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弟四人見金蛇答應非常高興。宋青書提醒一句道:「你上到陸地能生存嗎?」

金蛇表示疑惑。

宋青書解釋道:「我們知道一般海里的生物離不開水,這是擔心你。如果你也是這樣的,我們再想辦法讓你能上得了岸。」

「我沒問題。」

「那就好!要不你現在就跟我們回蛇峰?」

「可以。」金蛇同意,慢慢游向宋青書。

感知到金蛇不會攻擊,宋青書任由金蛇纏繞在自己胳膊上。「走,我們回山!」他招呼三位師弟,四人興高采烈返回蛇峰,腳步異常輕盈。(未完待續。) ?「師傅,我們回來了。」回到蛇峰,兄弟四人興沖衝來找師傅。

「青山啊,這次外出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瞧你們個個高興的不行,是不是大有收穫?」孟浩然雖然奇怪四名弟子這次只用了短短數月時間就返回,但是,看到他們個個喜笑顏開,心裡更有些期待。

「是的,師傅,我們這次收穫太大啦。請看,師傅。」說著,宋青書從懷中請出金蛇進山眼多嘴雜,宋青書不想別人知道他們這次的收穫,同金蛇商量后,請金蛇暫居在他懷中。。

孟浩然接過金蛇細細觀察:膚色暗黑但泛起金屬光澤眼神靈動頗具靈性神情自若有大將風度。好一條「黑蛇」!雖然不知道它是什麼蛇,但是,孟浩然知道此蛇非凡!

「你們在哪裡遇到它的?」孟浩然眼睛沒有離開金蛇向宋青書問道。

「師傅,我們在海里發現的。」

「海里?它怎麼可以在岸上生存無礙。」

「這個我們也不清楚。但是它告訴我們可以。」宋青書如實答道。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既然它有這能力,對我們來說更好。」

師徒幾人正說話間,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了進來:「孟師兄,我老蛤蟆前來賀喜,恭喜你蛇峰喜得奇物!」

「是賴師弟,快請進!」聽聲音,孟浩然知道是現任朱蛤峰峰主賴昌。心裡詫異:我才剛剛見到「黑蛇」,他怎麼這麼快就知道?

一個矮胖中年人走進,看到孟浩然疑惑的神情,他笑了起來:「怎麼,孟師兄,是不是很奇怪我怎麼會這麼快就知道你們找到奇物的?」

孟浩然沒有掩飾,點點頭等待他的解惑。

賴昌賣起了關子,「不急,師兄,我想冰師妹應該馬上回到。先讓我看看你們這次尋來的奇物。」

「弟子青山、明通、才臣、力士、荊東、小六子拜見師叔。」

賴昌看看他們,滿意的點點頭:「你們做的很好!」而後繼續研究金蛇。

能得到五聖峰最嚴厲師叔的褒獎,師兄弟幾人內心雀躍:此蛇定非凡品!

正如賴星所料,冰蠶峰峰主冰碧蓮如約而來,「小妹恭賀師兄喜獲世間奇物!這是蛇峰之幸,也是我五聖峰之幸。」

「師妹言過啦,快請坐。」孟浩然邀請冰碧蓮落座。

「師妹,是不是冰蠶兒告訴你的?」賴星視線從金蛇身上移開,笑著問道。

「賴師兄還不是一樣。」

說完,二人相視一笑。

孟浩然這才有些明了。

這時,賴星這才解釋道:「師兄,青山他們帶著此蛇進山時,我家朱蛤心生感應,告訴我有品階非常高的異獸進山,其品階足以媲美我家朱蛤。」

「我家蠶兒也是如此評價。」

「品階這麼高?」孟浩然倒吸口涼氣,看著金蛇不敢想象,「你們能看出它是什麼蛇嗎?」

賴星、冰碧蓮搖搖頭,「看不出來。師兄,這方面你是行家,怎麼反過來問我們。」

「我到現在也無法確定它是什麼蛇。翻遍整個記憶,我找不出能與之相符的蛇類。再說,你們說它的品階非常高,那唯有金蛇。可是,你們看它的膚色,這同我們老祖的那位完全不符啊。」

「確實差異很大。」賴昌抿嘴偷笑:這何止差異大,完全是天壤之別,一個金光閃閃、一個黝黑髮亮。

金蛇聽明白他們的討論,不做解釋。

「師兄,不必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了,抓緊時間訓練培養才是。你看它品階雖高,可是實力還只有武尊等級,太弱了。」冰碧蓮說道。

