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漠破窗而出,推開車子就把小顏巴塞進去,然後自己也跳進去,剛發動車子,就聽到突突突的機槍掃射聲音。

子彈打破車窗,鋒利的玻璃碎片刺在她的胳膊上,但是她一刻也沒有停留,車子絕塵而去。

小顏巴膽戰心驚,說:「你的胳膊……」

「不礙事。」

顏漠已經猜到自己以後的生活了,必定是通緝犯。

身份,朋友,學歷,什麼都沒了。

可能親人也沒了。

不能坐火車,不能做汽車,一切需要用到身份證的地方都不能去。

原來這真是放棄一切啊。

真是她有史以來最瘋狂的一次。

顏漠心想,以後只能去不知名的小廠工作了,一切需要身份證的工作都不能做了……而且她好不容易才考上的大學也泡湯了……

丁皓得知有人劫走小顏巴大怒,頓時,所有高速公路全被設下重重關卡,要查身份證才能走。

丁青也是惱火不已,為什麼她這麼糊塗!

憤怒的丁青親自帶人去劫顏漠。

於是,這兩位好友就決裂了。

顏漠不敢走高速公路,自敢走偏僻的小路,可如此,還是被丁青截住了。

顏漠看到丁青等人站在前頭,索性更加瘋狂,加大油門就跑過去,轟的一聲,也不知道誰開了槍,頓時車前窗爆炸,無數玻璃碎片飛過來,小顏巴連忙抱住顏漠,用後背擋住顏漠。

於是顏漠就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小顏巴。

「你……」顏漠還沒說什麼,就聽到外面丁青說:「顏漠,你這是要做什麼?背叛我們嗎?你知不知道我們為的是什麼?我們是為了解決這場病毒,是為了整個人類?」

「我現在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丁青,我也不知道你是對還是錯,但是我想說這是我的選擇,我不後悔。你讓不讓開?讓不讓我們走?」顏漠冷淡的看著外面的丁青。

「不讓,你交出他,我以丁家大小姐的身份向你擔保,你所做的一切我們都不會追究。」丁青同樣面色冷淡。

顏漠說:「你不讓開,我的車也不會停下,我的車可能撞死你。」

丁青氣急,冷笑道:「我不信!我們是好朋友,我不信你會為了他而撞死我?自打我小時候幫你搶回你的鉛筆,你一直都很遷就我的,你一直都對我好的!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你三番兩次的救我,在你心中,你是把我當成朋友的!我不信你現在會殺我。」

顏漠說:「你不讓,我就殺你,因為我沒有別的辦法了,殺了你我會難受,我會痛苦,我會恨我自己,但是我無法忍受小顏巴重新回到你們手中。」

小顏巴看著顏漠,低低道:「你不要難過……把我送回去吧……」玻璃碎片刺破他的眼睛,他僅剩最後一隻眼睛,此時他最後的那隻眼睛也看著顏漠僅存的一隻眼睛,目光濕潤地凝視她。

顏漠狼狽的大笑起來,道:「我沒辦法回頭了!阿青,對不起!求你讓開吧!求你讓我走吧!」

顏漠把油門加到最大,轟的一聲衝過去,想要強行重開丁青設下的重重關卡。

丁青在最後一刻才明白顏漠不是開玩笑的,於是真的讓開了。

這一讓,兩人再也回不到曾經。

朋友最終還是沒得做。

一直行駛,直到東方露出魚肚白。

顏漠已經逃亡四個小時了。

匆匆從車上翻出東西狼吞虎咽之後,顏漠又開始開車。

一邊開車她一邊和小顏巴說話,「你怎麼樣?好點了嗎?喝點小牛奶如何?」

小顏巴低低道:「好,好點……我們要去哪……」

顏漠嘆息一聲,道:『我也不知道,天大地大,可能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甚至連喪身之處也沒有……』

小顏巴沉默了。

又逃亡了一天,暮色漸漸降臨。

顏漠壯大膽子,偷了一輛新的不顯眼的車子,開上了高速公路。

反方向的高速公路上,不同尋常地多了一些黑色的廂型車,全黑的表面,被掩蓋住的車牌,以及改造過的燈光也十分顯眼。

它們一輛接著一輛,閃耀著刺眼的黃色燈光飛快的逼近顏漠,然後在她身側呼嘯而過,紅色的尾燈就像是兩顆不祥的魔鬼的眼珠消失在了蒙蒙的夜色之中。

每一輛黑色廂型車的駛過都讓顏漠的神經更緊繃一點,她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每當一輛這種車子經過,她的手發抖,手心滿是冷汗,心臟幾乎快要跳出她的胸腔。

