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本來,辭退何姍姍這件事,也不是我提出來的,而是唐總監說的,她不喜歡越級彙報的人,我也沒辦法,畢竟,一個年輕又沒什麼作品的設計師,和一個很有資歷的高管,你覺得我應該選哪個,唐總監的面子,我還是要給的,水天芸,你應該幫我勸勸何姍姍,告訴她,我也無能為力,我要為公司著想!"

何姍姍著急的拉了拉水天芸的袖子,水天芸有些為難:"歐陽辰,你就……就不能給個面子嘛,好歹我們認識也許多年了!"

歐陽辰沉吟了一聲,許久才嘆口氣:"那這樣吧,你讓她去說服唐總監,如果她能讓唐總監不開除她,那麼,我願意給你個面子!"

水天芸看向何姍姍,何姍姍點了點頭,這樣,總比什麼辦法都沒有的好。

水天芸點點頭,開口道:"歐陽辰,謝謝你了,我會讓她去找唐總監的!"

歐陽辰嗯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水天芸只覺得這個電話,打的她後背都出汗了,她看著何姍姍,皺眉道:"現在,該說的話,我都幫你說了,你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如果沒有,我就先走了,至於唐總監哪裡,我就不能幫你說什麼了,畢竟,她也不怎麼喜歡我!"

何姍姍看了她一眼:"是嗎?我還記得,你前天下午,去她辦公室了呢!"

水天芸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你想太多了,這個真沒辦法幫你,不是我不幫你,那天我去唐總監辦公室,也是挨罵的,我新交上去的作品,她問我是什麼東西,而且,她很不喜歡我們這些新銳設計師,她更喜歡那些高級服裝設計師,覺得資歷經驗都比我們老!"

何姍姍深吸了一口氣,水天芸這些話,她還是相信一二的。

她想了想,皺眉道:"那你先回設計部吧,我在這裡冷靜冷靜,想想辦法,我自己去說服唐總監,去跟她道歉!"

水天芸點了點頭:"好的,那就祝你好運,我先走了!"

水天芸說完,就離開樓梯間。

她一出去,就直接發消息給歐陽辰。

水天芸:何姍姍威脅我,如果不幫她在你面前說情,她就把知道我的所有事情,全都抖出來,讓公司的人都知道,就相當於,她要把我徹底的暴露在陽光下,你懂嗎?

歐陽辰:我猜到她威脅你了,只不過,一時間沒想到她用什麼事情威脅你,我還真是沒想到,她能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情,簡直一點底線都沒有!

水天芸:我也沒想到啊,自己有生之年,見的第一個無賴極品,居然還是自己以前的好朋友,你說我這都是什麼事啊,還有,唐總監那邊,我知道只是你的一個說辭,你打算怎麼辦?真的把她留在公司啊,我現在才是真的發現,她太能整幺蛾子了!

歐陽辰:你先回去工作吧,不用擔心,唐菁那邊,我讓她先不要妥協,我們看看何姍姍能想出什麼辦法,我先用緩兵之計拖著她,然後想辦法,讓她沒辦法對任何人說出你的隱私!

水天芸:謝謝你,歐陽辰。

歐陽辰:這有什麼可謝的,趕緊回去工作吧!

水天芸收起手機,去工作了。

而樓梯間的何姍姍,她想了半天,沒辦法只能給唐正柏打電話,讓他幫自己想想辦法。

總之,她不能離開辰陽集團。

電話沒多久,就被接通,何姍姍聽到唐正柏低沉醇厚的聲音:"喂,何小姐,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呢?"

何姍姍抿唇:"我要被開除了,你能給我想想辦法嗎?"

唐正柏似乎有些錯愕,他愣了幾秒,才開口問:"你做了什麼,為什麼會讓歐陽辰開除你呢!"

何姍姍有些煩躁:"不是歐陽辰要開除我,是我們的設計總監,一個很討厭的女人,她覺得我跟歐陽辰越級彙報我的設計,就是不尊重她,所以,她非要開除我不可,她資歷在那裡,歐陽辰也不得不給他面子,我之前問過歐陽辰了,他說,只要我能讓唐總監原諒,公司就可以不開除我!"

