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又拿著老爸喪葬費跑到這裡來買首飾泡妞啊?我去可以啊!崽種泡老子的女人也就算了!居然還在外面泡別的妞兒,」許華升看著姜辰和周小莉,陰陽怪氣的說道。

「他是誰啊?」周小莉聽到許華升說的話,皺了皺眉,低聲的問道。

「他不過是一跳樑小丑罷了,天天喜歡跑到別人面前去找存在感。」姜辰看著許華升一臉不屑的說道。

「小姐,你可別被他給騙了,他現在都是靠著他老爸的喪葬費在浪。不過是一窮逼罷了。」許華升看著周小莉道。

「我喜歡跟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關你什麼事!」周小莉有點氣惱的說道。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姜辰他能給你買多少錢的首飾?頂多兩三千。你要是現在甩了他,我馬上買一個幾萬的項鏈送給你。」

許華升彷彿沒聽到周小莉說的話,直接拿項鏈誘惑到,想讓周小莉直接當場把姜辰給甩了,讓姜辰出醜 周小莉心裡一陣冷笑,哪裡來的二百五,她可清楚姜辰是多有錢,看著眼前不知所謂的許華升,周小莉感覺他就像個白痴一樣。

「許大少可太有錢吧,隨隨便便就要送好幾萬的項鏈啊。莉姐你就不考慮下嗎?」姜辰誇張的說道,一臉促狹的看著周小莉。

「去死!」周小莉看著嬉皮笑臉的姜辰,沒好氣的說道。

正了正神色,周小莉看著許華升不客氣的說道:「首先,我喜歡跟誰在一起,是我的事情,其次我也不缺項鏈。大廳廣眾之下你說出這樣的話,不覺得羞恥嗎?」

「說不定他老爸就是這樣從其他人手上,把他老媽搶到手的呢。」姜辰在一旁笑著說道。

「麻煩把這個項鏈取出來。」不等許華升接話,姜辰指著櫃檯里一款鑽石項鏈對營業員說道。

「這是我們最新的女士三色金鑲鑽豹紋印花三環項鏈……」

「不用介紹了,我覺得這個就很符合莉姐的氣質。」姜辰揮揮手打斷了營業員的話。看著周小莉說道。

許華升鐵青著臉,譏笑道:「符合氣質的話,你倒是掏錢買啊。要是沒錢,叫聲爸爸我借給你。」

「我要是叫你爸爸,那你親生父親不就成了你兒子了?你老爸要是知道了還不得打死你。」

許華升一愣,接著反應過來,不由得緊了緊拳頭,「呵呵,希望過兩天你的嘴還能這麼硬。」黑著臉說道。

說完轉身便往另一個櫃檯走去,他今天是來準備明天蘇安嵐生日宴會上的禮物的,再跟姜辰說一會兒,他怕忍不住動手,和他在這商場出手,吃虧的肯定是自己,在怎麼說自己的命和名譽肯定比這畜生值錢多了,眼下還是辦正事兒要緊,還有到時候還可以趁機告訴蘇安嵐這個B其實在外面搞女人,那蘇安嵐自己到時候不就直接上手了嗎?

說著許華升偷偷錄製了一個視頻,打著自己的如意小算盤,便給姜辰比了一個中指,不屑的笑了笑走了。

「把這個收起來吧。」周小莉看到許華升轉身走了后對營業員說道。

「別,莉姐我說了送給你的,怎麼能收回去呢。」姜辰急忙說道。

「我可沒說謊話,這個很符合你的氣質的,來我給你帶上。」說著便直接動手給周小莉戴著細長脖頸上。

「對對對,沒錯,先生眼光真好,你女朋友戴上這個真好看。」營業員也在一旁說道。

周小莉聽后微微紅了臉,心裡美滋滋的。

「這是我姐,你可別亂講。」

「莉姐你幫了我這麼多,我還沒好好謝過你呢。這條項鏈就當是我感謝你幫我這麼多。」姜辰笑著說道。

聽到姜辰的否認,周小莉心裡莫名的一陣失落,還是默默收下了姜辰的這個禮物,因為如果自己不收下的話,姜辰肯定會給自己理論半天,結果價格報出來23萬,周小莉說什麼都不要,但是姜辰卻早已經二話不說掏卡買單了,這讓周小莉心理很是糾結和複雜,為了不讓姜辰難堪,周小莉立馬轉移話題道!

