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不錯……”張誠點了點頭,暗想這個蘭斯長老還是有點乾貨的,不好忽悠,於是伸出手指,在松鼠的腦袋輕輕一彈,“但是普通的靈光鼠,會放電嗎?”

在張誠的指示下,松鼠只得攤開前爪,放出兩團微弱的藍色電光,然後滿臉無辜的看向蘭斯長老,好像在說:不管我的事,我是被逼的。

“這……”蘭斯長老瞬間愣住了。

靈光鼠他之前見過很多次,只能算是普通野獸而已,連妖獸都算不,能夠放電的更是聞所未聞。

“不僅如此……”張誠將松鼠舉到蘭斯長老面前,又接着說道:“它雖然妖氣很弱,但是卻確實是妖獸級別的兇獸,你只要認真感受一下能發現。”

因爲之前經過兩場戰鬥,考覈室裏妖氣混雜,所以蘭斯長老進來之後也沒注意到這點,現在經過張誠提醒,他才仔細感受了一下松鼠散發出來的氣息,發現的確是有一絲微弱的妖氣。

“這……這怎麼可能!靈光鼠根本不可能修煉成兇獸!退一萬步說,算偶爾有例外……但是它這麼弱的妖氣,又怎麼可能擊敗綠紋翡翠蟒!”

蘭斯長老滿臉的不解,忍不住大叫起來。

張誠淡淡一笑,“因爲……它根本不是靈光鼠!”

蘭斯長老臉色連變,半晌後咬牙問道:“那你說它是什麼!”

“呵呵……”張誠輕輕一笑,舉着松鼠朗聲說道:“這是古異獸——電光皮丘獸!” “電……電光……皮丘獸?”

蘭斯長老眼睛瞪得老大,將自己一輩子所學的兇獸知識回憶了一遍,愣是沒找出這個名詞。手機端

不等對方說話,張誠長嘆一聲,緊接着說道:“古時期,世間異獸不知凡幾,可謂是百花齊放、爭鬥豔……但是流傳到現在,大半異獸都已經絕跡,你沒聽過也是正常的。”

蘭斯長老頓時嘴角狂抽,恨不得一耳巴子抽過去。

他研究兇獸這麼久,當然知道很多兇獸已經滅絕,現在連典籍都查不到,但是你手裏那玩意兒……怎麼看也不像什麼古異獸吧!

而且自己身爲萬獸門長老,連我都不認識的兇獸,你又哪來的膽量裝逼!該不會是隨口胡扯的吧?

沒錯……張誠的確是胡扯的。

這松鼠按對方所說,八成是靈光鼠沒錯。

至於會放電……鬼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過兇獸界經常有混種出現,說不定這隻靈光鼠的母親經歷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生出來的崽纔有了一些特殊能力。

這種情況雖然機率很小,但也並不是完全不可能,蘭斯長老也明白這點。

不過想忽悠住萬獸門,張誠當然不能認可對方的判斷。

“不信?”張誠瞟了蘭斯長老一眼,直接指向綠紋翡翠蟒的屍體,“如果只是普通靈光鼠,你認爲有可能戰勝妖靈境界的綠紋翡翠蟒嗎?剛纔的經過大家有目共睹,算一個人騙你,總不能人人都騙你吧!”

蘭斯長老眉頭緊皺,看向副考覈官,“他說的……是真的?”

副考覈官立刻點頭,發誓保證絕對是靈光鼠打死了綠紋翡翠蟒,而且看去輕鬆得很,完全是虐打。

伊迪御獸師也被帶了過來,垂頭喪氣的將完整經過講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蘭斯長老的臉色終於變了。

屍界的兇獸分爲很多種類,而古異獸,絕對是血脈最強大的一種。

畢竟現在站在兇獸頂尖位置的,都是這些古異獸留存下來的後裔,即使經過雜交、血脈不純還能展現出異於普通兇獸的能力,更別提古時期的純血異獸了。

這些古異獸,因爲血脈之力的原因,天生能越級而戰,如果這松鼠真是什麼電光……皮丘獸,還真有可能越級幹掉妖靈。

可是流傳到現在,古異獸稀少無,基本已經絕跡,蘭斯長老年輕時也曾想尋覓這些異獸的蹤跡,騎乘飛行兇獸遊歷過不少山川林嶽,查遍古神話、各種傳說,卻最終一無所獲。

萬萬沒想到……今天居然在這裏出現,而且還被一個烏雅村的小姑娘馴服了……

這聽起來怎麼像開玩笑呢!

