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喝了點。明天我就去江南省所以今天把幾個兄弟叫出來聚了聚。」方逸天說著便啟動了轎車,朝著林家別墅的方向飛馳而去。

林淺雪聞言后嬌軀微微一震,幽幽地看著方逸天,問道:「你、你明天就要走了?」

「嗯,早去早回嘛。怎麼,是不是捨不得我?」方逸天一笑,好整以暇的看著林淺雪那張漂亮的有點過分的臉,說道。

「啊……誰、誰捨不得你啊!」林淺雪輕呼了聲,而後美眸白了方逸天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其實我也捨不得走,走了意味著好些天沒能看到你了,還真是會有點想念。所以,在我離開之前,小雪就讓我給你做一次按摩吧。」

「什麼……你、你真是個臉皮厚的混蛋,什麼按摩啊,說的真好聽,其實你是借著按摩來占、占我便宜……」林淺雪臉上泛起了一抹的暈紅,聲細如蚊的說道。

「小雪,你可別把我說得那麼不堪,給你按摩的時候我真的是全心全意,不帶絲毫私心雜念的。」方逸天一本正經的說著,將自己的形象描述得光明正大之極。

「才不信你呢!」林淺雪沒好氣的啐了一口,嘴角邊卻是禁不住的泛起了一絲淺淺的笑意來。

方逸天呵呵一笑,繼續驅車朝著林家別墅飛馳而去。

回到林家別墅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六點半,吳媽在廚房中忙著,林果兒並沒有回來,估摸著是天海大學要進行新生軍訓,這小妮子便只好住在學校的宿舍里了。

林淺雪走進別墅里后先上樓去了,方逸天略帶著酒意坐在沙發上給自己泡了壺茶,坐在沙發上品著香茶,倒也是極為愜意。

看著天色逐漸變晚,他不由想起了今晚跟慕容晚晴的幽會來,想起慕容大美女這個兼具著御姐與女神般存在的絕代尤物,他心中頓時一陣激動亢奮起來。

這時,他手機突然一聲震動,他一怔,心想著該不會是慕容晚晴找自己吧?

他按耐住心頭的激動將手機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條簡訊:

「逸天,上來一下好嗎?——淺雪!」

小雪發來的簡訊?她讓自己上去?方逸天心中閃過幾個問號,他也不知道林淺雪叫自己上去所為何事,但看著林淺雪發簡訊的語氣似乎是有點兒哀求啊。

方逸天喝了口茶之後站起身,朝著樓上走去,心想著之前自己潛進林淺雪的房間里時生怕被發現不得不藏身在擁擠的衣櫃中,而現在卻是反過來,小雪倒是時不時直接把自己叫進她的房間里了,這當中的變化還真是天翻地覆,不可思議啊。

「小雪……」

方逸天走上樓叫喚了聲,房間內的林淺雪並沒有回應,他心中稍稍疑惑,走過去正想敲門卻是看到門口是虛掩的,顯然是林淺雪故意的。

這下方逸天連敲門也省了,直接推門而進,接著轉身將門口關上。

剛把門口關上,他便是猛地感覺到林淺雪走了過來,直接伸手從背後緊緊地抱住了他,整個身子都貼靠在了他的後背之上,臉面也輕輕地貼靠在了他的身上,如藕般白皙細膩的雙臂緊緊地抱住他的胸口,似乎都不肯鬆開了。

「投懷送抱?!」

方逸天一愣,腦海中閃過了這個念頭。 方逸天沒有料到林淺雪竟然從背後將他緊緊地抱住,這著實讓他感到意外之極,曾幾何時,小雪都主動對自己投懷送抱起來了。

林淺雪從背後緊緊地抱著他,似乎是不肯鬆開雙手了。

「小雪,你怎麼了?怎麼對我投懷送抱起來了?這可是很少見的啊,可你方向似乎弄錯了吧,要投懷送抱也要從正面來嘛。」方逸天語氣輕鬆的說著,他能感覺到林淺雪的身體微微輕顫著,心情似乎是有點起伏波動,因此故意說著調皮的話來逗林淺雪開心起來。

換做平常,林淺雪要是聽到他這樣的話肯定是感到臉紅嬌嗔不已,不過今天她卻是沒有什麼反應,反而將方逸天抱得更緊了,她那白皙的玉臂緊緊地抱著方逸天,生怕一鬆開手方逸天就會離開了般。

