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梁郗的情況已經慢慢穩定下來,知道喬語現在一個人在公司裡面苦苦支撐的時候,便來到了公司。

他現在整個人也不是完全清醒,不過已經差不多清醒過來。

而他來到公司裡面,正巧看到一個人人影,在喬語的辦公室裡面畏手畏腳的,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

「你在這裡幹什麼。」

梁郗在她身後喝斥一聲,嚇得她渾身打了一個激靈。

俠客管理員 等到她轉過身,看到是一個小孩子的時候,眼裡面多少有些不屑。

不過嘴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哦,我的項鏈找不到了,要不你幫我找找。」

梁郗眉頭微微一皺,「這是你的事情,我為什麼要幫你。」

只不過在辦公室裡面翻來覆去的,梁郗看她的眼神多少有些打量。

那個人沒有想到,這麼小的孩子能夠出現這樣的眼神,整個人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做的事情被他給發現了。

她很快就冷靜下來,笑著說道,「我剛來辦公室不久,一直不敢亂動東西,害怕碰到了什麼不該碰的。」

她指了指外面,表示周圍沒人,怕到時候出事,人家說是她怎麼辦。

梁郗一聽,便在辦公室裡面幫她找起東西來。

只是那個人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過去,把插在電腦上的u盤拔了下來。

「是不是這個。」

過了一會,梁郗找到了她的東西,親自目送她離開。

秘書離開之前,還特意詢問梁郗,「你會不會告訴他們,我……」

畢竟在辦公室裡面,跟其他的地方不一樣。

梁郗看她也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只不過是找個東西,就擺擺手道,「你放心,到時候我可以為你作證。」

秘書笑著跟他道謝,等到轉過身的時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沒想到這孩子這麼容易忽悠,早知道她就不用慌了。

到了第二天,喬語這邊就出現了問題。

原本商量好,要跟他們公司合作的一個合作商,突然選擇了另外一家。

說是那家的設計好,而且在價格上面,也比他們好很多。

等到喬語看到他們的設計稿之後,臉色頓時大變。

這個,不就是她正準備拿給合作商的方案嗎。

喬語頓時反應過來,自己的文件被人給偷取了,只是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你這兩天有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人。」

梁郗這兩天都在公司裡面,喬語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梁郗想到了那個秘書,可是他什麼都沒說,只是搖搖頭,說沒有。

喬語心裏面納悶了,這要是沒有人的話,自己辦公室裡面的文件怎麼可能會泄露。

可是現在她已經沒有時間去調查這件事情,原本跟那個合作商談好之後,她公司就可以暫時穩定下來一段時間。

但是現在人家跟別人合作,導致公司裡面,更加的困難了。

梁郗這邊幫秘書說話,喬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辦公室裡面的內奸是誰。

她不知道,對方就有辦法去行動。

慢慢的,大部分的合作商都選擇了另外一家,喬語整個人差點崩潰。

也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地方正在競標,要是成功的話,公司危機就可以徹底解決。

科顏氏不成功……

喬語想也不想,就開始準備這次的事情,哪怕是一點希望,她也要試試。

這幾天她在公司裡面加班,準備最新的合同還有方案,為了避免被人泄露,從來都是自己攜帶。

好不容易到了那一天,結果她還沒有去,那邊就已經拒絕了她。

原因是,有人比他們快了一步,把這個地方給拿下了。

獨家佔有:穆先生,寵不停! 後來,從他們的口中,喬語也知道了這個人是誰。

是梁賢,他知道喬語要用這塊地,所以就趁早把它給買了下來。

「要不要考慮一下,我把這塊地賣給你,不過你現在,有那麼多的資金嗎。」

梁賢找到她,直接亮出自己手上的合同,「這放在我手裡面,還真的是一點用的沒用。」

看著她一臉挫敗的樣子,梁賢心裏面就特別高興,就是這樣,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要是早點把公司給他該有多好,現在好了,公司徹底保不住了吧。

「早就說了讓你一個人在家裡面安安心心養胎,你不聽,看看公司變成了什麼樣子。」

喬語心裏面頓時火冒三丈,「梁賢你別太過分了。」

她用手指著他,一副惱凶成怒的樣子。

梁賢笑著回應,「別這樣,我們是一家人,你要是撐不住的話,可以把公司交給我,我可以幫你解決。」 雪雨已經不知道自己這是第幾次回頭了,可是看著後面一張張陌生的臉,不由得疑惑地皺了皺眉頭!那一道火辣辣的視線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波看著跑得氣喘吁吁地雪雨,不由得輕笑一聲,調侃到:「敢情有一天你也有害怕的時候啊!」

「廢話,我又不是鐵人!」

雪雨刺了一句,立馬又反應過來,有些狐疑的看著劉波。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後,不確定的問到:「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我能知道什麼?」劉波無奈的看著雪雨,微微的搖了搖頭,錯開她的位置往前面走!