「這我知道,聽過你和賴師弟的評價,我更會全力以赴將它作為我蛇峰將來的聖物培養。」

「師兄,它現在有何能力?」冰碧蓮好奇問道。

「聽青山說它的速度奇快,現在就不弱於武神級別。」

「那不是快趕上小師妹的閃電貂啦!嘖嘖,厲害,好期待。」冰碧蓮羨慕道。

「行啦,師妹,我們不要再打擾師兄了,看他亟不可待的樣子,再不走可能要趕我們走啦。」賴昌說笑著招呼冰碧蓮一同離開。

「哪有、哪有。」孟浩然嘴上說著,送走了二人,「明通,告訴外面的師弟師妹們,沒什麼要事不要來打擾我們。安排好了你直接去烈焰窟。」

「是,師傅。」朱明通領命下去。

孟浩然帶著「黑蛇」和眾弟子前往烈焰窟。未完待續。 ?烈焰窟深處,一條體型近二丈的銀蛇盤在那裡,萎靡不振,它就是蛇峰現任聖物銀線蛇。

孟浩然等人走進烈焰窟時它有所察覺,但沒有動彈。等他們走近些,感知到了金蛇的存在,銀線蛇身軀一震快速向他們游去。

孟浩然輕撫銀線蛇:「你傷勢為好,不要隨意遊走。」

銀線蛇眼神激動的看著纏在孟浩然手臂的金蛇,身體微顫。

孟浩然明白它出來的涵義,問道:「你知道它的來歷?」

銀線蛇搖搖頭,同孟浩然交流道:它的來歷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我們的王級。

王級?王級應該是金蛇才對啊?

沒錯,是王級,它就是金蛇!至於為何皮膚不對,可能是異變或者有什麼奇遇導致膚色發生變化。

你說它是金蛇?

銀線蛇點頭。

通過銀線蛇,孟浩然總算了解了金蛇的身份,但是,他還是不放心,向金蛇詢問道:「你是金蛇?」

金蛇點點頭。

孟浩然將這信息說於弟子們,大家都激動萬分:先祖曾經擁有的榮光再次浮現在眾人眼前。

我準備把它作為我們蛇峰未來的聖物培養,你覺得呢?孟浩然問銀線蛇意見。

太對啦,蛇峰聖物非它莫屬!

如今它等級較低,先期的訓練有你來指導,可以嗎?

非常樂意。我時日無多,能在臨走前見到我們的王,萬分感激。訓練交給我吧,我一定會教好它的。

你不要這麼說,身體要緊,我們會在一旁幫你的。

沒關係,我有數。

好,那就這麼定下。

有銀線蛇教它蛇類功法,金蛇沒有意見。

大家意見一致,事情就好開展。金蛇在烈焰窟住了下來。

銀線蛇對金蛇的訓練非常嚴厲,即便金蛇是王,銀線蛇也絲毫不客氣,每天都虐得金蛇精疲力竭、奄奄一息。但是,經過「鐘乳石液」、九天玄鐵「玄心」的淬體,金蛇不懼打擊;和林炎經歷過「輪迴」,金蛇的心神海同樣很大,精神恢復起來很快,每天的訓練量都大的出奇。

孟浩然師徒等人每天都能感覺到金蛇的進步,這讓他們非常激動、興奮。

「師傅,照此情況下去,金蛇在大比之前達到武神實力不是問題,如此,我們蛇峰的地位能保住。」宋青山興奮道。

孟浩然點頭贊同,「應該沒問題。青山,後面我們要抓緊時間收集天材地寶。這種強度的修鍊,金蛇和銀線蛇損耗都很大,我們要做好這方面的工作,不能耽誤了它們的修鍊。」

「是,師傅,我這就召集師弟、師妹們下山收集。」

三個月時間過去,金蛇的實力達到武皇水平。

「王,休息會兒吧。」

「我沒事,你要是累了自己休息,我再練會兒。」

「王,修鍊之道要張弛有度、循序漸進,你這樣的修鍊法,弦綳的太緊,會有隱患的。」

「我有數,沒事的。」

「王,你為什麼這麼迫切的提升實力,是不是有什麼事?」

金蛇沒有回答,眼神中有思念、擔憂,更有仇恨。

讀懂金蛇的眼神,銀線蛇沒有多說,繼續操練起來……(未完待續。) ?林炎「死亡」三年,紅葉大陸的練武狂潮依舊如火如荼,一批批武學天才晉級武尊,紅葉大陸整體實力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層次,這讓菩提子等人甚感欣慰。

