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子,戴姑娘來了。」萬東剛煉製完一批培元丹,外面便傳來了楚雲煙的聲音。

萬東笑著打開了門,戴雅君面帶微微羞意的站在那裡,螓首微垂,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這幾日,戴雅君常來,萬東一見她這神情,便知道她是幹什麼來的,抱臂笑道「戴姑娘,你昨天不是剛從我這裡買走了一百顆培元丹嗎,怎麼今天又來了?你不會是遇到什麼強力仙獸了吧,把培元丹當成糖豆使了?」

「不……不是的啦,我……」被萬東這樣一說,戴雅君更是不好意思,臉更紅了。

萬東哦了一聲,突然揚聲道「那我明白了,你……你該不會是替石雄來買的吧?」

「啊?你……你怎麼知道的?」戴雅君的小心思突然就被萬東給戳穿了,讓她好一陣驚慌。

「如果不是為了心上人,你怎麼會這麼上心呢?你要知道,我賣給你的價格是兩塊元晶,可石雄要買的卻得付出五塊元晶。」

「我……我也覺得這樣不對,可是……可是五塊元晶的價格也太高了……」

「諾,還說不是心上人,這都替心上人鳴起不平來了!」

「我……我……」

眼看戴雅君羞的都不知該怎麼是好了,萬東適時的收起了玩笑,再玩笑下去,只怕就有些過了。萬東這次煉製出的培元丹不少,從中拿出了兩百顆,交給了戴雅君,道「石雄這個人還是不錯的。」

「徐公子也覺得石雄不錯?那……那您為什麼不給他優惠呢?」戴雅君的雙眼亮晶晶的發光,神情中不自覺的便帶上了三分懇求。

萬東笑了笑道「本來是我準備給石雄優惠的,可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為什麼?」戴雅君的心猛然一涼,不解的喊了起來。

萬東沖她眨了眨,含笑道「我要是答應了,那石雄就再也不用求你了,等你們成親后,他不聽你的話,那豈不是成了我的罪過?」

「啊!?徐公子你……我……我走了!」聽了萬東的話,戴雅君大窘,道了一句,奪路便要逃走。

萬東趕忙將她叫了住,道「戴姑娘,先別急著走嘛,我還有正事沒說呢。」

戴雅君將信將疑的轉頭看了過來,見萬東神情鄭重,似乎真有正事要說,定住了腳步。

萬東確實有事要問戴雅君,不再玩笑,道「戴姑娘,我看你的資質也不比石雄,花晴空差,為什麼他們都修成了道氣,而你卻沒有?」

戴雅君聞言神色一暗,道「光資質好可不行,還得有高級心法,兩者合一,方才能修成道氣。九霄閣,洞虛宗勢力雄厚,斥巨資從道門大世界購得極為精妙的仙訣,花晴空和石雄這才能這麼年輕便修成道氣。我們玉女宗雖然名義上位列七大宗門,實際上無論是財力還是其他方面,相比起另外六大宗門,都要遜色不少。」

「原來如此!」萬東輕輕點了點頭,與他之前的料想差不多。

「對了徐公子,您與唐鵬一戰時,也釋放出了道氣,而且您所擁有的道氣,無比純凈,絕不是石雄,花晴空所能相提並論,恕雅君冒昧,敢問公子所修鍊的又是何種仙訣?」

見萬東提起,戴雅君也壯著膽子將心中好奇問了出來。要知道,無論是在升天大陸,還是在道門大世界,這樣動問,都是大忌。

戴雅君相信萬東不會為此而動怒,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萬東微微一笑,突然問了句「怎麼,你也想學?」

不等戴雅君回味萬東這一問的意思,萬東的嘴唇一碰,又輕快的道了一句「我可以教你!」

「教……教我?」戴雅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在升天大陸,各家心法仙訣,那都是各家的絕密,即便是門中弟子,也要經過幾番甄別,方才肯相授,至於外人,想都不要想。若是有人不小心偷看到了,立即就會遭到對方傾盡全力,無所不用其極的追殺。哪兒有像萬東這樣,主動將自己仙訣教人的?