不過還好她偷的車子太普通了,沒有人注意到這輛車。

再不休息她就累死了。

前面燈光閃爍,一些妖嬈女子站在那裡調笑。

顏漠猜出那就是傳說中的紅燈區。 顏漠猜出那就是傳說中的紅燈區。

她想了片刻,從車上找出一件西服給小顏巴穿上,然後自己也穿上一件衣服,攙扶著小顏巴,猶豫片刻就走進一家。

「給我一個最大的房間。」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 顏漠有點老臉通紅說道。

「好的,女士。」

前台笑了笑,問:「你想要本地的還是外國的?」

顏漠說:「謝謝,都不要。」

小顏巴捂著自己受傷的眼睛,問顏漠:「什麼是本地的外國的啊?」

前台道:「好的,你既然自帶盒飯了,那我們就不給你推薦快餐了。不過我還是想自誇一句,你帶的盒飯吃起來味道一定沒有我們的快餐好吃。」

顏漠有點無語看天。

小顏巴又問:「什麼是自帶盒飯啊?快餐是什麼啊?」

顏漠說:「盒飯就是你啊!」

小顏巴獃滯的說:「什麼意思啊……」

前台又問:「你們要什麼套件,密室套間還是護士套間,捆綁套間怎麼樣?」

顏漠說:「隨便,最大的就好。」

前台拿出一些不可描述的東西,問:「這些需要嗎?」

顏漠眼皮抽抽,說:「不需要。」

小顏巴拿起一個特質手銬,問:「這是什麼啊?」

顏漠手一抖,打掉他的手,說:「別瞎碰!」

小顏巴的眼睛頓時死氣沉沉,很不開心。

顏漠和小顏巴走在走廊。

走廊有聲音,隱隱約約從某些房間傳出一些聽上去難以形容是快樂或者是痛苦的尖叫……

然後顏漠逃命似的踹開她的房間。

這房間布置真是亮瞎她的狗眼。

顏漠立刻把小顏巴拉進來,幫他處理處理傷口,就把他推進浴室叫他洗澡。

嘩啦啦的水聲一直在響。

顏漠嘆息一聲,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淪落到這種地方,連住正規賓館的一天都沒有,因為正規賓館需要身份證。

「顏漠……」

小顏巴將頭靠在浴缸壁上,輕輕地嘟囔著。

「我在。」

顏漠有點擔心,連忙道。

「我知道……我知道……」

小顏巴沙啞地說道。

小顏巴洗完澡出來的時候,不小心坐到遙控器,電視就打開了,電視里放著少兒不宜的畫面。

顏漠愣了幾秒,然後立刻火急火燎的去找遙控器。

電視里的女主角尖叫不停,像是高興又像是難受。

小顏巴奇怪的問:「他們在做什麼啊……」

顏漠找到遙控器立刻手忙腳亂的瞎按,道:「不知道,他們在打架吧。」

小顏巴說:「我想接著往下看……」

「不許想!不許有這個念頭!想也別想!不可能,死心吧!」顏漠狠狠的按著電視遙控器。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遙控器好像不是電視遙控器,因為電視沒關掉,床倒是震動起來了,床上下顛簸,直接讓小顏巴和顏漠一個重心不穩,倒在一起。

小顏巴趴在顏漠身上,眨巴著眼睛。

顏漠一個沒忍住,直接推開小顏巴撲過去,把電視插頭拔了!

她懊惱的大喊:「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這家有少兒不宜的碟片?!真特么尷尬!」

有什麼東西散亂在地上。

小顏巴坐在上下顛簸的床上,拾起散亂的東西,看了一會兒,問:「怎麼這些書上也有那種打架的畫面啊……」

顏漠回過頭一看,連忙拾起那些雜誌,然後收走小顏巴手裡的雜誌,道:「為什麼這家會有少兒不宜的成人書籍!!」

氣氛越來越詭異。

小顏巴盯著顏漠,眼睛顯得格外的閃亮。

重生圈叉特種兵 人艱不拆。

看到小顏巴這麼奇怪,顏漠就問:「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她剛想伸出手探探他的額頭,看看他有沒有發燒,這時候,小顏巴卻像是小兔子一樣,狼狽的躥下來,遠遠看著顏漠。