蘭斯長老眉頭緊皺,死死的盯着張誠手裏的“古異獸”,最後還是搖了搖頭,“這不可能……算這傢伙不是靈光鼠,也不可能是什麼古遺獸。古異獸天生高傲,難以馴服,根本不可能認雅克西爲主……”

其他人雖然沒說話,但是跟蘭斯長老的想法差不多,如果說這松鼠有什麼特殊本領他們還容易接受,但是要說是古異獸,這是在是太離譜了。

畢竟古異獸最出名的是四大神獸,其下還有古四凶和白澤、麒麟、騰蛇這些神獸,但無一不是體型巨大、妖力無邊,眼前這小東西,怎麼看都不像啊!

“古異獸,早已斷絕,算有……到現在也應該幾萬年了吧,至少也達到了妖王級別,怎麼可能只是個妖獸!”

布魯爾也站了出來,滿是怨恨的盯着張誠,冷聲說道:“蘭斯長老,我看這傢伙是想逃脫罪責,隨口胡扯的!什麼狗屁古異獸,您快下令,將他跟着小畜生一起斬殺,還有雅克西,還有烏雅部落,一個都不能放過!”

“放肆!”蘭斯長老的一個下屬眼睛一瞪,怒斥道:“你是什麼東西,蘭斯長老做事需要你提醒嗎!”

“我……”布魯爾全身一顫,連忙退到一邊不敢說話了。

不光是他們不信,連雅克西也是嘴角狂抽,差點沒暈過去。

這分明是一隻貪吃加無恥的松鼠罷了,怎麼稀裏糊塗的跟古異獸扯關係了?這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去啊!

小靈也是一臉懵逼,她十分清楚,張誠在御獸方面什麼都不懂,還是自己山時告訴他之後才知道了一些,不過那些都是一些常見兇獸的知識,對方根本不可能認識什麼古異獸。

要知道現在可是在萬獸門啊!

在場的御獸師都是在御獸一道有很深見解的人物,更別提還有蘭斯長老這種兇獸活百科,在他們面前師父居然還敢東南西北的信口胡扯,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呵呵!”面對衆人質疑,張誠依舊一臉淡然:“古異獸之所以成爲兇獸界頂尖的存在,不僅是因爲血脈純淨,還因爲天生帶有無法抵抗的威懾力,普通兇獸無論修爲多高,都抵抗不了,我沒說錯吧?”

衆人一愣,將目光一道蘭斯長老的身。

蘭斯長老想了想,微微點頭,“雖然老夫沒親眼見過古異獸,但是一些典籍的確有關於這點的記載……神威一出,萬獸皆伏,你該不會想說這隻松鼠,也具有震懾羣獸的神威吧?”

“多說無益,試試不知道了。”張誠自信滿滿的伸出手,將松鼠舉到了白額吊睛虎的面前。

松鼠頓時一臉的懵逼,不明白張誠想讓自己幹什麼?

神威?

我有個毛線的神威啊!

要是有,也不會這麼容易被你抓住了!

不過令所有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前一秒還威風凜凜的白額吊睛猛虎,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兇狠的雙眼裏頓時充滿了恐懼,“嘭!”的一聲趴在地,全身瑟瑟發抖。

“這……”

將這一幕看在眼裏,所有人頓時集體懵逼。

白額吊睛猛虎可是天妖品的兇獸了,而且身爲虎類,本身是萬獸之王,自有一股傲氣,算遇自己強大的兇獸,也不會輕易認慫。 但是現在……萬獸之王居然被嚇成了這樣!

連頭都不敢擡,直接表示臣服……

除了古異獸與生俱來的威懾力,誰也沒辦法做到這一點吧!

沉靜!

封門破墓 整個考覈室內死一般的安靜。!

眼前這一幕再次擊碎了大家的三觀,事實擺在眼前,算再難以相信,也不得不信了。

原來這個看去吊兒郎當的小子沒有胡說八道,這隻毫不起眼,甚至有些猥瑣的松鼠,居然……真的是古異獸!

哪怕這傢伙個頭再小,修爲再弱,光憑體內古異獸的血脈,普通兇獸高貴百倍千倍!

蘭斯長老如遭雷劈,傻傻的看着自己的獸寵在地哆嗦,過了好久纔像被踩着尾巴一樣跳了起來。

“古異獸!居然真的是古異獸,快去通知門主!不……快去通知所有人!古異獸出現了!”

也不怪蘭斯長老失態,古異獸現身,在整個屍界都是大事,更別提是萬獸門這種御獸山門,這絕對是建派數千年來的頭等大事了!

