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毅哈哈大笑,道:「賢侄此言差矣,你為我們潁川城奮不顧身,某作為潁川太守豈能不表示一二。」

「而且我相信潁川各家族都是有遠見的智者,相信他們也不會吝嗇。」

蔣毅沖著馬維,道:「子全持某名帖,今夜太守府宴請各家。」

轉頭又對王鈞,道:「賢侄,今日還請在太守府逗留,晚上參與宴會。」

「恭敬不如從命。」

…….

夜幕低垂,太守府里裡外外掛起了大紅燈籠,幽幽地紅芒照亮了太守府。

迎賓廳內,擺著七八張八仙桌分置兩側,坐滿了世家大族,琴聲幽幽,鼓瑟悠揚,十多位舞女正翩翩起舞,一時間酒盞交錯,歡聲笑語。

蔣毅見各桌酒菜吃了不少,起身拍拍手,沖著舞姬,一揮手道:「你們退下吧!」

轉頭沖著一旁伺候的奴僕,亦道:「你們也退下,」

「是,大人。」舞女們和奴僕微微行禮,緩緩退去。

蔣毅隨即把王鈞所說的消息告訴了眾人,最後又說道王鈞有支援長社的打算,不過缺衣少糧,希望支柱一批糧草和健仆。

早已經和太守溝通過的荀家代表荀堪,荀堪就是未來加入袁紹麾下,助袁紹奪得冀州的謀士之一,當即起身道:「某代表荀家出糧百擔,奴僕五百。」

「陳家出糧百擔,仆五百。」

「李家出馬,五十匹。」

….

「周家出仆五十,皮甲百具,刀兵三百柄。」

「宋家出箭矢五百枝,馬十匹,糧十擔。」

大大小小30來家,世家豪強湊一起總共出了糧2000擔,兵3000,馬500匹,甲兵若干,箭萬餘。

第二天清晨,王鈞從清微居洗漱后前往軍營,接受糧草人馬。

王鈞還以為自己已經算早了,沒想到蔣毅比他更早,連忙疾步走了過去,抱拳陪笑道:「世叔恕罪,小侄來遲了。」

蔣毅摸著鬍鬚,哈哈大笑道:「賢侄說笑了,某也就比你早來一步。」

站在演武場高台上,蔣毅指著密密麻麻佔滿了人的操場,道:「某撥了2000郡兵,又把所有的兵甲和糧草補齊,不知賢侄何事出發?」

戲志才生怕王鈞頭腦一熱,直接說立即出發,就憑這些烏合之眾恐怕走出潁川,估計就會發生大批逃兵,上前拱手,道:「大人,我等需要三日整合兵馬,方可出征。」

蔣毅想了想那些世家送來的奴僕,裡面起碼有一半是老弱病殘,對於戲志才的想法,也能理解,道:「那好,三天之後出兵。」

三日之後,潁川城外,六千多兵馬整齊排列成四個方隊,刀槍劍戟冒著森嚴的寒光,旗幟如林,緩緩地離開了潁川。

由於此時道路多為土路,糧草多是以人力推行,因此每日最多行軍十里左右。

一路上大大小小黃巾賊不下百股,為防行軍路線泄漏,全都被趙雲率騎兵擊殺。

數日後,王鈞軍距離長社城不足七十里,為了探查長社軍情,王鈞決定由他和趙雲一同前往長社城。

此話一出,遭到了戲志才,關羽幾人的強烈反對,最終由關羽,趙雲兩人一起陪同王鈞前往長社。 長社城也是一方中城,城高四丈,有被皇甫嵩等人臨時加高加固,城牆以青磚混合糯米所砌,中間是壓實的黃土。