顏漠尷尬的收回手。

他說:「不知道為什麼,我變得很奇怪。我們是不是以前認識啊?」

「是吧。不要想多,洗洗睡吧。」

「嗯。」

小顏巴當然睡在沙發上,顏漠睡在大床上。

因為太過於勞累,顏漠眼睛一閉就睡著了。

混在這家不正規的旅館兩天。

被切除的額前葉慢慢長好,短短兩天,他的眼睛也恢復了,身上的傷口也好的七七八八。

可惜顏漠就沒那麼幸運,傷口依舊很疼,一點也沒好。

顏漠不知道原因,便問小顏巴:「我記得剛救你的時候,你呆呆傻傻的,怎麼現在好像……不是那麼的呆呆傻傻了?」

小顏巴看了顏漠一眼,笑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我好像能想起你。」

顏漠一驚,問:「想起什麼?」

小顏巴捧著一本成人雜誌,對顏漠笑了一下,顏漠陡然有不好的預感。

小顏巴翻開一頁,剛巧是成人雜誌的男女主角親吻的一頁,他說:「我好像記得……你是親過我的……」

顏漠一把奪過那本成人雜誌,教訓道:「不要看這種少兒不宜的東西,你看你看了之後,滿腦子都是一些有的沒的。」

小顏巴的嘴唇微動,他還想說些什麼,顏漠就一把被子蒙過頭。

只聽到他悶悶的說:「不是我瞎想出的,是你真的親過我,還在天台上抱過我呢。」

顏漠假裝沒聽到。

這幾天,顏漠與小顏巴猶如過街老鼠一般,走走躲躲,就連遇到熟人也不敢打招呼。

顏漠以為最好的結果就是他們躲個十年八年,他們放棄找他們就好。

最壞的結果就是他們還沒浪幾天,就被丁皓丁青等人抓回去。

那時候顏漠還好,也就是會被這兄妹二人揍個半死而已,但是小顏巴就慘了。

顏漠目光深沉的看著小顏巴,問:「假如我真的是人類的罪人了,那該怎麼辦?」

小顏巴漆黑的眸子看著顏漠,猶豫許久,說:「你在我心中,永遠都沒有錯。」

種田娘子 顏漠深呼吸一口氣,道:「好了,你以後不要說話了。經過我的允許你才可以說話。不知道為啥,聽到你說的話,我更加煩躁。」

找到他們的不是劉道合丁皓那些人,而是慕容先生。

那時,顏漠和小顏巴正裝成普通人在附近小超市買些生活用品,突然一個人抓住顏漠,把顏漠拉到另一個貨架旁。 那時,顏漠和小顏巴正裝成普通人在附近小超市買些生活用品,突然一個人抓住顏漠,把顏漠拉到另一個貨架旁。

小顏巴發現顏漠不見了,連忙著急的叫起來:「顏漠……」

慕容先生試了一個眼色,顏漠立刻會意,伸出一個頭瞅著小顏巴。

小顏巴看到顏漠一掃頹廢之情,喜滋滋的想要跑過來,顏漠連忙道:「站著別動!我稍微有點事,你在這兒等我,我過會兒就回來,真的。別動,等我。」

小顏巴點了點頭。

顏漠立刻和慕容先生出去。

「這你都能找到我們啊?」顏漠有點吃驚。

慕容先生說;「是啊,我怎麼會和那些凡夫俗子一樣蠢。」

「有什麼事,你不會想著抓我們回去吧?」顏漠問。

慕容先生優雅一笑,道:「凡人的紛爭我不想參與,這場博弈誰輸誰贏我並不在乎。」

顏漠有點奇怪:「那你找我做什麼?」

慕容先生並未作答,反而是道:「帶你去個地方。」

那是一家旅店,古香古色的紅柱子,紅色的窗戶,精緻的木質牌匾,牌匾上寫著四個大字,時光旅店。

慕容先生走進旅店,大廳里香氣濃郁而激蕩,如有實質的香霧像是曼妙的舞女一般,八仙桌,太師椅,花瓶,香爐,一應俱全。

慕容先生看著獃滯的顏漠,好心提醒道:「這是我新開的一家旅店。時光旅店,我的客人可以自由穿梭時空。」

顏漠想了許久,問:「這個,你們以前不是開香料鋪的嗎?怎麼又開別的店了?」香料鋪子果然倒閉了嗎?

不是我說,香料這種東西需要香爐,還要燃燒,著實太麻煩了,不如現代的香水使用,呲呲呲噴幾下就好了。

香料鋪子不倒閉才怪!

洪荒娛樂帝國 慕容先生道:「這個是題外話了。實不相瞞,我有一事相求。你記不記得你有一個備胎叫做阿燭。」

備胎是什麼鬼?

麻煩你能說清楚一點嗎?

是不是你口中的備胎意思和我想的不一樣啊?

「阿燭其實是燭九陰,他可能是看上你了,所以一直留在你身邊,又為了哄你開心,就真的化名顏直高……哦,這麼說有點不準確,他不是愛上你了,只是因為你是錦萱的後人,他得不到錦萱於是就拿錦萱的後裔將就將就。」慕容先生推了推眼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