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點頭,「無論如何,今天的事情正如你所說,是結了一個善緣,如果他日再見,我可以幫你解決一個麻煩。」

葉修平淡的開口,雖然現在自己實力弱小,但是掌握了封字之後,哪怕是聖主想要殺死自己都有些困難了,只要再把至天皇印碎片拿到手裡,煉化進入至天神雷塔之中,這神塔立刻就會擁有真正抗衡聖主的威力,隨著葉修修為的提升,抗衡聖王也就是遲早的事情。

那黃金宮殿搖晃,嗡嗡嗡震破虛空,將葉修直接從地心之中送了出去,葉修一出來,就看到無比混亂的場面,戰鬥還在繼續,死傷的人數在不斷增加,給人一種可怕的感覺。

目光凝聚,葉修洞穿一切虛空變化,隨後心中推算暗黑煉獄所在的地方,按照黃金宮殿所說的,至天皇印應該就在暗黑煉獄那裡。

只是,暗黑煉獄的防禦,恐怕比起來不朽主神星都要可怕,其中的負面能量,哪怕是聖主進入其中都要隕落,而且其中還有很多的高手,都是不朽大聖地昔日的囚徒。

別的不說,僅僅是那個暗黑大聖地的太上長老,就絕對是以後了不得的人物,如果進入其中遇到的話,對葉修來說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突然,金色的光芒閃爍了起來,葉修目光一凝,看著遠處的虛空,一條金光大道瞬間浮現,在那金光大道之上,卻是幾道身影沉浮。

「想不到你們這些聖地居然還在爭鬥,不過也正好便宜了我們。」一個少年,看起來不過是十七八歲,此刻卻笑了起來,隨後手指一點,手指之間出現了一個青銅羅盤,羅盤旋轉,就確定了一個地方。

這幾個人一下催動神通變化,打破虛空,就來到了青銅羅盤所指向的地方。

葉修愣愣的看著這些剛剛出現的身影,這幾個人的實力都很強大,一共七個人,其中六個都是道元至尊,為首的一個卻是祖元天尊境界的強者。

他們破開的虛空,進入的地方卻正是暗黑煉獄!

葉修不知道他們進入暗黑煉獄想要幹什麼,但是既然至天皇印在暗黑煉獄,那就一定不能讓這些人捷足先登。

這幾個人也不知道葉修正在跟蹤他們,葉修的實力雖然並不算是太強大,但是他的手段變化多端,而且還有至天神雷塔隱藏氣息,自然不會被他們發現。

很快,葉修就看到了一顆古老的亘古不停旋轉的星辰。

這裡的負面能量氣息依舊濃郁,葉修卻毫不在意,他掌握暗黑之池,可以吸收這裡的能量,轉化成為自己的力量。

雖然還不能夠用來攻擊,但是這是因為他本身境界以及材料不足,不過他估計如果能夠得到一塊至天皇印碎片的話,就可以徹底把輪迴巨炮給凝聚出來了。

輪迴巨炮一炮之下就可以把一切生靈全部轟殺!

身體一動,葉修進入至天神雷塔之中,至天神雷塔變成了塵埃大小,就附在其中一個人的身上,跟隨他們進入了暗黑煉獄。

「王少,我們這一次來尋找那傳說中的神印,但是來到這裡……負面能量濃郁到了極致,幾乎就要侵蝕我們的軀體和靈魂了。」一個少年開口說道,運轉法力抵擋負面能量,一絲絲的黑色霧氣從他的身上蒸騰了起來。

「這些能量,雖然看起來可怕,但是如果能夠祭練成為法器,那也是非常厲害的,一絲能量可滅殺一位大能,修為越是強大的修士,就越是怕沾染這些東西。」那個首領王少這樣開口說道。

說話的時候,在他的手指間,居然有一絲絲的黑色能量在流淌,彷彿是被他給徹底馴化了一般,非常的溫順。

「王少好手段,不愧是皇朝年輕一輩第一人,這一次只要得到了這一塊神印的碎片,你就可以修行其中記載的至天至聖神通了,據說修行到了極致,就是巔峰聖王,一步躍出,便是神靈!」有一個身穿綠袍,手拿摺扇的少年說道。

