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霆……」簡依然還是不死心的上前來想要抱住他的胳膊,見他拒絕的往後一退,低垂著眼睛,受傷的問:「你不和我一起進去嗎?」

「我去洗手間。」

簡依然沒再糾纏,轉身慢慢的朝包間走去了。手握成拳頭抵在胸口,心裡的恨意在無限升起,放大……

顧邵霆見她進去了,身子一動,來到花瓶後面,單手撐牆,下巴微抬,眼眸微眯的看著一臉驚慌的莫雨晴,挑了挑眉毛,好整以暇的問:「晴寶,你這愛聽牆角的毛病怎麼還沒改啊?」

「嗯?」莫雨晴本被突然出現的他嚇得一跳,臉上的驚慌還未退去,此時聽到他說的話,又驚上一分,激動的抓住他的胳膊,緊張的問:「你說什麼?你怎麼知道我愛聽牆角?」

顧邵霆聳了聳肩,抬手摸了摸她的頭,不以為意的笑著說:「就是腦子裡有這想法,就說出來了。抱歉,讓你失望了,並沒有恢復記憶。」

莫雨晴泄了氣,抬手揮掉他的手,自言自語道:「又白高興了,我就知道。」

顧邵霆眼中劃過一絲失落。隨即身子靠前,頭微微低下,緊盯著她的眼睛,帶著明亮笑意,問:「剛才聽的還都滿意嗎?」

莫雨晴雙手抵在他胸前,冷笑兩聲:「那這麼說,你剛才的話,是為了讓我滿意才故意那麼說的嗎?」 「那你覺得呢?」顧邵霆笑著反問。

莫雨晴從鼻子里哼道:「不知道!」隨即伸手推開他,朝回走。

顧邵霆在後面緊跟上,有點討好的說:「晴寶,你看我已經和簡依然在保持距離,也不給她希望,我這麼做,你高不高興?有沒有點獎勵之類的?」

莫雨晴停下腳步,轉身微笑著看他,抱著胳膊好整以暇的問:「想要什麼獎勵?來說說看。」

顧邵霆摸摸鼻子,促狹的笑著說:「那晚上帶我去你的新家坐坐,怎麼樣?」

「不怎麼樣!」莫雨晴狠白了他一眼,推門進了包間。

顧邵霆在後面苦笑,也跟著進去了。

一頓飯不咸不淡的吃過後,一眾人從飯店裡出來了。幾個男人掏出煙,站在一邊又聊上了。莫雨晴她們也都聊的意猶未盡,也沒著急走。

簡依然和她們也不熟,自然是不會再在這的,她朝袁澤走過去,說:「我沒開車,你也喝酒了,正好你就別找代駕了,我送你回去。」

袁澤把煙掐滅,笑著說:「這敢情好啊,那走吧。」

若你愛我如初 簡依然看著顧邵霆,欲言又止,最後黯然神傷的走開了。

莫雨晴在這邊看著,嘴角浮出一抹譏諷的笑來,林菀在旁邊冷哼哼:「看不出來,這綠茶還是個戲精。」

「可能從小就有個演員夢吧。」莫雨晴收回目光,調侃林菀,「你可真厲害,這不顯山露水的,什麼時候和承軒哥進展的這麼神速了?」

林菀說:「你就少揶揄我了,你沒看出來呀,今天這吻,那也是我要來的,又不是他主動親的!」

「可親的是嘴啊,這個就意義不同了吧。」

「哪有什麼意義,還不就是老樣子,對我帶搭不理的。」林菀有點失落,轉頭看了段承軒一眼。

莫雨晴順著她的目光也看了過去,心中無奈的一嘆。

袁澤和簡依然離開后,其他幾對也都散了。

顧邵霆是司機來接的,不等莫雨晴說話,他一把拽著她的手上了車。車子絕塵而去。

林菀站在段承軒身邊,和他一起看著顧邵霆的車開走,抬手摟過他的肩膀,一副開導的語氣說:「行了,別看了,不是你的,強求不來的。」

段承軒收回目光,斜眼看她,肩膀冷冷的一聳,「管好你的嘴,我也是你強求不來的!」

林菀訕訕,梗了梗脖子,不甘心的說:「是不是,老天爺說的算!」

