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殺着殺着,一些惡鬼當中的強者,也是出現了。

普通的惡鬼,在鬼域當中,也媲美一般的八-九品聖境強者。

惡鬼當中的強者,都是比肩人類當中的五六品聖境了。

也好在,南天剛剛突破,體力綿長,劍氣縱橫,力量強橫,橫擊惡鬼,一劍一個不在話下。

“噹噹!”

南天步履矯健,在衆惡鬼當中,來回衝殺,如若無人之境。

殺着殺着,南天也有些力不從心了。

鬼域當中,惡鬼過百萬,惡鬼強者也是不下於三萬餘。

南天再強大,也不過是三品聖境。

斬殺了近萬個惡鬼後,南天逐漸體力耗完了。

“咕嚕!”

南天不再猶豫,趕忙吞服了教宗給的極品體力丹。

不得不說,這玩意,真是好東西。

一丹丸下去,南天立即體力恢復巔峯。

剛好,有幾個惡鬼強者,來到南天身旁。

南天眼眸一厲,一劍劈出,劍氣切割而下,直接是將那幾個惡鬼,全部殺掉了。

“幾個惡鬼強者,也敢胡亂造次,想要趁我虛弱的時候,偷襲我!真是找死!”

南天冷聲道。

“屠戮我子民,人類,你死到臨頭了!”

“我要將你吞噬掉一點不剩!”

兩個惡鬼王,趕了過來。

在兩個惡鬼王身後,還跟着數以萬計的惡鬼。

“這個人類,一看就很強大,體內血肉能量充沛,一口吃掉着實浪費了,要慢慢地咬碎了吃掉,纔好!”

又一個惡鬼王,忽然地閃現而出。

“三個惡鬼王!”

南天渾身一凜。

每一尊惡鬼王,都比肩半步神境強者。

三個半神聯手,縱然,南天現在體力恢復到巔峯,也萬萬不是他們的對手。

“怎麼辦,難道要死在這裏了?”

南天心中焦急。

“笨蛋!”

小黑的聲音,忽然間傳了過來。

不知何時,小黑從生命之界裏頭,跑了出來。

“主人,你不是有光明之盾嗎?”

“光明之盾,蘊-含-着-無比強盛的光明之力,在鬼域裏頭,這等陰森灰暗之地,最是有奇效了!”

小黑吐槽道。

自從南天進入教會總壇後,小黑就一直不放心。

一直在生命之界裏頭,默默地觀察着。

小黑作爲南天的神寵,和南天心裏頭上有一種奇妙的聯繫。

“對啊,光明之盾!這個好東西,我怎麼忘記了!嘿嘿!”

南天一喜。 光明之盾,現在是一重封印狀態。

已經非常的強大,只差一步,就可以徹底解封。

南天手持光明之盾,當即注入了九天神龍真氣。

自從,融合了神皇血脈又吸納了血池裏頭許多的神皇血液,不知不覺,南天的真氣中,都有了光明之力。

以光明神皇之力,去驅動光明之盾,自然是事半功倍!

“神說:要有光!”

南天手持光明之盾,往左右一揮舞!

滂沱的偉岸的神力,從盾牌上,傾斜而出。

一時間,原本,還陰森森的鬼域,變得大通四亮的!

乳白色地,柔和的光華,溢滿了這裏。

對於普通的人族來說,這光華,很是溫暖,很是聖潔,比太陽的光輝都要高潔無數倍!

可是,對於鬼域當中的惡鬼來說,這光華,就是死亡光線。

聖光所至,惡鬼盡皆滅亡。

“嚎!”

“嚎!”

慘叫聲,不絕於耳。

數以百萬計的惡鬼,紛紛被消滅掉了,連個殘渣都不剩下。

僅剩下,三尊強大的惡鬼王,還在苦苦支撐着。

“怎麼可能?”

“這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神物?”

一尊惡鬼王,半截身子,已經被聖光給消融掉了,端得是恐怖如斯。

“教會裏頭的大祭司,我也會過,他手上,祭祀神杖,也沒有這麼大的威力!”

有惡鬼王,痛苦無比地叫喊着。

報告總統,我們不約不約 “上百萬個徒子徒孫呀,在這一刻,全部化爲了烏有。這難道是……..”

這個惡鬼王的話,還沒有說完。

“咻!”

一道聖光,自光明之盾上,激發而出。

正好,擊中這尊惡鬼王。

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喊出來。

這尊惡鬼王,就死翹翹了。

慘死當場,觸目驚心!

餘下的兩尊惡鬼王,遍體生寒,再也不敢停留,當即就想要逃跑。

手持着光明之盾,有這等神器在手。

南天就是一切邪惡力量的剋星!

