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了,絕望了,後悔那麼信任我了,可是那又怎麼樣?是你說過你喜歡我的,怎麼能夠在我對你動心的時候,就突然挺身撤退,你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你的感受,你還要我怎樣考慮你的感受,你……你不是人!」

雪雨猛地一把推開慕容墨軒沖了出去,眼淚就像是決堤的洪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心中的委屈怎麼都壓不住!

他怎麼可以在我知道夏熏溪存在的時候還一本正經的對著自己說出這些騙人的話! 「這都幾天過去了,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喬語這個時候,在屋子裡面急的來來回回踱步。

自從梁郗去紀末的身邊之後,她就把自己的手機聲音調到最大,生怕錯過了梁郗什麼消息。

可是這都幾天了,這個手機愣是響都沒響,還有她發過去的消息,也沒有收到回復。

梁郗一定出事了!

這是喬語現在,想到的唯一一個結果,要是沒有出事,他不可能這幾天都沒有消息。

「梁郗這孩子實在是太拗了,說了去了太危險,現在……」

喬語深嘆一口氣,現在不是推卸責任的時候。

可是她就是心裏面擔心,不知道梁郗的下落,不知道他最近過的怎麼樣,什麼都不知道……

「景銳,現在該怎麼辦啊。」

梁景銳一回來,喬語就連忙在旁邊詢問。

梁景銳眉頭緊皺,心裏面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但是他現在不能夠慌,只能夠穩定好喬語得到情緒。

「別著急,一定會有辦法聯繫上樑郗的。」

沒消息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種好消息。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喬語是怎麼也冷靜不下來的。

心裏面一直擔心,梁郗這幾天會遭到什麼不好的對待,畢竟梁賢那個人,可是什麼都做的出來……

梁景銳把她抱在懷中,安慰道,「沒事的,一定會沒事。」

這邊,梁母看著紀父的照片,坐在那裡發獃,腦海中又想起來,他們以前的那些回憶。

說到底紀父是她的初戀,她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放下來。

即便是他騙過自己,也是這些回憶卻是怎麼樣也改變不了的。

紀父之前是真心待她,但是後來,那份愛摻雜了其他的東西,所以才變成這樣。

「奶奶,你怎麼又想他了。」

左左跟右右一進來,就看到梁母在那裡發獃。

因為喬語知道這段時間梁母的心情不好,所以特意把他們兩個人留在了梁母的身邊。

讓她整天跟他們一起玩耍,想不起來這些事情。

但是這怎麼可能說不想就不想。梁母現在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是紀父的身影,怎麼也揮散不去。

「沒有沒有。」

梁母趕緊把照片放在口袋裡面,一雙手揉了揉自己的兩隻眼睛。

「剛剛吹到奶奶眼睛裡面了幾個沙子,疼的我眼睛都要紅了。」

梁母心裏面還是放心不下,紀父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顧好自己。

「奶奶,你要是想他的話,可以回去看看他啊,反正他現在又做不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他們心裏面雖然討厭紀父,但也知道,紀父從始至終都沒有傷害過梁母。

看到奶奶這麼難受,心裏面也很心疼,或許看一次,就不會有這樣的念頭了吧。

梁母一臉不置信的看著他們兩個,「你們確定。」

所有的人都說讓她遠離紀父,只有他們兩個人,才真正說到了自己的心坎之中。

變身成仙 「當然,朋友生病一定要去看望的啊。」

梁母頓時熱淚盈眶,伸手抱住了他們兩個人。

左左右右心情也不是特別的好,他們即便是不同意,奶奶也會自己過去的,倒不如成全她……

這天,梁母在家裡面收拾了很久,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門。

喬語看到之後,什麼也沒問,什麼也沒說。

昨天從兩個小傢伙的嘴裡面,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梁母什麼都沒做,就算是去了,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喬語心裏面是這樣想的,完全忘了現在的紀末,可不是以前的紀末了。

「阿姨,你怎麼來了。」

紀末看到梁母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僵硬。

「我過來看看你父親,他最近怎麼樣了,有沒有按時吃飯。」

梁母看紀末這麼熱情,臉上帶笑,走到了屋子裡面。

紀末十分貼心的遞給她一雙拖鞋,幫她把門關上,接著把門給反鎖起來。

「我爸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恐怕阿姨比誰都要清楚了。」現在知道來到他們的面前,當好人了,一切都晚了。