唐正柏突然笑了:"他是這麼說的嗎?"

何姍姍有些不悅:"唐總,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笑,你要知道,我們倆現在還在合作,你要想讓我幫你,那你就得拿出你的誠意來,跟我共渡難關,你明白嗎?"

唐正柏笑了笑:"我當然明白啊,只不過,解決問題,也並不代表著要愁眉苦臉啊,我這不是正在想辦法嘛,你也別著急!"

"那你到底有沒有辦法?"何姍姍不耐煩的開口。

唐正柏的聲音,笑意消失:"何小姐,雖然我們是合作關係,但是,我勸你對我態度還是好一點,畢竟,我唐正柏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自以為是的人!"

何姍姍的表情有些難看:"唐總,我只是著急想辦法,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更不要把一些詞語扣在我身上,我並不是那種人!"

唐正柏笑了笑,有些無所謂:"何小姐不是那種人最好了,畢竟,我可不喜歡跟這種人合作,哪怕……好處再多!"

何姍姍抿了抿唇:"我為剛才的行為,跟唐總道歉,只不過,唐總你到底有沒有辦法,我不知道,你是在逗我玩呢,還是覺得這樣無聊的對話,很有意思!"

唐正柏知道何姍姍心裡著急,他也沒有再拐彎抹角:"其實,我知道你們唐總監一個秘密,如果你不想讓她開除你的話,你可以選擇用這個秘密去威脅她,我想,她應該還是挺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聽到這話,何姍姍一下子變得急切起來:"什麼秘密?"

好像唐正柏只要告訴她,她就能十拿九穩的說服唐菁了一樣。

唐正柏的聲音有點得意,帶著一種勝利者的口吻:"她是我妹妹!" 「戰!!!」林楠再度被圍住,無處可逃!

渾身重創,肉身差點被轟爆!

這一刻,林楠終於忍不住了,再不動用,要死了!

一瞬間,就在四位仙王境的驚愕下,林楠突然間一分為三,直接對著其中一位重創的仙王境高手衝殺而上。

謀春閨 空間一道和風屬性一道的分身展露而出!

兩大分身也都是天仙境中期,實力同樣超強,尤其的風屬性一道的分身,比林楠本尊的肉身還要強大的多,實力雖然受到一些制約不如本尊,但也遠比普通天仙境巔峰高手強。

而今,三個林楠一起動手。

「什麼!」一瞬間,四位天族仙王境強者臉色微變。

尤其被林楠重點圍殺的那位,更是臉色精彩。

「死!」三個林楠,齊齊開口/爆喝一聲,對準這人轟殺而上,全力以赴,沒有任何保留,只有殺了一人,才能破開四人的圍堵,才有可能逃出去。

一瞬間,這位仙王境初期高手臉色狂變,三個林楠的轟殺,讓他感到一種死亡陰影籠罩。

「滾開!!!」這位仙王境高手怒吼,拚命。

「蓬!」三個林楠拚命,一瞬間直接將這位仙王境高手打飛,重創。

隨即兩個林楠攔住其他三人,一個林楠爆閃而出,一刀斬落。

「撲哧!」

「啊!!!」

這人慘叫,仙王體被斬開,讓他發出慘叫。

一瞬間,林楠再度動手。

「噗嗤!!」

仙體徹底被攪碎,一塊仙核一枚須彌戒指被林楠抓在手中。

「什麼!」

這一刻,剩下的三位仙王境高手臉色那叫一個精彩,充滿了駭然之色。

「兩大分身!!」三人難以置信,尤其是,林楠竟然在這種情況下斬殺了他們的同伴。

風光迫嫁 哪怕是最弱的,但也是仙王境,在林楠手中竟然如此沒有反抗之力!