此時城牆上滿是血跡,一些斷箭,燒焦碳化的地方,城頭下到處都是丟棄的旗幟,兵器。

城頭上站滿了皇甫嵩的軍隊,雖然看起來隊列,站立姿勢比較鬆散,但平淡,冷漠無情的眼神時刻注視著城外的黃巾軍。

東城門外三里遠的地方就是黃巾大營,其他三個方向也各有一處黃巾營地,可以看到黃巾軍連綿不絕看不到盡頭。

午食時間,黃巾大營以十人一灶,升起的煙塵,宛如失火產生的煙霧一般。

躲在一處山丘上,趙雲和關羽望著長社城外黃巾軍心裡不由的升起一絲忌憚,雖然這些黃巾軍對兩人來說是土雞瓦狗,但人數達到這個數量就是兩人拿著神兵利器也只能跑路。

關羽微眯著眼睛,感嘆道:「主公,這些黃巾軍真是該死,他們起義也就罷了,還要攜持無辜百姓。」

「這些混賬致使百姓流離失所,十室九空,橫屍遍野。他們的所作所為與土匪,強盜沒什麼區別。」

「看也看了,該走了。」王鈞一拉韁繩,轉身離去。

輕輕一夾馬身,三人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山丘,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回到臨時營地,此時戲志才幾人皆在中帳眼巴巴的等待著王鈞三人返回。

一見王鈞進帳,戲志才連忙問道:「主公,黃巾軍情況怎麼樣?」

王鈞坐到首位,道:「黃巾軍渠帥波才乃是不通軍事之才,我想他打敗朱儁靠的就是人多勢眾。」

郭嘉未曾前去探查,所以不明白王鈞為什麼看不上波才,起碼波才能擊敗朱儁,可是真事。不由的問道:「王家主,何出此言?」

關羽雖然身上的傲氣,已經消散了不少,除了戲志才,依舊有些看不慣其它的文人,淡淡的道:「我等在遠處探查黃巾軍時,發現他們的大營周圍竟是枯草,竟然置之不理。」

「因此只要我們施展再次火攻,即可一戰而定。」

郭嘉立即明白了王鈞等人看不上波才的緣故,或許黃巾軍有將帥之才,不過大多數都是平民被張角收為徒弟,傳道施符才是本職,帶兵打仗只能依靠人多。

眼神閃爍不定的望著王鈞,試探道:「王家主,準備對黃巾軍實施火攻嗎?」

「我也建議主公用火攻,黃巾賊人數太多,用火攻可以減少我軍傷亡。」戲志才心知現在營中老弱病殘佔了三分之一,未曾沾血的有一半,而且這些人馬才磨合幾天,戰力下降的厲害。

張飛還以為王鈞這幾次的戰事慘烈,使王鈞心軟了,道:「主公,你不會同情這些黃巾賊了吧?」

王鈞搖搖頭,嘆口氣道:「我並非心軟,不願實施火攻。而是想著戰後的事宜,我有點擔心….」

趙雲見王鈞不再說話,不由的問道:「主公你擔心什麼?」

王鈞環視了營帳,發現眾人的關注著自己,嘆口氣道:「我怕皇甫嵩會殺俘,」

瞬間營帳內一片嘩然,郭嘉一臉不信,恥笑道:「王家主真可笑,你怕就怕,何必在背後說這些閑話。」

「皇甫將軍作為當世名將,怎麼能不知道殺俘不詳!再說了,除了那些黃巾軍狂信徒,其它的不過是流離失所的百姓,皇甫將軍怎麼可能下的了手。」

王鈞發現其他人也是同樣的意見,也不在多說,道:「那麼現在就談談,我們是與皇甫嵩將軍入城匯合,還是留在城外作為暗手。」

「主公,屬下建議還是留在城外為援即可,到時是戰是退,可以看情況進行。」戲志才拱手道。

「好,我等留在城外。」王鈞道。心裡卻想著用不了幾日,曹操就應該帶兵來援了,那些有名有姓的梟雄也都開始冒頭了。「不過,我決定派一人前去長社城內,與皇甫嵩將軍聯繫。」

聽到這話,關羽,張飛和趙雲頓時眼光灼熱了起來,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被派去的人,絕對有戰可打。

