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笑一個吧!」我突然跳起來,雙手扯著商璟煜的嘴角,讓他做出一個笑的表情。

商璟煜愣了一下,繼而黑下了臉:「凌安!」

「商先生,我還有事,先進去了!」我麻溜的跑了。

只留下商璟煜在背後咬牙切齒。估計這貨這輩子都沒被人這麼捉弄過。

我得意的笑著,突然背後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啊…」

我下意識一叫,回頭髮現是白流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幹什麼?人嚇人,嚇死人知不知道!」

「別生氣,我有好東西給你看!」白流年揮舞著手機。

「什麼?你拍到誰的luo照了?」我沒好氣的問。

「非也!」白流年臉上蕩漾著猥瑣的笑,然後把手機放到我面前。

我一愣。

居然是我和商璟煜一起看夕陽的照片。

不得不說,照片拍的很好,角度好,光線好,我和商璟煜都沉浸在夕陽西下的美景中,一切都那麼自然轟然天成。

「真好!傳給我!」我不自覺的說。

「你想的美!」白流年抽回手,寶貝似的拿著手機。

「你要我們的照片做什麼?賣給八卦雜誌嗎?」

「比那好多了!」白流年神秘兮兮的說:「我看上了我表哥的一輛車,那可是他最喜歡的,全球限量跑車,有錢都買不到!」

「所以…你打算用這張偷拍的照片換?」我看白痴一樣看了看白流年,他是腦袋秀逗了吧?把商璟煜當成冤大頭了?

「當然不是,我又不傻,我只是想借出來開一天!」白流年識趣的說。

「這還算靠譜!」我撇撇嘴:「不過既然是商璟煜最喜歡的車,你一張照片就能讓他同意?」

我明顯不信,我對商璟煜最近有一點了解,當然都是從朱嬸嘴裡得知的,雖然朱嬸做了美化,可我還是剝去了朱嬸話語里的華麗形容詞,得出了一點結論。

商璟煜在商場上很強勢,雷厲風行,沒有好處的事情他不會做。

所以先從價值的角度看,白流年就是在扯淡

「那就要看你在我表哥心裡佔多重的位置了,比不比得上他的一輛車!」白流年魔音一般在我耳邊陰惻惻的說:「想不想知道?」

我「…」

如果是以前我一點不在乎我在商璟煜心裡什麼位置,可是現在我…

「我就知道你特別想知道!」白流年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偏偏他就長了張娃娃臉。

讓我來不由的想到了三個字:綠茶婊!呃…男版綠茶婊! 白流年這個人怎麼說平時嘻嘻哈哈的,很容易讓人放鬆警惕覺得他就是個草包。

比如現在,我不自覺的就放鬆了警惕,忽略了上次古芸的事情,還有就是…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在商璟煜心目中什麼位置。

所以,當我回到別是看到商璟煜黑著的臉,這才想起,我剛剛捏了商璟煜的臉,相當於我在太歲頭上動了土匪,老虎嘴裡拔了牙…

我乾笑了兩聲:「商先生,剛剛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半天呢!」

商璟煜連句話都懶得丟給我,我正要過去就看到白流年給了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看來,商璟煜願意了。

我心中有些小激動,走路的時候就有些輕飄飄,臉上的笑容雖然看不見,可是我感覺應該很欠揍,否則為什麼我一坐下,商璟煜就陰惻惻的問:「白流年給了我這個,你知道嗎?」

「啊?」我假裝看了一眼,急忙搖頭:「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商璟煜冷哼了一聲:「我都聽到了!」

我「…」

我們正說這話,從外面進來兩個女人,一個看起來40多,雍容大氣,應該是米夫人,另一個則是商夫人。

我下意識看了一眼商璟煜,才發現他看商夫人的眼神很平靜也很冷淡,我又看了看商夫人,發現她也沒看我們。

我詫異,總覺得他們的關係很不像母子。

我又看了看白流年,他也很冷淡,商夫人不是他的姑姑嗎?按照他的性格應該及時的抱大腿才是的,可是如今怎麼…

米夫人和商夫人進來,看到我們只是熱切的打了給招呼,米夫人的視線落在我身上.,不過很快就移開了。

然後和商夫人一起上樓去了。

傭人很快端了飯菜上來,米夫人和商夫人也下了樓,似乎還在談什麼,看起來很和諧的樣子。

席間!