“你們能夠逃掉嗎?”

南天冷然一笑。

光明之盾,飛了出去。

惡鬼王身上的邪惡力量,比普通的惡鬼,要強盛許多。

光明之盾,直接是自動鎖定住了他們。

“咻!”

“咻!”

兩道聖光,再次激發而出。

“轟!”

“轟!”

最後兩尊惡鬼王,被徹底擊碎掉了,消失於天地間了。

陰森恐怖的惡鬼,也是重新煥發出了新的光彩。

在鬼域外頭,教宗和大祭司等人,通過一面特殊的投影鏡子,將南天在鬼域裏頭的所作所爲,全部看在眼裏。

“那盾牌,應該就是銀河主教所奏明的,光明之盾吧?那曾經是遺失的至尊神物!”

“能夠操控光明之盾,看來,南天的確是神之子無疑了!”

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喜上眉梢,緩緩地道。

“光明之盾,消失很長時間了。誰也無法真正辨認出那盾牌,到底是不是正品?而且,這只是第二關,第三關呢!”

費迪南德十八世,冷聲冷語地說道。

至於,一直旁邊左右的格林審判長,也是眼光連連閃現出惡毒的目光。

他和南天直接交惡,更是差點兒將南天給殺害了。

他與南天,算是結下了死仇。

若是,南天真是神之子,接下來,他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那個神物,驅除異端邪惡力量,倒是有奇效。”

“不管,南天是不是神之子,這個盾牌,都應該上繳給教會。”

費迪南德十八世,驀然冷笑道。

“我主管教會祭祀事務,經常會碰上強大的異端份子。這個盾牌,留給我最是合適不過了。”

費迪南德十八世,直接開口索取道。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瞪了一眼費迪南德十八世,毫不客氣道:“大祭司,真是好大的膽子!連神之子的東西,你都敢去搶奪?”

“你真的當你是什麼了?”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冷喝道。

“按照最高教會法典規定,神之子是光明神皇在世間地代表,行走於世,任何人膽敢冒犯,一律以褻瀆神靈罪論處,誅滅九族!”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緩緩地將法典,複述了一遍。

費迪南德十八世,也是意識到了,自己有些失態。

“呵呵,那也得,看那個小子,是否有本事,突破第三關?”

費迪南德十八世,哼了一聲。

“鬍子,你去接南天殿下,回來!鬼域的測試,殿下通過了!”

教宗吩咐道。

“諾!”

鬍子教父一腳踏出,直接劈開了空間,穿梭到了南天的身旁。

“殿下,鬼域裏頭的惡鬼,已經全部被您消滅了。第二關,您已經通過了。”

鬍子教父,恭敬地說道。

如果說,之前,鬍子教父對南天的態度,還是不冷不熱的。

現在,鬍子教父對南天,完全變了。

神之子的測試,總共有三關。

目前,南天一往無前,通過了前兩關。

只要,再通過最後一關,就是表明了南天是真正的神之子!

光明教會是一個古老的勢力,教會內部,並不完全,以實力爲尊。

神之子,縱然沒有什麼修爲,也可以凌駕於衆人之上。

“哦,通過了是吧。”

南天隨口道。

就在剛纔,消滅完最後一個惡鬼王后。

南天明顯地感覺到了,光明之盾上面,積聚了巨大的能量。

顯然,獵殺這些惡鬼和邪惡之物,會使得光明之盾,獲得莫大的好處。

“最後一重封印,開始鬆動了。只要,我繼續下去,最後一重封印,全部打開,絕對不是癡人說夢!”

南天有些小激動。

“殿下,我帶您出去!”

鬍子教父帶着南天,“嗖”地一下子,就離開了鬼域。

費迪南德十八世,看見南天出來了,目光更加的怨毒了。

南天不由地脖子一寒。

幸虧,這裏是光明教會總壇!

更幸虧,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一直在旁邊,默默地守護着。

不然的話,南天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表現,這個大祭司真說不準,會大庭廣衆之下,將自己給格殺掉了。

“真的沒有料到,道格拉斯這廝,隨便找的人,還真的有成爲神之子的潛質!”

費迪南德十八世,在心中,狠狠地說道。

“既然出來了,就不要耽誤時間了。直接去闖第三關!”

費迪南德十八世,不帶好臉色地說道。 “胡鬧!”

教宗遽然,冷冷地訓斥一聲。

“南天殿下,在鬼域裏頭,驅使神器,滅殺了百萬惡鬼。這等偉大功績,肯定消耗了很大的體力。”

“雖然,要闖下一關,但是,也不必急着這麼狠!”

教宗和大祭司,爭鋒相對起來。

大祭司,也覺得理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