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都已經二十歲了,是不是該給她找相親對象了?」唐小芯也是隨口這麼一說,然而,席桂花馬上就苦惱地跟她說,「這件事我也提過了,洪亮非得說女孩子家金貴,捨不得這麼快就嫁人了,還想著多養彩雲幾年,再讓她嫁人呢!」

聞言,唐小芯嘴角一勾,咯咯咯地笑出聲,「要我說,大姑丈真心把彩雲疼到骨子裡去了。」

「就是,平時他對志傑,那就是一個兇巴巴的,動不動就是打就是罵的,志傑都好幾次在我面前抱怨,問我,他是不是我們親生兒子,這件事惹得他爺爺氣得呀,直接就去教訓洪亮。」

「哈哈哈!」唐小芯忍不住大笑了。

她光是聽她大姑媽說這些,她就已經想象得到,平時家裡可熱鬧了,而最頭疼的忙不過就是大姑丈了。

「啊喲,笑得我肚子都疼了。」唐小芯捧著自己肚子,盡量讓不要去想那麼好笑的事。

平復了一些后,唐小芯又問郭志傑去哪裡了。

席桂花沒好氣:「跟他爸去看彩雲了。」

「噗,看來志傑跟彩雲的感情挺好的。」要是一般的小孩子,恐怕早已經不理睬自家姐姐了。

「說來也奇怪,雖然志傑嘴巴說這些讓人哭笑不得的話,可他對彩雲,真真是挺好的,經常把他的零花錢都趁我們一不注意時,偷偷地給了彩雲,還讓彩雲不要告訴我,說這些錢就是給彩雲買吃的,還讓彩雲不要委屈自己,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席桂花說著,激動地雙手一攤,無奈:「你說,這像是一個當弟弟的該說的話嗎?」

「確實是不像。」

「就是,完全就是一個當哥哥該做的事,不過話說回來,彩雲也對他好,回頭又把他給的零花錢,悄悄地給回我,還讓我給志傑買吃的,買衣服!」席桂花眼中布滿了欣慰,眉間還有一抹引以為傲的神色。

「他們姐弟倆相親相愛,這不是挺好的嗎?以後互相扶持,你跟大姑丈也就可以放心了。」

「唉,我哪能放心呀!志傑的性格,我真害怕他會吃虧,至於彩雲,她做事比較穩,我不用操心。」

兩個人一邊說話,一邊將飯菜都熱好了。

唐小芯拿好碗筷,從廚房裡出來,她第一眼就看見席建立坐著椅子累得氣喘吁吁,小檸檬非要鬧著繼續跟席建立玩老鷹抓小雞的遊戲。

「小檸檬該吃飯了,去洗手。」

「媽媽,我不餓,我要再跟太爺爺玩一會兒。」

「不行。」

小檸檬不滿撅起嘴,委屈巴巴地望著唐小芯。

唐小芯見她還杵在原地,將碗筷一放,對她伸了手,「過來。」

「媽媽……」她不想不過去。

唐小芯警告她:「不要讓我再喊多一次。」不然她就得對小檸檬動手了。

小檸檬也聽得出她是這個意思,小身子就跟個鴕鳥一樣,瑟縮在席建立身後去,兩手緊緊揪著席建立的衣服不放。

而席建立順勢抱她入懷,笑對唐小芯說,「她不吃,就先不吃,等會兒再吃也是一樣的。」

「爺爺你就會把她給慣了,等會兒她再吃飯,不是還得要再熱一回菜,再洗一次碗嗎?」唐小芯仍然維持對小檸檬伸手的動作。

「沒事,大不了就放著,吃完晚飯再洗也沒事的。」

「爺爺,小檸檬她早上就吃了一點東西,又趕車,她肯定餓了,萬一餓壞了身子,那怎麼辦呀!」唐小芯也只能以小檸檬的身體為由,跟席建立說了,也只有這樣,席建立才會不繼續慣著小檸檬。

「確實也是,餓過頭了,很容易把身體餓壞的,小檸檬乖,跟太爺爺去洗手,咱們吃完飯了,再玩遊戲好嗎?」

小檸檬也是精的,見席建立都不繼續護著自己了,自然也就不敢再說不吃飯了,而是乖乖地跟席建立去洗手吃飯。

菜陸陸續續被端上來。

俊哥兒和席錦琛也忙完。

席建立和席桂花他們早已經吃過了,但席建立為了陪小檸檬,他又還再吃一點。

唐小芯和席桂花很擔心席建立吃撐了,席桂花特地泡了綠茶,讓席建立解解油膩,消化一下腸胃。

小檸檬一吃完飯,立馬就發困了,這下她誰都不要,就非要賴在唐小芯身邊。

唐小芯想著自己等一下還要出去,就把哄小檸檬睡覺的任務就交給席錦琛。

席錦琛卻說:「你趕車也累了,還是先休息一會兒吧!有什麼事等會兒在出去辦,也是一樣的。」

席桂花在旁邊跟說:「是呀!小芯,反正事情又不急,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唐小芯想了一下,點頭同意午休。