段承軒白了一眼她,朝自己車子走。林菀在後面緊跟著,對他說:「你送我吧。」

在自己車子前站定,段承軒皺眉看著她說:「我就沒見過像你這麼厚臉皮的女生,你還有沒有羞恥心?」

林菀無所謂的聳了下肩膀說:「我在你眼中既然都已經是厚臉皮的人設了,還要那羞恥心幹什麼?」說完,拉開車門呲溜一下鑽進了車裡。

一個大男人也不好再把她拽出來,更何況又是晚上,他無奈,也只好上了車。

顧邵霆的車上,他問:「你住哪個小區?」

莫雨晴知道現在不告訴他也是不可能的了,遂淡淡的說:「環江小區。」

「聽到了吧?去那!」顧邵霆對司機說。

車子四平八穩的行駛在路上,顧邵霆和莫雨晴坐在後面,一個低頭玩手機,一個找話聊天。

「晴寶,你也學開車吧,我教你。」顧邵霆說。

莫雨晴低頭盯著手機看,嘴上回道:「不學,不敢。」

「有我呢,不用怕。」顧邵霆又說:「這樣以後我要是喝酒了,你就開車送我回家。」

莫雨晴抬頭看他一眼,好笑的呵呵了兩聲,譏諷的說:「敢情你這是叫我學車給你當司機啊?你想的挺美啊!」

「我這不也是想和你拉近些距離嘛。」顧邵霆辯解的說。

「少來!」莫雨晴又低下了頭繼續看手機,「車我是不會學的!」

顧邵霆沒再繼續這個話題,沉默了片刻后,又問:「買房子多少錢?錢夠了嗎?」

「夠了。」

「一個人住不害怕嗎?」

「不怕,我膽大。」

「環江小區離你那公司有點遠,你現在學車,我再給你買輛車,你開車上班。」

「謝謝,不用。」

顧邵霆暗自深吸一口氣,「那——」

「你要是沒事,就閉目養神一會兒,別在這跟我沒話找話,行不行?」他這絮叨的話剛要說出口,就被她給打斷了,語氣中是滿滿的不耐。

司機悄悄的從後視鏡中偷瞄了一眼顧邵霆,見他吃癟的樣子,心裡驚奇,大少爺居然沒發火。

被莫雨晴懟后,顧邵霆消停了,坐在那裡不再說話,莫雨晴樂的耳根清凈,繼續玩手機。

二十多分鐘后,車子停在了環江小區的門口,莫雨晴和顧邵霆下了車朝小區里走去。

「要不要在超市買點東西吃?我看你今晚都沒怎麼吃。」顧邵霆看到小區門口那裡有家超市,貼心的問。

莫雨晴從包里拿出門禁卡,說:「家裡什麼都有,不用買。」

「我看這個小區挺老的,物業怎麼樣?有沒有保安?治安好不好?」顧邵霆不放心的問。

莫雨晴說:「老是老了點,但該有的都有,買房子之前我都問過了。」

顧邵霆微微點了點頭,但卻還是擔憂的說:「你一個女孩子住在這種環境里的小區,我還是不放心,這萬一真有個什麼事,後悔都來不及,不然,我想讓你——」

「謝謝你啊,我的家在這,我哪都不去。」莫雨晴想了想又說:「邵霆,我們現在分開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干涉我的生活好嗎?」

「晴寶,我並不是在干涉你,我這是在關心你,出於朋友的關心,我不想你住在這裡。」

「這裡怎麼了?當然,和你的豪宅比不了,可也沒有多差,現在這裡是我的家,我不需要你為我安排什麼,我也不希望你對我道德綁架。」

顧邵霆看她有點激動的樣子,忙哄著說:「好好,你別生氣,我不干涉,我並沒有對你道德綁架,別生氣別生氣。」

莫雨晴刷了卡,瞪了一眼他,嘀咕著說:「我看你來就是挑刺找茬的!」

新房在十五層,在電梯里,顧邵霆沒有看到電梯檢修卡,張嘴剛要問,但及時控制住自己的嘴巴了,把這事存在了心裡。 一室一廳的房子,五十來平米,裝修規規矩矩,看著還算不錯。

