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都不喜歡陸璟碩了,你還要跟他結婚,你這是在拿你自己的幸福在開玩笑。」

「媽你之前不是對陸璟碩已經有了改觀嗎?覺得他還不錯!那我反正遲早都是要結婚的,那嫁給他,也沒什麼。」席薇檸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但她不想因為自己的病情,而連累到他們。

她也不想自己死了之後,他們就一無所有,到老了之後,連看病的錢都沒有。

那樣也太可憐了。

「結婚的事,是我向陸璟碩提出來的,你們也別怪他,更不用覺得我嫁給他,就會委屈自己。」她笑了笑:「我啊,就不是會委屈自己的人,大不了真的相處不融洽,那就離婚唄!」

唐小芯板著臉:「我還是不同意你們在一起。」

席錦琛不出聲,但也是唐小芯這個意思。

「爸、媽,你們也知道,我性格比較固執的,我都已經做出了這樣選擇,我就不會更改了。」

唐小芯小聲不滿嘀咕:「這個牛脾氣,十足像她爸。」

席薇檸是沒聽見,但是她身邊的席錦琛聽見了,忍不住說:「我倒覺得薇檸的性子是像你多一點。」

「你說什麼?」唐小芯眉頭不自覺皺著。

邪帝寵妃:傾世三小姐 席錦琛連忙改口:「是我像我多一點。」

席薇檸就安靜看著他們,為了一點小事情而起爭執。

這樣一來,就可以忘記了,她要跟陸璟碩結婚的事了。

兩個爭執了五分鐘后,唐小芯才將話題轉回到席薇檸身上,「我還是那個意思,就是不想你跟陸璟碩結婚,不過你執意跟他結婚,行,你將他約到咱們家來,我親自問一問他,我也還有一些話,要交代他。」

「好!」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席薇檸就把人約到家裡。

這次陸璟碩來席家,特別緊張,內心極為不安。

坐著沙發上,任由唐小芯和席錦琛打量著自己。

而席薇檸就坐著一旁,像是沒她什麼事一樣,吃著水果。

「叔叔、阿姨!」陸璟碩喊著。

「嗯!」唐小芯板著臉,問他:「你爸媽知道薇檸的情況嗎?」

「我大致也跟他們說了一下,他們不反對我們兩個結婚。」

「薇檸的身體,不適合生孩子,你還確定要跟她結婚嗎?」

「孩子的事,我們也可以找代孕媽媽解決。」

唐小芯:也是,陸家那麼大的創業,不能沒了繼承人。

「你以後要是不喜歡薇檸了,請你好好把她送我們家。」陸璟碩都能接受,她剛才提出的問題,那她又何必再反對他們婚事呢!

醫然照我心 「阿姨,我跟你保證,我不會不喜歡她。」

唐小芯譏笑:「你以前不就是不喜歡她嗎?」

「……」陸璟碩臉上囧了一下,「阿姨,那都是過去的事,我以後爭取表現好一點,讓薇檸喜歡上我,讓你們對我想法有所改變。」

「行了,好話誰不會說啊!」席錦琛沉著臉,極為嚴肅:「最重要是你要有所行動,別到時讓我家女兒受委屈了,我可告訴你了,她要是受委屈,我可不會放過你的。」

「叔叔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她受委屈的。」陸璟碩恭謹有禮貌的說。

唐小芯:「你今天說的話,我們也都會記著,希望你也不要忘了。」

「我一定不會忘的。」

「好了,商量婚事,還是要雙方父母在。」

聞言,陸璟碩欣喜若狂。他們終於同意了,讓薇檸跟自己結婚了。怕夜長夢多,他當著唐小芯他們的面,給他爸媽打電話。

還有一章 非洲事件,讓美國引起了重視。他們對於印尼的事情可以不插手,但是對於非洲的事情,他們卻不得不重視,特別是黃然這個名字,對他們美國來說,簡直就是一個不能提起的忌諱。

而這次非洲的事情,死了一千多名精銳的特種兵,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最重要的,這件事情竟然是黃然的餘黨,這讓美國人不能接受……

「把這件事情報道出去吧!讓民眾們知道,太子的餘黨還存在,我們必須剿滅他們,也是我們實驗最新的超級戰士的時候了,我會通知歐盟那些人……」美國總統召開軍事會議,對著那些軍官吩咐道。那些軍官也點點頭……

「好了,散會……」美國小黑人站起來,大聲的宣布,然後就走了出來……

「太子的審判」這個名詞出現在網路上,那張精美的卡片成為了人們討論的熱點,而那些聖子教的教徒們,一個個興奮的大喊大叫,他們在黃然的雕像前虐誠的祈禱著。而那些龍牙游擊隊也很高興,雖然這兩年來,龍牙游擊隊損失慘重,但是看到今天的事情,他們心裡好像被打了一針強心劑似地,格外的舒服……