「小雪……」

方逸天感覺到了一絲的異樣,叫喚了聲,便輕輕地轉過身來,雙手扶著林淺雪那微微輕顫著的香肩,竟是看到林淺雪那雙秋水美眸中已經是泛起了點點晶瑩的淚花來。

「小雪,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就流淚了呢?」方逸天語氣一柔,輕聲問道。

林淺雪輕輕地咬了咬唇,而後搖了搖頭,輕輕一笑,說道:「沒、沒什麼,我沒事的……」

此刻方逸天再笨也猜測出林淺雪因何會這樣,他柔聲說道:「小雪,是不是我明天去江南省一時間捨不得?不是跟你說了嗎,我還會回來的,到時候回來了那麼就不走了。」

「我、我知道,只是一時間有點不適應……」林淺雪囁嚅說著,而後美眸一抬,幽幽地看著方逸天,近乎呢喃的說道,「逸天,你知道嗎,除了我爸爸之外你已經成為了我最依賴的人。現在我爸爸不在身邊,你走後我突然感覺到有點無助……逸天,你、你是不是覺得我還是跟個小孩子一樣,沒有主見,也不能自主獨立啊?」

「傻瓜,怎麼會呢?別胡思亂想,你要相信你是最棒的。你要是無法獨立自主,那麼你爸爸怎麼放心把這麼大的公司交給你打理?相反,你很堅強。我這趟去江南省會很快回來,好嗎?」方逸天一笑,伸手輕撫著林淺雪光滑的玉臉,輕聲說道。

林淺雪點了點頭,抬起眼眸看著方逸天,而後潤紅的櫻唇莞爾一笑,臉上蕩漾著唯美而又動人的笑意。

「小雪,你真美,每次看著你的笑容我都會忍不住的讚歎,更沒想到我這個混蛋還能俘獲你的芳心。」方逸天一笑,語氣中不免有點自得的說道。

「啊——」林淺雪嬌呼了聲,而後便是沒好氣的啐聲說道,「你去死好了,誰說你俘獲了我芳心?才沒有呢,你少自戀了。」

「小雪,你就不能讓我虛榮一下嗎?非得要揭穿我,看我怎麼收拾你!」方逸天臉色一擰,接著伸手將林淺雪柔軟的嬌軀擁入了懷中,抱住了她。

「噢……壞蛋……」

林淺雪正想說著什麼,可這時,「啪!」的一聲,她的整個人頓時懵住了,而後一雙美眸滿是幽怨的嗔著方逸天,腦海中閃過一絲念頭——這混蛋居然又打我屁股!

「嘿嘿,小雪,我還真是喜歡這種教訓你的方式了,彈力很不錯的嘛。」方逸天不懷好意的笑著,看著林淺雪那張瞬間變得羞紅萬分的臉,臉上的笑意更加的開懷了。

「你、你這壞人,你又打我的……」林淺雪嬌嗔不已,使勁的跺了跺腳,可被方逸天緊緊地抱在懷中的她卻是使不出任何的力勁來,只覺得方逸天剛才那輕輕地一巴掌已經將她心中那份異樣之極的感覺瞬間挑逗了起來,她的嬌軀也禁不住的嬌庸酥軟著,臉頰滾燙不已,臉色又羞又紅的,她真是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笑得壞壞的混蛋給一巴掌拍死得了。

「小雪,知道嗎,我就是喜歡看到你嬌嗔,看到你氣惱,看到你開心的樣子。答應我,以後不要在輕易流淚了,好嗎?」方逸天微微一笑,目光充滿柔情的看著林淺雪,說道。

林淺雪臉色頓時怔住,那雙微微沾染著絲絲晶瑩淚花的眼眸中閃過了几絲異樣的光彩,一絲欣喜而又幸福的感覺從心頭瀰漫而起,她總算是知道為何這個混蛋老是氣惱她了,原來他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輕鬆更開心起來。

可不是嗎?每次自己被他弄得氣惱不已的時候,他總會變著法子讓自己開心起來。

原來,從一開始,他就是如此的呵護著自己,自己不開心的時候總會讓自己變得開心起來,而自己開心的時候他卻是站一旁默默地看著,那時他的心裡頭肯定也是在為自己的開心而高興吧!

想到這,林淺雪的心中便是泛起了絲絲溫暖之極的感動來,她心知著,真正關心呵護自己的人就站在自己的身邊,不曾離棄過,只是她以前並沒有體會到,但現在知道也還不算太晚不是?