所有人此時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剛纔火巖巨蜥像孫子似的,肯定是這鬆……不!電光皮丘獸暗釋放威壓,所以黑巖豬才能輕易取勝。

想通了這一點,所有人看向松鼠的目光都變得火熱,好像看着一枚絕世的寶石。

蘭斯長老也是老臉發紅,古異獸擺在面前自己卻不認識,還判斷說是靈光鼠,這種眼力,真的可以說是老眼昏花了!

這件事傳出去絕對會被人當成笑話,成爲自己一生的污點。

但是……那又怎麼樣!

能親眼見到古異獸,這是御獸師一生最大的幸運,算現在死了也可以瞑目了,名譽什麼的,更加不值一提!

蘭斯長老滿是崇敬的看着張誠手裏的松鼠,目光充滿了激動和幸福,差點跪下頂禮膜拜了。

而松鼠此時卻是一臉驚悚,似乎不明白周圍這些人類怎麼都色眯眯的看着自己。

還有那隻大老虎是怎麼回事?突然趴在地是幾個意思?

我是誰?

我做了什麼?

現在幾點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在松鼠身,只有洛拉小姐面色一凝,看向張誠。

她花了數年的時間,才終於馴服一隻妖靈,原本以爲這次是王者歸來、萬衆矚目,但是萬萬沒想到……雅克西居然馴服了一頭古異獸,自己這個百年一遇的天才反而被當成了空氣。

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從開始到現在,雅克西完全是一種夢遊狀態,全靠這個青年一手支撐,即使面對蘭斯長老,他依舊能侃侃而談、毫不畏懼,烏雅村什麼時候出現了個如此厲害的人物!

“居然……居然真的是古異獸!”

伊迪御獸師和布魯爾瞬間臉色煞白,整個人沒有了一絲力氣,癱坐在地。

古異獸,那可是無數御獸師夢寐以求的夥伴!

對於萬獸門來說,獸寵跟御獸師的關係並不固定,對於這種強大的存在,算自己當僕人都絕對願意,這隻電光皮丘獸,以後絕對會成爲萬獸門的鎮派之寶。

而自己呢……剛纔居然還說這只是一直普通的野獸,判定雅克西考覈失敗,讓人家滾出去……

現在已經不是失去獸寵,地位下降的問題了,如果被門主知道,他絕對會被掃地出門,甚至整個彎庫村都會被趕出萬獸山。

之前自己還口口聲聲說要烏雅村滅族,沒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轉眼到了自己頭了。

張誠環顧四周,心底暗笑不止,雖然這些御獸師在專業知識他懂得多,但是屍界的人大都心思單純,忽悠起來可陽間輕鬆多了。

“電光皮丘獸能吸收雷電之力,從而激活古血脈。不過這隻看去還在幼年,可能以前因爲什麼原因被暫時封印,現在才脫困,所以只是妖獸境界。但是等到它血脈激活,修煉起來定當一日千里!那時候別說天妖了,算是妖王,恐怕都會被一爪撕成兩半!”

反正吹牛又不稅,張誠可勁的吹是了。

說完,張誠停頓了一下,接着說道:“雖然它跟普通靈光鼠有些相似,但是隻要仔細觀察,能發現無論是眼神還是動作,電光皮丘獸都流露出一種高高在的氣勢,算不懂馴獸的人,都知道此獸絕非凡物,不是靈光鼠那種低級的野獸能夠想必的!如此顯著的特徵都發現不了,我之前說你老眼昏花,有錯嗎?”

“我……”

蘭斯長老臉色一白,在他目光的注射下,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剛纔他怎麼看,都沒發現這松鼠身有什麼“高高在”的氣勢,但是現在被張誠一說,怎麼好像還真是有那麼一點呢……

“那些高級御獸師眼力不濟也算了,但你身爲萬獸門長老,居然也這麼目光淺顯,如果萬獸門因爲你錯失古異獸,你付得起這個責任嗎!”張誠目光如電,咄咄逼人。

噔噔噔!

蘭斯長老再沒剛纔的氣勢,連退幾步,臉色一片黯然,彷彿瞬間蒼老了幾歲。

“是老夫看走了眼,我……我錯了……”

蘭斯長老臉色難看,對方用事實證明了一切,算他想反駁也反駁不了。

考覈御獸師,本來是爲萬獸門選拔人才,如果連收服古異獸的天才都被攆走,那他這個長老也不用當了。

不過好在事情總算沒到那一步,因爲這個青年的據理力爭,才讓萬獸門沒有蒙受這天大的損失。

想到這兒,蘭斯長老不禁冒出了幾分感激,拱手說道:“之前是老夫不對,還請小兄弟不要動怒……古異獸,種類繁多,而且十之都已經湮滅在歷史之了,算是萬獸門也只聽說過一小部分,小兄弟慧眼如炬,老夫佩服!”