莫雨晴從鞋櫃里拿出一雙男士拖鞋給顧邵霆,他好奇的看了看,問:「誰的?」

她瞥了一眼他,脫掉腳上的高跟鞋,「我家裡還不能備男士拖鞋了?」

顧邵霆換上拖鞋,環顧四周的看了看,走到窗戶那裡,抬手拍了拍,之後又把電源開關試了試,去廚房裡,聽到開爐具滋啦啦的聲音,莫雨晴見他檢查一切的架勢,也沒阻止,回了房間。

卸了妝,快速的沖了個澡,換身家居服,莫雨晴一身清爽的出來了。沙發上的顧邵霆此時正端著咖啡杯悠然自得的看電視。

「晚上喝咖啡,你也不怕失眠。」莫雨晴坐到他身邊,隨意的說:「冰箱里有可樂。」

顧邵霆放下杯子,說:「我看你那冰箱里都是速食的東西多,新鮮果蔬也沒多少,明天我給你買些送過來。」

「我一個人住,也吃不了多少,你別買了。」莫雨晴拿過遙控器,把正在播放的時事要聞調到了偶像劇。

顧邵霆看著電視上的程遠,眉頭輕皺,又說:「你要吃點什麼,我給你做去。」

「這裡有餅乾,我吃這個吧。」莫雨晴邊說,從茶几底下拿出一包餅乾來。她撕開包裝,又不在意的看了一眼牆上的表,對他說:「行了,這房子你也看過了,時間不早了,你回吧。」

「不著急,我再陪你一會兒。」顧邵霆坐在那裡沒有動,慢悠悠的說。

莫雨晴轉頭看他一眼,揶揄的問:「怎麼的?還想住在這裡啊?」

「是啊,想住在這,你讓嗎?」顧邵霆身子靠後,雙手抱頭,一臉好整以暇的笑著反問她。

「行了,你快走吧。」莫雨晴推他一把,「別一會兒你真賴在這不走了。」

顧邵霆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的手,身子靠前,眼睛星光熠熠,「晴寶,我今晚留在這裡陪你好不好?」

莫雨晴被他的眼神晃了一下神,隨即把手抽出來,有點狼狽,急急的說:「不好不好,你快走吧!」

茶几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了一個視頻通話請求。倆人探頭去看,見到來電,莫雨晴眉頭一皺,伸手剛要去拿,卻不想被顧邵霆手快的搶了過來。

手機里,蕭遠航的笑臉出現在屏幕上。

「哦?顧先生?」蕭遠航見到手機里的顧邵霆,神情詫異,好奇的問:「莫莫呢?」

顧邵霆聞言,挑眉困惑,「莫莫?蕭先生,你該不會是打錯電話了吧?」

身邊的莫雨晴低頭扶額,這不是她想看到的畫面。

蕭遠航爽朗的笑聲從手機里傳出來,「你看看,叫顧先生看了個笑話,是我話沒說清楚,莫莫是我給雨晴起的小名,這下你知道了吧。」

顧邵霆壓下心口的氣,轉頭去看莫雨晴,「晴寶,你什麼時候又多填了個小名,我怎麼不知道?」

莫雨晴坐直身子,抬手就要去搶手機,嘴上沒好氣的說道:「他胡亂叫的你也相信!」

那邊蕭遠航看熱鬧不嫌事大,忙說:「莫莫,我之前給你發微信一直這麼叫你,你不也沒說什麼嗎?怎麼現在就說我是亂叫的了呢?」

「蕭遠航你能閉嘴嗎?或是掛斷也可以!」莫雨晴伸手夠手機,卻被顧邵霆給高高舉起。

顧邵霆一手制止莫雨晴過來搶手機,一手拿著手機對蕭遠航不客氣的警告說:「蕭總,雨晴是我的女朋友,我希望你不要再來糾纏她,不然,後果請自負!」

蕭遠航尾音上挑的嗯了一聲,故作驚訝的說:「顧先生,你不是和莫莫分手了嗎?我想,你是沒有資格來和我說這些話的吧?」他隨即又換上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來,「沒想到,顧總的臉皮還是蠻厚的嘛。」

