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冷笑什麼?來來來,你給我說說看,你冷笑什麼?」王旭東轉臉看著吳天問著。

「沒……我沒……沒冷笑。」吳天嚇了一跳,連忙站了起來恭敬地說著。

「你看不起他,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行,那這樣,小天,從明天開始,你回家休息一個月,這一個月你那邊的事全部由他負責。吳天,我給你一個月,他依靠自己簽了兩個單,我給你一個月,如果你這一個月低於兩個單我要你好看。」王旭東冷冷地對吳天說著。

「我……沒有……隊長……不是……哥,我真沒有,我對這一塊不懂啊,我來不了。」吳天嚇的話都說不清楚。

「那你在這冷笑什麼?我以為你多厲害呢。我告訴你,吳天,不要以為自己從部隊裡面出來的就多了不起,我可以這麼跟你說,在部隊里你牛逼,但是到了社會,你什麼都不是。吳天,不要在這瞧不起小天,我可以這麼說,小天身上有的長處你永遠都學不會,小天可以在這個社會混的很好,而你卻不一定。」

「再來說說公司,這個公司是小天一個人一手創辦起來的,你現在吃的住的全部都是他一手辦起來的,這麼大一個公司,林林總總,全是他一個人操辦起來的,換成是你,你行嗎?別說他依靠自己的能力接了兩個單,就算一個單都沒簽到,你也沒有任何資本嘲笑他看不起他。安保公司不是那麼好開的,更何況我們這種。」

「所以,吳天,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如果再讓我看到你們兩個之間不團結不和睦的話,休怪我不客氣,下一次我就不會給你們任何機會,只要讓我看到,就給我滾蛋。你們兩個聽到了嗎?」王旭東非常的生氣。

李小天和吳天嚇的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點頭說是。

「咱們仔細地來研究一下公司經營方面的事吧,小天,剛剛話雖然那麼說,但是,不管什麼理由,公司成立到現在,沒有拿下任何訂單,這都是一件說不過去的事。你剛剛也說了,我們是公司,不是福利社,所以,不管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們多辛苦多努力,但是,對於公司來說,看中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如果你們努力了,卻沒有結果,那說明了什麼?說明你們用錯了方法。」王旭東抽了一口煙后道。

「可能是吧,哥,實話實說,我們已經用盡了辦法,最關鍵的是,我們的目標客戶都是大富豪或者是大明星這類人,是上流社會的人,這類人不像其它的客戶,只要我們做好宣傳做好推薦,就自然能夠尋找到潛在客戶的,可是這個很難,因為這類人不是我們能接觸就能接觸到的。我已經帶著我們的業務員們想盡了一切辦法,但是收效甚微,我自己也幾乎是動用了我所有的關係,去接觸這些上流社會的人。但是……」

「你直接說吧,我不罵你。」王旭東看了李小天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敢說,怕自己罵。

「但是,還是沒有談成一筆生意。我總結了一下沒談成的原因,第一個原因,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有了保鏢,好像也沒有要換保鏢的打算,除非一些特別不滿意的,這裡面有個人的本性,大家都喜歡身邊呆著的是跟自己熟悉的人,只要不是特別不喜歡,一般不會想到去換一個新的陌生人在身邊。」

「第二個原因,有想要換保鏢的,但是,對於我這種身份人家並不是很看得起,我雖然是通過各種關係找到了他們,他們也都見了我,可是還是很輕視,不僅輕視我,也輕視我們公司,打心眼裡就看不起我們,就沒想跟我談。」

「第三個原因,有的是真心跟我談,也有這個意願,但是,在我報價之後人家就搖頭了,因為我們比同類的保鏢貴了太多,雖然我再三的強調我們的保鏢能力之強,可是人家顯然是不相信我所說的。大致來說,就這三個主要原因吧,這幾個月來,我用盡了我全部的力氣,但是收效甚微。可能是我思路在哪個地方錯了,也可能是公司在經營定位上出現了差錯,我自己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了。」李小天無奈地道。 「你的思路沒錯,你找准了我們的目標客戶和潛在客戶群所在,知道針對性的的開展業務。公司的經營定位也沒有任何問題,我們本身針對的就是上流社會的這群人。錯在哪?錯在宣傳力度不夠,業務開展的手段也不新穎,客戶不接受一定不是客戶的問題,而是你們的方式方法不對。」

