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她眼睛一亮!

竟然有一輛計程車停在那裡!

她的運氣簡直太逆天了吧?

艾濃濃想也不想的就拉開車門坐了上去,著急沖著司機說道:「師傅,快開車!」

司機穿著一身黑衣黑褲,還戴著一頂黑色的帽子,看不見臉。

從後面看著,身型異常的高大挺拔,還有點面熟。

艾濃濃現在沒有時間想那麼多了,她只想儘快的離開這裡,會去找小太陽。

司機點了點頭,把帽子往下面壓了壓,立刻就開車了。

艾濃濃坐在車裡,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不對呀!

她都沒有跟司機說要去哪裡,司機怎麼就開車了?

而且都沒有問她一句?

該不會是遇到了什麼變態司機吧?

艾濃濃的腦海里,迅速閃過了看過的各種血腥電視劇。

她想也不想的就拍著司機的椅子,大聲地說道:「停車!停車!我要下車!」

然而司機根本就沒有理會她,繼續往前開。

艾濃濃整張臉刷的一下全白了。

完了!

這個司機肯定是個變態! 艾濃濃拉門想要跳車,可門卻怎麼都打不開。

「開門!快把車停下來,我要下車!」

司機根本沒搭理她,繼續往前開。

艾濃濃在慌忙之中抬眼望去,一看之下,頓時全身冰冷,血液逆流。

這車竟然又開回了莊園!

和她離開的時候不同,此刻的莊園燈火通明,藏在暗處的守衛全都走了出來,站在那裡。

這哪裡是她想的空無一人,根本就是空城計啊!

「你給我停車啊!」艾濃濃越發驚慌。

她朝著前面的司機撲了上去,雙手死死抱住司機的腦袋。

前面的「司機」視線受阻,汽車朝著前方的牆沖了過去!

轟隆!

一聲巨響之後,圍牆被撞塌了一塊,汽車也被迫停了下來。

艾濃濃整個人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沖向了前面的座椅。

撞到前面的座椅後背之後,又被重重地擋了回來。

五臟六腑就像是被撞得移位了一般,全身各處沒有一個地方不疼的。

好疼!

她這是在哪裡?

艾濃濃被巨大的衝擊給撞蒙了,一時間腦子裡一片空白。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自己上了一輛假計程車,然後……

她立刻朝著前面的駕駛位看過去。

汽車的車頭被撞得變了形,零件散落了一地。

前面的兩個安全氣囊已經彈了出來,一片狼藉。

而計程車司機卻不見了蹤影。

不,那個根本不是什麼計程車司機!

艾濃濃此刻終於想起來,為什麼她看著那個司機的背影覺得很眼熟了。

因為那個司機就是孟星辰!

她掙扎著爬起來,手剛剛放在車門上,想要去拉,車門就被人從外面給拉開了。

艾濃濃正好靠在車門上,一下子就摔了出去。

剛才撞車,她本來就摔得不輕,又再次摔了這麼一下,趴在地上起都起不來了了。

她的手腕忽然被人給狠狠拽住。

艾濃濃費力地抬起頭,對上了一張充滿了怒意的俊臉。

孟星辰的俊臉上還留著她咬過的痕迹,頭髮凌亂,再加上剛才撞車的衝擊,幸好有安全氣囊彈了出來,雖為受傷,看上去也極其的狼狽。

「你可真有本事……」後面的話,孟星辰沒有說完,因為艾濃濃忽然狠狠朝著他的手上咬了一口!

這一口咬得極重,將他的手背上咬出了血。

孟星辰悶哼一聲,放開了她。

艾濃濃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從地上跳了起來,拔腿就跑。

然而,一隻大手從後面伸過來,將她給攔腰抱起。

下一秒,天旋地轉。

她被按在了地上的引擎蓋上!

孟星辰俊美的臉孔因為暴怒有些扭曲,狠狠地盯著艾濃濃,要是眼神能殺人呢,她就死了千百遍了。

「你要幹什麼?」艾濃濃被他凌厲的眼神給看得頭皮發麻。

「四年不見,你膽子倒是不小,以前我真是看錯你了。」

以為她性格柔-軟可欺,她其實只是把爪子藏起來了。

以為她懦弱小白花,她其實是朵食人花!

艾濃濃現在的樣子,才是她真正的樣子吧?

孟星辰被她一再的抗拒給激起了血色,眼睛泛著赤紅。

忽然低下頭,狠狠地擒住了她的唇!

血腥味從兩人的口齒處蔓延!

