都會承你的情意。可是要是他們被偷襲之後的話,萬一知道你事先知道的話…」

蔣委員長皺緊的眉頭鬆弛了下來道:「還是夫人一語中的啊。不過為了不影響軍心。我看就模糊的告訴他們一些信息,讓他們提高防範意識就行了。我現在也只是懷疑日軍可能針對他們,並不是十分的確定。」,蔣委員長目光柔和的看著自己的夫人,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啊!

蔣夫人笑著道:「人家好歹也是我們名義上的乾女婿,你可要偏幫著點。我看這個小夥子還是挺不錯的人嘛!蓮夢這孩子沒有福氣嘍!」,蔣夫人顯然還是對宋蓮夢沒有能夠得到王明宇的青睞而感到有點失落。事實上宋蓮夢第一眼就看中了王明宇,怎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蔣委員長道:「人各有命,姻緣之事也不能強求。現在這個結果至少我們也可以接受嘛。現在日軍進攻是越來越猖狂了。北線薛岳兵團的壓力越來越大,日軍看來要三路夾擊武漢嘍!而東線防禦的核心可就是他們318軍。如果他們能夠拖延住來自東線的日軍的壓力話,那麼至少我可以從容的布置一些戰術了。」

蔣委員長的內心其實非常的渴望318軍能夠有一番作為的,他很希望318軍能夠長期的鎮守桐城,如果是那樣的話,他的兵力調動就可以從容不迫了。因為這樣至少保證東線不會失手,武漢的壓力就沒有那麼的大了。可是越是這樣,蔣委員長就越怕東線出什麼紕漏,也正因為如此,所以一接到底下關於毒氣彈的密報,蔣委員長才會如此的糾結。

王明宇因為不知道第二日日軍的動向,所以並沒有著急上報戰情,畢竟這個時候戰情瞬息萬變,他想把小日本打廢了在報告也不遲。王明宇不知道現在的蔣委員長急需一場勝利來提高整個民族的抗戰熱情。不過如果要是王明宇第一時間上報戰情的話,那麼蔣委員長就會斷定日軍要進攻的幾乎就是他們了,因為他們就消滅了幾千日軍取得了一場防禦戰大捷。

王明宇等人的會議還沒有結束,此刻眾人正在討論著下一步日軍可能的動作。王明宇對著一旁的幾位守城指揮員說道:「目前日軍是否持續性的發動進攻?是否有援兵?這些消息我們不得而知。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日軍阻攔在桐城之中。今天的戰鬥下來,我對兄弟們的頑強的對敵態度和取得的重大成果而感到驕傲和自豪。犧牲了的弟兄們按照老規矩。不過戰後一定要聯繫他們的家人看看是否有什麼困難需要我們的幫助。」

現在榮軍家屬區王明宇也不知道建立的怎麼樣了,所以這些事情也只能先交代一下。

對於日軍的進攻現在整個318軍幾乎沒有什麼可怕的了,在經歷過第一次的適應之後,戰士們的心理陰影明顯的小了不少,特別是參加過戰鬥的弟兄們向著沒有參加過戰鬥的弟兄們講述著那擊斃日軍的舒爽感覺,讓沒有參加過戰鬥的新兵們心中也是直痒痒。

只要有戰鬥自然就會有犧牲,這個是常理。戰士們也沒有因為一些弟兄們的犧牲而感到恐懼或者說什麼,他們的思想中有的只是替自己的弟兄們報仇的想法。這一點讓王明宇也是欣慰不已。

眾人一直在分析著日軍有可能的作戰線路或者可能用的一些方法。王明宇充分的考慮了日軍的優勢之後,對於日軍的坦克、重炮、飛機等一系列的問題做出了重點的分析,此刻的318軍儼然已經把桐城作為一個長期的防區來布防了。

就在眾人激烈討論的時候,高山臉色略帶不安的走進來,悄然的對著王明宇說了幾句。王明宇先是一驚,隨即臉色陰沉了起來。高山帶過來的消息自然是蔣委員長發過來的消息。蔣委員長在電文中很含蓄的提醒著318軍要注意日軍使用毒氣彈。

空穴來風的事情王明宇知道蔣委員長是不可能做的,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蔣委員長的情報系統獲得了什麼情報。其實王明宇的分析也有點有失偏頗了,蔣委員長也是根據截獲日軍的情報分析一下提醒318軍。與此同時還提醒了好幾支在長江北岸參與防守的部隊。

王明宇以為蔣委員長得到消息日軍要針對自己的桐城使用毒氣彈。有些事情一旦有了想法之後,那麼就是揮之不去的包袱。顯然王明宇也不能免俗,何況王明宇不僅僅是對自己負責,而且還擔負著桐城數萬百姓和第二十六集團軍的安全。

