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我去送火山看一看,你們就在此地,不要走動。」小智做出了總結。

「什麼不要走動啊,我們還要去天氣研究所好不好。」

莉拉勸說不動,索性就不勸了,只是不知為何,她直覺認為有哪裡不對勁,小智說的話好像有些歧義。

自己和漢森叔叔……似乎是被人佔便宜了?

可要具體說佔了什麼便宜,莉拉卻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還真是奇了怪了。.. 從紫堇市前往天氣研究所或是送火山的話,有一段路是共通的,因此小智先是搭了警局的順風車,準備半路上再坐暴蠑螈飛向送火山,畢竟讓暴蠑螈省點力氣也是好的。

本來莉拉是想著讓漢森和小智一起的,可惜小智好像不太願意,而如果讓漢森單獨去研究所,莉拉又感覺不太放心,索性只能拜託小智一個人去送火山了。

這讓她的心裡很是愧疚,說起來這些都是警局的事,是他們的責任,小智只是出於朋友的立場,單純地幫她忙,卻是拿下了最危險的任務。

因此,無論這件事最後的結果如何,莉拉都打定主意要給予補償,無論是她的私人補償,還是由聯盟下發的官方補償,絕對都要缺一不可。

「對了,莉拉。」正望著窗外風景的小智忽然回過頭,「有件事我一直都忘了問你。」

「什麼?」

「你現在是警察沒錯吧?亞希達那邊你是辭職不幹了?」

國民的岳父 亞希達的對戰開拓區雖然還沒有正式展開,但對於優秀訓練家的招攬卻是很早就開始了,而莉拉更是對戰塔的首領,兩人也正是在那兒認識的。

「沒有啊。」莉拉奇怪地道,「我當了警察,和我是不是對戰大君並沒有關係吧?就是接待挑戰者的時間變少了,不過亞希達先生並不介意,而且他還很鼓勵我的選擇。」

小智先是一愣,隨即恍然。

主要還是觀念的區別。

非要打比方的話,就好像他前世國內的運動員,大多數都是職業的,而國外的運動員很多都是副業,自己還另有一份正經的職業,只是單純地喜歡運動才報名參加比賽。

其實小智一路旅行過來,碰到的館主就有很多是業餘的,有的開水族館,還有的開餐館,只是他並沒有對此抱有多少關注,所以才會一時半會兒沒有反應過來。

莉拉笑著說道:「你這麼問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對警察這一職業有興趣?」

「不可以,請你別亂理解。」小智毫不猶豫地回答。

「哦?你也想當警察?」漢森也是湊了進來,「小夥子,我跟你說啊,我們國際警察的待遇可是非常不錯的,福利好,升遷快,你看看我,這麼年輕就當了巡查部長,難道你還不心動嗎?」

小智望著他一臉滄桑的長相,忍不住吐槽:「你從小到大都沒照過鏡子的么?看上去至少也有40歲了吧,你哪裡年輕啦?」

「胡說!我才30歲多一點好不好!」

「39歲零13個月?」

「一年哪來的13個月啊!」

聽著兩人一唱一和地互相吐槽,莉拉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但隨即想到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大戰,心情又變得沉重起來。

超級醫生俏護士 「好了,玩笑話就說到這裡吧。」莉拉乾咳一聲,把話題拉了回來,滿臉正色地道,「總而言之,小智你一定要小心,我估計火岩隊那邊是不會強攻的,他們絕對會耍什麼陰謀詭計,你注意要保護好自己。」

「安啦安啦,我不會有事的。」

話雖如此,小智暗地裡也是長了個心眼,或許就和莉拉說的一樣,這次送火山之行不會那麼太平。

……

到了岔路口,小智告別莉拉和漢森,坐上暴蠑螈順著地圖飛向送火山的方向。

在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飛行后,前方已經能隱約看見高山的輪轂,而一接近那兒,小智和暴蠑螈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們皆是感覺一股陰氣直往腦門子上沖。