美國的民眾開始鬧騰了,他們不能接受一千多名美軍無緣無故的死去,大規模的遊行示威開始了。美國政府也積極的做出應對的辦法,決定向非洲繼續增兵,歐盟、日本、韓國也同意增兵,而印度卻由於中印邊界的事情,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

「媽的,混蛋,不給你們點教訓,還真把非洲當自己的老窩了……」黃然看著新聞,狠狠的罵了一句。

離婚時代:謊言背後的真相 「隊長,我們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回非洲啊!」噩夢看了看黃然,對於非洲,那可是他們的家,龍牙的基地在非洲,雖然現在龍牙散了,但是非洲依然是自己的家。

「立刻召開會議,我們必須儘快拿下印尼,美國不是想往非洲派兵嗎?我們就在印尼這裡鬧,看他們怎麼又精力插手這些事情,非洲他們派兵能怎麼樣,都是原始大森林,足夠他們鬧騰的。他們能派什麼,機甲嗎?他們能有多少,手下的特種兵那都是扯淡的,生化戰士?這倒是一個問題,那些戰士的戰鬥力極強,非洲現在沒有我們的人,過一段時間在說吧!先給我把印尼給拿下來,然後在好好的陪她們玩,他們不是想玩嗎?」黃然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噩夢點點頭走了下去。

「老大,發現一個重要情報……」這個時候殘月走了進來,有點慌張的說。

「什麼情況……」黃然趕緊問到。

「你還是自己來看吧……」殘月慢慢的說,黃然和殘月立刻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情報中心,大屏幕上顯示的一幕讓黃然瞪大了眼睛。

一個巨大的軍事基地,地下有一個大型的實驗室,許多印尼人都被關在籠子裡面,籠子是特別製造的,鋼筋就有小孩胳膊這麼粗,而且還是特種鋼筋製成……

一個個印尼士兵,被那些科學家注射一種藥物,然後關進籠子裡面,從屏幕上能清晰的看到,那些戰士渾身青筋暴露,在籠子裡面開始大喊大叫,身上的肌肉竟然上下翻騰著,那些科學家面無表情的看著那些印尼士兵……

很少有士兵能夠活下來,死亡率達到了一百比一,但是即使這樣,從籠子裡面不斷的放出來存活下來的戰士,他們好像吃了激素一樣,本來瘦弱的印尼士兵不見了。出來的新士兵一個個猶如狗熊一樣……

「生化戰士……」黃然大聲的喊著,黃然看到這些人的時候,不由的想起了美國的生化戰士,同樣的情況,就連眼神都一樣……

「應該是,你看這個人,美國科學院的生物學家,從小就對生物學有很大的天分,二十二歲就進入了美國科學院,從此杳無音訊……」殘雲把西恩的資料調了出來,慢慢的說。

「該死,這種生化戰士死亡率極高,一百個人裡面,才能出現一個能堅持下來的,美國不敢大規模的生產,但是他們卻找到印尼這個地方做實驗,印尼人口達到兩個多億,你看這些人,應該都是普通人,這些生化戰士已經變成戰鬥機器,雖然他們沒有進過系統的軍事訓練,但是生化戰士只要進行一個月的軍事訓練,就能變成優秀的戰士……」黃然嚴肅的說,這件事情已經嚴重了。

「搜索整個印尼,找找看個地方有這樣的軍營,他們肯定要訓練這些戰士,給我跟蹤這些人,鎖定他們的訓練基地,我們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消滅他們……」黃然大聲的說。

「是……」衛星開始鎖定那些走出去的生化戰士,那些生化戰士出來以後,就被帶走了,他們並沒有離開基地,而是被帶到了另一個實驗室。

「這是什麼……」黃然也驚訝的問。

「不知道……」殘月也是剛發現這個事情。

屏幕上顯示著一個無塵實驗室,一個巨大的場地,好像是一個巨大的斗獸場,兩名生化戰士,被注射一種液體,然後放到斗獸場裡面……

黃然死死的盯著斗獸場,被放下去的兩個生化戰士,身體已經開始發生了變化,本來就已經夠威猛的戰士,現在卻生生的長高了一些,兩個人幾乎同時發出怒吼,身體好像被充氣一樣,最重要的是他們嘴裡面竟然長出兩個獠牙……