米夫人絲毫沒提商璟煜和米昔的事,商夫人也沒有提,大家只是聊聊家常,話題平淡的,繞開了所有我以為她會問的。

我縮著脖子吃了兩口,就被商璟煜拉了起來。

「璟煜!」米昔站起來,詫異的看著他。

「集團還有事,劉管家剛剛打電話來叫我去處理!」商璟煜沖米夫人道:「夫人,我先該告辭了!」

「路上小心!」米夫人笑的端莊。

「嗯!」

然後商璟煜沖商夫人點了點頭。。

「去吧!」商夫人也沒任何錶示。

然後我就被商璟煜拉了出來。

「米市長不來了嗎?」我狐疑的看著他。

「不來了!」

「為什麼?你早就知道了?」我看著一臉淡定的商璟煜。

「傻!」

商璟煜丟給我一個字。

等我們上了車,我才問商璟煜:「你知道米市長不來了?」

「米市長是共和國的官員,怎麼會和你們見面!」

他說的「你們!」我想了想,應該是我,李娜,龔月,白流年…

我扯了扯嘴角。

「早知道還來幹什麼?」

「你不是想看花嗎?」商璟煜說。

我側頭看著他,他專註的開車,側顏完美。

我心中湧上一股暖流,忍不住喜笑顏開。

「你真的答應把車借給白流年?」我問。

「嗯!」商璟煜應了一聲。

我心裡美美的,感覺這樣是不是證明商璟煜很在乎我。



很快我們回到別墅,洗了澡,我又加吃了個夜宵,畢竟在米家沒吃到什麼。

商璟煜卻換了衣服,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你要出門?」我詫異的看著他,還以為公司有事。

「嗯!」商璟煜說完走到我面前:「等我回來!」

他走後我也沒多想,很快睡著了,半夜商璟煜才回來,我睜開眼睛看了看他,見他正在鼓搗什麼東西似的。

「你在幹什麼?」我睡眼朦朧的問。

商璟煜看到我猶豫了下說道:「過來!」

我挪到他身邊,看到商璟煜正擺弄著一截骨頭做的裝飾品。

「這是什麼?」商璟煜問。

我揉了揉眼睛,只看了看了看,那是一個很漂亮的裝飾品,做成了一個果體女人的形狀,那女人腰上還盤著一條蛇,看起來十分詭異,但是我一眼就認得出這是骨頭做的,而且還是人骨頭。

「人骨頭,但是具體是哪個部位我不清楚!」

「你還知道什麼?」商璟煜很嚴肅的問。

「我對這個不是很清楚不過我知道有一個人知道!」

「誰?」

「祥子!」



祥子不算是我的合作夥伴也不是下線,只是一個工藝品店的老闆,當然工藝品也分兩種,一種是一般的,一種是很特別的。

比如祥子的。

當我和商璟煜走進那家位於申城的手工藝品一條街走進祥子的箱子小店時,商璟煜驚訝的張了張嘴。

我都一次看見他這個表情,覺得有些奇怪:「怎麼了?」

「祥子是個女人!」

冷魅總裁的純純小丫頭 商璟煜一字一句的說,彷彿祥子是女人的這件事震撼了他的三觀。

「是啊,怎麼了?」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沒事!」商璟煜說完又補充:「好名字!」

