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事情,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無權干涉。」

聽到秦紹慶的話,葉飛極其冰冷的開口。

秦紹慶也不生氣:「沒錯,的確和我沒有關係,但我覺得你這丹藥用的太浪費了,再怎麼說你也是學院第二,這個傢伙一百名都不不到,這樣一枚獎品用在他身上,就不會覺得浪費嗎?」

婚來婚去,冷戰首席上司 這絕對是濃濃的侮辱!

此時,陸方的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他最討厭就是別人說他浪費資源,以陸方的天賦,何曾浪費過任何資源?

「在你眼中是不值得,可在我眼中十分的值得,不過是個人的觀點罷了,你不要把你的觀點強行壓在我身上,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注重的東西也不同。」

葉飛的話非常堅定,讓陸方對他產生了一絲刮目相看,看傢伙平時好像不怎麼愛說話,一說起話來,絕對是牛逼轟轟的,這一番話連陸方都有一種無從反駁的感覺。 啪啪啪!!

秦紹慶鼓起了掌,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似乎對葉飛這樣的回答非常滿意:「很好,我就喜歡你這種性格,葉飛,我之前已經和你說過了,你想打敗我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是你一輩子都不可能超越的,不過你品性不錯,為何不成為我們秦家的人?要是成了我秦紹慶的小弟,我一定能給你榮華富貴,以後的成定不會低。」

秦紹慶也是看上了葉飛的天賦,一直以來,他都想把葉飛收入囊中,成為他的手下,以後定會是他的一大將,奈何葉飛每次都很委婉的拒絕了他的要求,這一點讓他感覺到很無奈,不由得再一次開口邀請。

引來了現場大多數人的羨慕妒忌!

畢竟以秦紹慶的表現,以後可是前途無量,若能成為他的手下,以後也會沾上光,如果秦紹慶這樣對他們說的話,他們肯定會一口答應下來。

可是葉飛根本不是這種人,一直以來他都非常的獨立,不喜歡寄人籬下,特別是像秦紹慶這種大少爺,更不會為其而效力。

「不好意思,我還是不願意為你效力,我有我的追求,志不同道不合,非常不合適。」

沒有任何的猶豫,葉飛再次開口拒絕秦紹慶的要求,能秦紹慶極其不爽,心中升起了一絲怒氣。

「葉飛,你知道你實力為何一直沒能超越我嗎?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我之間家境的差距,還有天賦的差距,你這種不識相的人,永遠都只能是低層人物,就算你天賦再高又如何?隨時都有可能夭折。」

秦紹慶也是生氣了,以他的身份邀請葉飛還不樂意,就算他不邀請,也不知有多少人想排隊成為他的小弟,唯獨只有葉飛這傢伙死活不願意,還三翻四次的拒絕他,讓他失了面子。

「我寧願窮一輩子,寧願被夭折!」

葉飛一臉堅定的回答,讓秦紹慶不怒反笑:「真是愚蠢至極!算了,我懶得和你這種沒眼光的人計較,陸方,你不是要進入聖塔里修鍊嗎?我提醒你一句,實力不夠,不要在這裡沖大頭鬼,不然的話,只會下一秒就身死。」

說完,秦紹慶沒有再理會眾人的目光,徑直往聖塔走了進去,身影無比的洒脫,讓很多的花痴女為之而尖叫。

陸方的心中卻是一陣不屑,媽的囂張個什麼勁,老子遲早有一天會超越你,你給老子等著,三個月之後,我一定要讓你敗在我的手下。

陸方徹底的怒了,他已經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在聖塔里修鍊,也好提升他的實力。

想到這裡,陸方毫不猶豫的往聖塔里走了進去,跟在了秦紹慶的背後。

「真是笑死老子了!就他這狗模樣,還進入聖塔里修鍊,真是不知死活,我們打賭一番,這傢伙肯定不會超過兩分鐘就狼狽跑出來。」

看到如此狀況,寧如哲開口笑了出來,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侮辱陸方,這麼一個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站在旁邊的葉飛看著陸方離開的身影,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他對秦紹慶沒有任何不甘那全是假話,這傢伙這麼侮辱他,又怎麼可能不生氣,無奈他的實力不如人家,只能低頭。