「你剛剛的分析也很到位,我認為分析的是很有道理的,說明你是認真地在思考這個問題,我們逐條來分析問題原因所在然後找出對策解決問題。第一個原因,人的本性的確如此,人都喜歡用熟悉的人,大部分的有錢人身邊都已經有了保鏢了,讓他們換保鏢除非是對身邊的保鏢很不滿意。」

「但是滿不滿意這個是相對的,就像你開車,在摩托車沒出現之前,大家覺得騎自行車就是很牛逼的存在了,而且,也認為這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出行方式,那時候的人們對於自行車是非常滿意的,可是,後面摩托車出現了,當摩托車出現了,你又有購買摩托車的資本的時候,你對自行車還滿意嗎?你還想要繼續騎自行車嗎?而且摩托車之後,又出了小汽車,人們又開始普遍的流行開小汽車了。」

「這個是同樣的道理,在沒有出現更高質量的服務之前大家可能會對目前存在的比較滿意,但是如果讓他們看到了更好的保鏢服務之後,他們還會對現在的保鏢滿意嗎?還是我以前對你說過的那句話,市場就擺在那,但是不會自己向你走過來,得需要我們去搶,拿什麼去搶?質量和手段,質量就是我們的服務質量,手段就是我們的營銷手段。現在,我們的服務質量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就出在了營銷手段上。」

「要搶佔這個市場,首先我們就要讓他們看到我們所提供的安保服務,讓他們意識到我們提供的安保服務遠遠比他們現在享受的安保服務要好,有對比,別人才能有購買的衝動。所以,首先,我們要宣傳,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出在了宣傳上面。因為沒人知道有我們這家公司,更沒有人知道我們這家公司提供的安保服務的好。」

「我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可是,我們這個怎麼宣傳啊?我們針對的是高端客戶,我們去電視上做廣告?去街頭買廣告牌,這個效果應該是不明顯的。」李小天道。

「廣告宣傳的方法有很多種,從來就沒人說宣傳就是去電視上和街頭做廣告。而且,宣傳也分兩種宣傳,第一種宣傳是針對宣傳,就是針對我們的目標客戶的精準宣傳,第二種宣傳叫品牌宣傳,就是面向大眾宣傳,目的就是提高知名度,當然,也有廣撒網的意義在。對於一家企業來說,如果只是單純的想做一家小企業,目的就是為了賺點小錢,那麼宣傳主要做第一點,如果,想把公司做大,長久做下去,那麼第一種和第二種兩種宣傳都要有。」王旭東抽著煙慢慢地分析。

「從公司成立到現在,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對你們倆認真地談過我關於這個公司的一些想法,更沒有談過對這個公司的目標,這是我的失誤,也可能就是因為我沒有對你們有過明確的交代,所以才造成了你們如今的困惑,也造成了公司目前的困境。今天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我來給你們好好說一說我對這家公司的想法以及我想要達到的目標。」

「關於我為什麼要開這家公司,吳天你是大概知道一點的,對不對?可是小天是完全不知道。我開這家公司有兩個目的,這兩個目的談不上誰更重要。第一個目的,毋庸置疑,賺錢,開公司自然是為了賺錢,如果說完全不賺錢我不可能開這家公司,我花了這麼多錢在這裡不可能是來玩的。我不能說我完全不想賺錢,但是,我只能說,開這家公司,賺錢不是我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我的第一目的。」

「第二個目的,情懷,這麼說小天你可能並不是很能理解,我是一個退伍軍人,不僅僅是我,吳天,以及我那幾個兄弟,都是退伍軍人,我開這家公司還牽涉到一個個人的情懷,我從始至終都認為我自己是個軍人,不管我身在何方,對於軍隊的感覺從來沒有半分的減弱,我之所以要開這個安保公司,原因之一就是我希望能夠盡我自己所能去幫助一下像我一樣的退伍軍人,讓他們能夠儘快的適應社會,生活的更好。」

王旭東說完之後李小天有些驚訝,這是他第一次聽到王旭東這麼說,也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開公司是為了情懷。

「所以,你前面提到了裁員提到了降薪,不僅僅只是從公司發展角度上行不通,從我個人情感上也是行不通的,我希望公司能夠提高員工的薪資待遇,讓大家賺更多的錢有更好的生活,同時,我也希望公司能夠解決更多的退伍軍人的就業。」