「嘖嘖,看來這地方還真是有點邪門。」

小智不禁嘖嘖稱奇,以前深夜逛墓地這種事只是想一想,沒想到有一天居然真的能夠親身體會,雖然現在還不是半夜,但太陽也已經落山了,從天空往下望去,整座送火山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一直飛到了山頂,只見有一座古老破舊的祠堂佇立在那兒,哪怕院牆外有明顯的翻新痕迹,可還是止不住那股腐朽沉寂的氣息。

簡直就像是恐怖片的現場。

不過,小智卻是越發地感興趣,他拿出精靈球收起暴蠑螈,徑直走上前敲響了門。

咚咚咚——

這個破院子連一個門鈴都沒裝,只能用手去敲,大門在撞擊下發出了不堪承受的吱呀聲,彷彿馬上就要散架了一樣。

敲了半天,卻是沒有人應門,小智忍不住喊道:「有人在嗎?我是從紫堇市警察局過來的,我們收到了你們的消息!」

吱呀——

在刺耳的聲音中,大門開了,可詭異的是門后居然空無一人,並不是簡單地藏起來或許某個精靈在搞鬼,而是真的沒有人,波導里沒有任何生物的反饋。

沒有人來開門,可門卻是開了……

小智不禁猜想:莫非這院子看似破舊,其實暗藏了現代化設備,這大門還能遙控開啟……才怪啊!

這破地方的裡面絕對有問題!

怎麼辦?

要說起來,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打道回府,畢竟小智對這裡一點了解都沒有,碰到這種詭異的事,自然不該冒然闖進去。

問題是他都已經在莉拉面前誇完海口了,這時候灰溜溜地跑回去,那後果……

莉拉估計是不會說什麼,可那個討厭的漢森絕對會笑死他的!

惹上腹黑首席 一想到自己會被一個中年大叔鄙視,小智就是滿心不爽,「回去」這一念頭瞬間就被他從腦海里刪除了。

算了,不管了,進去再說!

不過在進去之前,小智還是先繞著院子走了一圈,用波導往裡面細細查探,發現這屋子裡面似乎有一層古怪的結界,將他的波導給阻隔在外了。

「好吧,這問題是越來越嚴重了。」

望著院子里一片灰濛濛的霧氣,周圍一片寂靜,靜得讓人心頭髮毛。

他猶豫了一下,從口袋裡掏出一枚精靈球,隨即抬起腳毅然跨過了門檻,身影緩緩消失在宅院中。

吱呀——

一陣風吹過,院門緩緩合攏,如同最初的那般。

……

另一方面,送火山的山腰處,坐落著一間大宅,這兒才是守護者們所在的地方。

而在一間卧室內,擺放著一張精緻的雙層床,楓與南正躺在上面酣然安睡。

這兩人看起來不過十多歲,身高和相貌都極為相似,唯有在髮型上有些許的差別,很明顯是一對雙胞胎,而且還是一男一女的異卵雙胞胎。

明明是少年少女,卻是在這個時間點就入睡了,實在是早得奇怪,不過山裡沒什麼娛樂活動,平時除了修行就只能發獃,這麼一想的話倒也是很正常。

可就在這份安寧中,姐弟倆毫無徵兆地同時睜開了眼睛,眼神中一片清明,哪像是剛醒來的樣子。

「姐姐。」

「有人進去了。」

「好麻煩。」

「不想管他。」

「可會被爺爺奶奶罵。」

如果有第三人在場,絕對會被這一對話給嚇到,這兩人看似是一問一答,可實際上更像是在自言自語,給人的感覺詭異至極。

就這樣說了半天廢話,姐弟倆磨磨蹭蹭地套上外套,提著燈籠往山頂走去。

「好煩,如果他是好人,就不會被纏住。」

「既然是壞人,那我們就別管。」

「可會被爺爺奶奶罵。」

南瞪了自家的弟弟一眼,不高興地道:「你能不能別提爺爺奶奶了。」

「我想回綠嶺市。」楓看似是牛頭不對馬嘴地回了一句。

雙胞胎心意相通,南瞬間明白了他的心思,心情也是低落了下去。

本來兩人在綠嶺道館呆得好好的,那裡有一座綠嶺宇宙中心,裡面有許多關於航天項目的設備,他們的爸爸正好是那兒的負責人,兩人經常能夠借用設備來訓練精靈,還能經常和上門的挑戰者對戰切磋,日子過得既充實又快樂。