原本他心中對陸方也沒抱多大的信心,可這一刻已經改變了。

陸方,你一定要堅持下去,盡量在聖堂里修鍊,到時出來直接把這傢伙給打敗,好替我報仇雪恨,一雪前恥。

這是葉飛心中唯一的想法,畢竟他已經嘗試過好幾十遍,卻一直沒能得到任何好轉,讓他失去了信心,他把所有的期望都壓在陸方的身上,希望他能通過聖塔的考驗,留在裡面修鍊。

陸方也不知大家在想些什麼,反正他心中異常的堅定,無論如何也必須忍受住炙火的煎熬,這對他來說是提升實力的好機會。

越是靠近,陸方越是能感覺一股灼熱的氣息傳來,讓他的身體都處於一種熱乎乎的感覺,繼續前進的時候,連額頭上都已經冒出了一身汗水,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個火堆一樣,烤得十分的難受。

媽的,這麼一點點小小的挫折,我怎麼可能就這樣後退,就算這裡是一個大火堆又怎麼樣?就算飛蛾撲火又怎麼樣?我一定要做到。

陸方咬牙,隨後加快腳下的步伐,無視強大熱量的存在。

在華夏訓練的時候,陸方悟出了一個道理,對自己必須要狠心!

任憑大汗淋漓的,陸方絲毫不顧,邁著堅定的步伐走進了聖塔的大門。

嬌妻難寵:顧少的心尖寵 聖塔里儲存的熱量的確出乎了陸方的意料,踏入聖塔門口的時候,就感覺一股極其灼熱的感覺傳來,讓他整個人都快要融化掉一般,反倒是走在前面的秦紹慶,感覺就好像沒有任何事情一樣,還是輕輕鬆鬆的走在聖塔上。

媽的!!

老子還真的不信這個邪,這個聖塔修鍊他是征服定了。

想到秦紹慶如此囂張,陸方心中就很是不爽,一股極大的堅定就這樣從心中升起,讓陸方再一次加快步伐。

好不容易才踏入聖塔中,陸方身體的熱量越來越多,穿在身上的衣服出現了一絲絲烤焦的感覺,定是因為熱量太高,連衣服都承受不住。

但不管怎麼說,總算是進入了聖塔當中,陸方盤腿坐下,隨後雙手合一,靜靜運起功法,三清分化決不斷出現在陸方的腦海中,一遍一遍的默念兒,身體里的內力好像受到了什麼莫大的打擊,不斷在陸方的經脈中快速運轉。

原本陸方體內就有匯靈珠,修鍊的速度比常人要快上好幾倍,如今也不知是因為聖塔里的火熱,還是什麼情況,陸方的修鍊速度竟比起以前更快了,更重要的是,聖塔的大廳里竟蘊含著巨量天地靈氣,任憑陸方吸收。

陸方就好像一個永遠不會疲憊似的,不斷吸收這巨量的能量,化為身體的元力。

此時的陸方終於明白,聖塔里修鍊為什麼速度會如此之快,一來是因為裡面的熱量能促進能修鍊,另一個卻是裡面匯聚著巨量的天地靈氣,對修鍊者來說,簡直是巨大的補品。

因為外面的天地靈氣太稀薄了,這裡可是百分百的靈氣!!

如果修鍊不快的話,真是有點奇怪了。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過去了,離陸方進入這裡不過是一分鐘的時間,但陸方卻感覺皮膚都變得紅紅的,甚至還有著一股疼痛的感覺,定是熱量太高了,他的身軀有些承受不住。

我去,怎麼感覺在烤箱里一樣?

媽的,我好像有點受不了了。

在修鍊之中的陸方,被激烈的疼痛給驚醒了過來,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陸方發現他的頭髮已經開始變得彎曲,看上去就如一個爆炸頭一樣。

當然,髮型什麼的對陸方來說都是浮雲,他最重要的就是讓自己在這裡修鍊下去,他進來的時間不過是一分鐘,可不能就這樣離開,必須要留在這裡連續修鍊三個月,盡量在這三個月之內,讓自己的實力達到聚三魂,甚至更高!!