「聽起來你是不是覺得我很不靠譜?是不是覺得這個公司就不靠譜?是不是覺得這些與公司經營本身就是矛盾的?我跟你說,小天不矛盾,一點都不矛盾。給員工更高的薪水給員工更好的生活並不意味著就是公司要虧本,給員工更高的工資是要求他們擁有更大的本事為公司賺取更多的利益,只要公司賺的多了就自然可以給他們更高的薪水,在這過程當中,我希望公司是一個發揮他們能力的舞台,是一個讓他們把自身能力換成金錢的平台,不是說讓公司成為一個福利院免費給他們發錢,這不是我的初衷,長此下來也會害了他們一生,這也是我今天為什麼要讓你們進行薪資改革的目的,有多少本事就給多少錢。另外,招聘更多的員工,也就意味著我們擁有更多的業務,公司發展的更大,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招聘更多的人,而不是說硬要招那麼多人回來養著。」

「我說這些其實就是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我從一開始就是希望我們這家安保公司一直往前走,越走越大,越做越強,絕不僅僅只是希望做一家小企業而已,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我要買下這麼大一塊地方的原因。」王旭東最後說道。 「所以,這就希望我們在做規劃的時候,能夠具有一定的前瞻性,要做長遠的規劃,不要總是計較一時的得失。同時,這也就要求我們必須達到一個目的,那就是公司必須要賺錢,賺大錢。只有賺大錢公司才能發展,公司只有發展了,我們才能進一步提高員工的待遇,招聘更多的員工。」

「另外一個方面,只要我們逐步的提高了員工的待遇,那麼員工就能夠盡心儘力的做事,就能對公司具有更強的歸屬感和主人翁精神,在工作當中才能更加的積極,而這樣,才能夠促進公司的發展,也才能讓公司賺錢。這是一個正反都成立的命題,兩者並不是矛盾的,而是相輔相成。」

「我希望你們兩個能夠好好的理解一下我今天說的這番話,只要理解了這番話你就會知道,你們兩個之間那些所謂的矛盾其實根本就不存在,你們兩個雖然代表著不同的立場,但是這個立場其實是一個立場,總而言之,歸根到底,都是需要公司發展,需要公司賺錢,這個才是大的立場。回去之後,你們兩個好好的想想我今天說的這番話。」

「好了,扯遠了,繼續說開源的問題,宣傳,剛剛說了,公司的目標是做大做強,所以,我們在宣傳的時候要兩手抓,一手抓業績,一手抓品牌。小公司依靠的是銷售是業務員,而大公司依靠的是什麼?是品牌。所以,我們在宣傳的時候,一定要兩個方面都要做,一方面針對我們的目標客戶進行針對性的宣傳,這是為了解決我們短期內公司存在的難題。第二個方面,要做品牌的宣傳,針對社會大眾宣傳,要逐漸的讓大眾知道了解我們兄弟安保公司,讓大家都知道我們兄弟安保公司是一家高質量的安保公司。」

「我們公司目前存在的最大的問題也就是宣傳不夠,還是那句話,我們要讓大家都知道我們兄弟安保公司,也要讓大家知道我們兄弟安保公司的好。宣傳非常重要,這是我們目前最大的問題,也是唯一的問題。你剛剛說的一切問題歸根結底,就是我們的宣傳工作沒有做好。」王旭東把問題再次做了總結。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宣傳?在宣傳這個問題上我一頭霧水啊。要做大眾化的宣傳這點,我以前沒想過,這是我的鼠目寸光,但是,即使是要去做大眾化的宣傳,那麼就一定是在電視媒體上做宣傳,而我們公司目前根本就不可能拿出這麼多的錢來做宣傳。要做針對化的宣傳,可是我根本就找不到宣傳的辦法,我們很難接觸到這些客戶。」李小天很是為難。

王旭東再次點了一根煙,慢慢地抽著,隨後道:「誰說做大眾化的宣傳就一定要去電視媒體上做宣傳了?如果我們最大做強之後,有這個資本了,自然是可以這麼做,可是,目前我們沒有這個實力,但是,也並不代表著我們就沒有辦法做宣傳啊,宣傳的方式有很多種啊,最主要是你沒有發散你的思維。這樣吧,過幾天開始,吳天,我記得訓練科目裡面有越野跑和負重長跑的訓練隊不對?」

