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趕緊起身,去把門從裡面反鎖了。

路彥琛看著她的舉動,突然意味深長的笑起來:"小丫頭,你想幹什麼呢?"

葉一朵笑了,她單膝跪在床邊,故意挑起路彥琛的下巴,一臉挑釁的說:"來,給大爺笑一個,大爺告訴你我想幹什麼!"

路彥琛看著她這樣子,眸子突然深邃起來。

他突然一把,反手將葉一朵小手抓住。

葉一朵還來不及反應,突然感覺天旋地轉,整個人就被反壓在下面。

葉一朵頓時瞪大眼睛,小臉通紅:"你你你……你想幹什麼?"

路彥琛輕笑著靠近她的臉,溫熱的呼吸,灑在葉一朵的臉上:"朵朵,你說我想幹什麼呢?"

葉一朵結巴的厲害:"我……我……我哪裡知道,你想幹什麼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

路彥琛笑了:"朵朵,其實呢……我想吃了你,本來,我還想放過你的,可是……你這小丫頭太誘人了,還一個勁的誘惑我,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怎麼辦?朵朵!"

葉一朵瞬間小臉紅的滴血,她沒想到,路彥琛現在在病床上,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她咬著嘴唇,一臉的羞憤:"路彥琛,你這個老流氓,你趕緊起來坐好,這裡是醫院!"

路彥琛笑了:"這裡是醫院,那你幹嘛鎖門呢?你鎖門,不就是暗示我,可以做點別的壞事嘛!"

路彥琛笑的曖昧不清。

葉一朵都快哭了,她這算不算是,挖了坑把自己埋了呢!

她不就是想調戲一下路彥琛,害怕被人突襲嘛。

路彥琛這廝,怎麼就想歪了呢!

她紅著臉,可憐巴巴的:"路彥琛,你先放開我,好不好?你看,你現在還是個病人,要聽醫生的話,不能亂動!"

路彥琛笑的無賴:"醫生什麼時候說的,我怎麼不知道,再說了,我感覺我的身體,做一百個俯卧撐都不成問題!"

葉一朵有些迷惑,她小臉撲紅撲紅的:"這跟做俯卧撐有什麼關係? 王的驚世廢柴妃

路彥琛突然低下頭,在她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葉一朵瞬間羞憤的要死,她伸手就去推路彥琛:"路彥琛,你果然是個老流氓,色胚,我果然沒看錯你,你趕緊給我起來,不然,我就按床頭的救護鈴了!"

路彥琛沒好氣的看著她:"你說你,壞人來了不按,倒是跟我在一起,要按緊急救護鈴,你說說,你這小腦袋瓜里,到底是什麼構造!"

葉一朵憋紅了臉:"那能一樣嘛,面對壞人,我那是緊張,一時間忘了而已!" 真龍巢穴內,林楠靜靜守護著,三頭半獸人怪物全部被殺,整個真龍巢穴也安靜了下來。

巢穴外圍,天材地寶不多,上次被林楠等人搜刮過,最主要的中心核心區的龍巢不曾被破。

而今,這些人徹底破除,倒是成全了小龍,無盡的真龍之氣包裹,林楠雖然看不到其中發生什麼,但也明白肯定有大機緣造化,小傢伙在裡面顯得很興奮。

而外界,此刻卻是徹底熱鬧了起來。

龍氏一族的這位老者一聲怒吼,傳出的太遠了,很多人都聽到了。

距離鳳凰山有些不過數十里,也有上千里的,但此刻都捕捉到了這個聲音,這是尊者境巔峰高手的真氣傳言,擴散極廣。

「真龍巢穴,當真是幼龍,無主幼龍?」一些人眼中放光,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哪怕是在上古時期,也極少出現。