現在得知這樣的情況怎麼能讓王明宇安心呢?王明宇聽說這樣的事情之後就聯想到後世日軍的確有過這樣的無恥行徑,卻是不可能像別人一樣,聽到之後也不在意。王明宇現在是非常的在意,畢竟這可是關係到數萬人的生命啊,有點馬虎大意的話,造成的損失就無可挽回。

事實上現在王明宇的內心的確很是感謝蔣委員長給與自己這個消息,如果這個消息一旦是真的話。那麼蔣委員長至少挽救了桐城很多無辜的性命。一旦猝不及防的被日軍使用毒氣彈,那麼王明宇他們的選擇性就小了很多,前面的守城士兵就變成了孤立無援。城內的醫療設備鐵定跟不上。而且人員的疏散或者轉移等工作也跟上,到時候好好的桐城很有可能變成一座死城。

眾人看著王明宇陰晴不定的臉色,都暗道不好,王明宇很少出現這樣的表情。現在無疑告訴大家的就是出現了一件讓王明宇都不得不緊張的事情了。眾人懷著忐忑的心理往著王明宇,王明宇想了好一陣才道:「剛剛蔣委員長來電,日軍可能會對我桐城實施生化武器攻擊!」

張德恩疑惑的問道:「軍座,啥是生化武器?」

王明宇也明白現在的人對於這個概念並不是很清楚,於是道:「簡單的說吧,日軍就是要利用炮彈的形式釋放一種毒,一旦我們的士兵或者百姓呼吸到這樣的東西,就會出現中毒。如果不及時治療很快就會面臨死亡的威脅。而且這種毒很難防禦,它是以氣體的形式出現的。」

張德恩拍著桌子道:「這幫小鬼子還有沒有點人性?打不過咱們就用陰招?下毒?下三濫的手段他們也好意思用?真是丟人丟到他姥姥家了!」

吳培林問道:「軍座,我記得好像日內瓦公約中明確提出了禁止使用這些東西的吧?」

其他幾人也是看向了王明宇,王明宇道:「的確是禁止使用。但是日軍既然製造出來了,他們自然就敢用,而且都是不準屠殺平民,日軍做的這些事情還少嗎?」

眾人無語,的確是這樣,為什麼要規定?就是因為有人要破壞這樣的規定。就像法律一樣,為什麼有那麼條?就是因為每一條都有人犯下過罪行,才制定了這樣的法律。眾人都只能看向王明宇,且不說不懂這些東西,即便是懂也只能讓王明宇下決定。

王明宇目光堅定的看著前方,狠辣的說道:「必須破壞鬼子的這次行動!」

PS:離240朵花差一朵花,加更一會送到!另外求一下各位的鮮花,現在鮮花榜競爭太激烈 雖然王明宇狠下心來一定要阻止日軍這次的計劃,但是現在也是沒有任何下手的地方。他們不知道日軍把這些毒氣彈放置在了什麼地方,而且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要用這些東西。王明宇現在是想到了辦法,但是要首先找到日軍藏匿毒氣彈的地方才能有用。

王明宇繼續道:「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查清楚日軍的毒氣彈放在什麼地方,一旦查出來,我們要想方設法的弄出一批來。這樣才能震懾日軍,他們如果敢使用毒氣彈,那麼我們就敢對他們使用毒氣彈,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化解這次的危機。」

張德恩道:「那我們去把小鬼子的那個什麼彈炸了不得了?」

王明宇搖搖頭道:「既然他們能夠製造的話,那麼即便我們炸完第一批,他還會有第二批。這樣無休止的下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要想不讓他們用,必須要有制衡他們的東西。能夠讓他們心中有所忌憚。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如何的知道日軍這批物資的來源?或者他們將這批東西藏匿於何處?只要知道這些,我們才能夠有辦法將這些東西搞到手。」

眾人想想覺得也是這個理,王明宇想到的這個辦法其實也是起源於後世以核制核的方法。這個方法雖然看上去不行,實際上對於日軍是最好的威懾。日軍難道希望他們的士兵與自己的士兵玉石俱焚嗎?顯然日軍對自己使用沒有問題,但是他們絕對不溶於自己生產的這種東西對他們自己使用。萬一被大本營知道的話,那誰的日子都不好過。

所以在使用毒氣彈這個問題上,日軍其實也是慎之又慎的。不出意外則罷了,出了意外那頂罪的絕對不會是默許他么這麼做的大本營,而是真正使用毒氣彈的人。大本營雖然默許,那前提必須是在國際輿論還不知情的情況下的。