「是的,有,不過不是越野跑,與軍隊不一樣,因為我們沒有與地方協調的能力,所以我們都是在操場上進行訓練,分為長跑和負重跑,長跑是每天一次例行訓練,圍著操場二十公里。負重跑是一周兩次,負重十公斤跑五公里。這是日常的訓練科目。」吳天回答著。

「以後就改變地點,把每天例行的訓練地點改到室外,改到市區裡面的人口密集區主幹道周圍,沿著人行道跑,不管是長跑還是負重跑都往市中心去跑,領跑的人扛著一面旗子,旗子上要有我們安保公司的名字和LOGO,所有的隊員身上的服裝都要有我們安保公司明顯的字樣。咱們公司不是有很多組嗎?分成若干組,劃分不同的線路,去市區跑就行了,這樣也算是越野跑吧。要求就是一定要讓市民知道這是我們安保公司的人,同時,也要把最好的狀態呈現給市民。」王旭東思考了一下后道。

聽到王旭東的話之後,李小天頓時眼前一亮,一下子就拍在了桌子上說道:「是啊,這就是免費宣傳啊,你想想看,如果走在街上,看到一隻這樣的隊伍跑過來,肯定回頭率百分之百啊,誰都會看的,只要看一下就會知道我們安保公司的名字。然後,我們展現出非一般的實力和紀律,自然而然的就會讓人對我們公司的實力有了個最淺的認知。往人口密集的市區裡面跑,效果遠比廣告牌好啊,最關鍵的是不用花錢啊。哥,你實在是太牛了。」

「這只是一個吧,我大致想想的,主要是你們自己要開動自己的腦筋。我們也可以去開辦一些活動,比如周末或者是節假日去人口集中區開辦一些娛樂賽啊,搏擊擂台賽什麼的,給個五十萬當獎金,讓大家報名來與我們安保公司的人員進行PK,贏了當場就給錢。這樣子也是宣傳,這也是向大家展示我們安保公司,也是展示我的實力。」

「另外,小天,你可以去與公安部門聯繫一下,在節假日,我們安保公司出於為社會出一份力可以做一些公益活動,比如我們的安保人員可以在人口密集的區域裡面去幫助公安部門維持一下治安和交通啊,文明的勸導啊,身上必須穿著我們統一的服裝,整個過程當中像個軍人一樣站直了一動不動,向大家展示我的風采,這不也是宣傳嗎?一方面是宣傳,一方面也是鍛煉我們的隊員,這些宣傳活動可以有很多很多,只要你去想。」王旭東一連串說了好幾個想法。

「對對對,我們可以組織人手義務的去各個學校門口去維持秩序,這樣一方面得到了大家的好感,另外一方面也是宣傳。」李小天也連忙道。

「是啊,硬廣告很招人嫌,但是這種隱晦的廣告卻是很討人喜的,所以效果會更好。而且,我們目前的經營範圍只限於東海,所以,沒必須進行大規模大範圍的電視宣傳,懂嗎?」王旭東問著李小天。 「我知道怎麼做了,只怪我之前的腦子太過於固化了。東哥,你看可不可以這樣?我們這種宣傳活動肯定要大規模的固定的舉行的,這裡面就需要大批的服務人員來進行策劃和執行,我想,我們公司要不要成立一個企宣部?專門負責這個事?我認為宣傳是一個很重要的工作,也是一個長期的工作,不管公司發展到任何階段了都必不可少,是不是公司可以投資一筆錢成立這個部門,我們去請一些專業的人員來專門負責宣傳工作的策劃和執行。」李小天詢問著王旭東的意思。

「這方面是你負責的,你自己看著辦,還是那句話,過程我不管,我只要效果。」

「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可是,東哥,這些只是你說的大眾化宣傳,這樣的宣傳其實對那些目標客戶的影響並不大。」

「只要大眾化宣傳做的好,影響力夠大,自然是能夠影響到我們的目標客戶的。當然,針對目標客戶我們當然也是需要另外做宣傳的。目標客戶可以針對性的來嘛,我大概想到了這麼一些辦法。」

「我呢接下來會去找銀行貸款,也會去找政府進行審批,我們成立一家射擊運動俱樂部,地點就在我們公司,把那邊那一片現在我們根本就用不到的地方建成一傢俱樂部。射擊運動俱樂部就是一個玩槍的地方,這項運動在有錢人的圈子裡面是很流行的,但凡來這玩的人都是有錢人,都是社會精英,這群人就是我們的目標客戶。」