「殺!」為首的仙王境後期高手怒斥一聲,抬手間直接將林楠本尊打飛出去。

其他兩人也怒斬而下。

很快,林楠本尊連同兩大分身都再度被重創。

先前殺一人屬於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而且也最弱,被提前重創,而今被三大仙王境圍殺,他依舊擋不住。

「今日分身本尊一起斬殺個乾淨!」為首的仙王境後期高手冷聲,帶著濃濃的殺意。

四大高手圍殺一個天仙境的後輩,竟然還死了一人,這件事傳出去,定然讓人難以置信。

高空中,林楠拚命,不斷喋血,依舊擋不住,不少符咒都被林楠砸了出去。

當依舊不夠。

這剩下三人,兩位仙王境後期,一位仙王境中期!

都太強!

哪怕是殺了一人,他還是難逃,被不斷圍殺。

他們身上有秘寶,封鎖虛空,不讓林楠逃遁,一連逃出數百里,全部被擋了下來,越逃傷勢越重,已然無法要堅持了。

周圍,強大的動靜早已傳了出去,被周圍不少人探查到。

但周圍最多幾個普通小城而已,即便是有仙王,也就那麼一兩位而已,如此強大的波動,誰敢參與其中。

無人敢插手。

其他更遠處,消息還不曾傳到,天庭內林楠的分身第一時間感覺到,但天庭距離林楠出事點太遠,哪怕是帝尊境強者,全力趕路也要十分鐘以上。

而這個時間,林楠早就被殺了!

這種強者的廝殺,根本支持不住那麼久。

林楠這邊前後不過幾分鐘而已,已然要被殺了!

十幾分鐘,等不了,所以林楠沒有去求人。

這個時候,求人不如求己!

拼!

不到最後時刻,林楠絕對不會放棄。

一瞬間,三個林楠一起,動用了所有手段,阻攔身後三大仙王境高手的追殺。

眼看著就在林楠徹底無法抵擋之際,林楠看到了曙光!

前方數十裡外,一座巍峨大山已然出現在眼前。

這座大山,正常而言林楠絕對不會靠近,屬於仙界危險之地,有著大量超階妖獸存在,不乏十一階的超強存在。

但是此刻,它成了林楠的救命稻草!

竹書謠之阿拾 不管多危險,這裡都是林楠的選擇!

頓時一個加速,林楠身形爆閃,直奔而去,也不管身後的接連轟殺。

再等下下去,身子都要被轟碎了。

身後,三位仙王境強者臉色微微一變。

這座大山,哪怕是他們也不敢闖入,真若是林楠闖入進去,他們會有大麻煩。

「攔住他!」為首之人再度怒斥。

「蓬!」林楠再度被打飛出去,風屬性分身超強的肉身這一刻也幾乎被打爆了。

不過一切都攔不住,甚至接連再次砸出一大把的符咒,哪怕只是天仙境的,甚至還有地仙境的,但不管不顧了,能攔哪怕是一瞬間也是阻攔,也是他逃命的契機。

終於,巍峨大山靠近了!

然而就在一瞬間,一道道冰冷的氣息傳了出來。

「擅闖者,殺無赦!」一頭超階妖王沉聲開口,帶著濃濃的警告之意。

絕對是十一階妖王層次!

這山中,不缺這種強者。

然而林楠根本不理會,趁著身後三位仙王境的攻擊之際,一瞬間就要直接逃入大山之中。

剎那間,巍峨大山中,幾頭化為人形的超十一階妖王臉上帶著怒意。

「踏入者,死!」一位妖王再度怒斥一聲。

這種廝殺一旦在這裡展開,整個大山都可能被毀,這是它們的領地,自然不允許。

然而就在幾大超階妖王已然神識鎖定林楠,隨時準備出手攔截之際,陡然間幾位妖王都愣住了。

逃遁中,林楠傷勢超重,渾身幾近半殘,但在這個時候卻突然間翻出一枚特殊的令牌,雖然阻攔了身後三位仙王境高手的探查,但卻沒有阻攔這幾位妖王的打量。

頓時,林楠感覺到了這幾位妖王的反應,再沒有任何顧忌,林楠一頭扎了進去。

身後,三大仙王境高手眼看著林楠踏入其中,臉色一片鐵青。

這一刻的林楠,已然半殘了,眼看著就要被斬殺,而今闖入這座妖獸聚集之地,讓他們難辦了。

進不進?

