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遲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季相如自言自語地說道:「這程洛也太狠了。」

季相如很了解程洛的性格,他這明顯是在報復顧遲,想故意惹怒顧遲。

季相如的話,卻被在身邊的蘇可歆聽見了,她也很想知道原因,便詢問季相如為什麼這麼說?

季相如知道蘇可歆知道程若兒和顧遲的往事,於是便對蘇可歆偷偷小聲地說:「這是以前顧遲送給程若兒十二歲的生日禮物。」

蘇可歆看到顧遲的臉色,的確不太好。

哦,原來是這樣。

蘇可歆想,前女友的生前之物被拿出來拍賣,難怪顧遲會一臉的緊張和生氣。

這程洛做哥哥的,怎麼可以不珍惜妹妹的遺物呢,難道他不知道這個禮物對程若兒和顧遲的意義嗎?還是說,他今天來這裡拍賣這支鋼筆,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讓顧遲生氣?

顧遲的此刻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主持人說:「程總,要不要到台上來跟大家講幾句話?」

見程洛起身走了過來,主持人笑著說:「大家歡迎程總發言。」

程洛優雅地拿起話筒,台下的女人立馬驚嘆起來,太帥了。

程洛將目光投向顧遲這邊,然後說:「我今天之所以拿出妹妹的遺物來捐贈拍賣,就是想為了她在天堂得到幸福而積攢福德,同時,也為了貧困的人們能夠獲得生活的幫助。我想今天如果我妹妹還活著,也會十分贊同我今天的舉動!」

台下響起了掌聲。

待程洛回去坐好,主持人才說:「好,我們現在開始拍賣。底價位十萬元。拍賣開始!」

這支鋼筆做工非常精美,保存完好,在白熾燈的照耀下灼灼生輝,的確是一件漂亮的物品。純金打造的鋼筆筆頭,書寫流利,經年不損。確實是值得擁有的,拿來簽署合同,也是顯得很有身份的。

大家紛紛開始競價,都躍躍欲試。

「十萬!」

「十五萬!」

「二十萬!」

很多人都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這是拍賣會的拍出的第一件藏品,誰都想先拍得,討個頭彩。

顧遲攥緊的手心都出汗了。他一直在忍,可是看著現場的來參加拍賣的人,竟然都這麼對這支鋼筆如此興緻勃勃,顧遲終於沒有忍住,他說什也要得到這支鋼筆!

這支鋼筆只能屬於他!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這支鋼筆被陌生人奪走,他知道,程若兒如果還活著的話,也一定非常不願意!她是多麼的喜愛他送給她的這支鋼筆!

季相如和蘇可歆都將頭轉向顧遲,不知道他會不會出手。

蘇可歆心裡是矛盾的。她既不希望顧遲搶拍,也不想顧遲是一個不念舊情的人。

顧遲會怎麼做呢?一條水晶項鏈都讓他珍藏多年,蘇可歆只是拿出來看了看,他就那樣生氣,何況這隻鋼筆是拿出來要拍賣給別人,他會甘心嗎?

若兒的音容笑貌,此時反覆出現在顧遲的腦海。

她對著他微笑,輕輕地呼喚著說:「顧遲,顧遲,我的鋼筆,我喜歡這支鋼筆,你送的……」

競價已經開始白熱化了,人人都不想禮讓對方。

「一百萬!」顧遲突然舉起了競價牌。

眾人驚呼,這是目前場上的最高競價啦!

許多人不再競價,他們放棄了。三十萬的高價,已經遠遠超出了物品本身的價格。

顧遲終於還是競價了,他要買這個鋼筆,因為那是程若兒的東西。當年的人,他果然是難以忘記的。

蘇可歆一愣,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 他果然還是更愛程若兒。是的,一定是這樣。

蘇可歆這樣想著。

且不說顧遲和程若兒在最美好的年紀相愛,從小青梅竹馬,這樣的感情豈是她可以替代的。光是程若兒那樣美麗優秀的女人,恐怕她就不能比吧?