「而且,目前在東海市只有一家,並且做的並不是太好,我們完全可以再開一家,一方面這個俱樂部有市場而且很賺錢,另外一方面,這麼做自然是給我們接觸大量目標客戶的機會,只有這群人來了,那還怕我們安保公司沒生意嗎?我想你不會這麼蠢的,對不對?」王旭東笑了笑道。

吳天和李小天完全被王旭東的腦迴路給震驚了,他們完全不知道王旭東是怎麼想到這些東西的,特別是李小天瞪大了眼睛看著王旭東。

「哥,你……你都是怎麼想到這些主意的?」

「用腦子,把你腦子帶上,多去想一想,不要總是去想一些別人慣用的套路。」

「槍械俱樂部,這個我是知道的,我那些同學也經常跟我聊起這個,他們都多多少少接觸過,一個個很感興趣,的確是在有錢人圈子裡很流行,你想想看,車子、真槍和女人這是男人最愛的三樣東西啊。可是,這個能審批下來嗎?要求可是非常非常嚴啊,這也是市面上少的可憐的原因所在。」

「這個你就不需要擔心了,審批工作以及這些槍支來源這些我來處理,你要做的就是負責籌備設計這一塊,儘快做好。做好之後怎麼去宣傳這個射擊俱樂部也是你的事,這個宣傳應該不難,對不對?」

「不難,完全不難,我那批同學就是最好的客戶。這個我有信心做,我馬上籌備。」李小天非常非常的興奮。

「另外,我們可以成立一個青少年訓練營,與各大貴族學校聯繫,邀請他們帶學生來我們這個訓練營裡面體驗軍隊生活,鍛煉孩子們的意志,同時,也可以成立一個類似於變形計的計劃,讓那些叛逆的孩子來這裡接受軍訓,改變孩子性格,有錢人家的孩子性格多多少少會叛逆啊等等,很多家長都是希望孩子們能夠去部隊裡面去進行鍛煉的,可是真要把孩子送進部隊他們又不願意,而我們這個訓練營就是一個很好的地方,這樣的孩子在東海地區不在少數,有這樣想法的家長更是不在少數。」

「目的嘛,與成立設計俱樂部的目的是一樣的,一方面,賺錢,這些項目本身就賺錢,這樣也是在給我們安保公司賺錢,同時,不管是射擊俱樂部的教練還是訓練營的教官,我們的員工都可以很好的勝任,這也是在創造就業崗位。第二個方面,接觸了有錢人,給了我們去宣傳我們安保公司安保服務的機會,射擊俱樂部就不用說了,訓練營這邊,孩子在這裡訓練,家長會不來嗎?如果我們真把孩子的性格給弄好了,他們對我們會非常感激。還是那句話,審批工作我去做,其餘的方面,交給你們倆去辦,我只看結果,我不管過程。」王旭東進一步道。

李小天和吳天已經沒有驚訝了,只剩下一個勁的點頭。

「在這裡強調一點,既然是做有錢人的生意,那麼不管是做射擊俱樂部還是做訓練營,都要做最好的,各方面都是,因為我們針對的就是高端客戶,這個原則一定要把握好。」王旭東強調了一下。

「可是哥,錢……這些都需要錢進行投資,而且,可能需要大量的錢。」李小天為難地道。

「錢我會想辦法,你做好規劃之後,給我個預算表,看看究竟需要多少錢。這些都以安保公司為主體去做。」王旭東思考了一下。

「另外,我會想辦法去就我們安保公司做一個策劃活動,專門針對有錢人來做一個宣傳。這些事情我來做,具體怎麼辦我這邊弄好了之後才告訴你。」王旭東最後說著。

李小天點頭,今天王旭東過來說了這番話之後,令李小天幾乎一下子是茅塞頓開。本來覺得前方一片霧霾,現在,一下子就看到了太陽了。

「不管怎麼樣,安保公司我們一定要做大做強,這個點不能動搖,不管花多大的代價都要。」王旭東最後堅定地說著。安保公司如果不做大做強,就沒辦法去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務,而目前安保公司這個半死不活的樣子是王旭東不能接受的。對安保公司的現狀,他是想了很久很久,這些想法並不是說今天才想到的,而是在他腦子裡面思考了很久,甚至於,他之前還專門派人去特意針對射擊俱樂部和訓練營做過專門的了解和調查,認為完全可行今天才對李小天說。他是個謀而後動的人,對於沒有把握的事他絕不會信口開河亂說亂做,這是這麼多年部隊生涯當中養成的性格。 王旭東從安保公司出來之後就直接開著自己的麵包車上了高速,方向是往秦可欣的老家方向,而且,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全程三個多小時,王旭東直接就把麵包車開到了秦可欣母親的醫院樓下,然後上樓,往病房而去。