「嗯??這個地方倒是有點意思,沒想到南鹿學院竟把這座塔給保留了下來,說起來他們的膽子也挺大的嘛。」

就在此時,陸方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一個久違的聲音。

陸方聽到這聲音的時候,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狂喜,因為他知道沉睡已久的天老已經醒了過來。

「我的天,天老,你總算醒過來了,我還以為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呢。」

陸方的語氣中竟還出現了一絲埋怨,讓天老有股哭笑不得的感覺,不由沒好氣的開口:「你以為我願意醒過來啊,你小子進入了如此炙熱的地方,靈氣又這麼濃郁,我怎麼可能陷入沉睡之中,這麼蓬勃的靈氣,我肯定要好好吸收一下,增強我的魂之力,再說了,如果我不出來的話,你小子定會被極強的火焰給烤乾。」

天老也是被這裡濃郁的靈氣給吸引到了,他才會從沉睡之中醒過來,他的魂魄之力非常弱,但進入了聖塔之後,一切的事情都不同了,這裡的氣息特別不一樣,其中蘊藏著一絲魂魄之力,天老需要的正好就是這種能量,如果能將其吸收的話,能給他帶來巨大的幫助。

一更上牆,二更爬房 「好吧,你趕緊告訴我,我該如何抵擋住這裡的烈火炙烤,如果再這麼烤下去,我都快要成為烤肉乾了。」

陸方實在有點沒辦法,他嘗試過把水元氣覆蓋在自己身上,企圖想阻擋熱量,沒想到水元氣剛出現,就直接被蒸發了,說明這聖塔里除了火元氣之外,其他元氣根本不允許存在。

「小子,我告訴你,這個塔可不一般,這是在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這座塔是以前一名強者的武器,不過後來那名強者損落之後,直接化成了如此一座建築物,但本身的法力還是存在的,才會產生這種情況。」

聽到這,天老快速給陸方講解這座聖塔的由來。

這是以前一位大神留下來的武器,不過他本人消逝之後,武器轉化成為了如此一座塔,這座塔天生屬於火屬性,才會出現如此灼熱的感覺,這法器更是一件輔助修鍊的法器,能讓人在裡面進行一定的修鍊。

照一般的道理來說,當時那位強者應該把聖塔帶走的,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讓他留在來這裡。

這塔對如今的藍怒大陸來說,相當寶貝一般的存在。

這是以前上古大神都不敢動的寶貝,就算是證道大陸里的強者也不敢對這塔有任何想法,才會一直留在這裡,最後被皇朝佔為己有。

「天老,你和我說這些沒用的幹什麼?現在最要緊的是幫我解除這炙熱之痛,你再怎麼說下去的話,我真的要被烤乾了。」

如果是平時的話,陸方非常願意聽,但此刻他感覺渾身灼熱,根本無法承受,最重要的是該如何緩解燒傷之痛。 「你小子這麼著急幹什麼?我跟你說,這對你來說是一種鍛煉,會有巨大的好處,這裡的火不是一般的火苗,可以消除身體的雜質,能讓體質更上一層樓,出現這種情況,說明你有上升的機會,只要你熬過這段時期,就可以靜靜在塔里修鍊了。」

看著陸方著急的樣子,天老只能沒好氣的回應。

「當然,這炙熱之痛,你必須要強行咬牙忍耐住,絕對不能暈倒過去,不然的話只會前功盡棄,因為你要用你的元氣守護心神,不讓其受到侵害,懂嗎?」

很多弟子也是因為不能承受如此疼痛,才會讓他們不能在這裡修鍊,有一些弟子強行留在這裡,卻堅持不住,最終暈倒了過去,導致心神失守,最終只能含冤而逝。

天老的意思是讓陸方死死承受住這種燒傷之痛,只要熬過來了,一切都到頭了。

聞言,陸方咬牙坐了下來,緊緊閉上眼睛,口中不斷的默念法訣,死死守護心神。

不得不說,這種燒傷之痛讓人難受不堪,陸方也是死死咬住牙關,也有點抑制不住的感覺,才真正感覺到被焚燒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疼痛讓他腦子都有些恍惚,不過他還是堅持忍耐了下來。

「能不能成功就靠你這一次能不能忍住了,好了,我不跟你說了,我也趁這個機會吸收一下,利用這裡的魂魄之力來修復我的傷魂。」

天老留下這麼一句話后,閉上了嘴巴,陸方卻感覺到空氣中總是有著一絲特別冰涼的氣息,進入他的識海中,說明天老也在修鍊。

媽的,天老變成了一個魂魄都如此努力,我還有肉體,為什麼不努力?憑什麼不忍耐?