「嗷……」兩個人同時趴在地上,猶如一頭狼一樣,發出怒吼,眼睛變成綠色,在身上竟然長出了毛髮……

「這不會是歐洲的基因戰士吧!我怎麼感覺這兩個人不是人啊!而是兩頭狼啊……」殘月看到這一幕,獃獃的說。

「你猜的沒錯,他們就是基因戰士,不過他們更加強大,本來獸的基因是不能和人的基因相結合的,即使結合了,也沒有這麼強大。歐盟的基因戰士我遇到過,還沒有你們強大,因該死亡率也很高,但是現在他們用改造后的生化戰士做基本體就不一樣了。人的身體是很脆弱的,即使和野獸的基因相結合,也只能結合一點。但是生化戰士就不一樣了,他們的身體更加強悍,能接受的基因更多,生化戰士和基因戰士相結合,他們的戰鬥力就不是這麼簡單了……」黃然慢慢的說,然後幾個人看著大屏幕。

巨大的斗獸場,兩名戰士此刻已經展開了戰鬥,兩個人的行動猶如閃電一樣,即使殘月看到又有點心寒,而兩個人的攻擊更是強悍的不得了。那個巨大的斗獸場,使用幾米厚的特種鋼板製成的,而兩個人的戰鬥,竟然能把特種鋼板給打出一個拳印……

「嗷……」一名改造人五個手指頭呈爪行,向另一名戰士抓過去,那名戰士戰鬥經驗好像不行,躲閃不及就被抓住胳膊,一大塊肉被抓了下來……

「嗷……」另外一名改造人吃痛,發出狼嚎,直接撲了過去,張開大嘴就咬了過去,就好像一頭狼一樣……

那名改造人速度更快,兩隻手抱著他的腦袋,猛的一轉圈,然後用力,就把腦袋給硬生生的擰了下來,鮮血噴的到處都是……

「我靠,這些太暴力了吧!」殘月看到這一幕都感覺有點殘忍,這哪是人啊!簡直就是畜生!那名勝利的戰士這個時候竟然伸出舌頭舔了舔那個鮮血淋漓的腦袋,最後發出怒吼……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黃然也是滿臉的嚴肅,死死的盯著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老大,我們怎麼辦……」殘月這個時候輕輕的問,根據屏幕上顯示的戰鬥力,連自己都不是那些生化人的對手,恐怖的癒合能力,強悍的戰鬥力。看到他們拳頭的威力,估計坦克都能被他們打一個大洞……

「開會……」黃然大聲的喊著,臉上則露出一臉的冷汗,幸好發現的及時,要不然還不知道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呢。這樣戰士的戰鬥力,簡直恐怖的嚇人,雖然製造成本很高,二百條人命才換回一個生化戰士,但是這樣的戰士戰鬥力比二百名普通士兵要強悍的多。他們的戰鬥力讓黃然都感到驚訝,黑衣龍衛都不是他們的對手,那些生化戰士,活的時間應該不會太長,因為野獸基因和生化病毒雖然改造了他們的身體,但同時也在消耗著他們的生命,他們的戰鬥力越是強悍,他們的生命越是短暫。這樣的戰士,生命不會超過五年,五年以後,他們就會死去,但是對於戰爭來說別說五年,就是五天他們也可能造就奇迹……

這樣的生化戰士,如果有一千,對自己發從突襲,那麼自己就徹底的亂了。這樣的戰鬥力,狙擊步槍都沒有,除非用坦克正面去轟他,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他們這些人,甚至能和機甲進行戰鬥,自己要把戰鬥放在他們基地,普通士兵和他們戰鬥,純屬就是找死……

所有的軍官都接到命令,緊急開會,包括加里曼丹島的官員,都用最快的速度感到會議室,黃然也走出監控室,但是手裡卻多了一份光碟,這裡面包含著那些資料,那個位置已經鎖定,就等著自己親自去收拾他們了。生化戰士雖然可怕,但是在自己的眼裡,他們還是一堆廢物,自己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二更了,求打賞了,都不漲了) 一個小時后。

蘇玉蘭和陸志儒就出現在席家。

憑著蘇玉蘭三寸不爛之舌,很快就確定下,席薇檸和陸璟碩結婚的日子。

蘇玉蘭還說:「日子已經確定了,咱們呢,可以先把證扯了,再辦酒席,怎麼樣?」

唐小芯不自覺朝女兒看了一眼,回蘇玉蘭的話:「會不會太過於著急了?」

她還想著為自家女兒,保留了隨時反悔可能呢!

「哪會著急啊!咱們都已經認識了這麼多年,我們家是什麼樣的,你早就一目了然,扯證的事早點辦了,也挺好的。」她這是給自家兒子,來個神助攻。

「我……」

還沒等唐小芯說話,蘇玉蘭徑自問席薇檸:「薇檸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覺得阿姨的建議,還不錯?」

席薇檸放下手裡的蘋果,嘴角來回動了動,點頭:「就聽阿姨的吧!先扯證吧!」

反正到最後結局是什麼樣的,她都能接受。

「太好了!薇檸就是懂事。」蘇玉蘭回頭就囑咐陸璟碩:「你以後可要好好對薇檸,你要是敢對她不好,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的。」

「是!」他也不敢啊!