當王旭東走進病房的時候,見到秦可欣母親獨自一人躺在病床上看著電視。

「阿姨,怎麼樣了?」王旭東走了進去問著,手裡提著很多的禮品。

「小王,你怎麼來了?還提了這麼多東西。」秦可欣母親看到王旭東出現非常的驚訝,連忙從床上下來。

王旭東看到秦可欣母親要下床連忙拉著。

「阿姨,您千萬別動。」

「沒事,我給你拿瓶水喝。」

「不用,真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

「沒關係,我已經好了,過段時間就能出院了,我已經可以自己動了,你看。」秦可欣母親下床後走了走動了動道。

「是嘛,那真好,恢復的還是挺快的。」看到秦可欣母親恢復的很好王旭東也很高興。

「在這裡我都快憋死了,特別是可欣,一天到晚都嘟囔著讓我在床上別動,這人啊,一天到晚躺著不動身上都感覺要生蛆了,很難受。」秦可欣母親堅持著要給王旭東拿水,王旭東也沒辦法拒絕。

秦可欣母親走到旁邊的柜子裡面拿出一瓶水遞給王旭東。

「謝謝阿姨。」王旭東接過水道。

「坐,坐。」秦可欣母親指著病床邊的凳子。

「可欣呢?」王旭東問著。

「可欣啊,她去燕京了。」秦可欣母親回答著。

「啊?」

「昨天走的,好像是公司那邊有點急事要去處理,反正我也已經沒什麼事了,她在這也幹不了什麼。」

「可是你這一個人在醫院總是……」

「沒事,小魏在這照顧我。」秦可欣母親說著。

「那挺好的。」王旭東點點頭笑了笑,他知道,秦可欣母親說的小魏就是魏西峰。

「也是難為這孩子了,我是不想要他在這照顧我的,我自己一個人住在這也沒事,但是可欣和小魏都不願意,小魏是特意趕過來照顧我的。剛剛還在這,這會兒又不知道出去買什麼東西去了,你看看,這東西都堆滿了,我哪吃得了這麼多東西。」秦可欣母親指著病床邊堆滿的各種營養品和水果。

「這是他的一份心意,你啊就接受吧,多補充點營養,好的也快一點。」王旭東笑了笑說著,然後道:「我最近事也有點多,所以一直都沒來看您,今天來看到您好了許多我也放心了。」

王旭東又坐在那陪著秦可欣母親聊了一會兒天,主要是問關於秦可欣母親的病情以及醫生說的話,聊了一會兒之後王旭東就站了起來告辭,秦可欣母親非常過意不去,知道王旭東這是特意開了幾個小時的車過來看一下她,但是她又在醫院,也沒辦法招待王旭東。

王旭東讓秦可欣母親躺下,不要送他,他再次道別之後,然後走出了病房,準備開車回去。

他來這本身就只是想看望一下秦可欣母親,對於秦可欣母親他是感恩的,他每次來秦可欣母親都對他非常非常的好。

王旭東走到電梯門口摁下電梯,電梯門打開,王旭東正準備進去就見到了魏西峰站在電梯裡面往外走,兩個人面對著面四目相對,眼神裡面都有著驚訝,也有著奇怪的情緒在。

「王先生,你好。」魏西峰走出來對王旭東伸出來手。

「你好。」王旭東也與魏西峰握手。

「你來看望阿姨?」魏西峰問著。

「對。」王旭東點頭。

「這麼快就走了?」

「我公司那邊還有事。」

「吃個晚飯再走吧,上次在東海你對我盛情款待,來這了我就算是半個地主了,無論如何吃個晚飯再走。」魏西峰對王旭東道。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真有事,我得趕回去。」王旭東拒絕著。