感受到這一點的時候,陸方更是死死咬住牙關,堅定不移的忍受著痛意。

因為陸方一直在強行忍耐身體的疼痛,根本沒有注意到大廳旁邊角落靜靜打坐的秦紹慶。

秦紹慶進來之後,不過是不屑看了陸方一眼,在他看來陸方壓根不可能堅持兩分鐘,所以也沒打算搭理陸方,直接閉上眼睛修鍊。

也不知過了多久,秦紹慶從修鍊之中醒了過來,感覺身體有強烈的炙熱,讓他有點承受不住,準備停止修鍊,走出聖塔。

就在秦紹慶睜開眼睛的時候,頓時張大了嘴巴,因為陸方正皺著眉頭在他對面,雖然臉上充滿了痛苦之色,但他的狀態還算得上是平穩。

「怎麼回事??」

這一句話脫口而出,秦紹慶不願意相信這麼一個事實。

從剛才到現在,他壓根沒有認為陸方能進入聖塔里修鍊,可如今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陸方留在了這裡,這樣的狀況讓他驚訝,更重要的是,陸方是和他一起進來的,他都已經有點承受不住了,陸方還是靜靜享受著,讓他震驚。

想來秦紹慶身為排行榜第一高手,有他的實力和天賦,在學院中只有他一人能自由進入聖塔里修鍊,每次進來的時間絕對不能超過一個小時,不然的話也會承受不住這焚體之痛。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在這裡呆上一個小時還能堅持?

秦紹慶久久不能平靜心中的激動,但身體的疼痛越來越大,讓他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再也顧不上陸方能否在這裡修鍊,快速離開了這裡,當他來到門口的時候,故意放慢了腳步,故意露出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

葉飛正在聖塔門口靜靜等候著,心中無比的著急。

原本他認為陸方進入聖塔中,最長時間不過是兩分鐘,但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陸方還沒有出來,這讓葉飛產生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在他看到秦紹慶從聖塔里走出來的時候,眼中露出了一絲失望。

原本還認為陸方出來了,沒想到出來的竟是秦紹慶。

難不成陸方出了什麼事??

這一個念頭在葉飛腦海中散開的時候,葉飛就站不住了,快速往聖塔靠近。

「幹什麼?」

就在此時,秦紹慶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葉飛的步伐也因此而停了下來:「沒什麼,我就是想進去看看陸方如何了。」

畢竟秦紹慶是學院里第一高手,面對他的時候必須要回答,這一點葉飛也是明白的,畢竟這個是學院里的規矩。

「你進去也沒用,陸方早已經化為了一粒塵埃,就算你進去也看不到他的存在了,我可是親眼看到這個傢伙被烤沒的。」

秦紹慶這一番話讓葉飛愣住了,眼中出現了一絲不可置信,其實他心中也非常明白,除了秦紹慶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進入塔里修鍊了一個多小時。

只是他剛才一直給自己找借口罷了,聽到秦紹慶親口說出來,他整個人無法接受這麼一個事實。

「你騙我!!陸方怎麼可能……」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你大可進去看看,到時最好不要接受不了這麼一個事實。」

葉飛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秦紹慶開口打斷,秦紹慶說完這句話后,徑直轉身離開了這裡,不給葉飛任何問話的機會。

只是一瞬間,聖塔門口只剩下葉飛一個人,只是葉飛臉上寫滿了不相信,眼中也因此出現了一絲哀傷,搖頭嘆息的離開了這裡。

最終他還是沒有走進大門看這裡的情況,他也沒有發現,在聖塔不遠處的一個角落,秦紹慶躲在角落裡看著葉飛的動作。

看到葉飛搖頭嘆息的離開,秦紹慶的嘴角升起了一絲冷笑。

「陸方是吧,沒想到你還真的有一定的天分,能在塔里呆這麼長的時間,若真的讓你成長下去,終有一天還真的會超越我的存在,但是你已經不可能有這個機會了。」

說到這裡,秦紹慶的臉上出現了濃濃的殺意!!

一直以來,他都是南鹿學院里的第一名,從未被超越,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看著所有人,他可不允許有人超越他,這對他來說可是一種極大的榮耀,他已經享受習慣了這種榮耀,不允許其他人搶走屬於他的東西。

他已經下了一個決定,要在這聖塔中,不知不覺把陸方給解決了!

那樣一來,他就能保住自己的位置。

………..

陸方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一切,因為他正坐在聖塔里靜靜的修鍊著,經過剛才那一個小時的炙烤,陸方終於感覺身體的痛意減弱了很多,到了他可以承受的程度。

這個小廝初養成 讓陸方暗暗鬆了一口氣。

心中也十分的欣喜,這就代表著這三個月的時間裡,他可以繼續在聖塔里無窮無盡的修鍊,按照這樣的修鍊程度下去,三個月的時間突破到聚三魂後期完全不是夢,只要他夠努力!