一聽這話,衆人同時大吃一驚,連蘭斯長老都公開認錯並且表示欽佩,這個青年的眼力難道真的恐怖到這個境界?

看模樣他也才二十出頭吧?居然七十多歲的蘭斯長老還厲害,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蘭斯長老身後的御獸師下屬也是一臉慚愧。手機端

自己也很刻苦勤奮,但是學習御獸這麼多年,卻自認連蘭斯長老十分之一的水平都達不到。

但是看看人家,這麼小的年紀,居然能辨識古異獸,面對蘭斯長老還能侃侃而談。

這種眼力……

這份淡然……

簡直是讓人望塵莫及!

大家都是年輕人,但是差距咋這麼大呢!

蘭斯長老平息下心緒,朝張誠微笑着說道:“之前是我們萬獸門的疏忽,我們也不推諉,雅克西考覈通過,以後我會親自教導她,如果她不願意,還可以在萬獸門另尋老師!至於伊迪,公私不分、玩忽職守,立刻逐出萬獸門,彎庫村仗勢欺人,限三日之內搬回山下!”

聽到這個處罰,伊迪御獸師跟布魯爾都是面如死灰,但是一句話也不敢多說,顫抖着跪下領命。

“這……太狠了吧?”

“話不能這麼說,剛纔伊迪還說要讓烏雅村滅族呢!”

“說得對,這都是報應啊,其實蘭斯長老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不止是趕下山這麼簡單。”

“要說也是雅克西運氣好,收服了一隻古異獸。”

“什麼啊!你沒看出來嗎?雅克西全程都在發傻,估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對!還是這個年輕人牛逼啊!居然能認出古異獸,三言兩語居然扭轉乾坤了!”

衆人議論紛紛,緊接着再次看向張誠,眼神都有些駭然。

伊迪可是高級御獸師,以前在萬獸門的地位可不低,但是今天先是死了獸寵,然後又被趕出山門,可謂是從天堂掉到了地獄,而這……都是因爲這個年輕人,這種能力和手段也太可怕了!

衆人帶着驚恐,而作爲當事者的張誠,卻依舊是一臉的無所謂,好像所有事都跟他無關一樣。

一旁的雅克西終於醒過神來,隨即興奮的快要發瘋。

原本她以爲今天再不可能考覈成功,說不定連命都要丟在這兒,但是怎麼都沒想到,三兩句話讓張誠前輩搞定了。

而且不僅如此,蘭斯長老居然願意收她爲學生,這可是萬獸山所有原住民都夢寐以求的事啊!

最重要的是……那隻松鼠竟然是古異獸,電光皮丘獸!

做爲御獸學徒,她當然知道擁有古異獸血脈的兇獸是多麼珍貴,在萬獸門裏,絕對會成爲最重要的存在。

如此珍貴的東西,張誠前輩竟然隨手送出,讓它認自己爲主。

而且一路過來都沒有提及,只是在自己被危及性命的時候,才終於說出了真相……

這種胸懷!

這種情操!

真不愧是世外高人啊!

難怪小靈會對他那麼死心塌地!

雅克西瞬間熱淚盈眶,這一瞬間她甚至都不想進入萬獸門,而是跟小靈一樣拜在張誠的門下。

但是她也知道這不可能,先不論張誠前輩願不願意,光是烏雅村的那些村民,她不可能棄之不顧。

而想守護烏雅村,加入萬獸門纔是長久之計。

“等考覈結束,想辦法解除電光皮丘獸的主僕關係,將它還給張誠前輩……”

雅克西心一動,一個想法冒了出來。

古異獸雖然很好,但憑藉她現在的實力,是沒辦法掌控和保護的。

而且,電光皮丘獸本來是張誠前輩收服的,自己解除契約,只算是物歸原主,這樣自己心裏也好受點。

如果她這個想法讓張誠知道,肯定當即拒絕。

什麼古異獸不過是他胡編出來,這玩意兒其實是一隻會放電的靈光鼠而已。

自己連黑巖豬都不怎麼看得,更別提這麼巴掌大小的東西了,完全是隻吃飯不幹活,放籠子裏玩玩還行,要讓自己收成獸寵,那還是趁早拉倒吧!

張誠眼看着已經震懾住了衆人,正考慮下一步怎麼走的時候,突然一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面前,雙眼滿是桀驁不遜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