「你不是幫你朋友買生日禮物的嗎,我來幫你參考參考。」周小莉收拾好心情對姜辰說道。

「對啊,被姓許的一打岔,我差點忘了。」姜辰尷尬的撓了撓頭。

周小莉白了姜辰一眼。低聲問道:「你朋友是你同學吧?」

「對,沒錯,同年級的。」

「這樣的話,買個水晶手鐲,項鏈什麼的應該就差不多了。」周小莉說道,既然是送朋友,那鑽石項鏈什麼的肯定是不適合的。

「我們這裡水晶手鐲也還是比較多的。你們這邊請。」營業員連忙說道,帶路往旁邊櫃檯走去。

「你看我們這的水晶手鐲都是今年最新的款式,都是知名設計師設計的。」

「這一款你拿給我看看。」周小莉指著一款水晶手鐲說道。

「小姐你眼光真好,一眼便挑出我們這兒最好的。這是卡地亞PARISNOUVELLEVAGUE系列手鐲。由……」

「行了行了,你就說多少錢就行了。」姜辰不耐的打斷的營業員的介紹。

「這款水晶手鐲,要173000元。」營業員也不生氣,笑著說道。

「這麼貴啊!」周小莉吃了一驚,回頭看著姜辰。雖然知道姜辰不差錢,但是畢竟是送朋友,不知道姜辰會不會買。

「莉姐,你覺得怎麼樣?」姜辰看著周小莉,輕聲問道。

「我覺得這手鐲很不錯,挺好看的,就看價格你覺得怎麼樣了。」

「那就直接包起來吧。」姜辰對營業員說道。

「你明天去生日宴會穿什麼衣服啊?」走出珠寶店,周小莉問道。

「衣服?」姜辰一愣,仔細想了想。

「我那兒還有幾件阿迪。」姜辰雖然有錢了,但是在吃穿方面還是沒太注重。穿的暖吃得飽就行。

上次周小莉給他買了一身阿迪,他覺得穿的挺舒服的,後來就又買了幾件,然後就沒買過其他衣服了。

「明天可是去參加女孩子參加生日宴會,穿運動裝怎麼行,走,我帶你去買幾件衣服。」周小莉興沖沖的說道。

姜辰看到周小莉一臉興奮的神情,不由得一陣無語,完了,這估計是購物慾望被激發了。苦也!

等到姜辰他們逛完商場,天都黑了;姜辰只感到腿一陣陣的發軟。

女人逛起街來太可怕了,看著旁邊一臉意猶未盡的周小莉,姜辰打了個寒顫,以後再也不跟女孩子一起來商場了。

匆匆的跟周小莉吃了飯把她送回家,姜辰邊直接打車回公司了。

「今天你走了后,我安排李丹他們去售樓部去把守著,你猜怎麼著,然後居然又有兩波人來要把別墅全買了,我讓她們先搪塞過去了。」黎胖子看到姜辰回來后,對姜辰說道。

姜辰一愣,皺了皺眉,難道這別墅區還真有什麼他不知道的門道?還是現在都開始流行炒別墅了

「既然這麼多人要買,找個時間讓他們一起來買,價高者得。」高娃在一旁撇撇嘴說道。

「這樣倒也不是不可以。」黎胖子想了想說的。

「跟他們約個時間吧,讓他們一起來,到時候就看他們爭,我們負責收錢就好了。」姜辰沉吟一陣后說道。

「好了好了,這些你們搞定,我這忙了一下午,可累死我了」

姜辰有氣無力的說道,他現在只想洗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的躺著。

「我說你這甩手掌柜當的也太舒服了吧。」黎胖子吐槽道。

「嘿嘿,能者多勞嘛,你再怎麼說也是總經理不是」姜辰嬉皮笑臉的說完,轉身直接上樓,根本不給黎胖子接話的機會,氣的胖子直翻白眼。

姜辰洗完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半天睡不著。

「姜辰,我的生日宴。明晚上七點,翠仙樓宴會廳,別遲到了!」

這時蘇安嵐突然發了個消息過來,看見微信里蘇安嵐發過來的消息,心裡雖然有點疑問怎麼不在家裡舉行,但也沒多問,回了句好后,便打開了王者榮耀,實在是閑得無聊。

由於連跪不止,沒忍住便玩的久了點,等到姜辰睡醒了后,才發現時間已經快到中午了。

姜辰一看時間,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急急忙忙的跑出了門,就連昨天新買的衣服都來不及回去穿,穿著昨天的那破一身阿迪就往翠仙樓趕去。 剛走到門口,就看外面停著各種跑車,豪車啥的,而且門前堆滿了鮮花,到處掛著彩色的祈求,超大的橫幅寫著,慶祝蘇安嵐小仙女生日快樂。