三人異口同聲,道:「主公,屬下願往。」

張飛一聽關羽和趙雲都要強這職位,頓時不樂意,道:「這是我先說的,應該我去。」

關羽儘管和張飛要好,但是見張飛這麼說立即不幹了,語重心長地道:「益德你脾氣暴躁,此事不可出現意外。還是交給我,我可以服從命令。」

「雲長大哥此言差矣,有小弟在,怎可讓兄長跑腿。我看這跑腿送信的小事,還是交給小弟好了。」

「你們這些人真夠無恥的,平日里都叫我賢弟,兄長,一旦要打仗,你們這些傢伙就合起來排擠我。」張飛頓時暴躁的喊道。「主公,雲長兄長要操練兵馬,子龍賢弟年紀還小,武藝未成。我覺得這麼重要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好了。」

此話一出,關羽和趙雲頓時怒目而視,關羽呵斥道:「多嘴。」

張飛毫不畏懼,反瞪著兩人,頓時一股無形的戰意瀰漫在空氣中,好似隨時要大打出手。

啪王鈞一拍桌子,眼睛一瞪,道:「夠了,你們還想打一場不成?」

關羽三人頓時癟了,老老實實的道:「屬下不敢。」

王鈞想了想,雖然三人都可以前去,不過關羽要練兵,張飛脾氣暴躁受不得激,唯有趙雲脾氣謙和有禮,同時騎兵也一直是趙雲管理。

由趙雲前去最好,當即決定道:「這次就由子龍前去長社送信,下次出戰讓你們二人先上。」

關羽和張飛頓時垂頭喪氣,抱拳道:「諾。」

趙雲一喜,道:「屬下遵令。」

「子龍,我只能給你三百騎兵,剩下的將交由雲長指揮。」王鈞道。「這次長社之戰,我覺得讓雲長指揮。」

這幾次征戰雖然關羽也出征了,不過大多都是由關羽負責押糧,因此王鈞知道他心中有些不舒服。

趙雲也注意到了關羽臉上的黯然,笑道:「子龍相信雲長兄長的武藝,願意將剩下的騎兵交給雲長兄長。」

關羽聽到這裡不由的愣了,隨即反應過來,抱拳道:「主公,屬下一定奮勇爭先。」

王鈞點點頭,從桌上拿起潁川太守的推薦信,交給趙雲,道:「子龍,這推薦信交給你,作為你的身份證明。」

趙雲接過推薦信,道:「屬下這就安排人手,立即趕往長社城。」 騎兵營地內,趙雲騎跨在夜照玉獅子,面向一張張堅毅,果敢的臉龐,道:「主公命我等去長社城送信,弟兄們你們有怕的可以退出,因為這一次我們要衝過黃巾軍的封鎖了。」