西沙城沙家,東方不敗前來拜訪。

「東方,你怎麼有時間來此,今天沒有修鍊?」菩提子見到,問道。

「師叔,沙兄,我這段時間修鍊毫無進展,所以出來走動走到。」東方不敗笑著答道。

「一看就不老實,是不是找我們有事說?」菩提子揭穿道。

東方不敗打了個哈哈,說出了此行的目的,「不瞞師叔,我想去天元大陸看看。」

菩提子、沙傲天對視一眼,沒有開口。

東方不敗繼續說道:「通過這幾年的選拔栽培,達到武尊實力的武者已經過萬,維持幾大陣法人手雖不充裕,但是陣法的基本運行不成問題,而且,我們的培養計劃仍在進行,以後還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手,我能起到的作用有限。」

關於這點,菩提子、沙傲天沒有反駁。幾大陣法他們都有測試,想要守陣並不是靠一二個強者所能做到的,整體實力非常重要。

「天元大陸是個怎樣的存在,我們現在一無所知。原本還希望林炎能帶回消息,可是他出事後,這個希望已經破滅。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有必要再派出人手前往天元大陸了解情況。」

「這點我贊同,其實我也想過去看看。」菩提子附和道。

「師叔,你不能走,你一走誰都領不了這個頭。」沙傲天反對道。

「唉,真是麻煩。」菩提子無奈嘟囔一句,接著問道,「東方,你想獨自一人過去嗎?」

「有這想法后我就來找師叔你,所以還沒有想過要同誰一道去。」

「這事最好還是找大夥商量下再做決定。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這樣,去往東海反正要經過中洲城,我們即刻動身,同時通知他們在中洲城等著,等大夥到齊了咱們合計一下。」菩提子最後決定道。

信鴿傳出,他們也動身前往中洲城。

中洲城楊家

菩提子三人抵達時楊家已經聚集了數十人,天刀門門主宋缺、姑蘇慕容靖、胡家胡一刀、青城派岳洪生、天機府段天平等人也在。見他們到來,眾人起身相迎。

等大夥在議事廳入座,菩提子直接進入主題:「大夥都等急了吧,那我直接說說請大夥來此的目的吧。前段時間東方來找我和傲天,提議想去天元大陸探探消息。我們商量后覺著可行,也有這必要,所以請大夥過來再商量商量。但是此事關係到我們大陸的命運,草率不得。大家有什麼想法,都說說看。」

去天元大陸看看,很多人早就有這想法,只是當時大陸都在提升實力、穩固後防,沒人提罷了。現在菩提子提出,大夥心思活泛起來,躍躍欲試。

看過大家的表情,菩提子知道他們肯定有跟自己同樣的想法,笑著問道:「這提議是不是很有誘惑,大家都想去?」

眾人笑笑,他們知道即使要去也不可能去太多的人,這太危險:即是自身危險,也是很可能給大陸帶來危害。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菩提子在一旁靜靜聽著沒有發言。

半個時辰過去,菩提子又開始發言:「剛才聽大家的討論,對於去天元大陸打探消息這事都是認可的,那麼此事先定下來。派誰去、去幾人、過去之後要做些什麼,這些我們再商量商量。段天平,你考慮問題周全,還是你先說說自己的想法。」

「是,前輩。」段天平整理好思路,開始有條不紊的說起來,「去天元大陸是件非常兇險的事,大家要有這思想準備。在座的各位雖然是我們這裡頂尖的存在,可是去到天元大陸那真的不算什麼。林炎有金蛇相陪,實力大家都清楚,可是去了才多長時間就很可能出了意外。」段天平先給大夥澆了盆冷水。

大家都是老江湖,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林炎和金蛇聯手,在座的各位無人可敵。

見大家冷靜下來,段天平繼續道:「我們要知道,此番去天元大陸不是去遊歷,而是打探消息,是為了我們能更好的守住我們的家園,任務重大。所以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不要到時候我們沒有打探到那邊的消息,反而將我們這裡給暴露出去。」

對此,有些人不以為意:如果出現不利狀況,大不了一死了之,怎麼可能會泄露自家的秘密呢。

段天平察言觀色,知道這些人的想法,為他們更正道:「我武學修為不高比不得在座的各位,但是對修鍊的晉級還是了解些,知道越往後修行,對心神的要求越高。就此,我推測,是不是修鍊到一定等級就有可能讀取別人的心神。如果是真的,我想天元大陸的強者肯定有這能力。所以,大家抱著一死了之的想法不可行。」