很快,微微猶豫的三人頓時有了決定。

殺!

不論如何,這次必須斬殺林楠,這才天仙境中期而已,竟然擁有兩大分身,一旦真正成長起來,那還得了?

為此哪怕是闖入妖族之地,也要殺! 何姍姍聽到這話,有點傻眼:"啥,你妹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何姍姍都糊塗了,唐菁要是唐正柏的妹妹,唐正柏為什麼要出賣她,用這個讓自己去威脅唐菁呢。

可如果不是,唐正柏好像也沒有必要告訴她這個。

唐正柏從語氣,都能聽出來何姍姍懵逼的神情了,他笑的很得意:"我之前一直沒有告訴你,我有一個比我小兩個月,同父異母的妹妹,之前皇天集團繼承權爭奪,她落了下風,被我趕出公司,現在在辰陽集團當設計總監,但是,服裝設計界,除了我們家裡人,沒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何姍姍捏緊了電話,她好像看到的希望:"你的意思是,讓我用這個去威脅她?"

唐正柏勾唇笑了笑:"你問問她,如果讓歐陽辰知道,皇天集團的千金小姐在辰陽集團工作,還是公司高層,歐陽辰能接受嗎?"

何姍姍眸子閃了閃:"她可是你妹妹啊,你這樣算是落井下石吧!"

唐正柏無所謂的開口:"在我們爭奪公司的時候,早就是敵人了,現在說什麼兄妹,怕是晚了!"

何姍姍鬆了口氣,這的確是個大殺器:"這個消息的確很有用,我先在這裡謝過唐總了!"

"不客氣,畢竟,我們可是合作夥伴!"唐正柏笑著開口。

何姍姍嗤笑了一聲,對唐正柏的話,並沒有放在心上:"那唐總就等著我這個合作夥伴的好消息吧!"

雖然她跟唐菁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可是,唐正柏要給她這麼好的借口,她就算是不設計一下唐菁,都感覺對不起自己。

想到這裡,何姍姍勾了勾唇,快速的向著外面走出去。

既然唐正柏不把唐菁當成妹妹,那她就不客氣了。

走到唐菁辦公室門口,何姍姍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沒有伸手敲門,而是直接將門推開。

唐菁正在工作,聽見有人開門,不悅的皺眉,剛想說,不知道進我辦公室要敲門嗎?

結果,還不等她開口,就看見何姍姍一臉笑容的走進來,對著她勾了勾唇:"唐總監,我找你商量點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呢?"

唐菁剛剛跟歐陽辰聊完天沒多久,歐陽辰說了何姍姍會來找自己,唐菁早有準備。

她面無表情的看著何姍姍:"你想跟我聊什麼?"

何姍姍走過去,在唐菁的沙發上坐下來,表情格外的愜意:"也沒什麼,就是想談談唐總監想要辭退我的事情!"

唐菁皺眉:"我不是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嗎?我不允許捷越我的下屬留在身邊,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意思?"

何姍姍眨了眨眼,一臉無辜的開口:"我的確不知道唐總監的意思呢,只不過,我跟歐陽總裁說了這件事,總裁的意思是,可以讓我跟唐總監商量一下呢,如果唐總監不想開除我,那我也是可以不走的!"

唐菁臉上面無表情,可是,心裡已經開罵了,歐陽辰這個無良上司,自己想開除何姍姍,還要讓她來背鍋,簡直無語了。

她板著臉:"哦,總裁的意思是這樣的嗎?那真的很抱歉了,因為我的意思是,依舊要開除你,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何姍姍看唐菁態度這麼堅決,勾了勾唇,似乎絲毫不覺得意外,也沒有明顯的擔憂著急。

唐菁看她這副模樣,都有點看不懂了,畢竟,何姍姍一開始來自己辦公室的時候,聽說要被開除,整個人還很失控呢!

為了保持談話的主動權,唐菁並沒有主動跟何姍姍說話,始終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何姍姍有點憋不住:"唐總監,你就真的這麼不近人情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