他們一覺睡到了下午四點多才醒。

郭洪亮和郭志傑已經回來了。

郭志傑雖然跟小檸檬和俊哥兒他們很少見面,有時候小朋友之間的友誼就是這麼奇妙,三人很快就打成一片,郭志傑在俊哥兒和小檸檬身後,一聲哥,一聲姐的喊著,還非要帶著小檸檬和俊哥兒出去街上逛逛,帶他們去找好玩的小夥伴。

也幸好是郭洪亮攔著郭志傑,說:「晚飯都快開始了,你帶哥哥姐姐一出去,我們就要去找你們老半天,把吃飯都給耽誤了,稍後你們吃過飯了,你們再出去玩。」

「好吧!」郭志傑在家裡最怕的人就是他爸了,現在是他爸發話了,他哪不敢不從呀!

於是他就帶著小檸檬和俊哥兒去玩捉迷藏。

晚上七點,天空還很亮,夕陽的餘光還殘留在半空中。

小檸檬他們三人早就不在家了。

甘淑英之前她就已經聽席桂花說了,唐小芯和席錦琛他們什麼時間回來,所以就特地今天晚飯過後帶著張大鵬,還買了水果來這邊。 唐小芯接過水果,「你來就來,還買這些幹嘛呢,都是自家人,還這麼客氣。」

「這都是很平時的東西,你要是不吃,可以給兩個孩子吃,小檸檬和俊哥兒都是很難得才回來一趟,就當是我的心意。」

「我代他們跟說謝謝。」

席桂花端茶過來。

一群大人都坐著,三個小孩子就到一旁玩耍。

嘮了一會兒的家常。

甘淑英說:「小芯,其實我有個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什麼事?」

「我還想著在永和鎮這邊再開一家滷味店,專門買包裝好的滷肉等。」

「可以呀!加盟這個的話,成本也不大。」甘淑英原本就跟她以及席桂花三人合夥開了一家滷味店,現如今甘淑英帶著張大鵬管理那家滷味店。

「我也是這麼想的,你也知道,我手頭上沒幾個錢。」

唐小芯反問她,「那你打算是請人?還是讓大鵬去管?」

「我打算讓他去,畢竟剛開始也不知道生意情況如何,如果要是請人的話,成本開支就大了,我就擔心我負擔不起。」

唐小芯所開的滷味店,原本就是打算做品牌系列的,而工廠專門生出所有的滷味,包括包裝。

所以,甘淑英的加盟,就需要到粵城談了,還要簽合同。

「這個沒問題,你什麼時候回粵城,我們就什麼時候跟你一起去。」

接著,他們商量好時間,甘淑英也見夜色也不早了,跟張大鵬先回去。

席桂花笑道:「他們夫妻現在是齊心協力,賺到了不少錢,心裡可感激你了,現在就連兩個孩子都在鎮上讀書了,也在鎮上買了房子,就連張大媽和張大爺都在這邊住了!」

唐小芯驚異問道:「張大爺他們年紀這麼大了,來鎮上住,能習慣得了嗎?」

「怎麼不習慣?偶爾張大媽和張大爺就會回一趟村子,村子那些人可羨慕他們了,都說兒子和兒媳婦能幹。」

席桂花又突然想起了某件事,就再問唐小芯:「你打算回魚山村嗎?」

「怎麼啦?」唐小芯反問她。

「杜美華和我哥復婚的事,你都知道了嗎?」

「我已經知道了。」唐小芯將杜美華跑到城大鬧的事告訴了她。

席桂花不屑說道:「也是虧杜美華這麼不要臉,自己把錢給了自家嫂子,沒要得回來,就管你們要,也不知道是誰慣著她這樣的。」停頓了一秒,又說:「我也是傻,哪用想呀,就是我哥慣的。」

唐小芯淡笑:「反正爺爺和你們都在這邊,我不打算回魚山村,就算是我回去,恐怕也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了。」

自從陶紅雲生了兒子后,那可真真是揚眉吐氣呀!