王少搖頭,他本名叫做王滅,是中央皇朝之中的佼佼者,雖然不是年輕一輩之中最強大的人,但是也在第十之列。

關於這至天皇印,當初一戰,中央皇朝自然也是得到了幾塊,如果那兩塊上面記載的神通功法王滅已經掌握了,但是卻還是不完善,如果能夠再得到一部分的話,他的術與法才能夠發揮出來真正強大的威力。

「我雖然實力不算弱小,但是王乾,王元這些人的實力都比我只強不弱,年輕一輩第一人的稱號我擔當不起。」王滅平靜的說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葉修附在一個少年的身上,聽的卻是清清楚楚,這個王少的實力,已經是祖元天尊,天地至尊的境界,如果不出現什麼特殊的情況,肯定就是壽與天齊,然而這樣的人物,在一個皇朝年輕一輩裡面居然連第一都算不上。

這讓葉修覺得駭然,他雖然知道自己的天賦不錯,但是沒想到和王滅比起來,居然差了這麼多。

要知道,諸仙他們雖然比葉修強大,但是那是他們修行的時間長,給葉修足夠的時間,可以輕鬆超越他們。

但是王滅卻是不同,葉修能夠感受到,王滅的確是只有十六七歲。

十六七歲的天尊,這是什麼概念?妖孽?還是怪胎?

聽到王滅提起的幾個名字,他身旁的幾個人頓時就不再多說了。

無論是王乾還是王元,都是極度可怕的存在,代表天地乾坤之力,不過其中最強大,最神秘的,還是王易!

「聽說大離皇朝的那些鳥正在尋找朱雀天女,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尋找到。」一個少年說道。

「大離皇朝與我們中央皇朝可以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他們的事情我們不需要多管,在這裡不要分心,暗黑煉獄就算是我也要全力應付,這是我凝聚出來的符文,你們融入身體之中,就可以抵擋負面能量了。」王滅說著,手指之間出現了一道道的光芒,最後凝聚成為符文,落到了幾個少年的手裡。

「如此天資……駭人!」葉修驚訝,這個王滅才進入暗黑煉獄不過片刻而已,居然不僅自己想出來了破解負面能量的辦法,還可以直接凝聚出來符文幫助自己的手下同樣抵抗負面能量。

與王滅這樣的人物比起來,葉修就真的不算什麼了,不過他也不氣餒,自己天賦雖然差,但是起點不比任何人低,終究有一天可以趕上去的。

心思流轉,身體之中的能量說著某種奇特的軌跡運轉了起來,其實修行到了現在這種境界,重要的就是一個頓悟,如果真的悟了,恐怕瞬間就可以提升一個可怕的高度。

葉修壓制住自己想要突破的衝動,繼續隱藏,自己就算是突破境界也沒有什麼作用,除非是可以一舉成就封天境,那樣才可以真的憑藉自己的力量做一些什麼。

「勝而不驕,敗而不餒,此乃一顆平常心。」在亘古之外的虛空之中,雷霆光華閃爍,有一道目光卻是在注視葉修這裡,讚歎的點頭。

「蘇昊,你還想要繼續未完成的局嗎?那個小傢伙就是你選擇的棋子?」一聲冷笑響起,卻是一個少年走了出來,赤精著上身,全身的肌肉結實,猶如神金鑄就而成一般,他的手中緊握一柄血紅色的戰矛,彷彿是剛剛屠殺了神靈一般。