「逸天,親親我……」

林淺雪伸手抱住了方逸天,稍稍揚起了頭,一雙美眸含帶著些許嬌羞些許柔情的看著方逸天,輕輕地開口說道。

方逸天一愣,只覺得林淺雪此刻稍稍仰起臉,美眸撲閃,紅唇潤紅,容顏如玉的姿態太過於誘人了,完全不是他能夠阻擋了。

同時他也有點納悶了,今天小雪不僅是投懷送抱還主動送吻啊!

難得林大小姐投懷送抱主動獻吻,這樣的好事要是錯過了絕對要遭到天打雷劈的啊。

方逸天不再遲疑,幾乎是以著辣手摧花的方式低下頭吻向林淺雪。 晚間七點半鐘,方逸天與林淺雪已經走下了樓,如果不是吳媽在樓下喊著讓他們下來吃飯,估摸著他們此刻還熾烈而又忘情的擁吻著。

林淺雪此刻那張絕美的臉上依然是殘留著絲絲的緋紅之色,如此忘情擁吻還是她歷過的第一次,難免會不好意思得滿臉羞紅起來。

因此走下樓之後刻意的跟方逸天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就連目光都不敢多看方逸天一眼,彷彿是在生怕著吳媽從中發現了什麼般。

「吳媽,可以吃飯了?呵呵……」方逸天一笑,走了過去坐在了餐桌前。

林淺雪也是一副若無其事臉色坦然的走過去坐下,剛坐下之際她的一雙美眸禁不住的看了方逸天一眼,而後輕輕垂下,那張染著點點緋紅的玉臉看上去更是嬌美萬分,不可方物。

「小方,來,你多吃點,自打你回來了以後大小姐吃飯也多了起來,我看小方你以後就住在這裡好了,這裡房間可多呢。」吳媽笑吟吟的說道。

林淺雪一聽臉色更是嬌羞萬分,忍不住說道:「吳媽,我、我吃多吃少跟他有什麼關係啊,有時候我、胃口好了就吃多一點了啊……」

「小雪,你還聽不出吳媽的意思嗎?吳媽的意思是說我回來了你胃口就好起來了,也就吃多了。」方逸天呵呵一笑,說道。

「啊……」林淺雪輕呼了聲,一雙美眸嗔了方逸天一眼,看到吳媽在旁也是笑盈盈的看著她,頓時俏臉通紅的她只好低下頭來吃著飯,都不好意思說話了。

吳媽也是適可而止,看著林大小姐有點不好意思之後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催促著林淺雪與方逸天多吃點菜,吃飽一點。

吃完飯後方逸天便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一會,由於他明天就要啟程江南省,林淺雪便在客廳里坐著陪著他。

「逸天,你飛機票都訂好了嗎?」林淺雪開口問道。

「已經訂好了,明天中午十二點半的機票。」方逸天一笑,說道。

「哦,那你要不要帶些什麼東西過去?都整理好了沒有?」林淺雪又問道。

「這個……也不用帶什麼,幾件換洗的衣服便可。去幾天就回來了,用不著大費周章的。」方逸天一笑,說道。

林淺雪沒好氣的嗔了他一眼,說道:「明天就要動身了你什麼都沒準備,這怎麼行啊,你還是趕緊回去吧,回去整理一下你的行李之類的,你這個人還真是粗心大意,一點都不懂得照顧自己。」

方逸天一怔,沒想到小雪都開始數落自己起來了,他只好笑了笑,說道:「那好吧,那麼這些天你就好好保重。金城商廈的促銷活動已經是提上了正軌,後續的促銷方案也寫在了計劃書上,只要方案不出現重大變故那麼應該沒什麼問題了。至於你公司里的業務,我想你比我更加的熟悉,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好啦,我知道了,」林淺雪說著禁不住的噗嗤一笑,說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啰嗦起來了?」

「這就要看對象是誰了,換做是別人我才懶得管。」方逸天一笑,而後站起身,說道,「那麼我就先回去了,小雪,這些天你也很累了,在家裡好好休息吧。」

林淺雪乖巧的點了點頭,而後將方逸天送出了別墅外,待到方逸天坐上車子驅車離開之後她想起了什麼般,猛地大聲說道:「逸天,明天我去送你……」

方逸天一笑,伸手觸車窗,朝著林淺雪比試了一個OK的手勢。

林淺雪這才笑了笑,而後轉身走進了別墅裡面。

……

方逸天驅車離開了林家別墅后心想著都快八點半鐘了晚晴怎麼還沒給自己打電話,難不成她還在忙碌著?