對於蘇玉蘭母子一唱一和,唐小芯心裡特別不是滋味。

席錦琛一直不出聲,心裡就是認為,自家白菜就是被豬拱了——可惜了!

蘇玉蘭:「趁現在還不是太晚,璟碩你帶薇檸外出買戒指,順便在外頭吃個飯,再將人安全送回來,知道嗎?」

「好!」

「薇檸!」蘇玉蘭笑笑看著席薇檸。

被她這麼看著,席薇檸也不好拒絕,只能點頭了。

而唐小芯不出聲,最主要也是女兒不能走路之後,就一直待著家裡,不願意出門,現在有陸璟碩帶著她出門,散散心,也是挺好的。

席錦琛心裡的想法,跟唐小芯是一個樣的。

霸道總裁深深寵 ……

陸璟碩推著她輪椅,到了院子的門口,他彎腰伸手抱起席薇檸,林峰禹已經打開了車門,陸璟碩將她穩穩放到了後座去,然後順手就將輪椅收起,放到後備箱。

到了市中心的鑽石世家。

經理接待他們,將他們引到了VIP房,慢慢挑選戒指。

不過奇怪的是,坐著輪椅的席薇檸,倒是不太熱衷挑哪個戒指,反而就是陸璟碩,特別仔細,詳細詢問,鑽石的凈度以及級別。

半個小時后,挑出了十幾枚戒指,送到了席薇檸面前。

「薇檸你看看,你喜歡哪一款。」

席薇檸粗略環視一圈,「都還行,我對戒指,不太懂,你買哪個都行。」

聞言,陸璟碩心底立即有了失落感。

薇檸怎麼可能會不懂鑽戒,只是她不想挑罷了。

「你要是挑不出哪個好看的,咱們都買下來吧!這些就當你平時外出,戴出去的首飾,結婚戒指,我再另外想辦法訂製吧!」

「不用這麼麻煩!」席薇檸實在不想浪費那麼多的時間,在這些小事上。

她隨手就挑了一枚簡單,四爪子托頂的一克拉鑽戒。

陸璟碩看了之後,又一直盯著她看,試著的問:「這個會不會太簡單了?」

「我又不喜歡太過於花哨的東西,這個簡單,也比較適合我。」席薇檸見他神情,略有不滿,又繼續說:「婚戒就是時常要戴著的,就算我穿睡衣,也襯托出合適,這就行了,花哨的東西,就必須要精心打扮,才搭配。」

「我明白了。」陸璟碩從她手裡接過了戒指,轉遞給一旁的經理,「幫我找這一款對戒,然後包起來。」

「是!」

萌妻難逑:三生有幸寵到你 「另外將特別定製的圖紙,送到我公司,再挑選出幾款戒指。」

「好的。」經理高興點頭。

……

離開鑽石世家之後,陸璟碩就提議,到處走走。

席薇檸:「行吧!」

她要是這麼早就回去了,她爸媽肯定又會說她,沒到處走走,散心。

「我們去買一身情侶裝吧!」陸璟碩突然說。

「為什麼?」

「我們扯證那天要拍結婚照,特別有紀念的事,以後都要一直保存著,所以必須要慎重一點。」

「隨你。」

陸璟碩推著她輪椅,進入商場的電梯。

來到一家高端衣服店。

陸璟碩左挑右挑,挑中白色上衣和牛仔褲。

席薇檸:「這個不用試,直接拿小碼。」

「好。」

陸璟碩告訴售貨員,他和席薇檸的尺碼,讓對方打包好。

「你還有沒有什麼是你想買的?」

席薇檸想了想,「我想買書。」

「我陪你。」

「好。」

到了圖書館。

陸璟碩推著她,聽她的指揮,從書架上各種書籍。

席薇檸見離商場關門,還有一些時間,她就決定在書店看書。

陸璟碩趁她不注意時,就偷偷拍了她的照片,特地保存當手機封面。

緊接著,陸璟碩囑咐她待著,他去去就回。

席薇檸一心都擺在書籍上,隨即就點了點頭。

陸璟碩走後,三分鐘,程樂樂出現了。

「你怎麼在這裡。」

席薇檸抬頭看了她一眼,程樂樂穿著是書店店員的制服。

「你在這裡打工?」

「還不是被你害的。」

「我害的?」

「難道不是嗎?你跟陸總告狀,他直接開除我了。」

「當初你要是不慫恿陸雨柔,到我家找我茬,那也不會有你被辭退的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