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身上的氣息,達到金丹大道的程度,黑眼,長發,身形精瘦,顯然是一位華夏武修。

而在黑衣男子身後,這是有著一群教廷的強者,整體實力完全可好輾軋前方的同濟會五人。

「姓梁的,你個狗東西!」

「你難道忘了,當初你只是個武道散戶,是誰收留的你,又是誰給你修鍊資源到如今的境界?」酒吧門前,一位身形精壯,圓臉,小眼的男子此刻一臉怒意的開口。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海外聚點,城中商鋪的趙大牛。

「哼,笑話,修鍊資源,那都是我梁勝完成任務得來的,沒有我就憑林晴那個賤人,能夠守住海外聚點?」梁勝低喝一聲,此刻身上的氣勢隨之凝聚。

「你個叛徒,定不得好死!」趙大牛怒喝一聲,體內的靈力涌動,同時準備好了出手。

前方不遠處,梁勝輕笑一聲,隨即搖頭開口道:「梁某不想與一個死人浪費時間。」

話音落下,在他的身後,教廷的成員,此刻也是準備出手。

狂妃傾天下:王爺放肆寵 場內的氣氛,隨之瞬間變得有些凝固起來。

酒吧門前,此時的趙大牛,隨即猛然轉頭與身旁的四人對視一眼,五人均是同時點頭,此刻陡然身形向後退了半步。

「開,燈陣。」趙大牛低喝一聲,掌中符文印訣凝聚。

在他的身後,那四位同濟會成員,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掌中的符文印記,一日按是凝聚成型,同時抬手向著後方一指點去。

霎時間,方浩之前在酒吧內,留下的可撼動元嬰強者的燈陣隨之遠轉起來。

陣法,儘管有些搖搖欲墜,但並沒有完全崩潰,此刻在趙大牛等五人的合力之下,竟是爆發出極強的威勢,氣勢瞬間壓制了前方的眾人。

他們能夠守到向現在,無疑是全靠了此陣。

前方不遠處,梁勝見此情景,忍不住眉頭微皺,他儘管戰力不俗,但眼前的陣法著實有些麻煩。

「教廷的朋友,酒吧的陣法,交給本教就行。」

就在此時,後方黑色之中,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隨之一位身穿黑色紋袍,留著白色的長須,看上去年紀偏長的老者,此刻緩步向著眾人走來。

「見過聖主閣下!」酒吧前方,此刻教廷的成員,紛紛彎身行禮。

那梁勝,此時不禁轉過頭來,在看到來者身上的黑紋長袍后,他臉上的表情,隨之也是變得恭謹了幾分,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教廷黑衣,代表的無疑是元嬰強者。

「晚輩梁勝,見過閣下。」梁勝隨連忙抬手抱拳,同時彎身一拜。

這黑衣聖主,此刻的出現,無疑是宣布著這場戰鬥的結束,此人身上的氣勢,已然是壓制全場,更是將酒吧內,原本就搖搖欲墜的燈陣鎮壓。

隨著此人上前,氣勢隨之橫掃襲卷。

酒吧門前,趙大牛等人,此刻都是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面色同時瞬間慘白,身形也是不禁向後退了數步。

「黑衣聖主。」

「你們教廷,就不怕總會長知曉此事嗎?」趙大牛抹去嘴角的鮮血,此刻目光有些泛紅,死死地盯著前方的眾人。

元嬰級別的強者,此刻出現這場戰鬥,已然沒有了懸念,哪怕是酒吧的陣完好,僅僅憑藉他們幾人,都不可能是黑衣的對手。

「哼,可笑,華夏那邊,早已經放棄海外聚點,難道你還不明白嗎?」前方不遠處,梁勝此刻不禁冷哼一聲,沉聲道。

他說完之後,目光則是凝聚在了趙大牛身上,再次開口道:「這裡不是華夏,你真以為你心目中的那個總會長,能夠救得了你?