心想著,方逸天禁不住的掏出手機撥打了慕容晚晴的手機。

慕容晚晴的手機響了幾遍都沒人接,方逸天連續打了兩三遍還是沒人接,這讓方逸天感到詫異之極,當即手機收起正想驅車朝著皇冠大酒店飛馳而去,看看慕容晚晴是不是還在皇冠大酒店忙著。

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一看,正是慕容晚晴撥打過來了:

「晚晴,都這麼晚了你還在忙?」方逸天語氣略帶責備的問道。

「不是啦,剛、剛才我在洗澡的啦,本想著洗澡完了再給你打電話,可你卻是打過來了。怎麼啦,你忍不住了?」慕容晚晴在電話中語氣充滿挑逗的說著,特別是最後一句話更是惹得人浮想聯翩。

「是啊,我的確是忍不住,恨不得現在就好好的收拾收拾你!」方逸天一笑,說道。

慕容晚晴聞言后禁不住在電話中輕啐了一聲,而後說道:「好吧,那你現在過來找我吧。銀座A棟三單元501號房子。你到了小區門口給我打電話,我讓警衛給你進來,不然你可進不來哦。對了,你知道銀座住宅區在哪兒吧?」

「放心吧,不知道我也會一路打探過去的。」方逸天一笑,說道,「晚晴,等著我,可別跑了!」

「你再不來我可就要跑了哦……」慕容晚晴俏皮的說了聲,吃吃笑著,隨後便掛掉了電話。

銀座住宅區也是一處高檔住宅區,方逸天聽說,但具體在哪兒也不大清楚,但這對他而言不是什麼問題,稍稍打聽一下也就清楚了。

懷著激動的心情,方逸天驅車朝著銀座高檔住宅小區的方向飛馳而去。 銀座御景小區,A棟三單元501號房間。

這是一間將近三百平方米的房間,寬敞明亮,房間的格局顯然是經過有名氣的設計師設計,風格高雅華貴但卻是不顯得庸俗,歐式紫色的組合沙發彰顯著主人的品味,至於牆壁上掛著的壁畫並不顯得稀缺珍貴,在市面上都可以見到,但錯落有致的掛在牆壁上卻是增添了一絲優雅之意,不顯得那麼的單調。

房間內有著很漂亮的落地窗,可以想象,早餐窗帘拉開之極那溫暖的陽光將會傾瀉照入。

房間客廳的側面設計了一個小小的吧台,吧台前有著三張高腳凳,檯面上收拾得很乾凈,吧台旁的酒櫃放著幾瓶洋酒已經倒掛著一排精美的高腳杯。

時值晚間,房間內開著淡淡而又溫馨的橘黃色燈光,與客廳稍稍相隔的餐廳一張透明的玻璃小型餐桌上點著兩根蠟燭,餐桌上擺著法式的菜品,有主菜也有開胃菜,一瓶紅酒擺在中間,似乎是接下來有著一場燭光晚餐般。

一道高挑妙曼的身影從廚房中走了出來,她的手裡拿著用餐的刀叉餐具,擺放在餐桌上后她看著眼前這一切,美麗白皙的臉上牽起了一絲淺淺而又溫暖的笑意。

接著,她走回到了客廳中,隨手拿起了放在沙發上的手機,似乎是在看著時間,又似乎是在等待著電話,那雙彷彿是匯聚了天上群星光芒的美眸中流露出了絲絲的期待之色。

等待的過程永遠都是漫長的,特別是心有期盼的女人,更是覺得時間的每一分一秒流逝得奇慢無比。

興許是為了讓這該死的時間能夠不讓自己如此的糾結,她打開了客廳里的液晶電視機,頻繁按著遙控器,顯得有點百無聊賴,看著電視的節目也有點心不在焉,從她那時不時的看著旁邊的手機來看,顯然是在期待著自己的手機能夠突然間響起來。

甚至,她好幾次都忍不住拿起手機給那個混蛋打電話,心想著這個混蛋是不是找不路才這麼慢,但想了想她還是忍住了,暗暗想著要是連這裡都找不到只能說明那個混蛋太不上心了。

漫長的等待終於有了回報,突然間,她的手機驟然響起,她連忙拿起手機一看,看到手機上顯示的電話號碼之後美麗的臉上終於綻放出了絲絲笑意,她連忙接了手機,說道:「逸天,你到了?」