姜辰直接愣住了,這麼大的排場看來不簡單啊!你說這妮子家裡居然這麼有錢,怎麼當初還來收自己保護費呢!真是閑著沒事兒做,以這個身份隨隨便便去太子黨當大姐大了,幹嘛去搞什麼嵐天社啊!

而姜辰不知道的是蘇安嵐並不是敗家子,家裡是有錢,但是只是給她一般開銷的錢,不會給她亂花錢。

就這樣姜辰一邊思考著,一邊走進了大廳,剛進大廳,地板磚太滑,姜辰差點一屁股滑得坐在了地上,在看自己由於太匆忙,穿著拖鞋就來了,真是特么尷尬,而走進宴會大廳,姜辰一呆,放眼望去,人影綽綽的。男的盡皆穿著西裝,女的則是一身晚禮裙。

「糟了,我買的禮物!」姜辰面色一變低呼道。

今天睡過頭走的太急,忘家裡了,說著姜辰連忙給黎胖子打電話。

「胖子,你趕快把我房間桌子上的手鐲給我拿過來,我這忘帶了。」電話一接通,姜辰連忙說道。

「你丫的破事兒真多,往哪兒送?」黎胖抱怨道!

「我在翠仙樓的宴會廳,你趕快送過來吧一會兒宴會就開始了。」

「翠仙樓?不是生日宴會嗎?」

「鬼知道是怎麼回事,這裡人還挺多,一個個穿的人模狗樣的,你別管那麼多了,趕快給我送過來!」

「好好好,馬上。」

掛了電話后,姜辰暫時鬆了口氣,現在只求黎胖子速度快點了。

「姜辰?」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姜辰微微一愣,回頭一看。

卧槽特么的!又是許華升!姜辰眉頭一皺,真是冤家路窄,走哪兒都能遇到。

「還真是你,我就說嘛除了你這個奇葩,還有誰穿一身破運動服,來參加宴會。對了!你的妞呢!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怎麼沒有一起帶來,我看成色還不錯啊!是不是老子昨天識破了你,人家嚇跑了」許華升身穿一襲得體的黑色西裝,毫不留情的對姜辰嘲諷道。

這邊的場景一下子吸引了旁邊人的注意,看著穿著一身『破爛』的姜辰,他們頓時感到一陣陣好奇,這時哪裡來的奇葩?怕不是走錯了吧!

「許華升,他誰啊?」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的看著許華升問道,看來應該是跟許華升相熟的人。

「他可是我們學校的大人物,他為了有錢,讓他父親買了高額保險,然後讓他爹去死,騙保,賠償了多少不知道,不過拿著他爹的喪葬費在學校混的是風聲水起。」許華升一臉譏笑的說道。

「哈哈哈哈!我去!還有這種大逆不道的奇葩」周圍人聽到許華升的話,頓時大笑起來,這一下子就把整個大廳的目光給吸引過來了。

不得不說姜辰的這一身『裝備』在這宴會裡實在是太吸引眼球了,姜辰他么也是醉了,之前是槍斃喪葬費,現在又是騙保喪葬費了,這個輿論真的要弄死人啊!看著這一群所謂的之跨子弟,姜辰真的懶得解釋,也沒心情去搭理,今天自己玩去是為了來兌換對蘇安嵐的承諾的,既然邀請了自己,自己肯定就必須得來。