「他不是棋子,而是這一個量劫最關鍵的人物之一。」蘇昊皺眉,顯然是不願意看到這個少年。

那個少年卻是笑了起來,「蘇昊,無論你如何布局,你的結局都是註定的,別說是你,就算是天庭大帝,手握封神榜至天皇印,最終還不是一樣失敗?」

蘇昊卻不再多說話,對於葉修,他有足夠的自信。

「蘇昊,你如果願意說出來宙極神鍾以及太宇聖塔的秘密,我完全可以幫你將宙空皇朝搶奪回來,到時候也不用這樣小心翼翼的布局了。」少年說道。

唰,蘇昊的雙目卻是瞬間睜開,可怕的氣息瀰漫,讓周圍的空間雷霆都凝固了,彷彿是承受不住這種力量,又好像是被嚇傻了。

「帝俊,如果你以為這樣的話語就能夠動我道心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你們大離皇朝強橫,但是我宙空皇朝也不弱小,你想要我宙極神鍾修行方法也可以,拿河圖洛書來換,再不行用混沌鍾也可以!」蘇昊發怒,身上的氣息竟然已經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身上的神金鎖鏈一條條的崩斷,一種彷彿上古神魔復甦的氣息瞬間出現。

「哈哈……蘇昊,你這個人也太無趣了,也罷,今天我就助你破開封印,反正天地變化開始,這一次的殺劫不知道從哪裡先開始,天地變化,我都無法把握了。」那個少年也不生氣,手中的血紅色長矛一動,頓時將一根根的神金鎖鏈震蕩的破碎,隨著神金鎖鏈的斷裂,蘇昊的氣息也在不斷的提升著。 戰矛震動破碎虛空,似乎是要將一切存在都徹底破滅,這是一種可怕的力量,哪怕是禁錮著蘇昊軀體的神金鏈條,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量。

「嘿嘿,帝俊,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你放出我,無非是想要利用我的力量回到宙空皇朝之中,將整個皇朝都攪動起風雲,你們好漁翁得利,不過你今日放了我,我承你的情!」 諸天最強主神 蘇昊大笑一聲,身上綻放出來億萬道光芒,繚繞之間,閃爍著璀璨的光華。

嗚嗚嗚,雷霆激蕩,噼里啪啦,虛空生出了一個個雷霆宇宙,隨後宇宙之中演化星辰山川,隨後無數的生靈出現。

天地變化,一念之間!

這就是蘇昊的手段,縱然是已經被封鎖了無數歲月,但是卻在雷霆毀滅氣息之中領悟出來生機,以狂暴的雷霆之力滋養自己的身體。

剛剛掙脫鎖鏈,他就已經恢復到了聖主巔峰境界的修為,假以時日,成就聖王不在話下。

蘇昊的情況,就等於是一個湖泊,雖然已經乾涸,但是只要重新注入水流就可以,而其他人修行,是要先開闢出來一個湖泊,然後才一點點的灌注水流,之間的差距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帝俊看到蘇昊的情況,也不多說什麼,身影一動,化作虛無,徹底消失,無影無蹤。

而蘇昊則是目光深邃,彷彿是有雷霆宇宙在他的雙瞳之中緩緩運轉。

「雷霆之法,至剛至陽,可以將一切負面情緒徹底煉化,成為滾滾能量,而自由的力量,更是所有負面能量的剋星」葉修此刻跟隨著這些人,進入到了暗黑煉獄的第七層,其中的負面能量更加可怕了,幾乎化成了實質在流淌,有一種要變化成為晶體的趨勢。

這種力量,就算是葉修都要變色,暗黑之池都無法吸收這種能量。

他只能夠選擇了蟄伏,不去做出什麼事情,整個人都彷彿是消失了一樣。

「王少,這暗黑煉獄之中的負面情緒確實可怕,聖主都要葬身在這裡,如果不是你的手段驚神逆天,我們恐怕也已經隕落了。」 斗羅之我千尋疾不能死 一個黑衣男子說道,心有餘悸。

王滅笑了起來,「這裡還不算什麼,第八層,第九層之中,那才是真正厲害的人物,其中埋葬著古老的巨頭。」

有的生靈,哪怕是已經死亡了億萬載歲月,身上的一絲氣息,也可以崩滅萬物,讓諸天神靈都要恐懼。

「如果能夠得到一尊聖王的軀體,熔煉之後,我們的實力會提升到什麼地步?」一個身穿大紅色長袍的少年這樣說道,雙目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這不可能,這個煉獄的力量還不夠,除了前九層,剩下的都沒有蛻變成功,星辰本身的力量都不是聖王,又怎麼可能封印聖王?這裡最強大的,也就是聖主巔峰境界的修士。」王滅眼神平靜而深邃,平淡的開口說道。