雪雨呆愣了片刻,突然猛地一步追上劉波,將他扯了回來,忍不住有些激動地問到:「是不是他追過來了,我告訴你啊,我才不會那麼輕易的原諒他,他如果不好好的跟我道歉的話,我才不會理他呢!」

劉波看了一眼正打算靠近卻又突然離開的蕭閻雲,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著雪雨問到:「你說的是誰?」

「還能是誰! 神明改造計劃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給誰做事啊!」雪雨深深地鄙視了劉波一眼,淤積在心的那口悶氣突然疏散了開來!偏偏還要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人覺得有些牙痒痒!

劉波陰惻惻的一笑,有些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你喜歡就好!」

「什麼意思啊!」

難道是自己猜錯了,來的人不是慕容墨軒,可是不對啊,如果不是他,誰有這個本事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自己呢?

畢竟慕容墨軒可是有自己的消費方式,一查就清楚了,其他人的話還要周轉幾下的呢!

雪雨犯愁了,有些猶豫的看著身邊冷著臉的劉波,有些不太確定的問到:「難道你不是墨軒哥哥派過來保護我的?」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你那位墨軒哥哥派過來的保護你的!難道我就不能是其他人派過來的或者是我自己想要保護你的,還是你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關心你的生死!」

雪雨已經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情來形容此刻自己的內心了,她只知道自己問出那句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誰,我……」

「你想要知道什麼?你的身份,你剩下的親人還是你以前的過往,或者……你只是想要確認你是不是夏熏溪!」

劉波冷冷的看著雪雨,忍不住揭穿了她小小的心思!

「我……你怎麼會有這麼可笑的想法!」

雪雨慌了,有些無所適從,她以為自己那點小小的心思藏得很深,就連慕容墨軒他們都沒有看出來,卻不想跟劉波接觸不過幾天,他竟然全部都知道了!

酒店樓下的時候,劉波有些意味深長的看了雪雨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說到:「你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好!」

雪雨有些鬱悶的看著劉波的背影,忍不住有些不滿。到最後竟然還是沒有問出來自己到底是不是夏熏溪!

其實也不怪自己自戀,認為如此優秀的兩個男生會為了自己吃醋,她只是覺得如果自己是夏熏溪的話,現在發生的一切她就可以接受了!

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剛才還有一道灼熱的目光,可是至從劉波挑明了之後,好像那感覺就消失了!難道真的只是自己的錯覺?

雪雨看了一眼日曆,不知不覺之間,自己竟然已經在這裡待了差不多有十來天的時間了!真是一個漫長的旅行!

明天再逛一下集市買一點東西,後天就應該按照行程離開了!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出門的時候,還親切的跟門口的前台打過招呼的!

只是剛到門口的時候,就被蜂擁而至的人群給圍住了!正要驚呼的時候,才發現那些人從中間分開一條路來,自然而然的將她擠到角落去了!

雪雨從來都沒有想過再一次跟蕭閻雲見面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他就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天神一樣,臉上帶著傲視一切的目光,身上帶著不可一世的光環,在微笑著跟粉絲打招呼的同時,慢悠悠的走進了酒店!

他的粉絲真的很有素質,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蕭閻雲從他們的面前消失,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追上去,圍堵在電梯口,只為了多看他一眼!

他們想得不過只是確認他安全到達,然後能夠好好的休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寵自己愛豆的粉絲!

門口的粉絲來得快去得也快,直到他們都離開的時候,雪雨才晃晃悠悠的走到大門的中間!看著嗎緩緩關上的電梯!

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剛才站在他身邊,幫他拿著文件提著行禮戴著口罩的女子,就是那個那天在商場外面碰到的女人!

所以他真的將夏熏溪找回來了!所以這就是他不需要自己的原因了!

正宮娘娘都已經回宮了,自己這個冒牌的還不是該回哪裡去就躲哪裡去!

雪雨覺得自己應該高興才是,畢竟他將夏熏溪給留在了自己的身邊。就表示慕容墨軒一點機會都沒有了!那就證明自己還是有機會回到他的身邊的!

可是她牽扯了幾次嘴角,都沒有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反而眼睛有些脹痛得厲害,鼻子酸酸的,有些難受!