「紀末……」梁母回過頭來,看到紀末臉上的表情之後,連忙往前跑。

「別掙扎了,門已經被我給反鎖住了。」

她現在不能夠找喬語跟梁景銳報仇,但可以收拾梁母,讓他們看看。

現在的紀末,已經完全不顧之前跟梁母之間的那些情分了。

過了許久,梁母臉色蒼白的走了出來。

「伯母,這些東西呢,你自己拿回去慢慢吃吧。」

紀末接著把她送來的那些東西,全部給扔了出去,然後把門用力的關上。

等到梁母出來的時候,看到喬語就在路邊上,等著她。

喬語抬起自己的胳膊,想要對梁母打聲照顧,卻發現她看到自己之後,身子有些慌亂。

頓時感覺出有些不太對勁,趕緊把梁母帶到了車上。

「紀末她是不是對你動手了。」

喬語直勾勾的盯著梁母,讓梁母的一時間有些心虛,「她就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也不能……媽!」喬語突然看到了她的衣服上,有些發紅。

她再仔細一看,發現上面是血!

都到了這個時候,梁母還在旁邊為紀末說話。

喬語心裏面一急,趕緊把她帶到了醫院裡面,處理傷口。

梁母剛剛在紀家,被紀末打了一頓不說,還在她的身上用刀劃了一下,用來泄憤。

她已經忘記了梁母是自己的乾媽,只知道她恨梁家所有的人。

但是梁母,她放不下這些,不僅僅是紀父,還有紀末,她都覺得是發生了太多事情,所以才變成這樣。

等到梁景銳匆匆忙忙趕過來的時候,還聽到他在那裡為紀末說話。

「她一個人帶著父親,又加上哥哥去世,心裏面難受也很正常,我這些傷對於她承受的那些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媽,你就是太善良了。」看著梁母這樣,喬語一句責怪的話都說不出來。

她現在是病人,自己什麼也不要說,讓她情緒保持愉悅,盡量快點出院就好了。

「喬語,你答應媽,不要對紀末動手,好不好。」

梁母看著她,眼裡面滿是請求,「媽從來沒有求過你,這是媽第一次求你,希望你能夠答應。」

喬語原本想要找紀末算賬,但卻被梁母給攔了下來,聽她在那裡為紀末說情。

看她放下了自己的身價,心裏面只覺得堵得慌。

「我答應不了。」

超品農民 不管她怎麼安慰自己,這件事情她就是沒有辦法答應。

要是小事情還好,但是這次不一樣,更何況她已經給過紀末一次機會了,是她自己不知道把握。

「喬語。」

梁母一臉懇求的看著她,希望她能夠答應下來,這件事情,算她自己認了,她不應該心軟,去看看紀父現在的情況有沒有好轉。

「都這樣了,你還覺得她好對吧。」

梁景銳聽到她的態度之後,頓時竄上來一股無名之火。

當初怎麼就沒有看到。她對喬語這麼的寬容呢。

怎麼到了紀末的身上,就完全不一樣了。

就是因為,紀父是她的初戀。她忘不了紀父嗎?

「那怎麼樣才算是過分,是不是把你殺了才算。」

梁景銳吼了梁母一句,梁母身子一顫,滿臉錯愕的看著他。

「景銳,你怎麼能夠這樣跟媽講話。」喬語看到他的情緒不對,趕緊把他帶到了病房外面。

讓他冷靜下來之後,再跟梁母講話。

梁母是他的母親,從小到大他都沒有看到母親受傷。

就因為紀末心裏面不好受,他們就要忍下來這些嗎。

那他們紀家之前對他們做的那些事情,怎麼沒有聽到他們過來道歉。

「媽,你就安安心心的在這裡待著,外面的那些事情,有我們解決。」

梁母跟喬語之間的關係緩和了不少,但是有些不該說的話,喬語一句都沒有說。

她只讓梁母好好在這醫院裡面帶著,其他什麼都不要想。

等到從病房裡面出來的時候,喬語的眼神變得陰冷。

「紀末都已經這樣做了,我們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了。」

原本她跟梁景銳看著紀末一個人不容易,想要放過她,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會對梁母動手。

既然她已經不顧情分了,那他們還要想這些東西幹嘛。

「這是媽身上傷口的照片,我是怎麼也不可能放過她的。」

梁景銳拿過來一看,發現這傷口還真不是一般的深,看來紀末當時也是下了狠手。

以暴制暴這個自然是行不通的,所以喬語他們選擇了另一個辦法。

紀末在家裡面,正在為自己教訓了梁母一頓而感到高興的時候,家裡面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她打開一看,發現是一個陌生的男子。

「你是?」她看到那個男生手上拿了一封信,眼裡面更加的奇怪,「我沒有買東西啊,你是不是發錯地方了。」

「你好,是紀末小姐對嗎,這是法院寄過來的信,麻煩你簽收一下。」

法院?!