魏西峰看著王旭東,半響后才道:「去那邊聊一會兒吧?」

王旭東也看了一眼魏西峰,稍微猶豫了一下,然後點頭。

「去大堂吧,這個醫院條件比較差,沒辦法,就只有那邊有幾張椅子。」

兩個人坐著電梯來了一樓,在醫院大堂門口的一個角落位置擺放著幾條凳子,魏西峰領著王旭東去那坐下。

「給我來一根。」魏西峰笑著問著王旭東。

在王旭東記憶力魏西峰是不抽煙的,而且這是醫院,不過最後王旭東還是給了魏西峰一根煙,幫魏西峰點上,然後自己也點上。

「戒煙一年多了。」魏西峰抽了一口,吐出一口煙后說著,看他抽煙的樣子還是挺熟練的。

「煙不是個好東西,能戒掉是好事,最好不要再抽了,對身體不好。」王旭東吐著煙霧說著。

「我從十八歲開始抽煙,上大學那會兒就開始學會了,一直抽到……我遇見了可欣。」魏西峰靠在椅子上說著。

王旭東聽到這稍微側目,然後繼續看著前方,抽著煙,沒有表情。

「可欣跟我說她不喜歡聞煙味,也很討厭別人在她面前抽煙,所以,我就戒了煙。我跟她認識多久了,我就戒了多久的煙,今天是戒煙后第一次抽煙,主要是這醫院他條件太差了,說實話,有些壓抑。」魏西峰一邊說著一邊轉過臉來對王旭東笑了笑。

「不管什麼理由,能把煙戒掉都是好事。」

「我跟可欣決定今年過年前結婚。」魏西峰在停頓了一下之後忽然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停頓了幾秒,但是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點了點頭道:「恭喜。」

「謝謝,雖然我知道她心裡愛的人是你不是我,但是能夠跟她結婚我還是非常的高興,這是我最高興的事。」魏西峰一邊抽著煙一邊道。

聽到這話,王旭東微微的側目,隨後又轉過臉去抽煙,淡淡地問著:「她告訴你的?」

「沒有,她從沒在我面前提起過你,跟沒跟我說過這句話,但是,我能感覺得出來的。」魏西峰搖頭。

「不要在那胡思亂想,可欣不是個隨便的女人,她對愛情對婚姻的態度是非常認真的,她之所以選擇跟你結婚那就說明她是愛你的,所以,你這麼說她對她不公平。我承認我與可欣在之前有過一段感情在,但是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在你與可欣認識之前。」王旭東再次抽了一口煙后道。 「我也希望是如此,但是不管她愛的人是你還是我,對於我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選擇跟我結婚。我相信,她最終愛的人會是我。」魏西峰接著對王旭東說著。

王旭東點了點頭,說道:「她是你的妻子,你是她的丈夫,她愛的人肯定是你,也只能是你。好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王旭東說完之後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走了兩步,王旭東又轉過頭來對魏西峰道:「我今天來這與可欣無關,我來這只是看望阿姨,阿姨以前對我很好,可欣並不知道我來這。」

王旭東說完就往大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王旭東聽到了身後魏西峰大聲的喊著:「謝謝。」

王旭東沒有說話,直接大步地走出了醫院,上了自己的麵包車往外開去。

魏西峰今天找王旭東說話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要告訴王旭東秦可欣馬上就要跟他結婚了,希望王旭東不要再與秦可欣有任何的接洽,而王旭東也告訴了魏西峰,他與秦可欣不會再有任何的聯繫。

不管王旭東願不願意承認,他現在的心情都非常的不好。魏西峰與秦可欣就要結婚了,不管是從蘇婉琪的角度出發還是從魏西峰與秦可欣要結婚了這個角度出發,他都不應該再與秦可欣之間有任何的聯繫,這一點王旭東心裡非常的清楚,這也是他做人的準則之一。

王旭東一路開著自己的麵包車回東海,開過來花了三個多小時,開回去又花了三個多小時,一來一回花了七個小時,而在這呆的時間卻不到一個小時,可能很多人覺得王旭東腦子有毛病,但是王旭東覺得自己必須得來,就像他說的那樣,他來這單純的只是來看秦可欣的母親,與秦可欣無關。

王旭東開車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在家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依舊早起,只不過早起之後並沒有去外面,而是去了華海集團去找了郭鈺,在郭鈺的辦公室裡面呆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然後出來,然後就去了東琪公司。