王明宇對著高山道:「你們的情報系統有沒有可能知道一些情況呢?」

綜漫之血族 高山苦笑著道:「我們的情報系統雖然接受過一定的訓練,但是基本上還是非專業的訓練。而且人手也不是很夠,一般的大致情報還是可以獲取的,像日軍這種機密的情報我看很難獲取。」

王明宇點點頭道:「現在給他們布置一下新的任務—全力給我尋找日軍毒氣彈的下落!有沒有問題?畢竟這需要大家的努力,我想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高山點點頭道:「軍座放心,我一定讓他們全力以赴。」

王明宇接著道:「另外向蔣委員長發一封電報,讓軍統局的人協助我們尋找日軍的毒氣彈。最後給在山東的李賢宇也發一封電報,讓他們也仔細尋找,看看是否有可能尋找到蛛絲馬跡。告訴李賢宇,一旦有情況,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搞到日軍的毒氣彈。聽明白了沒有?」

「是,軍座!」高山立正之後,飛快的奔向了自己工作的地方,他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從王明宇的臉上就可以看出這次的事情有多麼的受到王明宇的重視。

王明宇交代了一番高山之後,緊接著對著眾人說道:「目前桐城的狀況還是非常的良好,但是我們不得不防備鬼子給我們來這一手,下面我們討論一下如何有效的防禦日軍的這種毒氣攻擊!」

孫大寶道:「在軍校的時候我好像看過類似的書,防止這種生化類的進攻很難。以我們現在的條件很難做到面面俱到。我們要做的只能是儘可能的保證人員的安全。」

王明宇道:「恩,我們要做好兩手的準備,不能讓這個小小的挫折給弄垮了。俗話說的好,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咱們活人還能讓尿憋死不成?」

一句話使得場面的氣氛略加的緩和了一些,孫大寶繼續道:「我們現在要儘可能多的準備一些干布和一些清水,一旦日軍的毒氣彈落入我們這裡,我們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做好防禦工作。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讓毒氣進入到我們的體內。」

「這個方法不錯,繼續說!」王明宇朝著孫大寶點點頭道「另外就是每隔一段區域就要挖一些坑,然後旁邊放置一些泥土。鬼子的毒氣彈一旦射入,我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其掩埋。」孫大寶繼續說道「還有沒有什麼辦法了?大家集思廣益嘛!」王明宇聽著孫大寶的話心中也是笑了笑,畢竟這些人都是善於思考之人,這樣問題就容易解決的多了。

「軍座,我認為吧。毒氣彈也跟炸彈差不多,只不過炸彈是火藥。而毒氣彈是煙霧,我們不如化被動為主動。」吳培林說道「怎麼個主動法?」

「軍座你看,小日本就算是發射這些毒氣彈他們也必須通過我們的前沿陣地,在不就是利用他們的飛機空投。其實日軍投擲毒氣彈看似很厲害,實際上他的前提也很多。我們只要守好前沿陣地,那麼日軍的機會並不多。再者說,我們還有很多直屬小隊遊離在日軍的後方,現在可以給他們安排任務,就是嚴密監視日軍的動向。一旦日軍運輸進來新的武器或者裝備我們就可以先發制人…」吳培林繪聲繪色的說著

王明宇眼前一亮,孫大寶的建議只是一個被動的法子。而吳培林的建立則中肯了許多,看來還是吳培林的腦袋瓜子轉的活絡啊。王明宇剛才就是陷入了一個誤區,光想著日軍發射毒氣彈,卻沒有想到日軍發射毒氣彈的前提也有很多。至少他們需要通過前沿陣地,再不就是要用飛機空投。

日軍捨得用飛機空投嗎?來多少飛機都讓他有來無回。看看是日軍心疼還是自己心疼。兩個法子一起用吧,孫大寶的這個穩妥些,吳培林這個則更加的完善了。兩個方法一起用至少讓損失降到最低再說。而且之前王明宇還先期購買了一起防毒面目,雖然數量僅有幾千,但是也足夠使用了。只要裝備好前沿陣地上的士兵們,保障前沿陣地的安全,那麼日軍的毒氣彈進攻至少威力已經減去大半。

到時候日軍很有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王明宇知道國際輿論對於這些話題是極為感興趣的。王明宇對著眾人說道:「我下面布置一下任務。第一:各個城門的前沿部隊人數不得少於一千五百人,每個人都配備防毒面具一個,防止日軍毒氣彈襲擊前沿陣地。第二讓第二十六集團軍派出一個師的力量全城護衛,一旦有毒氣彈投擲到桐城,必須第一時間將其掩埋。第三:衛生隊干布和清水都必須要配備好。隨時準備搶救遇險的士兵或者百姓。在這裡我要強調一下,士兵和百姓同時遇險的情況下,我們的第一原則是搶救百姓。第四就是讓情報科和李賢宇在外圍查看日軍是否有運輸這些東西的跡象。一旦發現蹤跡我們就可以奪回一些,來威懾日軍。」