「到了,就在小區的門口處,保衛不讓進啊,生怕我進去打劫還是怎麼著?」

「瞧你說的什麼話呢,你又不是住在這片小區的人家保安當然不讓你進來了。好啦,你先等一會兒,我給保安室打個電話就行了。」

女人說著便先掛了電話,而後拿起座機給保安室打了個電話,接著,她雙手交叉放在胸口上,美麗的臉上流露出絲絲欣喜激動之極的神色來。

她已經是迫不及待的走到了門口處,靜等著,時間悄然而過,直到六七分鐘之後,門口處總算是響起了門鈴聲,她通過門孔一看,欣喜一笑,便打來了門口,看著門外站著的手裡捧著一束玫瑰花的方逸天,禁不住的掩口一笑,嬌嗔的說道:「你這笨蛋也會給女人送花啊……」

站在門外的方逸天看著眼前站立著的嬌美萬分,一顰一笑間綻放著萬千風情的女人,臉色不由為之一滯,過了半晌,才深吸口氣,說道:「晚晴,今晚你真是太漂亮了,女神的誘惑果真是非同凡響!」

「你少跟我貧嘴了,給我進來吧!」門口處站著的這個高雅華貴而又美麗萬分的女人自然就是慕容晚晴無疑,她看著方逸天禁不住笑著,那雙唯美的眼眸中已經是閃現出絲絲欣喜的笑意來。

方逸天走了進去,反手將門口關上之後將手中的花束送給了慕容晚晴,說道:「早知道就不給你買玫瑰花了,這玫瑰花在你面前都失去了原本的艷紅美麗,買了也是多此一舉啊。」

「油嘴滑舌,才不信你的話呢!」慕容晚晴嬌嗔了聲,飛快的伸手接過了方逸天手中的花束,放在鼻端輕輕地聞嗅了一下,一臉的陶醉之色。

方逸天看著眼前的慕容晚晴,一襲紅色的長裙穿在她的身上,長長的裙擺拉拽在了地上,這襲長裙薄如蟬翼,緊緊地貼在了她的身上,將她那完美之極的身段勾勒出來,纖細的腰肢宛如扶風細柳般的堪稱是盈盈一握,走動之間婀娜多姿,惹人浮想聯翩。那雙修長之極的玉腿在長裙的覆蓋之下曲線若隱若現,嬌美萬分。

方逸天看著心中已經是禁不住的一陣熱血激動起來,他深吸口氣,笑了笑,說道:「晚晴,你閉上眼睛,我還有件東西送給你。」

「啊?你、你要送我什麼東西?」慕容晚晴一怔,禁不住的問道。

「你先閉上眼睛。」方逸天一笑,又補充了句,說道,「不許睜開眼偷開哦,不然我可要饒不了你。」

「哦,那好嘛。」慕容晚晴說著嫣然一笑,柔順的閉上了美眸。

接著,她隱約感覺到方逸天走到了她的身後,而後她感覺到她的脖頸上傳來一絲冰冷的感覺,前胸上好像是吊墜了什麼東西。

「好了!」方逸天輕柔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她不由自主的睜開眼一看,頓時臉色怔住了,竟是看到自己的脖頸上掛了一條施華洛世奇惡魔之眼項鏈。

激動、欣喜、高興、不可置信……總總神色從她的眼眸中飛閃而過,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方逸天,囁嚅著問道:「這、這真是你送給我的嗎?」

