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達到了一定的水平之後,才能夠充分燃燒起來啊。

那樣就真是會讓他感覺到很麻煩。

也還不要說是再往感情世界裡面,增添什麼燃料的了。

現在就是要Frank多去關注一下自己這樣或者那樣的念頭,他都感覺快要重新煩死了。

哪怕那樣去做,其實也並不是什麼新麻煩。

不過也就是老生常談那個樣子地去放長線釣大魚。

但是,要完全帶著一定的把握,把自己的心態都調整好了之後,再跑去現場等候著那並不一定是要出現的結果。

哪裡會是有現在這樣的逍遙和快活呢?

就是保持一種很普通很規範的交往。

斷斷續續地說上幾句話而已。

甚至連對方的姓名,還有那什麼聯繫方式的,都不需要知道。

簡直就是輕鬆加自在啊。

確實。

Frank現在的目標,就是這個樣子的單純了。

——他真是覺得,能夠欣賞到每一個當下正在發生著的聊天和交流的感覺,就已經是很足夠啦。

就這樣在Ayala的所有空間裡面,閑庭信步著。

或者是信步由疆地這樣東逛西逛。

看著各式各樣的人物,從自己的身邊走過。

如果覺得有眼緣的,就說上一句兩句話。

要是實在看不過去的,就神色淡淡地那個樣子從一旁走開就好。

根本就不需要去做什麼糾纏,或者多一點點的接觸啊。

這樣的感覺,難道不就還真是很不錯嗎?

除此之外,Frank也還真不知道,自己還需要些什麼。

也不曉得自己還想從她們身上,得到些什麼。

就這個樣子,保持著遙遠的距離,帶著面具交流,就已經是足夠好的交際方式了。

很快Frank就逛到了另外一個休息區。

宿務這裡的購物中心就是有這個好處。

就是顧客只閑逛,從來都不買東西。

也還是找得到休息的地方。

嗯。

還有不收費,隨便使用的洗手間。

當然也還有免費的WiFi。

只是限制了使用時長。

每個手機號碼,一天當中,最多只能使用兩個小時。

超過了就不行了。

那是通過和F國本地的移動通信運營商合作的方式提供的。

要麼是Globe家。

要麼就是Smart家。

Frank倒是沒有試過那樣的免費WiFi。

但是經常都聽到身邊的人吐槽過那WiFi的速度。

還有就是經常掉線。

不過,想來也還是很正常的嘛。

都這麼多人同時在使用WiFi。

說了都是免費的服務嘛。

難道免費還不會受到消費者的熱烈歡迎和追捧?

但那話又說回來。

可能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些便利。

像是Ayala,還有SMCity這樣的巨大型購物中心,才會讓人感覺永遠都是人滿為患的吧?

新到了一個區域,Frank也還是先暗暗祈禱了一番。

倒也沒有什麼多大多重要的企圖。

也不會是什麼一定要實現的心愿。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他只是希望,在這裡,希望自己最好是再也不要遇到之前那個保險銷售女那樣的神經病。

還好。

看樣子自己的祈禱還是很有些效果的。

果然Frank是沒有再遇到什麼奇奇怪怪的人。

這一次,他是邂逅到了一個自稱是汽車4S店的工程師。

說是什麼工程師,大概也有可能只是個技師吧?

宿務這裡的汽車,滿大街跑著的,要麼是H國的某亞,要麼就是J國還有那米國的啦。

總歸也就只有這麼幾個國家的品牌。

再要多上幾個,也就很不現實。

然後,就連是在Ayala這樣購物中心的大堂裡面,所有擺設著陳列著的展示車輛,理所當然的也只是這樣幾種品牌。

而在市中心裏面,Frank來了這麼久。

好像也沒有見到過像樣的汽車4S店。

或者汽車銷售中心什麼的。

更不可能是什麼生產車間,抑或大型的工廠了。

可能所謂的那些真正的汽車4S店,或者說是汽車維修售後的那種店鋪。

還有工廠車間什麼的。

要真有的話,也還應該是在另外一些地方了。

Frank這樣的想法是沒錯。

這個不知道真假的汽車工程師,馬上就告訴了他,那樣的地方到底是在哪裡。

其實哪裡也不算遠。

離宿務市中心的話。

應該就是在宿務的另外一個城區。

好像是叫做什麼曼得威。

那裡也就算是宿務汽車工業最為集中的地方。

「那你們公司算是外國廠家設立在宿務的外資企業了吧? 別來無恙的重逢 具體是哪一國呢?」

「對的。是J國。」

「噢。那樣的話,你工作肯定是特別累的吧?」

「那是當然的啦。幾乎就沒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然後,感覺每一天的工作都很多。特別特別的忙啊。」

怪不得,這個汽車工程師的臉色,看起來會是這麼的不好。

兩隻眼睛都不約而同地帶著黑眼圈。

一定就是每天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

人也太累了。

她要是不說,Frank都已經是自作聰明地猜測著,那可能就是因為昨晚通宵達旦地醉酒和狂歡導致的萎靡狀況。

或者就是由於生活壓力過大,而導致的精疲力盡,積勞成疾了。

不過,如果老是處於這樣一種精疲力盡的狀態。

怕是身體也會吃不消的吧?