可莫名其妙地有一天,兩人就被選中去成為什麼守護者,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山裡。

雖然上一任守護者的爺爺奶奶對他們很好,可耐不住雙方年齡差距巨大,根本沒有共同語言,每日只能夠打坐苦修,要麼互相用精靈對戰,可這兩人對戰就好像左手和右手打架,還沒發出指令,他們就知道了對方下一步想幹些什麼,著實把姐弟倆給無聊死了。

不過,要說這山裡也有些好玩的東西,就是那些精靈的靈魂。

即便這些鬼魂多半是沒有惡意,可絕大多數都很喜歡惡作劇,沒事就跑去嚇唬一下那些爬山的旅行者,尤其是山頂的那個,由於死亡的年代已經久遠到不可考,實力更是恐怖,居然能夠製作出幻覺將人給困在裡面。

好在精靈的心靈普遍單純,即使死後也不會產生太大怨氣,但也因此對於善惡十分敏感。

遇到那些好人,它們多半只是會發出些怪聲,小小地惡作劇一下,有時候心情好的話碰到迷路的人,還會幫忙做些好事,把他們給引到路上去。

可如果是壞人,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話雖這麼說,可姐弟倆怎麼說也是做過館主的人,對於善惡也是有自己的看法,因此他們碰到被惡作劇的旅客,通常還是會施手解救的,而且這個時間段會上山的人,多半是警察那邊派來的,兩人於情於理都該跑一趟。.. 小智緩步走在院子里,整個院落陰冷而灰暗,地面、院牆、走廊,到處都蒙著一層厚厚的灰塵,似乎已經被人遺棄很久了,只是周圍不時傳來細微的腳步聲,可尋著聲音望去卻是什麼也看不到。

「這個地方……」小智眯起了眼睛,越發感覺詭異。

即便這所祠堂的面積很大,可他已經像這樣走了五分鐘,卻依舊是看不到頭,這情形就像是走進了鬼打牆。

「皮卡皮卡。(小智,這裡好古怪的。)」

旁邊的皮卡丘滿臉不安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一隻小手還搭在小智的褲腿上,死死地拽在手心裡。

「沒事,別擔心。」小智笑著蹲下身子,摸了摸它的腦袋。

皮卡丘眯著眼睛享受起來,臉上的表情也是緩和起來,接著就見小智舉起了握在左手的精靈球。

「你看啊,巨金怪就在這裡面,到時候要是碰見危險,我就把它放出來打敗敵人,所以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哦。」

「皮卡?(萬一它也對付不了呢?)」

皮卡丘歪歪腦袋,似乎還是有些不放心。

「這怎麼可能。」小智站起身,隨手拋出了精靈球,「你要是不信的話,那就看著好了。」

說著,他的臉上露出和藹的微笑。

「你不知道,我的巨金怪啊——」

「它一腳就能踩死你!」

轟——!

話音剛落,巨金怪那龐大的身軀便轟然而落,粗壯的右爪毫不留情地踏在皮卡丘的腦袋上,瞬間便把它踩到地里去,多出一個大坑。

「哼,跟我斗。」

小智冷眼看著這一切,對於這種小把戲嗤之以鼻。

重生鮮妻,撞入懷 皮卡丘明明就在瑟蕾娜她們那裡,這裡的幕後黑手居然想趁著他緊張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一個假的混到他的身邊。

可話又說回來,對方是怎麼知道自己有皮卡丘的?

而且就算是那隻假的皮卡丘,無論是神態還是語氣,都與他的皮卡丘無異,實在是太奇怪了。

小智默默盤算起來,假設這裡的鬼魂能夠讀取他的記憶,那就不應該會派出一隻皮卡丘來,可如果不能的話,眼前這惟妙惟肖的假皮卡丘又沒法解釋得通。

總不見得,它讀記憶只能讀一半吧?