尤其是現在,天地復甦,各大霸主摩拳擦掌,這個時候突然間冒出這麼一尊幼龍,一旦掌控的話,不可多說,好處太大了。

南風有信 「快,趕過去看看!」

一些人立刻加快速度,極速朝鳳凰山趕去。

與此同時,一道道消息也快速傳遞到各大秘境小世界之中,而今雖然還沒有完全確定,但幾乎可以肯定,幼龍無疑,但危險應該不小,否則這人也不可能如此公布而出。

為此,各大勢力之人都在求援。

想要拿下這頭幼龍,需要特殊手段,普通高手無用。

「快去,一旦確認,直接動手拿下,決然不能讓它逃了,或者被其他人捷足先登!」

這一刻,古皇朝,九黎族,玄天宗,皇甫氏族,龍氏一族,甚至最為神秘的幾脈人馬也紛紛出動,這些人不比古皇朝弱多少,甚至可能更強。

而今,一位位高手快速朝鳳凰山這邊趕來。

江南異境口,陳聽雨坐鎮虛空神殿,這裡現在成為華夏高手的一處重要修鍊之地。

先前的龍吟,陳聽雨等人都聽到了,龍氏一族老者的怒吼聲,他也聽到了,頓時就讓他臉色大變,隨即直接安排四位尊者境高手趕往鳳凰山,幫助林楠,自己鎮守此地。

而與此同時,華夏強大的情報力也再度展現而出,監察出各地強者的動靜。

「林楠,此刻全國各地,足足數百名高手前往你那邊了!」陳聽雨臉色不好看,直接給林楠傳訊,太多了。

各大主要的秘境小世界,都有很多高手出世,而是直奔鳳凰山位置,目的很明顯。

真龍巢穴內,林楠得到消息,臉色頗為凝重,不過眼下也沒有其他辦法,眉頭不由微皺。

沒有虛空神殿,單單依靠這點來虛影守護來對付,林楠可不想那麼浪費。

「前輩,能否出手庇護?」林楠看向鳳凰山,他知道這裡的事情瞞不過老猿,甚至這座真龍巢穴,他也應該是知道的。

果然,老猿的聲音在林楠耳邊響起。

「神龍一族,與鳳凰一族,同為神獸一族,彼此也是競爭關係,我這裡不適合出手,也不能輕易出手!」老猿開口。

林楠聞言點頭,老猿不出手有不出手的道理,之前能幫自己驅散震懾闖入雙石村的人,已然算是大恩了。

「神獸,雖然天地從而出,但也需要戰鬥,需要成長,不能是溫室里的花朵,就好比這小傢伙,這次雖然傷勢不輕,甚至還有莫大的危機,但此刻其實就是它的機緣,這些真龍之氣,對它有大好處。」老猿的話再度在林楠耳邊響起,告訴林楠這些話。

「強者,是在戰鬥廝殺中崛起,神獸也是如此!」

林楠點點頭,但眼下那麼多高手殺來,林楠也不好辦。

眼下小龍還在真龍之氣內包裹著,這裡的其他好處林楠覺得應該不少,畢竟這是龍巢,之前的那些靈藥材,都只是外圍而已,龍氏一族的人,可是破壞到了最核心的龍巢部分,其中的好處自然也就出來了,需要林楠和小龍去收取。

此刻走了,浪費。

想了想,林楠覺得只能靠虛空神殿了。

「前輩,我將虛空神殿布置在雙石村,會不會影響到鳳凰山,會不會對前輩和鳳凰前輩不敬?」林楠開口問道。

畢竟,虛空神殿鎮壓虛空,雙石村和鳳凰山太近了,完全在籠罩範圍內。

「無妨,一座宮殿而已。」老猿回復。

如此林楠心中頓時大定,雙石村是自己的根所在,他在外戰鬥,不懼分毫。

但這裡的根,林楠很在意,這裡有自己的親人們,任何一個都想出事。

「再購買一座虛空神殿,立刻安排發貨,急用!」林楠直接在通天店鋪內聯繫10007號專屬客服。

頓時,通天島上,冷月得到了消息,對於林楠這個超級至尊VIP客戶,通天店鋪也要特殊對待,一些大需求都需要上報。

一件虛空神殿,價值兩百億點靈氣值,可謂是價值連城,屬於至寶中的至寶。

「發貨吧。」冷月轉而請示了宮裝美婦,得到答覆后,快速進行了回復。

不多時,真龍巢穴內,林楠手中出現一件迷你型宮殿,更是虛空神殿。

直接將神殿煉化,神殿已然被掌控,只要林楠願意,隨時可以鎮壓而下。

陳聽雨那邊,一道道消息不斷傳來,各地的高手極速趕來,讓他很是擔心,江南異境口的四位尊者境高手此刻也都趕到了,不少人並非第一次來這裡,但依舊還是被這裡的真龍之氣所震撼。