此時的天老也蝸居在陸方的識海中,不斷吸收著魂魄之力,陸方能感覺天老在他腦海中的身影越來越真實,越來越渾厚。

以前天老第一次出現的時候,總給陸方一股風輕輕一吹就消散的模樣,現在已經越來越厚實了,天老也在慢慢恢復著。

如此一舉兩得的事情,陸方十分的樂意,再次聚精會神的進行修鍊。

收斂全部心神,進入了修鍊的狀態之中,不斷提升自身的實力,實力簡直可以說是日進千里。

一劍長安 也不知過了多久,陸方一直沉浸於修鍊中,這時突然察覺到一聲警報,讓陸方感覺重大的危機感。

原本正在修鍊中的陸方趕緊回過神來之後,停了身體的修鍊,睜開眼睛一看,發現秦紹慶正背著手站在陸方面,臉上充滿了冷酷,眼中時刻閃過一絲殺意,讓陸方心中微微一跳。

這傢伙想搞事情!!

這是陸方心中唯一的想法,畢竟他是過來人,知道這個傢伙露出這種表情,肯定是想把他給解決了。

「陸方,你真是讓我感到非常的吃驚,你竟然能在這裡呆上這麼長的時間?」

看到陸方睜開眼睛,秦紹慶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冷酷的笑容,話語中更是帶著冷冰冰的感覺。

「如果你是這麼說的話,真是過獎了,因為我身上讓你驚訝的東西還有更多呢,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表現罷了,你不要太在意,畢竟只是正常操作!」

雖然知道這傢伙不懷好意,不過陸方也絕對不會後退,畢竟在這聖塔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如果秦紹慶對他做出一些什麼出格的事情,陸方能做的就只有與其進行抗衡。

「是嗎?你的確讓我感到很意外,你的天賦的確堪稱恐怖,如果再給你一點時間的話,超越我並不是夢,說起來你的天賦真是可怕,據說你之前進入了心魔之地里最高級的地方,對吧?」

秦紹慶在剛才的時候已經調查了陸方一切的情況,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陸方竟和他一樣,進入了那心魔之地,克服了本身的心魔,日後成就定然不凡。

不過,陸方的表現越是出彩,他就越是妒忌,他秦家少爺走到哪裡都是主角,可不能把這個光環讓給別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樣?這和你有關係嗎?」

陸方眯著眼睛看的秦紹慶,也停下了修鍊,隨後緩步從地上站了起來,目光警惕的盯著秦紹慶,隨時準備與這個傢伙進行激斗。

心中卻在暗暗呼喚著天老,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秦紹慶的對手,與其對抗在一起的話,下場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被滅殺!!

「你不用叫我了,你小子有什麼樣的實力,難道你心中就沒有一點點的逼數嗎?你自己想辦法解決吧,我真的沒辦法幫你。」

天老的回答很是直接,對陸方這次的對戰根本不準備出手處理,引來了陸方一陣無語和埋怨。

「你怎麼當人家師傅的?,你弟子可是受到了生命威脅,難不成你就不需要給我想想辦法嗎?」

陸方徹底無語了,沒想到這老傢伙如此不負責。

天老更是被氣得吹鬍子瞪眼的:「我不過是一個魂魄之體,我該怎麼幫你?如果我在強盛期的時候,老子就是拼了老命也會幫你逃脫,現在你能不要為難我嗎?不知道什麼叫尊老愛幼?」

陸方被天老懟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天老說得的確有道理!!

「陸方,像你這樣的人,如果能成為我的手下,或者成為我的朋友,定會是我一大助力,可惜你和我有一定的怨恨,所以你絕對不能活在這個世上,我要把你扼殺在搖籃之中。」

話畢,只見秦紹慶手中突然出現了一股極其凌厲的氣息,這股氣息竟硬生生在他手中形成了一把造型無比凌厲的大刀,大刀上面還閃過一股極其詭異的紅光。

劍氣!! 陸方能清清楚楚感覺到這凌厲的劍氣,有一股毀天滅地的感覺,這種強力的攻擊絕對不是如今的陸方可以堅持下來的,畢竟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秦紹慶,你未免也太過卑鄙了吧,不會是想在聖塔里把我給殺了吧?」

陸方知道他無力抵抗秦紹慶的攻擊,不過他也不願意就這樣放棄,他可不願意就這樣憋屈的死在這裡。

秦紹慶冷冷一笑:「不行嗎?在這個世界中,只有強者才能活下去,弱者永遠只有被殺的份,你這種無知小兒,不應該被抹殺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