段天平的大膽推測驚醒眾人:這真有可能。大家神情嚴肅起來。

「所以我認為去到天元大陸的人不宜多,而且必須殺伐果決,當活不活的情況下必須死!」說到這裡,段天平停了下來,留時間給大家權衡權衡。

「天平,你繼續。」菩提子對段天平親切許多,連稱呼都改了。

「人選問題我不做建議,但不能多,二三人就夠。後面我要說說消息怎麼傳回來。在天機府,我們傳遞信息主要依賴鷹隼,它速度快、耐力好,長途飛行不是問題。我們可以在壁壘兩邊都設置據點,隨時能夠收到消息,然後再將消息傳回來。當然,天元大陸那邊,據點必須隱蔽。鷹隼我們有現成的,不夠可以派人馴養。至於怎樣使用鷹隼,這些細節等人員確定下來再詳談。」

「壁壘這邊我們已經有立足點,還派有專人把守。」菩提子補充道。

段天平猶豫了下沒有繼續說出自己的計劃,總結道:「我目前能想到的就這些,供各位參考。」

菩提子一直注意段天平,見他猶豫之後沒有繼續往下說,沒有點破,接過了話題:「天平的計劃考慮的很全面,你們還有沒有補充的,有的話儘管說,集思廣益嗎。」

大家討論了一段時間后將焦點集中在人選問題上。一番你爭我奪過後,人選確定下來:東方不敗、獨孤求敗、胡一刀。

隨即,大夥動身去往壁壘,在經過天機府時,段天平抽調出二十隻鷹隼,同時下令天機府成員全力馴養鷹隼。

抵達壁壘,平台值守楊繼武、胡飛、紀成拜見各位前輩。

為每人準備了二隻鷹隼,菩提子鄭重叮囑道:「此番前往,你三人一定要小心行事,事不可行即刻返回,切不可意氣用事。保重!」

三人抱拳同諸位告別,而後每人提起一段木頭,從海里的洞口穿過壁壘……(未完待續。) ?等三人消失遠去,菩提子向段天平問道:「天平,那天我看你好像還有話說,怎麼後來沒說?」

「前輩,我這是防著一手。」

眾人聽完臉色不悅,菩提子問道:「為何這麼做?」

「前輩,我這是防患於未然。既然擔心那邊的強者有讀取心神的本事,我們這邊的安排就不能全部說出,要不然被對手獲悉,那我們的一切準備豈不是白費。」

「你是擔心他們三人可能連自殺的機會都沒有?」

「不管他們會遇到什麼情況,我都會以最壞的結果進行考慮,這樣,即便以後確實發生這種事情,我們還有所準備。」

段天平的解釋合情合理,眾人點頭贊同。

「下面你該如何安排?」

「壁壘那邊肯定是要設置鷹隼的識別記號,將來有信息傳來,鷹隼能找到這裡。為及時發現鷹隼,我們必須每天都安排人手在那邊守候,不得出現空檔,而且守候之人只能呆在水下,不得出現被別人發現的可能。」

這點附和段天平小心謹慎的行事風格,而且完成難度不大,眾人再次贊同。

「最重要的是據點的建設。現在的據點只是個小平台,只能傳遞傳遞消息,最多可以通過鷹隼向我們示警,起不到阻敵的作用。」

「你是計劃擴建平台,在此加派人手?」

「不僅如此,如果有可能我還想在平台上布置陣法。」

「好!好想法。」領會到段天平的意思,眾人拍手稱讚。

菩提子含笑捋須,「天平,看來我們回去后又要開始一項大工程啦。閑得時間太長了,是該多活動活動。」

段天平苦笑道:「前輩,工程確實不小,公孫戰有得忙了。」在這裡建一個能布置出陣法的平台,那木材的需求量肯定大得驚人,漕幫的貨運船隻還未必夠用。

菩提子壞笑道:「這個,回去之後我們找他談談。」

「前輩,這裡的人手必須再多加派些……」

「這個我懂,陣法的運轉也需要人手。天平,你從天機府挑選出幾名可靠能幹之人駐紮到這裡,鷹隼飼養、信息匯總不可或缺。」

「是,前輩,我會安排的。」

「天平,你管理天機府時就擅長處理信息,要不你就負責這塊吧,以後所有傳來的信息必須經過你再分傳下去,你願意嗎?」

「謝前輩信任,我一定不負使命。」得到這個重任,段天平知道他們已經接受他、信任他。他非常激動。

菩提子拍拍段天平的肩膀,「以後你多辛苦啦。走吧,咱們回去,後面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呢。」

上到海岸,進入海濱城,段天平說道:「諸位前輩,海濱城是我們的最前沿,我準備將天機府搬到這裡來辦公。可以嗎?」

風流雲笑著答應道:「這沒問題,我這就安排人給你準備地方。」

「謝風前輩。」

「天平,不用和我們客氣,大家一起共事,都是朋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