「不怕,不怕。」

「出發。」

一陣馬蹄聲響起,趙雲率著三百騎兵衝出了營地。

趙雲帶著騎兵隊一路疾馳奔向長社城,遇到黃巾軍的明崗暗哨,只要有機會全部殺了,沒機會的也不會多此一舉。

一路橫衝直撞,長社城近在咫尺,只要闖過黃巾大營就能順利地進入長社城範圍,

看到越來越近的趙雲,只感覺心中緊張,熱血沸騰,越是如此越能感覺到頭腦越發冷靜,抓著虎膽亮銀槍的右手,青筋暴起,

狂風迎面,深深呼吸一口氣,喊道:「兄弟們,隨我沖。」

望著后營擺著的一座座拒馬,趙雲心中如果此時不用虎膽亮銀槍,恐怕身後跟著的將士最少要犧牲一般。

亮銀槍朝著拒馬,木寨大門一刺,低喝道:「雛鳳展翅。」

隨即一聲低沉的龍吟輕輕在長槍中響起,一條白龍張牙舞爪地從槍尖衝出,張牙舞爪地撞碎擋路的拒馬和木門。

黃巾大營被這突然產生的爆炸聲,打破了平靜,頓時亂坐一團。

這時一位身材高大,滿臉贅肉,臉上蒙著一個獨眼罩的壯漢,走出帳篷,看著亂作一團的手下,高喊道:「亂什麼,取某的長刀來,殺退敵人。」

隨即騎上一批駑馬,帶著幾百護衛,要去迎戰趙雲,正巧遇到了闖進來的趙雲,長刀沖著趙雲,高呼道:「某乃是黃巾頭目焦三,來將通名。」

趙雲衝進了大營,一眼就看到了模樣獨特的黃巾首領,喝道:「吾乃常山趙子龍,敵將受死。」

焦三打量了一番趙雲,發現他眉清目秀,體貌勇壯,可是手上卻使用一桿亮銀槍,不由的對趙雲看輕了幾分,在他看來是男人就應該使用重武器,例如大刀,大斧之類。

策馬上前,不屑的喊道:「小子別只會嘴上稱雄,爺爺來也。」

焦三豎起大刀就準備劈向趙雲,只感覺眼前一道銀光劃過,頓時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趙雲看到焦三高舉起大刀,不由的笑出了聲,提槍沖著焦三的脖子一刺,一抽,動作乾淨利索連串,霎時焦三脖子上鮮血直噴。