「不過,我所修習的仙訣,過於剛猛,不適合你們女人修鍊。我有另外一門仙訣,對你倒是適合!」就在戴雅君目瞪口呆之時,萬東又道。

「什麼仙訣?」戴雅君心中一動,不由自主的脫口問出。

萬東微微一笑,道「我觀你心態平和,性格良善,以柔為本,我這有一門『歸一氣』,平和柔順,簡直就是為你量身打造的。」

「歸一氣?」戴雅君喃喃的嘀咕了一句。

萬東一點頭,雙手如春風拂柳,緩緩動了起來,一絲絲玄妙絕倫的氣機,立時便從萬東的身上蕩漾開來,暗合天道,遵循常數,於平淡中,頻現神奇之光。

到底是從升天大陸出來的,見識廣博,而且戴雅君本身的修為也已達圓滿境,目光凌厲,觸感敏銳,立時便被歸一氣的奧妙所吸引,芳心狂跳不已,雙頰染滿紅霞。

這聰明的徒弟,最是省心。對戴雅君,萬東根本無需多費唇舌,單憑戴雅君自己去領悟,她便能掌握五成。萬東要做的只是在一旁,回答戴雅君提出的一個又一個的問題,為其解惑,開其茅塞,甚是簡單。

功行三十六周天,戴雅君頓時發現,在自己的元府之中,分明多了一絲迥別於真氣的氤氳仙氣。戴雅君就算沒吃過豬肉,卻也見過豬跑,當然知道,這一絲氤氳仙氣,便是她夢寐以求的道氣。雖然現在只有一絲,可就像是一顆破土而出的種子,小心呵護之下,總有一天,會長成參天大樹。

幸福來的如此突然,戴雅君激動的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嬌軀顫顫,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般,順著她光潔粉嫩的臉頰兒滑落下來。

「徐公子,您這大恩大德,讓我該如何報答才好啊!」戴雅君望向萬東,有些泣不成聲的說道。

萬東大笑一聲,道「什麼報答不報答的,朋友之間,何須說這些。再說了,你以後和石雄成了親,你的修為又不如他,萬一他要是欺負你,那怎麼辦?現在好了,只要你用心修鍊,從今以後,便只有你欺負他石雄的份兒!哈哈哈……」

「哎呀徐公子,您……您又來了!」萬東的大笑聲,讓戴雅君好不窘迫,螓首直埋進了高聳的胸脯里。

「城主大人!」一聲疾呼中,衚衕奔走而來,臉上洋溢著喜色。

「看來胡統領給咱們帶來了好消息,走!」萬東一招手,帶著楚雲煙和戴雅君迎了上去。

「城主大人,隱刀尊者與羅將軍他們回來了!」

果然是好消息,萬東心神一振,拔起身形,如離弦弩箭般,直往城門方向掠去。立於城門之上,放眼望去,果然遠處煙塵滾滾,十幾名影影綽綽的銀鎧小將,率領著一支萬人大軍,直奔神雷城而來。

不用到跟前,光是遠遠看去,便能感受到一股衝天的氣勢,磅礴無匹。經過白龍雪山的兩番歷練,不光羅霄,王陽德等人大有長進,就連定山衛的戰力,也是呈幾何倍數增長。

如果說此時的定山衛,能夠以一當百,抵擋住百萬雄師,萬東也絲毫不懷疑。只怕在這東玄大陸上,再也沒有第二支勁旅能與之抗衡了。

「他們終於回來了!」石雄飛身而至,就落在萬東身旁,目光注視著滾滾而來的人潮,神情一派肅穆。

萬東回頭看向他,笑問道「你知道他們?」

石雄輕笑了一聲,道「凡是來到這裡的升天大陸人,有哪一個不知道?我不光見過,而且還與他們交過手。」

「哦?勝負如何?」萬東眼睛一亮,頗有興趣。

石雄挺了挺胸口,揚聲道「若是單打獨鬥,我必勝!可這沒什麼好得意的,我從升天大陸來,又備受洞虛宗的器重,所擁有的資源,與他們相比猶如天壤之別,能勝過他們,乃是理所當然!可是如果他們聯起手來,只怕十個我,也休想能討到便宜。」

萬東點了點頭,石雄的話到是說的十分中肯。

「羅霄,王陽德那些年輕人先不說,那定山衛才是真正的厲害!每個人的修為明明並不是很高,可是作為一個整體,戰鬥力卻是出奇的強悍。整個白龍雪山外圍的仙售,從弱到強,幾乎全都被他們推倒過。在加上已經大圓滿的隱刀尊者從旁庇護,他們才是白龍雪山外圍最強的力量!」