艾濃濃瞬間就被奪走了呼吸。

這一幕差點閃瞎了眾人的鈦合金鋼狗眼。

原本站在原地的守衛們,紛紛背過身去。

自己該幹嘛幹嘛去了,很快就走了個乾乾淨淨。

艾濃濃彷彿又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無能為力,任由他折磨自己。

感情一點點的在彼此的折磨中消耗殆盡。

曾經那些不能訴之於口的難過和壓抑,在這一刻全都爆發了出來。

艾濃濃忽然抬起手,毫無徵兆的一巴掌,重重地落在了孟星辰的俊臉上。

那一巴掌力氣之大,把孟星辰俊臉直接給打偏了過去!

打完了這一巴掌之後,艾濃濃的手心陣陣的發麻。

她的心裡湧起了一股報復的快意。

艾濃濃打完之後,並沒有絲毫的害怕或者是後悔。

這一巴掌,她四年前就想要甩到他的臉上了。

四年前的她不敢,也沒有機會。

如今她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孟星辰還保持著被她打了一巴掌的姿勢。

他震驚又錯愕。

直到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他才回過神來,艾濃濃剛才究竟做了什麼!

她竟然敢!

她怎麼敢這麼做!

一時間,誰都沒有說話,氣氛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孟星辰機械的,緩緩的把頭轉了過來。

那張俊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可眼神卻讓凌厲得讓人心驚。

「你這次真的惹到我了。」孟星辰一字一句地說道:「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懲罰你才好?」

艾濃濃的臉色瞬間蒼白。

孟星辰的眼神嗜血而瘋狂,「不如這樣,我把你永遠的關起來可好?」

「不!你不能這麼做!」艾濃濃幾乎是嘶吼出聲。

「你是在命令我?」

孟星辰臉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可怕猙獰。

艾濃濃終於後知後覺的還是害怕了。

她不能被他給關起來,否則的話小太陽該怎麼辦!

可是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孟星辰直接把她從汽車殷勤蓋上面給拉了起來。

將她扛起來就往莊園裡面走。

一路上,艾濃濃的掙扎尖叫聲不斷。

一開始她還在祈求,認慫道歉,好話說盡,希望他可以放過自己。

然而孟星辰是鐵了心,她怎麼懇求都沒有用。

眼看著別墅就在眼前了,她氣得破口大罵。

然而,不管她怎麼歇斯底里的,像個潑婦一樣的叫罵,孟星辰都只是沉著臉,腳步堅定的往前走。

直到把她給帶回了房間,將她狠狠地丟在床上!

艾濃濃全身被摔得像是要散架一樣,她費力的爬起來,就對上了孟星辰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

她的心裡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他到底要做什麼?

孟星辰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看到她眼底的戒備和警惕,他冷然一笑。

忽然轉身就走!

艾濃濃愣了兩秒鐘,眼睜睜地看著他高大的身影走出了房間,摔門而去。

他就這樣放過自己了?

可能嗎? 艾濃濃愣愣的呆在房間裡面,不敢相信孟星辰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

以她對孟星辰的了解,他怎麼可能會這麼簡單的就放過自己?

只是,她又再一次的被關起來了。

她該怎麼逃出去?

早知道會這樣,她就不該一時衝動,打了孟星辰一巴掌了。

他那副火大的樣子,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她,還不知道會想出什麼陰損的辦法來對付她呢!

不得不說,艾濃濃對孟星辰的了解還是很透徹的。

就在她垂頭喪氣的懊惱的時候,忽然一直沒有聲音的房間里,響起了一道熟悉的女人高亢的聲音。

艾濃濃震驚地抬起頭,朝著聲源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是房間里一百寸的大電視,不知道怎麼的自動開機了。

而屏幕里的畫面,讓人熱血噴張。

男人女人,肢體糾纏不休。

叫聲、悶哼聲、撞擊聲,各種曖-昧的聲音不停地傳來。

當那個女人的臉轉了過來,艾濃濃後退了一步,驚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怎麼會是她!

而畫面里的男人此刻也看清楚了臉。

繃緊的俊臉,額頭上滴下汗水,健碩完美的身體,那不是孟星辰是誰!

艾濃濃跌坐在地上,眼睛死死地盯著電視屏幕,腦子裡面一片混亂。

這是什麼時候拍下來的?

畫面正在做最親密的事情的兩個人,赫然就是她和孟星辰。

為什麼電視機會自動播放這些畫面?

對,肯定是孟星辰乾的!

艾濃濃總算是回過神來了,隨手抓起了一件東西,朝著電視機撲了過去。

她不想再看到這個畫面,不想再聽到自己不受控制的低吟聲。

讓她無地自容!

啊啊啊!

艾濃濃的身體爆發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地砸向了還在播放的電視機!

總算是把電視機給砸破了,畫面總算是停止了。

艾濃濃長吁了一口,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然而,下一秒,房間裡面就響起了一聲熟悉的冷笑聲。

「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