毫不遲疑的,幾人直接盤膝坐下,默默吸收著。

真龍之氣,普通人哪怕只是稍微吸收一些,對身體也有極大好處。

即便是林楠,也立在小龍身邊,默默煉化一縷縷真龍之氣入體。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效果便出來了,讓林楠頗為滿意,若非此刻沒有時間,外面已然有人趕到了,林楠真想組織一些潛力高手,好好在這裡閉關一番,收穫定然極大。 路彥琛笑著搖搖頭,坐了起來。

其實,他就是逗一逗葉一朵,他怎麼可能在醫院,突然就禽獸呢!

倒是葉一朵這小丫頭,腦子裡不知道裝的都是什麼,這奇葩的思維,他一時間,還是趕不上的。

他笑著看著葉一朵:"好了,起來吧,不然,我一會可就反悔了!"

聽到路彥琛的話,葉一朵趕緊從病床上起來,紅著臉瞪著路彥琛:"你就是個壞人!"

路彥琛失笑:"我什麼時候成壞人了?"

葉一朵紅著臉,跟他面對面坐著:"反正你就是個壞人!"

路彥琛臉上的笑意突然加深。

他突然伸手,摟住葉一朵的後腦勺,直接親了上去。

他給了葉一朵一個深吻,一臉笑意的看著她:"怎麼樣?壞不壞?還要不要我更壞一點!"

葉一朵趕緊下床,紅著臉,站在距離病床五六步遠的地方,悶悶的,羞澀的開口:"路彥琛,你就是個大壞蛋!"

路彥琛笑著勾唇:"我只對你一個人壞!"

葉一朵的小臉更紅了:"不跟你說了,我出去……出去買點吃的!"

葉一朵說完,就向著外面跑出去。

路彥琛一個人坐在病房裡,低低的笑出聲來。

他全都想起來了,他想念了那個小丫頭,那麼久那麼久。

就算是在失憶的這段時間裡,夢中都在想,她何曾知道呢!

葉一朵到底是害羞的要命,她在外面磨蹭了好久,這才進來。

路彥琛看著她這模樣,也不好再欺負她了。

要不然,他都不知道,這小丫頭要害羞成什麼樣子呢!

路彥琛雖然跟約翰說,自己要住院。

可是,其實他在醫院,一天都沒有待下去,下午就收拾東西出院了。

其實,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都讓路彥琛心裡不好受。

雖然說柳清清想要傷害葉一朵,罪有應得。

可是,她畢竟是自己所救,當初為了報答,她一個千金小姐,進入了暗夜組織。

雖然說,這是她自己的意願。

可是,路彥琛現在仔細想來,如果當初他沒有心軟,讓柳清清進入暗夜組織,或許,她當初就會斷了對自己的念想,也不至於,到了最後這不可收拾的地步。

親手殺了柳清清,或許在外人看來,路彥琛的心,真的很狠辣。

可是,只有路彥琛自己知道,他挺難受的。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柳清清這些年,為暗夜組織,為他所做的,他都清楚的看到眼裡。

說到底,一開始就錯了。

可是,她心中執念不斷,為了葉一朵的安危,他只能做這樣的決定。

就連李沉風一個外人,都能設計這樣一場局,來幫他揪出柳清清。

如果他真的什麼都不做,那才是真的對不起葉一朵。

這個世界上,誰都能負。

可唯獨葉一朵不行!

為了葉一朵,他願意負盡天下人!