情籤豪門 更不用說,她已經死了,已經成了顧遲心裡的紅玫瑰,用眼忘懷。

蘇可歆不知道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

這時,程洛也舉起了競價牌。

「一百一十萬!」

眾人又是驚呼。程洛自己賣這件東西,還跟顧遲搶?這是什麼情況?他後悔了吧。想來也是,這是親生妹妹的遺物啊!

顧遲盯著這支鋼筆,伸出手臂再次舉牌。

「一百二十萬!」

大家開始互相嘀嘀咕咕起來。

在場的人,都是一些上流社會的人士,所以有不少人是知道顧遲和程若兒的往事的,畢竟那一年的綁架案和縱火案是非常轟動的特大新聞。他們有些人,也是程家和遲家的老相識,所以知道的事情也格外多一些。

當年要不是顧遲在火災中逃走,恐怕他和程若兒兩人都要葬身火海。程若兒為了救他,捨身讓顧遲先逃跑,沒想到火勢太過兇猛,將一個漂漂亮亮的程家小姐給活活燒死了,真是可惜,悲催啊。

看來顧遲對程若兒的感情還是很深的吧。他的夫人就坐在旁邊,他還是要拍得程若兒的東西。

程洛繼續舉牌報價,冷笑。

「一百三十萬!」

顧遲,你是個偽君子,你陪得到若兒的鋼筆么。

顧遲繼續跟著舉牌。

「一百四十萬!」

蘇可歆垂下了頭,看著自己的包包,她不敢看顧遲的表情,也不敢看那支鋼筆。

眾人紛紛側目看向蘇可歆這邊,覺得顧遲如此重視這支鋼筆,一定是對程若兒舊情難忘,這就是他們的定情信物啊。

這樣一來,讓顧遲現在的夫人,多麼的尷尬。

蘇可歆的頭更低了。

季相如覺得這樣下去蘇可歆的臉上一定掛不住,萬一坐不住起身離開現場更不好,於是安慰她道:「嗨,可歆別多心,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就是一支鋼筆而已。現在你才是顧遲的夫人啊。」

季相如不說還好,他一說,蘇可歆的心裡更不是滋味兒了。今天真是背運。好好的,媽媽給她求來的平安符丟了,現在又出現了程若兒的鋼筆,哎,倒霉的一天。

當著自己妻子的面兒,出高價買前女友的遺物,這合適嗎?他一點兒也不顧及她的面子,可見在顧遲的心裡,擺的位置最高最好的,是程若兒的,而不是她蘇可歆的。

可是,如果顧遲不是一個重感情念舊的人,她還會喜歡嗎?

想來,顧遲也沒有做錯,畢竟兩個人有過一段美好難忘時光,也是值得好好回憶和珍藏的。蘇可歆的心情複雜而糾結著。

程洛再次舉牌。

「一百五十萬萬!」

主持人等了幾秒,舉起了鎚頭將要開始數秒。

不!絕對不能讓程洛拍得!顧遲鐵定了心,要奪得這支鋼筆!

顧遲喊出了高價。

「兩百萬!」

天啊!今天的拍賣會看樣子會非常精彩。眾人都為顧遲叫好!顧總,好樣的!顧總好痴情啊!

超神機械軍團 主持人也顯得很興奮,一支鋼筆就拍了一百萬,這真是拍賣行少有的行情啊!

主持人再次舉起了鎚頭,喊著:「兩百萬一次!兩百萬兩次!兩百萬三次!成交!」

現場瞬間掌聲雷動。

程洛盯著這支鋼筆,不由地嘆了口氣。或許,這也是程若兒想看到的結果吧。

好一個顧遲啊!

接下來開始拍賣的是季相如的拍品,是一件來自泰國的工藝品。工藝品品相華麗多彩,鑲金嵌玉的技術更是登峰造極,總之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藝術擺件。季相如藏品被一個胖胖的金主買走了。

林筱如捐出的是一款限量版的愛馬仕包包,這一款是她去年在法國買的。如今,她不喜歡這個設計,於是就拿出來拍賣,這個包包在這個拍賣行卻成了搶手貨,好多上了年紀的貴婦都在拍這款包包,喜歡得不要不要的。

林曉茹見自己的包包賣出了一個好價錢,心中十分得意,拍賣會的風光她算是搶到了不少。

拍賣會又拍了幾件藏品,雖然都是精品,但是也沒有出現一開始像拍賣那支鑽石鋼筆那樣的熱烈場面,主持人不由的情緒低落。

很快,輪到了展示蘇可歆所捐出的東西。

之前的藏品不過是一些大眾化的藏品,沒什麼值得期待的。但是,遲曜集團的顧總夫人捐出的可就不一般了,一定是一件精品!