「哈哈哈……」石雄的話音剛一落,一聲狂笑陡然升騰起來,直衝雲霄。

還不等眾人醒過神兒來,一道赤紅色的劍芒,突然劃破了長空,直奔萬東而來。

「是王陽德!他的修為又進了一大步!」萬東還沒說話,石雄便先喊了起來,神情中布滿了驚異之色。

「不過,王陽德不應該是你的人嗎,怎麼會對你出手?」看清楚這道劍芒的目標,石雄越加驚異的問道。

萬東微微一笑,道「是我的人沒錯,只是被我給慣壞了!」

言罷,萬東身形一展,右手頓揚,一道金光,立時向著那赤紅劍芒落去。眼見便要撞個正著,那赤紅劍芒竟陡然一分為二,化作兩道虛實難辨的劍影,竟是繞過了萬東釋放出的金光,分襲萬東的上下兩盤。

「妙!」石雄看的眼睛一亮,直忍不住發出一聲讚歎。

萬東的眉頭也是猛的挑起,心中讚許不已。這白龍雪山的生死歷練,果然極有好處,王陽德對聖劍道的領悟,又純熟了不只一點兒半點兒,幾乎已臻大成之境。

不過王陽德想要憑藉這一劍便奈何的了萬東,顯然是不大現實。待兩道赤紅劍影逼至萬東身前一臂之遙時,萬東霍的探出了雙手,竟以一雙肉掌抓向了兩道劍影。

一旁的石雄直被驚出了一聲冷汗,心中感嘆不已「果然是藝高人膽大!」

噗嗤!噗嗤!

伴隨著兩聲輕響,王陽德的兩道赤色劍影,無一例外,同時落在了萬東的掌心。緊接著便是兩道金光騰空閃爍,兩道赤色劍影就如同投入大海的火種,立時便在金光中徹底湮滅。

「變態!」空中傳來一聲低呼,除去王陽德還能是誰?

「陽德讓開!」王陽德話音還未落,羅霄的喊聲便響了起來。

而伴隨著羅霄的喊聲,足足十餘道七彩繽紛的勁氣,驟然撕破了長空,如同十餘條咆哮著的彩龍,同時向著萬東奔涌而來。

「你們這是要造反啊!」萬東狂笑一聲,拔身而起,不閃不避,竟是直接落在了那十餘道氣勁之中。眾人正猜測萬東要做什麼的時候,萬東的周圍就好像突然打開了開關,漫天的金光,立時衝天而起。

在金光的照耀掩映之下,那十餘道氣勁就好像被一根根繩索束縛住了似的,先是頓在了空中,隨後竟是一點點的扭曲變向,最後在萬東的吼聲中,竟是紛紛調轉矛頭,反其道逆飛了回去…… 能將『斗轉星移』施展的如此流暢自然,一來需要無比高深的修為,二來更需要無比敏銳的判斷以及對真氣無與倫比的控制。石雄就站在一旁,將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心頭的震動,也更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一連十幾聲驚呼傳來,十幾道身影不約而同的向著不同方向激射倒退,乍一望過去,就像是夏花盛開,也算的上是壯觀了。

「老大,你也太絕了吧!」塵煙中響起了虎躍的喊聲,中氣十足。

萬東哈哈大笑道「不給你們點兒教訓,你們早晚還得犯上作亂。」

轟轟轟!

萬東笑聲未落,遠處天際,一座山峰般的巨大掌影,陡然破空襲來。隨之一同蔓延開來的是一種方法要將整個天地都盡數毀滅的可怕氣息。

石雄的眼睛頓時便眯了起來,體內的真氣,不受控制般的飛速運轉起來,如果不是石雄見機的快,趕忙壓制,光是這氣息便足以讓他走火入魔。

轉眼間的工夫,石雄的額頭便布滿了冷汗,嗓音中充滿驚訝的叫喊起來「這一定是大圓滿的強者,一定是!」

「隱刀前輩,怎麼您老也跟著湊起熱鬧來了。」石雄驚的面無人色,萬東卻是滿面笑容。

雙肩輕輕一晃,修長魁偉的身形,竟一瞬間分出了十七八道影子。每一道影子都呈現出劈掌之勢,於是一連十七八道掌勁,狂龍也似的,分從不同的方向,交織成一面巨網,向那山峰般的掌影撞了過去。