「我們這裡要尋找的至天皇印碎片,不就是在這裡,是鎮壓整個暗黑煉獄元氣的中樞,如果被我們得到,整個暗黑煉獄能量都會狂暴,吞噬毀滅一切。」綠袍少年說道,手中摺扇啪的一聲打開,輕輕搖晃。

「聖主強者我要,至天皇印碎片我也需要!」王滅眼神閃爍光華,在第七層根本不停留,直接飛掠,就到了第八層之中,隨後又是一下穿梭,就進入了第九層!

第九層光怪陸離,已經沒有了其他的色彩,唯一的存在就是黑暗,漆黑一片,哪怕是用神識,都感知不出來什麼東西。

葉修卻是心中凜然,他知道這第九層之中有一個數十億年的老怪物,曾經暗黑大聖地的太上長老,這是什麼樣的存在?就算是被封印了,也一根手指可以按死他。

其他幾個人雖然不知道這裡有什麼,但是也小心翼翼,在黑暗之中摸索前進。

突然,白茫茫的光出現了,在這黑暗之中,光華耀眼閃爍,璀璨到了極致。

這給人一種極大的反差,在極度的黑暗之中,出現了極度的光芒。

這白茫茫的光上,帶著一絲絲紫色的氣息,尊貴而優雅,吸引著一群人向著那裡飛掠了過去。

很快,在他們的面前,就出現了一片白色的海洋,其中乳白色的液體流淌著,彷彿是大地的瓊漿,散發著一絲絲清香的氣息。

「這是地乳精華,非常珍貴,王少,我們這一次可是發財了!」紅袍少年哈哈大笑一聲。

「不要急,這裡可是極度陰冷,代表著死亡的暗黑煉獄,突然出現這一汪地乳精華海洋,肯定有問題。」王滅卻不著急,手指之間,一道純正的白色氣息激射而出,瞬間切割一切。

這是中央皇朝的中央至尊劍氣,一劍之下,可以將星辰都給斬開,非常鋒利,可是在接觸到那白色的汪洋的時候,卻連一絲波浪都沒有掀起。

嘩啦啦,似乎是波浪翻騰的聲音響起,在眾人驚駭的目光,就看到那白色的汪洋瞬間收縮,僅僅是一個呼吸剎那的時間,無邊無際的白色汪洋,居然就變成了一個小水池,看起來好像是一眼地乳泉眼。

在地乳泉眼之上,一絲絲的霧氣蒸騰起來,好像是仙境一般。

然而,所有人卻都在瞬間後退,沒有被眼前的東西迷惑,在那泉眼之中,似乎是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存在,稍微一絲氣息釋放,就將周圍的一切崩裂。

「嘿嘿,嘿嘿……你們這些小傢伙還真是謹慎啊,居然不直接踏入汪洋之中。」一聲冰冷的笑,隨後古怪的聲音響起,讓人毛骨悚然。

王滅他們就看見,在那泉眼中心,是一根漆黑的神金大柱,在柱子之上,卻是捆綁著一個身影,在這身影的頭頂,卻是一方殘破的碎塊,通體猶如紫金鑄就,很尊貴。

「果然……」葉修心中一動,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暗黑大聖地的太上長老,這可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整個暗黑煉獄都是他一手策劃建造起來的只是,最終他自己卻也是成為了其中的囚徒。

「暗夜……想不到傳說是真的,暗黑大聖地太上長老暗夜,真的被囚禁在暗黑煉獄之中。」王滅目光灼灼,散發駭人神光,隨後一步踏出,身上氣息沸騰,噼里啪啦,「你如今縱然強大,但是身上有不朽神金鎖鏈,頭頂是至天皇印,腳下是地煞火與地乳精華融合在一起的能量,你還能發揮出來多少力量?」