此言一出,酒吧門前的同濟會眾人,此刻都是不免臉上露出落寞之色。

海外聚點,一隻實力較為薄弱,這一點確實是毋容置疑的,而正如前方之人所說,這裡並不是華夏,他們沒有過多的依靠。

「是么。」

夜色中,傳來一聲低語。

下一刻,一股無形之勢,隨之籠罩了酒吧方圓十里。

這股氣勢之強,幾乎是完壓教廷了黑衣,讓此地此刻的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心神一顫。

「今夜,我要教廷古堡從武道界抹去。」遠處的夜色中,一道冰冷的聲音,隨之緩緩傳來,在眾人的耳邊回蕩,久而不散。

縱觀西方武道界,敢在教廷的地盤,說出這樣這樣的話語,古往今來怕是葉飛。

夜色之中,一位淡袍青年,此刻從遠處緩步走近,他的步伐不快,但渾身上下,卻是帶著一股讓人窒息之感,那如星辰般的雙眸,此刻爆出的光芒是那樣的刺眼。

讓人不敢直視。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你……是你!」前方教廷人群之中,那位黑衣聖主此刻臉上的神情劇變。

方才還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樣,此刻身形都是止不住地有些微顫。

此人身為教廷的元嬰強者,自然是不可能不認識葉飛,此刻幾乎沒有半點猶豫,這位黑衣聖主,身形帶出一道流光,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那速度之快,除了葉飛之外,其他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聖主閣下他,他跑了?」

「這個華夏人是……」

此刻教廷的其他成員,臉上都是一臉的茫然之色,而身處人群中的梁勝,已然額頭冒出了冷汗,此刻只感覺自己背後一陣發涼。

「是他,這股恐怖的靈壓,一定是他!」梁勝瞳孔微縮,此刻體內的靈力,已然是暗中運轉,看其模樣似乎也也想要遁去。

而此刻,酒吧門前,趙大牛等人不禁愣了半響,隨之很快回過神來。

「總會長!」

「海外分部,趙大牛拜見總會長。」趙大牛的臉上,頓時露出興奮之色,此刻心中的激動之感,已然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其他的四位同濟會成員,在反應過來之後,眼中均是露出狂熱之色,紛紛抬手向著前方抱拳一拜。

趙大牛等人開口的同時,前方教廷人群之中,那位名叫梁勝的男子,已然是再也忍不住了,身形猛然一轉,便是帶起一道流光。

幾乎是眨眼之間,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夜色之中,酒吧門前,隨著葉飛的緩步走近,他眼中的殺意越濃。

「仙兵,趙山河。」抬手之下,紅仙竹笛已然落入了掌中。

話音落下,一道黑影,隨之從竹笛之內衝出,幾乎是在同時,黑影融入了夜色,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仙兵的力量,此刻不用多言,哪怕方才逃竄的人,是教廷最強的那兩位,都是不可能逃出仙兵的追趕的,更可況只是兩個小輩。

而此時,前方的教廷成員,已然是全部都被葉飛的靈壓之力,壓制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你們,好大的膽子。」葉飛目光望向教廷的眾人,臉上帶著冷漠之色。

隨著他的開口,教廷成員中,有些人此刻也認出了葉飛,畢竟教廷古堡,之前葉飛去過不少次,而能夠有如此實力的華夏人,其身份他們很快就能猜到。

「葉,葉家主,這些事情與我們無關。」

「主教的命令,我等不敢違抗。」教廷成員人群之中,一位實力尚可的金髮男子,此刻臉上露出痛苦之色,有些艱難地開口道。

他們此刻承受的威壓之力,已然到達了一個極限,在多一點的話,怕是會當場魂散。

「弗泥么,看來他是活膩了。」葉飛目光一閃,那冰冷的聲音,讓人心神發顫。

教廷之主的名字,在這些手下成員中,那無疑也是謹記的存在,也唯有前方之人,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語。