眾人的都瞪大了眼睛期待著。

拍品被端了上來。

蘇可歆看到了被端上來的她捐的競品,當場傻眼了。

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在這裡?

她捐出的明明是一條價值昂貴的鑽石項鏈啊!它怎麼會出現在拍賣會的競品里?蘇可歆都懵了。

顧遲抓住蘇可歆的手,要她不要妄自行動,要冷靜,他讓她鎮定地坐在座位上。

現場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盯著這件競品。 農家傻女 這真是拍賣會有史以來最無厘頭的拍賣競品了。

這個顧夫人還真是夠特別啊!

顧以寒心中十分焦急,怎麼辦?這是誰的惡作劇,蘇可歆絕對不會拿這件東西作為拍賣會的競品的!難道又是林筱如?他斜著眼看向林筱如,看她一臉得意的樣子,他的心裡有了八九不離十的猜測。

林筱如當然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她的計謀再次得逞了!

蘇可歆,看你這回在這些名門望族面前該怎麼收場!

一個低賤的媽媽生的孩子,也配跟她林曉茹搶男人!就是讓你嘗嘗,萬人唾棄的滋味!這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他們的嘴巴和眼睛就能殺人!哼!

「天啊!這是個什麼東西?」現場有人忽然說。「好醜!」

「做慈善拍賣怎麼這樣沒有誠意啊,拿這麼一件破玩意糊弄人。」

「呵呵,真是個沒有見過世面的人啊。」 堂堂S市著名的遲曜集團顧遲顧總夫人捐出的拍品,竟然是一枚破舊的平安符,而且看樣子已經有些年頭了,邊緣甚至都已經破損了!

這似乎是很沒有誠意來做慈善,而且捐出一個破破爛爛的平安符的舉動也太寒酸了吧,她都沒有想過會給顧總裁丟人嗎?

眾人看到堂堂的顧總夫人竟然捐出這麼一個東西,都用滿懷鄙視眼神看向蘇可歆。

蘇可歆卻顧不得大家比試的目光。

平安符是媽媽的心意,包含著媽媽對她的愛,絕對不能被人拍走!

她抓緊顧遲的胳膊,可憐巴巴地看著他說:「怎麼辦?這個……這個是絕對不能丟的,這是我媽媽送給我的,絕對不能被拍走!」

顧遲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誰將那條鑽石項鏈換走了?

但無論是誰,這分明是沖著他和蘇可歆來的,那麼這個人不是左瑤就是林筱如。

左瑤應該沒有那麼大的膽子,顧以寒,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因為蘇可歆的緣故,也肯定不會是他。

顧遲非常生氣!竟然有人敢在背後這麼算計蘇可歆。

蘇可歆看到前幾排就坐的林筱如回頭對著她露出了得意的笑,她馬上就知道了,一定是林筱如動了手腳,一定是她故意換了拍賣品,目的就是要讓她出醜。

因為只有她,才知道這個平安符自己必是隨身攜帶的,也只有她,才知道這個平安符對她蘇可歆的重要和所具有的意義!

蘇可歆憤恨地看著凌曉茹,這次她做的真是太過分了!

現場出現了一片嘲笑聲,大家紛紛開始議論。

「這就是個破破爛爛的平安符嘛。」

「顧遲的夫人怎麼這樣啊,沒有誠意做慈善就別來啊,又沒有人逼著她,捨不得好東西又想要好名聲,真是讓人開眼界!」

「聽說她就是個雜誌社的記者編輯,沒什麼家世背景的,恐怕沒有見過多少大世面,以為隨便捐個東西就行了。」

「這樣也來拍賣會啊,呵呵,真是笑死人了。」

「今天的拍賣會還真是開了眼了啊。」

雖然大家都是在竊竊私語,但是現場一共就那麼大,蘇可歆還是可以聽得很清楚。

可是此時的她對他們的議論絲毫無法辯解。只能緊咬著嘴唇,眉頭緊皺。

「我聽說,她不是哪家的名門大小姐,麻雀變鳳凰罷了,也不知道這遲曜集團的顧總是看上她哪一點兒了。」

「這種女人就是小家子氣,登不上檯面的,以為拍賣會是菜市場嗎。哼!」

林筱如聽著眾人的議論,心中暗爽。蘇可歆,你如今可是已經顏面掃地了,看你這次怎麼收場!