長此以往,會不會某天就油盡燈枯了啊?

正在Frank又開始搞那一套廉價的同情和關心之際。

工程師卻是絮絮叨叨地說起了自己的信仰。

「你有信仰嗎?」

「應該還是沒有的吧?」

「我可是很早就有的,一再都有。」

「我們的社團,還有自己的教堂呢。差不多是每個星期日都有大型的聚會。」

「正好,再等一會兒,教堂裡面就有活動。你要是願意的話,我還可以帶你去體驗一下。」

「之後,如果你感覺還是不錯的話,也就可以現場加入我們,成為一名光榮的信仰者呢。」

哇?不會吧!

Frank想要跳起來大叫一聲。

「請問,女士你這到底是在嚴肅認真地交朋友呢,還是在故弄玄虛拉人頭搞傳銷啊?」

沒有任何的遲滯。

汽車工程師這樣的話,馬上就讓Frank想起了那個Clare。

就是邀請他和Jackson一起去參加什麼傳銷集會的女高中生。

醫女小當家 眼前這個女子,看起來那年齡比起Clare,毫無疑問是要成熟很多。

而且人家說得也是有鼻子有眼,言辭鑿鑿的。

也就肯定不會是什麼傳銷的啦。

但是,她這樣的狀況,也很是癲狂,也很是讓人不安。

或者是有那麼一種擔憂。

甚至是深深的恐懼啦。

因為,她看上去,就是已經陷入了另外一種的怪圈。

或者叫做深坑。

那就是對於宗教的狂熱。

極度狂熱。

而且,讓Frank更加感到渾身不自在的,就是她這說了大半天。

也是噼里啪啦地說了小山那樣的一大堆。

卻是沒有半個字,介紹一下,自己那到底信仰的什麼宗教,什麼流派的啊?

搞得Frank都有些緊張兮兮了。

搞不好,這個女子,還就真是參加了什麼XIE教的樣子。

要不然,她們那社團什麼的,也就是從屬於某個神秘的地下教會。

從這樣拉人入伙的做派,看起來就是極其相似的啦。

宿務,還有整個F國,妥妥的就是一個天主教佔據主流地位的地方。

理論上,是沒有什麼其他的宗教來搶奪地盤。

但細分起來,同屬於基督信仰的各種各樣的流派,卻還是不少的。

好像Evelyn以前就提到過,她自己就是信仰的其中的某個小教派。

所以,說到什麼具體的教派,那裡面可真就是水太深,太深太深的了。

對於這樣的情況,Frank可是一點都不想涉足的。

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要知道,平時里,他最多也就只是裝模作樣地看看Bible,再念念有詞地祈禱祈禱一番。

那樣就算是隨了當地人的大流。

即使對於最為正宗,也是歷史最為悠久的教宗派別。

Frank也是出來都沒有認真地信仰過。 連基本的了解都談不上。

還有,那號稱是最為虔誠正統的教堂,Frank每次路過,也都還只是看看就作罷了。

完全就沒有過進去朝拜一下的打算。

也還真是沒有。

橫推一切敵 就連稍微在門口和路邊站上那麼幾分鐘,沾染一丁點神聖的氣息,Frank都是做不到。

也還不想那樣去做。

所以,像是眼前這樣的情況,Frank又怎麼會有半點的可能,要答應對方去搞什麼現場觀摩呢?

「唉。你說得倒是很好。我也很想去。」

「但是怎麼辦呢?其實我更感興趣的,卻只是想和你這樣的女孩子約會呢。」

想想Frank還是很誠摯地對這工程師說了實話。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也沒有辦法滿足你那樣的要求。因為,我的時間,除了生存和工作,幾乎都給了神。」

「想要約會什麼的,也不是不可能。 攻妻不備:林先生,你有毒! 你就乾脆加入我們,多和我們在一起聚會。」

「那樣不就也是有了更多的時間,還有機會,和我在一起了嗎?」

「嗯,也還算是花了更多的時間在神和信仰身上了啊。」

唉。。。

Frank真是有些痛心疾首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