「縱然是力量十不存一,你以為你一個小傢伙可以殺我?想要取我的軀體煉化至寶嗎?」那暗黑大聖地的太上長老暗夜這樣說道,語氣冰冷,隨著他的聲音響起,周圍的一切居然都在不斷的幻滅變化。

「我雖然殺不了你,但是我既然敢來這裡,自然有我的手段。」王滅沒有絲毫變化,手指一點,一點點金色的光芒出現了。

這一絲光芒看起來不過豆大,但是卻釋放出來了無窮無盡的威能,似乎隨時都可以將一切都給腐蝕,可怕到了極致。

在那光芒之中,卻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個閃爍光華的文字,隨著這個文字的出現,那至天皇印上面的光芒瞬間綻放起來,不斷的跳躍,似乎是要把暗夜徹底煉化一樣。

「這是……你居然得到了當初封神榜里的一個文字,也只有封神榜的文字,才有操控至天皇印的力量!」暗夜驚駭的說道,卻是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有這樣的變化。

目光流轉,葉修卻在思索,看著那金色的文字,卻是一個馭字,駕馭至天皇印!

這個馭字顯然是封神榜之中的文字,擁有莫測的威能。

然而葉修卻不畏懼,他掌握封神榜中的封字,比起來馭字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

暗夜低吼,身上氣息如浪潮一般奔騰,彷彿要將一切都給湮滅,他雙目綻放灼灼烏光,彷彿是兩輪漆黑的大日在燃燒,點燃一切,一下就將至天皇印的氣息給壓迫了下去。

至天皇印強大,但是此刻只是一個碎片,又如何能夠與暗夜抗衡?

暗夜可不是普通人,一個和不朽聖王同時代的高手,能夠在暗黑煉獄之中存活這麼多年而沒有被煉化,就足可以看出來他的可怕,此刻發怒,氣息崩碎一切。

唰,一道有形的化身浮現了出來,暗夜眸子之中的烏光居然幻化成為一道身影,手持漆黑大戟,對著王滅一下就劈砍了過來。

「中央至尊!」王滅一拳,至尊無上,就是狠狠一下攻擊,和那大戟碰撞到了一起,擦出了無數道絢爛的火花。

「天地有大道,其中有根基,飄飄何所似,化為一妙音!」王滅又是一動,施展出來了大神通變化,卻是天地妙音之聲,足可以粉碎一切。

這就是中央皇朝的手段,以自我為中心,是天地間一切存在的中央,憑藉王道霸氣橫掃鎮壓一切,比起來宙空皇朝的雷法卻是更加多了一絲霸道的氣息!

「暗黑切割術!」暗夜的化身怒吼,手中大戟一動,對著王滅的脖子切割了過去,彷彿是只這一下,就要把王滅的脖子直接斬斷! 「求你,放我我們吧。」

求……

風玫是真的詫異了。

江寧就一句話將這兩人給嚇成了這樣?!雲箏倒也罷了,藍一臣是什麼人?那可是絕對的傲氣,看不起任何人的,現在卻如此低聲下氣。

她瞥眼看著江寧:「你干過什麼?」

將人給嚇成這樣,究竟是有多可怕!

江寧一臉無辜:「我什麼都沒幹啊。」

倒是一邊陳厲與藍爵等人,在見了藍一臣兩人的反應,再看著江寧,想到雲箏之前喚的「江博士」三字,臉色也是驟然大變。

風玫更迦納悶了。

現在她怎麼覺得身邊這位就是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惡魔呢?

「那他們這反應怎麼回事?」什麼都沒敢能將人都嚇成這樣?騙鬼呢!