那情景,堪比彗星撞地球,兩股絕大的氣勁在空中激烈碰撞,不停的發出陣陣彷彿雷鳴般的巨響。石雄等人直被震的血氣翻湧,幾乎連站穩都難。

那巨大如山的掌影雖然霸道,卻還是難以抵擋萬東掌勁,層出不窮的打擊,支撐了約莫幾個呼吸后,終究是煙消雲散。

「耀庭,看來你的修為絕不止是大圓滿之境啊。」

掌影消散,隱刀尊者穩健的身形緩緩踏空而來。看上去,法相莊嚴,仿似不是塵世中人。

萬東的眼睛微微眯起,此時的隱刀尊者與過去相比,精氣神俱都發生了變化。看來這白龍雪山的試煉,不光對王陽德,羅霄他們大有好處,對隱刀尊者也是一樣。

「不是大圓滿?」石雄神情一怔,微微吃了一驚。不過很快,吃驚就變成了理所當然。

隱刀尊者就是大圓滿的強者,能這樣輕而易舉的化解其攻勢,那修為自然要在大圓滿之上。可大圓滿之上……石雄的心神不禁一陣狂跳,看向萬東的眼神,越發的充滿敬畏。

「看起來,隱刀前輩也即將超越大圓滿了,真是可喜可賀!」

隱刀尊者的修為能瞞得過別人,卻是瞞不過萬東。以他此時的修為,已然到了大圓滿之境的巔峰,距離修士的黃種境只剩下了一步之遙。

沒料想,隱刀尊者的神情卻是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搖搖頭道「超越大圓滿?呵呵……我也想啊,可是這從武者到修士的最後蛻變,只怕我這生都沒有機會了。」

聽隱刀尊者的嗓音凝重,神情沉鬱,萬東輕皺了皺眉頭,帶著幾分不解的問道「怎麼會?我看隱刀前輩體內的真氣,只剩下最後一絲,便就全都轉化為道氣了。看樣子,距離成就黃種之境,也就是幾天的時間了。」

「果然,連耀庭你也沒有察覺到。」聽萬東這樣說,隱刀尊者突然長長的發出了一聲嘆息,神情之中滿布失望之色。

萬東愈加不解了,面上的疑惑之色更濃。

隱刀尊者愁眉不展的問道「你沒覺得我體內這最後一絲真氣有什麼不同嗎?」

隱刀尊者這樣一說,萬東急忙凝神打量起他體內的這最後一絲還未轉化為道氣的真氣。一番打量下來,萬東的神情突然一變,嗓音中透著幾分震驚的喊道「這不是普通的真氣,而是先天胎息!」

隱刀尊者點了點頭,沉聲道「每個人出生在世上,都會帶有一絲先天胎息。實際上,與道氣之種一樣,這就是真氣之種。有了他,我們才能不斷的修鍊積累真氣,在武道上艱苦求索。這先天胎息絕不像我們後來修鍊所得的真氣,是不會那麼容易就被轉化為道氣的。而這一絲先天胎息不能成功轉化為道氣,那就永遠也無法形成道氣之種,永遠也無法成就黃種之境。呵呵……沒想到啊,這一絲先天胎息,本是上天對我們的恩賜,此時卻成為了我們追求天道的最大羈絆!」

當萬東認出隱刀尊者體內那最後一絲真氣的本相時,隱刀尊者所說的他就全都明白了。剎那間,萬東的心情也沉重了起來。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不了,那不光是隱刀尊者不能晉陞,王陽德,羅霄他們也是一樣。

「為什麼我沒有遇到這個問題?難道我體內沒有先天胎息?」萬東不由自主的問了一句。

「不可能!人若是沒有先天胎息,只怕一出生就死了。」隱刀尊者搖了搖頭,很是肯定的說道。

「難道是玄天悟神訣的關係?」

萬東心中一動,似乎也只有這一個解釋了。實際上拜玄天悟神訣所賜,他已經踏上一條與普通修士截然不同的道路。普通修士需要通過黃種,玄痕,地輪,天格,神道,聖魂六境十八階,方才能夠到達巔峰,而萬東需要經歷的是成丹,化神,歸虛三重天,方才能達到巔峰。兩者相去甚遠,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要想成功躋身修士,別無他法,必須要脫胎換骨!」石雄突然走了過來,張口說道。