當王旭東推開蘇婉琪辦公室門的時候,蘇婉琪坐在裡面。

蘇婉琪是今天上午回的,剛回不久,這次是去視察,所以去的不是她一個人,還有好幾個公司的工作人員全程跟著,下飛機之後也是由公司的司機過去接的蘇婉琪來公司。而蘇婉琪也顯然經過這次視察之後有很多的想法,從機場回來之後就直接來了公司,而不是先回家。

王旭東推開門進去的時候,蘇婉琪正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在電腦上面敲打著什麼。

「回來了?」

「是啊,剛到不久。」

「不是說了讓你回家休息的嗎,你怎麼直接就來公司了?你都出差半個多月了。」王旭東有些心疼蘇婉琪。

「這次視察的過程中發現了很多的問題,也有了很多的想法,對於公司在市場、營銷這一塊我認為應該做出一些適當的改變,這樣更有利於公司的發展,所以,我想儘快的把這些東西整理出來,然後討論一下開始實施。」蘇婉琪說著。

「即使要做也不急於這一時。」

「有些事情早一天實施和晚一天實施都是有很大區別的。」

「好吧。」王旭東有些無奈,蘇婉琪就是這種性格。

「這次我跑遍了全國,基本上每個區域的分公司我都去了一趟,每個地區的都選擇了一些店面視察,有些店面我還是沒有打招呼以暗訪的方式去視察的,我也親自在一些店裡面呆了一整天,仔細地觀察我們公司的門店的運作流程以及顧客的一些反應,整個這一圈下來收穫頗豐,我認為,以後每年,公司的高層領導,像我和曉蝶這樣的最高層決策層人員都應該去基層實地視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最為準確地掌握公司的情況,這樣才能有針對性的做出一些改變。」

「這次我發現了很多問題,第一個問題,區域分公司的管理模式存在問題,比較鬆散,必須加強管理,建立分公司對門店、公司對各分公司的獎罰激勵制度,同時,建立監管體制。第二個問題,加快旗艦店的建設,在這次視察的過程當中,我更加認識到了旗艦店的意義,所以,接下來公司一定要加快推進旗艦店的建設速度。第三個問題……」蘇婉琪開始一點一滴地對王旭東說著她這次視察過程當中發現的種種問題,並且也與王旭東討論了一下解決的辦法。

一開始王旭東並不覺得有什麼大問題,但是在看了蘇婉琪工作簿上面記錄的密密麻麻的問題並且看了這些問題之後他也意識到了這些問題的重要性。 我不是小明星啊 隨後,蔣曉蝶來到了蘇婉琪的辦公室,三個人坐在蘇婉琪的辦公室裡面逐個逐個的討論解決問題,吃完中飯之後,下午又再次的召開了高層會議,這次會議開得很沉重。蘇婉琪首先就把這次視察過程當中發現的問題一個個的列了出來,這些問題牽涉到了很多部門,包括了一部二部,也包括了設計部門和財務等等部門,蘇婉琪把一個個問題單個的列出來找出讓主管的人出來想出解決的辦法,逐個討論,然後又把三個人之前想到的解決辦法說出來大家一起再討論可行性。

公司就是這麼一個不斷磨合不斷改變直到變成最好最佳狀態的過程,就像是雕刻一件藝術品一樣,一開始只能是雕刻出一個大概的模樣,隨後才是不斷的修改、精雕細琢,不斷打磨才能成為精品,而蘇婉琪做的就是精雕細琢這個過程,實際上她對東琪公司的改變一直沒停過,她也是一個要求完美的人。

這個會議持續了一個下午,最後開完會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了,王旭東和蘇婉琪兩人一起坐著電梯下樓,在電梯裡面王旭東拉著了蘇婉琪的手,蘇婉琪並沒有拒絕,而是把頭靠在了王旭東的肩膀上,這幾乎是蘇婉琪第一次對王旭東這麼主動的親昵。

「累了吧?這些天。」

「有點累。」蘇婉琪聲音都有些疲倦。

「看到你這個樣子我有些後悔把你從粵圳帶回來了。」

「累,但是我很滿足,很開心。」蘇婉琪回答著。 電梯到了停車場,兩人手挽著手從電梯裡面走了出來,往王旭東麵包車的方向走去。

「你怎麼還開著這輛車?還沒修好?」蘇婉琪大老遠就瞧見了停在這的麵包車,一邊往麵包車走去一邊說著。

「嗯。」王旭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蘇婉琪。

「說實話,你是不是把車給賣了?」蘇婉琪問著王旭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