而此刻,葉飛懶得過多的理會眼前的眾人,而是移步向著酒吧門前走去。 西方武道界,曼哈城,這個夜晚註定並不會平靜。

夜色之中,傳來兩聲慘叫,仙兵的身影隨之劃過半空,劫境的身體強度,對付兩個武道小輩,斬殺只在一息之間。

城市北郊,此刻教廷古堡之內,一處暗殿之中,教廷之主忽然身形一顫,同時抬起頭來,望向頭頂上方。

他的目光,彷彿穿透了殿頂,落入了無盡的夜色之中。

「他來了。」

「本皇,在此等他……」弗泥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捉摸。

他堂堂教廷之主,被葉飛種下神魂烙印,更是到最後,連一個元嬰境都不到的小輩,都能夠這掌控他的生死,這無疑是他難以接受的。

自從南海天宮之後,他此生唯一的目標,便是斬殺葉飛,讓自己重獲自由。

「裁決,本皇命你,誓死守住古堡,今夜一戰,關乎到我教廷的生死存亡。」秘殿之內,弗泥臉上的表情猙獰,同時低喝一聲。

這聲音中,透著無形之力,瞬間在這古堡之內傳開。

話音落下,此刻古堡之內,數十道氣息衝天而去,其中最弱的都可以媲美元嬰武修,而為首之人,更是有著通神中期的實力。

「屬下,領命!」古堡中院,那身穿白色輕甲的男子,此刻彎身禮拜。

前方,數十位黑衣聖主,同時眼中露出堅韌之色,向著後方秘殿彎身。

……

而此時,曼哈城郊外酒吧門前,葉飛的仙兵,已然重新回到了他的紅仙竹笛之內。

前方的趙大牛,以及那四位同濟會成員,同時紛紛走山前來。

「總會長,海外聚點,我們守下來了。」趙大牛此刻抬手抱拳,他眼中的炙熱之芒,此時不由地更濃了幾分。

儘管,如今海外的聚點,只剩下他們這五個人,但同濟會分部依舊還矗立在這裡。

「辛苦了。」

「到底怎麼回事,林晴她?」葉飛抬頭望向眼前的五人,沉聲開口問道說道。

前方趙大牛聞言,隨即上前一步。

「回稟宗會長,五天前,林會長被教廷請去,商量一些事情,便是再也沒有回來,兩天前方會長來此,他在聽聞后沒有猶豫,去往了古堡……」

「他,他也沒有回來。」

「而這些天,教廷的強者,聯合同濟會的那個叛徒,開始對我們進行打壓,兄弟們都道損了。」

趙大牛此刻連連開口,將這些天,海外聚點發生的事情,此刻詳細地向著葉飛解釋了一遍。

他們這五人,是靠著酒吧內的燈陣,才苦苦支撐到現在,不然那的話,怕是早已經涼透了。

葉飛聽完后,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

「這本不可能發生,神魂烙印的限制與實力的強弱,沒有多大關係,除非某種力量,壓制了他的雷印。」葉飛目光一閃,內心不禁暗道。

他能夠感覺到,自己在教廷之主身上種下的神魂烙印還在。

但似乎變弱了幾分,這顯然就是問題的關鍵。

「你們,為什麼不離開?」葉飛沉吟少許后,隨即低聲開口問道。

如今東西方武道界,局勢十分不明朗,海外聚點的人,最好是回到華夏為好,至少有葉家在,可保他們性命無憂。

酒吧門前,趙大牛等人聞言,此刻臉上卻都是露出複雜之色。

「總會長,請恕屬下不能從命。」

「林會長曾說過,海外聚點不能丟,我等更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只要有一絲希望,定會死守到最後一刻。」趙大牛臉上的神情,此刻極為認真。