在席家,誰都敢懟,誰都敢罵,誰都敢給臉色。

她以前的房間不用想,肯定也是被陶紅雲給霸佔了。

「不去也省事,你這段時間就住在這裡吧!反正這裡也是買下來的,也是你的房子。」

「這段時間就麻煩你了。」

不如隨心 席桂花不以為然地搖了搖手,說唐小芯太客氣了。

唐小芯也是難得回來一趟,自然就想去看看老朋友,她第二天就出門,去廖玉梅家。

廖玉梅一看見她,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歡喜,忙不迭請唐小芯坐下喝茶,她還特地去拿了昨天剛買的瓜子給唐小芯吃。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嗑瓜子。

廖玉梅也是想到了以前唐小芯買房子的事,於是就順口問唐小芯,「小芯你還想買房子嗎?」

「怎麼啦?還是說玉梅姐你有困難了?」

「沒沒沒,就是我一個鄰居,家裡窮得都沒飯吃了,又有個病人,想把自家幾塊地皮賣了,到處托關係賣出去,也沒賣出去,我就是看對方可憐,剛看到你,我就順口問問你而已。」

「原來是這樣,我是有興趣買,但也得要辦好相關手續,以免日後有怎麼爭執。」

「這個沒問題,我幫你去談這件事。」

「謝謝玉梅姐!」

「哎,這也沒什麼。」廖玉梅恍然想起某件事:「對了,你都已經買了高蘭文的房子這麼久了,你打算做點什麼嗎?永和鎮都已經有你們兩家滷味店了,你又何必再這麼便宜租給別人,還不如自己再多開一家得了。」

「不是不想開,只是沒人手,再說了,租給別人,也是省事。」她現在手頭上的事真的太多了,信任的人實在太少了。

「要不我入股,跟我合夥得了,反正你的為人我也是知道,而我的為人你也是了解。」廖玉梅也是想著甘淑英跟唐小芯她們合夥看開滷味店,賺了不少錢,她也就心動了。

「合作的事,也可以呀!」想當初她開第一家滷味店,還是多虧了廖玉梅便宜租房子給她,有時候又還幫她的忙,還會經常關顧她的生意,對她來說,廖玉梅算是她的貴人之一了。

廖玉梅其實也是沒想到唐小芯會這麼爽快就答應了,她覺得有點飄,有點不太敢相信,她咬咬牙,還是笑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回頭我找你把這件事落實了。」

「可以。」唐小芯還讓她到席桂花那邊的店子談這件事。

一晃過了兩個小時,唐小芯想著回家吃中午飯,廖玉梅非要留她。

唐小芯委婉拒絕了她,無奈笑道:「我家的兩個小傢伙要是看不到我在家,吃飯老鬧騰了,尤其是我女兒,皮得很。」

廖玉梅也是想著她要回去照顧孩子,於是也不挽留她在這邊吃飯了,她又還特地打包了一些瓜子,讓唐小芯帶回去吃。

唐小芯想著這多多少少都是廖玉梅的心意,也就沒拒絕。

回到店裡,唐小芯一看小檸檬又圍著席建立轉,還嚷嚷要買冰棍吃。

「欠打了,是不是?」

一聽唐小芯警告的話,小檸檬立即就老實了。

過了十多分鐘后,吃中午飯,小檸檬也是老老實實吃完。

席建立就埋怨她:「你一回來,小檸檬就被逼得啥都不敢幹了。」

聞言,唐小芯哭笑不得,她懂席建立的意思不該回來。 前妻有毒 廚房中,黃然忙碌著,而在一旁搭手的是吳珍珍,作為農村的孩子,做飯早早的就會了。柳晴她們三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都不說話了!

張穎看了一會兒,就和龍雅琪來到了客廳,張穎大大咧咧的躺在沙發上……

「哼,小狐狸精,會做飯有什麼了不起的啊!」張穎看著廚房,笑聲的嘟囔著,龍雅琪看著張穎,嘴角露出了笑容。

「人家是狐狸精,你吃什麼醋啊!」龍雅琪看著張穎,笑著說到,眼睛裡面充滿了系虐。

「哼,我就是不服氣……」張穎這個時候賴皮的說到,眼睛狠狠的看著廚房的方向。

「好了,你就別嘟囔了……」龍雅琪看了看廚房的方向,慢慢的說。

忙活了一個多小時,一桌子熱騰騰的飯被端了出來,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成果,臉上布滿了笑容。

「呵呵,今天有新朋友,我們慶祝一下了……」張穎這個時候搬出來一箱酒,大聲的喊著。

「紅酒喝著不爽快,還是喝白酒吧!」這個時候龍雅琪不知道哪裡弄來了兩瓶茅台酒,在桌子上晃了晃。張穎看著茅台酒,用力的點點頭……

「呵呵,大家今天開心點……」柳晴笑了笑,也坐了下來。

五個人一起舉杯,茅台酒的香味讓五個人都聳了聳鼻子,黃然的眼中更是充滿了興奮。輕輕的抿了一口,茅台獨有的那種香味,從舌尖傳遞出來,然後布滿全身,黃然輕輕的點點頭,臉上露出享受的面容。