「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萬東有些驚異的回頭向他望去。

石雄笑笑道「這是當然!在升天大陸,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每一個被選中的青年俊傑,在進入道門大世界后,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脫胎換骨。」

「如何脫胎換骨?」萬東心中一動,急急的追問道。

「這方法就多了,靈丹,通脈,刺身,好像道門大世界的每一個家族,都有自己的方法。對道門大世界的大能而言,脫胎換骨並不是件難事。」

「可如此一來,所有被選中的武者,豈不是都要受到道門大世界家族的控制?」

「那是當然!人家到咱們這裡來選取才俊,就是要變成新鮮血液,注入家族之中的。你不受控制,不聽指揮,那他們為什麼還要選你?」

萬東搖了搖頭,誰知道那些道門大世界的家族,在為他們脫胎換骨時,會在暗中動什麼手腳?到時候脫了胎換了骨,卻成了他們的奴隸,那豈不是太冤枉了?

「等等!你說道門大世界的家族也會通過靈丹來為武者脫胎換骨?」萬東的眼睛驀然一亮。

石雄也是個聰明人,一看萬東的神情,便知道萬東要做什麼。說道「我知道你除了修為極高之外,還是個十分出色的煉丹師,可我勸你還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在道門大世界里,幫助武者脫胎換骨的靈丹,雖然並不少見,但那是在道門大世界,在升天大陸和凡俗小世界,卻是絕對找不到的稀罕物。不光是煉製不易,煉製所需要的材料更是稀缺,幾乎沒有!」

雖然知道石雄說的有道理,可哪怕是有一絲希望,萬東也絕不會放棄。輕輕一笑,並不將石雄的話放在心上。

見萬東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石雄不禁猛然一陣心動。畢竟這個世界上,又有誰真的願意做人家的奴隸,受人家驅使呢?

「你……你該不會真的能煉製出脫胎換骨的靈丹吧?」 禽惑婚骨 石雄緊盯著萬東,吶吶的問了一句。

「連引氣丹與固魂丹這樣的靈丹,我老大都能煉製出來,區區脫胎換骨丹又有何難?」一聲輕笑,王陽德手持赤宵寶劍,一派英武的走了過來。

石雄回頭看了他一眼,頓時吃了一驚,吶吶的問道「你……你的修為怎麼增長了這麼多?」

方才王陽德對萬東出手時,石雄感受還不算真切,此時與王陽德面對面,從來自對方身上的威壓,立時判斷出,王陽德修為竟然也已經昂首跨入了圓滿中階。

雖然比起他的修為,還要差上那麼一線,可比起上次石雄遇到王陽德的時候,王陽德的進步,著實不是一點半點兒。

天賦異稟,又擁有無窮盡的資源,石雄對修為火箭式的暴漲,並不陌生。可王陽德的這種提升速度,何止是火箭式的?簡直是匪夷所思!

王陽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石雄,那模樣就好像是餓狼盯住了獵物似的,一字一頓的道「我記得你!那次我輸給了你,我要再次挑戰你!」

王陽德的雙目之中,閃爍著的滿是對戰鬥的慾望。那高昂的鬥志,目空一切的神情,無不給石雄帶來了不小的壓力,神情瞬間連變。

不過石雄也有自己的傲氣,讓他不戰就低頭認輸,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更何況現在石雄對擊敗王陽德還是有六成以上的把握的。可若是讓王陽德再以這樣可怕的提升速度修鍊幾天,石雄就不敢說了。

「你能以這樣的速度提升,一定是有所依仗!等等,你剛才提到了引氣丹與固魂丹?」石雄的長眉陡然飛揚起來,雙目之中滿是難以置信的激動與興奮之色…… 萬東笑了笑,問道「你也知道?」

「當然知道!那……那可是只有在道門大世界才能找的到的靈丹,比起培元丹不知道要珍貴多少倍。難怪這傢伙的提升速度如此恐怖了。以引氣丹聚集天地精氣,以固魂丹守住靈台清明,還有什麼能這提升更快更安全了?」