顧邵霆呵呵冷笑兩聲,「再厚也沒有蕭總臉皮厚,我甘拜下風。」

「顧總說的是,我要是臉皮不厚,怎麼能追到心中所愛呢?」蕭遠航呵呵笑著說:「是吧,雨晴。」

莫雨晴深吸一口氣,大喝一聲:「你倆都特么的給我閉嘴!顧邵霆,把手機給我!」

顧邵霆被她一吼,呆愣的看她,趁這功夫,她一把搶過手機,對裡面的蕭遠航喊道:「蕭遠航,以後你別給我發微信,發視頻,不要再來糾纏我!我討厭你!」喊完,憤憤的掛斷了手機。

她站起身來,又沖顧邵霆怒喊道:「還有你,現在就給我走,我也討厭你!」

顧邵霆站起來,酸酸的問:「你最近和蕭遠航一直都有聯繫?天天發微信?」

「這個和你沒關係!快點走!」莫雨晴氣的去推他,「我和誰聯繫,和誰發微信,你都管不著,你也問不著!」

「莫雨晴!」顧邵霆站在門口,氣的雙手叉腰,怒目圓睜,口不擇言胡言亂語的問:「你說,你執意要和我分手,是不是因為那個蕭遠航?」

「滾你大爺的!」莫雨晴怒氣衝天,打開門用力的給他推了出去,連帶著的把鞋也一併給扔了出去。

顧邵霆站在門口換了鞋,雙手還保持著繼續叉腰的姿勢,眼睛盯著門,好似要燒出兩個大窟窿來,他穩了穩情緒,語重心長的說:「雨晴,剛才的話是我說錯了,我向你道歉。我不想你和蕭遠航在一起,怕你入了他的套路。」

一門之隔,莫雨晴站在鞋櫃那聽他的話,深呼吸兩口氣,無力的說:「你走吧,別再說了,挺晚的了,不要打擾到鄰居。」

顧邵霆沉吟片刻,說:「拖鞋我給你房門口了,明早我來接你上班。」

莫雨晴沒說話,心裡也知道,即便自己叫他不要來,可他還是會來的,浪費那口舌幹什麼呢。她疲憊的靠躺在沙發里,對剛才他說的話,心裡存滿芥蒂,心寒的很。到底是還沒有恢復記憶,就好似還是另外一個人,要是以前的顧邵霆,肯定是不會這麼說的!

顧邵霆無精打採的上了車,朝翠湖園駛去。閉目養神,心裡也為剛才那句話而懊惱,自己怎麼能不信任她呢?這混賬話怎麼說的出口的呢?

「嗯?」司機突然發出一聲困惑的聲音。

顧邵霆睜開眼睛,「怎麼了?」

司機放慢車速,從後視鏡中看著顧邵霆,說:「大少爺,剛才我好像看到夫人了。」 顧邵霆聞言,朝車窗外看去,疑惑的說:「這麼晚了,她不在醫院,在外面幹什麼呢?停車!」

司機把車靠路邊停了下來,顧邵霆下車,朝肖雅的方向走去。街邊的一家飯店門口,肖雅和江小天正在車前聊天。

「邵霆?」肖雅看到走到近前的顧邵霆,驚訝的叫了他一聲,「你怎麼在這裡?」

顧邵霆面色嚴肅,「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你怎麼在這裡?」

肖雅說:「啊,邵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

「我問你,你怎麼在這裡?為什麼沒在醫院陪我爸?」顧邵霆的聲音冷上了幾分。

「顧先生,您別誤會,我是肖雅的朋友,我們這——」江小天見肖雅尷尬,出言解釋。

「我沒問你,請你閉嘴!」顧邵霆不客氣的斥道。

江小天抿了抿嘴,轉頭對肖雅說:「肖雅,那我先走了,希望顧先生不要誤會,給你帶來麻煩。」

肖雅笑笑,「不會的,邵霆不是不講理的人,你回去路上小心。」

女神的貼身高手 看著江小天離開,肖雅對顧邵霆解釋說:「邵霆,你別誤會。他叫江小天,是我們的老鄰居,這次雨晴買房子,就是在他這買的。今天寧嘉結婚他也去了,雨晴那房子之前沒有更名,後來都是他幫著來回跑給辦下來的,這正好今天見到,我就說請他吃頓飯吧,以示感謝,沒有別的。」