你現在應該很幸福吧!看你臉上的笑容,我從來都沒有見你笑得這麼溫柔這麼開懷過!

雪雨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遊走著,明明覺得這樣就很好,可是心中就是有一根刺卡著,上不來下不去,難受得很!

就連期間無意間接了一個電話是誰都不知道,迷迷糊糊回答完,轉悠了一圈之後,還是忍不住又回到來酒店!

她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

反正就這樣在一個電梯裡面上上下下,直到遇到那個熟悉的人的時候,臉色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

「好巧啊!你也在這裡啊!你是過來拍戲的嗎?」

蕭閻雲淡淡的看了雪雨一眼,原本踏出腳突然又收了回來,歉意的一笑!

「抱歉!忘了一點東西!你先下吧!」

「哦……什麼東西啊,我可以……」

等你幾個字還沒有說出口的時候,蕭閻雲已經毫不留情的轉身離開了!留下笑容有些僵硬的雪雨! 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太多,讓喬語差點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她一個人,真的快要挺不住了。

喬語做在辦公室裡面,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半天都沒有送開。

這是什麼?

喬語突然看到面前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她連忙過去查看,發現是一個衣服上面的紐扣,很顯然是一個女生,曾來到過她的房間。

三國之帝霸萬界系統 喬語將紐扣放在口袋裡面,叫了梁郗過來,再次確認,「這幾天你真的什麼人都沒有看到嗎。」

梁郗搖搖頭,喬語心裏面更加的疑惑,難道她是趁著梁郗不注意的時候,偷偷過來的嗎。

等到梁郗離開之後,喬語越想越不對勁,一個人在辦公室裡面來來回回踱步。

她完全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抓到那個人是誰。

可事情的關鍵是,她發現的太晚了,說不定對方已經把這件衣服給扔了。

「咚咚咚。」

「進來。」

喬語趕緊將紐扣放在抽屜裡面,面色平靜的處理手上文件。

「夫人,這個合同需要你過目一下。」

秘書走過來,將文件放在喬語的桌子上面。

喬語看著她的衣服,變得有些疑惑,「我記得你以前不太喜歡穿這種風格的衣服吧。」

這個秘書在穿衣打扮上從來都是格外用心,怎麼這幾天變得這麼保守。

秘書不好意思撓撓頭,「畢竟是要在這裡上班,還是正式一點好。」

喬語點點頭,心裏面也贊同她的想法。

等到她離開之後,喬語心裏面突然出現了一種預感,或許,這些都不是巧合……

這天,喬語在辦公室裡面,偶然聽到了辦公室裡面的談話。

「你說這都兩個月沒有發工資了,公司是不是真的快要倒閉了。」

「我也覺得,這總裁多久沒有露面了。」

「我估摸著,總裁肯定是出事了,不然怎麼可能會讓夫人在這裡主持大局。」

辦公室的茶水間裡面,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都是對自己現在的工作,有些慌亂。

梁氏集團的待遇,在整個行業中是最好的,要是倒閉了,他們又要四處為工作奔波。

雖說這工資不會少了他們的,但是畢竟在這裡帶了這麼久,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感情。

出於私心,他們不想讓公司倒閉,要不然也不會待到現在,還沒有離開。

他們心裏面雖然奇怪,但還是選擇了留在這裡。

光是這一點,喬語的心裏面就很是欣慰,有這麼多人在這裡挺著她,她有什麼理由去放棄。

「嘭。」

正當喬語準備離開的時候,不小心跟前面過來的人撞在了一起。

「對不起,對不起……」

喬語本來沒有放在心上,可是看到她衣服的那一刻,頓時愣在原地。

「你這個衣服,是在那裡買的。」衣服的正中間,少了一個紐扣,而那個紐扣,跟她看到的是同一個。

保潔阿姨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滿臉自豪,「好看吧,這可是我女兒買給我的。」

就這一件衣服,讓她這幾天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

「是嗎?」喬語挑挑眉,像是在思考她這句話有幾分可信度。

保潔阿姨被喬語盯得心裏面發毛,頓時敗下陣來。

「我說實話還不行,這衣服就是我在垃圾桶裡面撿到的。」

「不過我也是看那個小姑娘不穿了,才拿了過來。」

喬語頓時眼前一亮,「那你還記得,那個小姑娘長什麼樣子嗎。」

保潔阿姨也有些不太確定,「但是天開黑了,我沒有看清楚,不過那個女生的背跟其他人的不一樣,很好認出來的。」

有了這個,喬語頓時心中一喜,「那你現在可以幫我指出來那個小姑娘是誰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