「當然,不然你以為我會這麼晚才趕過來?」方逸天說著一笑,繼續說道,「你也別太激動,這條項鏈也沒多少錢。」

慕容晚晴聞言后禁不住的笑著嗔了他一眼,說道:「誰在乎多少錢了,只要是你送的我都開心。」說著,她低眼看著胸前的惡魔之眼,這簡直是她最喜歡的禮物了。

她可以拒絕追求她的富家公子一擲千金給她買的上百萬的鑽石項鏈,但她卻是不會拒絕方逸天送給她的這條水晶項鏈。

她自己也有著幾條卡地亞鑽石項鏈,但這一刻起她決定身上永遠都戴著這條不算華貴但卻是情意深重的項鏈,因為這是方逸天第一次送給她的禮物。

方逸天看著慕容晚晴,只覺得她那宛如白天鵝般修長白皙的頸項就算是戴著最為普通的飾品也會綻放著耀眼的光芒來。

「喜歡嗎?」方逸天一笑,問道。

「喜歡!」慕容晚晴一笑,說道。

方逸天哈哈一笑,直接伸手將慕容晚晴整個人攔腰抱了起來。

「啊……」

慕容晚晴嬌呼了聲,伸手推開了他,臉色略帶羞紅的嗔聲說道:「逸天,你等一下,反正今晚我又跑不了,你急什麼……你、你先陪我吃個飯先。」

「啊?你還沒吃飯啊?」方逸天心中一詫,問道。

「沒有啊,等你呢,你吃了嗎?」 我家愛妃超凶噠 慕容晚晴漂亮的大眼睛一轉,問道。

「吃過了,不過還可以陪你一起吃,走吧。」方逸天一笑,說道。

慕容晚晴心中一喜,伸手拉著方逸天朝著餐廳走了過去。

對她而言,跟方逸天共進燭光晚餐倍顯浪漫至於也顯得溫馨之極。 清晨,九點鐘。

方逸天還在沉睡中便被慕容晚晴搖醒了,他睜開了惺忪的睡眼,昨晚的瘋狂的確是讓他有點體力透支的感覺,不過休息一晚之後總算是恢復了過來。

慕容晚晴像是個新婚初夜的女子般趴在床上,用她那白皙如玉的手指捏著方逸天的鼻端,直至方逸天醒過來之後她才嫣然笑著鬆開了手,說道:「起來啦,別忘了今天你還要趕飛機呢。」

「嗯,現在幾點了?」方逸天伸了伸懶腰,順勢將慕容大美女擁入了懷中,又是一番親熱。

「九點鐘了,快點起來吧。」慕容晚晴說著便是嬌呼了聲,又說道,「好啦,剛起來你又開始不正經了,昨晚你還折騰得不夠啊……」

說著,慕容晚晴一張嬌美的玉臉已經是滾燙泛紅不已,如今的她更是多了幾分少婦的韻味,細長的柳眉宛如遠山含黛,鎖著一汪春水的美眸顧盼生輝,白皙如玉的臉毫無瑕疵,美得有點過分。

經過昨晚的數番洗禮之後她的身體更顯得越發的水嫩嬌柔起來,彷彿一捏之下都要泌出絲絲蜜汁,方逸天將她摟在懷中感受著慕容大美女水嫩柔軟的嬌軀心中又禁不住的泛起了絲絲溫熱的感覺來。

不夠今天要趕飛機他也只能是暫時放過了慕容大美女,俯身在她那光滑細膩的俏臉上親吻了一口之後便從床上站了起來。

「逸天,你這次去江南省要不要帶些什麼東西?你都準備好了我送你去機場吧。」慕容晚晴說道。

剛穿好衣服的方逸天聞言后臉色怔了怔,笑道:「你也要去送我?那好吧,你先去小雪那邊,等我先準備些東西然後過去林家別墅,一起去機場。」

「淺雪她也是要去送你的嗎?」慕容晚晴聞言后詫聲問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昨天跟她說好的,你想去也行,不過我覺得也沒必要,你先養好精神,等著我回來吧。」

說著,方逸天嘴角邊又是泛起了一絲不懷好意的笑意來。

慕容晚晴自然是聽出了方逸天的話中之意,她禁不住張了張嘴,美麗的臉已經是禁不住的泛起了絲絲暈紅來,而後她嗔了方逸天一眼,說道:「既然淺雪她們去送你那麼我就不去了,只盼你早、早點回來……」

…………

方逸天先驅車回去雪湖別墅,隨便收拾了一下幾件換洗的衣服而後塞進了行李箱裡面,又將昨晚給慕容晚晴買項鏈時順便給藍雪的媽媽買的一個玉手鐲也放進了箱子里。

李媽心知方逸天今天要趕飛機去江南省接藍雪,因此囑咐著方逸天一路上小心點兒,方逸天笑著點了點頭,跟李媽告別之後開車朝著林家別墅飛馳而去。

此前林淺雪已經打電話過來催著方逸天,為了送方逸天去機場,林淺雪今天沒有去公司,而且甄可人得知消息之後也在林家別墅等著,跟林淺雪打電話之際方逸天都能聽得到甄可人在旁一個勁嗔怨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