「他干中介的?雨晴的房子在他那買的?」顧邵霆的關注力都放在這房子上,對江小天更沒有好印象了。

肖雅說:「是呀,這都是他幫著聯繫的,省了不少的事。」

顧邵霆冷冷的說:「我爸本來就誤會你們倆,你卻還和他單獨出來吃飯,你是嫌我爸這是礙事了是不是?」

「邵霆!」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肖雅皺眉,不悅的說:「請你注意一下你說的話!難道我還不能有朋友嗎?出來吃一頓飯沒什麼大不了的,你這麼說真是太過分了!」

「我說過,你所做的一切都代表著顧家,這要是被狗仔拍到,叫我爸知道,你還覺得我說話過分嗎?」顧邵霆目中透出幾分冷意。

肖雅暗自深吸一口氣,「好,你說的對,是我疏忽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顧邵霆問:「你這出來,誰在醫院陪我爸呢?」

肖雅陰陽怪氣的說:「你靜慈姨媽來了,說是看我一直陪床太累了,叫我回家歇著去,她今晚陪著。你爸也同意了,我就回來了。」

「她陪著?開什麼玩笑?」顧邵霆又驚又怒,對肖雅說:「走,我送你去醫院。」

肖雅沉思片刻,又呼出一口氣來,說:「算了,別惹你爸生氣了,我還是回家吧。你回老宅嗎?」

顧邵霆說:「我回翠湖園。」

肖雅沒再說什麼,徑直上了自己的車子,離去了。顧邵霆心裡嘀咕著,這靜慈姨媽,自己失憶后,爸住院的時候見過一次面,並沒有覺得她和自己老爺子親近,怎麼竟去醫院陪床了呢?他也沒再深想,上車走了。

莫雨晴在新家住了幾晚,已經適應了,一夜好夢。

這剛醒,就聽見有人在敲門,隨著手機也來了一條微信:「晴寶,開門,是我。」

莫雨晴聽完語音,懶洋洋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撓了撓亂糟糟的頭髮,腦子裡想到了昨晚顧邵霆說的那混蛋話。

「你來幹什麼?我家不歡迎你。」莫雨晴打了字過去。

門外又傳來兩聲敲門聲,並伴隨著顧邵霆的聲音:「老婆,開門啊,我忘帶鑰匙了!」

「顧邵霆,你大爺!」莫雨晴慌忙的從床上下來,光著腳的跑到了門口。

打開門,她一把給他拉了進來,生氣的說:「你在外面亂喊什麼?這周圍鄰居都知道我是單身,別搞壞我名聲!」

顧邵霆笑嘻嘻的換了拖鞋,朝著廚房走去,嘴上邊說:「我這麼一喊,大家就知道你不是單身了,有老公了,壞什麼名聲,你說的不對。」

莫雨晴打了一個大哈欠,倚在廚房門口看著他把買來的早餐掛到一邊,又把新鮮的蔬菜和水果往冰箱里塞,不由調侃的問他:「大少爺您這是屈尊去早市買的菜?還是家裡的傭人給買好的?」

顧邵霆說:「我在翠湖園住,哪來的傭人?我這早上五點半就起來了,從市場這頭逛到那頭,該買的,你愛吃的,都給你買了,以後我天天下班來給你做。」他說著回頭看她,「別傻站在那了,快洗漱去,來吃早餐吧。」

莫雨晴看他片刻,撇撇嘴,轉身去了衛生間。

坐到餐桌前,顧邵霆已經把買來的粥,包子,肉餅,小拌菜都擺上了桌,遞給她筷子,說:「本來還想給你買腸粉的,可一看都買這麼多了,明天給你買吧。」

莫雨晴揪了一截油條慢慢的嚼著,說:「今天買這些總共花多少錢?等下我微信給你。 漢宮君泱傳 還有,明天不要給我送早餐了,晚上也別過來給我做菜,我謝謝你,不需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