「乾杯……」張穎舉起杯子大聲的說,然後一口把茅台酒倒進自己的小嘴裡面,然後吐了吐自己的舌頭……

五個人慢慢的喝著酒,兩瓶茅台酒已經喝完了,除了黃然,四個人都已經喝醉了! 一地雞毛的美好 但是她們還沒有盡興,紅酒也不知不覺的打開了……

黃然慢慢的喝著酒,雖然有強悍的身體,並不會醉,但是心裡卻早已經醉了。看著四個女孩一個個狼狽的樣子,黃然都不知道改怎麼去面對。 九極戰神 自己自從那次事件以後,自己就感覺自己變了,人生的軌跡全變了,自己也變了……

「大壞蛋,我們兩個喝酒……」張穎這個時候跑了過來,神志不清的說著,一屁股坐在黃然的腿上,躺在黃然的懷抱里,看著黃然大聲的喊到,手裡的酒也倒進了嘴裡面。

「死娃娃,竟然去占壞傢伙的便宜,你不知道羞……」龍雅琪指著張穎,迷迷糊糊的說,而吳珍珍和柳晴兩個人也迷迷糊糊的喝著,眼睛已經快要睜不開了……

「要你管,哼,大壞蛋是我的……」張穎這個時候躺在黃然的懷抱里,迷迷糊糊的說。

「也是我的……」龍雅琪這個時候,走了過來,看著黃然說到。

四個人徹底醉了,黃然看了看四個熟睡的身影,不由的搖了搖頭,張穎躺在自己的懷裡,而龍雅琪依偎在自己的肩膀上,柳晴和吳珍珍兩人躺在沙發上,睡得跟死豬似地……

「哎……」黃然搖了搖頭,站了起來,把張穎抱回卧室,張穎好像一個乖寶寶似地,可愛的小嘴還不停的抿著。黃然輕輕的放下張穎,然後溫柔的給她蓋上被子,然後走出了房間……

黃然一個又一個的把他們抱回房間,然後給他們整理好被子。黃然坐在吳珍珍的床旁邊,看著吳珍珍,臉上露出了笑容,依然是那副面容,雖然自己變了,但是她卻沒有變,她還是那麼的聖潔和美麗。

「不要,我不要你走……」吳珍珍這個時候好像做了噩夢,手在空中亂抓,臉上竟然出現了汗珠,黃然敢接一把抓住吳珍珍的手,吳珍珍好像突然之間找到了依靠一樣,緊緊的抓住黃然的手,臉色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黃然握著吳珍珍的手,他的心卻怦怦直跳,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坐在了吳珍珍的旁邊,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吳珍珍突然醒了,黃然趕緊鬆開她的手,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吳珍珍。

「你躺下,你要幹什麼啊!」吳珍珍醒來以後就要做起來,被黃然一把按下。關心的說到。

「水,我想喝水……」吳珍珍捂著自己的頭,慢慢的說。

「好,你別動,我給你倒……」黃然這個時候站起來,笑著說到,吳珍珍這個時候才躺了下來,眼睛看著黃然。

黃然快速的給吳珍珍到了杯水,吳珍珍喝完以後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個時候她也清醒了過來,把被子遞給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是不是很難受啊!喝酒喝多了都是這樣,好好的睡一覺就好了!」黃然把杯子放下,慢慢的說。吳珍珍聽到黃然的話,輕輕的點點頭。

「那你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你了……」黃然笑了笑,就要站起來。

「我不要你走……」吳珍珍突然一把拉住黃然的衣服,慢慢的說著。

「啊……」黃然驚訝的看著吳珍珍,驚訝的說到。

「我要你陪我,我不要你走……」這個時候借著酒勁,大膽的說。

「哦,那我看你你睡……」黃然慢慢的坐了下來,笑了笑。

「恩……」吳珍珍看著黃然留了下來,笑著點點頭。

「黃然,你變了……」吳珍珍看著黃然,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然後親切的說。

「我哪裡變了,還不是那個老樣子啊!」黃然不好意的笑了笑,慢慢的說。

「你就是變了,不僅變帥了,還更加成熟了,而且還這麼有錢,我都快認不出你了……」吳珍珍這個時候好像一個小寶寶似地,俏皮的說。

「呵呵,也許吧!是變了一點,人總是要長大的……」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說。

「我猜你這一年中,肯定發生了很多事情,你能給我講講嗎?」吳珍珍兩隻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黃然,眼光裡面充滿了期待。

「呵呵,我這一年沒有什麼大事,只是炒股賺了一點錢,過段日子準備開家公司……」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說。自己的經歷太駭人聽聞,即使自己縮小的說,那麼也比較誇張。而且黃然不想吳珍珍為自己擔心,有些事情是需要永遠埋在心裡的。

「你賺了多少錢啊!」吳珍珍好奇的問道。

「幾個億吧!」黃然笑了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