「是,軍座!」眾人站起來道王明宇繼續道:「最後呢我想讓聯繫一下武漢那邊的外國媒體,讓他們進駐我們桐城,如果日軍真的用毒氣彈的話。讓他們拍攝一些照片製造國際輿論。我們雙管齊下讓小日本也不敢大肆用毒氣彈這種非常規的作戰武器。」

眾人均是點點頭,這樣的安全基本上可以說是安排到了極致了。如果這樣還阻止不了日軍的話,那麼怎麼感嘆自己的命運不濟了。不過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是戰力非常強的318軍呢?真要把王明宇惹火了,恐怕最後吃虧的還是小日本吧。

眾人散去之後,王明宇讓錢立業留下來,這隻不過是一個眼神的事情。錢立業道:「明宇,留我下來有什麼事情嗎?」

王明宇道:「軍統局那邊我自然是交代過了,不過我希望你能夠聯繫一下李克農部長,讓地下黨的同志們幫我們看看是否有什麼消息。」

錢立業笑道:「這個沒有問題,回頭我給李部長發個電報。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做了這麼充足的準備想必小日本也蹦不出什麼屁出來!」

王明宇笑著點點頭道:「其實日軍這麼做也是被我們*到了沒有辦法的地步了。至少可以說明一點,他們拿我們桐城沒有任何的辦法。現在只要我們抵禦住了日軍的這次計劃,那麼他們再想拿下桐城,估計是不可能的了。武漢戰局或許都能因此而扭轉過來。」

錢立業點點頭道:「當前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將日本侵略者趕出中國。他們只要在中國一天,我們中國就要受苦受難一天。」

「這非一朝一夕之功,日軍的整體實力畢竟要強於我們很多。即便武漢會戰真的勝利了,那也只是暫時保住了武漢而已。日軍休養生息一段時間照樣可以卷土從來。要從根本上打敗日軍,我們還是任重而道遠啊!」 重生之牡丹 王明宇做出了一個相對定性的結論。

PS:求花,後面一群人虎視眈眈。大家幫幫忙。有花的投一朵吧,先謝謝各位啦! 王明宇安排好這些之後,高山也趕來將剛才王明宇交代的事情與國民政府和李賢宇兩邊分別聯繫了一下。李賢宇很快的就回電說注意日軍動向。而國民政府此時還沒有什麼說法,王明宇覺得自己有必要將戰果發送給國民政府,做好宣傳工作。

蔣委員長此刻亟待一場勝利還鼓舞日益低落的國人的士氣。蔣委員長還在和夫人聊著,畢竟關於毒氣彈的問題始終沒有什麼好的辦法解決,現在王明宇再次發電要求軍統局的人配合提供日軍可能藏匿毒氣彈的地方,蔣委員長自然是答應的。但是他覺得還是得先和戴笠溝通一下。

侍衛急匆匆的敲門,然後進來道:「委座,318軍捷報!」

蔣委員長疑惑的看了看侍衛道:「哪裡來的捷報?要是捷報怎麼不早報?現在這個時間怎麼還可能有捷報?」,蔣委員長自然是懷疑萬分的,畢竟如果是捷報晚上聯繫的時候早就應該傳過來,這個時候才傳過來,顯然不是時候了。

侍衛已經看了電報,自然對答如流道:「委座,這就是今天的捷報。只不過318軍沒有來得及給委座發送,因為毒氣彈的事情被攪得心神不寧,現在只是附贈了一下他們今天阻擊日軍的戰果。」

蔣委員長來了興趣,結果侍衛手中的電報看了又看,深怕錯過一個字。看到最後蔣委員長几乎是仰天長嘯,318軍果然不負眾望啊,每次出手必有成果啊。

蔣夫人笑道:「達令,318軍的捷報應該都是好消息啊!」

蔣委員長揚了揚手中的電報,有點眉飛色舞的道:「一天的時間,阻擊日軍一個師團又一個支隊。損失一千三百人的情況下,盡然活生生的吃掉了鬼子六千兵力。僅僅一天的時間啊,這是大捷、大捷啊!」

雖然桐城現在應對日軍可能對其實施的毒氣彈攻擊,但是這並不妨礙蔣委員長宣傳這次桐城的大捷。要知道318軍現在在全國軍民中的形象已經上升到了一個相當高的層次,徐州會戰318軍一直隱忍不發,讓蔣委員長飽受質疑,民眾認為像318軍這樣的鐵軍不拉出去與小日本交戰真是可惜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