石雄越說越興奮,到最後,直有些不能自已了。

王陽德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你現在還懷疑我老大煉製不出脫胎換骨丹來嗎?」

王陽德此話一出,無疑是提醒了石雄,讓石雄登時振奮了起來。忙不迭的轉頭看向萬東,因為太過於興奮,嗓音直有些發飄「徐公子,如果您……您真的煉成了脫胎換骨丹,還請您……務必賣給我們洞虛宗幾顆。」

「賣?你們買的起嗎?」

萬東這隨口的一句話,立時讓石雄皺起了眉頭。脫胎換骨丹是如此的珍貴,不用想也知道,價格必定高的離譜兒。

「買的起!哪怕是傾盡我洞虛宗的財力,也要買!徐公子,石雄先行告辭了!」撂下這句話,石雄轉身就走。

王陽德急忙在後面招呼道「喂,你怎麼就這麼走了,你還沒接受我的挑戰呢!」

石雄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道「等我回來,再與你一戰!」

「等他回來?他這是要去哪兒?」王陽德獃獃的問了一句。

萬東笑了笑,道「你沒聽他說嘛,我猜他八成是回洞虛宗籌錢去了。」說罷,萬東便不再理會石雄,笑吟吟的打量著王陽德道「陽德,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看來整個東玄大陸,甚至包括升天大陸,這最年輕的大圓滿,是非你莫屬了。」

王陽德一擺手,道「什麼大圓滿不大圓滿,我才不稀罕!聖魂境才是我所追求的目標!」

「好小子,果然有志氣!」萬東錘了他一拳,毫不掩飾自己的讚歎。

此時羅霄等人走了過來,一個個的臉上都滿是笑容。萬東一一望過去,羅霄,烏央,虎躍,宗央,烏月,宗清荷,劉可兒,巴玲兒,唐心怡,皆都有巨大的進步。尤其是劉可兒,更是緊隨王陽德之後,看樣子即將突破至圓滿中階。其餘等人,除了修為最弱的烏央,宗央還在九重巔峰徘徊之外,其餘等人也已成就圓滿初階。

就連後來的段冷嫣也已成就圓滿。譚雲熙則與烏央,宗央一樣,同處於九重巔峰之境。而幾個從拜月城來的青年俊傑,李文鶯,衛萱,小七等,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修為最弱的也達到了九重巔峰之境。

「就因為你的一句話,我們這一個多月的日子要多黑暗有多黑暗,你還真不是一般的可惡!」伴隨著一陣清脆的嗓音,葉輕雪飛身而來。

在她身旁同來的還有葉輕雨,周倉,謝丹鳳三人!

這四人與隱刀尊者的關係,可比羅霄與隱刀尊者的關係親密多了。尤其是葉輕雨,更是隱刀尊者僅存的徒弟。對他們,隱刀尊者自然是更加上心。

葉輕雨此時的修為比王陽德稍遜一籌,可是比劉可兒卻又強了一線,已是貨真價實的圓滿中階。葉輕雨,周倉,謝丹鳳三人業已成就了圓滿初階。

尤其是葉輕雪,無論是風采還是氣度,已經與萬東初見她時大相徑庭,用換了一個人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只是這丫頭的性子好像沒怎麼變,還是一樣的頑皮潑辣。

「沒有這一段黑暗的日子,你能成就圓滿?」萬東輕輕一笑,道了一句。

萬東這一說,葉輕雪立時不說話了。這一切對她而言,當真就像是做夢似的。實際上,到現在為之,葉輕雪還不敢相信,她已是一個圓滿之境的強者了。

一眾青年才俊的提升,讓萬東十分滿意。轉頭沖隱刀尊者說道「隱刀前輩,這一段時間,真是辛苦您了!」

隱刀尊者連連搖頭,道「其實一點兒也不辛苦,反倒是跟著這些年輕人在一起,似乎讓我也年輕了許多。呵呵……」

「怎麼會不辛苦?如果不是隱刀前輩的諄諄教導,他們怎麼可能提升這麼快?您看到方才石雄的驚訝表情了嗎?他可是升天大陸數一數二的俊才,讓他驚訝可並不容易。」

Leave a comment