出了院,路彥琛為了震懾組織內部的人員,還是對柳清清的死,做了相應的解釋。

至於魅影,他是外人,並且是為了柳清清,威脅到了路彥琛和雲夢恬的安危,根本不用多做解釋。

柳清清一死,路彥琛之前的很多計劃打亂,他手裡能用的人,也減少了一個,很多事情,都壓在了他身上。

他每天忙得不可開交,回家的時候,基本都是晚上十二點往後了。

冷情總裁的初戀情人 葉一朵每天去學校,兩個人能見面的時間,可以說少之又少。

葉一朵有時候,熬夜到他回家,才能見他一面。

祁少不可能這麼溫柔 早上她醒來的時候,路彥琛已經離開了,他那邊的公寓門,幾乎是一直緊鎖的。

葉一朵有點頭疼,看來,她必須早點加入暗夜組織。

這天,雲熙打電話過來:"朵朵,你的背景初步審核,已經通過了,現在你只要來暗夜總部,進行一下體能和智力測試,如果達標的話,我就可以把所有的測試結果,以及你的背景資料,遞交給老大,如果老大那一關能過,那你就可以加入暗夜組織了,之後的事情,自然會有人聯繫你!"

葉一朵想到,如果加入暗夜組織,以後可以經常去見路彥琛了,就算是危險點,她也不覺得有什麼。

她開心的連連點頭:"太好了,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檢測了呢,雲熙,我什麼時候去檢測呢?"

雲熙想了想,猶豫了一番,開口道:"等我選個老大不在總部的日子,不然的話,要是被他撞見,當場就露餡了,那可就不好了,只不過啊,葉一朵,我必須跟你提前說話,老大這關,可能不好過,我覺得,他應該不想讓你加入暗夜組織,你還是自己掂量掂量,我只負責幫你到最後一步,這最後一步,還得看你!"

葉一朵點點頭:"嗯,這個我知道,我什麼時候能去暗夜組織啊,怎麼去啊,我不知道暗夜組織總部在哪裡啊?"

雲熙點了點頭:"這個凡是沒有通過暗夜組織的人,都是不知道的,我待會會來接你,如果進入暗夜組織,我這個介紹人,會給你的眼睛蒙上黑布,等到了地方,再拿開,送走的時候也一樣,如果體能和智力測試過關,最後老大那裡也通過了,自然會有人聯繫你,帶你過來的,當然了,你如果真的通過了,老大自然會帶著你來的,你都不用操心這些!"

葉一朵聽到雲熙一句一句老大的,她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她其實也有一種預感,想要讓路彥琛答應,怕是非常不容易。

可是,現在已經這樣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她開口道:"雲熙,那你可一定要注意點,千萬別讓路彥琛看見我去你們總部,不然,這件事八成得完蛋!"

雲熙點了點頭:"行,只要老大不在總部,我立馬去接你!"

葉一朵連連點頭:"那就這麼說定了!"

跟雲熙通完電話,葉一朵這心裡,還是覺得有點不踏實。

畢竟,路彥琛是什麼人啊,眼觀八方,耳聽六路,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作妖,還真得有一定的本事。

葉一朵無奈的嘆口氣,現在也想不了那麼多了,走一步看一步。

當天,葉一朵回家后。

路彥琛居然破天荒的在家裡,而且,他還給葉一朵和雲夢恬做了豐盛的晚餐。

這樣的待遇,在葉一朵來倫敦后,可是屈手可指啊!

葉一朵一邊吃菜,一邊偷偷地觀察他的表情。

路彥琛沒好氣的笑了笑:"你吃飯就吃飯,一個勁的偷看我做什麼?"

葉一朵嘿嘿乾笑了一聲:"那個,我不是偷看你,我就是覺得,你今天特別帥,非常帥!"

路彥琛愣住了,他吃進嘴裡的飯菜,也不嚼了。

葉一朵笑了笑:"真的啊,我難道說錯話了?"

路彥琛盯著葉一朵不說話。

葉一朵伸手擦了擦臉:"難道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囂張小姐萬能夫 不是,你說話啊,我說的是真的,你……你這到底是怎麼了?"

路彥琛緩緩地搖頭,他的眸子閃了閃:"沒事,就是覺得你今天有點奇怪!"

葉一朵眨了眨眼睛:"我哪裡奇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