「誒,你不是那個售樓部經理嗎?」趙宇湊上前來,盯著姜辰一臉奇特的說道。

姜辰聞言一看,這不是昨天來買房的那個人嗎,跟其他人一身西裝不同,他還是穿著一身比較花的衣服,不過相比昨天的那一身要好的多,至少還是看的出是一身正裝。

「怎麼,趙少認識他?」許華升笑著問道。

看著突然出現的年輕人,周圍人的臉上立馬掛上討好的笑容,變臉之快讓姜辰一陣咂舌。

「我昨天看到他了,在那個華潤的那個別墅售樓部,他好像是那裡的經理來著。」趙宇回答道。眼神還在不停的打量著穿著奇特的姜辰。

「喲,姜辰你什麼時候去賣別墅了,我也想在那裡買房子,你可要看在我是你爸爸的身份給我打個折啊。」許華升一臉玩味的盯著姜辰。

「他只是售樓部經理吧,這種打折的事情他應該作不了主吧。等等!哈哈!你是他爸爸?」白色西裝男子突然反應過來笑著說道。

「哦,對對對,我差點忘了,哎,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許華升恍然大悟『一臉遺憾』的感嘆道。

看著這兩人一唱一和的樣子,逗得在場眾人發出一陣鬨笑聲。看得出許華升故意在刺激自己,想讓自己在蘇安嵐的生日宴會上鬧事兒,套路玩的挺牛啊!不過姜辰才不會那麼傻直接上當。

「沒事兒!這種給兒子點優惠的事情我還是可以做主的。」姜辰一臉淡定的說道。

頓時得反打臉讓許華升瞬間一愣,然後拳頭捏緊道!

「你TM有種再說一次,信不信老子今天立馬廢了你!」

「別!別!華升這人家生日宴會呢!」

身旁的人立馬阻攔道!

「我說你們鬧啥呢?別墅區的房子早就被我家趙大少給預定了,就算你們兩個在這裡演猴戲逗大家開心,也沒有任何優惠了。」趙宇身旁的一個年輕男子笑著道!

聽這年輕男子這麼一說,大伙兒瞬間都看向了趙宇,這有所謂的富二代,金錢都是被父母所約束的,而在趙宇這個年齡,能操控這麼宏偉的事兒,那屬實牛逼啊!這些富二代父母最多給幾百萬創業已經頂天了。

「你們在幹嗎呢?」

而就在這時一聲好聽的女聲突然傳來,打破了現場的氛圍

眾人回頭一看,原來是宴會的主人公出來了。

蘇安嵐今天身穿一襲如雪的中長裙,上面點綴著許多小珍珠,棕色的長發高高盤起,被一個百合簪子緊緊的固定住,一雙水晶高跟鞋稱出她的腿細長而潔白,恰是墜入人間的精靈一般。

姜辰看的一呆,他還真沒見過這樣的蘇安嵐,這也太漂亮了吧,精緻的小臉上帶著俏皮的笑容,跟平常大大咧咧的大姐頭樣子差別太大了。

「咦,姜辰你來了啊。」蘇安嵐一進大廳便看到一群人圍在這邊,便好奇的圍上來看看有什麼好玩的事情。

等看到人群中的姜辰后,蘇安嵐眼睛一亮,連忙快步走上前來打著招呼。

「你們圍在這裡幹嘛,有什麼好看的,快散了散了!」看到許華升也站在這,蘇安嵐哪裡還猜不到發生了什麼事。連忙揮手把圍在這裡的人給「趕走」。

看著許華升火熱的眼神,蘇安嵐心裡一陣犯噁心,這次生日她本來是只打算請幾個關係好的小夥伴一起玩玩的,但是不知道什麼情況,她父親突然說要大辦。請柬都是她老爸分發的,她也不知道邀請了些什麼人。

「安嵐表妹,你們也認識啊?」趙宇看著走到姜辰旁邊的蘇安嵐,一臉好奇的問道。

「對啊,這是被我收保護費的小弟,我特意邀請過來的。」蘇安嵐笑著答道。

「走走走,我介紹我的閨蜜給你認識。」蘇安嵐拉著姜辰邊走。絲毫不管許華升逐漸難看的臉色。

「你怎麼穿這樣就來了?我不是給你發消息讓你穿好點,穿正式點嗎?」蘇安嵐抱怨道。

「有嗎?」姜辰掏出手機一看,果然,蘇安嵐給他發了信息的,只是當時沒看到!姜辰有點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對了,你給我帶了什麼禮物啊,我先收下好了。」蘇安嵐說道。 考慮到姜辰沒什麼錢,估計買不起什麼貴重禮物,要是一會兒給的話,跟其他人有備而來準備的禮物相比,肯定是比不過的,她倒是不在乎,只要是姜辰送的她都喜歡。