同濟會每一個聚點,都是一位分會長的心血,這一點上一次葉飛來此,便是已然感受到了。

此刻若是林晴在此,多半也會與趙大牛一樣,選擇失守住這裡。

酒吧門前,葉飛沉默片刻,隨即微微點了點頭。

「此事,葉某會給你一個交代。」葉飛臉上的神情,同時也是變得嚴肅了幾分、

他身為這個組織的總會長,確實是從沒有為他們做些什麼。

同濟會本身,其內的成員,多半是華夏的武道散戶,本身沒有什麼勢力,這才抱為一團,成立了這麼一個組織。

每一任總會長,更是沒有什麼傳承之說,基本都是能者居之。

「屬下,拜謝!」趙大牛面露激動之色,隨即再次抬手一拜。

酒吧門前,後方四人此刻更是肅然起敬抬手抱拳。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不在多言,他的身上的氣勢一凝,揮手之下將後方教廷成員的身上的力量抹去。

「這些人,交給你了。」

「方浩,我會將他帶回來。」葉飛目光沉靜,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趙大牛聞言,立刻點頭稱是。

說罷,葉飛不在遲疑,身形閃動之下,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酒吧門前,趙大牛等人,此刻相視一眼,隨即臉上均是露出寒芒,轉頭望向前方的教廷眾人,他們心中的憤怒,或許也只有海外聚點的成員,才能夠理解。

……

曼哈城,夜色在逐漸加重,氣溫隨之也降下了許多,寒風拂過,帶著幾分刺骨的涼意。

城市的郊外,那棟古老的建造前,此刻有一道流光閃過,葉飛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他抬頭望向前方臉上的寒意見顯。

「雷印,凝。」半空之中,葉飛忽然抬手,掌中雷弧浮動。

他的靈識,此刻隨之融入其內。

半刻過後,他掌中的雷弧,這才慢慢消散,葉飛隨之收回了靈識。

「果然,神魂烙印,不起作用了。」半空之中,葉飛低喃一聲。

沒有了神魂烙印,以林晴的實力,在那位教廷之主面前,確實是不夠看的。

只是讓葉飛無法理解的是,究竟是怎麼樣的一股力量,居然能夠壓制他的雷印,就算還是一重劫境的強者,也是無法做到的。

除非,對方的實力,要遠遠超過葉飛,而且至少三重劫境以上的恐怖存在,才能夠勉強壓制雷印。

而整個教廷強者之中,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存在才對。

沉默片刻,葉飛隨即不在猶豫,他體內的靈力涌動過,一股磅礴的靈壓,同時向著前方橫掃而去,瞬間籠罩了整個古堡。

「弗泥,出來見我!」葉飛大喝一聲,身形踏入古堡。

他身上的氣勢,更是在不斷上升,周身圍繞的那股殺氣,更是讓人不寒而慄。

靈識籠罩之下,葉飛並沒有感應到方浩的氣息,這讓他心中不免有些擔憂。

「大膽。」

「哪裡來的小輩,竟敢在我教廷古堡叫囂?」 霍少又在熱搜撒糖啦 前方中院內,此刻傳來一聲低喝。

爹地別惹我媽咪 隨之,一位身穿輕甲,相貌不俗,手持銀色靈劍的男子,此刻踏空而來,通神中期的氣息,更是直接橫掃全場。

此人正是教廷裁決。

在這男子的身後,更是同處出現了數十位教廷黑衣,一道道磅礴的威勢隨之衝天而起。

「原來是葉家主,這裡是我教廷古堡,你深夜來此,直呼教廷之主的名諱,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裁決沉聲開口,手中的銀劍泛著寒芒。

前方半空,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同時抬頭掃向前方眾人。

他記得,眼前之人,在不久之前,還只是通神境初期,現在居然已經踏入了中期,由此可見那位教廷之主,實力怕是也提升了不少。

而在葉飛的靈識感知之下,古堡的後方,一處秘殿阻隔了他的靈識,弗泥多半隱藏在其內。

「給葉某滾。」葉飛冷喝聲,此刻懶得廢話。

他體內的靈力涌動,掌中寒霧繚繞,身上的氣息陡變,四周空氣中的溫度,此刻同時驟然下降了數倍不止。

對於眼前這些人,他著實不想浪費時間糾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