紀末心裏面頓時產生一種不好的想法,她怎麼會收到法院傳來的信。

等到她打開信,看到裡面的內容之後,頓時勃然大怒。

喬語跟梁景銳竟然告她,說她故意傷害梁母?!

紀末直接把信扔到了地下,梁景銳,你們給我等著。 刺耳的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響起,慕容墨軒追下來的,看到的只是雪雨的車尾,想到她不穩定的情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有些不放心的追了上去!

默默地有些後悔當時怎麼就來硬的了呢,明知道她就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傢伙啊!

看著前面的車瘋狂的加速的時候,他的整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一個衝動就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雪雨從一離開家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慕容墨軒在後面跟著了,可是她現在一點都不想見到這個人,她的心很亂,她需要冷靜一下!此時此刻最好是不要跟見面,她怕說出更加傷人的話,更怕聽到他說關於夏熏溪的任何事情!

車子一個拐彎混入茫茫的車流中,消失在了慕容墨軒的面前!

隨著時間的流失,雪雨鬼使神差的竟然就在之前的那個商場停了下來,茫茫然的看著人來人往的商場大門,竟然從裡面發現了兩個不協調的身影!

蕭閻雲至從將雪雨給推進慕容墨軒的懷抱之後,整個人的精神都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雖然已經確定兩人就算是回去也不回發生什麼,可是就是控制不住的開始胡思亂想!想自己的計劃要是出現偏差怎麼辦,想要是他們最後真的心心相惜怎麼辦,想她要是一傷心……

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也會有這樣沒有自信的時候!

恍恍惚惚之間,眼前一閃而過的身影讓他不由得眼前一亮,想也沒想就追了上去,一把將她拉進自己的懷中,他承認,放手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後悔了!

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接著是不熟悉的觸感,惹得蕭閻雲頻頻的皺眉,有些猛地一下推開懷中人,看著那一張有九分像的臉時,眼中的溫度就一點一點的往下降!

「你是誰?」

冷冷的質問聲響起的時候,對方更是氣得臉色發青,將眼前這個帶著口罩的男人從頭到腳都打量了一番之後,譏諷的一笑,罵了一句神經病,就打算離開!

只是還沒有走出兩步,就又被蕭閻雲給拉了回來,冷聲的逼問到:「你到底是誰!」

「你這人很奇怪,你管我是誰,這商場是你家的啊,商場的廣場是你們的嗎?有規定我不能來這個逛街嘛!姐用自己的錢消費,你管得著嘛!」

說著,不耐煩地抽回自己的手,有些冷漠的看著蕭閻雲!

「好狗不擋道,讓開!」

一陣香風刮過,蕭閻雲自然而然的就讓開了一條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從自己的面前溜走,有些木訥的站在原地!

蕭閻雲在廣場上站了半個多小時,雪雨就在車裡面陪著守了半個多小時,直到車裡面的溫度跟外面的溫度一樣冷下來的時候,她才看到僵硬在廣場中央的蕭閻雲慢慢的往地下停車場的方向走去!

看著他離開的方向,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就開著車往地下停車場而去!

今天第二次遇到那個女人了,她就看到蕭閻雲臉色淡然的看著那個女人提著大包小包的從中間的面前走過,垂在兩邊的手不自覺的握緊!那一刻,雪雨恨不得衝上去將那個傲慢的女人直接給掄兩巴掌!

眼見著那個女人用肩膀撞了蕭閻雲一下,撞得他有點踉蹌的時候,雪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氣,憤怒的打開車門往那邊走去!

他討厭也認了,生氣也算了,就算是要趕自己走都無所謂,反正她就是看不慣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她就是要去好好地教訓她一下!

「你幹什麼去!」

「放開我!我就是要去看看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值得你們兩個都為了她神魂顛倒的!」

雪雨有些氣呼呼的去甩慕容墨軒的手,倒是一點也不意外他會追上來,只是意外他竟然會在看到那個女人的時候那麼的淡定!

果然啊,他早就知道了夏熏溪的存在了,他肯定是一開始的時候就知道夏熏溪回來了,所以才會想盡辦法從自己這裡下手,讓自己去纏著蕭閻雲!

那些什麼感人的告白什麼的,都是狗屁!不就是想要讓做那個犧牲者嘛!你何必這麼麻煩,只要你的一句話,我什麼時候反駁過!

「你回來!這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根本就不認識她!你……」

「不認識,你竟然說不認識!哈哈哈……」

像是什麼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雪雨笑得有些瘋狂,而對於如今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他還能這樣理直氣壯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就更加認定自己的存在就是一個笑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