想不通的小智索性不再多想,與巨金怪一起再度往前走,然而這一回竟是很快便見到了頭,眼前的霧氣不知何時散了開來,緊接著竟是出現了一座宏偉古舊的建築物。

奇怪的是,無論是規模還是風格,看上去都與這座祠堂格格不入,感覺像是兩個時代的產物。

小智確信之前飛在天上的時候,肯定沒有見著,否則那麼大的建築物不可能逃過他和暴蠑螈的眼睛。

他站在大門前,想了想,推開門走了進去。

吱呀——

伴隨著酸牙的推門聲,裡面的場景展現在小智的眼前,令他大為驚訝。

與古舊破爛的外表不同,這座建築物的內部裝修得極為考究奢華,廳里的兩根支柱用黃金鑲上金色花紋,而那些裝飾物更是不用提了,即使小智生在信息大爆炸的時代,卻也有許多是他聞所未聞,連名字都叫不出來。

這裡的環境與外面相比簡直是兩個世界。

入門的地方似乎是一個宴會廳,正中央擺著一張大大的長桌,小智收起巨金怪,走近桌旁掃了幾眼,只見上面擺滿了各種食物,從水果到蔬菜到肉類應有盡有,看上去就像是剛剛烹飪出來的,火腿上面還冒著油光,香味撲鼻。

當然,誰吃誰傻。

小智沒有去碰那些東西,直接繞開桌子,打開房門離開了宴會廳,進入一處走廊。

走廊上燈火輝煌,只是這燭火的光竟是綠色的,有些滲人的同時,又讓人感覺有些好笑。

綠光是什麼鬼?

不過眼下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小智思考了一會,隨便打開一間房門走了進去。

這回好像是一間書房,除了一張木桌、木椅以及大書櫥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書桌上端端正正地擺著一本筆記本,封面則是畫著一個古怪的紅色圖案,看著有點像Ω字元號,但又有一點變形,好似是畫歪了一樣。

小智走到了書桌前,猶豫了一下,伸出手準備拿起筆記本。

可手伸到半空中,卻是停了下來。

因為不知從何時起,竟是有一男一女出現在他的身旁,眼神直勾勾地盯著他。

這兩人的相貌極為相似,只是髮型有些許不同,這也是小智判斷他們是男是女的根據,估計是一對罕見的異卵雙胞胎。

小智收回手,冷眼盯著兩人看了一會,問道:「你們是誰?」

男孩回答:「我是楓。」

女孩回答:「我是南。」

「原來你們就是楓與南。」小智眉頭一挑,「我正好要找你們,就是你們向國際警察求助的沒錯吧?我是被派來幫助你們的。」

他只聽說過這對雙胞胎館主的名字,卻是從沒有見過,沒想到比他想象中還要年輕許多。

「這是我的筆記本。」

「不要碰。」

誰知兩人並沒有回答小智,而是一人一句說起了話,只是這給人的感覺十分怪異,就好像是一個人用兩張嘴在說話。

小智聽著有些不適,忍不住說道:「我說你們講話就講話,能不能不要只說半句,然後讓另外一個人接下去,你們是覺得這樣自己很有個性嗎?」

楓與南對望一眼,沒有再說話。

可小智卻是緊皺起眉頭,因為他分明看見,這兩人對視的時候眼珠子不斷轉動,瞳孔四處聚焦,可就是不集中在對方的身上,老是往他那兒飄,卻又是很快再轉回去,彷彿是故意做給他看的一樣。

然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一花,兩人又恢復到那副冷淡的模樣。

見鬼了,這是恐怖片的世界?

小智可不覺得自己是眼花,現在他基本能夠確定,眼前這兩個絕對不是活人,可又不像是精靈假扮的。

不過他也不著急,權且先看看它們想做些啥。

「那個,我收到你們的消息,說是火岩隊會來襲擊,你們有發現什麼異樣嗎?」小智開口問道。

本來他只是隨口一問,誰料這兩個傢伙居然真的點了點頭。

「有。」

吃貨偶像 「已經抓住了。」

「跟我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