那個顧遲不是每次都幫你嗎,看看現在他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也覺得很沒有面子,上次強吻的照片他不在意,這次的拍賣會讓遲曜集團跟著你蒙羞,他還能不在意嗎?

程洛轉頭看向蘇可歆和顧遲,嘴角微微上揚。哦,原來有人和他一樣不喜歡他們兩個人,要搞破壞。

呵呵,顧遲,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是怎麼維護你新娶的夫人。

蘇可歆這時是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可是又想到,還是拿回媽媽的平安符最是要緊。

雖然這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平安符,可是,那是媽媽誠心誠意為她求來的。

媽媽一個人很辛苦地把她養大,之所以會去求這個平安符,一是希望她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二是希望她能夠得到快樂和幸福,和別人家的女兒一樣,可以天真快樂,無憂無慮的長大。

有一次得知山西五台山的寺廟和平安符最靈驗,媽媽就不遠千里坐著汽車去了。 聯盟之魔王系統 那時候,她還在念大學。

媽媽就這樣一跪一扣的,好不容易跨過長長的台階,才為她求來了這個平安符。

她也不知道媽媽到底走了多遠的路,媽媽只是告訴她,路越遠,心越虔誠,平安符和她的願望就會越靈驗,她一定會幸福和快樂的……

我們赤手空拳來到這個人世間,母親對我們的養育之恩是我們窮盡一生都無以為報的。想到這裡,蘇可歆更加緊張了,她一定要拿回這個平安符!絕對不能讓它被拍走!

為了穩定拍賣會現場的大家不滿的情緒,主持人開始維持秩序。

「好好好,靜一靜,大家先靜一靜。本次拍賣會無論是什麼拍品都可以進行拍賣。因為這次拍賣會做的是慈善事業,只要人人有心有力,那麼,拍品本身所承載的價值就遠遠超過它原本的價格。好了,現在,我們開始競拍!」

因為拍賣會從來沒有拍過這樣廉價的物品,一時間大家都不知怎樣開始競價。

主持人先是和拍賣行商議了一下,然後說道:「因為平安符承載的祝福是無價的,大家可以隨意競拍!」

沒有人會願意花錢買這麼一個破舊的平安符,那不是拿錢打水漂嗎?說不定還會被人說成傻子,但這畢竟是顧總夫人的拍品,還是有人為了討好顧遲,為自己以後鋪路開始出價。

有人拍一萬,有人拍五萬,還有的人拍八萬……

蘇可歆聽著大家的報價,不禁緊張的握緊了手,怎麼辦?萬一真的被拍走了怎麼辦?她無助的看向顧遲。

顧遲看到蘇可歆擔心的神情,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手,對蘇可歆小聲說:「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保護這個平安符的,絕對不會讓它被別人拍走!」

這時,顧遲突然舉牌競價,喊出了一個天價:「一百萬!」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一百萬!

一個破破爛爛的平安福,竟然能值一百萬?開玩笑的吧!根本一百塊都不值啊!

一百萬啊,顧總的出價實在是駭人!

他們都在想,顧遲是不是瘋了?先是拍得了前女友的鑽石鋼筆,然後又出天價來買自己妻子的平安符,這是錢多沒有地方花了嗎?

蘇可歆也是呆住了,想跟顧遲說不用,但顧遲握住他的手,示意她不用擔心。 現場的人心裡明白,只是不敢亂說顧遲的閑話。

眾人都開始重新定義蘇可歆,神情中開始流露出羨慕的樣子。顧遲對她那麼好,那麼愛他的妻子,這個女人真是好福氣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