想提前找姜辰要了,免得等會有人嘲諷姜辰,不說其他人,許華升肯定會說三道四的。想到許華升,蘇安嵐又是一陣心煩。

「咳咳,這個,我的禮物,馬上到!我這不走的急,忘帶身上了嘛。」姜辰更尷尬了,輕咳兩聲吞吞吐吐的說道。

「你不會沒想著送我禮物吧?」蘇安嵐一臉不信,繼而把姜辰丟下,氣鼓鼓的直接走了!

姜辰這個冤啊,我是真的走得急忘帶了啊。姜辰心裡一陣委屈。

「這黎胖子怎麼還沒來!不是讓他快點了嗎。」姜辰掏出手機正想打個電話催一催。

「歡迎大家來參加我女兒的生日宴會!」突然大廳安靜下來,一個中年男人上台講道。

姜辰只好放棄了打電話的打算。給胖子發了個信息后,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我呢也就不多講什麼,直接切蛋糕吧!」蘇父笑著說道,直奔主題。頓時贏得大片掌聲,畢竟在座的都是年輕人,是來參加宴會的可不是聽他長篇大論的。

這時服務員把早已準備好的八層的大蛋糕推到蘇安嵐的面前。

「許個願吧,乖女兒。」蘇父輕聲說道。大廳的大燈也隨著話音熄滅了。只剩下各個餐桌上的燭光和蛋糕上的蠟燭交相輝映散發著微光。

蘇安嵐十指緊扣放在胸前,低頭開始許願,燭光映照下的蘇安嵐,透露著一股朦朧的美感。姜辰不覺間看的呆住了。

片刻后蘇安嵐抬起頭來,吹滅了蠟燭。大廳的燈光隨之亮起,一陣熱烈的掌聲也隨之響起。

「你們年輕人好好的聯絡感情,我這個『老人家』就不在這兒招人厭了,這就先走了,嵐兒你作為東道主可要好好招待他們啊。」蘇父笑著說道,說完便直接離開了。

「表妹,生日快樂,這是我送你的禮物。」說著趙宇拿出一個大禮物盒子。

蘇安嵐急匆匆的拆開,裡面是lv的一款挎包。

「哇,這可是lv的最新款,好像還是限量的,國內還沒上架的吧,趙少可真厲害。」葉婉兒看到這個包包一臉羨慕的說道,女人對包包真的是完全沒抵抗力。

作為蘇安嵐的頭號閨蜜,葉婉兒氣哼哼的對趙宇說道:「哼,宇表哥太過分了,上次我過生的時候你怎麼就不送我這種好東西。」

「嘻嘻嘻,誰讓我比你招人喜歡呢。」蘇安嵐笑嘻嘻的說道。

「許大少給我們嵐兒送什麼禮物呢?」蘇安嵐的另一個閨蜜調笑著說道。

許華升在熱烈追求蘇安嵐,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這是卡地亞新款的鉑金項鏈,我特意託人在國外帶回來的。國內可沒在賣的。」許華升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盒,一臉傲然的說道。

「天哪,許少可真大方,這個項鏈好像得7.8萬吧。還是限量品,有錢也不容易買到,許大少有心了啊。」閨蜜團響起一片驚呼。

「噗嗤!」這時姜辰實在是沒忍住笑出聲來。

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看到『穿著破爛』的姜辰,眾人眼底閃過一絲不屑,更有甚者臉上直接掛上了一抹譏笑。

「我說許大少,這個項鏈難道不是你昨天去卡地亞專櫃買的嗎?難道說我昨天在專櫃碰到的不是你?奇了怪了,世界上竟有如此想象的兩個人,難道說是你的雙胞胎兄弟?」姜辰一臉疑惑的問道。

許華升面色一變,連忙解釋道:「那專櫃老闆是我的朋友,我特意讓他從國外帶回來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姜辰恍然大悟的說道,說完撇了撇嘴,一臉不信。

「你是?」葉婉兒有點好奇的問道。

「這是我的好朋友,我邀請過來的。」蘇安嵐解釋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