江寧臉上是與風玫相同的疑惑,他偏頭看著那些人:「你們這是什麼反應?我很可怕嗎?」

「不可怕!」在場的大部分人一致搖頭,小部分一臉莫名,卻也都隨波濁流地跟著搖頭。

江寧轉向風玫:「看,與我無關。」

風玫一陣無語,她目光掃向藍一臣與雲箏:「塵塵是死是活,沒人比我清楚。我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他現在在哪裡?」

有江寧在,完全省了嚴刑逼供了。

藍一臣與雲箏緊咬著牙關,不說話。

江寧微微挑眉:「秦宇,你先將他們帶回實驗室。」

「不要!」雲箏尖叫,「歡歡,真的,葉輕塵是真的衝進喪屍群去找你了,後來我們就再也沒見過他。或許、或許他真的還活著被人救了,但是現在我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裡啊!」乾坤聽書網

雲箏快速地說著,面色慘白,顯然是被嚇得狠了。

風玫相信,雲箏現在並沒有說謊。

只是,她是真的好奇江寧究竟做過什麼把這兩人給嚇成這樣啊。

藍一臣同樣是面色慘白,他看著江寧,抖著聲音道:「江博士,我們是異能者!」

江寧扯唇笑的好看極了:「正巧,我那實驗室就缺異能者。」

異能者是受保護的,各大基地都歡迎異能者的到來,給予異能者至高無上的權利。

而現在,江寧卻輕飄飄地要將兩個異能者送去他的實驗室……

若是別人說這話,藍一臣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正常人敢拿異能者做研究,簡直就是所有異能者的公敵,但是這個人是江寧,人稱瘋子的江寧江博士,據說是南方基地首領都小心伺候著的存在。

若是落在這個人手中……

藍一臣一個激靈,眸中湧現絕望。

不行,絕不能落在江寧的手中!

帶著破釜沉舟的勇氣,趁著秦宇還在等江寧的命令,他瞬間爆發,用異能逼退秦宇,而後迅速往河邊奔去。

應打他知道自己定然不是江寧身邊的人的對手,現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那條河。

「一臣!」雲箏沒想到藍一臣會直接丟開她自己跑了,當即疾呼,然而剛喚出一聲,她身邊的人對她腦袋就是一下,直接敲暈了她,而後跟著秦宇去追藍一臣。

看著這一變故,風玫目光微閃,她好像抓住重點了。

雲箏與藍一臣一開始還能綳著,但是聽到江寧提到實驗室,便徹底綳不住了。

他們畏懼江寧,更畏懼他口中的實驗室。

江博士嘛…… 王滅感覺毛骨悚然,身子莫名的橫移,險而又險的躲過了這一次的攻擊,看著那化身卻是面色凝重了起來。

這麼近距離的化身能量投影,暗夜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至少也相當於是聖主境界的大能了,比起來王滅要高出一個境界,又如何能夠是對手?

刺客之王 王滅目光閃爍寒芒,「你們幾個,和我一同出手,將這老魔擊殺毀滅,徹底煉化,到時候你們得到他的全部法力,我得到至天皇印。」

不用他說,綠袍少年就已經出手,手中摺扇輕輕一動,就有億萬道狂風呼嘯閃爍,吞噬一切。

而赤袍少年卻是猶如化身太古凶獸一般,身上殺戮血腥的氣息瀰漫,讓人聞之欲嘔。

轟轟轟,暗夜的化身強大,手持大戟,大開大合的擊殺一切,橫掃諸天,沒有什麼能夠抵擋的住他一戟之威。

噗,綠袍少年突然,被大戟掃中,只是在這個時候,他的身上泛起了一道道的光芒,守護住他的身體,否則恐怕現在已經徹底崩裂,就要死亡了。

這幾個人都是少年天驕,此刻同時出手,卻仍舊不是暗夜一個化身的對手,葉修早就已經將自己的身體隱藏到了虛空塵埃之中,避開了這裡,否則一旦被戰鬥波及到,自己也要被發現。

我有一塊寶地 到時候他雖然不怕,卻也有些不太方便了。

「天遮幕掩!」暗夜低喝一聲,全身都是滾滾的黑色氣息,竟然將那泉眼的光芒徹底蒙蔽,周圍只剩下了黑暗,無邊的黑暗讓人心中恐懼,彷彿是冰冷到了極致。

王滅心中駭然,自己的神識居然都無法破體而出,根本無法探查到暗夜此刻的情況,至於說想要擊殺暗夜,就更是無從談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