我「…」

祥子的店很特別,賣的工藝品也很有特色,不過像人骨什麼的這麼敏感的東西,明面上還手機不多。

商璟煜一進門視線就落在一個顧客身上。

我看了看,那位顧客看起來二十七八,個子挺高,不漂亮,但是頭髮很好,又長又茂密。

我的注意力也在那個顧客的頭髮上停留,不知道為什麼我能從她身上看到許多黑氣,商璟煜身上也有,但他控制了,只能看到一點。

「她的頭髮!」我小聲說。

「嗯!正事要緊!」商璟煜說。

我們兩就在店裡隨便看了看,等祥子忙完了,她走過來,跟我打了個招呼。

祥子今年大約26歲左右,具體的年齡祥子死也不肯說,短頭髮,身材有些嬌小,不是很漂亮,但是很耐看,也很有氣質,打扮有些野性。

這裡是祥子家的分店,老店在老城區那塊,祥子接手后把老店留給了弟弟,自己來這邊開了這家箱子工藝品店,裝修也和老店完全不同。

我和祥子也是在一場葬禮上認識的。說起來那時候我還沒有接手奶奶的婚介所,而祥子也還沒有開這家工藝品店。 「嗨!」祥子沖我打了個招呼,目光落在商璟煜身上。

「商璟煜?」祥子有些驚訝的叫了他的名字。

「你們認識?」我狐疑的看著他們。

商璟煜沒什麼表情,怎麼看都不像認識祥子的樣子。

「當然不認識!」祥子笑嘻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忘了現在有種叫手機的東西了?」

說完她忍不住沖我擠了擠眼睛:「真人比照片帥多了!」

我也忍不住看了看商璟煜,忽然想起他說的不喜歡女人盯著他看,估計現在不是很爽吧。

「怎麼?想買點什麼?」祥子大大咧咧的問。

「其實我們來有別的事!」我沖商璟煜點了點頭。

商璟煜從懷裡把那個人骨頭做的女人飾品拿出來。

祥子狐疑的接過去看了看,不由的讚歎:「這個…哪來的?」

這個問題我昨天問過商璟煜了,可他沒說。

「不能說?」祥子笑笑也不在問,她笑笑:「這是人骨做的,但是具體是哪塊的骨頭我不知道,手工倒是挺精緻,但是…」

「但是什麼?」我著急的問。

「這個東西身體是人骨做的,頭髮也是死人的頭髮,你覺得戴上會怎麼樣?」祥子問我。

我一怔!很快就明白過來。

這種東西會招鬼,又或者說這種東西跟東南某國的古曼童佛牌很像。

「這種東西挺邪的,你們還是小心點!」 皇上每天都想翻我牌子 祥子把東西遞給我。送我們出來的時候,商璟煜在外面等著,祥子拉著我的手小聲說:「商璟煜不熟要和市長千金訂婚了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祥子沒等我開口就說:「不過我看得出來,這位商先生喜歡你!」

我一怔!

「好了,快走吧,商先生的脾氣看起來不是太好!」祥子沖我眨了眨眼睛。

告別了祥子,我們回去的時候,我把東西遞給商璟煜,然後忍不住問:「這個東西到底是哪裡來的!」

「李總給我的!」

「李總?」

「嗯!」

商璟煜補充:「前幾天,就是我被困在崇光精神病院的時候,有人在DK做了手腳,李總是我的心腹,故而我知道了。

我不在的時候,齊總請集團的高管們吃飯,然後又帶大家出去玩,還送了這樣的飾品。

可是後來,李總就意識到了什麼不對勁!」

我感覺不太好,因為商璟煜的神情有些奇怪。

「李總當天晚上就夢到和一個女人在一起,那個女人漂亮妖嬈…等他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床單都濕了,他以為只是個春夢,誰知道後來每天都這樣,連著一個星期,李總感覺自己的狀態越來越不好,卻無法控制自己,他到了公司,和其他人旁敲側擊的了解了一

下,這些人都有一樣的癥狀。

可那幾個人似乎並不擔心,而且沉浸在那種夢裡,工作也恍恍惚惚,李總本想找商璟煜解決,只可惜那段時間商璟煜一直被困在崇光精神病院,後來又養了一段時間。李總一直沒有機會說,而且他發現一個問題,這個人骨女人雕像不管他想不想,每天都會在他的夢裡出現,一點點吸食他的陽氣,而且,即使他把那東西扔了,當天夜裡他還是會夢到那個女人,或者說女

鬼,第二天這個雕像又會出現在他的床上,陰魂不散的纏著他…

我聽完商璟煜的敘述,不由的跟著擔心起來。

「如果都是DK的高管會不會很麻煩?那個齊總不怕和你撕破臉嗎?」

「已經撕破了!」商璟煜眯著眼睛說:「而且董小宛的父親也就是董祥也和齊明站在了一起」

我心一沉,這麼說,情況很不妙了。 病王每天都想討好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