輕描淡寫地就將焦三擊殺,望著那些惶恐不安的黃巾軍,喊道:「敵將已死,弟兄們隨我殺。」

后營除了少許真正的黃巾軍信徒,多數都是被黃巾軍裹挾的黎民百姓,一聽焦三被殺死頓時一鬨而散,四處逃命。

一路衝殺,一行人在黃巾營地掀起一片混亂,終於趕到了長社城下,趙雲抬頭仰望著城樓上,喊道:「快開門,吾等是潁川派來的援兵。」

一中年男子看了遠處正在集結的黃巾軍,低頭問道:「某乃朱儁,爾等可有憑證。」

趙雲一聽從懷裡掏出一封書信,高舉著喊道:「書信在此。」

朱儁見狀連忙指揮道:「速度放吊籃。」

一竹籃從城下扔下,趙雲立馬將書信放於吊籃里。

收回吊籃,朱儁拿起信件快速了掃了一眼,最後核對了一下印章,回頭沖著城下喊道:「開城門。」

「吱呀。」

長社城的實木鐵皮大門,在數名兵士的努力下,緩緩打開了一條僅供一人通過的縫隙。

趙雲守在城門口,回過身道:「兄弟們你們先進,我斷後。」

所有騎兵隊員都了解趙雲說一不二的性格,現在聽趙雲這麼說,立即依次開始入城。

趙雲最後進了長社城,一入內就注意到一身明光鎧,腰間配漢劍,鐵血與儒雅氣質並存,眉宇間透出一絲淡淡的憂愁的朱儁。

翻身下馬,躬身恭敬地道:「趙子龍拜見朱將軍。」

「哈哈,子龍請起。」朱儁上前一步扶起趙雲,打量了趙雲一番見其姿顏雄偉,雖然穿著白袍,麒麟震世鎧一身武將打扮,但其氣質溫和,猶如謙謙君子。

心中對於趙雲十分滿意,笑道:「子龍請起,隨某去見太守府皇甫將軍。」

趙雲謙和的笑笑,道:「諾。」

兩人到了太守府,皇甫嵩早有手下彙報,得到消息,已經在迎賓室安排的茶水正等兩人前來。

趙雲一見皇甫嵩立即躬身報道:「常山趙子龍,拜見皇甫將軍。」

皇甫嵩微微頷首,道:「請起。」

「謝皇甫將軍。」

朱儁這時取出蔣毅的書信交給皇甫嵩,皇甫嵩接過書信一目十行快速的看完之後,打量著趙雲,道:「蔣太守說你們是潁川來的援軍,有多少可用兵馬?現在又在哪裡?」

「回將軍雖然有6000餘人,實際上可用兵馬只有3000人,為了防止黃巾軍探馬發現,目前駐紮在長社城30裡外。」趙雲誠懇的回道。

皇甫嵩隨手將書信放在茶桌上,一臉欣喜的道:「哈哈,你們來的真巧,本來某已經準備對黃巾軍實施火攻,可是此時長社城內士氣低落,還怕不能一戰而定。」

「現在有你們這支援軍,某可以正式宣布火攻計劃啟動。」

趙雲立馬接茬道:「皇甫將軍不知有什麼事情需要某幫忙?」

皇甫嵩笑呵呵的道:「某手下缺乏向你這樣的猛將,所以還需要你逗留兩天,到時候以你為將,夜襲黃巾。」

「諾。」趙雲雖然心裡十分開心,但臉上還是一片平靜。

朱儁轉頭望向皇甫嵩,皺起眉頭,道:「義真你這樣安排我不奇怪,可是何人去與城外的援軍聯繫?」

趙雲突然想起以前聽王鈞提過,清微居可以聯繫到天網,他們這些在做事的時候,如果有需要可以找清微居掌柜,他們會負責傳達消息。

「稟皇甫將軍,朱將軍,某能聯繫到城外的主公,不過可能會需要一些時間。」趙雲抱拳道。

皇甫嵩頓時激動的站了起來,他不是沒有辦法送信,不過也要和趙雲一樣硬闖黃巾大營,考完試這樣一來很容易出現傷亡。

雖然他明白慈不主兵的道理,但也不想白白的讓手下送命,道:「你有何辦法?」

「某主公乃是清微居東家,因此某需要去清微居找人幫忙。」趙雲實話實說道。

「那好,你待會就去送信。 朕被心尖寵厭惡了 告知你主公,三日後,四更我們同時出兵夜襲黃巾,以白布繫於左臂辨認身份。」皇甫嵩當即決定道。

「諾。」 三日後,關羽在帥營中發布命令指揮行軍,為了按時到達戰場,便安排部隊一入夜便悄然開往長社城。

為了防止黃巾軍斥候提前發現,因此關羽命令部隊緩慢地行軍,使得部隊趕到了黃巾大營時已經到了子時,隨即下令休息。

四更天,天際已經泛起一絲乳白,肅殺的氣息籠罩在長社城附近,使得飛禽走獸踹踹不安,蛇蟲潛伏。

王鈞幾人雖然一夜未眠,不過依舊精神抖擻,望著遠處聳立的長社城,只見漆黑的城動緩緩打開,一隊隊騎兵策馬奔騰而出,領頭的正是趙雲。

「長社城動手了,我們也該回去動起來了。」王鈞沉聲道。

回到臨時休息的地方,將一位位兵卒喚醒,開始列隊集合。

隨著列隊整合完畢,王鈞負手而立,沖著左手邊的關羽,道:「雲長出列。」

關羽聞言踏步走出,面向王鈞微微躬身,抱拳道:「關羽在此。」

王鈞目不斜視,望著關羽,道:「此戰,我已經交由你指揮,你下令吧!包括我在內,所有人聽你的命令,違者以軍法從事。」

「諾。」關羽雖然已經知道此戰由他負責,但現在聽到命令依舊十分激動。

關羽拄著青龍偃月刀,滿臉嚴肅,轉身面向士卒,喊道:「張益德何在?」

張飛拎著丈八蛇矛大步邁出,走至關羽身前,微微躬身,抱拳道:「張益德在此。」

「命張益德領騎兵150名,兵1500名為第一梯隊衝進黃巾大營,由南方闖入,從北方闖出,一路衝殺,盡最大限度製造混亂。」關羽盯著張飛沉聲道。

張飛眼中爆出炙熱的戰意,臉上露出嗜血的殘笑,抱拳道:「張益德領命。」

張飛翻身上了一匹黑馬,目光投向一側的騎兵隊,道:「騎兵隊出列,隨某出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